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合租有少婦

2017-2-8 激情小說

(一)寡婦王美
阿正是一個鬼故事寫手,冷言少語,畢業后就留在t市,居住在小姨孫雅家裡,靠寫鬼故事為生。
小姨孫雅28歲,丈夫常年在工地搞建筑,一年也回不了幾天,又因為一直沒有小孩,所以最多過年的時候回來看看。剩下偌大一串院子沒人居住,孫雅干脆做起了包租婆。
院子裡一共有五個人,除了阿正和小姨孫雅以外,還有三個女人。做保險業務的王美,已經38歲了,據說丈夫早年的時候出車禍死了,她也沒嫁,所以做了寡婦。韓麗,27歲,好不容易找了個合適的人結婚,結果剛剛結婚,他男人就和一群狐朋狗友說是去外地搞什麼生意,兩年沒音訊。此外還有一個在建筑公司做設計師的李艷萍,33歲,也因為和男友不合,離異后一直單身。
阿正兩個月前搬來,和這些女人還不是很熟,倒是小姨孫雅生性大大咧咧,平時也沒什麼事,和那三個女人打的火熱,休息時四個人便湊在一起打麻將。
這天,正是周六。
晚上6點,阿正肚子餓了,便去孫雅那兒看有沒有飯熟,小姨也是一個人,所以他就跟著小姨吃飯,正好省了自己做。
「當當當」
「誰呀?」
「小姨是我。」
「哦,是阿正啊,門沒關,你進來吧。」
聽到小姨在家裡,阿正便推門走了進去。她進去后發現小姨正坐在鏡子前化妝,他問道:「飯好了嗎小姨?」
「啊?你餓了嗎?」聽到阿正要吃飯,孫雅回過頭來拍了拍額頭,「哎呀,你看我這記性,忘了告訴你了,今天王美請大家吃飯k歌,所以我就沒做,一會兒你也一起去吧。」
「呃、我和他們不熟,還是不用了吧,那我一會兒自己出去買著吃吧。」阿正聽到沒做飯,便打算走了。
「哎,你別走啊,6點半的飯,我化妝完就走了。」孫雅挽留道。
「我看還是不用了,我和她們不熟。」阿正還是要走。
「你看你這孩子,真是不懂事,大家一個院子裡的,一起去吃個飯玩一玩不就熟了嘛!」說著,孫雅將阿正的胳膊拽在懷裡就往回拽。
孫雅個子不高、但是身材很豐滿,尤其是乳房和屁股。她這一拉,正好讓阿正體會到那34e是什麼效果。由於孫雅拽的緊,她的乳房都已經被阿正的胳膊擠壓的變形了。
阿正不免臉紅起來,囁嚅著道:「好了,我去,小姨你放開我吧。」
孫雅聽到阿正答應,便松開了胳膊,結果正好看到阿正燒紅的臉,胸部失去擠壓感的那種失落這才涌了上來。
「臭小子,讓你占便宜了。」孫雅臉一紅,啐道。
阿正聽了這話更是不知所措。
所幸,孫雅很快就打扮好了,早點結束了這段尷尬。
兩人結伴出門,打車去新花園酒店。
孫雅今天穿了一件黃色上衣,下身是寬松的運動褲,頭上隨意扎了個馬尾。
車上,二人靜靜都不說話。由於剛剛的小插曲,阿正不免心猿意馬起來,渾身不對勁。
最后臨下車的時候,孫雅才囑咐道:「一會兒吃飯的時候多說點話,別一聲不吭的噢。」
阿正嗯了一聲,算是答應了。
王美在酒店二樓叫了個包房,據說是她談成了一筆大業務,有很多獎金,所以請大家吃一頓。
飯桌上四個女人嘰嘰喳喳,倒是阿正在一邊默不作聲的吃。
最后還是王美調侃道:「阿正啊、你說你一直吃個不停,是不是準備吃飽了一會兒好有力氣唱歌啊?」
「就是就是、吃吧,一會兒我們聽你唱歌。」三個女人起哄道。
阿正的臉更紅了,囁嚅著不知道說什麼好。
飯后,五個人去了紅星ktv,唱了近兩個小時,阿正不會唱歌,最后不忍掃大家的興,於是吼了首「精忠報國」,惹的四個女人連連嬌笑不已……
借著酒勁,王美更是調侃道,我看大家都是孤身一女,誰要是有性趣,就把阿正小兄弟給收了吧、說不定還是處男呢……
四個女人哈哈大笑,阿正卻更加臉紅了,幸好包廂裡燈光暗淡,沒人看的到。
