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別讓你的太太去外企上班

2016-2-9 激情小說

桌。看來,對于這個白領家庭來說,這 次能又添一女的真是求之不得啊。
問題是,還沒等開宴,劉杰已經感到相當疲憊,雖然不是第一次,整個迎客過程也都有雙方父母陪同,可因為太太俞莉當時 的不在場,這個主角的父親一開始就被所有客人的好奇弄得是應問不暇。他越來越后悔,后悔早上沒有堅持阻止她去上班,雖然 這是她90天大月子后,第一次去公司,或許要求她只上半天也好,也不至于離開宴只剩下5分鐘了,她居然還沒到酒店。
終于把憋了足足近一個小時的尿放出來后,劉杰洗著臉,腦海里不禁浮現出早上太太出門前和自己的對話。
當時,她剛抹完粉底,正在柜子里翻那雙久違的高跟lv拖鞋,和劉杰說話口氣趕趕的,「幸虧還穿得上,我說破腹產好吧 ,如果像生琪琪那樣,你看這褲子,肯定又要公司新訂了。」「你們大老板是美國人,怎么連條3000元的褲子也弄得一本正 經的,你也真是的。」劉杰當時還剛醒,看了的俞莉,發現那身制服很包身,特別是小肚子那里,說話一下子認真起來。
「怎么搞的?醫生不是說了半年內,盡量別穿得太包,你看你,褲子緊得像什么?」「人家有什么辦法啦,公司制度很嚴的 ,只要是上班,必須是制服,你總不見得讓我穿那身去吧?」說著,她指了指床頭的孕婦休閑裝。
「好了好了,太太你,喜歡怎么樣就怎么樣,好吧?反正你肚子也恢復得差不多了,不過,身體可是你自己的。」劉杰開始 變得油腔滑調。
「廢話少說啦,晚上我五點半下班,從陸家嘴過來,六點差不多能到了,你自己早點過去,前面的事情你弄得仔細一點哦, 別讓我失望哦!……」說著,她已經穿好鞋子,從床上站了起來,同時下意識扯了扯西服的后下邊,邊轉擺著身子,邊還自言自 語輕輕地說了一句:「衣服長一點就好了……」劉杰表情又認真起來:「你也真是的,都3個月了,現在也不差一天呀,像今天 這樣的情況,你怎么會答應他(俞莉的上司)的?平時還老說我思路不清楚,還有,你穿一套過去,我看岳母又要責怪我了。」 「好了啦,等下班后,我把這套換了再過來總行了吧,老公,人家畢竟是公司的副總,如果不是你們老「拴」著我,說不定上個 月頭,我就已經去公司了呢!
……還有,你聽說過有人月子要做三個月的嗎?」想到這,劉杰已經不知不覺來到了大堂門前,他立刻停住了腳步,因為想 著太太穿制服的樣子,下面居然有感覺了,還好西褲很寬松。不過,他還是想平靜一點再進去,他記得太太走前還認真地囑咐了 一句,「餅子里的奶水是我剛才擠進去的,你關照阿姨上午給寶寶喝這個,下午的話,就給她吃奶粉吧。還有,我先去樓下做個 頭發,所以不開車了,弄不好晚上打車來,還能早一點到呢!」但六點半了已經過了,當劉杰手機已經撥出了俞莉的號碼時,一 個女人出現在他面前。
「阿古!一個人在這里做啥啊?莉莉呢?」這個女人看似三十出頭,其實剛滿26,比俞莉小5歲,在公司里是俞莉的學妹 ,所以她以哥哥稱呼劉杰。說著,她從包包里掏出了紅包和一個很精致的大奶瓶。
「你們沒一起來嗎?」劉杰下意識地按了結束通話鍵。
「沒有啦,我本來是想和她一起的,可是為了這個呀!今天才到貨的,搞得我還去了一次迪美,所以有點來晚了。」說著她 把那個進口奶瓶和紅包一起遞給了劉杰說,「小小東西,不成敬意哦!……那莉莉還沒到呀?」平時的劉杰應該會在這個時候馬 上極為客套地表示謝意,然而這次他不但沒有,還愣了一會。
「你等下哦,我打個電話給她,主持還在等我們呢。」太太的號碼又一次被撥了出去,甚至來回在幾分鐘里,他撥了好幾次 ,居然是沒有人接的,劉杰看著小娜,心情開始變得焦慮起來。
小娜是個很乖巧的女孩,她看出了劉杰不安的神情,「不接電話嗎?阿古?
