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2h2d 奇摩女孩 情趣吧

笨笨女友瑛庭

2016-3-7 激情小說

第六章 失誤被上之過年回家,春色滿天飛(中之二)
搔癢……騷癢?
大廳中,一片狼藉的桌面上只剩下些殘羹剩飯還躺在上面裝死,叔叔伯伯、姑姑嬸嬸們都回去各自回家洗澡了。原來不是全部的家人都住在一起,想想也是啦!畢竟女友老家三合院看起來還真擠不下這么多成員,只不過有些親戚住在隔壁,或是附近的獨棟別墅,獨棟的別墅就是女友堂哥阿緯夫妻倆、堂弟小健和伯伯(女友堂哥堂弟的爸爸)住的地方。
忘了介紹,堂哥阿緯已經有老婆了,女友都叫她小頤姊。這也是隔天去游泳后才知道的事情。伯伯因為是大兒子,所以跟老婆常常就直接睡在三合院這里,才方便照顧爺爺奶奶。而爺爺似乎很不喜歡跟大家在一起吃團圓飯,這次也不例外的讓孫女嘉綾送飯菜進去給爺爺吃。(附注:前一篇嘉綾的身高應該是145 公分上下喔!打錯了,現在才注意到。)伯母:「庭庭~~小健~~快幫忙收拾桌子,不要再玩了。」伯母看到他們堂姊弟倆在客廳里打打鬧鬧的,于是忍不住念個兩句,而我則靜靜地當我的電視寶寶。我轉過頭去望瑛庭跟小健看他們在搞啥飛機,「啊~~楊楊~~救我~~唔……哈哈哈哈……嘻嘻……哈哈哈哈哈……住手……小健……住手啦~~哇哈哈哈哈……」眼見小健跟女友玩瘋了,不知是誰先開始的,在內廳沙發上互相哈著癢。
小健將女友腳底板抓住,拼命地摳轉抓,看著瑛庭臉紅得像頻果卻失態的狂笑,腰肢左右擺動,兩條小腿胡亂踢著,想掙脫開小健的雙手……女友現在穿著白色花花圖案睡衣,下半身搭超短粉色海灘褲,稍一不留神好像就可以看見褲縫里的春光。嗯……反正他們是姐弟,應該不會怎樣吧?
我:「不要哩~~小健加油!哈~~讓你姊知道你的厲害!哈~~」看著他們玩得興起,我就自己起身收拾桌面了。
瑛庭:「楊~~你好過份……喔啊~~哈哈哈……我不要……你們聯手欺負我……噢……哈哈哈……嗯……住手……你手別亂摸……啊啊啊……哈哈……」這時女友趴著在地面上,雙手前撐著想逃離堂弟的魔爪,可是小健坐在女友背上轉換陣地朝著女友的腋下摳去,手掌時而不時往女友胸部抓去,揉一下再摳摳腋下……女友吃飯前剛洗完澡,通常這時都只穿件小可愛,并沒有穿著內衣,真不知小健是不是故意往胸部抓的?
小健:「嘿嘿嘿……楊大哥都不幫姊~~你啦!你就乖乖讓我呵完癢吧!」我收拾著桌面,并不時著看著玩瘋了的他們,「嘻嘻哈哈」聲此起彼落,我將碗盤殘渣收拾進了廚房。(附注:廚房就在客廳旁邊而已,不想多所描述了,有住過三合院的自己腦中構圖看看吧!)「哎呀!小楊,怎么是你?讓客人幫忙收拾桌子實在太不好意思了。瑛庭,小健呢?」伯母不好意思的說。
「不會啦~~他們玩瘋了,就讓我來幫您吧,沒關系啦~~他們姊弟倆好久沒見了,就讓他們玩吧!」「哎,好吧~~小楊,謝謝你啦!瑛庭這丫頭可以交到像你這么好的男友,真是她的福氣呢!」「哈~~沒有啦……我沒有這么好。」「哎,這丫頭都這么大了還在那邊玩鬧,活像個野孩子一樣!」與伯母聊天的同時,我幫忙在廚房洗著碗,聽見外面女友好像開始絕地大反攻了,只聽女友得意的說:「嘿嘿……老娘可不能讓你欺負假的啦~~」小健:「呵呵……哈哈哈哈……姊……可惡~~哈哈哈哈……可惡……我要報仇……」看樣子女友反撲回去了,因為女友的身高體型都跟小健差不多吧,實力相當呀!
