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調教從圖書館開始

2017-10-23 激情小說

我喜歡進圖書館。每當打開從圖書館中借來的書,我的陰莖就自然有了那種感覺。

每當我的手指壓在書本上,慢慢在頁與頁之間滑動;每當我用力地緊緊地壓在書頁上,感受著那冰冷的印刷紙的質感;每當我用拇指壓在書角上的皺褶上,輕輕把它挪平;每當我嗅著油墨的那種如蘭似麝的幽香,心裡總會有所期待,希望下一頁有情色的東西出現。

我雖然坐在圖書館中,但人卻不在書本上。我的眼睛雖然看著書本,心裡卻在不知不覺地進入性幻想中:仿佛在看一個令人興奮的故事,或者在進行那件我的曾經親身經歷過的事。

只是,無論是想像還是真實,我的女主角總是她。她總是那樣的美麗!

她靜靜地站在我的面前,苗條而充滿著性感的胴體上香汗淋漓,豐滿的下體布滿著淫露,我把手伸進去,撫摸著她那隆起而柔軟的肉丘,梳弄著她那條早己滑溜溜的小肉縫,用力的擰著她胸前那兩粒紫葡萄一般的乳頭,在她痛苦的扭動中,呻吟中,我的心情便會越來越激奮,陰莖越來越堅挺,硬硬的,不能自主!

然後,我就會把陰莖侵犯到她的身體中,不斷地、長時間地插著她,聽著她的呻吟,聽著她的尖叫,那是一種何等美妙的事……

只是,那只不過是幻象。是我每當一拿起書本就會產生的幻像!

我相貌普通,年過三十五,而且是一個工作失意的跳槽者。為了能夠在廣告公司中謀得一個職位,我不得不到市中心的學校去,晚上在那裡進修,白天就在那所學校的圖書館中打發時間。

只是我並不是一個合格的讀書人,每當面對著那些浩如瀚海的書冊,什麼指南,什麼報酬,什麼緻勝法,林林種種,總覺得單調、枯燥而乏味。那種難受,難以言喻,但為了生計,我卻不能逃避,只好每天硬著頭皮面對著它們。也許是那個原因吧,只要我一坐在圖書館中,手上一拿起書本,性幻想便會自然地在我的腦海中生起。我無法擺脫,也無法輕松,我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手淫。

那時候,我便會暫時地放鬆一下,獨自走進洗手間,一個人靜靜地坐在馬桶上,放鬆自己,也放鬆身體,手握著那脹得發痛的陰莖,輕輕地愛撫著小袋袋中那兩個小肉丸,輕輕地把她喚到我的身邊,讓她在我的跟前脫衣服,我欣賞著她那美麗的身體,看著她不斷地為我曼舞。

然後,在她把自己的秘穴張開,準備迎接我的插入的時候,我一只手不斷地抽動陰莖,另一只手溫柔著揉弄著那兩個小肉丸,美美地,在我的淫欲世界中越走越遠,越走越深。不管是快樂,也不管是痛苦,我只想延長著那獨自享受的時光,不希望高潮那麼快速地來臨。

在洗手間中靜靜地渡過那十五分鐘的短暫休息之後,我便會重新回到閱覽室中。人還沒有坐下,兩眼先向著我的對桌打量,偷偷地,不動聲息地偷偷瞄著。因為,在我的對面,坐著一個美麗的姑娘。那個叫加菲的姑娘。

加菲是一個白皮膚,黑眼睛,一頭捲曲、烏黑的秀發的女孩。她便是我的意淫對象。在我的幻覺中,她總是緊緊地繃攏著她那個迷人的豐臀,又圓又大,一眼看去,結實,充滿著挑逗。她胸前那兩粒紫葡萄一般的乳頭,堅硬的,高高地挺立著,令人一眼看去便有種雀躍欲試的沖動。

加菲,實際上是一個日裔的女孩子,她肩膀圓厚,讓人看起來只覺豐腴,並非肥胖,長長的秀發從她頭上的棒球帽子上滑下來,直瀉在她那豐腴的粉肩上;她嘴唇豐厚,平日喜歡塗上淡淡的口紅,兩只眼睛深褐色的,清澈而明淨,她那蕩漾著的眼波,就像是那充滿著詩意的海洋;她喜歡穿一件寬松的襯衣,她的襯衣掩沒了她那豐挺飽滿的胸脯,卻露出白生生的小纖腰。

一眼看去,就知道她是一個很有性格的女孩子!

