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雙飛和3p

2017-1-20 激情小說

昨晩和雯姐、小麗之間在家玩了一次雙飛,結朿后小麗返回隔壁的家,雯姐留下和我睡。第二天早上醒來時,雯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了,趕緊把床單洗了,免得老婆回來被發覺。
洗完床單后,急忙上班去了。晚上單位又有應酬,到了十點多回家時。隔壁小麗家的燈也滅了,估計是睡著了或是回娘家去了,也別太在意,畢竟昨晚才大干一場,再加上上班忙得團團轉,晚上又有應酬喝了點酒,身體是革命的本錢,要勞逸結合,洗完澡就上床睡覺了。
到了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三早上,起床后一看八點多了,洗漱、吃點東西后又上班去了。
下班后在外吃完飯后就回家。到家時小麗家的燈亮著,她家只是外面的那一道門關著,裡面傳來電視的響聲。掏出鑰匙開門時,小強穿著短褲跑到門邊問:「叔叔,小明哥哥什麼時候回來?」
「還要過幾天才回來。怎麼了,想找哥哥玩了?」
「嗯。」
「過幾天哥哥就回家,到時候再找你玩吧。」
聽到我和小強的對話,小麗走了過來隔著門:「今天這小傢伙在家老是吵著要找小明玩,還纏著我說要去海邊玩水,我又不會游泳,沒法只好帶著他出去外面轉轉。」
聽著小麗說話的意思,心裡也明白她想要我帶著她母子倆去游泳。
「那明天下午我看看能不能早點下班,行的話到時候會給你電話,你和小強坐車和我會合,然后我跟你們一起去海邊玩一下。」
小強聽到明天有機會去海邊游泳,高興得小手直拍。小麗聽我這麼說微笑著點點頭。
到了第二天下午三點多,看著手頭上的事做得七七八八的了,馬上給小麗電話讓她們出來。估計她們到了附近時,我找了個藉口先溜了出來。
開車接了小麗母子倆,直奔海邊泳場而去。
到了海邊已經是四點多了,租了沙灘椅、泳圈,看著小強把外衣一脫就要往海邊跑去,趕緊拉住他,讓小麗先看著他,別讓他亂跑,自己換了泳褲后回來一看,小麗已經穿著泳衣在等著我,原來是在家穿好了泳衣,直接把外衣脫了。
雖說小麗的騷逼被我操了好多次,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被我揉摸過,但看著身材傲人的小麗穿著三點式泳裝,飽滿的胸部、纖細的腰身、渾圓的臀部。也禁不住盯著她看,聯想翩翩。
「叔叔,帶我玩水吧。」小強稚嫩的聲音打斷了我的聯想。
小麗也看著我嫣然一笑,和我一起拉著小強的雙手往海邊走去,儼然一家子似的。
三個人在海邊嬉水玩耍著。水中戲耍,我和小麗肢體間難免有親密接觸,但礙於大庭廣眾之下雙方都克制著。
濕水后的小麗,就像出水芙蓉一樣,吸引著眾多泳客的眼光。
太陽西落,殘陽似血,海邊泳客漸漸散去,我們也上岸沖洗完畢后到附近大排檔吃海鮮,點了些螃蟹、牡蠣、海魚之類的,這些都是男人要經常吃的東西。
飯后回家路上已是萬家燈火,小強也累得趴在小麗旁邊睡著了。到了樓下小麗抱著小強先行上樓,我在后面也跟著上去。
到家門口時,小麗已把小強安頓好了,站在門后對著我使眼色。
會意一笑,先把東西放在家裡、換了一身便裝后就過去。
推門而入,小麗已換了一身黑色吊帶睡裙迎面而來,兩人摟著親吻著。揉著小麗胸前的兩座山,柔柔軟軟的,裡面沒戴乳罩,捏著小麗尖尖的乳頭,吻著小麗的小嘴,相擁著進到房間裡面,倒在床邊。
