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扭曲1-14

2017-1-30 激情小說

第一章
吳杰,37歲,已婚,育有一女,大學畢業后的他進了私企,工作幾年后離開獨力創業,到現如今,一手創立的企業已頗具規模,而他本人也變成了令人羨慕的成功人士,并打入了當地的上流圈子。
隨著金錢的累積,社會地位的提升,吳杰這十多年來,那股一直支撐他的沖勁也逐漸磨滅,現今企業已上了軌道,加之有幾個能獨當一面,同他關系深厚又信得過的人一起打理,野心所剩無幾的吳杰本人,此時已如半退休了一般。
這不,他上午十點到的公司,下午不到三點,就早早的就回到了,那幢他花了不少錢,買來的小別墅裡. 回到家裡,除去正裝,換上泳褲后,吳杰便大步走向別墅的泳池,跳入池中慢悠悠的游起泳來。
「這幾年悠閑的日子,都快讓我變成懶人了,看樣子要盡早做出安排,爭取讓自已幾年可以徹底退休。」池中仰泳的吳杰暗做著打算。
泳池中,他那1 米75左右的身型,斯文秀氣透著儒雅的相貌,令女性都嫉妒的白皙肌膚,以及全身上下那順眼的肌肉,一覽無遺著。慢游了大約一個小時左右,吳杰從池中爬出,先回樓上他和老婆的臥室裡,洗澡后換了一身寬松的衣褲,泡了杯散發出香濃氣味的咖啡,端著又出現在了樓下的大廳中,他在廳中高檔的歐式沙發坐下時,往沙發前的茶幾上放下了那端著的咖啡后,拿起茶幾上擺放著的雜志翻了起來。
「真是無聊呀!老婆她們怎麼還不回來!」放下了雜志,自已說出了一句郁悶的話后,無奈的端起了冒著熱氣的咖啡,喝上一小口放下后,閉上了雙眼,就這麼靠到沙發上,腦海裡開始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一些事。
「我是在一個怪異的家庭裡長大的,說它怪異,其實在我十六歲前它又是正常的,如大多數家庭一般,家裡的變化,應該是在我十五歲時吧!」這時我的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了一個健壯,粗狂,那一臉不匹配邪笑的男人,他就是源頭。
十五歲時,他突然住到我的家裡,媽媽和爸爸當時都謊稱他是親戚,媽媽還好,可是我卻能從爸爸的臉上看出些異樣。那時我的父母培養我獨力能力,所以我大部分時間住在學校,只在周末回家,那男人住進來后,頭一年我雖然察覺出家裡的氣氛起了變化,但是卻沒真正發覺出什麼,父母在我面前依然恩愛,那男人則主動和我套近乎,有時還買些小玩意收買自已,我和他很快熟悉親近起來。
轉眼第二年,直到那一次,暑假裡的那一天,我才終於清楚,家中父母關系以及同那個男人,到底變得如何怪異。
那天我睡醒很早就出門了,約了朋友野外露天燒烤,這事在昨天就已和父母說了,征得了他們的同意,本來約定是傍晚回家,可是天有不測風云,燒烤的我們遇上了暴雨,明明天氣預報都說這日是睛天的,可是當時卻下了大雨,我和幾個朋友只得提前回來。
回到家時應該是下午兩,三點鐘,自已記不清了,只記得自已打門進屋時,就聽見屋內一陣陣女人的大聲吟叫聲。
「難道是自已父母在做那事,這動靜也太大了吧!」
入口處的自已聽著這種聲音時,神色變得尷尬,反手迅速輕輕帶上了開著的門,輕手輕腳的想偷偷溜回房裡,把濕了的衣褲換了,再溜出去。
「媽媽的呻吟聲還真是……做這事也不關門……不對!」
自已也這麼大了,這種年紀的男生自然也看過幾部a 片,自然清楚父母當下在做啥事!要不是那淋濕的衣褲穿著實在難受,我還真想立馬轉身離開,我輕輕的,慢慢的走向自已的房間,到了快要走到自已臥室時,我才……
「父母的那間房裡沒人,聲音是從那個男人的臥室裡傳出的。」
我的臥室正對著父母的臥室,聽著那傳來呻吟聲的方向不對時,我朝裡看了一眼,裡面沒人,那是他……
這時自已一下反映過來,是那男人和女人在……呵呵!我笑了起來,想到:「也對,他一大男人,總有那什麼……需要嘛!不知道上門呀!」
這時的我已然站到了自已臥室的門前,剛想推門進去,突然聽到那斜對房裡傳出的男女對話,男音:「騷貨,我這流氓比你老公厲害吧!」
女音:「啊……你更厲害……再用力……噢」
那女人聲音怎麼聽著這麼像媽媽,她有老公,不會是……