每一次來閱覽室,她總要坐在我的對面,然後,抬起頭來,微笑著對我說:“希望你不會介意我坐在你的對面,這是我一開始來圖書館就選定好的座位。”

我也笑了笑,對她說:“是我的榮幸,豈會介意!”

然後,我強迫自己把色色的目光收回來,試圖用心地看我的書。

就這樣,我們兩人每天面對面地坐著,各自各安安靜靜地看著書。在看書的時候,她總是挺直著腰,簡直是一動不動。坐在她的對面,我可以聽到她的呼吸聲,嗅到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她完全不知道,就在她的對面,有人正色色地偷窺她,時刻把把她當成意淫的對象。

現在她完全沉迷在研究一本有關素描的書中,看得那麼入迷,那麼的專注,仿佛這個世界就只有她。但不知怎的,我直覺老是在告訴告訴我:她並沒有完全沉迷在書中,正在神游書外!難道,正如我的心中有她一樣,她的心中也有我?

“真糟糕!既然如此,為什麼我不先找她呢?”我暗暗地對自己說:“即使弄錯,大不了是她一怒離開,就算是到了那個不可挽回的地步,至少,我也能集中精神看書呀。”

打定了主意,我抬頭看著她道:“對不起,能打擾你一下嗎?為什麼你在看書的時候,能全神貫注,而我卻不能呢?”

她抬起頭來,看著我,淺淺的笑意浮在她的臉上,她說道:“你的情況,我並不清楚,但對於我來說,書本確實能夠吸引我。”

一時間,我們再也沒有什麼話說了。

沉默,又把我們之間的距離再次分開了。

過了一會兒她忽笑著對我說:“請問你不覺得書本的知識對你有魅力嗎?”

我看著她的兩只清澈的眼睛,她那淺紅色的厚唇,突然說道:“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它只能令我勃起!”

我的話太露骨,也太粗魯了,我以為,她會無法忍受,她會馬上逃走!誰知道,她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脆弱,她並沒有出現我想像中的反應,反是兩眼向四周打量了一下,然後,她的身體在椅子上慢慢地滑動,向下滑落著。

一會兒,我感覺到她那雙赤裸的小腳正碰著我的腿,然後沿著我的腿不斷地往上移動,一直蹭到我的胯部。書桌本來就不窄,她只能傾斜著她的嬌軀,盡可能的抬起腳,不斷地往上移,漸漸地,她碰到我的陰莖了,然後,她用她的腳趾壓在我的陰莖上,不斷地揉動著。

意想不到的情況令我心跳了,心裡當時便亢奮起來,一陣顫悸從心臟升起,漸漸往蔓延到我的下體,於是我的陰莖顫動起來了,落入她的兩只小腳的中間。它在她的夾弄下跳動著,馬上緊緊地繃起,堅硬得令我感到有點作痛。

“你說得很對,它確實是勃起了。”她把我的陰莖夾在她的兩腳之中搓弄了一會之後,才看著我道:“二十五分鐘之後我才有課,在我去上課之前,不知道你知不有什麼好的地方可去?”

她的話令我吃驚,我完全想不到那小妮子說得如此的露骨,更想不到,就在她說話的時候,她那寬松的領口竟然張開著,坐在那裡,我便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她衣服裡面的模樣。她沒有帶乳罩!自然,衣服裡面那兩個雪白的乳房也落入我的眼中,還有那兩顆素紅色的乳頭。我暈了,我不得不勉強地控製著自己,拼命把我的目光從那圓鼓鼓的胸脯上移開。

我並沒有馬上回答,但我兩只眼睛卻不由自主地向著洗手間望去——剛才我還在裡面手淫的洗手間!

還未容我開口,她已經明白了我的意思,她對我說道:“那好吧,現在,我先走了。我第一個進去,進去以後,我不會鎖門,我會在裡面等一或兩分鐘,我不希望,跟在我背後的,是另一個人!”