小麗壓我的身上,身體扭著,慢慢往下掀起我的t 恤,用舌頭舔弄著我的乳頭,乳頭被她舔得硬硬的,小麗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又慢慢的往下舔著,邊舔邊用手輕輕的捏著乳頭,兩個大乳房隔著褲子摩擦著我的雞巴。
滑著滑著,小麗整個人也滑落在床邊,站起來把自己身上的吊帶睡裙,從肩膀上往兩邊脫了下來,隨著睡裙的滑落,小麗胸前聳立的雙峰,雙腿間的陰毛稀疏陰戶盡露眼前。
小麗雙手捧著傲人挺立的雙乳,跪了下來,用手把我的褲子扒了下來,握著挺立的雞巴,舌頭從根部慢慢的往上舔,到了龜頭處張嘴含住吸著不放,舌頭繞著龜頭轉動,含住龜頭舔吸著,雙手捧著雙乳夾住雞巴乳交,身子往下沉時,伸出舌頭舔舔龜頭,爽得我嘴裡哼哼叫著,雞巴也往上湊。
整個人放松的躺著,雞巴享受漂亮性感人妻用雙乳和舌頭夾舔帶來的陣陣快感,大雞巴頭在小麗的雙乳間抽抽插插,發出吱吱聲,人也不禁發出噢噢噢的哼叫聲。
小麗看著雞巴越來越硬,松開雙手伸到前面撫摸著我的身體,雙乳緊貼著我的雙腿,身體慢慢往床上爬,像是以胸部代手推拿一樣。爬到我的身上后,跪趴著,用手微微的撐著身體,扭著身體,身上酥酥麻麻癢癢的感覺到乳頭在我肚皮上慢慢的劃著,大雞巴被濕滑的肉縫夾著滑動。
小麗的身子往前移動時,我伸出舔了舔送到面前的乳頭,貼著肚皮的大雞巴摩擦著濕滑她的陰唇;小麗的身子往后移動時,雙乳貼緊胸肚摩擦著,大雞巴被柔軟的逼毛摩擦著。
在小麗用誘人的三點挑逗下,欲火迅速被點燃,雙手握住小麗的雙乳把她推起,讓她雙膝跪在我的雙腿外側。手揉著她豐滿雪白的雙乳,大雞巴被黏糊糊的肉縫夾著。
小麗扭著屁股,用手撥了一下頭發,咬著嘴唇,迷離的眼中充滿了欲望:「啊喲喲……啊啊……哦哦……哦哦……噓噓……啊啊……我……下麵……癢……」哼哼叫著。
小麗跪著,屁股抬起,用手握著貼在身上的雞巴,往雙腿間扳,雞巴頭頂著陰蒂滑過頂在小逼唇的縫隙。她又扭一扭屁股,用龜頭把兩片小逼唇撥開,對準了逼口,猛的跪坐下來:「啊啊……哥……你大雞巴插得好深啊……小逼……逼都……被你的大雞巴……撐裂了。」說著皺著眉頭跪趴著。
「是你的小逼太騷,見到肉棒就那麼猴急猛的坐下來,不把你的騷逼撐痛才怪呢。」
一會見到小麗回過神來,問道:「小逼被大雞巴操插著,你現在舒服了吧?」
「嗯,裡面漲得滿滿的,雞巴頭頂得裡面麻麻的,好像有螞蟻在咬著。」說著雙手按在我的胸前,又跪坐著,胸前小葡萄般的乳頭翹立著,前后左右的扭著屁股,陰蒂磨揉著雞巴毛又開始浪叫了起來:「哦哦……我夾你……的……大雞巴……喲喲……啊啊……裡面癢……我搖啊搖……夾啊夾。」說著屁股上上下下的動著。
「哥的大雞巴在給你的小騷逼止癢呢。」
抬頭看著小騷逼套著大雞巴做活塞運動,大雞巴被小騷逼吞沒又吐出。小麗不愧是床上的尤物,功夫到家,也習慣女上位,小騷逼吞吐大雞巴的動作恰到好處,大雞巴不會因為套弄的動作過大而掉出來,屁股抬起到剩下雞巴頭在小逼唇間時又被吞沒,坐下來騷逼吞沒大雞巴后又扭著屁股磨研著,胸前的美乳晃啊晃啊,誘死人了。
龜頭在溫暖潮濕的騷穴裡,被四周的嫩肉包裹摩擦著,雞巴毛也被小騷逼流出的淫水打濕了,屁股也忍不住的迎合小騷逼的套弄,雙手捏著小麗胸前一雙美乳。柔軟的大床被兩人壓得吱吱響,小麗借著床墊的彈性上下套弄著。
「我操你……媽的……騷貨……賤……逼……騷逼……」
「我就……要騷……用騷……逼……操你媽的……騷雞巴……」
騷逼套弄大雞巴的碰撞聲,夾雜著兩個人的淫叫聲。
