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老婆让下属占便宜之终极刺激

2017-1-1 人妻小說

現在,我說說我老婆讓自己的一個無能的下屬佔便宜的事。就稱他為阿亮吧。
首先,介紹一下我這個下屬,又矮又丑,還有鼻炎,說話也吐字不清,一句話也聽他說好幾遍才能聽明白,而且工作能力也很差勁,就像是《天龍八部》裡面的段延慶一樣,拖了關系調到我這個部門來的,而事情的發展,也如同段的經歷一樣,占了我老婆,一個與他有天壤之別的少婦的肉體上的便宜。人家段延慶是武林高手,而他呢,唯一的長處就是能喝酒,至少能喝1 斤半以上,這是在他占我老婆便宜這件事發生后我利用一次一次的機會試出來的。
鮮花往往插在牛糞上,這種身份上的差異,進一步的加重了本來就有淫妻的心理的刺激。為了舒緩自己的心理興奮,我把經過記下來。
去年,老平房拆遷,暫時在外租房子住,是個50平方的小套二,我說一下格局,這是個很老的樓,一層是三戶,我租的是西戶,進了門,北邊是廚房,然后是個小走道,走道背面是個很小的廚房,走道西邊是一南一北兩個房間,南邊是我們的臥室,因為老婆怕曬,我們把床按在靠著北墻。北面是個小臥室。二個臥室之間的墻上有個窗子,是為了通風方便。因為我家平時也不來什麼人,我就把窗扇都摘了。北臥的門也摘了,南臥的門有毛病也關不嚴。我的下屬88年的,很矮,很笨,也丑,一個月不洗一次澡,身上總是有股味。
是走后門到了我所在的部門的,沒辦法,平時也只能干一些很簡單的跑腿的體力的小活。
九月,我家新買的房子裝修,事情就發生在這段時間裡。因為我家裡收拾房子嘛,我有時也叫他去幫我干活,體力也不行,很虛。有一次,我問他,在學校裡談過戀愛沒有?是不是處男?他說,這個世道,在學校裡誰不玩?我心裡很不以為然,就這樣的,還會有女子看上?那可真是……純粹是為了玩,為了被操了。只能說這個世道年輕人開放。像我老婆這樣的,長的好,又有了一定地位的,職業也好的,年齡又比他大,在性上是與他占不邊的。我萬萬沒想到,有一天我老婆會讓他占了便宜。那天,在新房子那裡要干一些活找不到別人我就找了他干了一下午,我總不好意思就那麼讓他回公司,他是住公司宿舍,總得管飯吧。
我們三個人就去了我住的地方,老婆炒了幾個菜我們開始喝酒。本想簡單吃點讓他回去,可是,喝了一會,下雨了,而且很大,我們又吃了一個小時,雨還是下,而他也喝多了,我總不能讓他這樣騎著個自行車回去吧?我家離我公司也挺遠的。我就和老婆商量了一下,讓他在我家住下,住北臥室。安排好了,我們就放開的喝酒了,老婆也開始喝,我們三個人喝了二瓶白酒,又喝了幾瓶啤酒。
吃完了,簡單收拾了一下,我上了床,脫了個凈光。酒精的興奮還在作怪,更有重要的是,在一個不算是封閉的空間裡,又多了一個別的男人,有過多次的淫妻的性幻想,但,這真正的,這麼近卻還是頭一次。我老婆確實是很古板,但又相對的開放,怎麼個相對呢?就是說,在她可以裸露時她不在乎有別的男人看到她的肉體,如住院,如喂奶,而我家的房客們,也確有幾個看到過她的半裸。有這兩個因素,而且呢,我喝醉后是肯定要操老婆的,我的下體硬的很。可是酒精上頭了,很長時間沒喝這麼多過了。我開始迷糊起來。
阿亮的床早在我們喝酒時老婆就給他鋪好了,在他回到自己床上躺下時,老婆也上了床。呢,搖晃著腳步去了衛生間,老婆收拾了一下東西,也上了床。