或許是沒聽到?」「估計吧,可她如果打的過來的話,應該不會聽不見的呀!」劉杰額頭上汗水開始往下流,那時大廳里冷 氣很足。
小娜卻忽然真的想起了什么,「對了!我想起來了。」「什么啊?」劉杰又一次掛斷了正在撥出的手機。
「下班前,我正要沖咖啡,正好聽到了莉莉姐和約翰(公司總裁的英文名,其實是香港人)在里面說話,因為覺得他們的話 有點語氣,所以,我就沒進去。
「說什么?!」「反正,就是老板要阿姐下班后晚點走,等她的那幾個德國老客戶來了,把合約的細節好好弄一下,可阿姐 又以剛做完月子,不想加班的理由想要拒絕他的要求,反正好像弄得有點不大開心的樣子。」「對呀,今天我們也請了約翰了呀 ,難道?……那既然不談了,她怎么還沒來呀?」「這我就不知道了,總之我當時聽到老板口氣很認真,他好像是這樣說的:
『艾米(俞莉的英語名字),我希望你能夠公私分明一點,這些德國老可是聲明要和你詳談的,他們甚至還說這一年來,合 作已經變得很乏味,所以,我不希望看到你,因為家庭而影響到公司的利益,大家都是成年人,當時公司招聘的時候,如果不是 你自信的表態,我怎么會聘用有家室的女人!』。老板好像蠻過分的哦!」「那俞莉怎么說啊?」劉杰有點站立不安,他也和約 翰吃過幾次飯,卻很少會聽到他這樣用詞的說話。
「她開始還很婉轉的,說:『約翰,人家月子后第一天上班,再說等下還有酒宴,你不要為難我好伐?』可聽老板那樣說, 到也認真起來。」「怎么說了啊?」「她說,『最多就是從新開始呀,反正我這樣素質的女人,去哪個德企都一樣的。』」。
聽到這里,劉杰忽然是驚喜交加,在他眼里,俞莉向來都是個對上司恭敬有加的女人,再大的不滿也不會當面沖撞,如果小 娜沒有添油加醋,那的確有點意外,而自己雖然表面看似很支持太太的事業,但因為她的早出晚歸,周末的加班,甚至還有那些 代表公司和那些多數都是男人的應酬,實質上早已經讓劉杰很不爽了,這次她如果真的離職或怎么樣,至少還有機會讓她在家里 歇一段時間。
看著小娜往餐桌位置走去,劉杰有種莫名的爽感,太太的來電鈴聲卻一下打斷了他的思路。他心想:終于打來了。
「哈尼!剛才我在忙呀,沒辦法接你電話。」「朋友(劉杰夫妻間習慣的稱呼),忙什么忙得不接我的電話啊?知道現在幾 點了嗎?」「知道啦!人家真的忙到現在沒停過來,第一天上班沒辦法的呀,我馬上就要出來了。」「約翰還來不來?」「他啊 ,我等下和他一起過來,很快就到了,老公,你先替我和大家打個招呼哦。」說到這,劉杰又一次愣住了,其實前一刻,他還以 為太太是在忙著辭職的事情,可這一來,劉杰真不知道在電話里說什么好了。看來剛才自己是白高興一場了。
事情真的就那么簡單嗎?!
老板的寶馬正往金橋方向飛趕著,后座上的俞莉思緒很亂,肚子里覺得有點空洞,是餓了還是什么呢?腦子里剛才的事情一 幕幕地呈現著。
開始的確就像小娜聽到的那樣,甚至在自己決心辭職前,和約翰還有另一番可以是見不得人的對話。
那是剛下班的時候,約翰特地來到了俞莉的辦公室里。
「怎么樣,你真的就這樣要走了?即使先把事辦了,再去也沒關系的,你老公不一直在那嗎?」「你怎么還不明白,我不是 說了嗎,我剛做完月子,說白了,和劉杰也還沒那個過,你怎么會讓我現在和他們……」「沒關系的啦,3個月夠了啦,當時我 太太1個月我就和她那個了,再說他們今天就是特地來找你的,已經快到了,你走了,讓我怎么去搞定他們?知道今天你來上班 ,本來那幾個家伙上午就要沖過來了。」「額……」「再說,你今天也看到了,我那辦公室里的那張新的皮沙發,大得像床一樣 ,人再多也夠用,相信你已經很久沒好好爽過了吧?」「約翰,我就明說了吧,不管怎么樣,我已經有第2個孩子了,我真的不 想再這樣下去了。」「好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隨便了,我先回辦公室了,你請便。」本以為自己只要再寫一份辭職信,就 能擺脫這樣不堪的現狀,然而msn傳來了約翰的文件,卻如當頭棒喝般鎮住了她,壓縮文件夾里全是用手機拍下來的照片文件 ,全是這幾年來,這個豐盈四射的女人同時和幾個男人床事時各種不堪的鏡頭,就然時間和地點也被注明在了照片的右下角上, 甚至有個鏡頭竟然就在她家里的臥室里拍的,居然把這個被他們夾擊的高潮猛來而表情變形的女人和后面墻上和劉杰的結婚照一 起也拍上去了。
