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2h2d 奇摩女孩 情趣吧

神醫擒美錄

2016-4-17 激情小說

正文 第一章 那一針的曖昧
清晨和煦的陽光從窗外射了進來,照在熟睡中的林宇鵬的臉上,暖暖的,柔柔的。
林宇鵬根本沒有起床的打算,他翻轉過身子,用被蒙住頭臉遮擋住陽光,繼續呼呼大睡。
他昨天晚上在家里做實驗熬了一夜,今天周日休息正好美美地睡個夠。
要說林宇鵬可是個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今年雖然才23歲,卻已經獲得了醫學和物理學的雙料博士學位,這么年輕就有如此高的造詣,這在全國乃至全世界都是十分罕見的,只是他素來行事低調,很少出入公眾場合,從來都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不做自己不喜歡的事。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自幼就聰明絕頂,被人稱為“神童”,他5歲就上了小學,14歲就參加高考,以優異成績考取了全國著名的醫科大學,而且是本碩連讀。7年的學業他用了4年就修滿了畢業需要的學分,這期間他在政策允許的情況下又考上可本市另一所名牌大學的物理學研究生,到他18歲的時候,已經獲得醫學和物理學雙碩士學位了,但他仍不滿足,繼續攻讀博士學位,4年后終于拿下了醫學和物理學雙料博士學位。
畢業后他留校任教,自動晉升教授職稱,掛臨床醫學系副主任的銜,并兼任所在的醫科大學附屬人民醫院的腦外科主治醫師,本來按照他的成就他可以爬上更高的位置,但他沒有這么做,他覺得只有當一名普通教授和醫生,才能更好地學以致用,真正把臨床和教學聯系起來。另外,無論在學校還是醫院,總有些嫉賢妒能的人在壓制他,這年頭“同行是冤家”這句話一點也不假。
他一天的生活就是在學校、醫院和家里來回跑,如此反復已經有1年多了。
林宇鵬正在熟睡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迷迷糊糊地接起來,電話那邊傳來一個清脆婉轉的女音道:“老鐵,快來我家一趟,我感冒了哦,你給我打個吊針!”
林宇鵬不用分辯聲音就知道電話那邊的女人是他青梅竹馬的好朋友阮憶紅,也可以說是他的紅顏知己,因為只有她會稱呼他為“老鐵”,但他們只是那種非常要好的朋友,沒有戀人的成分,林宇鵬甚至都沒把她當成女人,她的性格很像男人,直爽、潑辣,好打抱不平,而她的職業也恰好和她性格相符——她是天瀚市東灣區分局的一名女刑警,畢業于省司法警官學院的優秀“霸王花”。
“大姐,你感冒去醫院看醫生啊!我昨天晚上一宿沒睡,讓我多睡會行不?”林宇鵬懶洋洋地道。
“不行!你趕緊給我過來!不知道我討厭醫院那氣味呀?”阮憶紅語氣堅決地道。
“我憑什么去啊?我又不是你的私人醫生!”說完,他直接掛斷了電話,翻個身想繼續剛才的美夢,但鈴聲又響了起來,林宇鵬一看還是阮憶紅的,這回他直接把手機關機了。
他以為這樣就能清靜了,哪知道剛關手機還不到一分鐘,家里的固定電話又爆響了起來。
林宇鵬無奈地從床上跳了起來,走到電話旁一看來電顯示正是阮憶紅的手機號,本想把電話線也掐斷,但轉念又一想,不妥!這丫頭肯定還會找上門來,根據多年和她打交道的經驗,她從來都是不達目的不肯罷休的主兒,就她那蠻勁即使生病了也不好對付。
當下他急忙抓起電話沒好氣地道:“阮大警官,我去行了吧!我這就收拾東西,等會啊!”
“快來呀,我難受死啦!”
握著話筒,林宇鵬腦子里忽地閃過一個念頭:“你不叫我睡好覺,我過去也得好好整整你!”他的嘴角邊立即浮上一絲邪邪的笑意。
他急忙放下電話,胡亂洗了幾把臉,然后拿起藥箱子,出門打車直奔阮憶紅的公寓而去。
阮憶紅住的是標準的女子公寓,和她一起住的還有一個東灣區分局技術科的同事,也是她的好朋友羅晶晶。
林宇鵬來到阮憶紅的家門口,見門虛掩著,他便推門走了進來,大聲道:“你怎么連門都不鎖?不怕招來色狼呀!”
“你不就是嗎?大色狼!”阮憶紅在里面臥室里嗔道。
林宇鵬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話把自己給繞進去了,嘿嘿干笑著走進了臥室,見阮憶紅穿著一襲睡衣,正躺在床上,薄薄的一層毛巾被根本遮掩不住她那豐滿姣好的身體,要說林宇鵬的這個紅顏知己,也算是個大美人了,明眸皓齒,粉面含春,膚白如雪,修長的睫毛下一雙清澈的大眼睛顯得格外的明媚。
