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我上了朋友妻(朋友的妻阿芳)

2017-5-26 人妻小說

今天閑來無事,去朋友的公司閑侃,到了他們那里只有朋友的妻「阿芳」一人在辦公室,交談中芳告訴我「阿進」去了簽合同了,不在,于是閑聊了起來。

先介紹下我朋友妻——芳,芳是個很有味道的女人,身高1。65胸很挺,高挑的身材,讓人看了總想和他P一下,我和他們是十多年的朋友了,從中學一直到現在,前年我結婚,今年進和芳也結婚了,所以大家都都很熟悉,一起創業 ,共同起步,現在大家都各有小成。

最近我和進在一起聊天室,大家對,對方的老婆都很感興趣,進和我都有感覺到,可能是和自己老婆在一起太久了,夫妻做愛的感覺沒太多激情,而且在無意的交談中感覺他老婆芳,對我很感興趣,于是大家有了個大膽的想法——交換妻子一起干。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總想著找機會和自己老婆談下,可我一直都未找到機會,和老婆說這事,我想我老婆那里是很難行得通的。

那天「進」對我說:「要我倆誰有機會就先上,大家可別認真哦!」

所以總想著自己先下手為強,但對于自己老婆我直到現在也沒敢提。

離題了,回歸正傳。

今天和芳閑聊中得知,「進」去了外地,要兩天后才回來,最近天氣冷了,「芳」說他們小區今天停電,停水,沒地方洗澡,問我家方便嗎?我老婆在不在,想去我家洗個澡。我告訴她可以,下班后,我們在家里等她。

故事就從這里開始了。其實我老婆今天也到外地下鄉演出去了,對了,忘了介紹我老婆,我老婆叫「茜」,學舞蹈的,身材樣貌那是一級棒,直至今天都沒要小孩就是為了保持身材。

到了5點多,門了鈴響了,從可視門鏡中看到芳,披肩長發,身穿一套黑色的連衣裙,手中拿著一個紙袋,我想里面一定放著那些換洗的內衣褲。

我打開了房門,芳一進門就問我:「哎,老張,你家茜呢,去那了?」
「哦,剛剛團里來電話,說今天省里來了領導要帶他們下鄉演出,剛剛才出門,要明后天才能回來。」

「哦!那我在你家洗澡不方便吧!!!」(其實芳也是個很保守的女人)
我答到:「都老熟人了,你還怕我把你吃了呀,打個電話告訴進,看進放不放心我呀,你告訴他在我這里洗澡,看進醋不醋呵呵!」

(其實我才不怕,那怕她真打電話我就告訴「進」,今天我要先搞你老婆了,呵呵……)

芳答道:「我是怕你家茜醋呀,我倆孤男寡女茜要知道還不氣死了。呵呵呵……」

「沒事的,我老婆可沒那樣小心眼,再說是你呀,要是別人,她可能會。好了我把水都調好了,你可以盡情享受了,哈哈哈……」

「芳」笑著回答我,「你可不要偷看哦,不過看了也白看,我那有你家茜身材好呀!(其家芳的咪咪比我老婆大一號)」

我在客廳打開電視,電視里放著一部外國大片,我故意把電視音響開得很大,但我人已走到了洗手間門口。聽到里面有水流聲,我想芳正在脫衣服,于是輕輕打開門洗手間門隙。

哇!好美的身材,一雙挺挺的雙乳沖擊著我的眼球,我下面不聽使喚的頂了起來。

芳這時并未發現我正在偷看她,接著她走進了浴盆,在水的沖擊下,兩只奶不停地賤出了水花,她把沖水頭放到了她的下身不停的沖著,可能是水溫和水的沖擊使她有了感覺,只見芳閉上了眼睛,用下唇咬住了上唇,不停的讓沖水龍頭,沖擊著下面。

我明顯感覺得到今天,我有戲……

我故大聲的說道:「阿芳水溫還行吧,要不要我幫你換下電熱水器。」
「芳」像被驚醒般一下睜開了眼,「哦,不……不……不要了,挺好的。」眼神向門口飄了一眼。

我身體一挺抽身離開了門口,走到客廳沙發上看起了電視,此時我正測劃著我的第一步計劃——「酒」。

我來到酒柜前開了瓶紅酒,拿了兩個懷子坐到沙發前,裝做沒事一樣慢慢品了起來。

大約過了十多分鐘,阿芳上身上穿著一件白色襯衣,下穿一條白色直桶西褲看上去很清秀,可能是頭發還沒干的原因,幾滴水滴滴在了上衣上,立刻把上衣濕濕的貼在了阿芳的乳罩上,兩個雙峰挺挺逼人,很是誘惑。

