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男友的狐群狗黨們

2017-2-11 激情小說

(1)表弟暑假來我家住續篇
上回主題說到了,表弟暑假來我家暫住,卻和我發生了性關系,而且,表弟是處男,第一次高潮射精也在男友突然現身之際,我跟表弟兩人,大驚失色,突然達到的。并且,由於我過於緊張,讓我發生連續性高潮,連連洩出陰精,也因為我的洩陰,讓陰道不斷急縮,也讓插在我小穴深處的表弟雞巴,在我陰道裡面,不自主的跳動著射精出來。
表弟在打破處男的第一次性愛裡,就享受到男女作愛的完全性交的快樂,真是讓他爽到了。據我所知,許多男生,在未婚前,跟女友作愛,幾乎都只能帶保險套,射精在保險套裡面,能像表弟這樣,沒帶保險套,直接把雞巴插入女生的小穴裡面,還能在小穴裡面完全射精的,幾乎是少之又少。
但是,事情并未就此結束,我跟表弟在表弟房間裡面偷情著,男友卻突然在我家客廳現身,而且,一直在我家,找尋著我。我跟表弟因為不敢發出聲音,就一直維持著赤裸交媾的姿勢,表弟身體壓在我身上,而我則雙腿圈著的腰,在表弟背后腳拇指勾著,大腿夾著表弟的身體。兩人緊緊的擁抱著,表弟雖然已經射精,他的雞巴卻依然插在我的小穴體內,而且由於表弟意猶未盡,還抱著我,跟我不斷的舌吻,兩人仍然偷偷的享受著偷情的快感,無視於外面男友的呼喊。
而更讓我擔心的是,由於原本就只有我跟表弟在家,我們跑到表弟房間偷情做愛時,所以,也沒有把房門鎖上,男友小威突然在客廳現身,叫了我幾聲之后,并沒有聽到我的回應(我在當時,正在被表弟赤裸抱著,當然不敢回應他)。突然我又聽到其它人的聲音,我聽到有人說:「會不會在房間睡覺呀,昨天我們搞到那麼累,女生身體弱一點,大概還在補睡吧!」,這是男友那群狐群狗黨裡面的小羅,年紀是跟我與男友相仿的。
男友只說:「嗯!有可能」了一聲,接著我又聽到其它男生的聲音,他說:「小威哥要不要去媚兒姐的房間看看,說不定,可以」不小心「看到外洩的」春光「喔!」,這聲則是,叫「阿端」的色男生,他小我跟男友,大約三、四歲的年紀,果然小色狼一只,一出口就色巴巴的。
男友遲疑了一下說:「這不太好吧,有你們這些男生在,萬一,媚兒只穿件內衣睡覺,這不是爽到你們的眼睛了嗎!萬一你們獸性大發,我擋住一個,擋不住其它色狼哩!」
這時,我又聽到一道聲音響起說:「不會啦!我們就在客廳等,威哥就一個人,進去媚兒姐的房間看看,反正你們都已經是」全壘打「過的男女朋友了,媚兒姐不會怪你的啦!」這個聲音我則聽出來,是「阿常」的聲音,他年紀也是小我跟男友,大約三、四歲的年紀,同樣也是男友狐群狗黨中的成員之一,昨天晚上在夜店,偷偷摸我的人,就是他們這些人。
ps:「全壘打」的意思,就是男女朋友已經發生過「性關系」。
沒想到,他們今天居然全部又被男友帶來找我,想必昨晚吃到甜頭,今天又想延續狂歡!說實在的,昨晚因為欲求不滿,被他們幾個男生挑逗來,挑逗去的,倒也讓我很興奮。但是,現在我在表弟胯下,已經被他搞的,連續洩出四次女人的陰精,自然不想再跟他們見面。
男友聽阿常這麼一說,說:「好吧!不過,你們不可以跟過來喔,就我一個人去媚兒房間看看,免得媚兒的春光讓你們看到」其它三人并沒有回答,想必是點頭答應吧,此時,就聽到男友的腳步聲,輕輕走到表弟的房門口,此時,他若突然打開我們的房間,一定會看到正在奸淫著我們的赤裸身體。
不過,男友并沒有停下腳步,打開我們的房門,只有聽到男友的腳步聲持續往我住的主臥房走去。
而且不久之后,我就聽到我的房門被打開的聲音,男友小威居然沒有叫門,就自己偷偷打開我的房門,難道他下意識也想偷看我的睡姿嗎!想看到我的春光外洩的樣子嗎!真是色狼一只。
就在這時候,我又聽到其它人的腳步聲,輕輕的,趴趴……的,跟過去的響聲,原來,這些人在嘴上說不會偷看,心裡卻早就打定主意,也要偷看我的睡姿。
我聽到許多腳步聲都走進我的房間去了。
這時突然聽到男友小威的聲音大聲說:「不是叫你們不要跟了嗎!怎麼也要偷偷跟上來,想偷看媚兒的裸體嗎?」
這時我趕緊跟壓在我身上的表弟說:「表弟,我們該起來了,讓表姐把他們打發走!」
表弟仍在奸淫我,我把圈著他的腰的腿給放下來,推了他好幾把之后,表弟這才不情不愿的站起身體。
再從我小穴中抽出他已經軟掉半截的雞巴,軟軟的雞巴抽離我的小穴,原本穴口被男人雞巴給堵塞著,陰道也擴充著,淫水都在裡面,這時雞巴頓然拔出,小穴裡立刻收縮,在陰道裡面的淫水,也跟流出一堆混著男人精液的淫水,流到我的大腿、屁股與屁眼上去。我趕緊從床上,抽出幾張衛生紙,仍躺在床上,擦拭著小穴口。
表弟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表弟說:「表姐,你的屄洞裡,怎麼有這麼多的淫水流出來呀,好像擦都擦不完一樣!」