說完,她真的收拾好一切,首先離開了。

她真的走了,袅袅娜娜,遙曳生姿地走了。我卻坐在椅子上,兩眼緊緊地盯在她的背後,欣賞著她走路的美態。她每走一步,她後面那肌肉豐厚的屁股也在不斷地顫動著。真美,我著迷了!

是幻覺嗎?我又打開了那從圖書館裡借來的書本,只是,書本中已經沒有幻覺的出現,只有一陣陣濃重,令人難受的發黴味,帶著灰塵的氣味沖進我的鼻孔中!

一切是真實的,我不再懷疑我自己,等了一會兒,我站了起來,向著第一個洗手間直接走過去。

在這時候,卻好事多磨,意想不到的情況出現了!一個衣服上滿是油污、頭髮老長,看來是電影係的年輕小夥子,也正先我一步,直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我心一慌,知道不妙,看樣子他肯定比我先到,這時候,我恨不得馬上沖上前去,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他的前面去!只是,這裡不能跑!在圖書館中,就算你有很急的事,也只能走!我的心在哽咽:就算我的腳步再快,也無法趕在他的前面去了!

這時,要是能在加菲的房間的門上貼上一張字條,多好!只是,我離那兒很遠,就算有最好的警告字句,也無法貼到那裡去!一切看來已經是於事無補了,現在能夠做的,看來只有祈禱了!

上帝保佑我吧,阿門!

也許是我的祈禱吧,小夥子走過第一間,他不屑一顧,竟一直趕到最後一間去。

“呼……”我松了一口氣!

前車之鑒,我不敢放慢腳步,馬上趕到第一個洗手間。在洗手間的前面,我停下了腳步,等小夥子走進去之後,我四處打量了一下,見再沒有什麼人來,於是我推開門,走了進去。

她正坐在馬桶上,看樣子她剛小解過,正低著頭,手摸到兩腿之間去,看樣子正在擦拭著殘余的尿漬。她的裙子很長,一直掩在她的腳踝上。

“希望你別介意。”她看見我進來,便小聲說道:“我到這裡來,也是為了小解,如果不關門的話,要是別人闖了進來,那大家都將會很難堪,所以,我把裙子松了下來,這樣,即使出現意外,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裡,空間並不大,馬桶正好在門邊,所以,一進來,我已經看到她裙子下的大腿的輪廓。

我把門鎖上之後,她站了起來,面對著我,兩手把裙子往上拉起,在我的面前,她露出了赤裸裸的下體。

在她的腹下,她的陰阜微微隆起,在那小浮丘上,只有一點點黃黃的恥毛,恥毛的下方清晰地現出一條小秘溝,小秘溝從腹下開始,一直往她的兩腿之中伸進去,在小秘溝的兩邊,俨然擠起兩塊模樣逗人的肉塊。

“我已經搞定了,你呢?你要不要小便?”她表現出超乎尋常的禮貌,帶著滿口的加州口音問道。

靠,我不會是為了小便而到這裡來吧!我搖了搖頭。

“噢,來吧,小便吧。”她顧不上鬆開的裙子和幾乎裸露的屁股,直向我走過來。一邊走,一邊在求著我。“我總在幻想著男人小便的模樣,我真的很想看一看你們男人是如何小便的。”

來到我的面前,她用那海水一般明淨的目光看著我,兩片厚厚的紅唇明顯地帶著征服我的魔力。

她低聲地對我說道:“來吧。讓我為你握著它,我要侍候你小便。在你尿完之後,我會再為你服務的。”一邊說著,她忍不住露出她那滿口雪白的牙齒,對著我吃吃地笑著。

好像著了魔,雖然我相信絕對清楚自己在什麼地方,也知道自己是誰,但我還是覺得眼前的一切,令人難以自信。

“尿就尿吧。誰還有這麼美的機會,有漂亮的女人肯為自己把握著陰莖尿尿呢!”我暗暗對自己說道:“尿吧,既然她對男人尿尿這般有興趣,那我就滿足她,別讓她失望吧。要不,你就再也找不到另一個如此奇異的機會了。”

