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兔子就吃窩邊草之醜上司的情人

2017-9-7 激情小說

還是說下,這裏的故事都是真實的,都是我過往的經歷,寫出來,一方面給
自己一點回憶,一方面也是拋磚引玉,給大家一點借鑒,希望各位羅氏鮮狼友吸拳驗,
再接再厲,在泡良的事業上不管開拓,攻城拔寨,無往不利。

這個故事是發生在一個很遙遠的地方,這個上司是個很有能力的人,口若懸
河,可惜就是外貌實在差強人意,但是,出手大方,心思細膩,於是情人也是流
水不斷。為了方便敘述,我稱他胡有次我出差回來,發現辦公室多了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年紀大概25左右,湖南妹子,短發杏眼,很是俊俏,吸引我眼球的是
她的偉岸胸前,巍巍昆侖呀,那對奶子應該有傳說中的E杯吧!?我自己念叨著,
尤物!很自然地和她打著招呼,內心已經把她扒光,按在墻上,使勁揉搓那對大
奶子了……能不能射在她那對奶子上呢?

對話中,知道了她叫蝶,很符合她潑外表的名字,很秀氣,滿眼都是笑,
很有禮貌,是新來做文員的。「你是華哥!對你,我是聞名已久,請多多關照!」

蝶熱情的和我打著招呼,沒有太多的陌生感,我也客氣的回應著,也奇怪著,
我剛回來就知道我是誰了嗎?」蝶是新來的,挺能幹的,你剛回來吧?還順利吧?」

胡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我心中恍然,趕緊回頭」昨晚剛回來,事情挺順利的。」
聊了幾句,胡離開了,轉身的瞬間,我苗到了他們兩人眼神的對碰,一方是
意味深長,一方是感激莫名……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著自己的相片,疑團都
解開了,腦海中冒出一句話:「好菜都被豬拱了……」看著蝴蝶翻飛一樣穿梭往
來的蝶,我很邪惡的幻想著,是蝶撅著屁股,胸前吊著對大奶子,一絲不掛地跪
在胡的襠前謙卑地吮吸著那根香蕉,(因為胡經常炫耀他的一個馬子最絕的一招
就是吃香蕉)……還是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一對E奶堆在胸前,隨著胡的兇猛
沖刺而如水蕩漾著,眼神迷離,洶呻吟?

蝶結婚了,有個5歲的孩子,有一個愛賭博的丈夫,孩子是她公婆帶著,所
以也算是個單身貴族,雖然按學歷來說,她不應該到這裏,但是,按身材來說,
綽綽有餘,男女搭配,幹活不累嘛,性感的女人也是工作的強心劑呀,連我都會
偷瞄蝶的E杯大奶,和早晨的清風一樣,心曠神怡。

一次公司活動中,我見到了蝶的妹妹,一個和蝶完全氣質不同的女人,20
出頭,已經是孩子的媽了,或許,她們家就有早婚的傳統。也是杏眼圓臉,奶子
不如蝶那麼誇張,但很有種妖艷的性感,眼裏總感覺有點水霧一樣。我不怎麼喜
歡女人把頭發染成金色,但,小雨的半金半黑我必須承認很配她,讓她的性感更
加妖艷。紅紅的臉蛋總讓我想起在胯下被抽插的高潮迭起的女人。一樣怪異的是,
她也認識我……還和我很熱乎……一起的一個自誇花花公子的同事很明顯的想泡
她,小雨若即若離,但是卻和我很投契,全懲和我唱了首歌,很乖巧的坐在我
身邊,幾杯破下肚,臉更紅了,我很邪惡的想:「在床上,姐妹兩是不是棋逢
對手呢?」蝶是不喝酒的。後來,我知道,她陪她姐來過辦公室,見過我的照片,
所以認識我。也是後來,她們姐妹兩都騎在了我的胯下。可惜不是在一張床上…

…很遺憾的事。

轉折發生在一次客戶見面會上,蝶也去了,胡出差未歸。大家起哄要蝶給客
戶敬杯酒,四面楚歌下,蝶端起了酒杯,一杯破下肚,1分鐘後,蝶就和爛泥
一樣,人事不知,直接從椅子上滑了下去……讓我見識了什麼叫醉酒的女人,還
是速醉。宴會結束了,很巧的是這裏離蝶的住所很近,作為在場唯一知道她住所
的同事(我陪胡來串過門)我擔負了送蝶回去的任務。