等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了,四個女人都喝了不少,反而是阿正沒怎麼喝,很清醒。
好不容易才把四個女人弄回家。李艷萍、韓麗和小姨孫雅住在一樓,阿正和王美住在二樓。
孫雅大著舌頭說:「阿正啊……我們先回去了,你……你慢慢扶美姐上樓吧……」
阿正說好。
王美38歲,不年輕了,但是也絕對不老。尤其是胸前的兩對奶子更是和小姨不相上下。
阿正把王美送回房間裡,正要走的時候,王美突然死死的抱住了阿正的脖子,迷迷糊糊地說道:「阿正……阿正……別走,姐今晚很高興……你陪我嘛……別走……」
阿正想掰開王美的手指,偏偏喝醉酒的人力氣很大,阿正竟然一時分不開。
幾經折騰之下,阿正也認命了,任由王美抱著,躺在床上。昏昏沉沉,不就便睡著了……
半夜,阿正突然覺得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睜眼一看,原來是王美醒了。
阿正立馬就要起身,結果又被王美按了回去。
似醒半醉的王美在昏暗的臺燈下看起來一點都不老,反而有種成熟的味道……王美將嘴靠近阿正的耳朵,「你要干嘛?」
阿正道:「美姐你醒了,我也該走了……」
「走?往哪裡走?你強奸了我就要走嗎?」王美突然義正言辭道。
阿正一驚,急急道:「我沒有強奸你啊……是你抱著我不讓我走的。」聽到王美說自己強奸她,他慌了。
「嘿,別怕,你要是聽我的話我就不宣揚出去,你要是不聽我的話……我明天就告訴你小姨,然后再去法院告你……」王美詭笑道。
「可是我真的沒有……」阿正剛要辯護,便被王美伸手捂住了嘴。一口香氣竄入他鼻孔。這是不同於小姨的香,王美的香是一種很濃的、好像秋天要枯萎的花兒的濃烈香氣,雖濃,但是并不讓人反感,反而很醉人。
「你說沒有就沒有嗎?我在法院可是有人的……」王美道。
阿正不知道王美為什麼要誣陷自己。他生來膽小,一聽王美要控告自己,已經六神無主了。
王美輕輕放開了捂著阿正嘴的手,在他耳邊輕聲道:「只要你答應我,我永遠不會宣揚出去……」
阿正顫聲道:「答應你什麼?」
王美突然翻身壓住了阿正,還留著淡淡酒氣的嘴壓在了他嘴上。
王美的嘴唇很厚,就是那種很性感的樣子。阿正心中一嘆……我的初吻吶……王美比阿正都主動,蛇一樣的舌頭輕輕撬開了阿正的嘴,接著就釋放出了她那醉人的毒液。
這個吻足足持續了有一分鐘,直到阿正喘不上氣來,王美才放過他,輕喘著道:「我要你答應,做我的小情人……夜夜服侍我。」
阿正道:「可是……萬一讓小姨她們知道了怎麼辦?」
王美嗤笑道:「你只要答應就好,其他的我來應付……你說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吧?」
阿正結結巴巴道:「我……答……答應。」說完,臉霎時紅成一片……
王美聽了咯咯笑道,「你說我一個女人都不害羞,你一個男人臉紅什麼?好了,先幫我脫了衣服吧……」
阿正哆哆嗦嗦伸向王美t恤,結果半天脫不下來。
王美笑道,「小弟弟,你不把我扶起來怎麼脫的掉啊?」
阿正又把王美扶起來,王美一下摟住阿正的脖子,氣喘吁吁道:「快脫…
…」
如蘭的香氣噴在阿正的臉上,手上溫軟的觸感不禁讓他起了沖動,褲襠下的雞巴慢慢的勃起。顫抖著一雙手終於脫掉了王美的t恤。
王美裡邊竟然沒有穿胸罩?一雙36e的豪乳露了出來……阿正心下暗暗和小姨的比較,王美比小姨骨架大,所以奶子也顯得比小姨大,不過就身體的比例來說是差不多的。
這時,王美突然說道:「阿正小弟,你看姐姐的奶子和你小姨的相比哪個好看、哪個大啊?」
「啊?」阿正一時反應不過來,不知道王美這麼問是什麼意思,他低聲說道:「都好看,不過美姐你的更大……」
「咯咯」王美輕笑了起來,說道,「那你摸過你小姨的奶子嗎?」