我向她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鬆開我的皮帶,拉下我的內褲。只是陰莖堅硬得如此厲害,莫說要把它壓彎,對著馬桶而尿,就想把它掏出來,也並非一件容易的事。加菲並不客氣,我一走到她的身邊,她就兩手摟著我,從背後幫我的忙。就在她動手為我松褲子的時候,我的陰莖彈出來了,就像一根槓桿,一下子彈在她的手上。

“哎喲,”她忍不住低聲地說道:“想不到它是那麼的堅硬,老天,我的手簡直無法把它壓下去了。”

我踮起腳尖,身體向前傾斜著。她用自己的左手緊緊地握著我的陰莖,像我一般,從我的背後斜斜地壓在我的身上,張大著她那雙秀麗的眼睛,目不轉睛地看著陰莖,她真的在焦急地等待著我尿尿呢。

“天,你握得這麼緊,讓我如何尿尿呢?”我說道:“你知道嗎?在我的感覺中,我簡直把自己的陰莖塞進牆中,簡直跟Cao一堵牆無疑!”

“你就盡量放鬆一點嘛。”她說道:“只要放鬆就好了,我真的很希望看著你尿尿。”

我無可奈何地閉上兩眼,把自己的身體盡量放鬆下來,給自己的膀胱減壓,她只顧著握著陰莖,把它壓下去,對著馬桶。

“放鬆!放鬆!”我暗暗地給自己提示著:“我要尿尿,我可以尿尿了。”

這一招也真的管用,在我自己的提示中,一股尿液從我的膀胱中傾瀉而下,沖過陰莖的障礙,滑過尿道,發出很響亮的“嘩啦”聲,直沖馬桶而去。

看著我尿尿的模樣,她得意地笑著:“我終於看到男人尿尿了!天,男人尿尿原來是這般模樣的。以前,你試過這樣尿尿嗎?”

我不能回答,只顧著自己在不斷地喘息,在喘息中連連地搖著頭。

她又笑起來了:“我也沒有。”她說,“今天是第一次看到,想不到,男人尿尿這麼有趣。”

我的陰莖連連的彈動了幾下,把最後的幾滴尿液完全地排放了出來。當我完成的時候,她問道:“尿完了嗎?”

“是的,尿完了。”我答道。

“那好吧。”說著,“也許我們以後還應該這樣做。”一邊說著,她一邊真的用她那只纖纖玉手,緊緊地握著陰莖,一上一下,用心地把我的包皮不斷地套動了起來。

一切就這樣開始了!現在,我仿佛是拿著圖書館的借書證,正在從管理員的手裡把書借回來,我又陷入我的幻想之中去了。

離她要上課的時間只不過是二十分鐘,看來,我們得快一點了。於是,我坐在馬桶上,她一邊把上衣拉過頭,我抱著她的小纖腰,把她拉到我的腿上來,讓她坐在我的腿上。我兩眼凝視著她胸前那兩顆紫葡萄,此刻她已經處於情潮泛濫之中,兩只乳頭早己尖尖地挺立起來了。又圓,又大,淺淺的紅色中,卻夾著絲絲的透明度,真可愛!

加菲在我的腿上坐了下來,把她那件寬松的短裙拉了下去,完全把我們罩在裡面,她的手伸到裙子裡面,準確地找到我的陰莖,把它扶著,對著她那個早己濕得一塌糊塗的小穴,小心翼翼地,一點一點地往下坐去,好讓我那大陰莖一點一點地往她的嫩穴中插入。

我不管她如何干,只忙著用嘴逗著她那尖尖地挺直,早已經發硬的大乳頭,我用舌頭輕輕地捲著它,時輕時重地挑動它,她那敏感的小肉粒在我那稍嫌粗糙的舌面中不斷地彈動著,仿佛是一個嬌小玲珑的小姑娘,正在赤裸裸地在我的嘴裡跳著桌上舞。

她的身體在顫抖,下體仍然在慢慢地往下坐,進去了!我的陰莖插到這年輕而美麗的小姑娘那溫暖的小穴中去了,馬上,我感覺進入了一個溫暖而潮濕的世界中。

長長地籲了一口氣,她昂起了頭,看著我笑了一笑,然後兩手往後伸去,撐著我的兩膝,輕輕的抬起了她那個帶著涼意的豐臀,再慢慢地沉下去。在她下體的不斷的躍動中,她滿頭的金髮流瀑一般地傾瀉在她的後面,她抬起她那那張性感的臉,臉上早己布滿的醉人的酡紅,此刻正閃耀著淫蕩的光澤!她那雙豐滿,堅挺,結實的乳房,因為情慾的沖擊,變得更大,脹鼓鼓地挺立在我的面前。

