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笑傲江湖外傳 (5)

2017-5-17 古典淫俠小說

光在山下等不到令狐沖夫婦的訊息,心知兩人一定發生意外於是快馬前往少
林及武當求救。
稍後,少林方生大師,武當清虛道長,五毒教主藍鳳凰,不戒大師,桃谷六
仙及田伯光等人進攻恒山見性峰,無色庵前林平之六名手下正與眾人展開一場大
戰,只見林平之神閑氣定,絲毫未見任何驚惶之色,藍鳳凰見敵方人手皆聚集在
此,於是悄悄地脫離戰圈潛入庵中解救令狐沖夫婦。
令狐沖十幾日來,因身中奇淫合歡散的淫毒與儀琳等人瘋狂地交合,內力已
流失剩下不到一成,整個人也已經奄奄一息,藍鳳凰尋至地牢,只見令狐沖全身
赤裸躺在地上,而盈盈卻不見人影,藍鳳凰眼見恒山眾弟子皆已神志不清,在遍
尋盈盈不獲的情況下,只好先扶著令狐沖離開地牢。
庵前林平之六名手下久戰之後已漸露敗像,此時,林平之喝道:「全都給我
退下!」,六名手下急忙抽身離開戰圈,只見方生大師道:「阿彌陀佛!放下屠
刀,立地成佛。林施主還是及早將眾人釋放,老納及眾人會對你們網開一面。」
林平之狂笑道:「憑你們還不是我的對手,今日就讓你們瞧瞧什纏是天下無敵
的武學。」
林平之將身上的佩劍射入地中,忽然,眾人覺得有股詭異的氣勁將他們籠罩
住,只見插在地上佩劍忽然彈起如疾電般向眾人刺來,武當清虛道長眼明手快,
一招圓轉如意將劍勢卸盡,但飛劍似有生命般再次襲擊眾人,方生大驚道:「大
家當心!這是御劍飛行。」,眾人聽後莫不震驚,傳說中劍仙纏會使用的絕學如
今日卻出現在林平之的手中。
林平之狂笑:「不錯!正是御劍飛行,你們識相點向我稱臣,還可以免去一
死。」
和尚大怒一拳擊向林平之,只見寒光一閃,飛劍刺穿不戒和尚胸口,田伯光
大驚急忙抱住不戒,只見鮮血不斷自胸口涌出,不戒氣若游絲地道:「阿琳,
爹沒用無法救你了啊」說完話後不戒隨之斷氣,眾人悲痛
不已,尤其桃谷六仙更是如喪妣考般嚎啕大哭,林平之冷笑道:「哭什?待會
兒我就送你們下去見他。」
方林心知林平之功力之高,集眾人之力只怕也未能匹敵,為今之計能逃多少
就算多少,方生向清虛道:「清虛道兄待會兒集我們二人之力抵擋林平之的飛劍
,讓其他人得以逃生吧!」
清虛向桃谷六仙道:「六位桃兄,待會兒我與方生大師聯手抵擋飛劍,你們
與田施主向山下逃生去吧!」桃谷六仙插嘴道:「你當我們怕死嗎?」「等一下
就知道我們的厲害。」「把那小子撕成六段替不戒賊禿報仇。」,清虛心知再勸
他們也不會聽,暗自提升功力準備抵擋飛劍。
林平之冷笑道:「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逃!」只見飛劍隨著他的內力加強,
速度越來越快,方生心知再不出手將沒有任何機會,大喝一聲,大力金剛指力擊
向飛劍,只見飛劍攻勢受阻,清虛此時乘機施展兩儀劍法中的太極圈鉗制住飛劍
,桃谷六仙見機不可失,六人攻向林平之,林平之冷笑道:「你們以為這樣就難
得住我嗎?」
只見林平之全身發出一股強悍氣勁將桃谷六仙震退三丈外,就在此時飛劍卻
