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可女小傳

2016-9-2 校園春色小說

我是個地地道道的上海人,我也喜歡地地道道的上海女人,因為她們身上的特有的騷氣。--《我的奮斗》。沒有女人時瘋狂的想要女人,成天的幻想,哪天要是有了女人,就一天干她七八次,非把十幾年的抑郁發洩出來。生活中,我卻是個乖孩子,成績呱呱叫,不抽煙,稍稍喝點酒,絕對沒有一絲壞人相。
正文
大四的我已經是qq上的老手,當時我和可女正打得火熱。可女非名姓,實乃一化名。初識之時,我問她芳名,她不說,就說姓方,之后我一直叫她可女,可女者,一良家女子是也,當然我也知道她的真名。可女其實也蠻可憐的,和她好了7年的男朋友,在外面竟然有了女人,可女一氣之下和那個男的分手了。
我曾經笑著問她有幾個男人,她告訴我有好幾個,并且有20出頭的毛頭小子,當時我以為可女是個好女子,聽了她的男人這麽多之后,心里不是滋味好幾天。之后的幾天,我慢慢接受了這個現實,可女并不是我想像的那麽好,當然也不是我想像的那麽壞。她跟我講她之前的男人,她之前愛過的男人以及愛過她的男人外加一些誰都不愛誰的男人。其中有個是毛頭小子,她告訴我,做完之后,她有很深的罪惡感,我問她那做的時候是什麽感覺,她笑著罵我壞。
我是上師大畢業的,別人都說上師大美女多,可偏偏到了大四,我還是沒有牽過女人的手。我曾經對可女說:「你肯不肯讓我滿足一次?如果肯,我愿意把我積蓄了10年的精華給你。」可女總是淡淡的笑罵我流氓:「如果真的這麽想的話,你就去發廊好了。」我就開始和她羅嗦「發廊有病毒,得了艾滋你不后悔啊?」。
可女總是勾引我勾引的恰到好處,每次都不出格,即使是我對她有色情的要求,她總是能巧妙地拒絕我,讓我心里癢癢的,恨不得把她捏在手里,狠狠地捏她一下。
本以為我和可女不會再有下一步的進展,即使我知道她曾經有過很多男人。
直到那個下午……
畢業前夕,大家的方向都基本定了下來,讀研的讀研,出國的出國,工作的工作。我屬於最后者,原因很簡單,我讀膩了書,我不要做書獃子。
就在我將要正式畢業的時候,禮拜六的下午,我從公司回學校,打算到學校再感受一下學校的生活。那個下午陽光異常明媚,空氣中彷佛加了花蜜,車外也是樹葉新抽出的芽,嫩綠嫩綠的。我知道,這是個發情的季節。
正在享受著春天發情的味道,突然我收到一條短信,打開一看,「末少,今天休息麽?」是可女。
「可女,上午不休息,下午休息,我在回學校的路上。」我回她。
「末少,我在膠州路339號錦江之星308號房,我經理和我開房了,但是他臨時有事,沒來。你有空麽?」我承認,收到這條短信的時候,我的心跳調到了100碼以上,我能聽到它砰砰砰砰的跳聲,甚至我感覺到了它的加速度。這條短信對我的人生有著重要的意義,我相信,它甚至比我以前22年漫長的全部還要重要。
「叮,桂林路到了,下車的乘客請……」我迅速的從車上跳了下來。攔了部計程車,直奔錦江之星。車上,我的思緒轉的飛快,我的初次、我的性福、我的后半生,我都迅速的用加減乘除乃至平方開方積分求導計算了一遍,我的大腦告訴我,不要去;下面卻極力掙扎「去見識一下吧,可女是個好女人」。就這樣,我在拔河中到了膠州路。
下了車,我沒有立刻進酒店。我靠在路邊的墻上,發短信給可女:「可女,你,會不會給我?」一分鐘后,她的短信說:「末少,我想你。我想把一切都給你,我想要一個男人來疼我。」看了短信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正了正衣服,裝作沉著,上了電梯。
不過,親愛的,那一刻我并沒有硬。事后我試著分析我的思想,不是可女不誘惑人,也不是太緊張,而是我把可女當做我人生的二十二年來愛的。
敲了門,可女給我開了門。門打開的那一刻,我第一次見到可女。可女屬於熟女,大約30來歲,人說不上很漂亮,但一看就知道很風騷。可女蠻高的,有將近一米七(本人一米七,她和我差不多)。長發披肩,豐滿但是不胖,屁股很大。
