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圣誕夜【下】

2016-4-9 激情小說

地下停車場還是很亮,不過車子幾乎都已走光了。我看看腕表,十二點五分了,所謂的圣誕節已經降臨了。折騰了一夜,是該歇歇了,我發動了我的bmw-x6打算回家了,這時,突然有人敲我的車窗……沒看清楚是顏綺前,我還真是嚇了一跳,定一定神后,就把車窗打開:
「別嚇死人好不好?午夜停車場出現白衣女子,搞不好中控室的保全已經嚇出尿來了」顏綺還是跟平常一樣,一副淡然處之的表情:
「我本來就穿這套來的,又不像你得換那套蠢圣誕老人行頭」「你也知道那套很蠢,那還提議叫我穿?」「不夠蠢就不夠有趣了,叫個實習生穿沒爆點。現在流行高級主管反串出丑,沒叫你扮女人,已經夠優待了」「要是我不犧牲形象搞笑,就換你賣肉了,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好嗎?」「話說你是來干嘛的」「我就算穿暴露點,是有啥看頭?擺著青春的肉體不看,看我跳肚皮舞?」顏綺露出了狡猾的笑容,兩只指尖拎了塊紅布,在我眼前晃了晃。我凝神一看才發現,是陸韻華的內褲。「如果被打掃的人發現,你猜人家會怎么傳?」「大概會說:我跟你說啊,別看副總人模人樣的,原來他有女裝癖,里面都穿鏤空丁字褲,還紅色的喔」顏綺忍不住莞爾一笑,把那條內褲丟到我臉上:「一進你門,就看這條還丟在辦公桌旁邊」「你平常沒這么粗心吧?」「我剛剛沒抽事后煙,所以有點恍神了……,你總不會專程拿這給我的吧?」「我晚上香檳喝了不少,開不了車了,你載我吧?」「你知道外面街上有一種黃色的,收費就會跑的東西叫計程車嗎?」顏綺伸手捏了捏我的鼻子,她的上半身靠在我的車窗邊,晚禮服的前襟往下垂,從駕駛座的方向望過去,還是隱約可以看到白皙的胸脯上半部,和中間的溝壑。
我沒轉開目光,她也沒有回避「你怎么那么狠心啊?就算是我,耶誕夜還是會覺得有點冷的。現在上街釣一個,有點緩不濟急……你到底要不要開門?」「娘娘,我話說在前面,我剛剛干過啥你很清楚,今晚已經停機休眠了,待會就真的只能睡覺了」我按開了按車門的中控鎖「去你家還我家?」顏綺開了門坐到我旁邊,她微微一笑: 「我平常就住在辦公室里,你說呢?」「安全帶拉上,需要的話,雜物箱里有墨鏡」顏綺槌了我一拳:「你再扯啊,開車吧!」
顏綺夾起了一撮面條,吹了一吹才塞進嘴里:
「你廚藝沒什么退步嗎,泡面還是泡的跟以前一樣好吃」「這里面可是還有蛋、冷凍肉片和三色蔬菜,冰箱里所有好料,都煮在里頭啦!」我打開了一罐guinness,把泡沫濃厚的黑啤倒滿兩個高腳杯,遞了一杯給她顏綺皺了皺眉頭「只有這種杯子喔」「將就一下吧,這還是別人送的,平常我在家一個馬克杯包全部」「也太偷懶了吧?」「離婚給我的教訓之一,就是如果什么東西,不管是用品還是感情,都非要有一份自己用的,那你的生命中,就會多了很多長物。搬來新家后,基本上不是天天用的到的東西,我就不買。」我搖了搖空掉的鋁罐「逛超市時看到,突然好懷念,就買了一整箱,喝著喝著也快完了」「你越來越像中年阿桑了,這東西現在哪家便利店沒賣的,想喝再買就好了」顏綺一邊啜飲,一邊環視了我這十坪的套房「我還第一次跑來你這『蝸居』,沒想到你被前妻削的那么慘啊?」「沒你想的那么糟啦,只是不需要那么大的空間罷了。一個人回到家的時候,小房間比較不會那么有凄涼感,光把餐桌上頭這黃光燈開了,就有暖意了。」