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情趣吧

懷念一個叫鯊魚的女友

2016-2-29 激情小說

僅以本文獻給結了婚的,想尋求或者正在繼續婚外戀的男人。本文以真實的文字來記錄**這座小城中的一個男人。
(一)
我認識鯊魚的時候,她19歲,我24歲。那時候我上班,而她剛剛畢業,正等著分配到一家學校當老師,搞美術的那種。那時我已經結婚,而她還是個懵懂的小 女孩。現在想想也的確是我騙的她。
確切的說,我們的發展過程都是在網上。但是在這以前,我們已經見過面的了。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2000年,我學習駕駛,到x市去考試。鯊魚也在那,她陪她表姐去的。
那天考試的人很多,我站在門口,等著老師喊我進去考試。這時候,一個穿著淡藍色連衣裙的女孩出現在我的視野,她又跑又跳的,歡的像個麥蛾似的。在跑動的時候,胸前有兩個鼓鼓的東西跳來跳去,晃的我眼慌繚亂的。我自言自語著:
「天,這么大,這么大……」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也沒有用。正當我想入非非的時候。她竟然和她表姐來到了我身邊停了下來。就在我眼前半米的地方,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天刮的是東風,而我正在下風口。天知道我當時有多么幸福,在享受著前面美女身上香味的同時,我竟然還大飽了眼福。現在的話叫:養眼。
鯊魚的連衣裙很透明,無袖的那種。胳肢窩開口很大,在灌風的時候,我清晰的嘌見了那兩個象大乳房一樣跳動的東西。很大,很白。我清晰的記得,我當時喉嚨發出了:「咕嚕」這樣的聲音。
膽子大是我一大優點,在腦子里沒有老婆這個概念之后,我開始了行動。
幸虧那天穿的很帥,一身筆挺的蘭暗色西裝,加上一件咖啡色的襯衣。還有一個有點抽像的領帶。最重要的是,我的迷人眼神,它可以像電擊一樣,穿透任何女孩的心扉。
「嗨,請問你們幾點了?」(這個開場白雖然老套,但是永遠不過時)我微笑著問道。
「哦,我看看,嗯,9點35分了。」那個表姐告訴我道。
「你們考的什么照啊?」
我向前跨了一步,來到他們的正面。
「c照啊,你呢?」
還是那個表姐。
「真巧,我也是c照。」
我窺了一眼鯊魚,發覺她脖子很白。
「你們兩人都是來考試的嗎?」、
「我不考,我表姐考的。」鯊魚說。
謝天謝地,她終于說話了,我狂喜。
「你怎么不考呢,弄個駕照在手里多方便。」
「我沒時間學,我剛畢業,等有空再說吧。」鯊魚回答。
我知道,這個時候老師隨時都可能喊我的名字去考試,如果我去考試了,就永遠見不到這個鯊魚了。怎么辦,盡快要她的聯系方式吧。
我心急如焚。
興許是老天助我,這個時候,她那個表姐也許是考前緊張,竟然要去廁所,而鯊魚竟然沒有陪她去,這個時候,我表演了一個很專業的演技。
「哎呀,我身份證沒帶,完了,完了,考試不能考了。」我邊裝作焦急的樣子,邊掏出手機,裝作聯系朋友的樣子。(當然這個時候,我的手機不是壞了,就是沒電了)「那怎么辦,你等會向老師解釋一下,不就行了?」鯊魚也焦急的說,看的出她是個好女孩。
「沒用的,沒身份證不能考的,早上我明明帶了嘛,哎,這手機還沒電了……倒霉。」我繼續著我的騙局。
「給,用我的吧,我這有電。」
鯊魚遞過來一個手機。
「謝謝,謝謝!」
一把抓過手機,迅速撥了我的手機號碼。得,水到渠成。
也就在這時,老師喊了我的名字去考試。我回頭說了聲:「謝謝你,我會報答你的。」便進了考場。回頭看一下,發覺鯊魚正在笑,有點嫵媚。
你們一定想不到,從這次的邂逅到我爬上了鯊魚的床,用了3年的時間。
(二)
在得到了鯊魚的電話號碼之后,我便開始了對她的攻擊。
在那段日子里,我每天在同一個時間打電話給她,這個時間不差分秒。剛開始,鯊魚有些不習慣,總是鈴聲響了好幾遍才接聽,通話的時候也是我在說,她在聽。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就不一樣了,大約是在第15天的時候吧,我故意晚了幾分鐘打過去,果然鈴聲響了一遍,她就立刻接聽了。而且說的話也是特別的多。
這時候我知道,我又成功了一步。
結過婚的男人總是很有心計和有耐心。我給自己制定的計劃到了第19天的時候,發生了轉折。那天到了預定的時間,我沒有給鯊魚打電話。(這種技術只要是男人都會做,沒做的多是沒有耐心者)。
果然,在過了預定時間的第8分鐘的時候,鯊魚打了電話過來。
像是一個偷吃了八只小雞的狐貍一樣,我笑了,很燦爛的那種。
世間絕對沒有比這時候的鈴聲再動聽的了。我拿著手機,聽著鈴聲,陶醉著,在快要結束鈴聲的那一刻,我按下了接聽鍵;「喂,你好,哪位?」
我壓著嗓音,很磁性的問道。
「嗯,是我,鯊魚。」
那邊有點緊張。
「哦,鯊魚啊,有事嗎?」
這句話絕對有殺傷力,并且可以俘虜和打擊掉任何喜歡你的女孩子的傲性。
果然,那邊聽了我這話,沉默了一會。啪,掛了電話。
笑了一下,我扳開手指開始數數,沒有數到十的時候,手機又響了起來,那一刻,我簡直認為自己就是情圣,那種喜悅和激情比當初騙自己老婆還興奮呢。
「喂,哪位?」我依舊半死不活的問道。
「你要是還沒死的話,我想見你。」那邊已經沉不住氣了。
「見我?見我干嗎?」我不冷不熱。
「你就說見不見吧?」鯊魚也挺有個性的。
如果這時候你說見,那么你就后悔了,這是個很微妙的心理,幸虧我是過來人。
「不行,我現在沒空,正上班呢。」
我欲擒故縱。其實心里恨不得立刻飛過去。
「那好,我去找你,不就這幾十公里路嘛,我這就坐車去,到了給你打電話。」「別,你這忽然來,我一點準備沒有,」「不要什么準備,你給我定個賓館房間住就行了,我去你們那玩兩天。」鯊魚說。
「你真要來?」
「是啊,怎么,你怕了?」
「呵呵,我怕什么啊。你自己要來的是吧?別后悔?」我流著口水,彷佛大餐即將來臨。
「后不后悔是我的事,敢不敢見我是你的事。」「行,你來吧,我等你,不見不散。」「拜拜」。
「拜拜」。
放下電話立刻跑到美容店,洗了頭,上了著哩水,然后給老婆撒了個慌,說晚上有飯局,再給公司請了假。又借了一狐朋家的鑰匙,那是個空房子,沒人住,正好實施我的計劃。
2個小時后,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嗯,你來了。」
「是啊,在哪里呢?」
「在百貨大樓門口呢。」
「怎么跑那里去了?」
「這里人多啊,安全,我怕被你拐賣了。」
「嘿嘿,怎么會、怎么會,等我,我來接你!」這是第二次見到鯊魚,給我印象最深的還是她胸前那兩個大乳房,鼓鼓的。
我懷疑也許就是這兩個小東西吸引了我,才讓我深陷囫圇的。
「我真罪惡!」
心理有過這個念頭,但一閃而過。
「我要立刻把她帶走,要不,在這個鬧市口,會被人發現的。」「走,上車吧。」我打了「面的」過來。
鯊魚看了我一眼,也沒問到哪,就上了車。
上車的時候,我扶了她一把,手很軟,像是白玉蘿卜一樣嫩呢。
到了家,我打開電腦,說:「你先上網吧,我給你做點飯。」鯊魚看了我一眼,說:「你不會讓我今天晚上就住這里吧?」我說:「這里怎么了,裝修不比賓館差,何況還安全。有我在這。」我可是假裝板著臉對她說的(呵呵)。
鯊魚哼了一聲說:「就是有你,才不安全呢。」說完,打開電腦,上網去了。
30分鐘后:大理石桌面,鋪上一個很卡通的大紅桌布,點上兩根紅蠟燭。
精美的四個小菜,很普通的一瓶紅酒已經準備好,而我換了一件乾凈的白色襯衫,打了一個漂亮的沙特王子式的領帶結。
也許你們要問,騙一個mm需要這么費事嗎?但是對于結了婚的男人來說,的確需要。尤其是這個男人很老的話。(當然我并不老,現在還不到30歲呢。
嘿嘿)
點上一根煙,我來到鯊魚身旁,輕輕的,輕輕的,然后彎下腰,猛吸一口煙,再緩緩的吹向鯊魚的耳邊。
「咳咳,干嗎,我最煩煙味了。」鯊魚佯裝惱怒狀。
「那怕什么,我又不和你親嘴。」
「你怎么這么俗呢?還親嘴,惡心。」鯊魚撅著嘴。
「那該叫什么?」我反問道。
「叫接吻。」鯊魚回答。
「哦,知道了,以后就說和你接吻。」
「對,這樣才聽話嘛。」鯊魚以為自己占了便宜。
「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
鯊魚看見我笑,才知道自己說走了嘴,便也笑了起來,嘿嘿……笑的很動聽,像百靈鳥在歌唱,我的心顫了一下。
(三)
「好了,別笑了,吃飯去吧。」
我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勢。
「好,吃飯,你別說,我還真餓了呢。」
鯊魚說著去了洗手間洗手。
我來到餐桌旁,看著自己精心布置的場景,嘴角邊漏出一絲狡猾的奸笑,但是絕不陰險。
鯊魚洗好了手,來到餐桌旁。眼睛一亮,我清晰的看到了她的瞳孔在收縮。
我知道那是驚喜的效果。
果然,鯊魚說道:「想不到你還挺浪漫的。」
這時候,我當然不能驕傲,于是便說:「呵呵,隨便弄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將就點吃吧。」鯊魚抬頭看了我一眼,滿目柔情的說:「你不是個好男人。」說了這句話,我有些尷尬,是啊,我當然不是好男人了。是好男人還能背著老婆孩子在這泡美媚嗎。
我一時無語,結婚的男人就是這樣,心理很復雜,在偷與不偷之間要斗爭好幾個回合,但最后的結果總是,色慾戰勝理智!