望著床上瞇眼紅臉的女人,如山的奶子堆在胸前,薄薄的襯衣下很明顯的奶
罩輪廓,雕花的,淡淡的粉紅色,很性感的女人……在床上會是什麼樣的呢?狂
野?應該不是;悶騷?也難說。那我是不是應該探詢下這個女人的內在呢?我會
幹得蝶高潮迭起浪叫連連嗎?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很無恥,我勇敢地低下頭抱住了蝶,很堅決的吻了下去。

—始,蝶是無意識的,但很快她意識到了,也知道是我在吻她,她抗拒但也
無力的掙紮著,呢喃地說:「不可以的,不可以的」我回應著,我喜歡你!蝶停
頓了一下,一直沒開的口張開了,我的舌頭伸了進去,蝶回應著我,就好像蛇一
樣。

我們的舌頭卷在了一起。然後,蝶很大力很堅決的推開了我:「我要睡了。

你回吧,我們不可以這樣。」

欲速不達,我仔細地幫蝶躺好,倒杯水在桌邊,安慰了一下,我關門離開了。

我只是想表明態度,我喜歡她,而不是想趁蝶無力而用強,我甚至沒有摸她
的奶子。雖然很想摸……很明顯的,蝶開始躲閃我,在在同事面前,我們照舊。

一個週末,天氣很晴朗,很意外地蝶和小雨來我這裏串門了,一陣寒暄,小
雨說要玩電腦,我帶她到了我房間,教她玩這玩那,蝶就留在客廳看電視。我抽
空來到客廳,我看到蝶的眼神很復雜,我瞅了下小雨在的房間,很堅決的抓住蝶
的手,無聲的看著她,蝶也無聲的忙著抽手,我們糾纏著,我知道蝶是不快樂的,
我很想告訴她。我想給她點快樂。小雨的聲音從房間傳了出來:「這個怎麼開呀?」

我回應著,抽回了手,蝶看著我,無聲的嘆了口氣。

接下來的日子裏,姐妹兩和我逛公園,吃小吃,快樂的玩著,經常蝶要我送
她妹妹回去,我知道二姐妹的婚姻都是不幸福的,或許是少不更事吧,很難看清
婚姻是什麼……蝶在暗示我,她妹妹很喜歡我。但我回應蝶:「我對你更有感覺,
我希望你開心」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和蝶開始單獨的來到公園,在一個月色
撩人的夜晚,周邊靜悄悄的,月光照在蝶的身上,杏眼含著笑,聽著我說的笑話,
我默默的擁了上去,望著蝶的眼睛,蝶收住的笑,看狼一樣看著我。後退著。我
霸道地抱住她,吻了下去,蝶很掙紮。然後和我說:「你知道我還有人嗎」我停
住了,聽著蝶說,眼裏有了抑鬱。

蝶的眼裏有了霧水:「為什麼開始碰到的不是你?現在晚了,我和胡上過床
了,我不想你難受,但我要說出來。」我默然了,雖然猜測過,但聽到蝶自己說
出來,我還是很難受。我靠在一邊,看著漆黑的遠方,默默著。蝶無聲地看著我。

皎潔的月色照著我們,我們都變成了雕塑,只剩下夏蟲的鳴叫。

我回轉頭,看著蝶:「我知道你過去的不開心,有一肚子的委屈,我只是想
給你一點點快樂,我喜歡你,我也理解你,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苦衷。如果,讓你
為難了,反而背離了初衷,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喜歡他,但我很喜歡你。喜歡不
是錯,但有一點很重要,勉強就不好了」蝶默默的看著我,靠近了我,我沒有吻
蝶,很奇異的我的手開始解起了蝶的衣扣,蝶無聲地看著我,靜靜的,我們的眼
神在碰撞,有火花嗎?這個時候其實沒什麼色情,而是種心靈的交流,是種兩情
相悅。

月光無聲的看著我們,夏蟲在為我們歌唱,薄薄的襯衣完全敞開了,我看到
了夢寐已久的E奶,真的很大……在雕花奶罩中間,很深的乳溝象一條黑線一樣
在奶白的乳房上,讓人血脈噴張,真想沉醉在這深深的乳溝裏,一萬年不醒來…

…乳罩解開了,蝶依然無聲的看著我,我也無聲的,輕輕的撫摸著,這不就
是最美的維納斯嗎?蝶就這樣赤裸上身的站在我面前,我坐在那裏把蝶擁進懷裏,
用舌頭和嘴唇開始進攻那日思夜想的奶子,奶子上的小葡萄在我的舌頭下變換著
方向,搖搖欲墜一樣,而雪白的大奶子在輕憐蜜愛的嘴唇中不斷變換著形狀。一
下,用力地把奶子整個吸了起來,一下,在小葡萄的周圍轉著小圈,畫著美麗的
圖案。

