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合租的瘋狂事

2017-6-8 校園春色小說

和女朋友一起碩士畢業之后,留在本地工作,租了個兩室一廳,自己住主臥,
把次臥租給同一年畢業的校友,是個女孩,身材苗條,長相耐看,比較清純,暫
時稱她「小艷」吧。
深知吃「窩邊草」的危險和本著對女朋友對自己負責的態度,對小艷也一直
沒有太多的非分之想,女友也給了我最大程度的容忍:允許做愛時幻想她、意淫
她。但其他時候,不準再有任何想法。于是,第一年的夏天、秋天和冬天相安無
事的度過了。
第二年,過了春節之后,小艷領來一個男朋友,是她的同事,也是我們的校
友,叫阿良,搬來和我們一起住。從此,開始了一段刺激的經歷。
搬來的第一個晚上,小艷的叫床聲和床撞擊牆壁的聲音,極大地激勵了我的
斗志和潛能,小艷高潮時慘絕人寰的叫聲把我和女友一起帶到了高潮。女友說這
是她最瘋狂的一次高潮,也是最大聲的叫床。從此,兩家人此起彼伏的叫床聲和
做愛聲成了夜晚心照不宣的節目。
有段時間,阿良要出差大概一個月。這期間,我和女友做愛時,我故意把門
敞開一點縫,以便小艷能更清楚地聽到女友的叫床聲。女友很配合的對著門縫大
聲呻吟。有一次,我們做完之后就倒頭睡著,赤身裸體,等我早上醒來時,發現
門洞大開!慘了,豈不是被小艷看個清清楚楚?!趁女友還沒醒,我趕緊把門關
上。女友上班后,我偷偷問小艷,是不是她把門推開的?是不是都看到了?她紅
著臉說,是風吹開的,她只看到我倆睡覺,沒看到我倆做愛。這個插曲就這麼過
去了,我也沒再放在心上。
阿良出差回來之后,難免干柴烈火,于是此起彼伏的戰斗聲又充斥了整個房
間。有趣的是,他們也開始喜歡留一道門縫,仿佛是在向我們宣戰,也仿佛是在
故意試探我們還敢不敢開著門做。跟女友一合計:一不做,二不休。我們也開著
門,誰怕誰啊!從那之后,我們倆家做愛時都不再關門,彼此的叫聲更加清晰而
誘人。終于有一天,在我們做愛時,小艷被阿良抱著,推開我們的房門,在門口
看著我們做愛,和我們一起做。女友很害羞,但是那種被看著做愛的刺激讓她顧
不得這些禮義廉恥,在肉體的撞擊聲中一起達到了高潮。
從此,我們四個人開始了一段不避嫌的性生活,客廳、衛生間、廚房、陽臺,
甚至對方房間里,只要想做,隨時都做。但是我們的底線是一致的,只和自己的
愛人做,絕不交換。
有時,我們也迷茫,所謂的底線到底在哪?怎麼樣才算「不做愛」?只要我
不將陰莖插入小艷的陰道,那麼做任何事都可以嗎?69式,接吻,或是擁抱,這
些算不算突破了底線呢?
在一個很悶熱的夏日
里,我們四人在客廳互相切磋過之后,大家坐在客廳的
沙發上,僅用最少的衣物遮住身體的敏感部位,沈默著。女友能讀出我眼中看著
小艷的熱辣眼神,我也能感覺到阿良對我女友的蠢蠢欲動。事情似乎正在向著無
法挽回的方向發展。我無數次幻想過小艷的身體,想知道阿良比我細但比我長的
陰莖已經把她的陰道開發成什麼樣。阿良應該也意淫過無數次我女友的乳房。我
承認我想和小艷做愛,但是我又不能接受阿良插入我女友的身體。我不能!