我嬌嗔低聲說:「噓……小聲點,千萬別讓門外他們聽見了,人家表姐小穴裡流出一堆淫水,還不是都是你,是你把人家弄得要死不活的,讓人家連續洩了四次陰精,而且都被你的大雞巴給堵在小穴裡面,流都流不出來,一下子雞巴拔出來,就像洩洪一樣,淫水還能少嗎?」我還嬌嗔的捏他臉一下。
捏完他的臉后,我仍是大腿開開的,小穴也因為被表弟玩到了,也少了一點羞恥心,我就當著表弟的面,繼續擦拭著一直從小穴裡流出的淫水,表弟仍津津有味的看著我擦拭著我自己的小穴。
這時因為我們是在表弟的房間內作愛,這間并不是主臥室,沒有衛浴設備。
所以,不能沖洗身體,不能把留在小穴裡面的精液沖洗干凈,只能盡量把小穴外觀盡量擦拭干凈,至於屄洞深處的精液,一時也流不出來,我也無法可為,而至於表弟愛看我擦屄,就只能讓他看個夠好啦。
當我擦拭完畢自己小穴之后,我才抬頭一看,發現表弟仍一直色瞇瞇的望著我的私密處,這也難怪,他之前還是處男,從來都未接觸過女人,剛剛把處男給了原本就暗戀的表姐--我,自然會好奇我的身體結構,而且此時女人的私秘處,又流出他雞巴射精的精液,他自然更是好奇想多看看。
當我抬頭看他時,才發現剛剛從我小穴抽出,已經半軟的雞巴,這時居然又開始硬挺起來。甚至,表弟又突然雙手張開,摟著我的雙肩,還想再把我壓下去。
看樣子,他剛剛嘗到巫山風雨的美妙,結束了18年的處男生活,年輕人活力充沛仍想再貪吃一次。
我趕緊小聲說:「表弟,你別太貪吃了,等表姐把他們給打發出去,再說!等一下表姐一個人出去,你先在房間不要出去喔!」,說完,親了表弟臉頰一下,表弟這才不情愿的放松,正摟著我的雙肩的手,我趕緊趁機穿上衣服,依舊是剛剛那套小可愛上衣與小丁字褲與迷你裙。雖然穿這麼清涼的衣服出去客廳,去見那群色狼們,似乎很不恰當,不過,這時卻是我唯一的選擇了。
由於當時,我正忙著擦拭我不斷流出精液的小穴和穿衣服,并與表弟小聲溝通,花了數分鐘時間。這段時間,我并沒有仔細聽門外的人,在做些什麼事情。
所以,也不了解他們那批狐群狗黨現在是在什麼狀態。不過,我卻知道必須趕緊出去制止他們在我的房間亂來,免得在我閨房裡亂來。於是我打開了表弟的房門,便往我的房間走去。
我一到我房間的門口,果然發現門口開開的,我立刻走進房間,卻發現房間內空空如也,一個人也不見。我遲疑了一下,立刻轉身走出客廳。才一到客廳,立刻就聽到。
「嗨,媚兒,你從哪裡出來,我們已經到了很久了耶。」小羅眼尖,一看到我出來,以曖昧的眼神笑看著我說。
我一時搞不懂他為何有「曖昧的眼神」出現,不過,也管不了這麼多,我答話說:「我剛剛一直一個人在另一個房間睡覺,突然覺得很吵,再聽一聽吵鬧的聲音,就知道是你們來了,趕緊出來看看,果然看到你們!」我圓了一下謊!
男友小威質疑地說:「可是你不是都是睡你自己的主臥間嗎?怎麼會跑到另一個房間去睡呢?而且那間房間,不是借給你的表弟暫住嗎?」
我臉上一紅,正要答話,小色狼「阿端」搶話說:「我知道,一定是表姐跟表弟一起睡午覺,還穿著這麼輕涼的衣服,好培養表姐弟的感情,呵!呵!」
我被小色狼「阿端」這麼一說,臉上更是紅了一大片,小羅趕緊打圓場說:「我!呸!你這個小色狼」阿端「,別亂說,什麼都往歪處想,人家家裡房間多,愛睡哪,就睡哪,用得著你管嗎?」,雖然小羅是替我打圓場,但是眼神上,曖昧之情一直不能讓我釋懷。
我聽他們我一言,你一語的,男友小威臉上更是露出一點不悅之色,我趕緊說:「你們都別胡說了,想要拆散我跟小威的感情嗎?」我走到男友小威的身邊,摟著小威的手繼續說:「我表弟昨晚就被他媽媽叫回去南部,要在家裡幫忙二、三天,這幾天他都不在這,剛好我昨晚跟你們玩的太晚,睡到剛剛才醒,才出去吃午餐,回來又覺得有些累了,就隨便找間房間睡覺,反正這家,都是我一個人的家,平常沒人,我都是這樣亂睡的。」
小羅接話說:「對嘛!我說的沒錯吧,我最知道媚兒很」哥們「的個性了!
呵!呵!「說完,做勢要打阿端,阿端雙手趕緊抱住頭,繃緊神經等挨打。
不過,男友小威卻仍狐疑的說:「可是你怎麼穿這麼短的裙子,上衣又穿這麼清涼在睡覺呀,如果真來個人,隨便一看,都把你的春光給看光了,而且,怎麼我們都鬧了這麼久了,你才從另一個房間出來?真讓人懷疑你在裡面做什麼?」
小威這麼一說,小羅、阿端、阿常的眼光都往我的幾乎快要遮不住屁股的短裙上瞄,盯著我的大腿看,好像在視奸我一樣,看的我很不自在,甚至,我感覺殘留在我小穴內的表弟精液,似乎也因此流到屄洞口的感覺,我趕緊用手遮著裙擺。
我趕緊辯稱說:「厚!看什麼看呀?人家感覺天氣熱,穿涼爽一點睡覺都不行呀?小威你還不是,常常要人家少穿一點,好偷偷吃人家豆腐,還說人家哩!