阿正臉一紅……說道,「呃、沒有……」
「那你想摸嗎?」
阿正撓了撓頭,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干笑……
「來,你先摸摸姐姐的奶子……」說著,拉住阿正的一只手就按在了自己的奶子上。
柔軟、滑嫩、充滿彈性,阿正的雞巴徹底的漲了起來,頂著牛仔褲頂的難受。
「手感怎麼樣?」王美挑逗道。
阿正輕輕抓了抓手,說道:「很好……」
「呵呵,還愣著干嘛?不知道怎麼做嗎?」王美丟了媚眼給阿正。
阿正只感覺口干舌燥,此刻他再也忍受不住,一把撲在了王美胸前,將自己的頭埋在兩個豪乳之間,張開嘴巴又啃又舔……從奶子底部、直到兩顆堅硬挺立的乳頭,最后兩個奶子濕淋淋的都是阿正的口水。
「呃……受不了……快幫我脫了褲子,下面……」王美喘息道。
就算是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雖然阿正是個處男,但是平時a片可沒少看,此刻他被王美放開了膽子,急忙解開王美的腰帶,托著那豐滿的屁股,略顯粗暴的脫去了王美的褲子。
這一下,驚呆了阿正。
竟然連內褲都沒穿……
阿正此刻放開了膽子,沒有了開始的怯弱,笑道:「美姐、你這什麼都不穿,不會是早就打好我的主意了吧?」
王美嬌笑道:「知道還不趕緊的……你看都濕了。」
阿正一把摸向王美的陰戶,只覺放在了剛出籠的饅頭上,高高的陰戶鼓起,在燈光下兩片肥厚的陰唇中間留出了汩汩透明的液體……
阿正一把拉開了王美的雙腿,讓那肥厚的陰唇完全呈現在自己眼前。
王美的陰唇很肥、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整片陰唇都是黑色的,沾著淫水的陰唇又黑又亮,如同兩片黑色的露水葉子。而且陰戶很高、如饅頭一般高高鼓起,陰毛雖然不長,但是很密。
他張開了嘴,一下吻在了王美肥厚的陰唇上。
王美「呃」的呻吟一聲,又是一股液體留了出來……
「輕點……」王美低聲呻吟。
阿正抬起頭,他嘴唇和王美的陰唇間還扯著一條透明的絲線,輕輕用牙齒咬斷,阿正猶豫道:「美姐……你的陰唇為什麼那麼黑?是因為……我聽說經常和人做愛陰唇才會發黑……」
「呵呵,小家伙,你是想問我是不是經常和男人做愛嗎?」王美坐起身子,盯著阿正鄭重道,「那我告訴你,你是除了我那早死的老公之外的第一個男人。」
阿正看著王美那鄭重的表情,不像是說謊,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呵呵,沒有,我就是好奇。」
「唉……你不知道的,人都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都38了,人老珠黃的誰看的上啊……」
王美一臉滄桑。
阿正看著她那寂寞的樣子不由的心疼起來,他上前輕輕將王美摟在懷裡,深情說道:「美姐一點都不老。」
這話是他的心裡話,雖然王美已經38了,但是在她臉上除了眼角的一點魚尾紋外的確看不出她是年近四十的女人,只因她那濃艷的女人味常常讓人忘了考慮她的年齡。
王美輕輕將頭靠在阿正胸前,在他乳頭周圍劃著圈圈道:「真的嗎?那你為什麼還這麼勉強?」
阿正訕笑道:「呃……那是因為我不敢褻瀆美姐。」
「呵呵,這嘴真甜,來,親一下,讓姐姐看看你這嘴到底有多甜。」說完王美鳳眼含春望著阿正。
阿正微微一笑,就要去吻王美。
王美伸出一根手指,擋在阿正嘴邊,調皮的笑道:「是下邊親你……」
「哈哈……」阿正一樂。
當下,他縮下身子,掰開王美兩腿,將臉貼近王美的陰部,伸出舌頭輕輕舔著王美那又黑又亮的陰唇,「甜嗎?」
「還不夠甜……」王美嬌笑道。
