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淫妻自白

2016-7-9 校園春色小說

我已婚,35歲,身材姣美、高挑,天生性慾就強,喜歡挑逗異性。以下是我的真實經驗,與網友共享:
上國中后大概是發育得早,便已經開始有性幻想,常偷偷摸摸看色情小說。
睡前雙手常不知覺的撫摸自己,淫水分泌相當多,但一直無法把手指插入陰道,會有刺痛感。
因父母相當開放,我的穿著不受拘束,也開始發覺清涼的穿著很容易挑逗異性。國三時已經學會打扮性感,偶而露胸、不穿底褲,喜歡男人色色的眼光。上高 中后,我開始與男生交往,因母親一再提示,從未固定交往對象,通常約會地點會選在咖啡廳,燈光超暗的卡座 。
我對男生的外貌不太挑,上了咖啡廳,便開始互相親吻、愛撫,學會吸吮男生的陽具甚至吃下精液。但我堅持男生不得超越界線--處女膜,僅限于口交和撫摸陰唇、陰核、胸部。
高 三時我已發育相當,嫩白的皮膚、堅挺粉嫩的雙乳,身材高挑、均勻修長的雙腿。與同學、密友都迷上超短迷你裙、超小迷你褲,更常互相揶揄不穿內褲上街、到pub玩。雖然功課超緊,但我們會固定安排時間出去瘋。
偶爾與同學共浴時發覺我的陰毛較稀,但陰戶已發達許多,陰唇較粉紅,陰蒂也較大且微外露,一般同年女生的陰蒂都包得很里頭,而且很小。
考上大學第一次與同學返校,大家花枝招展,訓育主任拉著我,悄悄直稱贊我身材好。訓育主任陳是個近五十的中年人,身材魁梧,色色的眼神,吃飯時更刻意坐在我身旁借酒裝瘋,不規矩的手直往我身上碰,還直邀我有空回校看他,并告訴我他每星兩次的值夜時間。
暑期挺酷熱,常邀朋友往海濱玩,曬得一身健美的黝黑。不知怎麼性慾突然增強,自慰或異性的愛撫總覺得不過癮,尤其大姨媽來前四、五天內特別亢奮。
常在浴室脫光照鏡子,黝黑的身體加上穿比基尼沒曬黑的痕跡,十分性感。為了穿著更小的比基尼,我乾脆開始把陰毛剃光。
有天我性亢奮感又來了,打定主意晚上去挑逗訓育主任陳,恰好他晚上值夜班。
上午睡個飽,到發廊燙個俏皮的短發,行前穿上白色細肩帶小可愛和超短迷你裙,里頭是半罩杯胸罩加上超迷你細帶丁字褲。
晚上七點多走到校門口,這時僅見工友王伯伯站在門守衛室。王伯伯大約六十歲,白發,中等身材,總是笑瞇瞇的很和氣。他見了我趕緊打開大門,「我找陳主任……」我有點心虛,「他八點多才會到校。」王伯伯有點驚訝的表情。
我走進小小的守衛室,找了個半高的板凳坐下來,王伯伯有點不知所措,忙著給我遞飲料。因守衛室有些悶熱,王伯伯僅著短褲內衣,表情尷尬的靠坐在高板凳上,沒想到因空間小,這樣一來他的下體位置正好面對我的臉,而且近到可以聞到陣陣汗味。
我啜著飲料開始跟他聊天,心里十分明白他可以聞到我的香水味,同時欣賞近距離走光秀--粉胸、肚臍、股溝、裙下丁字褲,甚至我移動坐姿時在丁字褲細線下的陰部。
聊了約十分鐘,氣氛逐漸熱絡,我開始注意到王伯伯的下體已經相當膨大起來,褲底高漲,從他的短褲腳可以隱約窺見兩粒毛絨絨的睪丸,他不斷調整著坐姿,可能是不太舒服吧?