也怪老婆,她竟然不小心壓了我一下,如果她不壓著我,也許以后的事就沒有了。
我一下子醒了,一睜眼,老婆正在換睡衣,她很怕熱,但腿生孩子時受了涼,所以內褲和胸罩是不穿的,睡衣卻是穿的。
我本來性欲就沒退下去,一下子又讓老婆勾的更強了。把她拉倒就要插。
因為二個臥室就一墻之隔,而且之間的窗子沒有窗扇,翻個身的聲音都能聽的一清二楚。老婆不同意做,可拗不過我,答應讓我從后面插十幾下,我也只好同意。
剛插了幾下,聽到隔壁阿亮下床,老婆急忙讓我停下,我收斂了動作,卻只是輕輕的插著,同時聽著阿亮的動靜。
他出了房間,沒去廁所,壞了,他往我們臥室過來了。他在門頭往裡探了一下頭,又縮回去,問:嫂子,這小走廊的燈在哪裡?我去廚房找點水喝。
屋裡沒開燈,他應該是看不清,但現在的城市,不可能有完全的黑暗,外面的燈亮著,照的屋裡也不是很黑,我們身體的輪廓是能看的出來的。
就在那個鏡子邊上。老婆說。這時,我抽出了雞巴,只是摸著她的屁股。
聽阿亮摸索了幾下還是沒摸到,這個開關放的地方,不是事先瞭解過的人很難找到。
你在那裡等一下,我幫你開。老婆說。
行,那我先往廚房走著。阿亮回了聲,腳步聲往廚房走去。
我們的床離門只有80公分遠,老婆坐起來,下床,一只腳踩在地上,一只腳仍在床上,斜著身子,伸出一只手扶住墻,伸出另一只手去摸燈的開關。因為我們的臥室的門只是開了一條大約二十公分的縫,老婆的意思是這樣伸出手打開燈就行了,而我的臥室的燈沒開,就不怕阿亮看到她光著了,其實,那時也應該是沒想這麼多,應該是忘了自己光著了,只是想盡快給阿亮打開燈,別碰了什麼東西絆倒。租的房子太小,地下放的東西太多。
隨著「啪」的一聲,燈亮了,老婆嘴裡也輕聲的「啊」了一聲,又「啊」了一聲,接著快速的縮回了床上。借著從門上面玻璃透過來的燈光,我看了老婆一眼,臉紅紅的。
我問她怎麼了,她也不說,只是整好了衣服,我要再動她,卻怎麼也不讓我動了。
我無奈,只能收兵,去解手,在經過阿亮房間時,看到他正在上床,剛喝完水。
我暈,他和我一樣,你猜是什麼?對了,一絲不掛!
我明白了老婆的第一個「啊」,原因是她看到了阿亮的裸體。我忍不住往他下麵看去,硬硬的挺著,因為我眼近視,并不真切大小,但這就夠了,我知道了老婆的第二個「啊」的原因了。應該是她也記起自己也是一絲不掛了,噢,不是一絲不掛,睡褲還搭在她伸在床上的那只腿上。
至於她不讓我動了,肯定是阿亮看到她了,雖然從她打開燈到閃回床上時間很短,但如果那時阿亮站在廚房門口,面對著我們的臥室門時,時間再短,總不會比閃電還快吧,閃電還能看到呢,他也會看到她正面的裸體的,也許,他那硬起的雞雞說明了這一點。
想到這裡,一陣心悸,那種怪怪的感覺,似甜又似苦,得到?失去?自己的老婆,就這樣讓人…這種失落、興奮、刺激的扭曲的感覺輕輕的敲擊著我的心,幻想過無數次別的男人親摸操自己的老婆,幻想過無數種種不同的場景,卻是在這樣一種場景下,老婆前身陣地盡失,而且是實實在在的,也無怪乎她不再讓我碰呢。99.9% 的可能是看到了,我是不是得抱著那種那一刻阿亮恰好沒看到她的
想法來平衡自己的內心?阿亮,這個又懶又丑的傢伙,這個癩蛤蟆,就這樣占了天鵝的便宜。