「坐下喝懷酒吧。」我說道。

「哦,你還挺有情調的嘛,一個人還喝點紅酒!平時是不是茜陪你喝呀?」
「那里呀,你來沒什么飲料,所以上點紅酒呀。」

阿「芳」座了下來,我立刻為他滿滿的加了一懷紅酒,兩人海闊天空的聊了起來。

看著芳慢慢紅起的臉夾,我知道時機到了。聊著,聊著我把話題帶到了性上……

「阿芳,你知道現在很多城市中有換妻俱樂部嗎?現在很多時尚人群都加入了,聽說很剌激哦!有時間約著阿進,和茜茜一起去參加呀!」

(阿芳并未感覺到驚呀,這是出乎我意料的)

「我才不去,都是些不認識的人沒什么感覺,在說茜茜會同意嗎?她不和你離婚才怪。」

我說:「那里呀,我家茜可沒那么保守。」

「我才不信呢,要是茜敢去,我也敢去,讓你們這些臭男人都戴綠帽。」
我故意說道:「那里呀,有我們在旁邊那不算,哈哈哈……」

阿芳好像聊開了一樣,問道:「我聽茜說你這人挺煩的,每次都把茜搞得挺累是嗎?」

(這里說明一下,本人對性特強,從認識我老婆到現在幾呼每天都和老婆做愛,因我老婆是學舞蹈的身體很軟,好多高難動作都玩過,一般都是老婆受不了我才會停下)

「茜這都告訴你呀?她回來我可要好好問問她。」此時我咪著眼笑了笑。
「你和進在一起還不是總提我們,你們這些臭男人都一樣,別以為我不知道。」

我笑了笑并未回答,表示默認了。

「聽進說你那里比較緊是嗎?」我故意色咪咪的看了下她的下身。

阿芳像是被我挑逗開了,「去你的,死阿進什么都亂講!」

此時我膽也大了起了,弟弟已把內褲頂的受不了,頭腦中總出現阿芳那迷人的奶頭和光光的下身。

我走阿芳旁邊座了下來,一下拉住了她的手,「阿芳給我一次好嗎?我真的很想和你有一次。」

此時阿芳像被我嚇到了一樣,「別這樣,你喝多了,茜一會就回來了,別這樣,別這樣……」一邊說一邊把我往外推,身體往后挪直頂到沙背上。

這時我那里還管這些,心想都到這一步了,強奸也要把她干了。

我一只手已從芳的領口插下,直接摸到了我久違法以久的人妻乳房。是的,芳的奶子比我老婆的要大一些,以至于我一只手無法全部捏住。

芳還在掙扎不停的叫著,「不要,不要。」我立刻吻了上去,當我慢到芳的耳朵時,芳不感覺反應不是那樣強烈了。

這時我強硬的把芳翻了過來,我兩只手已可以同時捏往芳的雙乳。我使勁的捏著芳的那雙奶子,痛得她直對我說:「輕點,輕點,求你輕點好嗎?」

這時的我那里還聽得進去,我用下巴頂住芳的脖后勁,芳像只母狗一樣爬在沙發上,我上半身全壓著她讓她動彈不得。其實芳現在以沒能力低抗我了。
芳不停的叫著,「別這樣,別這樣。」從聲音里可以聽出她的叫聲越來越小。

我的小弟直接頂著她的圓圓的屁股,可以感覺到芳屁股熱熱的。

這時我左手還在捏著她的左奶子,用右手快速解開褲子皮帶,一下把外褲脫到了小腿下。這時一條白色的三角褲剌激著我的眼球,我的小弟此時比正常要大出兩倍多了,大腦和小弟有一種充血的感覺。

但我并未直接進入她小穴,我用右從她三角褲一側摸進,天啊!我還以為她小便失禁了,她的小穴全是流出的淫水。

我立刻把她的三角褲兩側捏在一起用力向上提,此時三角褲以變成了丁字褲,我一提一放,一提一放,芳在那咬著嘴唇小聲的哼著,「啊……啊……啊……」

她越是叫我越中興奮,我一把把她的三角褲拉下,直接就用三指、十指、中指、無名指,直通到她的小穴里。

「啊……」芳這時痛得大叫了一聲。

平時和老婆做愛時,我也常常摸她的小穴,但方法不一樣,我先會摸摸外陰,等有了淫水再一指進入,后兩指。當然老婆的水也會越來越多。但對于芳,我實在無法控制自己,一下就進入了三指。