況且,你們剛剛還在客廳說什麼,要偷看我的睡姿,看我春光外洩等,我都聽到了,還偷偷跑去我房間,想偷占我便宜,幸好我沒在我房間睡,否則,不是被你們這些色狼看光才怪,現在倒還想賣乖呀!「之后,我更是發嬌嗔起來,伸手去扭男友小威的耳朵。
小威耳朵被我這一扭,被擰住了,這時醋勁才熄火,他回過神來,趕緊道歉說:「對不起!是我亂想的啦!媚兒大人饒命呀!」
小羅、阿端、阿常也跟著哄堂大笑,我才放了男友小威的耳朵,小威趕緊說:「說正事啦!小羅、阿端、阿常他們說昨天玩的不過癮,今天他們要帶我們,去其它地方玩玩!」
我一想到昨天被小羅、阿端、阿常他們這些色狼偷吃了不少豆腐,今天他們還嫌不夠,難道還能延續昨天的狂歡嗎?心裡有些顧忌,於是委婉的說:「人家昨天被你們灌的酒都還沒醒哩!現在又要灌人家酒啦!今天人家想休息一下了!」
小羅看我拒絕,於是用「曖昧的眼神」瞧著我說:「已經快傍晚了,怎麼昨天的酒都還未退呢!該不會是媚兒你又想回去你的」另一個房間「繼續休息吧?」
我瞧著小羅「曖昧的眼神」盯著表弟的房間看,怕到時候我堅持不答應跟他們出去玩。他們一起哄,跑去表弟的房間去搜搜,萬一發現表弟還在客房,那就糟了。
而且,看到小羅「曖昧的眼神」似乎透露出一些暗示、脅迫。雖然我不知道是怎樣的狀況,但是,我不可以冒這個險。
於是我決定改變策略,既然支不開他們,就先拉開他們離開我的家裡;到時候,我再找借口離開他們就可以了。
於是我說:「好吧,既然你們都是我男朋友小威的好朋友,也就是我的好朋友啦!小威若答應我可以跟去玩,我就去!」我又摟著小威的手臂,小威似乎很得意,他有這麼一個這麼聽從他意見的女友,也是伸過手,摟著我的肩膀說:「反正是假日,昨天是我請客,今天他們說要補請回來,就讓他們補請好了!」
一直沒說到話的阿常,也開口說:「對呀!昨天我們逛了二家夜店太吵了,人太多了,今天我們只去ktv唱唱歌就好了!」
我想也罷,反正只是去ktv唱唱歌而已,可以早點回來,於是我說:「那麼你們就在客廳等我一下,別再亂闖我其它房間了,我先去換件衣服喔!」我有點心虛的說。
沒想到我心虛的一句話,卻換來小羅、阿端、阿常的大力阻止,阿端說:「不用換了啦,反正等一下只是到樓下就進入車子裡面,再出車子來,就已經是在ktv裡面唱歌了,反正你這套衣服,我們也已經看過了,就穿這樣!沒差啦!」
小羅同樣是用曖昧的眼神看著我,又看了表弟房門一下,說:「我聽說女生換衣服都要很久,萬一我們等不耐煩了,亂動你的」東西「,就不好了!」
我一聽他們倆個這樣一說,心頭一驚,心想:「沒錯!萬一他們趁我在換衣服時,跑到表弟房間去,發現表弟還在這裡的話,就大事不妙了」
於是我無奈的回答說:「好吧!反正又不會看到其它外人,小威的好友,就是我的好友,就當作面子給男朋友小威好了,帶個性感的女友出門好了!」
四個男生笑盈盈簇擁著我出門,由於阿常開車來,我們就坐他車子去,也剛好坐滿五人,他們還讓我跟男友坐在后座,我被擠到中間的位置。我自然知道,這些色狼們,一定是故意設計我坐在后座的中間位置。
看能否在途中,無意之中,看到我大腿偶而打開,露出裙裡的風光。可惜天不如人愿,我一路腿都小心地緊閉著,雖然累了一點,卻沒露出什麼春光出來。
*** *** *** ***
一行人於是開車,行到一家頗為豪華氣派的ktv門口,而讓我感覺奇怪的是,ktv在一、二樓,樓上卻有相同招牌的「motel」,也就是汽車旅館,整棟大樓就只有這兩家商店。我於是問說:「怎麼這裡唱歌用的ktv,會跟情侶約會專用motel會是同一個名字,而且都在同一棟裡面呀?」
男友小威說:「你還不知道呀!這兩家,其實都是同一位老板開的,也就是阿常的叔叔開的,他叔叔沒有小孩,阿常可算是這裡的小開喔!」
我們正說著話,阿常笑笑道說:「沒什麼啦!在這裡唱歌,我們可以比較自由一點,而且也不用擔心要花多少錢。」
才說完,阿常就把車子開到收費站前的門口,門口的招待小姐,看到阿常,二話不說,就打開閘門,讓阿常直接開進裡面。
阿常在裡面感覺最氣派的一間包廂裡,直接把車停下來,他說:「我們到了,最好的包廂,我早已經準備好了,請各位下車吧!」
這又讓我認識到,當有錢人的好處,反正花自己的錢,自然大方小羅、阿端都急忙下車,男友小威也下車了,只剩下我坐在中間位置,必須等男友小威下車之后,我才能挪動屁股,移出車子外面。等到我要從車子上離開站起來的時候,我才發現小羅、阿端、阿常,早已經就位,就站在開門的前端位置。
我由於是穿著極短的迷你裙,右腳踩到地面后,左腳才能跟著移出,而這三位色狼,似乎早已經等在視野最好的位置上,我先跨出右腿踩在地面上,左腿才跟著移出車子,就在這時候,我不經意的露出了裙內的春光了,自然讓他們一覽無疑了。而當我離開車子之后,發現小羅、阿端、阿常眼神上,都露出淫蕩得意的笑容,似乎很興奮,看到我的裙底風光。
我這才發現我的失誤之處,更糟糕的,下車時,我由於好奇這麼豪華氣派的裝潢,還在下車時磨蹭了一下時間,慢慢的邊觀賞豪華氣派裝潢,才邊下車。更是讓這三個小色狼,有充分時間看到我的「內在美」春光。
我再想下去,更覺糟糕,由於剛剛被表弟內射,許多精液還流在花心深處,到現在才慢慢流出來,我原本就有感覺到屄洞口有液體流出,感覺屄洞口頗為濕潤。這時我更感覺到內褲外,似乎也沾滿了很的的淫水與精液的混合體,這些液體擴散成為一個橄欖狀的潮濕形狀,正濕潤著我的小丁褲小穴的位置。他們三人如果看到我的小丁褲,就一定會發現,我的小穴位置的內褲,目前一定正是處於濕潤狀態。
我立刻紅了臉,男友小威卻笑說:「媚兒,說你沒見過世面,就是這樣容易臉紅,如果你能到樓上的motel裡面去參觀,甚至使用一下的話,你才會知道,這裡有多豪華哩!」
我紅著臉說,趁男友的會錯意的誤會跟著說:「人家就是小女生嘛!哪有這麼多的世面可以見呀,我們趕緊到裡面去唱歌吧!」
一進到包廂裡面,大家都點了那裡最豪華的餐點、水果、飲料來享用,而且是加倍。反正,是阿常家裡開的公司,自然不用出半毛錢,享受不用花自己半毛錢的東西,最舒服了。阿常一點也沒有心疼的樣子,更是主動的叫了好多瓶xo酒來助性。