伯母:「喂~~還在鬧啊?家里有客人在耶!別玩得太過火了,等等真的又要打起來了唷!真是……小楊,他們就是這樣,有時還會玩到翻臉打架,真是皮在癢,公攏公抹聽~~」伯母用很無奈的表情對我說。
瑛庭:「好啦!媽~~你快去洗澡啦~~不然等等晚點又沒熱水洗了嘿~~啊……小健……你太過份羅~~犯規~~不可以脫我的褲子……」聽得女友因為回答伯母的話分心了,被堂弟逮到機會反擊。
伯母:「厚啦~~拎扔ㄟ馬咖僅去困,賣森尬撈瓜,摩吼但勒氣跨買,跨拎希買甲竹筍啊希共腿啊~~挖先去誰申枯。」(中文翻譯:「好啦~~你們兩個也要趕快去睡覺,別玩到流汗了,不然吼等一下試看看,看你是要吃竹筍還是木棍~~我先去洗澡了。」伯母:「小楊,謝謝你的幫忙,那我先去洗澡了。你別管他們倆了,早點睡喔~~」我回道:「喔,好~~那您去忙吧!」說著,伯母走進客廳瞪了他們一眼后就回房間拿換洗衣物去了。
我也走進了客廳,坐上沙發繼續看著我的電視,眼光一邊瞄著一旁在軟墊上打滾的堂姐弟:「庭庭~~你做姊姊的就讓一下你弟嘛!真是……不要滾到我這邊來黑……」我將電視聲音開大聲了些,然后用無言的眼神望著他們。
這時女友半躺在軟墊上,雙手奮力抵擋著小健的攻勢,而堂弟則用膝蓋著地跪在女友雙腿中間張牙舞爪的趁隙出擊,一下對女友腋下摳摳來,一下對腰間戳戳去;偶而還會趁機抓抓女友小奶球側邊和下緣,搔得女友受不住地雙腿在地面亂踢狂舞。真是太刺激了,之所以對他們說不要玩鬧到我身邊,應該是當時我下意識的想讓小健多吃點女友的豆腐。嘿嘿嘿……瑛庭:「不要……啊……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唔……什么!?是小健先的耶……嗯……住手……哈哈……唔……等等……小健不可以……唔嗯……不要……嗯……啊啊啊……」唔?有點奇怪!我悄悄轉頭過去偷看他們在搞什么鬼,媽的,小健將一只手伸進女友褲頭里,只看到女友短短的花花圖案海灘褲被撐開了,堂弟的手掌被女友的小褲褲包覆在里面摩娑著女友的小妹、妹,而另一只手則繼續搔著女友腰間,并更為激烈,似乎想讓自己的堂姊無暇分身去阻擋雙腿間的魔手。
小健:「哈哈……堂姊你認輸吧~~小時候一直都被你壓在地上……現在換我了吼~~很難受齁~~」瑛庭:「嗚嗚嗚嗚嗚……嗯……小健你……怎么可以……哈哈哈……這樣對姊……嗚……好癢……好難受……快放手……啊!痛……」瑛庭的聲音突然變得小小聲,卻很激動的雙手撐推小健的胸口想要掙脫開來,但小健狠狠捏了一下女友腰部,女友吃痛又被壓了下去。
小健:「堂姊你在說什么呀?要不要認輸呀~~」女友堂弟裝傻的問著。
瑛庭:「哇哈哈……哈哈……噢嗚……癢啊……癢……不要啊……小健你這樣……欺負我……我才不認輸……哼……」女友脹紅臉嘴硬的說,雙手試圖反擊著,最后卻被堂弟用一只手抓住控制在瑛庭頭上的地墊上,只剩兩只腳丫在空中不停亂踢。
小健:「姊,你現在最好別亂動唷!不然被楊大哥看見的話就不太好了。嘿嘿~~」小健一臉賊賊的附耳過去悄悄對女友說,然后突然看了我一眼,我緊張的轉過頭去,不知有沒有被發現?
