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透明人生

2016-3-10 激情小說

第一章 恐怖的早晨
那天早上跟平時一樣,聽見體操廣播的前奏,我們寢室里的4個人都同時爬下床。
"" 他娘的,每天都像叫魂似的。"" 我一邊穿鞋一邊抱怨,"" 二胖,昨天新出的那幾部a片,下好了嗎。"" 二胖一邊打著呵欠,一邊抓著屁股縫鉆進了廁所。
完全沒有回答我的意思。
"" 二胖你整天吃這么多,小心哪天拉脫肛。"" 我對著廁所咒罵了一句。二胖還是沒有回我話,開著門只顧拉屎。大便的味道順著早晨清新的空氣,一起飄進了寢室。
"" 我考,二胖,你上廁所又不關門找死啊!"" 眼鏡扯著尖嗓子,對著二胖吼道。二胖嘿嘿一笑:"" 哈哈,給你們醒醒瞌睡,還不好啊。"" 說完砰的一聲把門合上了。
我拿起牙刷走到洗漱臺剛要漱口,我們寢室的另一位,崗子就走過來一把把我擠開了,還奇怪的看了看我,像不認識我似的。
"" 干,你有病啊。沒見過你大爺啊。"" 我瞪了崗子一眼,有點生氣,感覺今天所有人都有點怪怪的。
我也沒心情洗臉刷牙了。本想叫上眼鏡一起先到食堂啃兩個包子,才發現他人已經先走了。
他娘的,竟然又不叫上我就先走了。我急急忙忙地沖出寢室,剛沒走幾步。
就被人從后面用力地撞了一下,頓時來了個狗吃屎。那人也被撞倒在了地上。我心中氣急敗壞,想沖上去揍他一頓。還沒等我爬起來,那人就顯出一臉的驚恐,嘴里還在不停地念著:"" 撞鬼了,撞鬼了……"" "" 你他娘的才是鬼,你找抽是吧。
"" 我從地上爬起來,想上去跟他干一架,那人還沒等我過去,就連滾帶爬地跑遠了,那速度估計劉翔見了,都會驚得把下巴掉下來。
這跑得也太夸張了吧,難道是被我嚇跑的?我的形象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威猛了?我悻悻地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決定一會兒到食堂門口的落地窗前,仔細照照。
我們的宿舍離食堂很近,為了避免早操過后打飯排隊,我和室友通常都是先吃了早飯再匆匆忙忙地跑去操場。
隔著老遠,我就看見眼鏡挨著食堂外面玻璃的位置上坐著。一邊喝著稀飯,一邊啃著著一個大菜包子。厚重的眼鏡都滑在鼻翼上方了。
這時剛過7點,和煦的陽光照在食堂外面的落地玻璃上,能映出來來往往的人群。我正好過去好好照照自己的形象。
來到眼鏡的玻璃窗外面,我正想跟他打個招呼,話在嘴里剛要說出口,我整個人就完全傻了。不是因為眼鏡的"" 眼鏡"" 掉進稀飯里了,而是玻璃的倒影上只有一盆死氣沉沉的鐵樹。而上面卻找不到我半點的影子。我回過頭看了看,確定自己后面有一盆鐵樹,而我就站在鐵樹的面前,再次回頭看玻璃,繼續傻眼了,仍然沒有我。我變成透明的了?我繞到了鐵樹的后面,仔細看玻璃,上面只有那盆鐵樹還是沒有我。
我走過去用手仔細地摸了摸落地玻璃窗,確定這是我每次進食堂都會看到的那塊玻璃,而從指間傳來冰涼的觸感,讓我知道這不是在做夢。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想起了剛才發生的一些事情。難道我真的看不見了,不會的,或許是因為光的折射出現了問題,應該是一種自然現象吧,難道是大衛科波菲爾今天空降到我們學校,給我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我自我安慰地想。
我用手拍了拍玻璃窗,希望眼鏡能注意到我。果然眼鏡回頭向我這邊望著,像是才發現我,還舉起手里的半個菜包子向我揮了揮。我激動得也向他揮了揮手,雖然覺得這樣有點傻。但是總算松了一口氣。
我向食堂門口走去,正巧碰上崗子和二胖兩個從寢室出來,我跟他們打招呼,兩人像沒看見我似地有說有笑地來到了眼鏡那桌。原來眼鏡剛才是在跟他們打揮手。
我呆呆地站在食堂門口,腦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又被一個人撞到在地。才迷迷糊糊地爬起來,瘋了似地沖向寢室,打開門,拉開抽屜,從里面取出一塊巴掌大的鏡子。