聽著那男女對話后的自已,不由得朝著那裡間臥室走去,站在門邊窺視起來「真是媽媽,她身后的……」
房裡床上的女人側躺著,男人則提起她的一只大腿,跪坐在她抬起那腿的之中,硬立粗壯的下體那物在女人的私密之地,進進出出,床上側躺女人的面,正好朝向房門處,雖說她的表情有些扭曲,但門邊站著的我還是一下認出那被搞著的女人,正是自已的媽媽,而搞他的男人卻絕不是爸爸。
「怎麼會這樣!」門外站著的自已窺視到的這一幕時,半張著嘴巴,震驚得整個人靜止般愣了起來。
「我應該怎麼做?是現在當場發彪?還是這對狗男女的這一切,告知爸爸!……可是那女人是自已……我……」
突然面對這種丑事,小小年紀的自已一時真不知該如何是好,關於怎樣處理這事的幾種念頭在腦海裡交雜,而內心卻被羞辱,憤怒,欺騙等等情緒纏繞。
在那房門邊的自已,最終也沒有采取什麼形動,神情糾結的回了房,換了身衣后,趁著那屋男女還沒完事時,就快步離開了家,來到了小區的一家網吧裡,表面是上網,漫無目地的點擊著鼠標,實際我的內心則是不斷的糾結著,剛才家裡有關自已母親發生的那一幕,在網吧呆到六點多鐘,我才離開回家,一路上自已還是不斷想著這事。
回到家打開門時,爸爸正在廳上看著電視,看到我時對我說道:「小杰,回來了,今天玩得開心嗎!」
我看了看爸爸,又偷望了眼廚房裡的媽媽,開口回道:「嗯,開心。」,說話間我已走向爸爸。
「玩累了沒?」爸爸又對我說道,聽著他這話時,讓我心底一陣沖動,想把自已下午看到的一切,告訴給他知道。
我剛張口,剛要說出,只見媽媽從廚房裡走出,笑容滿面樂呵呵的對我說道:「小杰你回來了。」
看著走出的媽媽,剛想說出的話,又變得說不出口了,我只得回了句:「嗯,有些累了,爸,媽我先回房了。」
「好。」爸媽聽后異口同聲道。
回房的自已,那夜卻幾乎整夜沒睡,內心不斷的糾結著這事,而媽媽和那男人的赤身裸體那一幕,也一遍遍在自已的腦海裡浮現。接連幾日,吳杰一方面是找不著好的機會,另一方面是出自他內心的猶豫,使得一直沒能把這事告訴父親,又幾日后直到他親眼目睹那一幕后,他再也開不了口,也不知可以找誰敘說了。
那日吳杰本是要在爺爺奶奶那過夜的,傍晚時分,小叔夫婦卻突然到來,他們一家住得極遠,難得回來,看情形是要留宿爺爺奶奶這了,可是爺爺的住處只有兩間房,他略一思索:「自已的家距此不遠,加上這下時間尚早,不如還是回家去吧!」
吳杰主動提出自已要回家,爺爺奶奶在他說時只一愣后,就會意過來,馬上露出笑容,點頭答應了他。
他從爺爺奶奶那出來,急行回家時,已然夜裡十點多鐘。
「爸媽應該沒那麼早睡吧!」
雖說吳杰是如此猜測的,但是到家開門進屋時,他卻放輕了手腳不想驚動父母,剛一打開門提著脫下的鞋進入后,他又聽到那熟悉的女人呻吟聲。
「媽媽不會又……」聽著這聲時吳杰呆了一下,更是輕手輕腳的放好鞋關上門后,如賊似的走向廳裡。
客廳沒有開燈,有些黑了,吳杰緩慢的挪動進入廳后,看向父母和那男人居住的兩間房時,顯得非常詫異,那男人的房裡亮著燈,父母這間卻沒有,呻吟聲像是從亮燈的房裡傳出,可是他卻再也邁不開腳步,驚呆般站在廳上,傻傻看著那亮燈房門邊,自已父親的舉動。
「原來爸爸知道媽媽和別的男人……他明知……這是……」
靠到門邊側著身窺視的爸爸,褲襠處的拉鏈已然拉開,一只手握著硬立的陽具套弄著,父親居然在窺視著媽媽和那個男人交媾出軌時,吳杰看著他的側臉竟然是一種扭曲的興奮,并且就在這門邊自慰了起來,廳中的吳杰頓時傻眼了,所見這幕讓他不知所措起來。
「我的父母怎麼會變成這樣,這種情況下自已應該如何是好!」
「呵……呵呵!」別墅裡,靠在沙發上想到這裡時,仍舊閉著眼的吳杰,臉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更是笑出聲來,只是他的笑聲卻聽著那麼的怪異。
他的笑聲剛停,這別墅的大門處,就傳來的鑰匙開鎖的聲音,吳杰聽著這聲音時,馬上張開的眼睛,站起身來,向大門處迎了上去。
「應該是老婆回來了。」他走到入口處,只見一個年輕的女子在脫著鞋,準備換鞋進屋。
「猜錯了,不是老婆回來。」他微笑著對著換鞋的年輕女子說道:「小蝶,這麼早就回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