「老婆,你和小艷先去洗個澡吧。」我對女友很嚴肅地說。
她「嗯」了一聲,拉著小艷的手走進了衛生間。
「阿良,有個問題,我想問你,」我問阿良。
「你問吧」,他似乎也感覺到我的認真和嚴肅。
「我知道你想和我老婆做,但是你能接受我和小艷做嗎?」
「說實話,從我第一眼看到嫂子,我就對她難以忘懷。當我第一次看到你們
做愛時,第一次看到嫂子的身體時,我更無法自拔。但是,我也希望小艷只是我
一個人的。」
從他的話中,我聽出他的誠懇和困惑,跟我一樣的渴望和擔心。事情需要一
個清楚的規矩了。
「這樣吧,咱們把事情說清楚吧」,我頓了頓。「這是一場遊戲,既然是遊
戲,就要有遊戲的規則。咱們現在很危險,很容易做出后悔終生的事。我愛我老
婆,你愛小艷,都不想失去彼此。有些衝動需要克制,必須克制,不然,我會失
去老婆,你也會失去小艷。你懂嗎?」
他點了點頭。
「既然你同意了,那以后咱們就這樣: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怎麼看都行,
甚至看她洗澡都可以,但是絕不能碰她一下,任何情況都不行。我對小艷也是如
此。你能接受嗎?」
他咬了一下下嘴唇,堅定地點了點頭。
正好這時,小艷先洗完澡出來了,女友還在里面慢慢洗。我跟阿良使了個眼
色,指了指衛生間。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進去了。進去之前,他跟小艷耳語
了幾句,小艷臉一下子紅了,繼而愣了一下,嬌嗔著把阿良推了進去。
小艷低著頭,臉紅紅的,背對我轉過去,撥開肩上吊帶睡衣的帶子,睡衣滑
落,一尊完美而白皙的胴體展現在我面前。這是這麼久以來我第一次這麼仔細地
觀察小艷的裸體。我可恥地硬了。小艷轉過身,看見劍拔弩張的「槍」,身子一
下子癱軟在沙發上。她伸手握著我的陰莖上下擼著(用最新的詞形容,就是「挊」)。
我也忍不住把手指插進她的陰道里撥弄。很快,在她高潮的叫聲中,我把精液射
到對面小艷的乳房上,她很乖地抹到嘴里吃掉。看來阿良的教育開發水平很高。
晚上我問女友,阿良在衛生間對她做了什麼?
她悻悻地說:「都是你,這麼壞,害我浪費了一條內褲。他把我的內褲拿去,
在我面前手淫了。他的那個挺長的,但是沒你的粗。」
「沒想到你觀察的那麼細致,是不是想要啊?!」
「不要,不要,我只要老公。老公也不許要小艷,不然你會把她的陰道撐大
的」
「小色女……」
不避嫌的性生活渡過了第二年的夏天的時候,或許是阿良怕我對小艷下手,
也可能是阿良一直無法得手我女友,索然無味了,于是他們搬走了。有過合租經
歷的朋友應該可以理解「鐵打的營盤,流水的房客」的意思。
新搬來的依然是一個女孩子,姑且叫她琳琳吧。我不善于描寫女性的外貌,
難以用連篇累牘的文字來描述一個這樣的女子,我只願用一個詞來形容她:精致。
琳琳的美,能讓人忘記人間煙火。第一眼看到她,我居然沒有任何欲望,只想安
靜地欣賞她。琳琳是女友的同事,女友為顧及自己在公司的形象,嚴重警告我不
許對琳琳有任何想法,也不許有任何暴露行為。在女友如此高壓的政策下,我們
的性生活歸于平淡,雖然每次依然賣力交差,但是很難達到和小艷合租時的刺激。
女友也明白個中緣由,但礙于形象,不敢造次。
琳琳很保守,家教很嚴,有男朋友,但是從未領來給我們看,更不曾與男友
開房、同居。我幾乎從未進過她的房間,一方面是因為琳琳的性格,不會允許異
性進入她的閨房,另一方面女友也不會同意。之所以說「幾乎」,是因為我曾經
偷偷進去過一次。我沒有琳琳房間的鑰匙,但是她的門鎖是可以用信用卡這樣的
卡片一別就能打開的。于是,趁著某次女友公司聚餐的機會,我躡手躡腳地溜了
進去。之前和小艷暴露的鍛煉,讓我臨危不亂,先仔細觀察了各個物品的擺設,
然后才下手。
琳琳的房間極其干淨,各種收納盒、收納袋把衣物和生活用品歸類得整整齊
齊。于是乎,我很容易就找到了琳琳的胸罩和內褲。我驚喜的發現有一件新買的、
吊牌還在上面的胸罩,品牌是萊特妮絲,尺碼是75C.想不到她如此的有料!聞著
房間里的清香,感受著偷窺的刺激,小弟弟怒然勃起。我小心地拿起她的一條內
褲,包裹在陰莖上套弄。想象著琳琳75C 的乳房、純淨的笑容和緊緊的陰道,我
很快就到達了發射的邊緣。鈴鈴鈴,突然我的手機響了。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嚇
得我差點射出來。好險!萬一射在她的內褲上,我怎麼交代呀!