阿正又輕輕用舌頭分開兩瓣大陰唇,整個嘴巴都貼了上去,舌頭整個伸長,滑入陰道,就像在和自己最深愛的公主接吻,阿正閉著眼睛細細體會王美陰道、陰唇的香甜,嘴裡嘖嘖有聲,將那分泌的液體都吞入自己嘴裡。
漸漸的、王美開始喘息起來、雙腿也不安分的扭動,陰道分泌的液體越來越多、阿正簡直已經淪陷到那陰道裡了。
柔軟、滑膩的陰道如同黑洞般拉扯著阿正的舌頭、嘴巴、靈魂……
猛然間,王美雙手按住阿正的頭,將他的頭死死的按在兩腿中間,「哦…
…好舒服……真甜……」
被王美按著,阿正感覺更充實了,只不過那濃密的陰毛弄著他的鼻子有點癢,而且幾乎要呼吸不上來了。而王美卻死死的按著。
阿正伸出手到處亂摸,突然咯吱王美的胳肢窩,王美受癢,雙手也縮了回來阻擋。
這間隙,阿正才有空喘口氣。
王美道:「怎麼了?」
阿正笑了笑,「美姐的陰唇太甜、我喘口氣。」
王美白了他一眼,「就會說謊……來,總不能老讓你伺候我。」說罷,將阿正按倒在床上,一把扯下了阿正的褲子。
「哇!好大!」王美驚訝道。
「喜歡嗎?」阿正問道。足有15厘米長、直徑4厘米的陽具,難怪王美驚訝了。
「喜不喜歡要她說了才算啊……」王美指了指自己的陰部。
「好啊、我現在就問問她……」
說著,阿正一把壓在王美身上,陽具死死的貼在王美厚厚的陰戶上。
「把它放進去……」
王美握住阿正的陽具,將龜頭對準陰道口,這一握,王美才算是真真切切體會到了阿正的武器有多大。
王美剛剛將陽具扶著,還沒來的及撤手。
「啊~ !輕點……」阿正已經將陽具連根沒入了王美的陰道。頓時一股被包圍的溫暖感覺從下身傳入腦海。
「真爽!」阿正長呼了一口氣,低頭只見王美的表情好像很痛苦……
「很疼嗎?」阿正問道。
「當然了……人家多少年沒做了、你也不知道輕點……」王美埋怨道。
「呵呵、我也是第一次,下次就有經驗了。」
「什麼?你是第一次?」王美再次驚訝道,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是啊,你是幾年沒做、我可是二十多年沒做了。」阿正眨巴眨巴眼睛。
「好吧,看來我還占到便宜了」
「那我要開始了啊?」說著,阿正開始緩緩聳動下身……
15厘米的長度,每次都抽出12厘米,只留一個龜頭在裡面,然后又狠狠的刺入,每一次的沖刺都伴隨著深入骨髓的爽快感……只不過到底是處男,阿正只堅持了十五分鐘。
趴在王美身上,輕揉著王美豐滿的奶子,阿正氣喘吁吁道:「美姐還沒高潮呢?一會兒再來一次。」
王美也呻吟著低聲道:「嗯……我也好久沒做了、剛剛你動的太快了、我都來不及享受。」
兩個人抱在一起溫純了半個小時候阿正的陽具已經再次挺立了。
起身將王美的兩條腿扛著肩膀上,阿正用上了自己在黃網上看來的技巧,九淺一深、欲拒還迎……這次直直做了四十分鐘,最后在王美達到高潮后,阿正也將精華送入了王美顫抖著的陰道最深處……
稍息片刻。
王美躺在阿正臂彎裡,問道:「舒服嗎?」
阿正嗯了聲,「舒服。」
「那以后你就天天晚上都來我這家裡睡吧。」
「呃、這樣可以嗎?會被人發現的。」阿正膽子還是很小的。
「呵呵……你看樓下的韓麗怎麼樣?」王美問道。
阿正想了想,說道:「挺好的啊、脾氣溫柔、身材也好……只是不知道他丈夫怎麼就能舍的下這一嬌滴滴的美人。」
王美笑了笑沒表態,繼續問道:「那李艷萍呢?」
阿正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個冷冰冰、巨乳肥臀的少婦來,「她啊,奶子大、屁股肥……只不過就是有點冷。」
王美說道:「其實啊,越是外表冷淡的女人內裡越是放蕩……再說說你小姨吧。」
「呃……我小姨啊,挺好的。」關於自己的小姨阿正并不想多說什麼。
「你想和她們上床嗎?」阿正不知道王美為什麼這麼問。
