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美麗的秘書

2017-8-18 激情小說

來公司上班已經一個多了,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裏,陳靜已經完全適應了作為秘書的所要負責的工作,並且完成的很不錯。
自然,在秘書的本職工作之外,陳靜也盡力地為自己老闆服務著。不僅在工作對老闆進行協助,在生活上也對老闆進行無微不至的關心,每當老闆有了對性的需要,陳靜都會立即獻上自己美麗的身體。
陳靜早已經搬進了楊誠給她安排的那個房子裏,自然,也是為了更方便得工作和生活嘛!
在這一個月裏,在公司的辦公室和那座房子裏面,處處都留下了歡愛的印記,陳靜已記不清自己與楊誠進行了多少次激烈的性愛。
如果說最開始的時候,陳靜還在心理上有很大的包袱的話,現在的陳靜已經完全放開了,並沉溺其中。
她享受陰莖插入自己體內的那種充實,享受陰莖運動中帶來的如潮的快感,高潮的刺激更是讓自己欲罷不能。
對於性愛,陳靜從最開始的懵懂無知,只會被動地去接受,到現在已經學會了很多的技巧,她知道怎樣在挑逗、取悅男人的同時,讓自己從中獲取更大的快樂。這些都是從前的她所從未知道,甚至是從未敢想像的事情。
如今,面對男人的陰莖,陳靜已經可以容地叉開自己的雙腿,或翹起自己的屁股,坦然迎接男人的插入,迎合男人抽送的節奏去扭動自己的身體,讓性愛的過程更加和諧,男女雙方都能從中獲得更大的快樂。
陳靜越來越喜歡這種感覺,性愛的滋味讓她迷醉……經過了性愛的洗禮與男人精液的滋潤,剛剛從校園裏走出來的陳靜身上的書卷氣也是漸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絲絲嫵媚,年輕的身體青春的氣息加上少婦成熟的風韻,更讓陳靜成為一個勾起男人欲望的尤物。 扭過頭去看看時間,下午5點半了,馬上就要下班了,拿起一邊的日程安排看一下,陳靜敲門進了里間的辦公室。
〈著扭動著腰肢風姿綽約地走進來的陳靜,楊誠輕輕地笑了,他對這一任的秘書很是滿意,無論在工作上還是生活上,尤其是在陳靜褪去最初的青澀,在性愛中所展現出來的動人的風情,讓楊誠更加相信這個女人是一個難得的尤物。
「什麼事?」等到陳靜走到自己身前站定,楊誠一邊出聲問道,一邊卻熟練地把手從陳靜裙子底下鉆進去,在陳靜圓滾滾的小屁股上輕輕撫摸起來。
陳靜神色不變,打開手中的檔夾,出聲說道:「老闆,你今天晚上約了友誼醫院的周副院長吃飯,酒店已經定好了!」話一說完,陳靜忽然感到在自己屁股上作怪的大手忽然停了下來,然後楊誠居然把手從自己裙子裏面收了回去。
陳靜有些奇怪,因為一向都是楊誠一旦來了興致,接下來就該是讓自己口交,然後提槍上馬,與自己縱情雲雨一番了。
楊誠在椅子上稍稍坐正,開口說道:「小陳啊,今天晚上的應酬你和我一起去!」「哦,好的!」陳靜口裏答應,之前楊誠出去應酬也都帶著她作陪,活躍酒桌上的氣氛。
「小陳啊,今天晚上的應酬很重要,之前我們公司的業務一直都沒能進入友誼醫院,這一次是一個好機會。」楊誠看著陳靜,有些一本正經地說道:「這個周副院長負責醫院的采購,假如能從他這裏打開突破口,我們在友誼醫院也就打開了局面,這對公司的發展至關重要啊!」陳靜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楊誠為什麼對自己說這些。
她也知道公司的業務主要是兩方面,一個是各大藥店分銷,一個就是給各個醫院供貨了。
若論銷量,前者居多,但要說利潤,前者卻是遠遠不如了。
但是,給醫院供貨卻不是那麼容易,沒有關系是很難進去的,即便進去了醫院的上下方方面面也要照顧到,回扣自然也是不能少的,但是高額的利潤足以把這些都略去了,能多一家醫院供貨,對公司的好處不言而喻。
耳邊繼續傳來楊誠的聲音:「因此,今天晚上,你一定要把周院長陪好了,知道嗎?」陳靜覺得楊誠的語氣有些奇怪,但還是開口回答道:「是,我知道了!」楊誠語氣愈發奇怪:「聽說那個周院長是個色鬼,小陳,你明白嗎?!」陳靜身體猛的顫抖了下,睜大眼睛瞪住楊誠。已經如此明顯的暗示她自然是明白了,但是她仍舊不敢相信楊誠口中說出的話。
陳靜緊緊盯著楊誠,希望楊誠來告訴她自己聽到的話不是真的,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最終沒有說出口。
楊誠也在觀察著陳靜的神情,看到陳靜沒有第一時間回絕不由心中松了一口氣,既然這樣那就是有的商量,心裏雖然對這麼快就把這個極品的尤物送到別的男人的懷抱中有些不舍,但是女人嘛,談錢可以,談感情卻是萬萬不能的,那只會給自己惹一堆麻煩。有錢什麼樣的女人得不到,所以說,還是錢這東西最實在啊!