大汗淋漓的小麗套弄的動作加快,叫聲也更加淫蕩。陰道開始強而我有力的收縮,香汗滴落在我的身上,逼水流得我的蛋蛋也都濕濕的。
看著小麗差不多要高潮了,我把她翻倒在床上,跪在她的雙腿間,用手抬起她的雙腳,并在一起往前壓在胸前,把雙乳壓得扁扁的。大雞吧頂著夾得緊緊的騷穴插了進去,大力的抽插起來,肉體啪啪啪啪的撞擊著。
龜頭深谷探幽,桃源流水潺潺;肉棒淺挑深插,陰唇張吞合吐,大雞巴越戰越勇,小騷穴逾夾逾爽。
叫床聲如夜鶯吟唱,大肉棒似猛虎下山、龜頭像餓狼撲食。橫沖直撞,棍棍直搗桃花深處。
兇猛的肉棒直插得小麗搖頭扭腰,雙手抓扯著床單,小逼緊緊夾著大聲呻吟:「我……我的……小……逼……受不……了……了,大雞巴哥哥……你……你快操……操死我了……啊……啊……」
隨著小麗的嚎叫聲,陰道抽搐,陰精涌出,暖暖的陰精澆淋著大龜頭。小麗高潮了,面泛紅潮,披頭散發的攤在床上喘著氣,大乳房起伏,小逼逼收縮,嘴裡呢喃:「小逼……逼爽……爽……死了……」
把小麗的雙腿掰開屈著壓著床上,挺著大雞巴又是一陣猛插,小麗的雙乳隨著雞巴的抽插,在胸前激起一陣陣肉浪,龜頭在濕淋淋的騷穴裡面撞擊著,頭上一陣發麻,感到快要射出了,趕緊握緊雞巴根部,拔出對著小麗豐滿的美乳擼了擼,發射出幾股精液,累得也躺在了小麗的身旁。
小麗用雙手把乳房上的精液涂抹均勻,又轉過頭來和我親吻著。摟著她的肩膀,抽著煙;她把頭靠在我的胸前,一腳盤在我的腳上,乳房貼在身上,手指在身上劃著圈,兩個人躺在床上聊著。
「舒服吧?小麗。」
「嗯,很爽。」接著又說:「喂,說說你是怎麼把雯姐搞到手的?」
「還不是跟你一樣,大家都是有需要了,才會就被我上了。」
「你好壞啊,被你操了還這麼說我。你膽子真大,還把她帶回家來。」
「嘿嘿,壞,那天你晚上不也爽死了。」
「你們兩個欺負我。」
「怎麼欺負你了?」
小麗捶打著我:「那晚也沒想到被你操的時候,她摸著、舔著我,我會那麼的興奮,也摸了她,沒摸幾下,就受不了,一下子就來了。想不到跟女人一起玩也很舒服。她的身段很不錯的,在床上也挺會玩的。」
「你的身材比她還惹火,床上功夫也絕不遜色。是不是想她了?要不你打電話給她。」
「我才不呢,那還不羞死人了,要打的話你自己打。」
「我打了你說話啊。」
心想著機會難得,我老婆和她們的老公都不在家,雯姐要是答應過來的話,又是一場雙飛大戰,說著就拿起電話給雯姐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了一會,雯姐才接聽,看到我這麼晚了還打給她,聲音有點興奮。
「源,你在家?我還在店裡面。」
「不是,在隔壁。」
對方一陣沉默后:「跟她在一起?」
「嗯,小麗也想見你,能不能過來?你等等,小麗要跟你說話。」說著把電話拿到小麗耳邊。
「雯姐,哥好壞啊,老欺負人,你快點過來幫忙。」說完哢哢的笑著。
電話那邊雯姐也笑了:「你也想我了?」
「哎呀,嗯……快點過來嘛,雯姐。」
「好了好了,我收拾一下一會就過去。」雯姐答應了。
小麗:「怎麼樣,還是我出馬雯姐才過來的。」
「你厲害,把她也給搶了,等會她來了看我們怎麼收拾你。」
「來啊!來啊!誰怕誰啊,等會說不定是我和雯姐收拾你,把你榨乾。」
俗話說:『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地。』一個女人多幾個男人沒啥問題,可一個男人要是多幾個女人的話,那問題可就大了。所以一定要勞逸結合,不能過於放縱。
怕怕,兩個如狼似虎的熟女,再說剛才還跟小麗放了一炮,再下去可能精盡人亡。趁著雯姐還沒到來,先歇會,閉起眼睛躺著休息養神,小麗笑著不再打鬧:「你歇會吧,等會雯姐來了才叫你起來,到時有你受的。」