接了電話,女友說琳琳喝多了,讓我去接。意猶未盡的我,把琳琳的東西都
恢復原樣,仔細檢查了一遍,撤離了閨房。幸好琳琳喝多了,應該不會看出來有
什麼異樣。
接到女友電話之后,我馬上趕到她們身邊。還好她們離得不遠,我跑步十分
鐘就到了。琳琳已經醉得不醒人事,坐在酒店附近的長椅上,靠在女友肩膀上,
嘴里還時不時的爆兩句粗口,盡是譴責男友負心、男人混蛋的話,完全沒有了精
致、淑女、文雅的儀態。估計是失戀了。
女友和我一邊一個,架著琳琳的胳膊。我一只手抓著琳琳的胳膊,不讓她滑
下去,一只手摟著她的腰,拉向自己的身體。女友看出來我是故意占琳琳的便宜,
但是和小艷的激情調情相比,這點便宜算不上什麼,睜只眼閉只眼地默許了。由
于兩條胳膊都被架起來,琳琳白色的襯衣向上提高了不少,隱約看到腰間的一片
春光,而領口的紐扣也不知何時開了兩顆,向里望去,75C 的乳房呼之欲出。借
著幽暗的路燈,依稀辨別出粉色的胸罩和秀美的鎖骨。十幾分鐘前還在她房間勃
起的陰莖,現在又將褲子撐起一個小帳篷。女友也喝多了,沒心思跟我計較這些
個生理需求。
走到樓下的時候,問題又來了。樓道太窄,三個人沒法並排走。女友白了我
一眼,說:「便宜你了,抱她吧!」我假惺惺地、扭捏地拒絕了一下之后,趕緊
把琳琳抱到自己懷里。琳琳身材真好,沒有一絲贅肉,肉色的絲襪細膩地貼合在
美腿上。我把手盡量張開,和她的大腿保持著最大面積的接觸。女友在后面拉著
琳琳的雙手摟在我的脖子上,免得碰到頭。這更便宜了我,因為此時她的一對小
白兔正緊緊地貼在我的胸口,胸口第三顆紐扣也很配合地爆開,完美的乳房在我
胸前一覽無余。平時要爬好久才能爬上去的樓梯,現在卻格外的短,到家了。女
友從琳琳包里掏出鑰匙,打開房門,我把琳琳輕輕放在床上。剛要起身,她的胳
膊突然猛地使勁,摟緊了我的脖子,我一不小心趴在了琳琳身上。琳琳嘴里還嘟
囔著「不要走,不要離開我……」。女友從我背后嬌嗔地打了我一下,我才戀戀
不舍得和她分開。趁女友不注意,我快速地在琳琳乳房上抓了一把,哇,彈性真
好。
女友把我從琳琳的閨房趕出來,讓我去給琳琳拿個濕毛巾擦擦身子。我把琳
琳的毛巾拿到衛生間用熱水弄濕,突然腦子里閃過一絲邪念,嘿嘿嘿,我掏出早
已劍拔弩張的陰莖,在琳琳的毛巾上套弄了幾下。這才得意地把毛巾給女友送去,
還不忘撇兩眼琳琳胸前的春光。
趁著女友幫琳琳擦身子,我很快地洗了個涼水澡,降降火。剛洗完,女友也
剛忙完,洗澡去了。我悄悄推了一下琳琳的房門,女友果然沒有關嚴,我從門縫
中窺見琳琳蓋著空調被側躺著,襯衣、裙子和胸罩都放在床頭。我的口水流了一
地。我承認我那時又無恥地硬了,想得到琳琳的欲望在無限地放大,恨不得馬上
就衝進去掀開被子,強奸了這個全裸的少女。可是我不能,女友對我和小艷的調
情都這麼信任,現在我卻想背著她強奸琳琳。我不能,我不能辜負女友的信任。
但是欲火焚身,必須瀉火。這時衛生間的流水聲讓我想起了女友的胴體,我衝進
去,不顧女友的反對,直接她按在牆上,背對我。女友的陰道出乎我意料的濕熱,