真的有坐懷不亂的柳下惠嗎?我想沒有,因為男人總是過不了美人關的。
見我沒有說話,鯊魚笑了笑,說:「沒關系的,反正我們又沒做過什么,現在自責還早了點。」我一想也是啊,不就吃個飯嗎?還在軌道這邊呢,便說:「我是流氓我怕誰,來,喝酒。」鯊魚的酒量超出我的想像,在一瓶紅酒喝光后,她竟然執意要再喝一瓶,而我已經開始暈忽忽的了(這時候我心想,如果現在和鯊魚上床的話,肯定是她強暴我的。)「不能再喝了!」
在腦子還算清醒的情況下,我立刻作出決定。因為我知道,這酒只是助興,如果喝多了,我的計劃就實施不成了。
鯊魚見我有些醉意了,便也不再執意要酒。我看的出,她也有些醉了,臉紅紅的,非常可愛。急促的呼吸惹弄的胸前那兩個大乳房一起一伏的,煞是誘人。
我想了無數個場景去引誘鯊魚:1、讓她去洗碗,然后在她洗碗的時候,從后邊抱住她的腰;2、和她聊天,然后聊到困了,便賴著在她床上不走;3、大發感慨,痛說編造的故事,在博取她同情心的時候,攬她入懷;如果這些計劃都不成,我還想過上網看a片的卑鄙方法,但是這些計劃想了又想,都覺的不行,不夠磊落。
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時候,鯊魚洗好了碗,擦著手,來到我身邊,坐了下來,開始和我談話。
我們什么都談,天文,地理,工作,上網。偶爾她也問到我的老婆,但是看到我不正面回答,便不再問了。
「男人不壞,女人是不愛的!」
在腦子里忽然冒出這個念頭之后,也是酒精的作用吧,我忽然問了鯊魚一句話,也就是這句話,捅開了我們之間那層膜。
「你喜不喜歡我?」
我睜著眼,視線直射鯊魚的眼睛。
鯊魚顯然被我的直接詢問給驚住了,她笑了下,沉默了幾秒,緩緩的說:
「喜歡又怎么樣,不喜歡又怎么樣?」
「喜歡就讓我親一下,不喜歡就親我一下。」我無賴的說道。
「哼,這算什么謬論啊。前后都是你占我便宜。」鯊魚拿著毛巾,抽在我身上。
就在這時,我把握住了機會。我一把拽住了毛巾,使勁一帶,鯊魚連人帶毛巾因為慣性的作用,到了我的懷里。
這時候還要猶豫嗎?當然不!
我抱住鯊魚的腰,臉傾過去「啪」的一聲,準確無誤的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親過之后,我放開她,想看看她有什么反應,通常女孩子在這個時候大都要打男人一下后者是掐男人一下的。但是鯊魚沒有,她很平靜,她只說了一句話,就讓我再也不敢招她,直到三年后,才終于得到了她。
鯊魚看了我一眼,很平靜的說:「你不要害你自己,我會認真的。」表情再加上這生冷的語言,猶如冷水一樣,激了我一下。我看的出,這是一個不尋常的女孩子,這是一個說到作到,性格剛烈的女孩子。
我點上一根香煙,很平靜的看著鯊魚,她也沒做聲,也在看著我。我們就這樣看著,看著……大約有十分鐘的時間吧,鯊魚終于首先打破了沉默:「怎么了?真的怕了?」我只有默認的點了下頭,說:「怕了,怕自己會愛的你很深。」「但是已經晚了,我們已經開始了。」鯊魚還是很認真的說。
「從什么時候開始的?」我反問。
「就在剛剛,我們都沒說話的那一段時間,」鯊魚說。
我站了起來,看了看眼前這個女孩子,心理很酸楚的感覺。內心有個聲音在告訴我,我喜歡鯊魚,我喜歡鯊魚,我喜歡鯊魚……我要冷靜的來面對這份感情,于是我便選擇了離開這個念頭。
回去想想。
「你睡覺吧,我回去了。這里很安全,你把門鎖好就行了。」我囑咐著鯊魚。
「好了,你回去吧,老婆正等著你呢。」鯊魚調侃著。
「明早我再來,給你送早點。」我回頭說道。
「哦,明天再見吧。」鯊魚說。
「還要吻別嗎?」我童心又大起。
「你敢嗎?」鯊魚哼了聲說道。
「我……不敢。」
說完這話,轉身走過。
夜路上行人很少,我孤獨的走著,心理忽然感覺很累,半點也沒感覺出越軌的快感和甜蜜。
我這是怎么了,怎么了……
(四)
暈沉沉的睡了一覺,不到天亮便爬了起來。
今天我要給孩子做早點。結了婚的男人就是這樣,在外有了外遇,回到家便感覺很內疚,總想找點事情來做,當是補償。
老婆見我起的很早,問我為什么。我支吾著說今天公司有事情,要去早一些。
(撒謊的確是男人的強項,說這話的時候我臉連紅都不紅一下。)打發了孩子和老婆后,我便又買了豆漿油條之類的早點來到鯊魚住的地方。
但令我想不到的是,當我打開房門的時候,發現鯊魚已經走了。在走廊的鞋柜上放了一張紙條,上邊寫道:
何日君心策,何日為君來。
鯊魚(即日)
看到這張便條,我的心忽然被抽空,很難說清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感情,我沒有想到鯊魚會果然這么認真。
拿起手機立刻撥過去。片刻,鯊魚接聽了電話,我立刻追問為什么,為什么不和我說聲再見就走。但電話那頭沉默,于是我也沉默,過了一分多鐘的時間,電話里忽然傳出了一陣笑聲:
「咯咯咯……好不好玩。」鯊魚笑著說。
我沉默。
「紙條你已經看過了,還需要問為什么嗎?」鯊魚接著說。
我還是沉默。
「我很喜歡你,真的很喜歡,我知道你也很喜歡我,但是我敢喜歡,而你不敢,既然不敢喜歡,為什么又要來招惹我?既然招惹了,為什么又不可以做到更好?」鯊魚很有邏輯的說。
「我……」
剛說了一個字,我就立刻被鯊魚打斷了。
「好了,你別說了,也許我們還需要時間,我們在網上聊吧,換一個空間,也許會好一點,再見。」這是我和鯊魚的第二次見面,以后的2年多,我們都是在網上親密接觸的。
網路,的確是個很神秘的地方。在這里,我可以隨心所欲的和任何人說話,但是我和鯊魚在一起的這兩年多,沒有和任何人聊過天。
在網上,我們用qq來聊天,發照片。我們每天可以在qq上聊6- 7個小時。通過qq我知道鯊魚很多的事情,而她對我也是了如指掌。
我們在qq上接吻,在qq上擁抱,在qq上私奔,可以這么說,有那么一段日子,如果在定好的時間里見不到對方的話,我們都會感覺到世界末日來臨一樣。
是的,我愛上了鯊魚,很愛的那種。
就這樣,我們偷偷的愛了兩年多,到2003年的鐘聲即將敲響的時候,我見了鯊魚第三面。
也就在這一次,我爬上了鯊魚的床。
(五)
每一年的11月18日是鯊魚的生日。2003年的這一天,我給了鯊魚一份驚喜。
在偷偷愛戀了兩年多以后,我終于決定要得到鯊魚。這種慾望在我的身體里掙扎,直到要撕裂開來。
有那么一段時間,我每天晚上面對著鯊魚給我發來的寫真照片,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連飯都忘記去吃。腦子里經常浮現出和鯊魚在一起纏綿的幻覺,以至與到了白天哈欠連天,精神不振。
我要去找鯊魚,是的,我要去找她!
