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笑傲江湖外傳 (2)

2017-4-12 古典淫俠小說

杭州西湖梅莊,風景秀麗怡人,林平之被囚之所正位於湖心下的地牢中。雖
然被囚禁在此已經三年,林平之對令狐沖夫婦的怨恨卻絲毫未減,反而與日俱增
。林平之想到自己雙目失明武功盡廢,縱使自己能離開這裡,也沒有能力向令狐
沖報仇,想到此處不禁悲從中來,最後的一絲求生的念頭也化為烏有,心想不如
自行了斷,免得在世上多受折磨。
林平之心想地牢之中既無刀刃丶也無繩索,若要尋死的話,唯有撞壁自盡一
途,於是林平之選定了一面土墻,狠狠地往墻上撞去,只聽見「轟隆」一聲,林
平之頭部一陣昏眩便暈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林平之慢慢醒了過來,頭部仍感到
疼痛,伸手一摸卻不見傷口,心中不禁納悶是什一回事。
他朝那面土墻摸索而去,發現土墻已被自己撞破一個小洞,伸手一摸發現小
洞內似乎有什東西,他用力將小洞旁的泥土撥開,取出一塊兩尺長半尺寬的木
板及一顆圓滑的珠子,他將木牌上沉積的塵土拭去,伸手一摸發現上頭有刻字:
「吾乃日月神教創始者天邪至尊,自馀出道後縱橫寰宇所向無敵,敗盡天下
高手無數,江湖各門各派莫不敬畏,馀不肖弟子為奪教主之位不惜用毒暗算,事
後斷吾筋脈將吾囚禁於此,吾於此處悟出肉體重生之法,可惜壽元將盡是故無法
修練,吾將畢生功力灌入此元神珠,與吾之畢生武學菁華藏於壁中,留待有緣後
世之人得之天邪至尊坐化於此。」
林平之心想:「來這位前輩的遭遇與我頗有相似之處,既然木板上刻有肉體
重生之法,何不練來看看。」
於是用心摸索木板上的字跡,終於摸到了「重生訣」這三個字。
「重生訣乃吾苦思二十年所得,凡肉體殘缺不齊,可藉重生訣及吾所留之元
神珠達成肉體再造之目的,欲練重生訣者必先經歷先死後生之過程,進而達到脫
胎換骨肉體重生」
先死後生,脫胎換骨林平之心中不斷地默想這句話,忽然有個念頭如電光石
火般閃過他的腦中,林平之放聲狂笑:「令狐沖你等著吧!我會把你給我的屈辱
十倍償還給你,哈」
官道上兩匹快馬正奔馳著,落後那匹馬上的人向前呼喊:「沖哥!離杭州城
不過十馀裡路,先找地方歇歇,用不著這趕。」令狐沖將馬的奔馳速度放慢了
一點。
「盈盈不是我心急,只是想到林師弟在那暗無天日的地牢中過了三年,日子
一定很苦,我也曾在那裡待過,他的苦處我能夠體會。」
「就算你現在到了梅莊,也要看林平之是否有悔過之心纏能還他自由。」
「我相信人性本善,林師弟只是遭逢慘變纏會誤入岐途,況且他大仇早已得
報,經過這幾年我們之間的誤會應該早已煙消云散了。」
盈盈心中暗道:「就怕這只是你一廂情愿的想法。」卻沒有當面說出。
半天後兩人已到了西湖梅莊,令狐沖叩門叫人,只見負責照料梅莊的管家開
了門。
「這不是令狐公子跟夫人嗎?您倆怎這快就到了?」
「老管家!難不成你事先知道我們要來嗎?」
「可不,我用飛鴿傳書聯絡恒山及華山,要您倆火速前來。」
「到底發生了什事?需要用飛鴿傳書找我們。」
「倆位沒收到飛鴿傳書嗎?上面寫的很清楚。」
「我們是臨時決定到這裡的,到底莊內發生什事?」
「這就難怪你們不知道林少爺已經死了的事情。」
令狐沖聞言後大驚,急忙追問:「老管家,請你說清楚,到底是誰死了?」