除了輪番唱歌之外,大家在包廂裡,吃吃喝喝好不暢快,小羅、阿端更是頻頻找機會向我敬酒,我對他們有些戒心,常常借機推掉,倒是阿常是在盡地主之誼,向我敬酒,我就偶而跟他喝幾杯。
倒是他們三人動不動向男友小威敬酒,我心裡在笑說,自從我認識小威以來,從來未見他喝醉過,酒量深不見底。這三個人,不知輕重,早晚會被他反灌醉的。
不過,事實卻不是這樣,男友小威今天好像酒量特別的差,怎麼沒幾杯,就開始胡言亂語起來。
其它三個人看小威好像醉了,開始藉酒壯膽,跟我哈啦起來。
阿端借著一點酒意向我說:「我們常常聽威哥說他新教的女友媚兒,多麼漂亮,昨天一見,果然真的很漂亮,來……媚兒姐,今天為你的漂亮干一杯吧!」
我笑說:「少來了,光是為我漂亮,就要干杯,這理由太牽強了吧!」
阿常接著說:「人家說,一白遮三丑,我們都聽威哥說,媚兒姐不但人長的漂亮,皮膚更是特別的白皙,又嫩又白的,白到都不輸給外國妞喔!」
我也笑說:「皮膚白不白,我現在衣服穿這麼少,你們自然也看到了,雖然白了一點,嫩了一點,但哪會白的像外國人那樣白呀!」
小羅也說:「我們這邊太陽大,身體露出來,被太陽曬到的地方,自然不會太白,聽威哥說,媚兒沒被曬到的地方,可白著呢!哈!哈!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眼光就往我身上瞄來。
我被小羅這麼一說,不敢答話,深怕落入陷阱。
男友小威這時,卻胡言亂語的接話了,他說:「看你們的眼神,似乎不相信,我就叫媚兒露一些沒被太陽曬到的地方,給你們開開眼界好了!」
我趕緊說:「你發酒癲了呀!怎會讓他們看我身體呢?」
男友小威眼迷離的說:「又不是叫你脫光給他們看,只是讓他們看看,沒被太陽曬到的地方而已」
三個人也都起哄,阿常說:「為了表示誠意,我也先讓大家看看,太陽沒曬到的地方」,說完,撩起褲管,露出兩截大腿,不過,也不甚白晰,還有一堆腿毛。
小羅也馬上跟著掀起自己雙手的衣袖,露出沒被太陽曬到較為白皙的一面。
阿端更扯,他說:「這些都不稀奇,我讓大家看我,絕對曬不到太陽的地方,讓大家開開眼界」,說完,人跑到唱歌的小舞臺上,背對著我們,我們正納悶,他要作什麼?他突然把褲子一脫,往下一拉,外褲和內褲,全都扯下來,背對著我們,露出了他的白皙光屁股,正對著我們。
由於阿端似乎常游泳,身體其它地方極黝黑,唯一穿著泳褲的地方,屁股露出明顯的一個白皙三角型形狀。
看到這裡,我們都哄堂大笑,男友威哥更是拿起桌上的葡萄,就往阿端屁股砸去,男友小威說:「阿端露出屁眼啦!小心我把葡萄給塞進去,讓你肛交爽死你喔!」
我也說了:「羞死人,還不趕快穿起褲子來,算你第一名啦!」
小羅說:「當然,還不算第一名,小威哥和媚兒,都還沒被我們看到,比賽自然還沒結束!」
小威說:「這有什麼難的!」,自己站了起來,掀開上衣,露出上身跟肚子,還繞了一圈,讓大家觀賞,果然是沒有阿端白皙。
這時大家都已經露過了,四個男生更是起哄鬧我,包括男友小威也都起哄說:「換媚兒露了!而且只要別人露過的地方,都不能在露喔!」,說完一起鼓噪起來,甚至小羅、阿端都伸手過來,假裝要脫我衣服,對我毛手毛腳的。我看樣子是躲不過了,也是因為喝了一點酒,有些酒意出來,愛玩的心大了起來。
於是我說:「好吧!那我就小露一點給你們看看好了」四個男人都大聲鼓掌,男友小威竟然也很高興的叫囂起來,看來男友小威果真的是越淫蕩,興奮度越高。
從之前,要我在狗狗面前作愛,到在表弟偷看之下搞我,我就越發知道他,當越有人在場,他就越會人來瘋,常常會作出一些淫蕩的事情出來,滿足他的性癖好。
於是我緩緩走到小舞臺上,站在小舞臺,燈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我說:「眼睛擦亮一點喔,只讓你們看一次而已喔」,四個人都不經意的吞了吞口水,我輕輕拉起上衣的小可愛上衣,露出潔白無暇的肚子,在未掀到胸前,便停了下來,再轉過身體,讓他們欣賞我白皙的背部,之后,我停留了三秒鐘時間,期間聽到,不斷有人吞咽口水的聲音,我這才放下小可愛上衣。
阿端說:「哇……第一名,第一名,媚兒姐的肚子好漂亮喔,皮膚好白喔!」
我笑說:「還好啦,人家是女生,皮膚自然好一點啦!」
阿常也看了直吞口水,男友則面露得意之色,只有小羅先看的兩眼發愣,之后急忙說:「不算、不算,剛剛我們就說過,別人露過的,不能再露了。剛剛威哥已經露過肚子,所以,媚兒你這次不能算數!」
我急忙回應說:「不公平,你們都搶先露了,我最后才露,算算身體部位,也都被你們露光了」
阿端也說:「對呀,你也不能再露屁股了,因為被我搶先露掉了」,才說完,三個男人的白眼,立刻朝向他射來,阿端才知道他說錯了。
小羅接話說:「要不是你先露出屁股,這時候,我們說不定有機會看到媚兒的屁股哩!誰要看你的白屁股呀!你這時候還敢講露屁股的事!」阿端一臉無辜樣。
阿常也說:「既然如此,就麻煩媚兒姐,再露一次,身體其它部位好了,大家出來玩玩,就是要開心而已,沒有其它意思啦!」
我面有難色的看著男友小威,小威卻一臉,你自己看著辦的眼神我這時也有些酒意了,就在此時,我突想到他們還沒有露到的地方,於是我仍站在舞臺上,我說:「既然,大家出來就是要開心一下,我也不掃大家的興致,我也來露一下,還沒有人露過的地方,大家可要看清楚了喔!」
我甚至還點了一首快歌助性,當場就跳起舞來,四個大男生,看的目不轉睛,我則在音樂中,偶而輕抬起大腿,露出雪白的大腿肌膚,白到半透明的肌膚,讓看的四個大男生,垂延不已,而我則同樣享受著,被四個男人眼睛視奸的快感,他們越是在我身上吃冰淇淋,越讓我感興奮,音樂末了。
我站在燈光全部打亮在我身上的舞臺上,我說:「四只小色狼,你們可以再前進一點看沒關系,媚兒我現在,要露出你們都沒有露過的地方嘍!」