我懷著一種複雜無比的感覺解了手又回到床上睡下。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迷迷糊糊的醒了,抬頭看了一下窗外,黑乎乎的。我出了一口氣,轉身,右腿搭在老婆小腹及大腿處,右手去樓著她壓在她的奶子上。
因為外面的路燈很亮,臥室裡也不是很暗,就在我一轉身的霎那間,我看到一個黑影一下子從老婆的胸口上消失了。我吃了一驚,保持安靜,隱隱的聽到床外有呼吸聲。我明白了,應該是我的下屬阿亮。過來占我老婆的便宜。
一霎那我想了很多,聲張開來,一是我們以后難以見面,老婆臉上也不好看,而且他的后臺關系又很硬,撕破臉會很尷尬的。同時,我又覺著刺激,那會老婆被看到,也只是被看到,而這一次,卻是被碰了,這屬於自己的東西,讓別的男人在自己身邊給碰了,是一種很特別的刺激。
我裝著打呼嚕,讓他有時間回去。果然,下屬悄悄的爬回了北臥室。
在他走后,我打開燈,去看老婆,以判斷被怎麼佔便宜了。現在老婆仰躺著,腿叉著平放著,她仰躺著,下身還蓋著一條床單,看不出什麼痕跡來。再看老婆的上身,睡衣是那種套頭,沒有扣子。睡衣的衣襟扯到了奶子的下邊,可能是因為睡衣有點瘦吧,如果肥的話,肯定就扯到奶子上了,饒是如此,因為衣襟是斜著,左邊的奶子還是露了出來,剛好到露到乳頭,因為沒了拉力,此時衣襟正自己慢慢的往下松去。我掀起她的衣襟,左邊乳頭有點硬了,還濕乎乎的了,右邊乳頭也有點硬,卻不如左邊乳頭大。
看來,剛才,阿亮應該是蹲在老婆身邊,吃她的乳頭。
我心中一陣陣心悸。
我起身去了衛生間,在經過北臥室時往他床上看了一眼,脫的光光的,雞巴硬硬的。
我回去躺下后,聽到他那邊的床吱吱的,應該是在自己摸雞巴,第二天他走后,在床單外發現了不少陰毛,和多滴精斑。
第二天見了,他了眼中很明顯的有種占了便宜的優勢感,而不是一往在我面前的卑微感。也許是我多想了,也許事實上就是這樣。
漸漸的,我喜歡上了這種自己的老婆讓別的男人,特別是和自己,和自己老婆差別很大的男人占老婆便宜的感覺。下屬很明顯的完全的符合這些條件,我心中唯一的要求,就是他的雞巴能和我的不同,和我所渴望的一樣,粗點,一定要龜頭大。
經過一段時間的想像和醞釀,我渴望親眼看一下他的舌頭舔到自己老婆乳頭和陰蒂的感覺,渴望親眼看一下一個粗大的龜頭慢慢分開老婆的陰道緩緩插入的感覺 .可是我內心深處又有著深深的不甘。
而如果這個男人是個處男的話,還能平衡一下自己的心理,多年來,自己就一直這麼矛盾著。
從那以后,我心理怪怪的,總想著這個事。我想,下屬的心裡也會想著吧。
因為我經常出差,而房子一直沒裝好,我老家又不是這裡的,朋友也少,就經常叫下屬過去幫我老婆干活。因為漸進冬天,身體的誘惑也減少,而老婆本來也討厭他。應該是不會發生什麼吧。只是后來,從老婆的口氣中聽出,她對他的討厭不是那麼嚴重了,總之呢,一個女人對一個經常幫自己干活的男人在感情上是會慢慢認可的。當然,這裡的感情并不是指性或愛的。
時間過的很快,這不,天又變暖了,而我家的裝修也進入了尾聲。
很快,又將會有一次機會,我會安排阿亮在我家住一晚上,這件事是我要搬家,找一龍一虎,而他恰好是龍。
朋友們,你們說我該怎麼辦?我的心在糾結、掙扎…
小編溫馨提醒:想要了解更多必利勁效果必利勁副作用必利勁價格請關注必利勁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