我閉上眼把鏡子對著我的臉,腦海里突然冒出《大話西游》里,至尊寶從照妖鏡里看見自己變成了一只猴子的場景,我突然有點了解他當時的那種心情了。
睜開眼睛,我此時的心情比當時的至尊寶更低落。他至少在鏡子里看見了一個齊天大圣,我在鏡子里只看見了身后二胖懸吊在床下面的內褲,透過鏡子還能明顯地看見胯襠部有黃白液體干涸的痕跡。
我不甘心地跑到過道中心對著來往的人群大聲喊道:"" 我中500萬了——今天每個跟我打招呼的人,一人發100元!"" 沒人理我,更確切的說是沒人看得見我,聽得到我的話。
我徹底失望了,回到寢室就攤在了床上。用被子捂著頭,希望這只是一個噩夢,等夢醒了,一切又會恢復到原來的軌跡。
迷迷糊糊間,我竟然睡著了。直到聽到一陣鑰匙開門的聲音,我才醒過來。
是眼鏡他們做完操回來了,我抱著一線希望地喊了他們幾聲,結果可想而知。眼鏡回到寢室就拿起mp4躺在床上看起了小說。二胖嘴里叼著根油條,正津津有味地嚼著。崗子打開了電腦,開始玩cf。看著他們原本就在眼前,我卻有種咫尺天涯的感覺。
我下了床拿出一張紙,用筆在上面寫了"" 莫小菲在此"" 5個黑桃一樣大的字。
然后拿著紙在二胖的眼前晃了幾下,他竟然還是當我不存在,包括我手上的紙,我又把紙貼在崗子的電腦屏幕上,他仍然若無其事地玩著cf。玩游戲時那副裝b樣兒,就像在現實中開了透視掛一樣。我無語,發現只要是我想證明我存在過的東西,他們大概都是看不見的了。
如果我碰下他們,又會怎么樣。我想起早上那個撞到我后像見鬼一樣跑了的人。這說明他們雖然看不見我,聽不到我說話,但還是能觸摸到我的。我心里不禁有了一絲希望。
我走到二胖身后,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果然回過頭望向我這里,沒有看見人后,奇怪地摸了摸腦袋。然后又繼續吃手里的油條。我心中一喜,然后又失落起來,即便他們能感覺到我又怎么樣,難道他們能和一個看不見的聾啞人交流,不把我當鬼就算好的了。
難道他們從早到現在還沒有發現我已經不在了嗎?我們昨晚還一起玩過dota,一起討論過日本女優的呀!還是他們的世界里我從來都沒出現過。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感籠罩著我!我感到全身發冷,我真的從這個世界消失了,包括我曾經生活過的痕跡。或者我掉進了和我原來那個世界相同的平行空間,只是這里從來沒有出現過我。他們看不見我,也聽不見我說話。對這個世界來說,我就像一個幽靈。
第二章 新的人生
我叫莫小菲,今年19歲,是個上大二的學生。平時的興趣就是和崗子玩玩cf,和眼鏡討論下小說,和二胖一起看看a片。不過現在這些統統都離我遠去了。就在三天前,當我早上起來的時候,我發現我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人們不再記得有個叫莫小菲的人,也看不到我,聽不到我說話。他們能摸到我,但也只會把我當成鬼。我成了這個世界上的隱形人。你也許會以為這是一部科幻小說或是一部玄幻小說里才會有的情節,其實統統都不是,這只是我新人生的一個開始。
在這三天里,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寢室,除了心里的孤獨感和恐懼感外,還有個原因就是:一個透明人在外面行走畢竟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比如人們看不見你,如果你稍不留心的話,就會被別人撞倒,在操場邊會被飛來的籃球砸中,在路邊的椅子上坐著會被人當成空氣坐下來,即便在廁所里拉屎也會被人搶去蹲位。這些都是很無奈的事情。
但是三天過后,我逐漸適應了這新的生活,最后發現做一個透明人也是件很不錯的事。許多你原本不能去的地方也可以去了,比如說女生宿舍。
其實我還是個處男,因為性格比較內向,平時跟女生幾乎沒有交集,對女生的身體一直都很好奇。曾經交過一個女朋友,但也只限于碰碰手的地步,一月后被就那個女生給甩了。她告訴我分手的原因是,我太老實了,太純潔了,純潔得她都不忍心傷害我。我還能說什么呢,其實我心里也是很想要的,但是我太害羞了,畢竟第一次戀愛也不知道該怎么做。而我是她的第4個男朋友,她找我只是想換換口味而已,沒想到的我這么沒勁。