說完,四個男生像是小男生看牛肉秀一般,全擠到舞臺前,我則站在他們前面,開始捎首弄姿,最后,把雙手擺在我的腰際,剛好是我短裙的腰帶位置,我輕輕的先解開腰帶扣子,迷你裙已經松垮垮的掛在我的腰際上。
我對著這四個男生,輕輕的,一吋一吋的拉下我的迷你裙,我感覺四個男人眼神都像是饑渴的野獸,我仍繼續把裙子往下拉,四個男人不斷的吞咽著口水,這氣氛也感染了我,我似乎感覺我的乳頭在發漲,小穴深處也一縮一縮的痙攣抽動著,我興奮地繼續把裙子往下拉扯,小腹已經露出1/ 3部位。
但是我卻仍想再繼續往下拉下去,這時兩手指已經感覺裙子內的小丁內褲的阻礙了。但是看到四個野性大發,眼神充滿獸性的男人,兩眼直盯著我的身體看,我似乎也感受被視奸的快感,他們大叫「再脫、再脫」,我居然不由自主的,手指再往內褲裡面伸去,勾著內褲,連著迷你裙,繼續往下扯脫,我感覺有點緊,於是稍微擺動小腹、臀部,好讓小丁內褲與迷你裙,更容易脫下。
四個男人看到我擺臀扭腰的樣子,則更是幾近瘋狂狀態,甚至阿端還想沖上舞臺,被我用抬起的大腿給輕輕推了下去。當然,在抬腿起來的瞬間,其它三個男生,眼光便毫不掩飾地就往我裙底看去,這次我不再遮掩,大方的讓他們再一次看到,我已經潤濕了一個橢圓形的小丁內褲,小內褲卻仍盡忠職守的,緊緊的包覆著女人的神秘地帶。
我用腿把阿端給推下去舞臺之后,我繼續脫我未完成的動作,我扯著裙子與內褲,繼續往下拉扯,我感覺小腹已經露出約有2/ 3部位。這時候,我突然走進阿常前面,對他說:「你愿意不愿意用你的舌頭,舔一下媚兒白皙的小腹呢!」
阿常吞了幾口口水之后,連忙說:「當然愿意,就算會被威哥揍,我都愿意。」
我笑說:「威哥不會揍你的,相反的,威哥還很高興看到,你舔我的小腹喔!」,
說完,我媚眼看著男友小威,小威果然猛吞口水,猛點頭,我笑說:「我說是吧,小威哥很期待你舔他的女友的小腹喔!」
阿常二話不說,嘴巴便湊來,伸出舌頭,便在我小腹上,舔了起來,我感覺小腹皮膚上滑過濕濕滑滑熱熱的,舌頭特有的溫暖濕滑觸覺滑過我的小腹,讓我感覺真是難以言喻的快感,甚至讓我小腹深處的子宮花心,產生一陣抽搐。
不過,我只讓阿常舔一下而已,也移動到小羅前面,迷你裙和內褲松垮垮的掛在我的小腹剩下1/ 3位置,我說:「小羅最是鬼靈精怪,媚兒小腹也讓你爽一下,也讓你舔一下吧!」
小羅吞了吞口水,也是二話不說,雙手一伸,一下子就抓住我的腰間的裙子,把我整個人拉了過去,我驚叫了一下「啊!」,裙子也應聲又滑落了一些,幾乎都已經快要滑到恥毛的位置了。
小羅也像阿常一樣,在我小腹上用舌頭滑動著,不同的是,他把握機會,不只舔一次,更是來回的舔著,甚至手指還掐捏著我的臀部,而且舌頭更是比阿常還接近我女人神秘處的小腹位置舔吮著。
每舔吮一次,我都不由自主的抽搐一下身體,大約被舔了七、八下之后,我才以理智克服身體的快感,情不由己的把小羅推開,但是內褲和迷你裙卻也更滑下了一些,小腹就只剩下1/ 4區域,尚未露出,裡面自然也包括女人的三角神秘地帶,小腹3/ 4區域,都已經曝光出來,被這裡四色瞇瞇的男生看見了。
此時,裙子和內褲仍是松垮垮的掛在我的腰間,隨時都有可能脫落掉了。我於是又走向阿端,這四個男人裡面,可以說是最色的男人面前。
欲知我會對阿端作出什麼反應嗎?阿端會不會失控,直接把我的裙子連同小丁內褲,給扯了下來,直接讓我赤裸著下半身跟下體嗎?我們就得看讀者大大的響應,來決定下集的貼出的時間了。如果反應踴躍的話,下集將很快就會貼續上,否則,就會等上很久時間,的說!!
(2)四狼圍攻、扯下內褲
前一篇說到了男友的三個狐群狗黨,想出讓自己露出沒被太陽曬過的地方,給其它人看的把戲,而且規定前面已經有人露過的部位,后面的人就不能再露。
而由於我是最后一個才露的,身體其它部位都已經被男友與他朋友露過了,我想來想去,也只想到僅剩下小腹位置還沒有被人拿出來露過。再加上,我在酒精的作祟之下,竟然在四個男生性饑渴的眼神注視之下,大跳起艷舞起來。
甚至,看到除了男友的其它三個男生色瞇瞇的眼神,自己也跟著升起欲望,竟然還主動走這三個男人面前,去解開迷你裙的扣子,輕輕拉下迷你裙與小丁內褲,一點一點的,掀開自己位置,主動要求小羅、阿常、與阿端來舔吮自己的小腹位置。前篇已經交代了阿常與小羅都已經色瞇瞇的舔過我的小腹……
由於小羅比阿常精靈,所以,不像阿常只乖乖的只舔一下我的小腹,小羅幾乎是把我用的拉過去,對著我的小腹舔吮七八次,也讓我產生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我竟然在男友面前,挑逗其它男生,來舔我的小腹,而且,還自己松脫迷你裙與內褲。雖然小羅與阿常都沒有越軌之舉,卻也讓我產生非常大的刺激。
我的裙子和小丁內褲,幾乎都已經被小羅扯到剩下1/ 4的部位,小腹3/4區域,都已經曝露出來,被在場四個色瞇瞇的男生看見。
我推開小羅之后,說:「小羅你好色唷!人家只是給你舔一下小腹,又沒有允許你扯人家的裙子,你不但多舔了好多下,還差點扯下人家的裙子哩!萬一女人的私處讓你偷看到,我豈不吃大虧了?」
小羅卻笑著回答說:「媚兒!這你就不懂了,男生不壞,女人不愛哩!我如果只是乖乖的跟阿常一樣,只舔你肚肚一下,說不定,你還會怨我不解風情哩,到嘴的肉,還不會吃。所以,我為了表示對你的敬意,自然得多舔幾下嘍!威哥你說對不對?」說完,臉朝向我男友小威笑著。
我男友小威向來是有些異常的性變態,對於性生活,一直要求多彩多姿。平常都還正常,一旦有像這樣不同於平常的「性經驗」情況出現,都會異常興奮起來,進而作出一些幾乎是違背常理的事情出來。
所以,我男友小威竟然對我說:「對呀!媚兒你別太小氣了,我是你男友,我看了都很高興,都還不吃醋,你是被舔到的人,是享受到的人,你應該是很高興才對,有男生愛舔你的小腹,你可很榮耀喔!」
我一聽我男友小威這樣說,差點氣昏過去,竟然有這樣的男友,女友被人偷吃豆腐,還在高高興興的。我於是賭氣說:「好啦!好啦!算我占到便宜好不好!