陰莖剛一接觸到陰唇就滑進去了。雖然很緊,但是在愛液的潤滑下,我快速的抽
插著。花灑的水不停地噴到我們私處的結合部位,更猛烈的刺激著欲望的燃燒。
女友大聲地呻吟著,肉體碰撞激起層層浪花。
女友竭力站住,摁著牆,嘴里迷糊地哼著:「老公,我是琳琳,使勁干我!」
這句話像是一枚炸彈,擊潰了我所有的意念。我關上花灑,把女友轉過來,抱起
她,讓她把腿盤在我腰上,將陰莖再次插入她的肉穴。我抱著她,全裸著走出衛
生間,來到琳琳門口。女友抗拒著,迎合著,敲打著我的后背,也緊緊地抱著我。
我把她頂在琳琳門口的牆上,把她放下,從正面用力的插送。女友緊閉雙唇,不
想發出聲音,怕琳琳聽見。但是這樣的呻吟聲更加有穿透力。很快,她的陰道一
陣猛烈的收縮,我把差點射在琳琳胸罩上的精液射進了女友的體內。伴隨著滾燙
的精液,女友終于從嗓子深處喊出最銷魂的一聲。
扶著女友回到衛生間,簡單洗了洗,我們就回房間睡覺了。而我,卻忘了關
上琳琳房間的那一道門縫。
第二天是周末,經歷了昨晚的激戰,再加上酒精的催眠,我和女友睡到日

三竿頭才被一陣飯香勾醒。琳琳早已起床,做好了早午飯,等我們一起吃飯。琳
琳又恢復到了從前那個儀態大方、舉止得體的淑女,似乎昨晚的失態對她沒任何
影響,失戀對她的打擊也煙消云散。琳琳熱情地招呼著我們吃飯,還主動約女友
出去逛街,留下我一人獨守空房。但是琳琳對我好像有些躲閃,偶爾的四目相會
更是讓她兩頰緋紅。難道她知道我昨晚襲她胸,並偷窺她的身體,甚至聽到昨晚
我們的做愛?算了,不想那麼多了,既然她不願戳破這層窗戶紙,那我又何必去
自討沒趣呢?
兩個女孩子逛起街來真是體力無限。我鞍前馬后地提了七八個袋子,大部分
都是琳琳的衣服,大概購物是治愈失戀的良藥吧。昨晚抱琳琳上樓、和女友激戰
消耗了太多精力,我主動申請回家休養。琳琳對女友耳語了一下,女友笑嘻嘻地
把我打發走了。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潛入琳琳的房間繼續昨晚未完成的事業。正當我找卡去
撬門的時候,一陣風吹開了琳琳的房門。天助我也!不對,琳琳一向很細心,不
會犯這樣的錯誤,難道是她故意的?難道她發現我把玩她的胸罩,然后使了一招
「請君入甕」、「引狼入室」?不對不對,琳琳沒這麼有心機。這一定是老天爺
在鼓勵我趕緊下手。一不做二不休,我大搖大擺地再次進入琳琳的閨房。環視房
間,我大吃一驚:琳琳居然沒有把昨晚脫下的內衣收起來,而是擺在床頭,粉紅
色的胸罩和內褲都疊整齊放在那里。糟了,一定是她發現了昨晚我的行徑!可是
既然發現了,為什麼還要把內衣放在這麼明顯的位置讓我看到呢?難道是琳琳對
我有意思,故意勾引我?從今天她閃爍的眼神和看到我時嬌羞的神態中,可以證
明這點。更何況是她主動慫恿女友放我回來的!對,當時就是這樣。琳琳呀琳琳,
早知這樣,我又何必如此偷偷摸摸!我大膽地拿起她的內褲開始手淫。其實在琳