楊誠看得出陳靜的猶豫,覺得還要再加一把火:「小陳,你放心,你為了公司作出犧牲,公司不會忘了你的。這樣吧,這單合同拿下來,估計不會下200萬,到時給你提5% !」楊誠開出了條件,反正這一次主要還是要打通關系,少賺一些也沒什麼。
陳靜心中本來就有些猶豫,她覺得自己對楊誠沒有多少回絕的餘地,又聽到楊誠開出的條件,那豈不是事成自己能得10萬,心中有些動心,何況自己現在已經這樣了,再多陪一個男人上床也沒什麼。
在心中權衡了下,陳靜終於對著楊誠點了點頭。
楊誠滿意地笑了,伸手拍了拍陳靜的肩膀說道:「小陳,這就對了,錢是個好東西,和什麼過不去也不能和錢過不去啊!」陳靜聽他如此直接把這事和錢放一起說,雖然這是事實,可還是有些尷尬,這讓她覺得自己像個妓女,都是為了錢在出賣自己的肉體。
〈看時間,楊誠起身說道:「走,我們先去!」楊誠開車帶著陳靜來到酒店,坐在預訂的包廂裏,等著客人的到來。
陳靜有些忐忑地坐著,雖然已經答應了,而且也有了心理準備,可事到臨頭仍免不了緊張。
「梆~梆~梆~」包廂的門被敲響了。
「來了!」楊誠起身往門口走去,陳靜連忙跟上。
「別緊張,等會放開些!」楊誠邊走邊扭頭對陳靜囑咐到。
包廂的門被打開,陳靜心裏有些失望,外面站著的男人得有將近五十歲,身量不高,挺著高高的小肚子,胖胖的圓臉,五官看起來倒是和氣,可腦門上一片光亮,已是謝了半邊頂。
「周院長,歡迎賞光!來來,進來坐!」楊誠一打開門就熱情的招呼。
門外的周院長在門一打開就把雙眼緊緊盯在了陳靜身上,上下打量著,聽了楊誠說話也是嘴裏招呼一聲,仍舊盯著陳靜問道:「這位是?」「哦,這是我的秘書小陳。」楊誠一邊介紹,扭頭又對陳靜說道:「小陳,快見過周院長!」「周院長好!」陳靜微微躬身,把手伸了出去。
「哦哦!小陳啊,你好你好!」周院長一把就把陳靜白嫩的小手抓在了手裏。
陳靜覺得男人的大手把自己的小手緊緊抓住,那大手還不停在自己手背摩挲著,抽了抽卻沒抽回來。
過了好一會,周院長才戀戀不舍地松開陳靜的小手,三人進去在桌邊坐下。
兩個男人把陳靜夾在中間坐下,周院長看著陳靜坐下時,屁股翹起的優美的曲線,以及從領口處看到的那一道深深的乳溝,心中不禁直癢癢。
招呼服務員把菜上齊,三人先喝了一杯。
〈著周院長不斷瞥向陳靜的眼神,楊誠心中得意得笑了。
起身又敬了周院長一杯,楊誠開口說道:「周院長,你們醫院馬上的那個藥品招標,我們公司很有意向,不知道周院長能不能幫幫忙呢?」周院長把目光收回,開口說道:「楊總啊,藥品招標是醫院裏的大事,我一個人說了可不算啊!」「周院長說笑了,誰不知道這件事最後還不是要您來拍板。」楊誠對周院長的回答毫不在意,繼續說道:「假如周院長願意幫忙,好處包您滿意!」「哦?!」周院長眉毛挑了挑,「那把你們公司的藥品報價拿來看下!」陳靜連忙從包裏把報價單拿出來遞過去,周院長拿過來掃了幾眼就把它丟在一邊:「楊總,你們的報價可都太高了,這可說不過去啊!」楊誠笑了笑,反問道:「藥價的高低並不重要,不是嗎?!」接下來二人就對藥品的回扣問題討價還價起來,楊誠對這次的生意志在必得,因此在回扣的問題上也是下了血本,看得出最後周院長最後很是滿意。