在有了這個念頭之后,我便算好了時間,準備在11月18日這一天的晚間,來到鯊魚身邊,給她一個驚喜。為了這個驚喜,我制定了一個時間計劃。
從11月11號開始,我不上網,不開手機,讓鯊魚找不到我。
這一個星期,我敢保證是鯊魚最難熬的一個星期。
后來的見面果然證實了我的猜想。
11月18日晚,我開車來到x市,訂好了一間飯店。當時訂的是湖南菜,這也是鯊魚最喜歡吃的菜。接著,花了50元小費給那個該死的胖老板娘,讓她在晚上我們來的時候送蛋糕進來,并播放生日快樂歌。
準備好了這一切,我來到車里,拿起電話,撥了她的摩托羅拉998。
「喂,鯊魚,是我。」我壓著嗓音,很磁性的說。
「哼,我正要登尋人啟示呢?你卻冒了出來,這幾天你跑哪里去了?不上qq,不開手機,你不想好了,是不是?」電話那頭很火暴的吼道。
「嘿嘿,我這不是來了嗎?最近交了一個新網友,正忙著見面呢。」(嫉妒是女人的天性,如果你想讓她記住你,愛上你,不妨編造一個莫須有的故事來騙騙她,可以保證的說,會讓你受寵若驚的。)「哦,怪不得呢,那你繼續和那個新網友談吧,再見。」鯊魚有點慌亂地說,但就是不掛斷電話。
(女人就是這樣,在愛情的取舍之間,扮演著傻瓜的腳色。現在如果有人去奪她的聽筒,她一定會殺了那個人的。)好了,不能再逗她了,適可而止吧。我這樣想著,便問道:「你現在哪里呢?
我來找你。「
鯊魚哼了一聲說:「我在學校,還沒走呢?你來找我?別天真了,連你身邊的鬼都在搖頭呢。」我乾咳了一聲說:「好,如果十分鐘內我出現在你面前,你怎么辦?」沉默了兩秒,鯊魚說:「如果十分種內你出現在我面前,你說怎么就怎么。」「好,你去學校門口等著。」說完,我發動車子,疾駛而去。
從飯店到學校,我只用了7分鐘,當我到了學校門口的時候,鯊魚還沒有出來。
點上一根香煙,我看著手表,盯著學校大門,心里忽然有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很復雜,有喜悅,有興奮,淡淡的,淡淡的,還有一些內疚。
正在這時,大門里出來一個女孩子,手里抱著一個花瓶,好像是空的。走到門口的時候,停了下來,左右看了看。
我看清楚了,是鯊魚!
我笑了笑,打開遠光燈,照射了她一下。因為聚光的原因,鯊魚被光照了后,在遠處看不見我的樣子,便向我的車前走了幾步。
一步,兩步,三步,邊走還邊用手打涼棚狀來看。在快要到我車前3米的距離時,我忽然按了下喇叭。
「啊……」
一聲鬼喊,正聚心過來的鯊魚顯然被喇叭嚇了一跳,但也同時發現了是我。
這時候我猜測了一下,按照女孩子的心理,她一定是轉臉就走,因為她知道,男人保證會追過去的。
事情也的確是這樣發展的,但是鯊魚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是結了婚的。結了婚的男人是絕不會追過去的,這也是個很微妙的心理,只要是男人,都會曉得其中的奧妙。
這時候,我又扳開手指開始數數,1,2,3,果然,在沒有數到十的時候,鯊魚停了下來,也就在她停下來的那一刻,我打開車門,向她的背后說了一句話:
「生日快樂!」
……
天地忽然停了下來,所有的鮮花也在這一刻全部綻放……此時此刻,還有什么甜言和蜜語能比這4個字更加動聽的呢?我想。
緩緩地,緩緩地,鯊魚轉過臉來,我清晰的看到,在驚喜的眼神背后,有一滴眼淚正要奪眶而出。
我伸出手,說道:「過來吧,好嗎?」
聲音特溫柔的那種。
沒有什么女孩子可以在這一刻抵擋住我的柔情。
片刻之后,鯊魚依偎著在我的懷里,手里捧著我給她準備的一束玫瑰,很甜蜜的笑著。
我也笑著,我知道,鯊魚很驚喜,但是,這只是剛剛開始而已。(呵呵!)停好車,我攬著鯊魚進了事先定好的那家飯店。
鯊魚見我已經定好了飯店,很是高興,但她執意要回她那吃,說就兩人,不必這么破費。見她這么執意,我便勸她說,一年有好多天,但是生日只有一天。
鯊魚見我堅持,便不再說什么,和我進了房間。
到了房間,鯊魚含情脈脈的看著我,臉紅紅的。不知道該說什么。我裝作沒看見,一邊招呼服務員上菜,一邊偷偷地看著她。
片刻,菜已經上齊。我打開紅酒給鯊魚倒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說:
「來,鯊魚,祝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鯊魚溫柔地笑了笑,說道:「也祝我們認識三周年,友誼萬歲。還祝你新認識的那個女網友被你早日泡到。」說完,一飲而盡。
得,她還沒有忘記這事,早說了,女人是很嫉妒的。(呵呵!)也就在這時,房間的燈忽然全部滅掉了。伴隨著鯊魚「咦,怎么停電了?」一聲中,胖胖的老板娘推著車進來了,車的中間是個托盤,托盤上放了一個大大的蛋糕。蛋糕上寫了三個字:「君心策」。
服務員及時地在vcd中放了「生日快樂」歌。
聽著祝壽歌,看著「君心策」三個字,22根蠟燭下的鯊魚更像是天山上的仙女一樣,顯的那么地脫俗,神秘,和美麗。
我愛你鯊魚,在心里,我默默的說道……
(結局)
這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吃了兩個多小時,席間我不停的給鯊魚夾菜,倒酒,像一個豪門紳士一樣表現著我的風度。而鯊魚呢,幾乎沒有說上幾句話,我知道,那是太激動的緣故。
在結了帳走出門后,鯊魚很自然的挽住了我的胳膊,像一對親密的戀人一樣,我們如膠似漆,進了賓館房間。
進了房間,關上門,我迫不及待地一把攬過鯊魚,狠狠的將嘴唇壓在了她的嘴唇上,這一番激吻真是天旋地轉,山崩石裂。在吻的時候,我竟然想起了一部電影的名字,叫《狂吻俄羅斯》,現在想起來,真是有點匪夷所思。
終于,在快要喘不過來氣的瞬間,我們松開了各自的嘴唇。
我用雙手捧著鯊魚的臉,很動情的問道:「給我,好嗎?」鯊魚紅著臉,閉上眼睛回答道:「不給……」好像女人到了這個時候都會這么說;也好像女人說「不」的時候通常就是「是」的意思。(呵呵!)我是個壞男人,當然理解這「不給」二字的含義。
我一把抱起鯊魚,然后重重地將她扔到床上,接著餓狼一般的撲了過去,床上的鯊魚「櫻嚀」了一聲……我終于看到了夢寐以求的那兩只乳房,很白很白,刺晃著我的雙眼。
我吻著她的唇、她的耳垂、她的秀發、她的乳房、她的全身,鯊魚被我吻得嬌軀亂顫,嘴里不停呢喃著、呻吟著:“快,快給我,我受不了了。”我像受到極大鼓舞一般,舉起自己的大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狠狠的刺了進去,瘋狂的抽插著,風雨之后,天邊出現一道彩虹。那是我燦爛的微笑,伴隨這微笑的旁邊,鯊魚正摟著我的脖子,輕輕撫摩著我嘴唇邊的胡須。
「你經常這樣帶女孩子開房間吧?」鯊魚忽然這么問道。
「也不經常,一個月也就四,五次吧。」我調侃著。
「真的假的啊,你怎么說什么我都相信呢?」
鯊魚坐了起來,很認真的看著我。身上的毛毯滑落下來,很性感的樣子。
「人之初,性本善,這是生理需要嘛。」我繼續逗她。
「啪」地一聲,我的臉上重重挨上了一巴掌,「你真不要臉,騙子。」鯊魚來真的了。
「哎,你怎么打人呢?這么疼。」
「打你,我還踢你呢!」
說完,屁股上又重重地吃上一腳。
我看鯊魚來真的了,便一把擰過她的雙手,說道:「怎么了,吃醋啊?」鯊魚使勁一掙,竟然掙了出來,然后下床,一聲也不吭,到沙發上拿起我的手機。
「你干什么,拿我手機干什么?」我郁悶著。
「干什么,找你老婆號碼,告訴她你老和人家女孩子開房間!」鯊魚道。
老婆的手機號碼被我編輯了文字「老婆」二字儲存在電話本里,所以她很快就能找到。想到這,我一驚,從床上跳了下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過了手機。
關上手機,轉臉再看鯊魚,竟然一臉淚水站在那,身上一絲不掛的,很可憐委屈的樣子。
(回憶到這里,我的心抽了一下,點上一支煙,繼續寫……)我忽然愣住了,我感覺的出,這個女孩很異類,并忽然有一種可怕的念頭產生──我的麻煩來了!!!