琳搬進來之前我沒有衣物癖,和她相處久了,才開始有這愛好。既然得不到她的
人,能得到她的味道也不錯。
我一邊用她的內褲套弄,一邊繼續翻看著她的房間。當我拉開她的抽屜時,
看到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姐夫(注:平時琳琳和女友姐妹相稱,一般叫我姐
夫),當你看到這張紙條的時候,你一定已經看到我的內衣了吧?感謝你昨天接
我回家、抱我上樓!你是第二個抱我的男人,卻是第一個摸過我的乳房的男人。
我要」獎勵「你!現在我就」獎勵「你幫我把內衣洗了,我和姐姐六點回來吃晚
飯。琳。」這個悶騷的丫頭,原來她昨天一直清醒著,原來今天這些都是她早有
預謀的!居然被這麼個小丫頭給耍了,太沒面子了。但是也沒辦法,現在有把柄
在她手里,萬一她告訴女友,那我豈不是很慘?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乖乖幫
她洗吧。還有一個小時,先射它一炮再說。于是我拿著她的胸罩和內褲不停地套
弄,越來越快,想象著昨晚琳琳豐滿的乳房和半裸的胴體,以及以后很有可能插
入的陰道,我終于把持不住,射在了她的胸罩上。
六點鐘到了,琳琳準時回來了,女友卻沒回來。琳琳進門沒有理我,直接衝
進房間,應該是去看看我是否幫她洗內衣了。很快她就從房間出來,板著臉朝我
走來。我心里一驚,難道她用了一招「以退為進」故意引誘我露出狐貍尾巴?哎
呀,中計了!如果我把房間恢復成原樣,好像從未進去的樣子,那她這些詭計豈
不是完全失效了?都怪我當時精蟲上腦,沒考慮這麼多。失算失算。還好女友不
在,是打是殺、是刀山還是火海,我一人承擔,不會被女友發現!
琳琳走到我跟前,站定,面無表情地盯著我。我在等待著,等待著「女王」
宣判的那一刻。突然琳琳跳起來,雙腿盤在我腰上,兩手摟住我的脖子,狠狠地
吻了下來。我傻了,站在那一動不動,任憑她瘋狂的吻著。她緊緊抱著我,在我
耳邊哈氣:「姐夫,昨晚你就是這樣和姐姐做愛的吧?」我這才回過神來,好悶
騷的丫頭!我報復性地把她抵在牆上,雙手托著她的臀部。這丫頭,居然這麼快
就換好了睡裙,而且竟然沒穿內褲!這不是勾引是什麼!唐僧在世也難以抵抗這
樣的誘惑!我一手摸著她的屁股,把裙子撩起來,一手把自己的陰莖解放出來。
然后雙手握著她的屁股,大力地揉捏著。我上下左右挺動著腰部,找到了她的洞
口,準備用暴力來征服這個玩弄我的騷丫頭。她的陰戶已經濕透,濕熱的愛液潤
滑著我的龜頭,她故意扭捏著屁股不讓我插進去。我狠狠地吻著她,撬開她的牙
齒,想鑽進她的口腔。她卻突然殺了個回馬槍,趁我不備,把她的舌頭鑽進我的
口中四處攪動,好似潘金蓮附身。正當我躊躇著該怎樣進入時,「咚咚咚……」
門外的敲門聲驚醒了我。
「姐姐回來了呦」,琳琳咬著我的耳朵呻吟了一聲,從我身上跳下來,跑去
開門。我一愣,趕緊提起褲子,把軟了的陰莖塞了回去。
「死丫頭,敢跟我耍心眼,你看小說看多了吧,等我收拾你吧!」我恨恨地
咒罵著自己的粗心大意!