被清虛以太極圈打落,林平之冷笑道:「這是你們自尋死路,怨不得我。」林平
之施展隔空取物將宮本太郎背上雙刀取到手中。
林平之狂笑道:「今天就讓你們見識我的新招骨肉分離。」只見林平之
加強一倍內力,雙刀疾速飛行形成一股凜冽的旋風,桃谷六仙將自身功力提升至
最高點,準備使展六人最強絕招六元歸一。六人連成一線如怒馬奔騰般沖擊
向刀風,只見六人聯手的掌力與刀風交會,形成晴天霹靂轟隆之聲不絕於耳。
不到半刻桃谷六仙內力已露出不繼的現像只見林平之大喝一聲,刀風已襲卷
了桃谷六仙,刀風中片片碎肉血雨四散飛出,瞬間桃谷六仙身上的血肉已被刀風
削的一乾二凈,只剩下地面六人的白骨。
方生與清虛見到林平之如神般的功力,駭異得無法言語,田伯光急忙說道:
「大師,我們快逃吧!」
只見方生與清虛雙手一推將田伯光往峰底下去,他們料定以田伯光的輕功必
可逃脫,只見林平之身形移動,轉眼已到兩人面前,方生與清虛大驚,大力金
剛掌及震山鐵掌急忙轟在林平之身上,林平之也不閃避。
兩人掌力如泥牛陷海般消失無蹤,就在此時林平之推出兩掌分別擊中方生及
清虛,兩人如斷線風箏般吐血而飛,倒在地上生死未卜。
藍鳳凰將令狐沖救出後,便扶著令狐沖往山下直奔,行走數十裡後發覺令狐
沖氣息微弱,便找了一處山洞休息,只見令狐沖血氣洶涌雙眼赤紅,藍鳳凰心中
納悶自己通曉百毒,卻不知令狐沖身中何毒要如何解救,她那知奇淫合歡散并無
解藥,只有與異性交合纏能使體內痛苦消失,忽然令狐沖不知那裡來的力氣一把
將藍鳳凰抱住,藍鳳凰大驚。
「令狐公子你鎮靜一點,快放開我!」
只見令狐沖口中發出如野獸般的吼聲,對於藍鳳凰的哀求絲毫不理會,藍鳳
凰心知令胡狐沖已失去理智,唯有制住他的穴道纏會停手。
但令狐沖的手臂如鐵圈般牢牢地抱住自己,雙手無法動彈又如何能制服他,
令狐沖開始用舌頭輕舔著她的臉蛋,藍鳳凰急的快哭出來,平日她的行為雖然放
蕩,但至今仍是處子之身,還沒有男人如此接觸她的身體。
令狐沖的手臂已開始放松,藍鳳凰乘機一掌擊開令狐沖,從懷中取出涂上麻
藥的毒針射向令狐沖,豈知令狐沖神智雖不清,但反應還在,接住了毒針反射藍
鳳凰。
藍鳳凰閃避不及,手臂中針倒在地上,令狐沖將她抱起放在一塊光滑的大石
上,由於藍鳳凰常與毒物接觸毒針上麻藥雖然厲害,卻也只能讓她全身麻而不
致昏暈,眼見令狐沖將要侵犯自己。
「不要!令狐公子,我求你不要。」
此時的令狐沖那聽的下去呢,只見令狐沖雙手用力一撕,藍鳳凰的衣服已被
令狐沖扯下,一對渾圓尖挺的乳房出現在眼前,令狐沖愛不釋手般地撫弄著,藍
鳳凰的眼淚此時已流下,令狐沖更不理會伸手將她的褲裙除去,令狐沖眼中出現
異樣光彩,似乎對眼前這具健美的胴體十分滿意,雙手不斷地在藍鳳凰的肉體上
游移。
「啊不要令狐公子不要摸那裡啊」
「好痛不要舔了啊好癢」
令狐沖將全身衣衫脫掉,只見那根肉棒早已昂首挺立,藍鳳凰眼見令狐沖的
肉棒如此兇悍,心知自己最寶貴的處子之身將會喪失,不由得淚如雨下,只見令
狐沖走近將自己處女地的門戶輕輕地打開,藍鳳凰只覺得一根又硬又熱的東西塞
進自己的敏感處,只見令狐沖用力一頂,藍鳳凰感到一種被撕裂的痛楚。
「嗚好痛嗚令狐公子不要啊」
