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初戀之韻

2017-9-11 激情小說

夏日炎炎,河邊水波粼粼,河畔的樹木綠的讓人心怡,坐在河邊,清風徐來
說不出地愜意,我在等一個人,對於今年剛剛從部隊回來的羅氏鮮我而言對女人的渴望
無比強烈,而現在我等的就是一個女人——我初中的夢中情人何雨憂,已經有兩
年沒看見她了,也不知道她是否如往昔那般美麗動人,那時候的她還只有十三,
充滿甜蜜笑容的她總是把那讓人如春風吹過般的笑容掛在臉上,她的聲音清脆甜
美,眼睛大眼神清看著人總是那般的純凈透明,哎,看看手機,已經快十一點了,
氣溫也開始上升,還要多久才能來了?

「劉宇,在想什麼這麼入神啊?」聲音突然從後面傳來,仍然是那般清脆,
但更添了幾分女人的魅惑味道。

「額,沒想啥,你來了啊,我還以為你不來呢!」我趕緊起身笑道,站在我
面前的她,身穿一身粉紅的裙裝,烏黑秀麗的長發在風中搖曳,她的眼睛仍然很
大很亮,臉上著讓人舒服的笑容,啊!她的身材何時出落的如此動人,高挑的
身材,鼓鼓的很是飽滿的胸,還有套上一雙潔白長絲襪的長腿,我目不轉睛的看
著她,都捨不得離開了。

「看夠了嗎?怎麼當兵兩年都當傻了啊?」她笑道。真是要命啊,我心中感
嘆。

「小憂,好久沒看到你,你都變的我不敢認了!」我說道。

「是不是啊我可沒覺得自己有什麼改變,倒是你變了很多,現在的你壯實
多了,哪像當年那般瘦,好像也長高了啊!」說著她走過來和我比了一下,一股
好聞的幽香飄來,我的心一下子感覺火在燒!下麵的小兄弟也開始不安起來。

「你好像也長高了啊,別光站著,我們沿著河走走?」我趕忙說道,順便退
後一步,免得被她看到下麵的突起。

我們並排走在滿眼怡人風景的河邊,知了也湊熱鬧的歡叫著,聞著旁邊傳來
的一股股幽香,我真感覺說不出地幸福,我看著美麗的她很想去抓她的手,卻怎
麼也不敢抓!

「劉宇你怎麼不說話了,以前和我一起坐的時候可不是這樣啊!」她盯著我
說道。

我心裏一突,結巴的說道:「我…不…知道…說什麼?」

「呵呵,現在怎麼這麼害羞啊,以前不是很喜歡和我說話麼?」她將她那如
蛋白般水嫩的臉湊了過來,我突然一沖動,嘴巴迅速的吻上了她粉嫩的小嘴,當
吻上的那一刻起,我的大腦什麼都不想了,我把我的大舌頭侵入她的口中,她先
是嗚嗚的想要拒絕,但是後面慢慢的接受了,把我抱住,我用力的和她的舌頭糾
纏著,她滿嘴的津液都那麼的甜,好像是蜜糖一般讓我捨不得停。

「別……別。」她把我推開嬌喘道。

「對不起,你實在是太美了,我沒忍住,但是我真的是一直喜歡你,從第一
次看到你起,你知道嗎?當老師分我和你一起坐時,你知道我心裏有多高興麼?
初中畢業,我就一直想你,我之所以去當兵,也真的是受不了想你所受的煎熬啊!
小憂,和我一起好麼,我會一直對你好的!」我深情的看著她道。

她嬌嗔道:「壞傢伙,初中我一直在等你說這話,你怎麼就那麼笨,一直不
說了!」「真的嗎?你別騙我啊!」我渾身顫抖道。

「我有必要騙你嗎?你這個壞傢伙!」她嫵媚的撒嬌道,說著用她那白嫩的
小手輕輕捶打著我的胸脯。

她都這樣說了,我還不行動豈不是禽獸不如了麼?我趕緊抓住她的滑嫩小手,
吻住她的嘴唇,她也滿臉緋紅的伸出小巧的舌頭纏住我的大舌頭,如蜜的津液在
彼此舌頭間讓我下麵一柱擎天,我握住她那飽滿的胸脯,柔軟且一手無法掌握。
我忍不住的用力擠捏著,任她的乳房在我的手上變幻出各種形狀,真是說不出地
舒爽感覺。

「壞傢伙,輕點啊,你想把我的胸擠破啊!」她嬌嗔道。

「嘿嘿,摸著你的胸前的兩個寶寶好舒服啊,你難道不舒服嗎?」我笑道。

「舒服呀!但是你輕點嘛,怕是被你擠出印子來了。」她輕輕嗔道。

「小憂啊,你給了我吧,你看我下麵的小兄弟都受不了了。」我焦急道。

「這裏怎麼來啊,四處都是樹,而且蚊子也多。」她皺眉道。

「沒事啦,在走一下有一個小屋,去那裏吧,那裏還有一張小床呢?」我說
道。

「你這壞傢伙,怎麼這麼清楚啊,以前看你挺老實的,現在才發現你挺壞的,
我才不去了!」她撒嬌的轉過頭去,我立即貼在她的背臀,她的臀部充滿的彈性,
我雙手覆在她的雙乳上,輕輕的揉捏著,下麵的兄弟撞擊著她的翹臀。