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在小聲的說話。
「雯姐,快點進來。」
「他呢?」
「在裡面歇著。」
「剛才玩得開心吧?」
「沒有,等著你呢。」
「還說沒有,你裡面什麼也沒穿,他會放過你?」
「雯姐……你笑話我了。」
兩個走了進來,我繼續裝睡,兩人小聲的說著話。
「剛才還說沒有玩,你看這傢伙都脫光了躺著,雞巴軟軟的。」雯姐拍了我的雞巴一下,「裝死啊?」說著又伸手到小麗裙底摸了一把,「下麵都黏糊糊的,爽吧?」
「嗯,剛才玩了一會。」
我伸手要拉雯姐過來,雯姐推開了:「沒你的事。等會有得你玩的。」
說著伸手摟住小麗的腰,用嘴親了一下小麗的臉頰,小麗羞澀的把頭趴在雯姐的肩上,雙手摟著雯姐。兩對豐滿的乳房貼在一起,四只手相互摸著對方的屁股、乳房,慢慢的兩張小嘴吻在一起。
吻著、揉摸著。雯姐把小麗的睡裙往上掀起,小麗也把手伸進雯姐的緊身背心裡面揉著。嘴裡發出:「嗯嗯……嗯……」的呻吟聲。
雯姐放開小麗:「都脫了吧。」隨即把身上的緊身背心脫了下來,又把裙子也褪了下去。
雯姐上身穿紅色蕾絲1 /2 罩杯胸罩,罩杯上露出半個白白的乳球;下面是配套的蕾絲低腰小平角褲,裹著結實的屁股,雙腿間有一道凹痕。
小麗看著雯姐:「雯姐,你的內衣很好看。」
「性感嗎?你的身材比我更惹火,穿起來會更性感的,饞死這傢伙。」說著動手把小麗的睡裙也給脫了下來。
小麗在我們兩個人面前全裸著身子,羞澀的用一只手捂在胸前,一只手捂著腿間。
雯姐笑著:「喲,怕羞啊!」
「你還沒脫光呢。」
「那好吧,你幫我脫。」說著轉過身背對著小麗。
小麗解開雯姐胸罩背后的扣子,雙手從后面伸到前面揉捏著雯姐的乳房、乳頭,雙乳緊貼在雯姐的背部。
雯姐把胸罩脫下后閉著眼睛享受著小麗的撫摸,抓著小麗的一只手慢慢的往下摸去,手伸進內褲裡面,揉摸她的陰部;「姐,你的毛怎麼那麼少剃過的嗎?」
「嗯……剃了穿丁字褲不會漏毛。」
雯姐邊扭著屁股邊揉著自己的乳房,小麗邊揉摸著雯姐的陰部邊把她的內褲脫了下去。
我看著兩個熟女在面前相互揉摸,春色無邊,雞巴也漸漸硬了起來,自己摸著雞巴擼了起來。
雯姐看到我擼著雞巴,笑著:「怎麼了,小麗,你剛才沒把他喂飽啊。」
小麗:「嗯,所以要你過來幫忙啊。」說著把雯姐推著趴在我的腿間。
雯姐跪趴在我的腿間,把屁股翹得高高的,一手握住雞巴,輕輕的擼著,一手托著兩顆蛋,輕輕的揉著,伸出舌頭輕舔了一下,抬頭笑著:「你這騷雞巴上還有你們剛才操逼后留下的東西。」
小麗哢哢笑:「騷雞巴上的東西都是我的,味道怎麼樣?」
「一股騷味。」
小麗笑著拍一下雯姐的屁股:「雯姐,你笑我是騷逼,我也看看你的逼騷不騷。」說著坐在雯姐屁股后面,雙腳伸在雯姐的雙腿間,揉掰著雯姐的屁股。
雯姐也扭著屁股把腿張開,露出雙腿間的肉穴:「看吧,有沒水?」
「外面沒有水,不知道裡面會不會是濕的?」說著伸出手揉著小陰唇間的嫩肉,邊揉著邊揉自己的乳房:「外面是乾的,裡面都是水,你也是騷逼啊。」
雯姐被小麗揉摸得屁股左右扭著,張開嘴含在雞巴,轉動舌頭,慢慢吞吐著。
雞巴被含著吸吮,爽得我:「哦……好舒服啊,對,就用舌頭舔雞巴頭,啊……啊……啊……」伸手揉著雯姐的乳房,捏乳頭。
小麗也用乳房磨著雯姐的屁股,乳頭間中會頂著陰唇間的肉縫。雯姐在我和小麗前后進攻下,身體像蛇一樣扭個不停,含著雞巴的嘴唔唔叫著,吐出雞巴:「受不了,逼……逼……癢死了……快……插我的……逼……逼。」