蝶動情了,用雙手緊緊環著我的頭,好象要把我整個放進她的胸膛,嘴中開
始發出了細細的若有若無的呻吟……我的手開始從蝶的短裙中伸了進去,磨梭著
蝶的大腿,從外側慢慢轉到內側,這個時候蝶已經無力站著了,她坐在了我的大
腿上,手還是環著我,我還是叼著蝶的奶子,就好像叼著羔羊一樣,大腿已經張
的很開了,我的手摸到了那神秘穀的中間,輕輕按下去,已經濕潤了,我輕輕的
撫摸,從下到上,用一根手指尖輕輕的捅著中間那道細縫,不斷變換著,輕柔的,
狂暴的,癢嗎?在用手指止癢嗎?那蝶為什麼在我懷裏顫抖了……我的嘴放棄了
那對奶子,把蝶的耳朵叼了起來,在吹著熱氣,蝶就好像篩糠一樣:「恩!!」

蝶的大腿已經在我的大腿上磨擦著,小手已經放在了我勃起的陰莖隔著褲子
摸索著。蝶迷離地站了起來,抓著我的半腿褲直接脫了下來,連著內褲,拋在一
邊,月光照在我的雞吧上,滿目猙獰,象一把鋒利的匕首一樣,在向蝶耀武揚威,
蝶用手輕輕的撫摸著,迷離的眼神。我的手輕輕的把蝶的小內褲脫了下來,很濕
了……蝶再次坐在了我的腿上,恩嚀一聲,我的大雞吧插進了蝶的潤穴中,很緊
很暖,我和蝶都銷魂的嘆了口氣,蝶主動的捧起我的頭,吻著我,含糊的說著:
「華,幹我,我要你幹我!」

我的雙手托在蝶的屁股上,摸索著,托起再用力放下,每次的插進深處,蝶
都會發出吸氣的聲音,蝶的屁股自己在動了,仿佛在騎馬一樣,而我沉醉在蝶如
山的大奶子裏無力自拔……水乳交融。這裏是人間仙境吧。蝶的呻吟是含蓄的,
但更感到一種別樣的美,別樣的淫糜。一個刻意壓抑著自己的性欲感覺但又沉醉
其中的少婦倒在你懷裏,那是種多麼美妙的感覺呀。

把蝶倒轉身,讓她趴在椅子上,我從後面兇猛的插了進去,蝶的呼吸更粗重
了,呻吟更大更快了,我一下摸著肥美的屁股,一下摸索著蝶搖晃的大奶子,雞
吧在流水的騷穴中進出著,一下急風暴雨,一下輕入淺出……就好像輕舟蕩漾在
小溪裏,又好似狂暴暴雨撲面而來。蝶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華,好舒服……

你……真強」蝶又坐回了我的大腿,抱著我狂亂的吻著,我有了爆射的沖動:
「可以射進去嗎」「恩,我要你射給我!」滾燙的精液射了出去,我顫抖了,蝶
死死抱著我,大口地喘著,呢喃著,吻著,我微笑地看著蝶,還在不緊不慢的抽
插著:「爽嗎?」「恩,你壞死了」「你這對奶子是老天給的禮物呀!」

接下來的日子是快樂的,我們小心地守護著這份快樂,我知道蝶還是和胡在
一起,但我沒說,我知道她的難處,或許我也只是迷戀蝶的肉體,但我盡自己所
能地給她快樂。

小雨很少找我了,有一天,在我出差的時候,收到小雨的短信,她回了老家,
想找份工作自己獨立,我苦笑了下,回老家能做什麼呢,於是我就和她說,我幫
她想想辦法。在一個朋友的幫忙下,有個還不錯的職位,在車站接到小雨的時候,
遠遠還是看到那份金色的發梢,很艷麗。我和蝶說了小雨的事。蝶也覺得這樣不
錯。