周院長笑咪咪地把藥品報價單和合同樣本收進自己公事包裏,說道:「這次的藥品招標需要領導班子集體決定,因此,貴公司是否能夠最終中標還要等回去討論後才能決定。當然,我個人對於你們公司中標完全沒有意見!」楊誠聽了心中有些激動,知道這件事情已經八九不離十了,笑著說道:「如此,就有勞周院長了!」「周院長為了我們公司多有勞累,不如今晚就讓小陳好好陪陪您吧!」楊誠在「好好」兩個字上咬重聲音說道。
「當真?!」周院長果然心神領會,聽了兩眼直放光,看到楊誠肯定地點點頭,再扭頭看陳靜低著頭不說話,知道她也是同意的,不由心中興奮異常。
周院長不由得把桌子下的手摸索著向陳靜的裙子裏伸去,陳靜感到一只大手鉆進自己裙子裏,在自己大腿裹著絲襪的光滑的大腿上來回撫摸著,又順著大腿內側,越過絲襪的蕾絲花邊直往那兩腿之間的秘密花園襲去,陳靜不由得一下子夾緊了雙腿,盡管心中有些不情願,可也只能暗自承受。
生意談完,接下來自然就是觥籌交錯,熱鬧地喝起酒來,陳靜忍受著不斷在自己下身騷擾的大手,想著一會就要被身旁的這個老男人壓在身下,承受他肆意地姦淫,心中有些堵得慌,因此,對於遞過來的酒杯來者不拒,想著喝醉了等會不會太難受。
一頓飯吃得賓主盡歡,陳靜到最後喝的也是搖搖欲墜,楊誠最後和周院長碰了一杯,掏出房卡遞給周院長,開口說道:「我看小陳喝得有些醉了,不如就由周院長扶她去房間休息一下。」周院長接過房卡,不由有些心花怒放,開口對楊誠說道:「老楊,你這人很不錯,你這個朋友我交了!」二人對視一眼,哈哈笑了起來。
周院長扶起有些醉醺醺的陳靜,起身向外走去。
楊誠今晚把生意談成,心裏一塊石頭落了地,感到精神有些疲憊,就靠坐在椅子上休息起來。
周院長攙著陳靜進了酒店的房間,把陳靜放倒在臥房的大床上,看著躺在床上的美人凸凹有致的嬌軀,醉眼朦朧的媚態,周院長心中一片火熱。
周院長爬上床,把美人抱在懷裏,就要去吻美人鮮紅的小嘴。
陳靜雖然顯得醉醺醺的,可是意識還清醒得很,感到男人那張胖乎乎的圓臉張著大嘴往自己這邊湊過來,心裏不禁有些惡心,借著酒勁就把頭扭到一邊。
沒能吻到美人的小嘴,周院長也不生氣,伸手就攀上美人胸前的高聳,隔著衣服抓了幾把,美人乳房的尺寸和彈性讓他有些激動。
周院長伸出微微有些顫抖的雙手去解美人的上衣,上衣被解開,露出美人雪白的肌膚,和緊緊包裹著豐滿乳房的性感的黑色乳罩。
周院長一把就把那性感的乳罩推了上去,將壓迫在乳罩下的乳房解放出來。
〈著美人胸前那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即便是躺著仍舊是那麼堅挺,高聳的峰頂俏立的那一對粉紅色的小櫻桃,周院長低下頭去,在那誘人的乳峰上親吻起來,時不時挑逗下那顆小櫻桃,一只手也攀上另一只乳房,握在手裏把玩起來。
陳靜的呼吸逐漸變得粗重起來,雖然她有些討厭這個男人,可敏感的身體卻對受到的刺激毫無抵抗能力,她感到自己的乳頭已經勃起,下身也分泌出渴望的愛液,她不由得輕輕扭動著自己的身體。