后來我才知道,琳琳已不是處女,前天剛被男友破處,在她不情願的情況下
進入她的身體,整個做愛的過程中,她除了死死護著自己的胸部,沒有任何反抗。
第二天就和男友分手了,因為她覺得男友不尊重她,只是想得到她的身體。而她
今天勾引我的目的,就是為了勾引我,讓我勃起、讓我意淫她,卻不讓我得到她,
要饞死我!也算是對男人的一種報復。
琳琳就這樣「欲擒故縱」地、間歇性地調戲一下、勾引一下我,時不常的在
抽屜里留張紙條調侃我,洗完澡故意把內衣留在衛生間給我把玩,慫恿女友和她
一起買性感的睡衣刺激我,偶爾跟女友抱怨叫床聲音太大,做飯時故意做一些補
腎壯陽的菜給我吃。但就是從不肯讓我如願以償。每次被她弄的欲火焚身卻無從
發泄,只能更賣力地向自己的女友交差。
但是女人的直覺很神奇,雖然我和琳琳從未有過實質的性關系,但是她依然
看出我倆的曖昧和攻守較勁。女友從一開始的只準做愛時幻想小艷,到后來的開
著門做愛,然后又是一起互相觀摩做愛,直到在衛生間里和阿良單獨相處,被阿
良看個精光,這些經歷在慢慢改變著她。從抵制、到嘗試、到欲拒還迎到欣然接
受,她正一步步地走向危險的邊緣。還好小艷和阿良及時搬走,不然我還真怕阿
良插入女友的身體。至于在衛生間里阿良到底有沒有插入她的身體,我一直沒有
再問過。她說沒做,那我就相信她。沒理由不相信她,更沒必要跟自己過不去,
非要給自己戴個莫須有的綠帽子。女友看我和琳琳也只是打打鬧鬧,不敢有實質
性的動作,更何況每次琳琳勾引我之后我會更賣力地和她做愛,她也樂此不疲。
從那次陰莖和陰唇的親密接觸之后,琳琳再也沒給我機會一親芳澤,頂多就
是摸一下屁股和胸部,或者把精液射在她留給我的內褲和胸罩上。看似激情,實
則平淡的日
子就這麼一天一天過去,從夏天到冬天,衣服越穿越多,欲望也越來
越少,琳琳有了新的男朋友,在家待的時間也越來越少,漸漸地,我也就放棄了
得到她的欲望。
再后來,我和女友領了證、買了房,開始裝修,準備真正屬于我倆的幸福生
活。
突然有一個周末,琳琳趁女友去買菜的空當,走到我房間,很認真地跟我說:
「姐夫,我喜歡你!」
我稍稍一愣,心想這丫頭又在耍什麼把戲。但既然她這麼說了,我也不能示
弱。站到她面前,握住她的臀部,拉向自己的身體,面對面、胸貼胸地看著她的
眼睛。
「但你是姐姐的男人,我不能跟她搶。」她環抱住我的腰,將身體更緊地靠
近我,眼睛紅潤潤的。「XX(她男友)對我很好,不介意我不是處女,我也打算
和他結婚了。」她幽幽的說,仿佛很舍不得我似的。
「那我要恭喜我的琳琳了!」說完,我用硬硬的雞巴頂了她的陰部一下,她
抵抗了一下就癱軟在我懷里。我有點迷茫了,這丫頭到底想干什麼?
「我想把我的第二次給你!」她把頭埋在我懷里,聲音好小,我幾乎差點沒
聽見。
「好,我也把我的第二次給你!」送上門的鴨子,怎麼還能讓她飛走!
「你答應我,我們只做一次,做完之后我就讓XX搬過來和我一起住!」她的
態度很堅定。
「我答應你,我會留給你一個美好的回憶!」我緊緊地把她摟在懷里。
她騰出一只手來,隔著褲子握住我的陰莖幫我上下套弄,另一只手緊緊摟著
我的腰。我摸著她的屁股和乳房,沒穿內褲也沒戴胸罩。如果不是女友很快就回
來,我當時就要了她。
就這麼互相安慰了一會兒,我們戀戀不舍地分開。女友回來時,我在客廳看
電視,琳琳在廚房熬粥。應該沒露出破綻。
距離搬進新家的日
子一天一天的臨近,我愈發地像熱鍋上的螞蟻,試圖找尋
機會大戰一場,當然了我也不會放過任何獨處的機會,哪怕只有五分鐘,琳琳也
會讓我摸個夠,甚至給我口交一下。但女友似乎覺察出我倆的曖昧,在床上云雨
時也警告過我一番,不許偷腥。可她也允許我將她想象成琳琳和小艷,在意淫中
達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終于在我們準備搬家前一個星期,一切發生了改變。
那時已經是春末夏初了,漸漸炎熱的天氣給了琳琳更多展現自己身材的機會,
我也可以更多地揩她油、占她便宜,但始終無法一親芳澤。突然有一天,女友提
議在家一起做飯,慶祝我們即將搬往新家。女友和琳琳采購了一大堆瓜果蔬菜和
三瓶紅酒,在廚房里忙活,我幫不上忙,只好在客廳看電視。廚房太熱,她和琳
琳都回房間換了清涼的吊帶裝和短褲,從胸前的凸起很容易就能猜到女友沒有戴
胸罩!