「王伯伯,自個兒很寂寞吧?」我一時興起故意問道,眼睛直視他的褲底,同時把我的一腳往上縮,這樣裙底已春光全露。
「寂寞得很喔!」王伯伯故作輕松狀,不自覺伸手到褲內調整他的陽具。
「喜歡女生嗎?」
「喜歡……但又能怎樣……」
我故意靠前,伸出右手手指,開始在他的陽具輪廓上劃著,整個陽具再次膨脹起來。王伯伯此時不發一語,臉已脹紅,微喘吁吁,急著把室內的燈切掉,只留門外大燈,以免春光外洩。
我把手伸入他的褲腳,因為沒穿內褲,所以一下子就摸索到肉棒子,好粗,好大!我沿著褲腳把東西拉了出來,真像一條黑鰻,青筋暴露,比我看過的男生都大。
王伯伯此時以微顫的手往我胸部摸,沒試過這樣經驗的我也有些興奮起來,感覺淫水已流出。抬頭望見他滿臉興奮,我索性站起來,拉掉胸罩和丁字褲,丟到小包包內,坐到小桌子上,兩腳往上提,讓王伯伯摸個夠。
王伯伯一心急,脫了褲子便把臉往我裙底鉆,開始貪婪地舔我的小蜜洞,雙手抓住我的粉胸,我瞄見他的陽具高舉,包皮很長,把龜頭覆蓋著。
讓他摸遍后,我下桌開始把玩他的陽具,緩緩把包皮往下拉,露出紫紅色尖尖的龜頭,大概未清洗,一陣腥臭。我用指頭輕輕的摸著龜頭的馬眼,王伯伯的喉嚨開始發出「咕嚕」聲,大呼受不了了,我見狀趕緊打住,王伯伯也很君子的轉過身穿上褲子。
穿回衣褲,我們又回到先前聊天的情勢,我也藉機把自己打理一下。
過了十幾分鐘,陳主任的車已抵校門口……陳一下車,我晃著身體迎上去,「來看主任……好嗎?」我刻意輕聲撒嬌。
「呀……」陳張著嘴有點失措:「早知道你要來就準備好……」我不知道他的意思,反正人都來了。
趨近身子,聞到微微酒味,他應喝了些酒。陳伸手拉著我的手往辦公室走,又繞了一圈仍打不定主意往哪走,最后急著往體育館趨步,帶著我走進館邊的小辦公室,打開風扇,讓我坐下來。「我馬上回來,不要亂跑喔!」陳仍然一副慌然。
室內有些悶熱,我坐好后發覺桌底有一大箱書,隨手翻翻,竟然全是色情書刊,應該是陳向學生沒收的吧!當初同學對他恨之入骨,想想有些好笑。
我挑了一本圖文并貌的色情小說,里頭全是男女交歡的文字和圖片,看著看著便覺得興奮起來,身子開始發熱,加上悶熱,沒多久已汗流浹背。
沒多久陳悄悄開門走了進來,他已沖了澡,換上短褲t恤。看到我在翻閱色情書刊,陳一臉淫笑擠坐到椅子上,手臂摟緊我的蠻腰。
他開始輕吻著我,手便往我裙底摸,發覺里頭是綁帶的小丁字褲,馬上熟練地把它給解了,接著手指往蜜洞攻,另一手輕輕撫摸我的乳頭。一切來得太快,我不及反應,任由陳擺布,但有種從未有的興奮,汗水開始隨體熱增加,往下流到股間和蹊下,好癢好癢。
陳突然起身坐往桌旁小行軍床,身體攤著,「把衣服脫光讓我好好欣賞!」陳半命令著。我已經無救的滿腦子淫慾,面對著陳慢慢把衣服全部脫下,丟到地上。這時我已全身汗珠,香水味散發,瞥見床邊立鏡,全身隨汗水發亮,古銅色的身軀特別誘人。
我微扭身體隨意舞動,讓陳好好欣賞,突然陳伸手把我拉到他身上,一手從背后伸往我的蜜洞,張開嘴舌吻我的小嘴,好濃的酒味,差點讓人窒息。
沒一下子我已淫水大量泌出往外流,小屁股隨著他的手上下起伏,陰道一陣陣騷癢,好想肉棒子插進來。陳也滿身汗,但毫無解衣的意思,我伸手往他的下體摸,發覺軟趴趴的毫無反應。
「呃,我不太行……」陳端坐起來:「如果知道你要來而且這麼騷,我就先吃藥。」原來是銀樣蠟槍頭。
我已淫性大發,顧不得羞恥,躺下把腿曲起打開,嬌喘著開始用力揉搓自己紅脹的陰核和凸出的乳頭,小屁股一挺,淫水泮著一股騷味流了出來。陳趨身開始舔我的蜜洞,大口大口把淫液吞下,我的淫意更加一發不可收拾。
「那你幫我叫守衛室的王伯伯,」想著王伯伯巨大的肉棒,「不管……快點欸!」我嗔著,手指已伸入緊密的陰道口玩弄。