管家回答:「就是囚禁在地牢的林平之少爺,兩天前,不知因何原故暴斃在地牢
內。」
令狐沖心中大為悲痛一時說不出話來,盈盈問道:「這是多久前的事?」
老管家回答:「三天前我就跟平常一樣送飯菜到地牢中給林少爺,那知道他
并沒有理會我,我心想大概林少爺又在發脾氣了,也沒再多加注意;到了第二天
我再到地牢中發現前一天的飯菜仍然原封未動,林少爺仍舊是沒有反應,我心想
該不會是病了吧?於是我叫了幾個下人把牢門打開,往林少爺額頭上一摸,竟然
沒絲毫體溫,我急忙探他的鼻息,竟是斷氣已久了。」
說到此處老管家也是泣不成聲,令狐沖奔入內堂,只見林平之身著素衣躺在
棺木之內,令狐沖撫摸著棺木難過地說:「林師弟!我對不起你,更辜負小師妹
臨終所托,要是我能夠及早將你放出地牢,你也不會慘死了。」
盈盈在一旁安慰:「沖哥發生這種事也非我們所愿,我們正打算放他出來,
誰知道他就死了,只能怪他沒有這個福份吧!」
「盈盈,是我們倆人將他囚禁於此,我們要對林師弟做些補償。」
「這話說的沒錯,沖哥你打算怎做呢?」
「林師弟生前還是愛著小師妹的,我打算將林師弟的靈柩,葬在小師妹的墳
旁。」
「這樣也好,他們生前不能成為真正的夫妻,死候能葬在一起也能含笑九泉
了沖哥你暫且休息一下,其它的事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
令狐沖進入內堂休息後,盈盈吩咐管家去雇輛馬車後便走到棺木前,盈盈心
想:怎會這巧,自己剛決定要放他出來便莫明奇妙地死了,莫非其中有詐。
盈盈探了尸體的脈博果然是脈息全無,隨後又從懷中取出一枚銀針,分別在
尸體天靈及腰部刺入數寸,如果是利用龜息功假死之人,也會因為這兩處受針刺
而驚醒,可是林平之卻絲毫沒有反應,盈盈這時纏真正確定林平之已死,稍後下
人們將林平之的棺木抬入馬車中,令狐沖與盈盈倆人隨著馬車往埋葬岳靈珊的山
谷。
五天後,令狐沖與盈盈終於來到埋葬岳靈珊的山谷,令狐沖將林平之埋葬後
在岳靈珊的墓前跪拜,心中默念:「小師妹,大師兄對不起奶,奶臨終囑咐我要
好好照顧林師弟,可是我并未盡到責任,反而連累他慘死,現在唯一能做到的就
是將他和奶葬在一起,希望奶與林師弟泉下有知,原諒大師兄的過錯吧!」
念及此處令狐沖已是熱淚滿眶,盈盈在一旁勸慰:「這一切都是天意,我們
已經盡力了,你就不要再難過了。」令狐沖擦乾眼淚站了起來,滿懷愁緒地與盈
盈離開了山谷。
三個月後,七道黑影直闖恒山見性峰無色庵,只見掌門儀清率領眾弟子抗敵
,但是對方武功奇高,不到一刻間恒山派眾人皆已被擒,敵人之一有個胖和尚大
笑:「早些束手就擒不就好了,奶們這些娘們個個細皮嫩肉的,傷了奶們家可
是會心疼。」
儀清大怒:「野和尚你們到底是什人,為何要攻打我恒山派?」
來者之中,一位手拿摺扇書生打扮之人笑嘻嘻地道:「這位師太用不著這
生氣,小生來自我介紹一番,在下是玉面書生西門安,這位大和尚人稱歡喜佛接
著西門安指向其他四人那位浪人打扮的是二刀流宮本太郎,道士裝扮的是玄冥上
人,手拿巨斧的是戰狂仇千裡,那位矮個子是血爪杜殺,至於那位戴面具的就是
我們的主人邪尊,這樣夠明白了吧!」
儀清道:「恒山派跟你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為何要捉拿我等?」
從開始到現在一直未動手也未開口的邪尊終於開口了:「嘿!嘿!誰叫奶們
