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新體操誘惑的體操服

2017-8-29 校園春色小說

新體操誘惑的體操服

字數:79744字

序章

沒錯,我一開始看她就不順眼。

那是在我升上二年級時,社團活動第一天開始的時候。

從那個女的……羽丘美久以轉學生的身份,第一天進入了體操社開始。
因為她被分配到我們班,有一次,我碰巧聽到她正和其他同學談論到,她想要加入新體操社的談話。原本一開始時,我也不怎麼在意,心裡只覺得體操社多了一個肉腳對手罷了。

然而,當我們第一次試著練習,將平日所訓練的柔軟體操,加入到表演內容時,我對她不爽的程度,就愈來愈明顯了。

在我看來,那個女的也只不過表演比較自然一點而已,沒想到,居然引起其他社員的騷動……嘖嘖稱奇,認為她是所謂的天才選手。

我承認她身體柔軟度的確不錯,就連表演的技巧也沒什麼缺點。

但是,還不至于到大家口中所稱贊,所謂天才的程度吧?

然而,演變到最后,居然連學姐們也開始出現了,認同大家對美久實力看法的聲音。這真的太夸張了……只不過因為她是新面孔,讓大家有一種耳目一新的錯覺罷了,我就與那些盲目的笨蛋截然不同。我一定要和那些,不知道要趕快努力練習來彌補自己先天上的不足,一天到晚只是一味羨慕別人實力的白癡劃清界線。

大家之所以加入這個社團,不是為了要欣賞別人華麗完美的表演,而是為了要達成自己有一天也能夠站上舞臺的目標啊。

我想,那些庸才是永遠也無法理解這個簡單的道理。也難怪啦,這也是我為什麼能夠脫穎而出,成為大家心目中的明日之星了。

新體操社的最后一張王牌,絕對是我……白河友美莫屬了。

可是……

沒想到才不出幾天,社團裡突然傳出極度無聊的傳言。居然說那個女的可能會取代我的位置,代表學校參加下屆全國體操大賽的選手資格。

這怎麼可能呢?絕對不可能。我從一年級開始,便連續獲得了許多比賽獎項的肯定。那個女的現在看來雖然在柔軟度與表演的技巧上,有一定的水準表現,但短期內還無法看出她真正的實力,不是嗎!

因此,我表面上假裝沒有發生過這檔事。但是當那個女的聽到這個傳聞時,卻喜形于色,表現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態度。

……然而,那個事件才是真正的導火線。

我原本放在社團室的體操服,不知道被哪一個變態狂,搞的衣物上面沾了許多淫穢令人作嘔的液體。更糟的是,那件衣服是爸爸買給我的生日禮物耶。
「昨天社團值日生是誰!」

想當然爾,我第一個就找那一天擔任值日生的家伙,準備興師問罪一番。
從以前我就一直向大家反應,社團的管理太過松散,陰莖增粗希望可以在門窗上多加幾道鎖來防范。但是到現在為止,依然用一個破鎖敷衍了事罷了。

這一次更扯了,居然連前天晚上,是否有上鎖都搞不清楚。因為昨天放學回家之前,我還特地看了體操服一眼。那時候還是非常干凈整齊地擺在社團室裡,所以我可以確定,一定是在放學后被某人用臟的。

「啊……是我。」

經我這麼一問,一名三年級的學姐舉起手如此說道。

「可是,昨天我和美久交換值日的日期……」

「交換……你們兩個人的時間調換過來嗎?」

「沒錯。因為她說要留下來繼續練習,所以我就跟她交換。」

「啊……」

被學姐點名的美久……突然想起來似地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也就是說,這件事情是你所造成的嘍。」

當我一知道,原來昨天沒有把門確實上鎖的人竟是美久時,整個火氣全部沖了上來。即使私底下對她早已感到厭惡,但或許是自尊心作祟,讓我不愿承認這樣的事實,所以這些日子以來,表面上我一直都隱忍不發。