現在你們也都看到我小腹了吧!這裡也是沒曬過太陽的地方,而且,也是你們沒有露過的地方,我算及格了吧!「說完,開始把露出3/ 4小腹區域的裙子和小丁內褲,開始往上拉。
男友小威、小羅、阿常倒是沒有意見,但是,一直是四個男生裡面,我感覺最色的阿端,這次卻只有眼睛吃到冰淇淋,其它好處一點都沒占到,我看他,眼睛都快要噴出火來了。阿端看我把裙子拉回到正常位置,急的大叫說:「不公平!
不行!他們都親到你的小腹,只有我還沒有親到,我也要親一下!「說完,阿端也就立刻跳上舞臺,上了舞臺之后,以跪姿姿勢,一手抱攬住我的大腿,另一手則拉扯著我還沒有扣上扣子的裙子,由於力量過大,我的迷你裙,竟然被他給扯到接近恥丘的位置。
我被阿端突來的強暴舉動,給嚇了一大跳,嚇的花容失色,大叫了出來:「啊……,阿端你……干什麼啦!再扯下去,我的裙子都會被你給扯掉了,趕快放手啦!」
說完,趕緊兩手拉護著自己的裙子,別再讓阿端再扯下去。
阿端卻并沒被我給喝退下去,反而笑嘻嘻的說:「媚兒姐!別這麼小氣嘛!
你都給小羅和阿常嘗過甜頭了,反倒是我,對你最欣賞的人,連裙邊都沒沾到,不是太對不起人家了嗎?「,阿端的手仍擺在我小腹上仍勾扯著我的裙子不放,色瞇瞇的仰頭朝我臉上看來,我感覺他甚至趁抬頭時,在偷瞄我的胸部。
由於阿端的手勁大,我的裙子一時也擺脫不了他手的糾纏。於是我使眼神,向男友搬救兵,我嘴上也說:「威哥,你看,這就是你的好朋友啦!連你在,都敢當著你的面,這樣偷吃你女朋友的豆腐!你不在還得了喲!」
我卻發現男友小威,看我們在拉扯,看的滿臉通紅,雙眼睜的大大的,卻不像是在生氣的樣子,倒像是喝了酒之后,又看到活春宮的興奮感覺一般。甚至我還發現,男友的下體,更是已經勃起,撐起了一個小帳棚起來,其它兩個男生,似乎也很樂意看到這樣的情景,下體也同樣膨脹了起來。男友看阿端跟我糾纏半天,最后才吱吱嗚嗚的說:「阿端,朋友妻不可欺,但是……但是」
我仍在跟阿端抗衡著,阿端一手抱住我的右大腿,一手仍扯著我的裙子,在已經露出近3/ 4處,還作勢要往下拉,我則兩手拉著腰間兩側的裙帶,不讓他繼續往下扯。我聽男友小威吱吱嗚嗚的沒說清楚,趕緊問說:「但是……但是怎樣呀?你倒是說清楚一點呀!」
男友跟其它兩個男生,似乎都很興奮的看著我跟阿端拿我身上裙子在拔河,在我言語逼迫之下,男友小威最后才吱嗚的搭腔小聲說:「但是……但是,偶爾一、兩次沒關系……」
我一聽大叫說:「什麼?你到底是怎樣啦!什麼偶爾一、兩次沒關系!是你的女朋友被人吃豆腐耶!」
男友似乎更興奮的說:「這……這是大家都亂說的口頭禪啦!不過,媚兒,人家請我們出來玩,你總不能老是厚此薄彼的吧,就讓阿端也親一下好了,大家都知道分寸的啦!我們出來玩,就應該大方一點嘛!」
小羅、阿常、阿端都跟著起哄說:「對呀!對呀!媚兒應該一視同仁,大家出來玩,該大方一點啦,我們知道分寸的!」
我看四個男生口徑一至,此時又只有我一個女生,孤掌難鳴,又氣男友亂來,都不愛護自己女友,還幫外人欺負我。再加上,自己又喝了一點酒,。畢竟,自己先讓了小羅、阿常舔了一下自己的小腹,才會造成現在的結果!現在想完全拒絕阿端,似乎也說不過去!