在住宿的時候,我很自然的要了一間大床房,洗漱後,出去吃了點東西,回
到房間,我和小雨各躺半邊,閑聊著,慢慢地我們對上了眼神,慢慢靠近,我把
小雨環到胸前,輕輕的吻了起來,手也不老實的摸索到了小雨的胸前,從胸口插
了進去,抓住了奶子,確實比蝶小很多,我如是想著,我和小雨默默的調情,很
快,小雨就是一絲不掛地騎在了我的身上,我的手從小雨的屁股鉆到前面的騷穴,
輕輕的用手指挑逗著,扣挖著,慢慢地用手指開始抽插起來,很快的手指滿是液
體,而小雨趴扶在我的胸前,狂野的和我吻著,屁股不安的聳動著,我知道小雨
動情了,我戴上小套套把小雨拋在床上直接插了進去,很粗暴,但我知道她很喜
歡,小雨的臉更紅潤了。小手抓住自己的奶子,開始呻吟了,聲音很大,估計吵
到隔壁了……我和小雨的關系就這一次,不知道是為什麼,或許是因為她是蝶的
妹妹吧,安頓好了她我就沒有去看過她。我也和她說,不管男人女人,自己都要
靠自己,獨立比什麼都重要,但或許,我也是怕麻煩吧……而蝶,在我離開公司
前,我們都在秘密的情況下守護著這個秘密。後來,我知道胡幫蝶租了房子,他
們同居了,我們見面自然少了。那個公園成了我們幽會最愛的地方,草地上,大
樹下,樓梯邊,都留下了我們愛的汗水和味道。但是,由於畢竟他們同居了,這
樣的機會是越來越難,除非是胡出差。

某一天,胡準備和我一起出差,而我卻收到蝶的短信,希望我晚一天走,蝶
說想讓我嘗嘗她做的飯。這個真讓我想入菲菲,於是找了個藉口,我退遲了出發。

懷著異樣的心情在約定的時候我來到了蝶的住所,我知道除了吃飯還會有做
愛,但門開的時候我還是震撼了,蝶的上身是很透明的真空裝白色襯衣,而下身
就是件屁股溝夾著的個丁字褲,我把紅酒往邊上輕輕一放,關住房門就熊抱了上
去。

本來就受不了蝶的那對無敵大奶,而現在卻是若隱若現的出現在面前,怎麼
忍呀!

忍無可忍,無須在忍,直接上下其手。而蝶就是笑著躲閃著,說開飯了。我
的飯就是你,我直接把蝶抱進了臥室,把咯咯笑著的蝶拋在大床上,吻了上去,
我們在床上翻滾著,吻著,笑著,然後,我站在床沿,靜靜的看著蝶,蝶很默契
的跪在床腳象一個小妻子一樣脫下我的襯衣,吻住了我的乳頭,雙手插進了內褲
直接撫摸著我的窄臀,再反過來,握住了我怒放的雞雞。我們舌頭糾纏在一起,
象兩條饑渴的小蛇,而蝶很快的脫光了我的褲子。暴露在空氣中的大雞雞猙獰著,
顫顫巍巍,馬眼上已經有了點點晶瑩的液體。

來時我已經洗澡了,雞雞還帶著沐浴露的香味我把蝶的頭往下按,這是第一
次我暗示她給我口交。蝶猶豫了一下,媚艷的橫了我一下,弓下身子用嘴輕輕含
住了我的大雞雞。我的另一個願望也實現了,那是我一見到蝶就在幻想的嘲,
看著這樣的大奶子女人一絲不掛的跪在我的面前,耐心的吞吐著我的大雞雞,我
很滿足的嘆息著,用手撫摸著蝶的頭發,隨著蝶的吞吐倒吸著涼氣。沒想到蝶有
那麼好的口交水準。

蝶用如水的眼神脈脈地看著我,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套套戴上,我溫柔的把蝶
抱到我的身上,這是我最喜歡和蝶一起的架勢,觀音坐蓮。無他,就是因為那對
無敵的大奶子,在一面抽插中一面跳躍著,翻滾著眩目的白光,兩個小葡萄驕傲
地挺立著,是要脫落了嗎?蝶現在很狂野的聳動著腰身,用她的騷穴不斷吞吐著
我的大雞雞,迷離地呻吟著,還是那樣的細聲細氣,咿咿呀呀。

突然在蝶的驚呼中,我把蝶給抱了起來,雞雞依然插在穴道裏,但是,我已
經走出了臥室,邊走邊托著屁股,蝶緊張的抱著我的頭,雞雞依然在抽插著,蝶
的大奶子抵著我的胸膛,癢癢的感覺。在巡遊一樣的抽插中,我把蝶抱到了廚房,
把蝶抵在廚房的墻上,抓著蝶的一條粉褪,快速的抽插著,嘴在蝶的耳邊輕語,
我在吃飯了,我在吃我的寶貝了,寶貝也在吃飯了,在吃我的大雞雞了。蝶只剩
下了咿咿呀呀,滿面潮紅,眼神迷離。羅氏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