「呃……這個嘛、我有美姐就夠了。」阿正討好道,他覺得在一個女人面前說想和別的女人上床是很愚蠢的行為。
「呵呵,你小子就是沒膽,放心,我會幫你把她們都搞到你床上的。」
阿正呆呆的問道:「呃、為什麼?」
「獨樂了不如眾樂樂啊……再說,把她們都拉下水以后我們也方便啊……」
王美鬼笑道。
「呵呵,這倒是啊……」
王美突然在阿正頭上一敲,「看把你高興的……這還沒上呢!好了,時候也不早了,你也該回你房去了,現在還是不要讓她們發現的好。」
阿正看了看表,發現已經凌晨五點了,也該回去了。
這之后,每到晚上,阿正都會來和王美激情一番,五點多的時候再偷偷溜回自己房裡。
(二)冷艷的蕩婦
在阿正的滋潤下,多年沒有嘗試過性生活的王美再次迎來了她的第二春,不僅僅晚上做、有時候白天院子裡人少的時候還會乘機歡愉一把。
而且還買了很多情趣用品,什麼自慰棒、跳蛋、情趣內衣……統統都有。而阿正破處以后他天生的性強人潛力也發揮了出來,漸漸的王美感覺有點吃不消了。
這時候,她想起了當初和阿正說的話,把另外三個女人也拉下水,當初只是抱著萬一的想法,而現在看來是必須實行了。而阿正倒沒怎麼在意,這段日子他在王美身上得到了足夠的歡愉,已經很滿足了……
一天,恰好是周末。小姨陪著韓麗去省城檢查身體,院子裡只剩下阿正、王美、李艷萍三個人。
傍晚的時候,小姨打來電話說晚上不會來了,叫他自己出去吃飯。回來的時候王美突然神秘兮兮攔住他,附在他耳邊說道:「九點的時候去李艷萍屋裡一趟。」
阿正疑惑道:「去她屋裡干嘛?」
王美假裝生氣道:「我叫你去你就去、難不成還能害你?你是不是不聽美姐的話了?」
阿正連忙表示沒這回事。
「好了,記得是九點多一點啊,你去的時候就說是借書……好了,記得哦。」
說罷,王美四下看了看沒人,飛快的阿正嘴上親了一下。
回到屋裡阿正一直想不通王美叫他去李艷萍家裡干嘛,還讓他找個借書這麼憋足的借口……
晚上八點多,李艷萍屋裡。
王美將一個鼓鼓的背包扔在李艷萍床上,「呶,送給你的禮物。」
李艷萍從電腦前轉過身,扶了扶眼鏡,不解的問道:「送給我的禮物?什麼東西?」
王美狡黠的一笑,「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李艷萍走到床前,微笑道:「奇怪……怎麼突然想起來送我禮物了。」說著,她拿起背包,一把拉開拉鏈。
看到背包裡的東西,李艷萍臉頓時紅成一片。
她冷冰冰道:「王美!你給我這些干嘛?快拿走!」
背包裡赫然是各種大小型號、材質不同的電動按摩棒,還有跳蛋。
王美撲哧一笑,將李艷萍拉到床邊坐下,慢慢說道:「我也是女人,別看你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其實我了解你……」
李艷萍面罩寒霜,冷冷一笑:「你了解我?你了解我什麼?」
王美緩緩說道:「我知道你和我一樣寂寞、一樣渴望性愛……」
李艷萍心裡一顫,看著王美真誠的眼神,她沒來由的臉紅了起來,最后忍不住撲哧一笑,指了指王美:「你呀……還做大姐呢,一點不害臊……」
王美心中一喜,知道自己的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她一把抓住李艷萍的奶子,就算是隔著衣服都能感受到那奶子是如何的豐滿肥大,她突然問道:「艷萍,你這有多大號啊?」
李艷萍被她突然襲擊,身子好像被電了一下,一把拍掉她的手,「你要干嘛?」
王美嬉皮笑臉,繼續纏問道:「多大嘛、有什麼好方法也告訴下我……」
李艷萍低頭撇了眼王美的胸部,「你那36e的奶子還不滿足啊?」
王美笑道:「肯定是越大越好啊,快說說你的多大……」
李艷萍臉一紅,說道:「大概36f吧……」
