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小寡婦

2017-11-21 人妻小說

小寡婦

一切都從那悶熱的夏天開始,那時李明才剛過十六歲的生日。

李明自從念完小學後,家裡就不能再負擔他的繼續升學了。李明對此也毫

無怨言,說真的,他在學校的成績是非常的一般,尤其是數學,逃學曠課幾次

以後,和教學的進度一脫節,從此數學老師教的東西他就一直再也無法完全明

白和理解了。

李明白天在農田幫手幹活,晚上就騎部自行車,到鎮上叔父的小麵檔做打

雜,為的是掙多幾個錢。李明最喜歡看到的是當他把掙來的錢拿出一半交給媽

媽的時候,媽媽眉開眼笑的樣子。

每天晚上他從鎮上回來,都已是深夜了,平時回村子的路是不用經過小寡

婦家的,那晚有點特別。因為村口的舊炮樓正在重新鋪地上的路,水泥還沒乾

,李明就繞了一個大彎,從後山那邊走。當他經過小寡婦的家時,李明看見了

她家的窗戶透出了燈光。

小寡婦其實是外號,她是有個活生生的老公的,不過就常年的在外地混,

一年回來不到幾次。小寡婦以巴辣出名,平時無論是對著男人或者是小孩,她

都是兇巴巴的。村中的頑童都不太敢惹她,有一次李明和一班頑童在村中遊蕩

,看到她家園子的一棵「鳳眼果」樹果子長得實在好,那些鳳眼果掉了一地都

是,她也不撿。於是趁她出了門,他們就地上撿,樹上摘的幫她收拾了個乾乾

淨淨。後來不知是誰走露了風聲,小寡婦知道這好事李明也有份,哭鬧著在小

明媽媽面前告了一狀,結果李明是挨了一頓結實的板子……說起來,那是前兩

年的事了,那時李明還是半大孩子一個,也不覺得小寡婦有甚麼動人之處。也

過聽說村裡村外的男人,看到她往往就癡癡迷迷,一副靈魂兒出了竅的樣子。

那天晚上,李明有點奇怪,差不多所有的人家都已熄燈上床睡覺了。這小

寡婦在發甚麼姣?難道是想老公想到睡不著覺?他一時好奇,偷偷爬了上那棵

「鳳眼果」樹,想看看她到底是在幹什麼?

小寡婦果然在屋裡。李明見到了她,眼睛不由的發直起來,他現在才有點

明白為什麼這樣多的男人為她著迷了。她的騷浪樣子簡直是大出李明的意料之

外。那長長的,起波浪的柔順秀髮,被束成了一個馬尾,再用一隻大夾子夾了

在腦後,露出長長的細白頸項。最刺眼的是,小羔羊一般雪白的身子,只穿了

清1色首發www.75yin.4567q.com

奶罩三角褲,而且是耀眼的鮮紅色!