我默默的走到鯊魚身邊,將她擁在懷里,深情地說道:「別生氣了,和你開玩笑呢,除了你,我絕對沒有碰過第三個女人。」鯊魚緩緩抬起頭,對著我說:「觀一葉落,而知秋。不過,不管你以前怎么樣,以后不許就可以了。」聽到這句話,我的眼眶開始濕潤起來。
也就從這一天開始,我沒有和鯊魚在上過床。
情人畢竟是情人,老婆終究是老婆,兩者相克,是不能共存的,當我領悟這個道理之后,一切都晚了。
人有失誤,馬有失蹄。終于有一天,老婆感覺出了一些什么,她很聰明,沒有來直接質問,而是采取跟蹤的方法,看到了我和鯊魚在一起吃飯的場景。
怎么辦,我只有竭盡所能,拼盡自己三寸不爛之舌,將老婆哄之。
可是我呢,已經筋疲力盡。
天下之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三國》的開篇這句話讓我想到了些什么,是啊,不能在這樣徘徊在兩個女人之間了,好累。
有了這樣一個念頭之后,我便邀了鯊魚,直接的告訴她,我想分手。
鯊魚沒有感覺到驚訝,她只是說遲早會有這么一天,但沒想到會這么快,而且是我提出來的。
我低著頭,不敢看她的眼睛,不敢喘氣。
鯊魚輕嘆了一聲,柔聲說道:「你知道我喜歡你什么嗎?我喜歡你憂郁,我知道你是個壞男人,同時,我也知道你的本質并不是很壞的,我也知道你并不是在刻意欺騙我,只是你無法扮演你本身的角色而已。」……「最早你和我通電話,我就能感覺出你的不一般,我就預料出我們會有什么要發生,而結果恰恰像我想的那樣發生了,但是沒有達到完美。我曾和你說過,我沒有要求你做什么,沒有讓你離婚,沒有讓你放棄你現在所擁有的,我只是讓你和我在最快樂的時光里多待一些時候,但是,你連這都給不了我,讓我感覺到很心寒、也讓我接受不了。」……
「從上次開房間到現在,你沒有再動我一下,我就知道你是愛我的,你將這種肉慾性的物質轉換成了精神上的,這一點讓我有點崇拜你,所以,既然你說了分手,我依然還是愛著你,看著這桌子上的餐碟,我忽然想起《最后的晚餐》,我很傷感,但是沒有辦法來改變……」……
(這一段話,鯊魚說了20多分鐘,我永生難忘)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最后的晚餐終于結束了。
出了飯店的門,天上竟然下起了雨,走在黃昏后的雨夜里,我已經分辨不出哪是雨水哪是淚水……人莫有來生,來生必尋你。
【全文完】
字節數:21859空間,也許會好一點,再見。」這是我和鯊魚的第二次見面,以后的2年多,我們都是在網上親密接觸的。
網路,的確是個很神秘的地方。在這里,我可以隨心所欲的和任何人說話,但是我和鯊魚在一起的這兩年多,沒有和任何人聊過天。
在網上,我們用qq來聊天,發照片。我們每天可以在qq上聊6- 7個小時。通過qq我知道鯊魚很多的事情,而她對我也是了如指掌。
我們在qq上接吻,在qq上擁抱,在qq上私奔,可以這么說,有那么一段日子,如果在定好的時間里見不到對方的話,我們都會感覺到世界末日來臨一樣。
是的,我愛上了鯊魚,很愛的那種。
就這樣,我們偷偷的愛了兩年多,到2003年的鐘聲即將敲響的時候,我見了鯊魚第三面。
也就在這一次,我爬上了鯊魚的床。
(五)
每一年的11月18日是鯊魚的生日。2003年的這一天,我給了鯊魚一份驚喜。
在偷偷愛戀了兩年多以后,我終于決定要得到鯊魚。這種慾望在我的身體里掙扎,直到要撕裂開來。
有那么一段時間,我每天晚上面對著鯊魚給我發來的寫真照片,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連飯都忘記去吃。腦子里經常浮現出和鯊魚在一起纏綿的幻覺,以至與到了白天哈欠連天,精神不振。
我要去找鯊魚,是的,我要去找她!
在有了這個念頭之后,我便算好了時間,準備在11月18日這一天的晚間,來到鯊魚身邊,給她一個驚喜。為了這個驚喜,我制定了一個時間計劃。
從11月11號開始,我不上網,不開手機,讓鯊魚找不到我。
這一個星期,我敢保證是鯊魚最難熬的一個星期。
后來的見面果然證實了我的猜想。
11月18日晚,我開車來到x市,訂好了一間飯店。當時訂的是湖南菜,這也是鯊魚最喜歡吃的菜。接著,花了50元小費給那個該死的胖老板娘,讓她在晚上我們來的時候送蛋糕進來,并播放生日快樂歌。
準備好了這一切,我來到車里,拿起電話,撥了她的摩托羅拉998。
「喂,鯊魚,是我。」我壓著嗓音,很磁性的說。
「哼,我正要登尋人啟示呢?你卻冒了出來,這幾天你跑哪里去了?不上qq,不開手機,你不想好了,是不是?」電話那頭很火暴的吼道。
「嘿嘿,我這不是來了嗎?最近交了一個新網友,正忙著見面呢。」(嫉妒是女人的天性,如果你想讓她記住你,愛上你,不妨編造一個莫須有的故事來騙騙她,可以保證的說,會讓你受寵若驚的。)「哦,怪不得呢,那你繼續和那個新網友談吧,再見。」鯊魚有點慌亂地說,但就是不掛斷電話。
(女人就是這樣,在愛情的取舍之間,扮演著傻瓜的腳色。現在如果有人去奪她的聽筒,她一定會殺了那個人的。)好了,不能再逗她了,適可而止吧。我這樣想著,便問道:「你現在哪里呢?
我來找你。「
鯊魚哼了一聲說:「我在學校,還沒走呢?你來找我?別天真了,連你身邊的鬼都在搖頭呢。」我乾咳了一聲說:「好,如果十分鐘內我出現在你面前,你怎么辦?」沉默了兩秒,鯊魚說:「如果十分種內你出現在我面前,你說怎么就怎么。」「好,你去學校門口等著。」說完,我發動車子,疾駛而去。
從飯店到學校,我只用了7分鐘,當我到了學校門口的時候,鯊魚還沒有出來。
點上一根香煙,我看著手表,盯著學校大門,心里忽然有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很復雜,有喜悅,有興奮,淡淡的,淡淡的,還有一些內疚。
正在這時,大門里出來一個女孩子,手里抱著一個花瓶,好像是空的。走到門口的時候,停了下來,左右看了看。
我看清楚了,是鯊魚!