「嗯…別這樣嘛!」她嬌喘道。

「小憂,給我吧,我真是受不了啦。」我更用力的揉著她,下麵更是不斷的
撞擊著她,手慢慢從她的胸遊下去,掀開了她的裙子,用力的揉捏下她的翹臀,
然後伸到前面,摸上了她的花源之地,只覺得嬌嫩多汁,我中指插了進去,好緊
啊,上下抽動發出了「唧唧」的聲音。

「啊…啊,壞傢伙別折磨我了,我也受不了了呀。」她大聲的喘息道,突然
她「啊…啊」的顫抖起來,真是好敏感的可人兒啊,居然就高潮了。

我解開褲子,把自己的丈八長矛放了出來,拔掉小憂的粉白內褲,上面已經
滿布濕痕了,我放在鼻子上聞了下,撲鼻的淡淡騷味和一股說不出地清香,讓我
的丈八長矛更是充血勃起,我用我的矛頭在她的花源輕輕滑動起來,只感覺濕滑
柔軟,她的臀部如同桃子般飽滿潔白充滿了甜汁。

「小憂,我來了啊。」我喘息著道,矛頭更加的腫脹,忙向前一頂,只感覺
裏面緊湊嫩滑,夾得我舒服的一抖。

「啊,你輕點嘛,都被你捅壞了?」她回頭嗔道。我故意停下,她白了我一
眼,屁股慢慢的向後頂來,只見我的長矛在她的花源中出現消失,她突然飛快的
聳動著白臀,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花源出不斷的流出蜜汁來,我雙手箍住她纖
細蛇腰,用力的撞擊起來,我的腹部和她的臀部演奏出一曲美麗動人的節奏來,
當我抽插了百多下,她的頭突然高高昂起,像一只美麗的天鵝對天歌唱,一頭秀
麗的頭發也在空中舞出誘人的嘲,我抓住她的雙手,臀部更加用力的發動著,
我的長矛只想著更深更深,她花源裏面的也越加的火熱。

「啊…啊……劉宇我舒服死啦,快,再用力點,我…啊…啊…」我如同發動
機一樣不知疲倦,她白嫩的脖子高高的昂起喘息著不斷大叫,突然她全身一陣顫
抖,高潮又來了,我卻不管那麼多,更加用力的把長矛紮入她的深處,突然矛頭
遇到一粒硬豆,我知道我觸到她的花心了,她突然眼一翻,渾身無力的向下倒去,
我忙抱住她的腰防止她摔倒,我緊張的問道:「小憂,你沒事吧,別嚇我啊?」

只見她渾身發抖,慢慢的轉過神來,怯怯的說道:「壞傢伙,真被你幹壞了,
你就不知道疼惜人家嘛。」

我尷尬道:「對不起啊,我只是太舒服了,實在忍不住啊?」說後,親向她
的嘴唇,她主動的伸出嫩舌與我的大舌交纏起來,當我們雙唇分開時,一絲絲銀
白長絲滿是淫靡。

「劉宇,你怎麼還沒射啊?不難受麼?」她紅著臉看著我布滿青筋的長矛說
道。

「我也想啊,但它就是不願意啊,要不繼續?」我故意腆著臉,屁股向前把
長矛頂的高高的說道。她猶豫一下,伸出細滑白嫩的小手握住我的長矛開始前後
滑動,她的手白嫩柔軟輕輕的握著真是舒服,我也慢慢的把她的小手當成花源抽
插起來,只覺得滑嫩柔軟,看著她那滿臉嬌羞的表情,我漸漸的動的更快了,前
前後後抽插了五分鐘,卻怎麼也沒有射精的沖動,我焦急的說道:「小憂,射不
了啊,你用嘴幫我一下吧。」

「好臟啊,不嘛,我手也累了,要不回去吧。」她為難的說道。

「別啊,你這不是折磨人麼,我這脹著好不舒服啊,要不去前面的房子裏面
繼續?」我忙說道,這可不行,哪里有沒搞舒爽就放手的理呢?