跟令狐沖扯上關系,只要是跟令狐沖有關的人,我是絕對不會放過。」
此時一向沉默的儀琳開口:「令狐師兄跟你有什仇,為何你這恨他?」
邪尊道:「原來是儀琳小師太,幾年不見看來奶長的越來越標致了。」
儀琳臉紅了一下道:「你認識我?」
邪尊道:「像你這標致的姑娘,誰見了都不會忘記的。」
忽然一股強勁的內力將儀琳吸至邪尊懷裡,儀琳驚慌地道:「你,你想做什
?」
邪尊哈哈大笑:「奶當尼姑真是暴殄天物,今天我讓奶嘗嘗男人的滋味,以
後奶就不會再想當尼姑了。」儀琳想用力掙脫,可惜受傷後全身乏力,邪尊粗暴
地將儀琳的衣物撕開,只見儀琳那雪白的肉體暴露在眾人眼前。
歡喜佛道:「想不到這些小尼姑身材到是有模有樣,待會兒家非找幾個來
開開葷。」
西門安道:「放心吧!主人吃肉,我們還怕沒有湯喝嗎?」
當邪尊要進一步凌辱儀琳之時,只見儀清大聲喝道:「慢著!」
邪尊停止了動作,儀清道:「我是掌門又是大師姐,你要玩就玩我吧!不要
傷害我師妹。」
邪尊淫笑道:「真的要奶作什都愿意嗎?」
儀清咬著牙回答:「不錯!」
邪尊淫笑道:「那奶先把自己的衣服脫光,然後爬到我的前面。」
恒山派眾人齊聲道:「大師姐,不要!」
可是儀清含著眼淚將自己的衣物拖掉,爬到邪尊前面,此時儀琳心中一陣激
動暈了過去,邪尊將她放在一旁,一雙眼睛釘著儀清的肉體發出贊嘆的眼光,原
來儀清雖不若儀琳美貌,但身材卻是成熟許多,邪尊將八丶九寸長的肉棒掏出要
儀清含住,儀清迫於無奈只好吞入,只見儀清淚流滿眶。
邪尊拍著她的頭部道:「不錯!接著用你的舌頭用力的舔」儀清只好照做,
只見邪尊道:「爽!真他媽的爽!你這小尼姑看來也是個小騷貨,看我來好好整
治奶!」
邪尊將儀清放在供桌前,讓儀清面對神像,自己卻從她的身後抱住她,左手
在她雪白的雙乳上又捏又揉,右手卻直攻那神秘禁地,儀清只覺得全身起了一陣
騷癢的感覺,一方面希望盡快停止這種凌辱,另一方面卻又舍不得邪尊的雙手離
開在極度的刺激下,情欲終於戰勝了理智,儀清如發狂般抱住了邪尊。
邪尊淫笑道:「我就知道奶是個騷貨,終於忍不住了吧!」
邪尊用隔山取火的姿勢,只聽見噗的一聲,巨大的肉棒已插入處女的禁地,
儀清痛的眼淚直流,急忙想掙扎開,可是那有這容易,邪尊開始展露他的本事
,連續抽插五丶六百下,次次都插入陰戶的最深處,儀清剛開始時還會覺的疼痛
漸漸地隨著邪尊肉棒的抽插,讓她的心境也有所改變,慢慢地口中也發出了愉悅
的淫聲,臀部也隨著肉棒抽插的動作來迎合。
「嗯嗯哼嗯嗯好舒服嗯你用力頂吧用力干我吧」
「哎呀啊哼哼天吶快快活死了嗯哼唔」
「嗯哼你插入得我好深哼哼好緊呀嗯哼哼」
「嗯嗯哼嗯嗯我受不了了啊啊」
只見邪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肉棒產生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儀清的陰戶緊緊吸
住,儀清體內的陰精如潮水般被邪尊的肉棒吸入體內後便暈了過去,邪尊起身朝
儀琳走去,六個手下目睹這場活色生95交合後,每個人的胯下肉棒早已又熱又硬
,只待邪尊一聲令下就要對恒山派諸位年輕貌美的尼姑進行無情的凌辱。
恒山眾女尼下場如何?請待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