她的身材屬于那種曲線玲瓏、性感豐滿型的,而且沒有什么贅肉,一般女人有這樣的魔鬼身材也應該滿意了,但她卻偏偏不滿意。
林宇鵬可知道,從小學開始她就嚷嚷著要瘦身,結果現在都上班工作了,還沒瘦下來,要說瘦了也只能是她以前穿的衣服褲子顯得瘦了。
“你怎么才來呀!慢死啦跟蝸牛似的!”阮憶紅見面就是劈頭蓋臉一番質問。
“大姐,我是接到你電話就趕緊往這趕!”說著,林宇鵬四下掃了幾眼,臉上浮現出一絲邪笑道:“好像就你一個人在家哦,我的晶晶呢?”
“你別那么肉麻的好不好?叫的還挺親熱!今天休息,羅晶晶一大早就和男朋友出去玩了!”
“唉,又一次失去和美女近距離接觸的機會了,真叫人失落啊!”林宇鵬喟然嘆道。
“她可是我的好朋友,你別總想打她的壞主意!”阮憶紅冷聲叱道。
“嘿嘿,我沒想打她的壞主意呀!我的意思是,晶晶正好不在家,我就可以和你……”說著,他一臉壞笑盯著阮憶紅。
“你別想占我的便宜!別看我現在有病,但收拾你還不成問題,小心我把你抓起來!”阮憶紅嗔道。
“行了我怕你了!其實我是想說我正好可以和你聊聊天,不是你叫我來給你看病的嗎?”林宇鵬仔細打量阮憶紅幾眼,見她俏臉略顯憔悴,而且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紅暈,一看就知道是發燒了,但為了精確地掌握她的病情,他從藥箱里拿出了溫度計遞了過去,正色道:“先量量體溫吧,把它放到腋下,夾勁點!”
阮憶紅乖乖地把溫度計夾在了腋下,這時又聽林宇鵬道:“把嘴張開,張大點,我看看扁桃體發炎了沒?”
阮憶紅張開檀口,林宇鵬很夸張地拿著個放大鏡左看又看,其實用肉眼是能看清的,他是要故意捉弄阮憶紅。
“我先看看舌苔啊,舌苔是舌面上附著的一層薄白的苔狀物。正常的舌苔應該是顏色淡紅,上面鋪著一層薄薄的、顆粒均勻、干濕適中的白苔。你舌苔顏色有點發黃,是發熱、上火引起的;再看看扁桃體啊,哎呀,還好哦,扁桃體沒有發炎。這個扁桃體可產生淋巴細胞和抗體,有抗細菌抗病毒的防御功能……”
他還想繼續像講課似的說下去,阮憶紅一直張著嘴卻累得有些堅持不住了。“你怎么這么羅嗦啊?又不是叫你來講課的,我嘴都酸啦!誠心捉弄我是不?”她閉上嘴不叫林宇鵬繼續看了。
“對不起哦,平時這個時間我都是在學校講課呢,條件反射!”林宇鵬嘿嘿一笑,“你咳嗽嗎?嗓子很疼嗎?”
“是哦,嗓子好疼,還咳嗽呢,難受死啦!”
“從什么時候開始覺得不舒服的?”
“大概是昨天晚上吧,下午去逛了趟街,可能是穿的少著涼了。”
“哈哈,要風度不要溫度了?”林宇鵬譏笑道。
“少貧!”阮憶紅嗔道。
“到時間了,把溫度計拿給我看看!”林宇鵬邊看表邊說道。
阮憶紅從腋下拿出了溫度計,就在她伸手往腋下摸的時候,林宇鵬無意間瞥見了她半裸的酥胸,粉白剔透,滑如凝脂,看得他驟然心跳加速。
“哎呦,38度8呀,你燒得不輕啊,現在初步診斷你是得了感冒,因為走得急沒帶化驗的器材,不能給你驗血做進一步確診了,我看就先按感冒治療,死馬當活馬醫吧!”林宇鵬一本正經地道。
“什么死馬活馬的?”阮憶紅面帶慍色,伸手在林宇鵬胳膊上使勁掐了一把,“哎呦”,林宇鵬疼得一皺眉,苦著臉道:“有病了手勁還這么大?我看你還沒到病入膏肓呢!我先給你打一針退燒針!”
“什么?打針?”阮憶紅聞言立時瞪大了眼睛。
“是啊,不打針怎么能退燒呢?我針頭和藥劑都帶來了,先打一針退燒藥,然后再給你點上一瓶消炎藥,明天就能痊愈了。”
“啊!那個……打針是不是要打屁股針呀?”阮憶紅秀美的臉頰浮上兩朵紅云。
“那當然了,必須要打屁股針,打別的地方藥物吸收太慢,我們的女警花連窮兇極惡的犯罪分子都不怕,還怕打針嗎?”林宇鵬邊說邊笑。
“我不是怕疼!我是怕……你是男的,給我打屁股針,羞死人啦!”阮憶紅俏臉緋紅嬌嗔道。
“我可是大夫啊,大夫可以避嫌的嘛!這都啥年代了你還這么封建?”林宇鵬嘿嘿一陣干笑,隨即又正色道:“你打不打?要不我還是帶你去醫院吧!”

想要了解更多情趣用品,如:充氣娃娃跳蛋按摩棒等成人情趣用品知識,想要了解更多關注情趣吧http://www.playtoy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