現在就宛若將這段期間裡,對她個人累積的所有不滿,全部一股腦兒發泄出來般。

「美久,你昨天到底有沒有上鎖?」

「耶……到底有沒有鎖呢……?我記得我好像有鎖。」

「什麼好像?你昨天離開時,究竟有沒有鎖呢?」

「我也不敢肯定說一定有鎖!因為我也沒證據來佐證此話的真實性。」
美久因為一時心慌,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聽到她閃爍不明的藉口,更激發我憤怒的怒火。

「那你說現在該怎麼辦呢?這件體操服是我爸爸送給我的生日禮物耶。」
「咦……這麼具有紀念價值的東西……該怎麼辦?」

當知道這不只是一件普通的體操服時,美久的態度更加慌亂,被嚇得不知所措。

「對、對不起……我、我真的不知道………」

「你以為說不知道就沒事了啊。」

沒錯……這不是說聲對不起就可以解決的事情。

就算她受到一些社員的擁護,但這件事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就放過她呢。因為她居然連要記得把社團室上鎖這麼簡單而重要的事情給忘了。

我原本想要趁這個機會,好好地挫一挫她的銳氣。可是……

「如果你要美久負責的話,那就把我也算在裡面吧。」

原本擔任值日的學姐,居然幫已經被我逼到啞口無言的美久脫困。

「那你要怎麼樣呢?是不是要我賠你呢?」

「我、我又沒有那個意思,只是……」

就在我的態度有些軟化之際,站在一旁的社員們,突然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說道。

「這件事情……嚴格說起來,也不能把錯全部怪在美久的頭上。」

「因為社團明明有指定的體操服,你為什麼還故意把那麼貴重的東西帶來學校呢!」

「就是說嘛。」

「對啊,如果真的那麼珍貴的話,那就不要拿來學校現嘛。」

「更何況,說要上鎖的人,也是白河你自己說的。」

這真的太荒唐了吧!

根本就偏離主題嘛。現在問題癥結點不足這個吧。

「你們是說……是我不對嘍!」

真是一群不可理喻的笨蛋。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耶。

而且,之所以會造成我的損失,完全是因為美久忘了鎖上門的關系。為什麼到頭來我反而變成被大家指責的對象呢!

我不服氣!我絕對不接受這樣的結果!

雖然之前我一直容忍她,但這一次怎麼樣我都咽不下這口氣。

我一定要讓那個女的……羽丘美久知道我不是好惹的,我絕對不會就此善罷干休。沒錯,我一定要讓她嘗一嘗苦頭。

讓那個平常總是裝可愛、裝清純的女孩,感受被別人污辱的痛苦。

我可是白河學園理事長的寶貝孫女耶。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情,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不論是校長還是老師,他們連哼都不敢哼。

但光是痛苦還不夠撫平我心中的不滿。

我要讓那個女的心中,留下永遠無法泯滅的傷痛……或許凌辱的手段,最具有效果吧。如果可以的話,我還真想親自出馬,不過為了讓自己能夠全身而退,借刀殺人的方式,或許才是最保險的上上之策吧,花一些錢,僱用那些成天在街上鬼混的小雜碎,當然也是可以,不過,為了防止最后遭到反咬一口成為被要脅的對象,所以還是決定從身邊的人,找尋愿意助我一臂之力的人,嗯……如果可以的話,老師似乎會比一般的學生要來的好辦……

頭腦裡閃過了許多人選。然而只有他,比任何人都還要適合接下這個任務。
沒錯,那個男的再適合不過了。

雖然他身為白河學園的體育老師,但是大部分同學普遍對他存有偏見。
一張如大猩猩般的丑陋臉龐,配上了大而不當的健壯體格。身為一名老師,卻又常常傳出他有偷看女學生更衣怪癖的傳言。

除了色老頭的污名之外,看他的樣子,在外頭應該也欠了一屁股債吧。只要我給他點甜頭吃,他應該很容易被收買才對。

只要我能夠抓住他的弱點……

我一想到自己如此的聰明,讓我不覺地莞爾一笑。

啊……有了,我想到讓那個男人……戶黑肉助,對我唯命是從的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