我不斷地舐著,用牙齒輕輕地嚙著,然後,張大嘴巴,幾乎要把她那整個雞蛋一般可愛的肉塊吞入口中,然後用力的吮吸著。一陣處女的幽香,不斷地往我的鼻孔沁去。我醉了,仿佛自己變成一個小嬰孩,躺在母親的懷抱中,品嘗著從母親的乳房中噴出來的乳汁。雖然,眼前這個小美人沒有乳汁,但我嗅到了從她奶子裡發出的乳香,淡淡的,幽幽的,確實是那早己從我的腦海中淡忘的乳香。

在我的齒嚙下,她輕輕哼著,兩腿支在地上,兩手壓著我的腿,不斷地抬起自己的下體,努力地讓自己那空虛的小穴得到滿足。就在這小小的空間,情濃,火旺,她的淫液,源源不絕地從她的身體中滲出,滋潤著我的陰莖,滑到我的陰毛中,把我的恥毛弄得濕濕的,亂作一團。

只有二十分鐘的時間,她就要離開我,她要去上她的課,這幸福的時間是如此的短暫,我們得好好地把握這一瞬間的快樂,痛痛快快地愛上一場!

我用腳壓著她的內褲,把它脫下,她則支開兩腿,坐在我的陰莖上,我的陰莖在她的嫩穴中,接受著她那嫩嫩的媚肌的撫摸,享受著她的淫露的滋潤。

她手在用力,腿在用力,整個人,為了得到滿足而不斷地躍動,她的身體在不斷地拋動著,綿軟的臀肉壓著我的腿,我感受到她的兩片臀肉在作著有規律的抽搐,隨著她的身體的不斷拋動,她胸前那兩只雪白的乳房,也在一上一下不斷地彈動著,她後面的秀發,也像一片黑色的海洋,在狂風中不斷地飛灑,起伏,此時,此刻,作為男人,是多麼的幸福,因為我整個人都處於溫柔之中!

“啪啪啪,”她的柔軟的大屁股撞擊著我的兩腿,沉濁的聲音在響著。

“漬漬漬——”陰莖與小穴的快速磨擦,小穴的淫液也在相互響應。

“嗯、嗯、嗯……”她因快樂而發出一串串的吟哦。

“爽!爽!爽!”我的嘴裡也在不斷地哼著。

一時間,喘息聲,呻吟聲,肉與肉的撞擊聲,淫液的漬漬聲,就在這小小的空間共鳴著。尿臭,處女體香,淫露的異味相互混雜著,一切在刺激著我們的視覺,刺激著我們的嗅覺,更加刺激著我們的欲火,在我們的心中,沒有別人,只有我們兩個,我們也沒有其它想法,只想愛,痛痛快快地愛。

她的身體在不斷地拋動著,我摟著她那軟綿綿的纖腰,含舐著,吮吸著她的乳房,身體在發熱,呼吸在加重,口中在呻吟!她的菊穴在抽搐,她的小穴的媚肌在蠕動,緊緊夾磨著我的陰莖,像一部搾汁機,恨不得把的身體的水份搾出,吸干!

她的眼睛在看著我,我的眼睛在看著她,我們在相互的對視中相互激勵,相互享受著。

呻吟聲更大!

喘息聲更重!