這招好像很有效果,女友也向我望了一眼,我想她應該已經緊張得不知所措了。只聽小健說:「姊,你的小穴變得好緊唷!是不是一說到楊哥就變得更興奮啦?啊啊~~」什么?手指已經插進去了嗎?真是好大的膽子啊!真想回過頭去看。
「嗚嗚嗚嗚嗚……哪有……小健……你把手……伸出去啦……這樣……太超過了……喔……」只聽到小健繼續對女友循循善誘:「姊,別擔心啦~~我是你堂弟耶!小楊哥不會知道的啦~~更何況我們只是在玩鬧呀,有做什么嗎?嗯?」瑛庭:「你……不是……是……總之……快放手啊!」女友好像想辯解說:
我是被你侵犯了,可是又不愿承認這個事實。
小健:「姊,你在說什么?要認輸了嗎?嗯?」說完便低下頭,伸出舌頭往女友白皙的脖子舔去,然后又轉往腋下。
瑛庭:「啊啊……哇~~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不要,不要,癢ㄚ~~好癢……哈哈哈哈哈……」聲音大到我不得不有點反應了,我便站起身看了他們一眼,整個淫糜的景像讓我傻眼,只見女友依然雙腿夾在堂弟小健的腰間,雙手被控制在頭上,堂弟整顆頭就埋在女友的腋下舔著,右手還在女友短褲里小穴里面使勁地摳著。當然,我只好裝作沒看到他們在搞什么鬼,對著他們說:「喂~~瑛庭小聲點!大家都在睡覺,別吵到人了。我先去洗澡了,你早點進來睡覺嘿~~」我說畢,小健跟女友趕緊抬起頭,兩個人傻住的觀察看著我的表情,似乎覺得我沒發現這個淫亂的場面是很不可思議般的扯,手指也忘了抽出來,仍放在女友的小穴中。我繼續裝作沒事般的走出客廳,可是卻是躲在轉角后面偷看。
小健:「姊,你說,楊大哥剛剛是不是沒有看見呀?是不是?還是其實早就看到了?」女友堂弟狐疑著,手卻開始繼續的摳。
瑛庭:「嗯?我也不知道耶!你快放手……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嗚……太……太敏感了……噢噢噢……頂到那里了啦~~嗯哼……」女友有些壓抑住聲音的淫叫著。
小健:「頂到哪呀?是不是這里~~」只見他的手臂上下晃動,「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好像將手指繞著女友的陰道壁胡亂摳著。
瑛庭:「啊啊啊……是……上面舒服……挖上面……會……很舒服的啊~~不要~~啊哇哈哈哈~~啊啊……小健……快住手啊……哪有人……這樣的……一下癢……一下舒服,好難受……」原來女友堂弟一面將手指頭對著小穴往上摳摳摳著,一面又將舌頭舔往女友腋下,真是好變態的畫面呀!
「嗯?怎么停下來了?」女友雙眼失魂的問著。原來小健將手指抽了出來,將濕得整片的手掌放在女友面前:「喔~~姊,你偷尿尿了唷!你的妹妹全濕了耶~~」得意的在女友面前晃動。
瑛庭:「哪有尿尿……還不是因為小健你欺負姊……怎么可以這樣……我是你姊耶……哇嗚……嗚嗚嗚嗚嗚……」恢復理性的女友這時才崩潰的哭了。
小健:「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對……對不起嘛……要不然我給你欺負回來那不就得了……」看到女友臉色一沉突然地哭了,女友堂弟不知所措的解釋著,也放開了女友的雙手手腕。
可能是害怕堂姊去告狀吧!看他緊張得也快哭了出來。畢竟還是個國中二年級的學生而已,想當初我國二時,比小健還「閉塞」咧~~難道好戲就要這樣結束了嗎?我失望的去拿衣服洗澡了,而后面的事情是我所沒想到的,仍在繼續進行著……「嗚嗯……我沒關系了……小健你說……你怎么會變成這樣學壞了……」瑛庭帶著哭音哽咽了一陣。畢竟是自己有血緣關系的堂弟,而且從小時候起就開始幫忙照顧著了,所以看到堂弟也快哭了就感到不舍吧!寧可選擇原諒,讓雙方都好過。
小健:「姊,其實……我以前就看過姊……你跟我哥一起洗澡時在澡盆里面做的事情了,雖然那時我還小,你跟哥一起騙姑姑說要幫我洗澡,其實是想要跟哥哥在一起做那種事。那時我不懂你們在干嘛,只是看著好玩,但長大后我就懂了啦~~知道兄妹這樣做是不可以的,可是你們卻不怕,讓我也很想嘗試看看。
姊~~你知道嗎?我從小……從以前就很喜歡你了,可是為什么……為什么……哥可以,楊大哥也可以,就我不行?所以我……哇~~啊哈哈哈哈……姊,你干嘛?哈哈哈……癢啦~~癢死我了!住手……」女友突然趁勢進攻,十指成爪撲向小健的腋下與腰間,拼命地呵他的癢。瑛庭:「說這么多……也沒用……給我納命來~~」看來女友破涕為笑了。
小健:「哇哈哈哈~~我……我認輸~~唔……嘻嘻嘻……哈哈哈……認輸啦~~認輸~~」這次換女友撲倒在堂弟的身上呵癢,堂弟則像個女人似的扭來扭去了。
瑛庭:「哼!我贏了吧!知道錯就好。敢惹老娘!不想活了是吧?蛤?」女友沾沾自喜的說。
小健:「姊,你原諒我了?」小健露出感激不盡的表情。
瑛庭:「真是難得呀~~從小就這么皮的你,現在居然會怕唷?還沒唷~~我還沒有要原諒你。嘿嘿……」說畢,女友伸出雙手將小健的褲子脫了下來,露出了半軟的雞雞,然后伸出了纖纖雙手握住了小健的雞雞,只見小健的雞雞咻地脹大,硬挺挺的翹起在女友面前!