我笑了笑,打開遠光燈,照射了她一下。因為聚光的原因,鯊魚被光照了后,在遠處看不見我的樣子,便向我的車前走了幾步。
一步,兩步,三步,邊走還邊用手打涼棚狀來看。在快要到我車前3米的距離時,我忽然按了下喇叭。
「啊……」
一聲鬼喊,正聚心過來的鯊魚顯然被喇叭嚇了一跳,但也同時發現了是我。
這時候我猜測了一下,按照女孩子的心理,她一定是轉臉就走,因為她知道,男人保證會追過去的。
事情也的確是這樣發展的,但是鯊魚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是結了婚的。結了婚的男人是絕不會追過去的,這也是個很微妙的心理,只要是男人,都會曉得其中的奧妙。
這時候,我又扳開手指開始數數,1,2,3,果然,在沒有數到十的時候,鯊魚停了下來,也就在她停下來的那一刻,我打開車門,向她的背后說了一句話:
「生日快樂!」
……
天地忽然停了下來,所有的鮮花也在這一刻全部綻放……此時此刻,還有什么甜言和蜜語能比這4個字更加動聽的呢?我想。
緩緩地,緩緩地,鯊魚轉過臉來,我清晰的看到,在驚喜的眼神背后,有一滴眼淚正要奪眶而出。
我伸出手,說道:「過來吧,好嗎?」
聲音特溫柔的那種。
沒有什么女孩子可以在這一刻抵擋住我的柔情。
片刻之后,鯊魚依偎著在我的懷里,手里捧著我給她準備的一束玫瑰,很甜蜜的笑著。
我也笑著,我知道,鯊魚很驚喜,但是,這只是剛剛開始而已。(呵呵!)停好車,我攬著鯊魚進了事先定好的那家飯店。
鯊魚見我已經定好了飯店,很是高興,但她執意要回她那吃,說就兩人,不必這么破費。見她這么執意,我便勸她說,一年有好多天,但是生日只有一天。
鯊魚見我堅持,便不再說什么,和我進了房間。
到了房間,鯊魚含情脈脈的看著我,臉紅紅的。不知道該說什么。我裝作沒看見,一邊招呼服務員上菜,一邊偷偷地看著她。
片刻,菜已經上齊。我打開紅酒給鯊魚倒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說:
「來,鯊魚,祝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鯊魚溫柔地笑了笑,說道:「也祝我們認識三周年,友誼萬歲。還祝你新認識的那個女網友被你早日泡到。」說完,一飲而盡。
得,她還沒有忘記這事,早說了,女人是很嫉妒的。(呵呵!)也就在這時,房間的燈忽然全部滅掉了。伴隨著鯊魚「咦,怎么停電了?」一聲中,胖胖的老板娘推著車進來了,車的中間是個托盤,托盤上放了一個大大的蛋糕。蛋糕上寫了三個字:「君心策」。
服務員及時地在vcd中放了「生日快樂」歌。
聽著祝壽歌,看著「君心策」三個字,22根蠟燭下的鯊魚更像是天山上的仙女一樣,顯的那么地脫俗,神秘,和美麗。
我愛你鯊魚,在心里,我默默的說道……
(結局)
這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吃了兩個多小時,席間我不停的給鯊魚夾菜,倒酒,像一個豪門紳士一樣表現著我的風度。而鯊魚呢,幾乎沒有說上幾句話,我知道,那是太激動的緣故。
在結了帳走出門后,鯊魚很自然的挽住了我的胳膊,像一對親密的戀人一樣,我們如膠似漆,進了賓館房間。
進了房間,關上門,我迫不及待地一把攬過鯊魚,狠狠的將嘴唇壓在了她的嘴唇上,這一番激吻真是天旋地轉,山崩石裂。在吻的時候,我竟然想起了一部電影的名字,叫《狂吻俄羅斯》,現在想起來,真是有點匪夷所思。
終于,在快要喘不過來氣的瞬間,我們松開了各自的嘴唇。
我用雙手捧著鯊魚的臉,很動情的問道:「給我,好嗎?」鯊魚紅著臉,閉上眼睛回答道:「不給……」好像女人到了這個時候都會這么說;也好像女人說「不」的時候通常就是「是」的意思。(呵呵!)我是個壞男人,當然理解這「不給」二字的含義。
我一把抱起鯊魚,然后重重地將她扔到床上,接著餓狼一般的撲了過去,床上的鯊魚「櫻嚀」了一聲……我終于看到了夢寐以求的那兩只乳房,很白很白,刺晃著我的雙眼。
我吻著她的唇、她的耳垂、她的秀發、她的乳房、她的全身,鯊魚被我吻得嬌軀亂顫,嘴里不停呢喃著、呻吟著:“快,快給我,我受不了了。”我像受到極大鼓舞一般,舉起自己的大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狠狠的刺了進去,瘋狂的抽插著,風雨之后,天邊出現一道彩虹。那是我燦爛的微笑,伴隨這微笑的旁邊,鯊魚正摟著我的脖子,輕輕撫摩著我嘴唇邊的胡須。
「你經常這樣帶女孩子開房間吧?」鯊魚忽然這么問道。
「也不經常,一個月也就四,五次吧。」我調侃著。
「真的假的啊,你怎么說什么我都相信呢?」
鯊魚坐了起來,很認真的看著我。身上的毛毯滑落下來,很性感的樣子。
「人之初,性本善,這是生理需要嘛。」我繼續逗她。
「啪」地一聲,我的臉上重重挨上了一巴掌,「你真不要臉,騙子。」鯊魚來真的了。
「哎,你怎么打人呢?這么疼。」
「打你,我還踢你呢!」
說完,屁股上又重重地吃上一腳。
我看鯊魚來真的了,便一把擰過她的雙手,說道:「怎么了,吃醋啊?」鯊魚使勁一掙,竟然掙了出來,然后下床,一聲也不吭,到沙發上拿起我的手機。
「你干什么,拿我手機干什么?」我郁悶著。
「干什么,找你老婆號碼,告訴她你老和人家女孩子開房間!」鯊魚道。
老婆的手機號碼被我編輯了文字「老婆」二字儲存在電話本里,所以她很快就能找到。想到這,我一驚,從床上跳了下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過了手機。
關上手機,轉臉再看鯊魚,竟然一臉淚水站在那,身上一絲不掛的,很可憐委屈的樣子。
(回憶到這里,我的心抽了一下,點上一支煙,繼續寫……)我忽然愣住了,我感覺的出,這個女孩很異類,并忽然有一種可怕的念頭產生──我的麻煩來了!!!
我默默的走到鯊魚身邊,將她擁在懷里,深情地說道:「別生氣了,和你開玩笑呢,除了你,我絕對沒有碰過第三個女人。」鯊魚緩緩抬起頭,對著我說:「觀一葉落,而知秋。不過,不管你以前怎么樣,以后不許就可以了。」聽到這句話,我的眼眶開始濕潤起來。
也就從這一天開始,我沒有和鯊魚在上過床。
情人畢竟是情人,老婆終究是老婆,兩者相克,是不能共存的,當我領悟這個道理之后,一切都晚了。
人有失誤,馬有失蹄。終于有一天,老婆感覺出了一些什么,她很聰明,沒有來直接質問,而是采取跟蹤的方法,看到了我和鯊魚在一起吃飯的場景。
怎么辦,我只有竭盡所能,拼盡自己三寸不爛之舌,將老婆哄之。
可是我呢,已經筋疲力盡。
天下之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三國》的開篇這句話讓我想到了些什么,是啊,不能在這樣徘徊在兩個女人之間了,好累。
有了這樣一個念頭之后,我便邀了鯊魚,直接的告訴她,我想分手。
鯊魚沒有感覺到驚訝,她只是說遲早會有這么一天,但沒想到會這么快,而且是我提出來的。
我低著頭,不敢看她的眼睛,不敢喘氣。
鯊魚輕嘆了一聲,柔聲說道:「你知道我喜歡你什么嗎?我喜歡你憂郁,我知道你是個壞男人,同時,我也知道你的本質并不是很壞的,我也知道你并不是在刻意欺騙我,只是你無法扮演你本身的角色而已。」……「最早你和我通電話,我就能感覺出你的不一般,我就預料出我們會有什么要發生,而結果恰恰像我想的那樣發生了,但是沒有達到完美。我曾和你說過,我沒有要求你做什么,沒有讓你離婚,沒有讓你放棄你現在所擁有的,我只是讓你和我在最快樂的時光里多待一些時候,但是,你連這都給不了我,讓我感覺到很心寒、也讓我接受不了。」……
「從上次開房間到現在,你沒有再動我一下,我就知道你是愛我的,你將這種肉慾性的物質轉換成了精神上的,這一點讓我有點崇拜你,所以,既然你說了分手,我依然還是愛著你,看著這桌子上的餐碟,我忽然想起《最后的晚餐》,我很傷感,但是沒有辦法來改變……」……
(這一段話,鯊魚說了20多分鐘,我永生難忘)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最后的晚餐終于結束了。
出了飯店的門,天上竟然下起了雨,走在黃昏后的雨夜里,我已經分辨不出哪是雨水哪是淚水……人莫有來生,來生必尋你。
【全文完】
【完】 序
僅以本文獻給結了婚的,想尋求或者正在繼續婚外戀的男人。本文以真實的文字來記錄**這座小城中的一個男人。
(一)
我認識鯊魚的時候,她19歲,我24歲。那時候我上班,而她剛剛畢業,正等著分配到一家學校當老師,搞美術的那種。那時我已經結婚,而她還是個懵懂的小 女孩。現在想想也的確是我騙的她。
確切的說,我們的發展過程都是在網上。但是在這以前,我們已經見過面的了。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2000年,我學習駕駛,到x市去考試。鯊魚也在那,她陪她表姐去的。