於是我放松了一點緊拉住的雙手,說:「罷了!罷了!既然我男友小威都這麼說了,那麼也就讓阿端你也過癮一次吧!不過,你可不能胡來喔!要有君子風度喔!」說完我兩手放掉原本拉著裙子腰間,改拉著阿端拉著我裙子的手,等於是把主導權讓給了阿端。
阿端看我順從答應,大為高興,說:「媚兒,這才對嘛!我是最愛護你的,才不會亂來,你看,你的手沒拉住裙子,我也不會把你裙子給扯下來,我當然舍不得你的神秘地帶,隨便讓其它男生看到哩!最多我一個人享受就好了,嘻嘻!」
*** *** *** ***
我聽他這麼一說,當場紅了臉,小聲說:「好吧,既然我答應也讓你舔我小腹,干脆你也別只舔一下,你就盡情的舔好了,看看會不會,有人會因此吃醋?」
我邊說邊看男友,想激起他的醋勁,卻發現他似乎只是更興奮而已,仿佛我不是他的女友,而只是他們找來的尋開心的公關妹而已!男友這樣的態度,激怒了已經略有酒意的我,讓我產生要報復男友的心態。
男友、小羅、阿常聽到我說,可以讓阿端盡情舔我小腹,眼睛似乎都因此亮了起來,三個人,都不由自主的走向前來,圍在我跟阿端的旁邊。
我感覺阿端也異常興奮,因為我感覺他的呼吸變的異常混濁,大口大口的吸氣,把熱氣都噴在我腹部上,哈的我小腹好不熱呼。
而我在酒精作用之下,竟然開始說出淫蕩的話,我竟然說:「阿端,你怎麼還不快舔人家啦,肚子被你哈熱了,也把人家搞的,連那裡好像都癢起來啦!」
說完還故意挺了一挺小腹,四個男人看我這麼豪邁,差點連眼珠都要掉下來。
阿端聽完大為興奮,原本抱著我的大腿的手,順勢把我下半身一拉,一把拉進他的面前,另一手更是不客氣的又把我原本都僅剩1/ 4遮蓋著小腹區域的迷你裙,更是往下拉扯。拉到幾乎都快要把女生的恥丘位置,給暴露出來了。
我驚呼了一聲「呀!羞死人了!」,但是,我卻沒有出手阻止他,三個環繞在我跟阿端四周的男生,更是大聲助威、叫囂著:「舔她、舔她……,把她舔到爽把她搞到昏死……」
於是阿端就在三個男生的助威之下,色膽更是大了起來,臉埋在我的小腹中間,對著幾乎已經扯到快要掉落的裙子裡面小腹,伸出舌頭出猛舔。我感覺,阿端的舌頭開始滑游過我的小腹,舔的位置比前面兩個男生更低,更接近我女人的私秘處位置,也讓我的敏感度更高昂起來。
我被舔的感覺到下體越來越癢,忍不住呻吟著:「啊……,阿端你的舌頭好神奇喔,……怎麼光是舔我肚子,小穴那裡卻開始癢起來了,嗯……就是這樣嗯……我。會爽死的,喔……」
阿端舌頭先左右來回的舔著我的小腹,我感覺熱熱滑滑的舌頭,就像是仿佛是男性的雞巴一般,觸碰著我的敏感地帶,而且我也感覺自己的小穴深處,又開始流出淫水出來了,再加上,周遭還有三對色瞇瞇的眼神在盯著我的身體、小腹猛看,深怕遺漏任何一個細節沒看到。此時我站在舞臺中間,就好象任這四個人玩弄的玩偶一般,身體雖然感到強烈的刺激感,心裡卻很害怕這樣的情況,繼續發展下去,到時候,我很很怕可能被這四個男人(包括我男友)給輪奸去了。
阿端的舌頭左右來回的舔著我的小腹,我被舔的舒服到,甚至不自覺的呻吟出來:「喔……好滑、好熱喔……媚兒那裡……,那裡……好象也被舌頭舔到的感覺,屄一直癢了起來了喔……怎麼會這麼舒服呢……」
阿端的舌頭原本左右舔我的小腹,聽到我呻吟之后,突然改變方向,改往我小穴上方的恥丘處舔了過來,我立刻感覺,阿端的舌頭更往我私秘處,像一條熱泥鰍一般的鉆了過來,我一驚呼了一聲:「啊!再下去,阿端你會舔到人家那裡,就是……就是屄啦,這不可以……不可以……」,於是我屁股本能的往后退了一下,但是仍感覺阿端的舌頭就像熱泥鰍一樣,跟著鉆了進來,把我的敏感地帶,鉆的滑滑濕濕的,越來越感覺舒服。
但是我仍本能的,屁股往后閃躲他的舔吮,阿端看我屁股往后翹,在躲避他的舌頭舔吮。
先是笑笑,然后把原本抱著只是我的腿的手,突然一緊,把我的腿向前一攬,我整個下半身又被他拉回去了,而且手還不斷上下撫摸著我的大腿,甚至我的臀部,也同時被他的手騷擾、掐捏著。
我由於大腿、臀部后面被手撫摸著,陰戶恥丘的上方,還被舌頭舔著,感覺太過舒服了,早已忘記羞恥心,所以,也不再反抗,任由阿端他一手摟著我的大腿撫摸,也讓他一手在我小腹前面,不斷扯拉著我的裙子和小丁內褲,每拉下一點,阿端的舌頭變往下舔一點。把我都搞的兩腿發軟,幾乎站不住腳。
阿端卻只管盡情的撫摸和舔著我,把我弄得迷迷茫茫的,在迷茫中,我聽到阿常說:「疑!好奇怪喔!怎麼阿端這小子,舌頭都已經舔的這麼深入了,怎麼都還看不到媚兒姐的屄毛出現呀!」
小羅聽到,只是癡癡的淫笑著,而我男友小威則得意接話說:「阿常弟,這你就不懂了,媚兒的那裡,可是萬中選一,你打燈籠找都找不到的男生寶穴喔!」
我一聽男友小威,竟然要在其它三個男人面前,對與我的女人私秘處品頭論足一番,更是羞的紅了臉,大聲說:「小威,你不要亂說人家的私秘處啦!人家會害羞死的!」我甚至還下意識的伸手想去拉住男友小威。
但是由於我在舞臺上,被阿端兩手掌控著我的下半身,動彈不得,男友看我干擾不到他,更是得意的繼續說:「媚兒她的小穴呀,屄洞又小又緊,但是卻耐肏喔,而且在外觀上,不僅兩片小陰唇形狀小片,外型漂亮而已,連大陰唇都還是粉紅色的,粉嫩粉嫩的,就像她現在臉上的皮膚一樣,一點黑色素也沒有,而且……」
小羅、阿常同時急問說:「而且怎樣?」,阿端似乎也拉長耳朵在聽我聽到男友小威這樣說我女人的私秘處,臉紅害羞到,真想找個地洞鉆進去。
男友小威看我臉紅成這樣,似乎更興奮,吞了吞口水,笑的很得意說:「而且媚兒的屄毛,天生就很柔細、稀疏,好象嬰兒的頭發一樣。不但顏色淡淡的,而且也只有一小撮而已,只長在陰戶的上方,一抹淡淡的,剛剛好,只稍微蓋住陰戶。而且到了大腿夾處的大陰唇那裡,也只剩下幾根稀稀疏疏的屄毛,而且都還貼著陰唇不會亂長。所以,每次我搞她,我都幾乎忍不住,想要拔下她一、二根屄毛,看到她的屄毛被拔,屄洞跟著吃痛,跟著抽搐的樣子,真想馬上騎上去插死她。如果媚兒的屄,真的被你們看到,不爽死你們才怪喔!」
