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2h2d 奇摩女孩 情趣吧

無法平靜

2017-1-5 激情小說

劉曉月沒有說話,進入飯店,找了一個角落坐下,服務員熱情的過去請她點菜,我趕緊過去接過菜單對劉曉月客氣的說:「劉老師,喜歡吃什麼,我請客。」
劉曉月搖搖頭說:「不用,我是來看的,不是來混吃的。」
如此冷漠的回答讓我有點尷尬,隨便點了幾個菜,坐在她對面,小心的說:「劉老師,我可以坐這嗎?」
劉曉月聳聳肩平淡的說:「當然,這是你的飯店。」
唉!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我別彆扭扭的坐在那,不知道說什麼好。
菜上齊了,她不動,我也不動,我們就這樣面對面坐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足足有二十分鐘,劉曉月搖搖頭有點無奈的說:「你還真有點與眾不同,好吧,我們吃吧,不然浪費了可惜。」
吃完了,我們還是都不說話,喝了點水,劉曉月站起來說:「謝謝你的款待,我走了。」
就這樣完了嗎?我有點沉不住氣的說:「你,不說點啥嗎?就這樣走了嗎?」
劉曉月優雅的甩了一下秀發,平靜的說:「不走難道留下來看你們關門嗎?你想讓我說什麼,這裡能說什麼。」
我恍然大悟的站起來說:「對不起,這是太吵雜了,我想請你喝茶,請你提點意見可以嗎?」
劉曉月沒說什麼,慢慢的走了出去,我不明白她什麼意思,不知所措的跟在後面走出飯店。
在她面前,我怎麼就是有話說不出呢,來到停車場一輛黑色帕薩特前,我心裡一顫,這輛車我太熟悉了,那往事又出現在我面前,愣愣的看著這輛車,我猶豫了。
劉曉月坐在駕駛室冷漠的說:「不上來就請讓開,別擋路。」
一種被羞辱的感覺,讓我憤怒的打開車門坐了進去,心中暗想:『今天就坐這車了,這是你老婆叫我坐的,他媽的,我有種得意的笑了。 』
出了港口,進入市區,劉曉月還是冷漠的說:「去哪?」
我心裡一驚,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我不知道,我沒去過那種地方,你隨便好了。」
劉曉月露出不相信的眼神,默默的把車開到一家咖啡廳。
這種地方我是真的第一次來,裡面安靜舒適的環境,是我們飯店無法比的,在一個偏僻的角落,我們坐下,劉曉月要了兩杯咖啡和一些零食,我們又開始沉默起來。
劉曉月喝了口咖啡,輕聲說:「你不會讓我陪你坐著不說話吧,你想問什麼快問。」
我應該有很多話要說的,可不知道從何說起,沉默一會,小聲說:「你現在還好吧,你一個人生活嗎?」
劉曉月幽幽的說:「你覺得我會好嗎?你覺得我還會和他一起生活嗎?這些都要拜你所賜,還用問嗎。」
我心裡說不出的懊惱,受夠了她的冷漠和無理,沉聲說:「拜我所賜,你搞清楚,我現在的生活還要拜你男人所賜呢?別忘了,是你男人睡了我老婆,不是我睡了你。」
劉曉月憤怒的瞪著我,慢慢的眼光變得憂鬱,垂下頭,低聲說:「也許,我們都錯了,唉!這樣也好,讓我從新找到了自我,你不也挺好嗎,現在成老闆了。」
我無奈的說:「我只是一個普通工人,都是無意中的巧合,把我推到現在的位置,很無奈,但別無選擇,現在已經不是我一個人的事了,我身後還有那麼多姐妹,所以我才被逼著學習的。」
劉曉月看著我說:「你還很有責任心啊,也算難得,我能幫你做什麼,你說吧。」
我把怎麼接任經理,如何承包食堂都詳細的告訴劉曉月,把我遇到的難題和不解也都告訴了她,我說不清楚,為什麼對她如此信任,好想听聽她的觀點。
劉曉月沉思了一會說:「你這個人有點特別,我以為你不會在來上課了,你確實讓我好奇,處理的方式更讓我覺得不可思議,我今天早就去了,看了半天了,很好,那裡將來很可能成為港裡的商業圈。這樣吧,三天后我給你一個具體分析,希望對你有所幫助,也算是我打你兩個耳光的補償吧,那天我有點衝動,也很後悔,我沒有暴力傾向,唉!」