感受著身下美人的反應,周院長也是再也忍耐不住,起身去脫陳靜的衣服,連拉帶拽地把陳靜的裙子脫下,一邊拽去那黑色的性感小內褲,把陳靜脫得小白羊一般,渾身只剩下黑色的絲襪和暗紅色的高跟鞋。
周院長也是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衣服脫去,挺著勃起的陰莖,托著陳靜雙腿腿彎,讓那雙裹著絲襪的美腿在折成一個大大的M,把美麗的陰戶暴露了出來。
陳靜睜開眼睛,向身下偷看了一眼,看見男人挺立的陰莖尺寸倒是還不小,又瞇上眼睛裝起醉來……周院長打量了一下陳靜美麗的陰戶,黑黑的森林,粉紅的陰唇,以及之間那一條若隱若現的迷人的肉縫,中間還掛著一點晶瑩,那是美人分泌的愛液。
周院長再也忍受不住,用手扶住陰莖頂到陰門處,屁股一挺,陰莖就頂開粉紅的陰唇,插了進去。
「嗯~」感到下身陰莖的侵入,陰道一點點的被充實,陳靜不由得發出一聲呻吟。可不知道為什麼,陳靜總覺得下身插入的那根陰莖硬度不夠,有些軟綿綿的,或許上了年紀都這樣,陳靜心中如是想到。
「真緊吶!」剛一插入,周院長就感受到了陳靜的陰道如同處女般的緊窄,等到完全插入,嬌嫩的陰道又把陰莖給緊緊地箍住,夾得陰莖好不舒服。
周院長不由得深吸一口氣,過了一會才在陳靜嬌嫩的陰道中抽送起來。
「嗯……嗯嗯……」陳靜有些醉意朦朧地呻吟著。
周院長慢慢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感覺陳靜嬌嫩的陰道更加濕潤,好像把陰莖給泡在水裏面一樣,暖暖的,好不舒服,抽送起來卻更加順暢。
陳靜叉開的雙腿也高高地翹了起來,裹著黑色絲襪的小腿,以及穿著暗紅色高跟鞋的小腳也隨著抽送而在半空中來回搖晃。
周院長也已經有些氣喘噓噓,出了一頭的汗,畢竟上了年紀,精力不能和年輕的時候相比。
又抽送了一會,感覺陰莖被陳靜的陰道緊緊地裹著,那嬌嫩的陰道隨著抽送有規律的不斷蠕動,讓周院長不禁有了射精的欲望。
周院長感覺把抽送的速度降了下來,這才玩了多大一會,現在就射了豈不是太不甘心了。
周院長把陳靜的一條美腿扛到肩上,伸手在那裹著黑色絲襪的光潔的大腿上來回撫摸著,另一只手抓住陳靜一只豐滿的乳房放在手中把玩著,總算把射精的欲望給壓了下來。
陳靜感到身體裏的陰莖抽送速度降了下來,心中不由得一陣空虛,周院長的手又在自己身上亂摸,心中更是不滿,卻沒有辦法說出來。
過了好一會,周院長總算恢復了體力,把陰莖從陳靜陰道裏退了出來,把頭湊到陳靜耳邊說道:「美人,我們換個姿勢怎麼樣?」陳靜沒搭理他,只是任由他把自己的身體拉到床邊,擺成小狗的模樣跪趴在床上。周院長在床邊站定,手扶著陰莖在陰道口點了點又是插了進來。
陳靜在陰莖插進來的時候習慣性地翹了翹屁股,以方便陰莖的插入。
在身後的男人挺動屁股抽送起來後,陳靜也是前後挺動起屁股,與男人配合著一起完成交合的動作。沒辦法,誰讓身後的男人如此不濟,不能給自己帶來滿意的快感呢?!