「哇!」王美一臉吃驚狀。
說著就撲向李艷萍,把李艷萍按倒在床上就去扒她的衣服。李艷萍紅著臉左右抵擋,突然,她身子猛的一震……無力道:「美姐……你干嘛……」
原來王美乘李艷萍不注意,突然把手伸進了她的胯下,中指死死的扣住了李艷萍的陰道,也難怪她會無力了。
王美湊近李艷萍的臉,伸出舌頭輕輕舔著李艷萍那晶瑩的耳垂,吐氣如蘭道:「艷萍,我們一起回味下愛的感覺吧……」
李艷萍已經被王美弄的不知所措,女人就是這樣,一旦放開了就什麼都好辦了,她輕輕「嗯」了一聲。
王美狡黠一笑,吻上了李艷萍的嘴唇……
上邊兩張嘴嘖嘖有聲,王美的手也沒有閑著,在李艷萍的陰部又揉又捏、連插帶捅,不多時李艷萍已經淫水泛濫……
王美拿出手,看著手指上的淫水慢慢滾落指尖,一下按在了李艷萍的嘴唇上,嬌笑道:「你真是個蕩婦……」
李艷萍這時大腦已經恢復了清明,白了她一眼,「你才是老蕩婦呢……」
王美臉色一變,佯裝惱怒道:「你竟然說我老?」說著摸出一根按摩棒,咬牙道:「現在讓你看看我老不老……」
王美在李艷萍低喝反抗聲中強行剝下了李艷萍的褲子,接著又把她的上衣整個脫掉,就連胸罩、內褲都一件不剩。
李艷萍氣喘吁吁道:「算你狠……我也要你脫光。」笑哈哈撲在了王美身上。
王美心中有自己的計劃,稍微抵擋一番就讓李艷萍褪去了全身衣物。
赤身裸體之下,才看的出來李艷萍比王美更豐滿。雖然王美的年紀要比李艷萍大五歲,但是李艷萍的奶子足足比王美大了一號,她又生性冷淡,不在乎包養,所以乳房有一些下垂。
王美讓李艷萍跪著撅起屁股,李艷萍開始還有些不好意思,最后在王美的勸說下才答應。
李艷萍雖然奶子大、屁股肥,但是陰部卻和少女一般,稀疏的陰毛,緊閉的陰道口,淡紅色的陰唇遠沒有王美那麼肥厚。
王美挑了一個小號的按摩棒,「呸」吐了口口水在李艷萍的小穴上。
這突然的一擊讓李艷萍肌肉一縮,順帶著那淡紅色的肛門一緊。
「你這菊花還真是敏感……」王美咯咯調笑道。
「就你話多……」李艷萍趴在床上扭頭白了她一眼。
「好好好,不話多,馬上來行動……」
嗡嗡的電動聲想起,王美將按摩棒輕輕的在李艷萍陰道口滑動。
「呃、好癢……」李艷萍扭著肥大的屁股試圖減少小穴的瘙癢。
捉弄一陣,王美感覺差不多了,便慢慢將按摩棒插入了李艷萍的陰道。
「唔……」李艷萍低聲壓抑著那種充實的快感。
「想叫就叫出來吧……今天院子裡都沒人。」王美引誘道。
「嗯……」
王美扶著按摩棒輕輕抽插、伴隨著那菊花的不停縮放,一股股蜜水被按摩棒帶了出來,很快的就有一根透明絲線慢慢垂到床上,跟著李艷萍屁股的扭動一晃一晃的……
啊……哦……唔……
慢慢的……李艷萍的呻吟聲漸漸大了起來……
隨著王美手上動作的加快,李艷萍經久沒做的小穴漸漸快要達到高潮……屁股來回扭,如果不是有王美扶著就要癱軟在床上了。
正這時候,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李艷萍全身血液突然凝結。王美看了看墻上的掛鐘,正好九點。
還沒等屋裡的人問話,外邊人已經開口了,「艷萍姐,我是阿正,我來借本書……」
「啊,美姐……」李艷萍剛準備叫王美回絕,王美已經將按摩棒猛的插入了她的陰道,將她剩下的話都插了回去……
再看王美,鞋子都沒來得及穿就跳下了床,也不管自己還全身裸露著,急忙開門讓阿正進來。
門一開,阿正就被屋子裡的景象驚到了……
王美滿臉興奮,赤身裸體,而李艷萍則撅著屁股一臉潮紅,眼鏡也歪到了一邊,正忙著往出拔那按摩棒,奈何全身無力,力不從心……
阿正怔怔的呆在那裡,好半天才說出一句話來:「好一個冷艷的蕩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