苗女的身材本來就比和漢家女子健美,肌肉更加有彈性,令狐沖只覺得自己
的肉棒被一團溫暖又有彈性的穴肉包住。
「喔真爽奶的肉穴真的好緊夾的大雞巴好爽」
「嗚好痛不要那大力我的肉穴被干的好痛」
「妹子奶放心,讓我幫奶止痛,待會兒奶就會爽死了!」
只見令狐沖撥出肉棒,用舌頭輕舔著藍鳳凰那朵剛被自己開苞的花蕾,令狐
沖的舌頭如靈蛇般伸進帶汁的花蕾中,輕舔著剛被摧殘的穴肉,藍鳳凰覺得體內
那種被撕裂的痛楚已經慢慢消失,取而代的是一股騷癢的感覺。
「好哥哥,妹子不痛了,但是肉穴卻越來越癢了,快癢到心裡了。」
「啊好癢嗯好哥哥快用肉棒快幫我止癢」
令狐沖將肉棒再次插入,只見藍鳳凰此時已能享受到的交合的樂趣,令狐沖
更加在藍鳳凰的身上努力耕耘開發這塊處女地,小小的山洞內充滿了淫聲穢語。
「啊嗯用力嗯用力干我啊」
「哼好哥哥妹子愛死你大雞巴了啊啊」
「好嗯從今以後妹子要大雞巴哥哥天天插穴」
此時令狐沖神智已經有幾分恢復,但體內的欲火仍未撲滅,只有盡情地在藍
鳳凰身上發洩。
「好妹子,親哥哥干的奶很爽吧?」
「親哥哥干的妹子爽死了啊不要停,再用力」
「啊啊哥哥干到妹子花心裡啊要升天了啊」
兩人終於忍不住達到高潮,陰經陽經同時射出,暫時解決了令狐沖的痛苦,
經過這場激烈的交合,兩人終於體力不支昏睡過去。
無色庵地牢內,少林方生大師與武當清虛道長受了林平之一擊後,重傷昏了
過去,不知過了多久,兩人終於醒過來發現已成階下囚,且全身功力不到五成,
只有靜待田伯光通知兩派掌門帶人來救援。
一日兩人正潛運內力療傷,只見林平之打開牢門走進來,林平之笑道:「兩
位這幾天過的可好?」
方生與清虛并不答話,林平之道:「看來敝教似乎有招呼不周的地方,今日
在下送份禮物給兩位,希望兩位好好享用。」林平之拍掌兩下,只見一個身穿薄
紗神情妖媚的女子走了進來,方生一見大驚道:「令狐夫人!」清虛怒道:「林
平之,你到底在玩什把戲?」
林平之笑道:「沒什!我不過是見兩位在此太過無聊,因此找個人來服侍
兩位,兩位就盡情享受吧!她服侍男人的功夫可是一流的。哈」
林平之走後,盈盈輕擺著柳腰跳著曼妙的舞姿,隨著舞姿擺動盈盈身上的95
味飄來,方生及清虛兩人心中不禁一蕩,方生驚道:「不對!」
這是邪教的天魔舞,兩人及忙定住心神抱元守一,只見盈盈的雙手撫摸自己
身上的肌膚,口中陣陣銷魂蝕骨的呻吟聲傳入兩人的耳中,兩人受傷後定力已大
為減弱,忍不住睜開雙眼看了盈盈一眼,只見盈露出雪白的大腿,一雙水汪汪的
眼睛正風情萬種地朝兩人媚笑,霎時一陣火熱的感覺燒遍了全身。
方生與清虛兩人心知只要自身稍為把持不住,便會做出敗壞門風的事,幸好
兩人的禪定功夫還算深厚,勉強還能苦苦支撐。在隔壁的密室中,林平之從魔
鏡中正在在欣賞這出好戲,只見他狂笑道:「兩個老家伙定力倒也深厚,我倒
要看看你們能忍到什時候!哈」
空門禪定丶魔門艷舞何者技高一籌呢?方生及清虛是否會破戒?請待下回分
解。
小編溫馨提醒:想要了解更多早洩知識請關注:必利勁持久劑持久液持久劑持久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