可女很大方的讓我坐,說:「末少,要不要洗澡?」我一下子不是很適應,就說:「好的,你洗過了吧?」(這是廢話,我都看到她的頭發用毛巾包著,她身上散發著沐浴乳的味道。)「嗯,我洗了。」我洗了澡,一邊洗一邊想下一步該怎麽辦,實在是沒有經驗啊,出去后會不會尷尬啊,這樣胡思亂想的洗完澡,我又把原來的衣服穿上,胡亂的梳了頭發,就出來了。
「這麽快啊?小傻瓜,還不好意思啊?」可女說。
「嗯。」我靦腆的站在床前。
「呵呵,你是第一個洗完澡沒有穿浴袍的人。快坐吧,就坐床頭好了。」可女道。
床很大,我坐在她身旁,電視機還開著,我眼睛盯著電視機,心怦怦直跳。
可女問:「末少,你是不是我弟弟?」
我說:「是的。」
可女接道:「那你喜不喜歡姐姐?」
我說嗯,可女就笑著說:「小色狼,看你嚇的。」我這才從尷尬中解脫,笑著轉過頭,對她說:「我沒有過,你知道。」可女就把手伸過來,拉著我的手,慢慢的放在她的大腿上,她的腿很滑,我第一次感覺到女人的溫暖。下面一下子就硬了起來。可女小聲的說「呆子,上來吧,把衣服脫了」,一邊說,一邊用手幫我脫衣服。先是上衣,然后是褲子,脫褲子的時候,她故意握了我的下面,我也就開始碰她的內褲。
等我的衣服脫得只剩內褲的時候,我終於把她的浴袍扯了下來,我看到了她的乳房,很大,深紫色的乳暈。大顆的乳頭已經怒起。我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可女順從的抱著我躺了下來,我們先是親吻,第一次我真的很緊張,連接吻都是刺激的。我手握著她的乳房,手指捏著可女的乳頭,下面隔著內褲頂著可女的下面。我的呼吸很重很重,噴在可女的臉上,她開始呻吟,雙手摟著我。就這樣,安撫了一小會后,她慢慢的把手移到下面,伸進我的內褲,握著我的陰莖,說:
「末少,進來吧。」
我瘋狂的脫下她的女褲,她也配合的脫掉我的內褲,我的陰莖已經怒起,成150度的勃起,青筋畢露,驕傲的昂首。我試圖插進可女的陰道,可是找了有半分鐘還是不得其路。
可女的臉已經緋紅,松開接吻的嘴,告訴我,讓我來,然后用手抓著我,把我的陰莖弄成120度的樣子,然后我就感覺我進去了一個洞穴。那種感覺是我從未有過的,是那麽的溫暖與濕潤,我開始來回抽插,我能感到可女陰道里的水水,我告訴她:「這里真好。」可女做愛的時候很投入,敏感。有幾次動作太大我不小心滑了出來,她的很埋怨我的樣子,然后用手摸著我急切的塞進她的體內。我用力的插著我心愛的可女,我想把它融化在心里,我頂著她陰道壁,試圖頂破她,龜頭在她的壁壁上努力的摩擦著,「我要,可女……」「我給你,末少,我給你。」可女迷幻的說著,她屁股也配合著我,努力迎接著我的抽插。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要出來了,頻率自然的加快了,龜頭也極度的充血。
可女也感覺出來了,她的陰道里像有張小嘴一下含著我,一張一合,很興奮。我對她說:「可女,我受不了了,我可能要出來了。」「嗯,末少,出來吧,射在我里面,我的bb想要,我要你的精液,我要他填滿我的身體。」「嗯,來了,可女,我來了,出來了,出來了。」伴隨著我的叫聲,我把濃濃的精液都射進了可女的陰道里。射精的感覺真是舒服,一張一弛,每射一次之前,龜頭都充血暴怒,等到我把最后一滴精液注進可女的陰道內時,可女已經激動的用雙腿緊緊的扣著我。
事后,我一言不發,空氣凝結了1分鐘,之后我對她說了一句:「我渴望殺了你之前所有的男人。」她苦苦一笑,罵我傻瓜。
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也是我最激動的一次。射完之后,她問我有沒有想過她會懷孕,我嚇了一跳,她趴在我耳朵說:「不怕不怕,呵呵,月經剛來過。」我當時也不懂,反正她說不怕就不怕。再之后,我們聊了很久,都是關於興趣愛好之類的。
這是我與可女的第一次,之后我們還有聯系,直到今天,我還經常和她出去一起玩,但是可女就像一個大姐姐,和我做愛,和我談情,但是不和我談戀愛。
她說她不適合我,可女永遠只能和末少做愛,而不能奢求廝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