「那好吧,不過壞傢伙你可得輕點哦,我好久沒來哩。」她猶豫一下後說道。

她整理好衣服,親密的挽著我的手臂一起走向河邊小屋,走了百米,來到了
小屋處,小屋的左右都是茂盛的大樹,後面是一座青翠的大山,小屋不是很大,
只有30平方左右,整體都是竹子築成的,顯得古色古香。知了和小鳥們也不甘寂
寞,叫的歡快的很,我心裏竊喜真是個好地方啊,難怪那麼多前輩都推薦來此一
遊,我推開門一看,真是別有洞天的小屋啊,裏面整整齊齊的,擺著一張一米二
的竹床,在房間的墻壁上掛著一幅充滿誘惑的裸體西方油畫,小屋裏面顯得很亮
堂,真是一間雅致的小屋。

「哇,真沒想到,這房子還真不錯,很幹凈啊!」小憂笑道。

「那當然,我聽那些來過這的人說,凡是來的人,每次走時都是要將房間收
拾幹凈的,只有這樣,後來的人才會喜歡上這處好地方。」我得意的說道。

「壞傢伙,說你好還往上飛了?」小憂可愛的盯著我說道。

「小憂,你看這裏壞境這麼好,我們還浪費什麼美好時光了?」我壞壞的笑
道。

「哼,就你滿腦子齷齪思想。」她撒嬌道。

我走過去抱住她,吻向她的嬌唇,她十分主動的伸出嫩舌和我的大舌頭糾纏
的難解難分,我的手也不停著,握住她飽滿的豐胸,真是舒服啊,柔軟堅挺,我
用力的擠捏揉壓,她的飽滿所帶來的舒爽真是難以言訴,我的右手慢慢移向她的
翹臀,掀開了她的裙擺往臀溝慢慢滑去,她的屁股滑嫩嬌柔,我時而輕輕的用指
肚劃過,時而五指用力的揉捏。

「壞傢伙,我…我好熱啊,別站著,去床上吧。」她用力的喘息道。

「嘿嘿,遵命我的老婆大人。」我立即順桿而上笑道。說著我把她抱著走到
床邊,彼此的舌頭繼續糾纏著,當走到床邊,我輕輕把她放下,居高臨下的看著
布滿紅暈的嬌嫩面龐,真是令人心動的尤物,我壓了下去,就好似壓在最為高檔
的鴨毛絨被子上,說不出地柔軟和舒服,她身上的香氣也越加的濃鬱撲鼻,我吻
向她白嫩的脖子,手在她的花源上游弋,她緊緊的抱著我,身上的呼吸越來越急
促,花源溪水潺潺流出,我掀開她的裙子,把她的內褲脫掉,我下麵的長矛早就
把褲子頂的老高,我迫不及待的把它解放出來,握著矛桿任矛頭在小憂的花源處
上下滑動。

「壞傢伙,別折磨我了,快來吧,我受不了了。」小憂喘息道。

「小憂,你也知道受不了啊,別急,我馬上來了。」我說完,長矛一紮,整
根進入了她的曲徑小道,一下子擠出一大股溪水來,小憂發出一聲舒服的嘆息聲
來,我一下子整根又拔出,小憂忙舉臀追逐,我一下子又整根插入,小憂忙撤臀
歡迎,如此你來我往,好像在花叢中的蝴蝶嬉戲吵鬧,說不出地歡愉,我雙腿蹲
在竹床,雙手把她白嫩的細腿整成「一」字,屁股開始用力的像打樁機一樣開動
起來,彼此的交接處溪水飛濺,竹床下麵早已經濕成池塘了。

「啊…啊…壞傢伙慢點,我下麵都要壞掉了。」小憂大聲叫道。

聽著她的嬌媚的聲音,我更是如同猛虎下山一樣氣勢洶洶的插個不停,她裏
面的嬌嫩如同一團爛泥吧,濕熱柔軟,突然她全身抽搐,下麵也像是千萬只下手
緊緊的裹住我的長矛,我知道,敏感的她又來了,我趕緊更加的用力抽插,只覺
得長矛腫脹欲噴,我快速的拔出然後用力捅入她的花源深處。

「啊…啊…」小憂大聲叫道,頭揚的高高的,頭發早已經被汗浸濕,美麗的
小臉上布滿紅潮,我的也像機關槍一樣「噗噗」的射個不停,大腦在那一刻好像
飛上天空一樣,說不出來的舒服。

當快感逝去,我壓在她的身上,輕吻著她的面龐,舔去她臉上鹹鹹的汗水,
她慢慢的舒緩過來,嘴邊綻放出美麗的驚人的笑容,我一下子怔住說道:「小憂,
你真美。」

她雙手抱住我的腰:「壞傢伙,你真好!」說完嬌唇噙住的嘴巴,彼此自然
而然的舌來舍往。

我們溫存了許久,當夜色降臨,我們彼此對望起床,窗外的天幕也開始變的
灰濛濛的,天氣也漸漸變得悶熱起來,是要下雨了?我們抱著雙方,她的頭輕輕
的靠著我的肩膀,不曾一語,我抱著她柔軟的細腰,望著遠方的山峰,那一刻好似
永恆…

後記:其實我一直是個很懶的人,這短短的幾千字而已也寫得斷斷續續的,
不過,既然已經動筆,何不把它寫完,壞也好,好也好。至少萬事萬物也得有始
有終。羅氏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