顏綺把杯內的酒一口氣喝光,打了個飽嗝,用手指彈了一彈酒杯,發出清亮的當啷聲: 「你應該有想過,如果那時候我答應了你的求婚,今天會是什么光景?」我裝模作樣的沉思了一會:「我想我們現在應該也是離婚了,而且我會一無所有,只能睡在公園躺椅上發抖」顏綺忍不住大笑。她笑了好一陣子,湊過來在我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那時候我沒答應你,是因為我太了解你了;現在……你太了解我了。」我聳聳肩,作了個無可奈何的手勢「總之,我們不就是太了解彼此了,所以才會在繞了大半個地球后,落的在圣誕夜依偎著取暖」顏綺苦笑了一下: 「你也沒說錯,我們是很好的搭檔,只是那時把親密無間誤以為親愛了,如果繼續付出感情啊,可能會把彼此都燃燒殆盡……」我把我那杯一口喝完了,抹了抹嘴:「現在好晚了,我們要純聊天的話,得蓋個棉被才行,你要來嗎!」她嫣然一笑:「我先洗洗,借件衣服頂著?」
「衣柜自己翻吧,別拖拖拉拉洗太久,我先鋪床」「你先睡著的話,今年年終就別想了」「奴才遵旨」
我住的這種無隔間的小空間單位,家具都是盡可能用收納式的。
說是鋪床,也不過就把沙發床拉開來,鋪上乾凈的床單罷了。我坐在床上,按下了音響的遙控,午夜的爵士電臺,ella fitzgerald 應景的圣誕歌曲,開始小聲的唱了起來。
這時顏綺也從浴室出來,我看到她的造型,眼睛就發直了:還帶有水氣的半長發披散在肩膀上,身上套了一件我的白襯衫,只扣了小腹前的幾顆扣子。當他走過來的時候,透過沒扣上的前襟和下擺,顫動的乳房和裸露的長腿,以及兩腿間的陰暗處,就在搖晃間若隱若現。我當下就覺得口乾舌燥,本來擔心今晚再起不能的小老弟,也開始發熱暖機了。
我當下就不禁暗罵自己,實在太小看這個女人了,從來她想要的,一定都要得到……而且是馬上。白襯衫不但是我的死穴,這個愛好,還是眼前這個女人開發出來的,一發中的,毫不意外。
我把被子掀開,作了個「請」的手勢,顏綺微微一笑,爬上了床,湊過來吻了一下我的面頰:「frosty the snowman?今晚聽圣誕歌曲還沒聽飽?」她挺起上身的時候,隔著襯衫,仍能看到很清楚的凸點,還有隱隱約約的乳暈輪廓。這樣誘惑的風景讓人色欲勃發,我勾住她腰,一把把她拉過來跨坐在我身上: 「今晚鬧哄哄的,我根本啥都沒聽進去,你不覺得,這歌就應該在安靜的時候聽?」顏綺的目光顯得有點迷蒙,她低頭吻了吻我的額頭,把我的頭環抱在胸前: 「所以我們現在是要聽歌,還是作愛?」我隔著襯衫親吻她的乳頭,一邊含含糊糊的說「邊聽邊作,再聽再作羅」我聽她低哼了一聲,感覺到她的大腿也繃緊了。伸手撥開她沒扣上衣扣的襯衫前襟,她水滴型的左乳房便袒露了出來,微微的晃蕩著。雖然略微有點垂,但仍然飽滿有彈性。她的乳頭小而尖,環繞著乳頭,同樣深茶色的乳暈卻很大,在白皙的乳房上,顯出異樣的對比,在視覺上很刺激。
不過我并沒有多花時間欣賞這幅美景,隨即將乳房的前端含住,輕輕的吸啜;另一手則隔著襯衫,稍稍用力的將右邊的乳房握住,配合另一邊的咂弄揉捏著。兩邊一下溫柔,一下粗暴的交互刺激著:當我用牙齒咬嚙左邊的乳頭和乳暈時,左手就輕輕的握住整個右乳,用拇指去輕輕的掃弄或按壓尖端;左手用拇指和食指略用力的掐弄她乳尖時,另一邊就用舌尖緩慢的掃過她乳暈上突起的顆粒。
「哈啊……不要……痛……」顏綺抽搐著,發出短促的呻吟。和嘴里說的相反,她抓住我的頭發,把我的頭往她的乳房壓的更緊。這讓我不禁覺得有點好笑,不無惡意的想到:這下是誰吃定誰啦?