李明那時發育不久,剛剛有了性幻想的習慣,也學會了手淫。每天睡覺之

前,醒來以後,都會細細的回味一下白天所遇見過的各式女人。如果是那些搔

首弄姿,特別風騷的俊俏女孩,自不免就成了李明手淫時幻想的首選對象。不

過她們多數都是和李明差不多年齡的少女。他從來沒有想過會和小寡婦有甚麼

瓜葛,除了上次偷她的鳳眼果。現在看到小寡婦成熟女性的前突後凸的身材,

加上她雪白粉嫩的皮肉,看來在這個令人激動的夜晚之後,她在李明心中的位

置要重新評估調整一番了。

李明慢慢的爬到更為靠近她窗戶的位置,他的心開始急速的跳了起來,因

為小寡婦正在解開她的奶罩。突然她的兩隻堅實誘人的大奶子就跳了出來,兩

顆棗子大的鮮嫩奶頭好像撒嬌似的往上翹著。李明估計了一下她的乳房的大小

,得出的結論是一隻手無論如何也不能完全的抓牢住。當小寡婦的纖纖小手往

那緊緊的繃著屁股的小三角褲伸過去時,李明的雙眼像金魚一樣的突了出來,

今天晚上要大開眼界了!他激動得差點從樹上掉了下來,在他全神貫注的瞪視

下,她很爽快的拉下了那條鮮紅的小布料,李明第一次看到了女人黑茸茸的陰

毛,李明的東西在褲襠裡突然的發起怒來,脹得快要撐破褲子了。

天氣實在是太熱了,小寡婦手裡拿過一把扇子搖了起來。李明看到她把一

條白白大腿高高的擡了起來,然後朝著屁股縫大力的搖著扇子。李明的脖子伸

長到最大的限度,可惜的是,他想再看清楚一點的時候,她就扭著屁股走了出

房間,在李明的視線內消失了。李明本來想再等一下,估計她會很快回來,因

為她還沒有熄燈。但是這時候他想起來自行車就放在路上,別人經過就會產生

懷疑,如果被人發現他夜晚偷看女人的光身子,那就太糟糕了。李明悄悄的從

樹上爬了下來,在一種夢幻似的感覺下,推著自行車回了家。

這天晚上李明洗澡的時候,他猛烈的套弄自己的昂首跳動的陽具,差不多

接連著射了三次精,心裡就光想著剛才看到小寡婦赤裸著身子搖扇子的樣子。

那晚以後,李明對其他女孩子的興趣似乎減少了很多。小寡婦的的身體,

成熟得就像是透紅的蘋果,好像在邀請李明去啃咬她一口。李明覺得那些十多

歲的女孩子那些剛長了一點乳頭的奶子,比起小寡婦那一對極品美乳來說是相

差得太遠了。

以後接下來的每天夜晚,李明都會爬上樹上欣賞小寡婦。偷窺她成了李明

最大的樂趣,也是他頭等重要的事情。開始的時候,李明還是非常的小心,一

有風吹草動,他就伏下,然後從樹上慢慢的爬下來,一溜煙的逃回家。但是慢

慢的,李明知道遠處的狗吠聲並不是衝著他叫的,而小路上偶然的人聲也很快

會過去。於是李明偷窺的時間越來越長了,說明白一點,李明是非要邊看邊手

淫,直至痛快的射出精液,然後才會滿足的離開。

每當李明一爬上樹,坐到那慣常的老地方,他就會把褲鍊拉下,掏出陽具

來。他一邊欣賞屋裡的旋麗春光,一邊不由自主的用手在拉弄硬硬的陽具。幾

個星期下來,小寡婦的身上的每一部份李明都差不多看過欣賞過了,始終,最

令李明激動的還是那誘惑的乳房,大腿,和那神秘的屁股縫。

如果想像力稍為再豐富一點,也可以這麼說,小寡婦已成了李明的老婆了

。每天晚上,她就準時脫得光光的像只剛出生的小羔羊,乖乖的讓李明從她的

身上得到射精的快樂……所缺的只是真正的身體接觸而已。

慢慢的,甚至在白天,李明也特別的留意起他的「老婆」來,如果有誰在

他面前談起小寡婦,他會特別的敏感,豎起兩隻耳朵專心的聽。有時聽到一些

針對小寡婦的露骨猥褻的說話,他會無緣無故的發起脾氣來,就好像他們調戲

清1色首發www.75yin.4567q.com

強姦了他的老婆一樣。

李明決定白天要找個機會,真正觸摸一下小寡婦。他有一種迫切的需要,

要實實在在的接觸一下她的身體,那怕只是手和腳,來增強晚上偷窺的情趣。

來証明他晚上的視覺享受並非是太虛無縹緲,不著邊際的幻覺。

問題是,李明是個害羞的少男,所以他的機會遲遲才到來。

童身(二)

李明開始像獵狗一樣的打探起小寡婦的行蹤來,不久他就得到了一個重要

的情報。每到中午的時候,都會有小販在村頭擺賣,村裡的婆娘都喜歡圍攏上

去,揀選一些便宜的東西,小寡婦也常常去。

這天中午,在賣女人衣服、奶罩、三角褲的攤子旁,李明發現了小寡婦彎

著身子正在專心的翻弄著。李明看見圍著攤子的都是女人,自己如果也走過去

,在女人身上揩油的企圖好像是太明顯了,不過他還是裝成想看看在賣甚麼的

樣子,慢慢的湊了過去。很快他放心了,在小販的響亮叫賣聲中,女人們都在

熱烈的挑選著東西,唯恐慢了一步,讓別人拿了自己喜愛的衣物,對後面偶然

的輕微碰撞,根本就一點也不關心。

李明終於挨到了在小寡婦的旁邊。遲疑了一下,他湊了過去,側著臉輕輕

的貼上了她裸露在衣服外面的又白又幼滑又多肉的手臂。

「啊!」 一陣濃烈的快感湧上他的心頭,他陶醉在年輕異性手臂傳過來

的涼快感覺中。他的鼻子忍不住像小狗一樣的聳來聳去,深深地吸索小寡婦身

上的汗騷味。隔了一會,看看小寡婦還在專注地看她的奶罩三角褲,他的手輕

輕的撫摸了一下她的屁股,觸摸到手是充滿彈性的肌膚,那繃緊在她渾圓大屁

股上的紅色三角內褲,隱隱約約的透了出來。這情景對自己來說真是感到有一

種又熟悉又陌生的刺激。

慢慢的他膽子大了起來,他的身體伏了在小寡婦的屁股後面,周圍發生甚

麼事情也和他無關了,他感受到這年輕女人身上的體溫,她隨著呼吸而起伏的

身體,小寡婦任由他在後面放肆,使到李明的癡情受到很大的鼓舞。他好像感

覺到正被自己緊迫貼住的年輕小寡婦其實是知道李明在她的後面愛著她的,而

她也愛著李明……他的手不自覺的伸向了小寡婦高聳的乳房……觸手是軟熟彈

手的肉團……那兩顆鮮嫩嫩,老是淘氣地翹起的小棗子呢?