菜很快就做好了。觥籌交錯間,三瓶紅酒已經被倆女王以紅酒能養顏為由喝
個精光,我只能喝白開水解饞。紅酒的后勁很大,收拾完房間后,她倆已醉醺醺
地躺在沙發上東倒西歪。我坐在中間,大膽地摟著兩位美女,一柱擎天。
女友推開我,嘴里嘟囔著:「放開我,你這個流氓!」
琳琳則在一邊傻笑,整個人趴在我懷里:「姐姐,你如果不要他,那我就要
了!」
琳琳大膽的挑逗讓我的陰莖勃到最硬,支起一個大帳篷。
女友撇下我倆,晃晃悠悠地站起來:「姐今天把它給你了,隨你折騰!」。
說完就進了琳琳的臥室。看來她真的喝多了,居然走錯臥室了。
琳琳打了我的褲襠一下,把我推到她的臥室:「先陪陪你老婆吧!」
我轉身親了琳琳一下,把她抱起來,放在我和女友的床上,囑咐她先休息一
會兒。然后就進了琳琳的房間。這雖然不是我第一次進琳琳的房間,但是卻是我
第一次如此光明正大地進來。
女友早已脫光了衣服,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著。我馬上脫下短褲,爬上床,
分開她的雙腿,準備提槍插入。陰道已經濕的一塌糊塗,我毫不費力就一槍到底。
女友睜開迷人的醉眼,很配合地大聲叫著。琳琳的床、琳琳的房間、枕邊還有琳
琳的胸罩和內褲,這一切都讓我瘋狂。根本就顧不及什麼九淺一深的技巧,我只
知道每次都全力衝刺的插入。
「老公,等一下!」女友突然死死摟住我的腰,不讓我抽送。
「怎麼了?」我很疑惑。在這關頭,怎麼能停下來呢?
「我要向你坦白一件事,你不要生氣好嗎?」女友很內疚地看著我。
「你快說。」我有點不耐煩,陰莖也有點軟了下來。
「那次在衛生間,阿良他……他插進來了」,一滴淚從女友的眼角流下,滴
在琳琳的內褲上,浸濕一片。
雖然我曾經懷疑過,但我那時還是選擇了相信。可當女友親自告訴我時,這
依然像一個晴天霹靂。陰莖軟了,被女友一張一合的陰道擠了出來。
「老公,我對不起你,你能原諒我嗎?」女友已經淚如雨下。
其實我想過這樣的結局,我也能接受阿良進入老婆的身體,況且只有一次。
看著女友紅紅的眼眶,我早已原諒了她。我吻下女友的淚,在她耳邊說:「老婆,
只要你愛我,就足夠了。」
女友感動地緊緊摟著我:「老公,謝謝你,我愛你!」
我趴在女友身上,感受著她滾燙的身體和起伏的乳房。想象著阿良長長的陰
莖進入女友身體最深處,到達了我從未到達過的地方,陰莖不可思議地硬了,頂
在女友的陰部。她破涕為笑,「壞東西,我被別人那個了,你還這麼硬!」女友
邊說邊扶著陰莖進入自己的身體。
重振雄風的小弟弟在多重刺激下,更加地賣力。「老婆,給我講講阿良怎麼
進來的」,或許我也有淫妻情結吧,我使勁插了幾下。
「喔……那天他一進來就脫光,陰莖好長。我很害怕,躲在角落里。他跟我
說你在和小艷做愛。我一賭氣,就讓他進來了。」她哼哼唧唧地叫著說著。
「那他用什麼姿勢進來的?」
「他讓我扶著牆,撅著屁股,從后面進來的,」她一邊回憶一邊享受著。
「老公,快,快……」
淫妻情結讓我更瘋狂地插送著。女友在內疚和高興中達到了高潮。「老公,
別射!射給琳琳。我要補償你。」原來女友和琳琳已經達成了共識,看來今天要
雙飛了。
女友的這句話給了我莫大的動力,我緊縮精關,又衝刺了十幾下,在想射精
之前拔了出來。