小麗用食指摳了進去揉著,拇指揉搓著陰蒂。
「啊啊……喲……哦哦……舒……服……就那……個地方……使勁……??揉搓……啊……啊啊啊……??逼逼……裡面癢……我……要……騷……雞巴……操……快」(狼們可以想像她們那樣子,小麗摳進去食指指頭揉住的位置就是g 點的地方)雯姐把雞巴吐出來叫著說。
看到雯姐春情勃發,正需要堅硬的大雞巴去慰藉她那空虛溫濕的騷逼。我起來爬到她們后面,讓小麗往前躺下,拍著雯姐的屁股要她往后退一點,兩個女人成了69的姿勢。
雯姐抱著小麗的雙腿,雙乳貼著小麗的肚皮,把屁股翹高起來;小麗一手揉著我的雞巴,嘴巴含著吸著,一手伸到前面揉奶子。
我趴下去舔一會濕滑的肉縫,舌頭一舔雯姐就忍不住扭著哼叫:「哦……受不……了……快用……大雞巴操……」
聽到她的淫語,小麗握著把大雞巴頂住雯的逼口:「哥,操她騷逼,她受不了了……」
我扶著她的腰把屁股往前一送,雞巴頭一下子就插了進去。
「啊……裡面癢,再往……裡面操……」
屁股再往前猛頂,小麗一松手,整根雞巴被吞沒了。
「啊啊……」雯叫著把屁股也往后頂。
小麗用手掰開雯姐的逼唇,我從后面悠悠的抽插著。小麗看著雞巴在逼裡面抽插著不停的說:「操她……操……她,我沒這麼近距離看雞巴這麼抽插著,好爽……啊……」
雯姐被我操著,手也揉捏著小麗的陰蒂,把小麗揉得啊啊的扭著屁股叫個不停。
「操死……我了,大雞巴……??操得逼……逼……舒服。」雯叫著側身躺了下去,我也跟著側躺在她的背后把她一條腿抬起,握著雞巴又插進去,在背后慢慢的抽動著。小麗也坐起來,揉著雞巴和逼口的結合處。
雯姐:「哦……啊啊啊啊……你們把……??我……玩死了。你……還是操……她吧……」
操熟女就是爽,我沒有絲毫的羞愧。
小麗聽著把我推下去躺著,背對著我蹲著跨在上面,扶著雞巴就往逼口塞,裡面早已是逼水氾濫,雙手撐在我的腳上,來一個坐馬吞棍,雞巴被淹沒在水簾洞裡面。小麗哼叫著用屁股上下套弄著雞巴,每次都是一坐到底。雯姐見狀跨跪在我的頭上,用手揉著雞巴毛。
看著雯剛剛被我操得有點合不攏的逼,裡面的嫩肉嬌艷欲滴,抬起頭伸出舌頭舔了起來,舌頭舔著肉縫。雯姐被舔得咬著嘴唇唔唔哼著。
小麗蹲著套弄了一會累得直喘氣,跪坐著轉了過來,雞巴被夾著轉了半圈。
轉過來后,小麗跪坐著慢慢扭動屁股,手揉捏著雯的乳房,雯姐雙手扶著她的肩膀。
雞巴毛摩擦著小麗的陰蒂,龜頭頂在花心,小麗摩擦了一會,哼哼叫著雙手往后撐著,整個人往后倒著,屁股上下套弄著雞巴,被雞巴插著的逼露在雯的面前,雯趴了下去,當小麗抬起屁股雞巴露出來時用舌頭從根部往上舔雞巴,雞巴頭也摩擦著小麗的g 點,雯的舌頭偶爾也舔到小麗的陰蒂,把小麗搞得叫聲連連:「哦哦……好……爽啊……啊啊啊……」小麗爽得坐了上來,逼逼收縮著:「受……不了……啊啊啊……」逼裡面陰精噴出,人也趴在了旁邊。
雯姐見到小麗高潮了,趴下去含住剛剛從小麗逼裡面出來的雞巴,吸舔著,雞巴被兩個騷逼輪番攻擊,也受不了,心想要是不歇一會的話就會口爆,雯姐也還沒得到滿足,趕緊把雯姐推起來,讓她躺在床邊,站著慢慢的抽插。
小麗歇了一會,看著我慢慢的抽插著雯姐。從旁邊拿出一只絲襪說:「蒙著你的眼睛,我倆躺著讓你輪流操,每人插二十下,不能摸我們,猜猜你操的是誰的逼,猜對了就繼續操五十下,猜錯了舔逼后再操。」
小麗的話把雯姐逗得笑了起來:「你這小騷逼花樣真多。」
「今晚就是要榨干他。」
心裡想著,也好,猛操的話一下子就出來了,說干就干。自動自覺的蒙著眼睛,爬上床。