小寡婦正在沈迷的翻弄衣服,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她還以為有小孩想偷

她的錢包,正想破口大罵,斜眼望去,看到是後面站的是個英俊少年,心裡不

由一動,忍耐住不出聲。很快她就認出那是本村的少年李明,而且她也醒悟到

後面的少年正在偷偷摸摸,色迷迷的揩她的油。怪不得剛才就覺得有條硬硬的

東西老是在翹起的屁股上頂來頂去的。這久渴的年輕小寡婦意會到那硬東西就

是少男的陽具,而且還是個剛長大的男孩子,心中不由又好氣又好笑,也有一

點點春心蕩漾。她悄悄的把一隻小手伸到了自己的屁股後面,有意無意碰了那

東西一下,當她感覺到那陽具的跳動,一種對男性的飢渴感覺觸動了她的心靈

。小寡婦心頭一陣亂跳,血流加快,兩頰緋紅,她突然害羞起來,水汪汪的桃

花眼撩人的盯了李明一下,東西也不買了,突然的轉過身,一聲不響低著頭往

村子走了回去。

的增強與刺激了他對小寡婦的愛意。那潔白晶瑩,曲線起伏分明的裸體,甚至

那高聳的乳房他都摸過了,還有那令人陶醉著迷的體香,那微帶著騷味的體香

……李明一邊想陽具一邊硬了起來。

時候一到他就急急忙忙的鎮上趕回來,往小寡婦的家裡跑。當他爬上那棵

樹,坐在老位置上的時候,他急不可待的褪下自己的褲子,手握住迅速硬起來

的陽具。

小寡婦的窗戶仍然是透出燈光,令李明感到非常失望的是,每天晚上他都

要對著來手淫的那玲瓏浮凸的胴體,那中午的時候乖乖的讓他放肆地撫摸過屁

股和乳房的風騷意中人始終沒有現身出來。

突然,小寡婦的聲音從下面傳了過來,把李明嚇得要掉下樹來。

「小雜種!乖乖的給我下來!」

李明看見了小寡婦叉著腰站了在園子裡。他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他慢慢

的爬了下來,膽戰心驚地開口想向她求情。

「不用多說了!乖乖的給我進去!」

小寡婦眼中射出兩道光芒,嚴厲的低聲喝罵著,打開了門把李明推了進屋

裡。李明不知道小寡婦要怎樣對付他,他只知道如果他偷看女人這件醜事張揚

出去,那麼他就完了。他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哀求小寡婦放過他。

小寡婦會放過他嗎?!

童身(三)

李明懦弱的站在小寡婦的面前,低著頭不敢出聲。

「小雜種!白天趁人多的時候偷偷地摸捏我的奶子,晚上爬在樹上想偷看

我換衣服?哼,你以為我會讓你看見我光脫脫的樣子?讓你用你那雙不老實的

小賊眼來強姦我?」 清1色成人門戶

她輕蔑的嗤著鼻子說。但是,當她看到李明臉上露出奇怪曖昧的表情,她

覺得事情可能沒有她想像的簡單了。

「變態小雜種,你老實告訴我,你究竟偷看了多少次?用你的賊眼強姦了

我多少次?啊?你說呀?」

小寡婦的聲音奇怪的顫抖了起來,伴隨著急促的喘息。

李明結結巴巴地說:「有……好幾次了。」

「好幾次?」小寡婦又驚又怒:「這麼說你已經看過我脫光了的身子?用

你淫慾的眼睛強姦了我的身子好幾次了?你這該死的變態小雜種……,你想我

怎樣處罰你?告訴村裡的人,告訴你媽媽,說你強姦我?」

李明最擔心的就是這件事,他可憐的望著小寡婦,連連的低聲哀求,保證

以後再也不敢來偷看她,用眼睛「強姦」她了。並且說如果小寡婦如果能放過

她,那麼他可以為小寡婦做任何的事情,做牛做馬,決無怨言。

小寡婦好像是罵人罵累了,她靜默下來,開始上上下下的打量這位站在她

面前驚嚇地發著抖,完全被她掌握住了的俊朗少男。突然她有了一個好主意:

「好!既然你用眼睛佔了我的便宜,我也要你脫光了讓我看看!脫去你的

清1色成人門戶

髒衣服!」

李明開頭有點猶豫不決,但是他很快就明白到不照她的說話去做後果是難

以想像的糟糕。他一邊忙亂的脫,一邊希望小寡婦只是開開玩笑,讓他脫掉外

衣就會放他一馬算了。望著被捉弄而臉紅耳赤,脫得只剩下內褲的少男,小寡

婦心情愉快極了,她慢悠悠地說:

「不夠!我要你脫光!我要看看你白天用甚麼可惡東西在我的屁股上揩來

揩去的!」

當李明彎腰脫下最後的內褲,他羞愧的用雙手遮蔽捂住了大腿的分叉處。

他心裡十分希望小寡婦能馬上放他走,他發誓以後再也不去偷看女人,再也不

趁人多去摸捏女人的奶子了。

「拿開你的髒手。」小寡婦完全控制了氣氛,她的說話充滿了一種權威的

,不可抗拒的聲調。

李明慢慢地放開手,他軟軟的陽具當著小寡婦的面前完全的暴露了出來,

李明在濃厚的羞恥感中閉起了眼睛。他想像小寡婦會說一些羞辱他的話,例如

說他的東西太小太短太可笑,或者是說他的陰毛不夠長?

但是她沒有說這些,小寡婦接下來說的大出李明意料之外。

「現在你用手玩一下它!」

「啊?!」李明驚嚇得差點傻掉了

清1色首發www.75yin.4567q.com

「你沒聽到我說甚麼嗎?我說你現在用你自己的手玩一下它!你一邊偷看

我的身體,不是一邊在打手槍嗎?我要看看你一邊偷看我的時候,心裡想著強

姦我的時候,你的髒手是怎樣玩自己的東西!」

李明低頭望向自己的陽具,雖然剛才在樹上的時候還是耀武揚威的鋼鐵般

的硬,現在一副死蛇那樣軟軟的,絕對沒有要擡起頭來的意思。李明嘗試著拉

了幾下,還是不得要領。

「怎麼啦?」

李明低下了頭,想不到要怎樣回答。

「到底怎麼一回事?你要我脫光了在你面前扭屁股才能硬起來嗎?」

小寡婦一邊惡意嘲弄,一邊走了過來。她忽然伸出手握住那軟軟的陽具,

把包皮往後褪,露出了粉紅色的龜頭,然後她俯下頭去,細緻的檢視起來。李

明不知道小寡婦為甚麼剛才還是兇神可惡煞的,現在卻忽然對他兩腿間的東西

發生了這麼大的興趣。只是覺得小寡婦的頭好像是越湊越低,而自己的東西到

了她溫暖的手中,馬上就恢復了生氣。突然他覺得下面一熱,他那根東西已經

被小寡婦含了在她的小嘴裡,那隻柔軟的小手輕輕的掃著他的陰囊,快樂的感

覺波浪一樣的湧上他的頭腦,使得李明愉快的閉上了眼睛,細細地享受這從未

曾試過的樂趣。

突然小寡婦把李明的陽具吐了出來,大聲的責問李明:

「你的手怎麼變得老實起來啦?白天不是一下一下扭我的奶子嗎?恐怕我

的雪白的奶子早已被你這變態色情狂扭捏到青瘀一片了,幫我解開衣衫看一下

!還有我的褲子,你的硬東西白天在狠狠的頂撞我的屁股,幫我看看我嬌嫩的

皮膚有沒有損傷!」

望著李明乖乖的幫她剝去身上的衣裳,小寡婦滿意的笑了,急不可待的重

新吸吮起李明的陽具來……

當李明看到小寡婦只穿奶罩和內褲,跪了在自己的面前,再被她的小舌頭

繞纏著,李明的陽具在小寡婦的嘴裡狂怒起來,他伸手撫摸那飽滿的乳房,扭

捏那翹起的乳頭。突然他的腰板一直,他不由自主的大叫了一聲,雙手抱緊小

寡婦的頭,精液開始源源不絕的射了進她飢渴的口裡。

當小寡婦把李明的陽具剩下來的精液舔得乾乾淨淨的時候,李明的陽具又

示威的昂首硬了起來。小寡婦雖然仍然裝得好像怒氣衝衝,餘氣未消的樣子,

不過臉上透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她顯然很滿意李明那麼快又硬起來。

「現在爬上床上去!」當她看到李明躺了在床上,她就又大聲的命令:

更多推薦》 持久膏 壯陽藥品 壯陽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