∑店臥房寬大的床上,赤裸的美人像只小狗一樣跪趴床上,靠著床的邊沿,高高地翹起著圓滾滾的屁股,屁股中間插著一條男人的陰莖,身後的男人緊緊抓著美人挺翹的臀瓣,前後挺動屁股在美人嬌嫩的陰道抽送著。美人也隨著男人的動作扭動著身體,迎合著男人的抽送,身下胸膛上吊著的一對豐滿的乳房也隨之輕輕來回搖晃著,好像一對白色的燈籠隨風搖曳。美人修長的脖頸挺直,小腦袋高高地仰起,瞇著的雙眼醉意朦朧,小嘴微張,輕輕呻吟著。
房間裏,酒精的味道、女人的體香以及愛液的味道彌散,交合的水漬聲、皮膚的撞擊聲以及女人銷魂的呻吟聲回蕩著。
感受到美人的配合,周院長不由得心花怒放,把著陳靜的屁股更加賣力地抽送起來。
「嗯……啊……啊啊……」下身的刺激傳來,陳靜開始漸入佳境,輕輕地哼叫著。
忽然,陳靜感覺到陰道裏的陰莖跳動幾下,「不要啊!」陳靜心裏狂叫著,可是,陰道裏的陰莖卻是明顯沒有聽到,「噗~噗~」地將一股股精液射入陳靜陰道深處。
陳靜感覺到射了精的陰莖慢慢變軟滑出了陰道,不由得感到一陣空虛,連帶著整個心中都空落落的,萬分的失落。
周院長摟著陳靜躺倒在床上,不停地喘著粗氣。
摟著美人赤裸的嬌軀,周院長感到十分的滿足,伸手在美人胸前高聳的乳房把玩著,一邊慢慢恢復著自己的體力。
陳靜只覺得自己心中的熊熊烈火在燃燒著,有欲火,也有怒火,在自己乳房上不停揉捏的大手更加讓她怒火中燒,可是卻無從發泄,只能極力忍耐,自己生著悶氣。
過了好大一會,周院長終於從氣喘籲籲中平復下來。狠狠地在陳靜乳房上掏了兩把,周院長戀戀不舍地從床上爬了起來,雖然他很想抱著美人的嬌軀好好地睡一覺,但是想想家裏的母老虎,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周院長起身穿好衣服,看著床上美人赤裸的嬌軀,不禁有些唏噓,到底是老了啊,才這麼一次就硬不起來了,想當初……伸手在陳靜挺翹的屁股上拍了拍,周院長對臥在床上的陳靜說道:「小陳啊,我先走了。回頭告訴你們楊總,說合同的事我不會忘的!」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聽到房門打開又關上以及周院長逐漸遠去的腳步聲,陳靜一骨碌翻身就從床上起來,奔進了浴室裏。
打開水龍頭,溫熱的水流從頭頂落下來,沖刷著赤裸的身體。
陳靜瘋狂地在自己的身體上揉搓著,想起剛才那個老男人肥胖的身體壓在自己身上,最後卻又弄得自己不上不下,陳靜心裏就一陣惡心。
陳靜昂起頭,眼中湧出的淚水伴著水流流了下去……楊誠一覺睡醒,看看時間,覺得差不多了,起身走出包廂來到房間裏面。
周院長果然已經走了,聽著浴室裏傳來的「嘩~嘩~」的水聲,可以想像裏面美人沐浴的情景;再看看床上的一片狼藉,可以想像剛剛在其上的一番大戰,空氣中還殘留著歡愛的氣息。
楊誠自失地搖搖頭,可惜今天太累了,不然自己早就沖進浴室裏,把自己美麗的小秘書狠狠地肏幹一番了……「嘩~嘩~」的水流聲終於停止,浴室的門被打開,陳靜赤裸著身體邁著優雅的步子走出來,看到楊誠在,卻也不奇怪,徑自走到床邊穿起衣服來。羅氏鮮快速減肥
〈著美人一步步地套上內褲,穿上絲襪,戴上乳罩,最後穿起套裝和鞋子,楊誠一直饒有興致地再一邊看著,脫女人衣服多了,偶爾看看美人穿衣的美態,別有一番風味……楊誠起身走過去攬住陳靜的小蠻腰,看著陳靜臉色有些難看,開口說道: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楊誠哪里知道自己的小秘書是心裏不舒服加欲求不滿,陳靜自然不會對他實話實說,只是扭頭對他勉強笑了笑:「恩,酒喝多了,有些頭暈。」「那我送你回去!」說著攬著陳靜的腰向外走去。
陳靜心中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這一天終於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