我不停的在芳的小穴里前后抽動,淫水也隨著我的抽動一直的往外流。我再也控制不了我自己了,脫下褲子用小弟一下就頂了芳的小穴里。

我的右手此時滿手都是芳B里流出的淫水,很滑很滑。我下面一直用力的頂著芳的小穴,發出大力的響聲,「啪啪啪……啪啪啪……啪……」一秒鐘至少進入三次的頻率。

「芳」這時小聲地說著:「輕點,小聲點,讓人聽到了,輕點好嗎,鄰居們都聽到了。」

我一邊捅著她的小B一邊說道:「不怕,這里是12樓,沒事,沒事的。」
我兩手不停的揉著芳的奶子,因右手滿是芳流出的淫水,以至于把「芳」的奶子摸得濕濕的。此時她的咪咪又挺又硬,加之有淫水的潤滑把兩只奶子漠得均勻透亮,兩個粉紅的奶頭像兩顆早晨滴水的櫻桃。看著芳完美的身材,看著她完美的表現及配合,聽著芳不時發出的淫叫聲,我簡直瘋狂了。

小弟在她的小穴里不住地膨脹,我更加賣力了,不斷從她后面從復的進入,力量一次大過一次,而芳這時也放蕩得聲音越來越大,而我每次的進入并未全在她陰道里,而是完全抽出再次進入,這種感覺相信大家是可以感覺到的,那感覺真的太美妙了。而此時「芳」的小穴以充分發揮出他的能量太滑了,淫水真的很多,我無法想像一個女人面對著偷情,強奸會表現的如此放蕩。我想她和「進」可能從未達到如此高潮吧。

我一邊閉著眼一邊感覺著一次次的插入帶給我的美感與剌激我更加瘋狂,用力插著她的小穴,實然芳大叫一聲,「啊!」

我只感覺自己的小弟讓什么東西緊緊的夾往了,那種感覺像是被一團火辣辣東西完全的包圍著,很燙但很爽,只有那一秒,我但我完成可以感覺到那一秒真實,那一秒讓我直至現我都回味無窮。好了,不賣關子的我只是想把當時的感覺清楚的告訴大家!

「芳」大叫一聲,幾乎是用盡了吃奶的力氣,轉過身一掌把我推開,然后像一次受了傷的小羊羔,光著身子跑到沙發旁,蹲在那里,雙手摸著下身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指責著我,「你怎可以這樣,你是不是人呀,55555……」
我有些害怕的輕輕走到她旁邊小聲的問:「怎么了?」

可是她只是低著頭并不正眼看我,一邊鳴鳴的哭著,「不要你管,你是不是變態呀!怎么可以這樣?」

我一頭霧水,正為著那一秒的快感而感覺到興奮,怎會說我變態呢,我實在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我用手輕輕的扶了下芳的肩,「對不起呀,我早想和你在一起做一次,但苦于你是進的妻子,我們又是朋友,哎!都是我的錯,下次不敢了,你原諒我好嗎?」

我一邊說著一邊向芳表示著我違心的歉意!「都是因為你太美了,我們又多喝了兩懷,你想?面對著這樣一個美女有幾個男人不犯錯呀,對不?」

「芳」一下打開了我手,「滾!你說些什么呀,你捅到我那里了。」說著「撲」一聲笑了起來!

啊!原來剛剛芳過于興奮下面淫水多,而淫水又有潤滑作用,而我又喜歡把小弟完全拔出再進入,當我剛剛把小弟拔出時,由于過于興奮,一下插錯了地方,把我的小弟在芳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強行把小弟完全插入了「芳」的肛門里。所以才捅得「芳」一下就蹲在了那里。

「對不起,對不起。」我連說幾個不起,我笑著說道:「怎會這樣,失誤,失誤,失誤呀,都怪我,但你剛剛也太興奮了,不是嗎?你B里流出的水太多了,我都快爽得上天了,閉著眼才會出現這樣的失誤,還痛嗎?」我問道,「來,讓我看下。」

「我才不讓看,滾遠點,就你會說話,今天的事要讓進和茜茜知道了,看你怎么辦?」說著芳對我看了一眼,起身一拐一捌的走到了沙發上坐了下來。
「聽茜茜說我還不信,你真的挺能搞的,真的挺煩,是不是每次都把茜茜搞得死去活來呀?」