如果說作愛就像騎腳踏車,學會了就不會忘。那跟老情人上床,就像把倉庫里的老車上過油再來騎。剛開始齒輪轉動還有點滯澀,等到轉順了,以往奔馳的記憶與韻律就涌上了心頭。我把顏綺的上身往后推開了一點,她有點不滿的輕哼了一聲,接著我冷不防把雙手改插入她的腿彎下,一下就把她推倒,變成了雙腿被扛在我肩上的姿勢。
顏綺尖叫了一聲就沒進一步動作了,她臉蛋有點發紅,自己把遮住胯下的襯衫下擺拉開,讓整個陰戶暴露在我的眼前,然后把目光轉開,不敢盯著我的臉。
顏綺雖然確實是個美女,但她的下巴尖、嘴唇薄,眉線又很銳利。不笑的時候就會有股煞氣,讓人不由得也嚴肅了起來,說到她的個性,也是個正經八百的完美主義者,其他同仁會怕她,也是其來有自。
要她這么正經八百的人,開口要求人舔自己的下體,有多艱難就不用說了。但也是在她臉上出現這種欲言又止的羞澀表情,這種反差,格外讓我感到沖動。
顏綺的陰毛稀疏,只有平貼著陰阜上方的一小撮,她的大陰唇肥厚而多皺摺,讓眼前這盛開的女陰,像朵異色的蘭花。我把大陰唇輕輕的往兩旁扯開,粉紅的小陰唇跟著翻出來,濕漉漉的發出淫蕩的閃光。我仔細的從大陰唇的內側舔起,逐漸往中間靠近,每次由下往上的舔弄,最后都停留在陰核上,用舌尖點弄米粒大的陰核,每碰到這收尾的一擊,眼前的這朵奇花粉色的組織就會抽搐著,涌出更多帶著腥味的花蜜。
「哼……嗚……」顏綺發出一連抽泣般的哭音,她雙手撐住了自己的膝蓋,長長的指甲掐入了腿肉,阻止自己想要把雙腿并攏的沖動。作戲要作滿全套,我用左手繼續撐開她的陰戶,右手食指沾滿了她的淫液,開始涂抹在肛門口。
「不要……變態……」她發現了我的意圖,搖晃著腰部閃避著,但動作并不堅決,我抬頭看了她一眼,正好和她的眼光相對,她煞時滿臉都是紅暈,瞪了我一眼,又把眼光別了開去。我知道這時候,要是笑出來,她鐵定會生氣,每次都這樣子,這時我就得作壞人,表示不是她自己喜歡,而是被迫接受的。
我撐住顏綺的臀部,把她整個人翻過來,然后就著她膝彎一推,她就很「剛好」的變成了蹶起臀部的趴姿。她轉過來白了我一眼,咬了咬嘴唇,就把頭埋在枕頭里。這姿態就可以清楚的觀察她小巧的肛門,淡褐色的皺摺隨著她的喘息緩緩的收縮,我靠近聞了一下,除了剛剛沾上的淫水外,只有一股肥皂氣味,可見清洗的很乾凈,我用舌頭舔了一下,把舌尖淺淺的推入了一小截。顏綺一陣腿軟,雖然悶在枕頭里,還是聽的到她長長的呻吟了一聲,我用左手按住她的陰核持續的捻弄著,接著把用淫水潤滑過的食中兩指直沒入指根,在滑膩的腸道里緩緩的轉動,左手則快速的點弄她的陰核。
顏綺腹部往下壓,整個腰部繃成了弓形,抬起頭來嘶喊著,下意識的想要減輕壓力:「嗯啊……哈……哈啊……好……變態……王八蛋……快…快停……好…好…」「好難受?那我停羅」我不懷好意的說
「好……恩、恩哈……我……」
「好什么?好還是不好」
「哼…哼……恩,不…不行,我要死了……好……好難過」「那我停了,你就舒服羅?」「哈……哈啊,……恩……哼啊……我…嗚」顏綺哭了起來「我恨你,alex,我干你媽的,我干你媽的臭雞巴……」就在這時她身體一陣緊繃,嗤嗤幾聲,噴出了一大攤的陰精,接著就癱在床上。
顏綺失神了一下就醒了過來,當下把被子一拉,背對著我蜷了起來。我也鉆進了被窩,從后頭要攬著她,她用力一掙「別碰我」