小羅、阿常聽小威這麼一說,更是吞了吞口水,看他兩個人的眼神,幾乎好像立刻要把我給剝光來驗證,看我的女人私秘處,到底是不是像小威講的那樣淫蕩、漂亮。
我當時由於被阿端控制著身體,僅能害羞的紅著臉,頭低低的,任他在這三個男人面前,形容著我的私秘處,手腳都不知道要擺在哪裡,陰隱約約的感覺自己小穴深處都在抽搐著,他每多講一句,我就感覺小穴就抽搐一下,淫水好象也在大量流出到屄洞口的感覺。
而正在舔我的阿端,聽到我的私秘處被男友這樣形容,更是像中到樂透頭獎一樣興奮,舌頭更是一直往我恥丘深處舔進來,另一手則不客氣的掐捏著我的屁股,甚至已經有兩根手指已經穿越小丁內褲,直接摳在我的屁眼位置上。
而我則被阿端前后夾擊,后面被他手掐捏著屁股,前面則被他舌頭一輪猛舔,兩者前后夾攻之下,舔到我身體發顫,雙腳發抖,已經完全軟腳,站也站不住,於是我腳軟的倒了下來,躺在舞臺上,雙腳還明顯發顫著。
阿端看我倒下,雙腳發顫著,抓到好時機,又趁機把我裙子與內褲往下扯,但是,由於我屁股壓在地上,反而,沒辦法把這兩件貼人褻衣給褪下來。不過,還是往下扯了一點,這次阿端的舌頭,終於深入進到我的下體淡淡的小茵草地帶區。
阿端邊舔邊說:「威哥說的對,媚兒姐的屄毛,果然很軟,不像上次那個女的,屄毛硬邦邦的,又會扎人,媚兒姐的屄毛一點都不會刺刺,好象舔在軟綿綿軟的棉花糖一樣,屄毛好象隨時都會被我舔起來一樣!」
我被舔到迷迷惘惘的,已經聽不清楚阿端的意思,我甚至只記得,我只呻吟著「啊……啊……」兩腿在不斷抽搐而已。
我之所以會這樣迷惘,是因為我下體構造跟其它女生稍有不同,如果是一般的女生的話,恥毛距離私秘洞口,仍還有一點距離。但是,由於我的身體特別,天生恥毛就不多,長的又比其它女生要低一點,幾乎要到陰阜下方,才長出陰毛。
自然他們會認為,阿端怎麼一直沒舔到我屄毛位置。若是,換成其它女生的話,阿端這樣舔,早就舔到她們屄毛的位置了,但是我在陰阜處,則仍是一片光滑。
於是,相對的,一但我感覺陰毛被舔到的同時,也宣告,我的女人秘洞,也快要失守了,將被阿端那像熱呼呼的泥鰍的舌頭給舔到了。再加上我體質原本就很敏感,那種屄洞快被人舔到的刺激感,自然也是加倍的刺激我的性欲本能,往往令我進入迷迷糊糊的境界。
男友小威看阿端已經舔到我的恥毛,看我眼神迷離,這時,他竟然還興奮到出聲助威,他說:「哇!阿端好強,終於把媚兒舔到軟腳,我想她這時候的屄,應該都是淫水了,而且阿端已經舔到她的屄毛,再下去一點點,就會舔到媚兒的屄嘍!加油……加油……」,說完跳上舞臺,就站在我兩腳中間位置,趴著看阿端舔我的私密處。
而另外二個男生,也有樣學樣,同樣興奮的全部爬上舞臺上,全部爬到我身邊幾乎是頭靠著頭,大家的頭幾乎都已經全部擠在我的身體上方,已經一至的對準我下體位置,觀看阿端如何舔到我的私秘處。
我此時,雖然感覺自己小穴裡流滿淫水,私處更是被阿端舔的異常舒服,真想讓他這樣繼續舔下去,甚至,也不排斥被他用雞巴塞入我小穴奸到。尤其在這麼堆男人色瞇瞇的眼光面前,自己好象也跟著異常的興奮起來。其中又混合了感覺要被輪奸的羞恥感,反卻讓我下體異常敏感、刺激。身體感官告訴我,或許繼續下去,將會達到,一男一女交媾,所未能達到的異常快感境界!
但是,理智卻告訴我,現在的游戲,已經超越男女普通朋友太多了,玩耍太過火了,於是我理智的,伸出手想推開小羅、阿常的頭,我說:「不要了!不要了,人家女人的秘密處已經快要曝光了,不能再舔去了,我們不要再玩了,太超過了,啊啊……人家的屄快要崩潰了……啊,不可以……」
我手按住他們的頭,卻發現自己手上毫無無力氣推開他們,這些正在貪婪發春的色狼們,尤其阿端舔著我的下體恥毛,更好象已經把我的精力全部吸光一般。
四人不管我的反抗、呼喊。甚至,還加入奸淫我的行列,我感覺有多只手,同時去拉扯我臀部下的裙子,想把我裙子全部扯下來,而我則想盡辦法反抗、推開他們。
但是,就在我們扭扯這刻,由於我屁股動來動去,屁股不免抬高了一些起來,反而讓他們有了可趁之機。我感覺原本壓在我屁股上的裙子和小丁內褲,不知何時,似乎又被幾只手趁機的往下扯下來了許多。四個男人同時圍攻,躺在舞臺上的我,自然是有辦法制服我的。
不久,我發覺,我兩腿夾處的女生下體私密處,突然感覺有一陣涼意吹拂過,感覺屁股也感覺到地板的涼意。
同時,我突然聽到小威、小羅、阿常三人同時發出興奮的喘息聲,小羅更是沙啞的說:「看到屄了,看到屄了,真爽,這就是媚兒的屄了呀……」
到底是雙拳難敵四掌,何況是一個已經躺下的弱女子怎能對付四個強壯男生的八掌呢?光是他們要扯我衣服,也都會被他們給扯破爛掉了。所以,我終於在四個男生的撥弄之下,一步一步的掉進,將被輪奸的陷阱裡去了。我的裙子與小丁內褲都被扯了下來了,女人最私秘的小穴,也被這四個男生給看見了,四個男生會不會就在ktv的舞臺上,一起把我給輪奸了呢?
我還有沒有反擊、逃避的機會呢?事情到底會怎樣發展呢?真是讓我越來越難以啟齒,令人好害羞的感覺喔,真想就此停筆……
但是基於讀者大大的熱烈響應,最后我仍決定繼續寫下去,但是要寫這麼令女人害羞的事情,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所以,需要繼續看下去的讀者大大們要多多的響應,響應越多,就會越快貼上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