「哪里,哪里,今天特興奮,所以才會這樣,主要是你讓我感覺今天特好!」我笑著答道。

「就你嘴甜,茜茜就是這樣讓你騙到手的吧?」

「你是不是常和茜茜這樣做呀,我們進從沒這樣做過?」

「哦!那你可以把你的第一次給了我,是嗎?」

「去你的,就你最壞!你和茜常肛交嗎?」

其實我也從未和老婆這樣做過,但出于對芳的戒心我只好一口代過,「是呀。」

「那茜第一次是不是也這樣?」

我無法回答了,只是一口氣答道,「是呀!第一次嘛,都差不多,呵呵。」
「哎!別老提茜茜行嗎?現在是我倆在一起呀!」

「來讓我看下你的小B現在怎樣了?」

「別來了,我下面挺疼的,真的。」

「讓我看下,我看看需要處理下嗎?」

芳轉過身又雙身撐在沙發上,爬了下去,圓圓的屁股和粉紅的小穴展現在我眼前。剛剛一切都太急燥了,以至于我從沒好好看看芳的小B,粉紅的薄薄的兩小片肉,包裹著那小肉點,而下面的小洞成菊花型,這應是傳說中的菊花B了,很難得一見的,「進」這小子可有福了,讓他遇到這樣的小B,難怪剛剛我那樣爽呢!

而剛剛我誤入的肛門此時可以看到,在肛門處有一小塊血,一定是剛剛太用力把她的肛門撕裂了。

此時看到芳的小B又挑起我性欲,小弟馬上有了反應,我一邊用手輕輕的撫摸著「芳」圓圓的屁股,來回的擠壓著她的小B,一邊說著:「還痛嗎?」
芳沒回答,只是閉著眼,呼吸越來越急促。

我并未急時進入,一邊挑逗著芳,「好美的小B呀,我想你想了好久了,今天終于讓我滿足了。」

我的手指慢慢擠壓著芳的外陰,不時間輕輕兩指進入他的小穴里,「芳」閉著眼隨著我手指的抽動,呼吸,身體都我配合著抽動著。

我感覺大腦及小弟的充血量讓我有窒息的感覺,真的太興奮。我不住在芳B里不斷而快速的插著她的小B,先是兩指,后三指,感覺「芳」的小B越來越松弛,而叫不時發出的叫聲也越來越大。

我爬在芳身上,輕輕把頭放在她耳邊說道:「想更剌激,更爽些嗎,要不要更大的弟弟。」

「芳」此時以進入了高潮,輕聲答到,「我要……我要……快……快點搞我,別折騰我了,快呀……」

我知道「芳」此時在享受著我用手帶給她的快感,我立刻起身,跑到廚房冰箱里,拿出了一根早上小保姆買的茄子快速快了回來。

「芳」此時還閉著眼,雙腿分開躺在沙發上。

我走進芳身邊一下壓在了芳身上,「我來了,給你帶著更多的高潮。」
說時遲那時快,我一下用拿在手中的茄子一下插入了芳的小B里,由于茄子是早上放入冰箱的現在拿出早就冰涼至極,芳一聲大叫,「啊……是什么東西,好痛呀。」

我答到:「好東西,讓你爽到上天的東西。別動。」

我一邊用茄子插著芳,一邊用手摸著芳的奶子小聲的說:「爽吧,爽嗎?」
芳呼吸急促回答著,「是的很爽,好像把我下面全插滿了,輕點,輕點。」
這時我那里還理會芳叫我輕點,不住起用拿著茄了往她B里猛插。

芳用手,擋著我插著她的右手,大聲叫著,「我夠了,我夠了。」

她擋著我進入的右手,可能她自己也可以控制著進入的深度。當然我也不會把她給插壞了,畢竟要是讓進知道了,我還得說得過去呀。

我用力的插著芳,小弟全貼在芳薄薄的肚皮上,我當用大力犯猛插下去時,芳大叫一聲,「啊……」

隨著芳的大叫,我把我的精液,全噴到了芳的肚皮上。

此時茄子,有點變色了,而茄子沾滿了芳流出的淫水。

我一射全身都軟了,軟軟的爬在芳柔軟的身體上。

此時芳看到了我手中的茄子,假裝生氣地說道:「你真壞呀,剛剛你就是用它插我呀,你可真壞。」

我色色的一笑道:「還爽吧?這東東可用處多呀。」

【完】

推薦閱讀:陰莖增大 陰莖增粗 陰莖增長 陰莖增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