那天考試的人很多,我站在門口,等著老師喊我進去考試。這時候,一個穿著淡藍色連衣裙的女孩出現在我的視野,她又跑又跳的,歡的像個麥蛾似的。在跑動的時候,胸前有兩個鼓鼓的東西跳來跳去,晃的我眼慌繚亂的。我自言自語著:
「天,這么大,這么大……」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也沒有用。正當我想入非非的時候。她竟然和她表姐來到了我身邊停了下來。就在我眼前半米的地方,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天刮的是東風,而我正在下風口。天知道我當時有多么幸福,在享受著前面美女身上香味的同時,我竟然還大飽了眼福。現在的話叫:養眼。
鯊魚的連衣裙很透明,無袖的那種。胳肢窩開口很大,在灌風的時候,我清晰的嘌見了那兩個象大乳房一樣跳動的東西。很大,很白。我清晰的記得,我當時喉嚨發出了:「咕嚕」這樣的聲音。
膽子大是我一大優點,在腦子里沒有老婆這個概念之后,我開始了行動。
幸虧那天穿的很帥,一身筆挺的蘭暗色西裝,加上一件咖啡色的襯衣。還有一個有點抽像的領帶。最重要的是,我的迷人眼神,它可以像電擊一樣,穿透任何女孩的心扉。
「嗨,請問你們幾點了?」(這個開場白雖然老套,但是永遠不過時)我微笑著問道。
「哦,我看看,嗯,9點35分了。」那個表姐告訴我道。
「你們考的什么照啊?」
我向前跨了一步,來到他們的正面。
「c照啊,你呢?」
還是那個表姐。
「真巧,我也是c照。」
我窺了一眼鯊魚,發覺她脖子很白。
「你們兩人都是來考試的嗎?」、
「我不考,我表姐考的。」鯊魚說。
謝天謝地,她終于說話了,我狂喜。
「你怎么不考呢,弄個駕照在手里多方便。」
「我沒時間學,我剛畢業,等有空再說吧。」鯊魚回答。
我知道,這個時候老師隨時都可能喊我的名字去考試,如果我去考試了,就永遠見不到這個鯊魚了。怎么辦,盡快要她的聯系方式吧。
我心急如焚。
興許是老天助我,這個時候,她那個表姐也許是考前緊張,竟然要去廁所,而鯊魚竟然沒有陪她去,這個時候,我表演了一個很專業的演技。
「哎呀,我身份證沒帶,完了,完了,考試不能考了。」我邊裝作焦急的樣子,邊掏出手機,裝作聯系朋友的樣子。(當然這個時候,我的手機不是壞了,就是沒電了)「那怎么辦,你等會向老師解釋一下,不就行了?」鯊魚也焦急的說,看的出她是個好女孩。
「沒用的,沒身份證不能考的,早上我明明帶了嘛,哎,這手機還沒電了……倒霉。」我繼續著我的騙局。
「給,用我的吧,我這有電。」
鯊魚遞過來一個手機。
「謝謝,謝謝!」
一把抓過手機,迅速撥了我的手機號碼。得,水到渠成。
也就在這時,老師喊了我的名字去考試。我回頭說了聲:「謝謝你,我會報答你的。」便進了考場。回頭看一下,發覺鯊魚正在笑,有點嫵媚。
你們一定想不到,從這次的邂逅到我爬上了鯊魚的床,用了3年的時間。
(二)
在得到了鯊魚的電話號碼之后,我便開始了對她的攻擊。
在那段日子里,我每天在同一個時間打電話給她,這個時間不差分秒。剛開始,鯊魚有些不習慣,總是鈴聲響了好幾遍才接聽,通話的時候也是我在說,她在聽。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就不一樣了,大約是在第15天的時候吧,我故意晚了幾分鐘打過去,果然鈴聲響了一遍,她就立刻接聽了。而且說的話也是特別的多。
這時候我知道,我又成功了一步。
結過婚的男人總是很有心計和有耐心。我給自己制定的計劃到了第19天的時候,發生了轉折。那天到了預定的時間,我沒有給鯊魚打電話。(這種技術只要是男人都會做,沒做的多是沒有耐心者)。
果然,在過了預定時間的第8分鐘的時候,鯊魚打了電話過來。
像是一個偷吃了八只小雞的狐貍一樣,我笑了,很燦爛的那種。
世間絕對沒有比這時候的鈴聲再動聽的了。我拿著手機,聽著鈴聲,陶醉著,在快要結束鈴聲的那一刻,我按下了接聽鍵;「喂,你好,哪位?」
我壓著嗓音,很磁性的問道。
「嗯,是我,鯊魚。」
那邊有點緊張。
「哦,鯊魚啊,有事嗎?」
這句話絕對有殺傷力,并且可以俘虜和打擊掉任何喜歡你的女孩子的傲性。
果然,那邊聽了我這話,沉默了一會。啪,掛了電話。
笑了一下,我扳開手指開始數數,沒有數到十的時候,手機又響了起來,那一刻,我簡直認為自己就是情圣,那種喜悅和激情比當初騙自己老婆還興奮呢。
「喂,哪位?」我依舊半死不活的問道。
「你要是還沒死的話,我想見你。」那邊已經沉不住氣了。
「見我?見我干嗎?」我不冷不熱。
「你就說見不見吧?」鯊魚也挺有個性的。
如果這時候你說見,那么你就后悔了,這是個很微妙的心理,幸虧我是過來人。
「不行,我現在沒空,正上班呢。」
我欲擒故縱。其實心里恨不得立刻飛過去。
「那好,我去找你,不就這幾十公里路嘛,我這就坐車去,到了給你打電話。」「別,你這忽然來,我一點準備沒有,」「不要什么準備,你給我定個賓館房間住就行了,我去你們那玩兩天。」鯊魚說。
「你真要來?」
「是啊,怎么,你怕了?」
「呵呵,我怕什么啊。你自己要來的是吧?別后悔?」我流著口水,彷佛大餐即將來臨。
「后不后悔是我的事,敢不敢見我是你的事。」「行,你來吧,我等你,不見不散。」「拜拜」。
「拜拜」。
放下電話立刻跑到美容店,洗了頭,上了著哩水,然后給老婆撒了個慌,說晚上有飯局,再給公司請了假。又借了一狐朋家的鑰匙,那是個空房子,沒人住,正好實施我的計劃。
2個小時后,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嗯,你來了。」
「是啊,在哪里呢?」
「在百貨大樓門口呢。」
「怎么跑那里去了?」
「這里人多啊,安全,我怕被你拐賣了。」
「嘿嘿,怎么會、怎么會,等我,我來接你!」這是第二次見到鯊魚,給我印象最深的還是她胸前那兩個大乳房,鼓鼓的。
我懷疑也許就是這兩個小東西吸引了我,才讓我深陷囫圇的。
「我真罪惡!」
心理有過這個念頭,但一閃而過。
「我要立刻把她帶走,要不,在這個鬧市口,會被人發現的。」「走,上車吧。」我打了「面的」過來。
鯊魚看了我一眼,也沒問到哪,就上了車。
上車的時候,我扶了她一把,手很軟,像是白玉蘿卜一樣嫩呢。
到了家,我打開電腦,說:「你先上網吧,我給你做點飯。」鯊魚看了我一眼,說:「你不會讓我今天晚上就住這里吧?」我說:「這里怎么了,裝修不比賓館差,何況還安全。有我在這。」我可是假裝板著臉對她說的(呵呵)。
鯊魚哼了一聲說:「就是有你,才不安全呢。」說完,打開電腦,上網去了。
30分鐘后:大理石桌面,鋪上一個很卡通的大紅桌布,點上兩根紅蠟燭。
精美的四個小菜,很普通的一瓶紅酒已經準備好,而我換了一件乾凈的白色襯衫,打了一個漂亮的沙特王子式的領帶結。
也許你們要問,騙一個mm需要這么費事嗎?但是對于結了婚的男人來說,的確需要。尤其是這個男人很老的話。(當然我并不老,現在還不到30歲呢。
嘿嘿)
點上一根煙,我來到鯊魚身旁,輕輕的,輕輕的,然后彎下腰,猛吸一口煙,再緩緩的吹向鯊魚的耳邊。
「咳咳,干嗎,我最煩煙味了。」鯊魚佯裝惱怒狀。
「那怕什么,我又不和你親嘴。」
「你怎么這么俗呢?還親嘴,惡心。」鯊魚撅著嘴。
「那該叫什么?」我反問道。
「叫接吻。」鯊魚回答。
「哦,知道了,以后就說和你接吻。」
「對,這樣才聽話嘛。」鯊魚以為自己占了便宜。
「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
鯊魚看見我笑,才知道自己說走了嘴,便也笑了起來,嘿嘿……笑的很動聽,像百靈鳥在歌唱,我的心顫了一下。
(三)
「好了,別笑了,吃飯去吧。」
我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勢。
「好,吃飯,你別說,我還真餓了呢。」
鯊魚說著去了洗手間洗手。
我來到餐桌旁,看著自己精心布置的場景,嘴角邊漏出一絲狡猾的奸笑,但是絕不陰險。
鯊魚洗好了手,來到餐桌旁。眼睛一亮,我清晰的看到了她的瞳孔在收縮。
我知道那是驚喜的效果。
果然,鯊魚說道:「想不到你還挺浪漫的。」
這時候,我當然不能驕傲,于是便說:「呵呵,隨便弄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將就點吃吧。」鯊魚抬頭看了我一眼,滿目柔情的說:「你不是個好男人。」說了這句話,我有些尷尬,是啊,我當然不是好男人了。是好男人還能背著老婆孩子在這泡美媚嗎。
我一時無語,結婚的男人就是這樣,心理很復雜,在偷與不偷之間要斗爭好幾個回合,但最后的結果總是,色慾戰勝理智!