兩個女人悄悄的說著話,一個躺了下來,抱著雙腿,把逼湊到雞巴前。手握著雞巴屁股往前頂,心想著我故意把雞巴頂得稍微高點,摩擦到陰蒂上面,毛少的就是雯姐,毛多的就是小麗,肯定不會猜錯。
果真一頂,逼毛稀疏,就把雞巴往下插,抽插二十下后。她們就換人,還是照舊試探,我靠,這兩個騷逼果然有心機,兩次都是讓雯姐被我操。第三次才換了小麗上來,第四次又是雯姐。
操了四次后,解開絲襪看著兩具躺著的肉體。笑著開始猜了,先是用手摸了摸兩個濕濕的穴。
第一個肯定是猜對的了,就猛的把雯姐的逼猛操五十下后,看著雯姐被操五十下時喘著氣叫個不停,歇了一會再猜,又一次把雯姐插得揉著自己的雙乳嚎叫著:「大雞巴……插……爛我的……逼……逼了。」
第三次故意猜錯,舔了小麗的逼后又是一陣猛插,把小麗插得:「大雞巴……好……厲害,操的……我的小……逼逼……爽死……了……」
最后一次又是故意猜錯,舔舔雯姐的逼后,毫不留情的揮棒直搗,只操得雯姐揉著乳房、陰蒂:「操……操……我的逼……逼……我要……你的……大雞巴……操……」
雯姐的逼陣陣收縮,大雞巴快速抽動,棍棍直搗花心,小麗也站在我的背后使勁的推著屁股:「操死她,操操,使勁的操,射她,射她騷逼裡面。」
龜頭上被雯姐涌出的陰精淋澆著,又再猛插幾下:「哦哦……啊……」雞巴頭顫抖著射出了幾股精液,人也虛脫似的趴在雯姐的身上。
變軟的雞巴被雯姐不斷收縮的逼給夾了出來,精液也慢慢的從雯姐的逼口流了出來,小麗看著逼口流出的精液,拿著雞巴「啪、啪、啪」的拍打著雯姐的逼逼,又拿來紙巾給我們擦擦。
三個人躺著歇了十多分鐘后,小麗出去看看孩子有沒醒來。
小麗回來時看到我摟著雯姐,雯姐摸著我的胸部,也爬上來躺在旁邊揉著軟軟的雞巴。我在別人的床上操著別人的老婆,左摟右抱,性福無邊。
看了看時間,不覺間在小麗家呆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了。抱著小麗親了親:「不早了,得回去了。」
「嗯,早點睡吧。今天和雯姐把你給……哈哈哈。」
「你更爽,跟源玩了兩次。」雯姐淫笑道。
小麗回應:「你不爽啊,跟他回家繼續去吧。」
穿好衣服,雯姐也穿上背心短裙,把內衣放進包裡面,一起回到隔壁我的家裡。
回到家裡,關好門回身一看,嚇了一跳,雯姐已經把緊身背心和短裙脫了下來,以為她又想要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只好硬著頭皮上去摟著她,雯姐轉過身來親了我一下,拉著我的手體貼的說:「你還來,今天都玩了兩次了,別累壞了,洗一洗吧,洗完趕緊睡。要不,過兩天你老婆回來你沒有公糧上繳,看你怎麼解釋。」說著不由分說的拉著我進到洗手間。
進去后又把我的衣服都脫了下來,兩個人在裡面鴛鴦戲水,她搓洗我的雞巴,我摳洗她的肉穴。洗完后,擦乾了身子兩人躺在床上,雯姐背對著我,要我從后面摟著她睡。手摸著堅挺的乳房,雞巴貼著結實的屁股,非常愜意。
第二天早上睡到自然醒,和雯姐一起到外面喝早茶去。
雯姐喝著茶:「多休息,別過於勞累,昨晚的事偶爾一次就好了,不要過於濫。」
「嗯,都說你多麼的善解人意。」
兩人聊著,雯姐的電話響了,原來是露給雯打電話。
雯對著電話:「我在xxxx喝茶,嗯……胡說……你要過來?好的」
接完電話后,雯尷尬的說是露的電話,她要過來,說是昨晚露打電話到她家裡沒人接,問她昨晚是不是沒回家跟我在一起。
不一會,露來了,豐滿的身軀散發著熟女的風韻。
坐下后曖昧的對著我們說:「我都沒有猜錯,你們是在一起。」