「生氣了?」
「我討厭你這樣,可是我更討厭自己這樣」
「可是我喜歡你這樣」我硬把她抱住,已經勃起的陰莖抵著她的股溝「剛剛那樣是你,平常那樣也是你,我并不覺得你有在假裝什么。」顏綺掙了一掙,轉了過身來,凝視著我: 「你不知道對女人來說,被看穿是很難堪的?」我伸手點了點她的鼻尖: 「你以為,別的女人能讓我花這種心思?」顏綺瞪了我一眼,在我的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我還沒叫出來,她就湊上來把我的嘴唇封住了,她呼吸中還有剛剛殘留的酒氣,濕軟的舌頭侵略性的往我的口腔里鉆。我捧住她的臉頰,回應這濕吻的時候,她抬起了一條腿,握住了我的陰莖,下半身往前一湊,我的陰莖,便順著已經很濕滑的陰道插入了半根。
接著我略為翻轉,改把顏綺壓在身下,陰莖便順勢直插到底。她低低哼了一聲,攬住了我的脖子,把乳房湊在我的胸口摩娑著。這種姿勢下,我沒辦法大幅的抽插,只能以膝蓋為支點緩緩的小幅度進退。
顏綺湊過來,小口的咬嚙著我的耳垂。隨著她鼻腔發出一陣陣的低吟,呼吸噴出來的暖氣一股股的吹過我的耳輪,那種酸癢的感覺讓人感到全身發麻。在這種纏綿的氣氛下,我也達到了今天的極限。顧不上顏綺是否到了高潮,我一陣恍惚,把所剩不多的精液射入了她的身體,然后就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中……昏睡間,我隱隱約約感到沖洗完的顏綺回到了被窩,把她溫暖的身體再次依靠在我的背上。我迷迷糊糊的把她攬在我腰上的手握住,又陷入了熟睡。
我在作早餐時,顏綺也醒了,她睡眼惺忪的靠過來,不過身上那件襯衫,被當睡衣蹂躪了一整晚,已經皺的不成樣子了,頭發因為沒吹乾就睡了,也亂蓬蓬的,不過,看多了她衣冠楚楚的樣子,現在倒反而有種邋遢的美感。
「醒來啦?」
「好香喔?在作什么?」
「趕快去梳洗吧,待會不就知道了?」
當我們一起享用甜咸蛋卷、薯塊煎培根和橙汁的時候,收音機又放起了《have yourself a little merry christmas》。09
顏綺喝了一口橙汁,咂了咂嘴,又往高腳杯里加了些碳酸氣泡水。這時她已把那件滿是精斑,皺不拉機的襯衫換了,改套一件我的t恤: 「看來,還要被ella fitzgerald轟炸好一陣子」「現在是圣誕清晨了,最多應景到今天吧?再說,我本來就很喜歡她的歌,應不應景,都喜歡聽。」「我知道啊,你求婚的時候,還挑了她和阿姆斯壯的《dancing cheek to cheek》
當背景音樂。」
「所以那樣算是有好的影響,還是壞的影響?以結果論來說?」顏綺笑了笑:「歌是好的,從來不都是人的問題嗎?」她眼珠子轉了轉: 「我們現在這樣,不是挺好的?」我聳了聳肩「確實是如此」我舉起了杯子「那么,merry x'mas,my boss。」顏綺也舉起了酒杯,嫣然一笑: 「merry x'mas,蕭順之副總監。」

想要了解更多情趣用品,如:充氣娃娃跳蛋按摩棒等成人情趣用品知識,想要了解更多關注情趣吧http://www.playtoy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