第四天的夜晚,我來到了女生宿舍的樓下,已經過了10點,宿舍樓進出的女生已經很少了。第一次去女生宿舍樓還是比較緊張的,雖然人們看不見我,但是在我的眼里,感覺跟以前沒什么兩樣。
守門的是個50歲左右的婦女,長了一身發福的肥肉,我知道女生都在背后叫她"" 豬姨"".她此時正在跟一個男生爭辯著什么,大概是這個男生想進去找某個人被豬姨攔下來了。
我來到他們旁邊,看著一臉窘相的男生。哈哈大笑了幾聲,從豬姨身邊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嘴里哼哼哈哈地唱著歌,反正我說話別人也是聽不見的。
來到過道里,看著在我身邊穿梭的各種各樣的女生,我無比興奮,因為是夏天,許多女生只穿了一件大褲衩和小吊帶或者小背心。各種各樣的胸部或大或小,有些直接沒有穿胸罩,能看到胸前的兩個凸起。我突然有種被幸福圍繞的感覺,這一切都是屬于我的。這不是在做夢吧。我幾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突然我眼前一亮,看見一個人從宿舍樓門口走進來。竟然是我們的英語老師薛采潔。這才想起她也是住女生宿舍的,她今年24歲,畢業后就選擇了留校。
也許是為了節省開支,所以也住在了女生宿舍。
我們男生一致認為她長得很漂亮很清純,1米62的個子披肩的短發加上小巧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肌膚,并且常對每個人笑,笑的時候露出標準的8顆牙齒。
每個男生看見她都像見到了鄰家的大姐姐。
這時她穿著一件紅色格子的短袖襯衣。上衣敞開了幾顆扣子,能看見里面穿的是件白色抹胸吊帶。她下身穿的是一條很緊的七分褲,把她的屁股線條裹得很翹很緊,如果后背式的話應該很爽。我邪惡地想著,雞巴不自覺地翹了起來。
她一邊小聲的講著電話,一邊向寢室走去。我則跟在她后面,一邊手淫一邊打量她的臀部。知道嗎,在女生的眼皮地下手淫是一件多么讓人興奮的事情,而且是在這么多的女生眼皮下面。我終于明白現在為什么有這么多電車之狼了。
我跟著她進了寢室,發現整個布置很簡單整潔,沒什么特別的地方,只有書桌上放著一臺開著的筆記本電腦,但很快我就被陽臺上嗮的一些內衣吸引了。
上面有一條粉色半透明的蕾絲邊小內褲,和一個同樣款式的粉色胸罩。娘的,穿這么性感的內衣,這不是誘人犯罪嗎。我回頭看了看薛采潔,看見她正坐在床上專心打電話。于是我把臉埋進了那件粉色內褲里,鼻子使勁地吸了吸,希望能聞到什么奇特的味道。
考,我很失望的把臉拿開,你上面只有一股清新的洗衣粉留下的氣味,看來女生都是很愛干凈的。
我在寢室逛了幾圈,覺得挺無聊的,就坐在了薛采潔的旁邊,聽她打電話。
隱隱約約能聽見對方是個男人,但是我們都從來沒聽說過她有男朋友的事。我一下來了精神,悄悄把耳朵湊近聽筒的另一邊。
"" 都這么晚了,星期5晚上行不行,我明天還有課。"" 薛采潔有點央求地對電話那頭說。
"" 不行,現在就必須出來,馬上!"" 電話那頭的男人估計有點不耐煩了。
"" 好吧,在哪里?"" 薛采潔臉上顯得很無奈,問道。
"" 學校后門,我在車上等你。"" 那男人說完就掛了電話。
這么晚還要出去干什么,那個男人又是誰?我腦子里充滿了問號,于是打算跟薛采潔出去看個究竟。
薛采潔出門前還對著鏡子稍微整理了一下。來到宿舍門口時,豬姨看似很熱情地跟薛采潔打招呼:"" 喲,薛老師,這么晚還出去啊?"" 薛采潔沒心情跟她耽擱,隨意地說:"" 是的,出去辦點事。"" 說完就離開了。
豬姨這時露出了滿臉的鄙夷,嘴里還小聲嘀咕道:"" 騷娘們,裝什么清純,讓萬人干的貨。"" 聲音雖小,但全部都被我聽見了,我有些生氣,薛采潔也是你這樣的貨能罵的。于是在她路過時,伸出了一只腳,讓她跌了個滾葫蘆。還沒等她爬起來,我就向薛采潔追去了。[ 此帖被逸塵8在2014-01-11 18:3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