“啪、啪、啪!”她發瘋一般地把自己的臀肉撞擊著我的大腿,讓我的享受得到更滿足的升華。

“漬、漬、漬!”淫猥的異響不斷從她的身體中發出,響徹這小小的地方。

“舒服嗎?”我輕輕地嚙著她的耳跟,悄悄地問著她。

她並沒有回答我,只把頭埋在我的胸前,兩手緊緊地摟著我,她的身體不再拋動,借著我的身體,把自己的身體往外推開,但我兩手卻抱著她的背部,把她快速地拉了回來,她再次離開,我再次拉動。陰莖深深地壓在她的小穴中,隨著她的不斷地挪動而不斷地刺激著她的另一個部位。

“哦——”一陣陣的快感沖擊著她,她想呻吟,她想大聲地呻吟!只是,這是公共地方,她不敢那麼放浪,她只有把呻吟聲壓抑在自己的喉底中,成了一陣陣哽咽的吟詠。在吟詠聲中,她的小穴開始不斷地抽搐著,一團滑溜溜的肌肉緊緊地阻止著我的陰莖的內侵。

她把我抱得更緊,軟綿綿的乳房緊緊壓在我的胸前,我的插動變得睏難了。我兩腿的腳前掌支在地上,腳跟高高地提起來,借助著那一抬一放的機會,我不斷地動著,於是,我的陰莖在她的小穴中作著短促的抽刺,然而,那抽刺的頻率比剛才不知加快了多少。

在兩腿的不斷彈動中,我的兩手往下移著,掀起她那襲長裙,摸在她那光滑的臀部上,慢慢的探到她的股溝,再往她的小菊穴滑去,我的手一點到她的小屁眼,她的小菊穴緊緊地抽搐起來,整個人也開始變得僵硬起來。

我的兩腿加快彈動。

我的手指插入她的菊穴。

“呀!”隨著她的尖叫,她頭一仰,屁眼緊緊地夾著我的手指,小穴陣陣地擠攏著,裹著我的陰莖不放,像一個嬰孩,不斷地吸吮著,牽扯著,仿佛要把整條陰莖全部吞進她的小穴中。她人卻像死了一般,一動不動的。

好一會,她才呼了一口氣。口中輕輕地歎:“美死我了!”

然後,她再次把自己的身體拋動起來。

陰莖在小穴中抽插!手指在屁眼中抽插。她閉著兩眼,摟著我的背部,屁股抬起,沉下,再抬起,再沉下。

已經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陰莖更堅硬了!小穴的蠕動更急。

“呀……”是她壓抑下的呻吟!

“哦……”是我喉底的急吼!

我的陰莖在彈動!

她的小穴在緊吸!

我受不了了,一陣火燙的精液從馬眼中噴出,一直撞向她身體的深處。

她也受不了了,一陣熱燙的液體澆灑在我那光滑的龜頭上!

一陣的麻,一陣的癢,我的精液噴得更急,她的陰精也瀉得更快!

那是一種多麼美妙的感覺!

風停,雨歇。一切歸於平靜!在她的臉上,已經沒有那種激越的神采;在我的心裡,已經失去了令我亢奮的幻像!我們只是緊緊地摟在一起,房間裡只有沉重的呼吸聲和揉合著冼手間及性交過後的特別氣味。只是,我們的身體還緊緊地相聯著,她的小穴仍然在緊緊地、有規律地吮吸著我的陰莖。在它的吮吸中,我的雄風不再,漸漸地越來越小,最後,竟灰溜溜地被擠出她身體的外面。

“多麼奇妙的感覺啊!”她在我的臉上重重地吻了一下,小聲地說:“謝謝你!”

我無言,只有傻傻地笑著。

她掙扎著從我的腿上滑了下去,找回她的衣服,一邊穿著一邊說道:“時間不多了,我不想因此而遲到,看來,我得跑步去了。”她的臉上又恢復了神采,看了我一眼,溫柔地說道:“我想,我以後還會在圖書館中看見你的。”

坐馬桶上,陰莖無力地搭拉著,軟綿綿地垂在我的兩腿之間,它仍然沾著少女的淫液,正在閃著淫蕩的光彩,我無言地把它壓了下去,把內褲拉了起來。

此刻,我真的不知道該對她說些什麼才好!向她要電話號碼?我該說:“我們會再見面嗎?”?又或是問她是否會跟我去看一場電影?她是一筆財富,我不能失去她,我要再次干她,但現在,我卻只有讓她離去。

“星期四怎麼樣?星期四你會再來圖書館看書嗎?”

她看著我笑了笑,用力把黑油油的頭髮甩到背後,開始扣著上衣的紐扣。

“可以,星期四下午三點我有課” 。

小編推薦:

最有效的減肥方法閱讀:減肥藥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