陳百般無奈的撥了電話到警衛室,要王伯伯把大門鎖上趕來。王進來一看就呆住了,這時我已騷到極端,小屁股往上頂,一手捏著乳頭、一手揉著下面,雙眼迷蒙。
陳示意王上來,王不緩不急的把衣褲脫了,跪到我兩腿中央,我伸腿把他的大腿夾住,下體往前移,曲身抱住他的腰,王扶著他那昂然大物把包皮往下剝,一陣腥臭撲鼻。尖尖的龜頭頂入蜜洞口,我擔心插入后會痛,雙腿緊繃,王會錯意以為我要趕緊插入,稍用力一挺 ,因陰道已充滿淫液,眼望著大肉棒已完全插入,我心里一顫,但除了稍微刺痛外但并沒覺得書上形容的撕裂感。
王一開始抽動,一絲初血混著白色的淫液滲了出來,「呀……處女!」王也發現我的初血。他緩緩把我擺平在床上,讓我雙腿張開微曲,自己以雙臂撐持,開始慢慢抽送陽具。
因為我是第一次玩,陰道很緊,陽具塞得滿滿的,每次抽送都覺得很刺激,一點也不痛,倒是覺得舒服透頂。王慢慢加快抽動,曲身舔吸我的粉乳,接著要我一樣舔他的胸,另一手撫他的乳頭。
陰道一陣陣酥麻,我已騷淫到極點,王熟練地抱住我的蠻腰,教我如何配合他的動作扭動,他則開始變化抽動方式,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有時旋轉、有時抽送,他又教我如何在他干我時撫摸陰核。
這樣一玩已過了將近一個鐘頭,突然覺得他的肉棒變得好堅硬,王趨身把我抱緊,「射在里頭……」他在我耳旁輕聲問,「沒關系,安全。」我答道,好希望他把精液射入。
王開始快速瘋狂抽動,用力咬我的酥胸、耳垂,我也抱緊他,屁股用力上下挺,讓陰道磨擦得更舒暢。一陣陣下體撞擊的拍打聲和肉棒進出的「嘖嘖」聲,我們都已玩野了,大聲淫叫、急喘,渾身大汗,淫水流出一大片。
突然轉頭瞄了一下陳,他已全身脫光,忙著套玩半挺的陽具。我對他嬌笑,他居然扶著不管用的小棒子要我用嘴吸,就這樣,我陰戶被王伯急插著,口中含著陳的肉棒。
本以為王會像a片中的男人般一陣急抽而射精,沒想到他陣急陣緩的又玩了將近半個鐘頭,弄得我陰道大開,體液卻是有出沒進。
王伯突然蹲了起來,改以垂直方式抽送,一手往我的陰核直攻,又要陳好好服伺我的粉乳。兩人一陣猛攻,我突然太過刺激,轟然昏了過去。
醒來時仍光著身體,感覺陰道被灌滿精液,嘴角也留著些微黏液。聽見館內浴室傳來嘻笑聲,心想王和陳正在沖洗。我用手稍為擦拭下體及嘴角,光著身子便往操場走,緩緩到處逛,微風吹拂著光溜溜的身體,又剛大干一場,覺得好滿足、好舒暢。
回到體育館,王和陳已沖洗完畢光著身子走出來,我頑皮的和他們聊著,精液不斷緩緩從我下體滲漏出來。再看王伯伯,已又挺著大陽具,真是厲害!陳挨到我身邊,開始用手帕仔細擦拭我玩臟的臉跟身體。
我仍然性趣盎然,伸手去撫摸王伯伯的大肉棒,心想可惜剛才沒有看到他射精的精彩時刻。我往下跪,一口就把王伯伯的大肉棒往嘴里吞,因為他的東西特大,只含入一半。我吐了一口口水在肉棒上,開始用舌頭舔著龜頭,一手上下套玩,另一手輕撫著他的肛門。
一會兒,我把潤濕的中指輕緩地插入王的后門,王一時亢奮腳軟往墻靠,我加快動作,沒多久王屁股一挺,肉棒抽動,滿臉痛苦的表情,一下射了出來,我吞下一大口,其余的流得我滿身。
接著兩人把我抱往浴室,開始幫我沖澡,我不要他們清洗我的下體,故意要把陰道內的精液留著。擦乾后穿上衣服,高高興興的讓陳開車載我回家。
回家后急著回房就寢,裸著上床,一邊回憶著剛才精彩的體驗,一邊手指撫著蜜洞口不斷流出的黏液含到嘴中,帶著渾身酸痛,甜蜜的入睡了。
隔天早晨醒來,全身酸痛,下體有些紅腫,不得不在家休息好幾天。
我的處女就這樣獻出給一個伯伯,或者應該說如此玩掉了,但我一點也不后悔,而且從此對中年男子特別有興趣。

想要了解更多性用品知識請點擊:情趣跳蛋性用品成人用品2H2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