真的有坐懷不亂的柳下惠嗎?我想沒有,因為男人總是過不了美人關的。
見我沒有說話,鯊魚笑了笑,說:「沒關系的,反正我們又沒做過什么,現在自責還早了點。」我一想也是啊,不就吃個飯嗎?還在軌道這邊呢,便說:「我是流氓我怕誰,來,喝酒。」鯊魚的酒量超出我的想像,在一瓶紅酒喝光后,她竟然執意要再喝一瓶,而我已經開始暈忽忽的了(這時候我心想,如果現在和鯊魚上床的話,肯定是她強暴我的。)「不能再喝了!」
在腦子還算清醒的情況下,我立刻作出決定。因為我知道,這酒只是助興,如果喝多了,我的計劃就實施不成了。
鯊魚見我有些醉意了,便也不再執意要酒。我看的出,她也有些醉了,臉紅紅的,非常可愛。急促的呼吸惹弄的胸前那兩個大乳房一起一伏的,煞是誘人。
我想了無數個場景去引誘鯊魚:1、讓她去洗碗,然后在她洗碗的時候,從后邊抱住她的腰;2、和她聊天,然后聊到困了,便賴著在她床上不走;3、大發感慨,痛說編造的故事,在博取她同情心的時候,攬她入懷;如果這些計劃都不成,我還想過上網看a片的卑鄙方法,但是這些計劃想了又想,都覺的不行,不夠磊落。
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時候,鯊魚洗好了碗,擦著手,來到我身邊,坐了下來,開始和我談話。
我們什么都談,天文,地理,工作,上網。偶爾她也問到我的老婆,但是看到我不正面回答,便不再問了。
「男人不壞,女人是不愛的!」
在腦子里忽然冒出這個念頭之后,也是酒精的作用吧,我忽然問了鯊魚一句話,也就是這句話,捅開了我們之間那層膜。
「你喜不喜歡我?」
我睜著眼,視線直射鯊魚的眼睛。
鯊魚顯然被我的直接詢問給驚住了,她笑了下,沉默了幾秒,緩緩的說:
「喜歡又怎么樣,不喜歡又怎么樣?」
「喜歡就讓我親一下,不喜歡就親我一下。」我無賴的說道。
「哼,這算什么謬論啊。前后都是你占我便宜。」鯊魚拿著毛巾,抽在我身上。
就在這時,我把握住了機會。我一把拽住了毛巾,使勁一帶,鯊魚連人帶毛巾因為慣性的作用,到了我的懷里。
這時候還要猶豫嗎?當然不!
我抱住鯊魚的腰,臉傾過去「啪」的一聲,準確無誤的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親過之后,我放開她,想看看她有什么反應,通常女孩子在這個時候大都要打男人一下后者是掐男人一下的。但是鯊魚沒有,她很平靜,她只說了一句話,就讓我再也不敢招她,直到三年后,才終于得到了她。
鯊魚看了我一眼,很平靜的說:「你不要害你自己,我會認真的。」表情再加上這生冷的語言,猶如冷水一樣,激了我一下。我看的出,這是一個不尋常的女孩子,這是一個說到作到,性格剛烈的女孩子。
我點上一根香煙,很平靜的看著鯊魚,她也沒做聲,也在看著我。我們就這樣看著,看著……大約有十分鐘的時間吧,鯊魚終于首先打破了沉默:「怎么了?真的怕了?」我只有默認的點了下頭,說:「怕了,怕自己會愛的你很深。」「但是已經晚了,我們已經開始了。」鯊魚還是很認真的說。
「從什么時候開始的?」我反問。
「就在剛剛,我們都沒說話的那一段時間,」鯊魚說。
我站了起來,看了看眼前這個女孩子,心理很酸楚的感覺。內心有個聲音在告訴我,我喜歡鯊魚,我喜歡鯊魚,我喜歡鯊魚……我要冷靜的來面對這份感情,于是我便選擇了離開這個念頭。
回去想想。
「你睡覺吧,我回去了。這里很安全,你把門鎖好就行了。」我囑咐著鯊魚。
「好了,你回去吧,老婆正等著你呢。」鯊魚調侃著。
「明早我再來,給你送早點。」我回頭說道。
「哦,明天再見吧。」鯊魚說。
「還要吻別嗎?」我童心又大起。
「你敢嗎?」鯊魚哼了聲說道。
「我……不敢。」
說完這話,轉身走過。
夜路上行人很少,我孤獨的走著,心理忽然感覺很累,半點也沒感覺出越軌的快感和甜蜜。
我這是怎么了,怎么了……
(四)
暈沉沉的睡了一覺,不到天亮便爬了起來。
今天我要給孩子做早點。結了婚的男人就是這樣,在外有了外遇,回到家便感覺很內疚,總想找點事情來做,當是補償。
老婆見我起的很早,問我為什么。我支吾著說今天公司有事情,要去早一些。
(撒謊的確是男人的強項,說這話的時候我臉連紅都不紅一下。)打發了孩子和老婆后,我便又買了豆漿油條之類的早點來到鯊魚住的地方。
但令我想不到的是,當我打開房門的時候,發現鯊魚已經走了。在走廊的鞋柜上放了一張紙條,上邊寫道:
何日君心策,何日為君來。
鯊魚(即日)
看到這張便條,我的心忽然被抽空,很難說清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感情,我沒有想到鯊魚會果然這么認真。
拿起手機立刻撥過去。片刻,鯊魚接聽了電話,我立刻追問為什么,為什么不和我說聲再見就走。但電話那頭沉默,于是我也沉默,過了一分多鐘的時間,電話里忽然傳出了一陣笑聲:
「咯咯咯……好不好玩。」鯊魚笑著說。
我沉默。
「紙條你已經看過了,還需要問為什么嗎?」鯊魚接著說。
我還是沉默。
「我很喜歡你,真的很喜歡,我知道你也很喜歡我,但是我敢喜歡,而你不敢,既然不敢喜歡,為什么又要來招惹我?既然招惹了,為什么又不可以做到更好?」鯊魚很有邏輯的說。
「我……」
剛說了一個字,我就立刻被鯊魚打斷了。
「好了,你別說了,也許我們還需要時間,我們在網上聊吧,換一個空間,也許會好一點,再見。」這是我和鯊魚的第二次見面,以后的2年多,我們都是在網上親密接觸的。
網路,的確是個很神秘的地方。在這里,我可以隨心所欲的和任何人說話,但是我和鯊魚在一起的這兩年多,沒有和任何人聊過天。
在網上,我們用qq來聊天,發照片。我們每天可以在qq上聊6- 7個小時。通過qq我知道鯊魚很多的事情,而她對我也是了如指掌。
我們在qq上接吻,在qq上擁抱,在qq上私奔,可以這么說,有那么一段日子,如果在定好的時間里見不到對方的話,我們都會感覺到世界末日來臨一樣。
是的,我愛上了鯊魚,很愛的那種。
就這樣,我們偷偷的愛了兩年多,到2003年的鐘聲即將敲響的時候,我見了鯊魚第三面。
也就在這一次,我爬上了鯊魚的床。
(五)
每一年的11月18日是鯊魚的生日。2003年的這一天,我給了鯊魚一份驚喜。
在偷偷愛戀了兩年多以后,我終于決定要得到鯊魚。這種慾望在我的身體里掙扎,直到要撕裂開來。
有那么一段時間,我每天晚上面對著鯊魚給我發來的寫真照片,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連飯都忘記去吃。腦子里經常浮現出和鯊魚在一起纏綿的幻覺,以至與到了白天哈欠連天,精神不振。
我要去找鯊魚,是的,我要去找她!
在有了這個念頭之后,我便算好了時間,準備在11月18日這一天的晚間,來到鯊魚身邊,給她一個驚喜。為了這個驚喜,我制定了一個時間計劃。
從11月11號開始,我不上網,不開手機,讓鯊魚找不到我。
這一個星期,我敢保證是鯊魚最難熬的一個星期。
后來的見面果然證實了我的猜想。
11月18日晚,我開車來到x市,訂好了一間飯店。當時訂的是湖南菜,這也是鯊魚最喜歡吃的菜。接著,花了50元小費給那個該死的胖老板娘,讓她在晚上我們來的時候送蛋糕進來,并播放生日快樂歌。
準備好了這一切,我來到車里,拿起電話,撥了她的摩托羅拉998。
「喂,鯊魚,是我。」我壓著嗓音,很磁性的說。
「哼,我正要登尋人啟示呢?你卻冒了出來,這幾天你跑哪里去了?不上qq,不開手機,你不想好了,是不是?」電話那頭很火暴的吼道。
「嘿嘿,我這不是來了嗎?最近交了一個新網友,正忙著見面呢。」(嫉妒是女人的天性,如果你想讓她記住你,愛上你,不妨編造一個莫須有的故事來騙騙她,可以保證的說,會讓你受寵若驚的。)「哦,怪不得呢,那你繼續和那個新網友談吧,再見。」鯊魚有點慌亂地說,但就是不掛斷電話。
(女人就是這樣,在愛情的取舍之間,扮演著傻瓜的腳色。現在如果有人去奪她的聽筒,她一定會殺了那個人的。)好了,不能再逗她了,適可而止吧。我這樣想著,便問道:「你現在哪里呢?
我來找你。「
鯊魚哼了一聲說:「我在學校,還沒走呢?你來找我?別天真了,連你身邊的鬼都在搖頭呢。」我乾咳了一聲說:「好,如果十分鐘內我出現在你面前,你怎么辦?」沉默了兩秒,鯊魚說:「如果十分種內你出現在我面前,你說怎么就怎么。」「好,你去學校門口等著。」說完,我發動車子,疾駛而去。
從飯店到學校,我只用了7分鐘,當我到了學校門口的時候,鯊魚還沒有出來。
點上一根香煙,我看著手表,盯著學校大門,心里忽然有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很復雜,有喜悅,有興奮,淡淡的,淡淡的,還有一些內疚。
正在這時,大門里出來一個女孩子,手里抱著一個花瓶,好像是空的。走到門口的時候,停了下來,左右看了看。
我看清楚了,是鯊魚!