「姐……在這你就別說了。」雯拉著露的手不好意思的叫了一聲。
「好了好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事啊!早就覺得你們有那麼一回事了,只要妹你開心就好。」說著哈哈的笑著,胸前豐滿的雙乳顫抖著。
雯羞得臉頰緋紅,我也只是尷尬的笑著。
喝完茶后大家分手,趕到單位上班去。到了下午5 點多快要下班時,露來電話說要和我好好聊聊,約我到酒店咖啡廳去。
沒法,操了人家的妹妹,只好赴約。
格調高雅的咖啡廳裡放著悠揚的輕音樂,人不多,和露喝著咖啡。
露:「看你把雯搞得神魂顛倒的,本事不小啊。」
「別說搞那麼難聽了。」
隨便的聊著,一會咖啡喝完了,露的電話響了,露接了電話后:「走吧。」
我想總不能讓一個女人結帳吧,我叫服務生結帳,可是露掏出房卡對著服務生:「記帳。」
看著服務生轉身過去,對著我曖昧的笑著:「上去坐會。」
看來露也不是省油的燈,今晚是有備而來。
到了房間,開門進去后才發現洗手間裡面有人在洗澡,心想難道是雯,她們姐妹要一起和我雙飛?可當看到床上的衣服時,就知道洗手間裡的不是雯,而是一個男人。
露見到我滿臉迷惑不解的樣子,笑著:「是我老公傑在洗澡。先坐坐。」
說著洗手間的門打開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圍著大浴巾走了出來,見到我大方的笑著說:「小兄弟,露早就跟我說過,你們在泰國旅游的事,多謝你一路照顧她們姐妹倆。露也說了你和我小姨子的事。我也想看看你怎樣把我家小姨子迷得神魂顛倒的。」
露:「瞧你一直想把雯給搞了?現在別人搞了,你心裡不平衡啊?我警告你啊,我一個人你都應付不了,別再打雯主意。」兩公婆打情罵俏著。
露邊說邊推著我:「你也去洗洗吧。」
我靠,看來今晚得來個3p了,姐妹倆都是熟透了的騷婦,只是喜好不同而已。
脫了外衣進去洗手間,剛剛打開花灑沖洗起來,門就被推開,露赤身露體的走了進來:「我也洗洗。」胸前兩個大奶子有點下垂的掛在胸前,乳頭大大挺挺的;腰較為粗大,有些贅肉;下體的毛也很多,一個倒三角形把雙腿間遮擋住;
屁股較為肥大,一副熟女的體形。
露自己把沐浴露在身上抹均勻后,又幫我打起了沐浴露,雙手在我的身上擦洗著;我雙手也在她豐滿的身軀上游蕩起來,手從背后揉著豐滿的雙乳,雞巴頂著她肥大的屁股,手在她的三角地帶上搓著。
兩具光脫脫的身軀扭動著,呼吸急促的相互揉捏著身體上的敏感部位。雞巴一下子就翹了起來,在露的股溝上摩擦著,露的逼逼裡面也濕了。露轉身過來握著雞巴夾在腿間,抱著我接吻。
心想人家老公還在外面,還是出去再說為上,「大哥在外面等著呢,沖洗擦乾后出去吧。」
「嗯。」兩人沖洗擦乾身體后圍著浴巾走了出去。
露把傑的浴巾解開,傑的雞巴很長,不過就是不夠粗大,有點細,又松開自己的浴巾,面對著傑坐到他的腿上,兩顆大奶子貼在他的臉上,傑的雞巴被露壓在腿間。傑吸舔露的奶子,手揉著她肥大的屁股;露扭著屁股摩擦著傑的雞巴。
傑把露抱到床邊,抬起露的雙腿架在肩上,跪著對著露的逼舔了起來,我這時才看清楚露的逼,肥大的大逼唇上長滿烏黑的陰毛,兩片小逼唇發黑,陰蒂很大,肉縫裡面是紅色的。
露被傑的舌頭舔得哼叫起來:「老公……啊??……啊……??你的……??舌頭……好厲……害……逼都被你……舔……出水……來了……哦……」
傑的舌頭從下而上勾起來,撩撥著露的肉縫,露邊叫喊著邊用雙手揉著大奶子、捏擰著乳頭。