小健不可置信,不敢相信,不可思議,不可能會發生的愿望,居然實現了!
「姊,你干嘛~~你想干嘛~~」話雖這么說,看來雞雞可老實地硬梆梆的被握在女友手中。
瑛庭:「小健你不是在埋怨嗎?說哥都可以,楊楊也可以,就你不行?你不想要姊嗎?底迪?不過,你的好大呀~~」說完,女友低下頭趴著地板,屁屁翹起,張口含住了小健的雞雞,「噗哧、噗哧」吞吐著雞雞的口水聲和「呼嚕、呼嚕」喉頭發出的聲音響徹整個客廳。
小健:「喔嗚~~姊~~好舒服~~啊……再來,用舔的……喔~~爽~~姊,沒想到你會這招~~」女友堂弟舒服的被服侍著。
女友將小健的肉棒吐出,只伸出長長的舌頭舔著龜頭頂端,再從上往下繞圈吞了進去,再出來,再舔,再吞進去……來來回回十幾次,時而像舔冰淇淋般的一點一點從堂弟的雞雞根部舔上來,再繞圈從另一邊舔下去,舔到了硬梆梆的雞雞根部,含了一下兩顆蛋蛋后又回來,雙手握住堂弟的弟弟上下抽動,只露出龜頭將櫻桃小口含了上去。小健則坐起身子將自己堂姊的睡衣和小可愛一并拉起,雙手逗弄著女友兩顆32c 小奶。
瑛庭:「唔……小健……不可以……嗯……好敏感……嗚……不要這樣……這樣……我沒辦法幫你舔……」女友抗議說著。
小健:「姊~~人家很好奇嘛!不然我改天在學校這樣對女生也不好吧?你專心舔啦!唔……舒服~~」瑛庭:「怎么可以在學校這樣對女生?我生氣了!」說完使勁地露出牙齒咬了一下小健的龜頭根部,小健:「啊~~痛啊!姊,會痛耶~~」小健痛得跳了起來。
瑛庭:「以后不可以這樣說!知道嗎?這樣對人家女生是要負責的!」女友振振有詞的教訓著堂弟。
小健:「好啦~~知道了啦~~繼續舔好嗎?」堂弟站著將女友腦袋拉向自己的弟弟,女友終于順從地握住它含住。
整個場景感覺好色情,只見自己的堂姊幫自己吹簫,還來來回回地舔著、含著、吸著,偶而還偷偷的咬了一下,雖然吃痛,但看見女友狡獪地露出紅撲撲的臉頰,就越來越受不住了。
突然,女友堂弟酥爽的將兩手捧住女友的頭,使勁地將女友腦袋往自己下面壓,「噗哧……噗哧……噗哧……」的在女友小口中越來越激動:「啊……受不了……要射了……啊……喝喝喝喝喝……」瑛庭:「等等……唔……」由于頭部被壓住,女友只能乖乖的接受自己堂弟的精液,一部份還從嘴角流了出來,一部份卡在喉嚨里很難過,所以只能硬生生吞了下去。
女友掙脫開堂弟的雞雞,對堂弟說:「咳咳!小健你……怎么射了進去!?
也不說一下……很腥耶~~厚!討厭~~」女友向來不喜歡被射進嘴巴。
小健:「這……這很營養又好吃喔!還含有豐富的蛋白質……」聽小健在胡扯攬蛋。
瑛庭:「屁啦~~聽你在亂講,當你姊我是三歲小孩唷?我要去廁所漱口了啦~~」女友瞪了堂弟一眼便匆匆忙忙進去廁所,漱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