女友高潮后昏睡過去。我挺著與身體呈九十度的陰莖,大搖大擺、光明正大、
理直氣壯地回到自己房間,琳琳也早已脫光,正在飢渴地自慰著。想必是她也聽
到了我和老婆的對話。
「姐夫,你要憐惜人家,今天人家是你的。」琳琳一手摟著我的脖子一手握
著我的陰莖領往自己的桃花源。
「琳琳,叫我老公!不然我不進去!」我爬上床,陰莖在她的洞口研磨,水
好多,口好緊。
「老公,老公!我終于等到你了,快來插我!」琳琳亟不可待地叫著,扭動
著屁股迎合我的進入。
我正在興頭上,沒時間再做前戲,其實也不需要做了,琳琳已足夠濕潤。我
挺著陰莖,一點一點擠開琳琳的嫩肉。緊!真的好緊!就像我第一次進入女友的
身體一樣,溫暖、緊縮、濕滑,包裹著我的陰莖,每一寸的進入都費勁力氣。我
采用進兩步退一步的戰略,以減少琳琳的痛苦。琳琳雙手緊緊抓著床單,咬著嘴
唇,扭動著腰部,配合我的每次挺進。經過幾個回合的周旋,我終于全根沒入。
琳琳聲嘶力竭地長吼一聲,一滴淚珠從眼角流下,滴在老婆的內褲上,浸濕一片。
在琳琳的體內待了一會兒,等她適應了我的粗大以后,我慢慢將陰莖一點,
然后插入;再拔出更多,再插入。慢慢的,琳琳的表情不那麼痛苦,呻吟聲漸起,
我悄悄加快速度並嘗試著全根拔出和插入。琳琳似乎沒有了痛感,開始享受。自
己也開始揉捏乳房,乳頭粉嫩地翹立著,乳房被自己大力抓撓而紅艷著。
「老公,我緊嗎?」琳琳閉著眼享受著人生中真正第一次完美的性愛。
「緊,比你姐姐緊多了!」我伏下身,在琳琳耳邊吹著氣,小聲說著。
「老公,以后你每天都要干我!」
「好!我要永遠都干你,永遠都不從你的陰道里拔出來,永遠都泡在你的小
騷逼里!」
琳琳似乎很受用這樣的淫詞穢語,陰道明顯收縮的兩下,差點把我的精液吸
出來。我想象著阿良插入老婆的身體、想象著小艷橫陳的玉體還有此時已經睡著
的老婆,陰莖更加堅硬,腹部一團火要冒出來。我加快速度,摁住琳琳的肩頭,
開始衝刺,每一次衝刺都衝到最深處。就這樣沒有任何技術、完全暴力地抽插了
10分鐘左右,琳琳高潮了,陰精噴在我的龜頭上,我抑制不住射精的衝動,將精
液全都射進琳琳的體內。紅酒的后勁和高潮的快感,讓兩朵紅暈飛上琳琳的臉頰。
高潮后的琳琳癱軟在床上,一動不動,我也累得趴在琳琳身上,雙肘撐著體
重,怕壓到琳琳。
射精后的男人是最清醒的。沒有了性欲的慫恿,沒有了貪欲的渴望。我突然
想起女友還在琳琳房間睡著,不知道會不會著涼。我拔出有點發疼的陰莖,一股
濃白的精液從琳琳陰道中流出,還夾雜著一絲處女血。女友此時已經睡得深沈,
眼角的淚痕印證著她對我的愛。我拉開琳琳的被子,躺在女友身邊,輕輕摟她在
懷里。原來我最愛的,還是我的女友!
后面的故事大家應該也能猜得八九不離十了。在之后的一星期里,我們三個
人大被同眠,我也享盡了齊人之福。一星期后,我和女友搬到了新家,琳琳的男
朋友也搬到琳琳租的房子里和琳琳開始同居,而我自始至終都沒有見過琳琳的男
朋友。這樣也好,避免了尷尬。
有了自己的小窩,我和女友都收心了,不再去想這樣的刺激,開始安安分分
地過日
子。后來聽女友說,小艷和阿良分手了,琳琳和男友結婚了。

推薦閱讀:陰莖增大 陰莖增粗 陰莖增長 陰莖增粗 陰莖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