傑邊舔著邊揮手示意我上去,我見到傑的手勢,解開浴巾挺著雞巴爬上床,跪在露的一邊伸手揉著露的乳房;露轉過頭,伸手握著雞巴就往嘴裡面送,吸著雞巴頭,手擼著雞巴。
傑抬頭看著露舔著雞巴笑著:「兄弟你的傢伙不小啊,比我的粗,怪不得雯被你搞得那麼爽。露老是嫌我的不夠粗,說太長了操得裡面痛。」
說著站了起來,雙手抓著露的腳,把雞巴對著露的逼一棍到底插了進去,直插得露搖頭晃腦的直叫:「啊……頂死……我了……你的雞巴……今……天……怎麼……那麼……硬……」
看著傑猛操露的騷逼,我的雞巴更硬更粗,屁股往前把雞巴插進露的嘴裡,露在兩條雞巴上下進攻下,嘴裡面發出歡愉的哼叫著。
我趴上床去,雞巴插在露的嘴裡,看著傑的雞巴抽插著,伸手手揉著露的陰蒂,這下可把露爽得吐出雞巴拍著我的屁股大叫:「啊啊……爽……爽死……你們……這樣會……把我搞……死的……哦哦……呀呀……」
傑:「騷逼,你不是要幾個人一起操你嗎?現在夠爽吧。」
「啊……爽……爽死我了……逼……逼沒……沒這麼舒服過……??哦……」
傑操了一會把雞巴抽出來:「兄弟,你來吧,別客氣,使勁操這大騷逼。」
我起身站著抬起露的雙腳,露也掰開逼唇,握著雞巴對準逼口,我把屁股往前一送,雞巴頭一下子就插了進去,操肥逼就是爽,沒有骨頭咯著的感覺,再使把勁,大雞巴整根插到裡面去,把露爽得:「啊……大……雞巴……??操我……的騷逼……好……好爽……哦哦……好粗……好大……怪不……得……雯被你操……得那麼……爽……??啊啊啊……」
我的屁股拼命的往上頂起,把露的雙腳并在一起,用力的操著她的騷逼,露的雙腳并在一起,騷逼把大雞巴夾得更緊摩擦力更大。大雞巴啪啪啪的抽插著肥美的騷逼,直爽得我和露都大聲叫著。傑就坐在一旁邊看著我操露邊擼著雞巴。
看著露喘著氣,一副陶醉的樣子,我分開她的雙腳,拔出雞巴,架在逼唇間頂插著,頂到陰蒂時,露的身子都會有微弱的發抖。隨后我跪趴在露的雙腿間,壓著她軟綿綿的身上,雞巴又一次插了進去,快迅抽動雞巴,雞巴撞擊肥穴的啪啪聲夾雜著兩人的哼叫聲,看得傑忍不住站了起來:「兄弟你躺著,露在上面,來個三文治。」
我光顧著自己爽,沒想到傑還在旁邊,聽到傑的話,立馬抱著露翻轉過來,露跪趴在我的身上,雞巴插在逼裡面,露抖動著大屁股套弄著雞巴,白花花的大乳房在我面前晃蕩著,穿過乳溝可見雞巴在腿間進進出出,傑爬上床后站在露的屁股后面,劈劈啪啪的拍打著露的屁股,露的動作慢了下來,把腿再分開一點,傑跪著掰開露的屁股,揉著菊花,用雞巴頭頂了頂,露也把屁股往后頂了過去,傑把雞巴頭對著菊花壓了下去,露哦的叫了一聲,雞巴頭插入菊花洞……
傑慢慢的抽插著,往前插時露身子向前,我的雞巴抽出,傑往后抽出時擼動身子也跟著向后,又把我的雞巴套了進去,兩條雞巴在露的肉穴和屁眼裡面你進我退,我進你退,彼此間隔著薄薄的腸壁摩擦著。露在兩根雞巴的抽查下,淫叫聲不斷。
傑操菊花的動作越來越快,我在下面也配合他的動作抽插著露的逼。
露:「哦哦……啊啊啊……喲喲……爽……爽……死……騷逼……逼……爽……爽……啊啊啊啊啊……」
我和傑聽到露的尖叫聲,知道露要到高潮了,加快抽插的速度,隨著露的收縮加強尖叫聲漸漸減弱,傑握著雞巴把露翻了躺著,和我一起對著露擼著雞巴,「哦哦……啊啊……啊……」先后都在露的身上射了出來。
一場3p大戰,把三個人都累得氣喘噓噓,大汗淋漓的躺在床上。
休息后三人清理一下戰場,又都沖洗完畢。我向傑、露夫婦辭別。
臨走時傑:「兄弟真的不錯,有時間的話多聯系一起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