我笑了笑,打開遠光燈,照射了她一下。因為聚光的原因,鯊魚被光照了后,在遠處看不見我的樣子,便向我的車前走了幾步。
一步,兩步,三步,邊走還邊用手打涼棚狀來看。在快要到我車前3米的距離時,我忽然按了下喇叭。
「啊……」
一聲鬼喊,正聚心過來的鯊魚顯然被喇叭嚇了一跳,但也同時發現了是我。
這時候我猜測了一下,按照女孩子的心理,她一定是轉臉就走,因為她知道,男人保證會追過去的。
事情也的確是這樣發展的,但是鯊魚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是結了婚的。結了婚的男人是絕不會追過去的,這也是個很微妙的心理,只要是男人,都會曉得其中的奧妙。
這時候,我又扳開手指開始數數,1,2,3,果然,在沒有數到十的時候,鯊魚停了下來,也就在她停下來的那一刻,我打開車門,向她的背后說了一句話:
「生日快樂!」
……
天地忽然停了下來,所有的鮮花也在這一刻全部綻放……此時此刻,還有什么甜言和蜜語能比這4個字更加動聽的呢?我想。
緩緩地,緩緩地,鯊魚轉過臉來,我清晰的看到,在驚喜的眼神背后,有一滴眼淚正要奪眶而出。
我伸出手,說道:「過來吧,好嗎?」
聲音特溫柔的那種。
沒有什么女孩子可以在這一刻抵擋住我的柔情。
片刻之后,鯊魚依偎著在我的懷里,手里捧著我給她準備的一束玫瑰,很甜蜜的笑著。
我也笑著,我知道,鯊魚很驚喜,但是,這只是剛剛開始而已。(呵呵!)停好車,我攬著鯊魚進了事先定好的那家飯店。
鯊魚見我已經定好了飯店,很是高興,但她執意要回她那吃,說就兩人,不必這么破費。見她這么執意,我便勸她說,一年有好多天,但是生日只有一天。
鯊魚見我堅持,便不再說什么,和我進了房間。
到了房間,鯊魚含情脈脈的看著我,臉紅紅的。不知道該說什么。我裝作沒看見,一邊招呼服務員上菜,一邊偷偷地看著她。
片刻,菜已經上齊。我打開紅酒給鯊魚倒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說:
「來,鯊魚,祝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鯊魚溫柔地笑了笑,說道:「也祝我們認識三周年,友誼萬歲。還祝你新認識的那個女網友被你早日泡到。」說完,一飲而盡。
得,她還沒有忘記這事,早說了,女人是很嫉妒的。(呵呵!)也就在這時,房間的燈忽然全部滅掉了。伴隨著鯊魚「咦,怎么停電了?」一聲中,胖胖的老板娘推著車進來了,車的中間是個托盤,托盤上放了一個大大的蛋糕。蛋糕上寫了三個字:「君心策」。
服務員及時地在vcd中放了「生日快樂」歌。
聽著祝壽歌,看著「君心策」三個字,22根蠟燭下的鯊魚更像是天山上的仙女一樣,顯的那么地脫俗,神秘,和美麗。
我愛你鯊魚,在心里,我默默的說道……
(結局)
這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吃了兩個多小時,席間我不停的給鯊魚夾菜,倒酒,像一個豪門紳士一樣表現著我的風度。而鯊魚呢,幾乎沒有說上幾句話,我知道,那是太激動的緣故。
在結了帳走出門后,鯊魚很自然的挽住了我的胳膊,像一對親密的戀人一樣,我們如膠似漆,進了賓館房間。
進了房間,關上門,我迫不及待地一把攬過鯊魚,狠狠的將嘴唇壓在了她的嘴唇上,這一番激吻真是天旋地轉,山崩石裂。在吻的時候,我竟然想起了一部電影的名字,叫《狂吻俄羅斯》,現在想起來,真是有點匪夷所思。
終于,在快要喘不過來氣的瞬間,我們松開了各自的嘴唇。
我用雙手捧著鯊魚的臉,很動情的問道:「給我,好嗎?」鯊魚紅著臉,閉上眼睛回答道:「不給……」好像女人到了這個時候都會這么說;也好像女人說「不」的時候通常就是「是」的意思。(呵呵!)我是個壞男人,當然理解這「不給」二字的含義。
我一把抱起鯊魚,然后重重地將她扔到床上,接著餓狼一般的撲了過去,床上的鯊魚「櫻嚀」了一聲……我終于看到了夢寐以求的那兩只乳房,很白很白,刺晃著我的雙眼。
我吻著她的唇、她的耳垂、她的秀發、她的乳房、她的全身,鯊魚被我吻得嬌軀亂顫,嘴里不停呢喃著、呻吟著:“快,快給我,我受不了了。”我像受到極大鼓舞一般,舉起自己的大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狠狠的刺了進去,瘋狂的抽插著,風雨之后,天邊出現一道彩虹。那是我燦爛的微笑,伴隨這微笑的旁邊,鯊魚正摟著我的脖子,輕輕撫摩著我嘴唇邊的胡須。
「你經常這樣帶女孩子開房間吧?」鯊魚忽然這么問道。
「也不經常,一個月也就四,五次吧。」我調侃著。
「真的假的啊,你怎么說什么我都相信呢?」
鯊魚坐了起來,很認真的看著我。身上的毛毯滑落下來,很性感的樣子。
「人之初,性本善,這是生理需要嘛。」我繼續逗她。
「啪」地一聲,我的臉上重重挨上了一巴掌,「你真不要臉,騙子。」鯊魚來真的了。
「哎,你怎么打人呢?這么疼。」
「打你,我還踢你呢!」
說完,屁股上又重重地吃上一腳。
我看鯊魚來真的了,便一把擰過她的雙手,說道:「怎么了,吃醋啊?」鯊魚使勁一掙,竟然掙了出來,然后下床,一聲也不吭,到沙發上拿起我的手機。
「你干什么,拿我手機干什么?」我郁悶著。
「干什么,找你老婆號碼,告訴她你老和人家女孩子開房間!」鯊魚道。
老婆的手機號碼被我編輯了文字「老婆」二字儲存在電話本里,所以她很快就能找到。想到這,我一驚,從床上跳了下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過了手機。
關上手機,轉臉再看鯊魚,竟然一臉淚水站在那,身上一絲不掛的,很可憐委屈的樣子。
(回憶到這里,我的心抽了一下,點上一支煙,繼續寫……)我忽然愣住了,我感覺的出,這個女孩很異類,并忽然有一種可怕的念頭產生──我的麻煩來了!!!
我默默的走到鯊魚身邊,將她擁在懷里,深情地說道:「別生氣了,和你開玩笑呢,除了你,我絕對沒有碰過第三個女人。」鯊魚緩緩抬起頭,對著我說:「觀一葉落,而知秋。不過,不管你以前怎么樣,以后不許就可以了。」聽到這句話,我的眼眶開始濕潤起來。
也就從這一天開始,我沒有和鯊魚在上過床。
情人畢竟是情人,老婆終究是老婆,兩者相克,是不能共存的,當我領悟這個道理之后,一切都晚了。
人有失誤,馬有失蹄。終于有一天,老婆感覺出了一些什么,她很聰明,沒有來直接質問,而是采取跟蹤的方法,看到了我和鯊魚在一起吃飯的場景。
怎么辦,我只有竭盡所能,拼盡自己三寸不爛之舌,將老婆哄之。
可是我呢,已經筋疲力盡。
天下之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三國》的開篇這句話讓我想到了些什么,是啊,不能在這樣徘徊在兩個女人之間了,好累。
有了這樣一個念頭之后,我便邀了鯊魚,直接的告訴她,我想分手。
鯊魚沒有感覺到驚訝,她只是說遲早會有這么一天,但沒想到會這么快,而且是我提出來的。
我低著頭,不敢看她的眼睛,不敢喘氣。
鯊魚輕嘆了一聲,柔聲說道:「你知道我喜歡你什么嗎?我喜歡你憂郁,我知道你是個壞男人,同時,我也知道你的本質并不是很壞的,我也知道你并不是在刻意欺騙我,只是你無法扮演你本身的角色而已。」……「最早你和我通電話,我就能感覺出你的不一般,我就預料出我們會有什么要發生,而結果恰恰像我想的那樣發生了,但是沒有達到完美。我曾和你說過,我沒有要求你做什么,沒有讓你離婚,沒有讓你放棄你現在所擁有的,我只是讓你和我在最快樂的時光里多待一些時候,但是,你連這都給不了我,讓我感覺到很心寒、也讓我接受不了。」……
「從上次開房間到現在,你沒有再動我一下,我就知道你是愛我的,你將這種肉慾性的物質轉換成了精神上的,這一點讓我有點崇拜你,所以,既然你說了分手,我依然還是愛著你,看著這桌子上的餐碟,我忽然想起《最后的晚餐》,我很傷感,但是沒有辦法來改變……」……
(這一段話,鯊魚說了20多分鐘,我永生難忘)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最后的晚餐終于結束了。
出了飯店的門,天上竟然下起了雨,走在黃昏后的雨夜里,我已經分辨不出哪是雨水哪是淚水……人莫有來生,來生必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