我真誠的說:「我沒有怪你,說良心話,你的耳光把我打醒了,現在想來,我是很過分,不過我要說明一點,當我發現的時候,不想這麼做的,想走開的,我們已經鬧離婚了,何必在捉姦瞎鬧呢,我是聽見他羞辱我,而且很讓我無法接受,所以才這樣做的。現在想想,真是無聊。」
劉曉月沉默一會說:「對不起,這些我不知道,我恨死他​​了,為了他,我放棄了工作,不顧父母的反對,嫁給一個比我大十多歲的男人。」
我有種好奇心裡,疑惑的說:「能告訴我你們是怎麼回事嗎?」
劉曉月嘆息一聲說:「好吧,悶在心里挺難受的,我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大公司上班,和娜娜同一家公司,不是一個部門,我認識她,她不認識我。
我前夫是娜娜的部門經理,他很會說話,很有魅力,追我一年,我以為他愛我,感動了我,我就嫁給他了,想起來我真傻,我知道他經常應酬,少不了女人,唉!在我的觀念裡,男人做到他那個位置,不可能沒有女人。
不過他對我很好,我辭去了工作,做了專職太太,我有點懶,覺得有了依靠,對他在外面的事,我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層紙不想捅破,是你用這種方式給捅破了,我以為我不在乎,逢場作戲的事而以,可當我親眼看到和你前妻那種情形,我徹底絕望了,我無法忍受那種恥辱,分手是必然的了,他也被調走了,我痛苦掙扎了幾個月,才明白,女人要想獲得真正的幸福,必須有能力養活自己,不在做男人的附屬品。 「
對她我不了解,她的話似乎有道理,她的觀念我不太認同,我認為這是縱容他老公玩弄女人,當然,我不完全了解他們。
我搖搖頭說:「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我和你說實話,你的耳光讓我想了很多,讓我想到了前妻,唉!我不恨她了,不知道她是否恨我。 」
劉曉月也嘆息著說:「過眼煙雲都是空,你又結婚了嗎?」
我苦笑著說:「這件事對我打擊很大,影響也不好,我也算是名人了,同事朋友都知道,你覺得還會有人嫁給我嗎?我也恐懼結婚,過段時間在說吧,我和你不一樣,我是普通工人,相貌平平,又沒文化,你年輕漂亮,文化又高,追你的人不用說我也能猜到很多,你有男朋友了吧。」
劉曉月搖搖頭,漠然的說:「不想結婚了,一個人過挺好的,他也算有良心,房子車都留給我了,我現在工作收入雖然不多,養活自己足夠了,男人嗎,哼哼,不缺就是了。」
我明白她的意思,有點不太認同的說:「你還年輕的很,這樣不好吧。」
劉曉月面露譏諷的說:「不好嗎?別告訴我你現在沒有女人,你以後還會有更多,你不在是普通工人了,你的地位工作性質決定你避免不了的,別跟我裝清高好嗎,男人都一個德行。」
我滿臉通紅,無法回答,是的,我不是和嫂子上床了嗎,以後,我不敢想,唉!人啊,想踏踏實實的過日子,咋就這麼難啊。
我突然有種衝動,誠懇的說:「你現在工作滿意嗎?我想請你去我們公司,不知道你有興趣沒有。」
劉曉月輕蔑的一笑說:「是可憐我嗎?我去端盤子還是刷碗。」
我趕緊解釋說:「請你不要誤會,我們公司不只是飯店,服務公司業務也很多,我管理有點吃力,另外我們公司發展空間很大,需要你這樣的人才。」
劉曉月注視著我半天說:「以後再說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去你那看看,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幫你,也許是我們都是同一件事的受害者的原因吧,你不能誤會啊。」
我誠懇的說:「不不,我是誠心的想請你,沒有其他想法,你也不要誤會,我,我是真缺人啊,現在我不能有絲毫懈怠,我身後還有一大群姐們等著吃飯啊,請你認真考慮,我隨時歡迎你。」
劉曉月想了想說:「難得你有責任心,看來你對公司的女工很尊敬,我考慮考慮在說吧,我的事可不能讓別人知道,否則我們又說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