竟然會這樣取景,約翰沒有發任何消息過來,只是把那個壓縮文件夾的名字改成了「如果你先生收到」。
越想俞莉越感到后悔,后悔剛才和那幫德國男人發生性事的時候,明明約翰的陽具也曾進過自己嘴里,卻沒有一口把它咬下 來。誰叫自己是這種女人呢,一旦光屁股和那些床事經驗極為豐富的男人們共處一室,意識就幾乎會受被下半身控制,為了那閃 電般出現的一浪浪高潮,為了內心深處對性刺激的渴望,自己會放下一切,面對為那種質量極高卻是背德的性生活,愧疚感又算 得了什么呢。
而每次一旦冷靜下來,都會百感交集,現在明明對老板是恨之入骨,明明已經決心離開這能讓自己做出一番事情的大型德企 ,現在卻依然坐在他的車上。
滿月酒的整個宴席基本從開始,就是以大屏幕上輪放孩子的照片為主調,所以,俞莉到的時候,劉杰已經在那一桌桌地表示 謝意了。
一個好酒的男同事剛喝完劉杰敬的酒,看到俞莉微笑著朝他們走去,說話索性變得肆無忌憚起來。
「哦喲兄弟啊!……怎么你老婆的身體現在變得那么豐滿了呀!看得我難受呀。」一桌子的人知道他平時就是個愛開玩笑的 家伙,也沒覺得什么,到是一下子都察覺到一個卷發披肩,制服包身,臉色紅韻的女人已經來到了劉杰身旁。
「朋友,在說我什么壞話呀,別以為我沒聽到哦!」俞莉剛停下腳步就下意識地扯了幾下西服邊,她并不想自己那么引人注 目。
看到老婆大人出現,劉杰當然很高興,但又因為她那身制服,這個一嘴酒氣的男人倒是裝得一本正經的,剛想對她說什么卻 又被一個看似很年輕的女同事打斷了話。
「嫂子啊!弄哪能保養得啦?哪能生好小孩子身材越來越好了啦?而且弄額膚質也老好額,教教小妹來!」看著俞莉的胸脯 ,她眼神里流露出一副很羨慕的樣子。
的確,哺乳期間為了不讓奶子收擠壓,她故意不扣西服上面的扣子,又不想胸脯大露,特地為了一根大絲巾,可盡管那樣, 那西服抱著她的身體還是顯得很綁。
「我告訴你呀,阿妹啊,到時候,只要你老公照顧得得體,就像我們劉杰那樣,你會一樣的啦,平時要多吃牛肉和牛奶啦, 像現在的小姑娘只知道多補維c是不夠的啦!」說著,俞莉把視線轉向劉杰,一絲得意無意流露出來。
而劉杰聽到太太被同事這樣夸,當然感覺差不到哪里去,他連忙把剛騰出的右手挽到老婆腰上,對那幫同事說:「看你們讓 她感覺好得,這樣吧,我先陪她過去一下,等下你們來看看孩子哦!」看著兩人的背影,同事們的議論紛紛而散,甚至有幾個男 人的視線,居然還停留在了俞莉那只把褲子綁得艷光四射,走起路來還豐肉直顫的屁股上。顯然穿著這套制服,西服再怎么樣往 下扯,還是遮不住的,抱起孩子后,看著她可愛的小臉,俞莉似乎開始忘記內心深處不高興的事情,說著的,她從那一刻起,一 種再也不回那公司上班的決心又開始萌發,至少再也不想看到約翰那個男人的渴望已經根深蒂固。
「你怎么那么晚才出來,約翰呢?」劉杰乘周圍人少,忍不住問正在哄孩子的太太。
「他剛才停車去了,現在應該上來了吧……」俞莉剛要把精心準備的借口一吐而出,一幫自己的同事已經蜂擁而圍,正好幫 她轉開了話題,「等下回去再說,你看他們都過來了。」然而,她并不知道,也就在那個時候,幾個男人正拿著約翰的優盤在朝 舞臺側面的筆記本電腦走去。而且,在場的人幾乎都沒有注意到那個細節。
事實上,這個女人已經不需要自己去回答劉杰剛才的問題了。
果然,過了五分鐘左右,劉杰正在和太太以及雙方家長商量著是否要去小房間喂奶的事情,讓他崩潰的事情卻發生了。
大屏幕的變化,讓在場的人漸漸地都靜了下來。輪放照片的flash被關掉了,雖然音樂依舊播放著,mediapla y播放器里彈出來的畫面卻讓所有人為之震驚,甚至無法接受。
雖然是用手機拍攝的,但所有的人一上來就認出了屏幕上那個正邊打著手機,邊用衛生紙從后擦抹著那里的光屁股女人,而 劉杰手上的酒瓶直接掉到了地上。
當時,她渾身上下除了絲巾和高跟拖鞋就只有束腹衣包著豐韻白皙的身體,兩只大得往外排還鑲著大黑乳暈的肥奶正跟著身 體微微抖顫著,一條筆直的刀疤清晰地印在那極為飽滿且屄毛襯得更白的小肚子上,看得在場男人們當場眼神迷離,居然還有個 家伙鼻血也流出來了,肉色的屏幕頃刻間成了整場人視線的焦點。反映快的家長們連忙蒙住了自己孩子的眼睛。不過還是有童聲 喊了出來,「呀!那不就是阿姨嘛,怎么沒穿褲子呀,好羞呀,好羞呀!」俞莉差點連孩子也抱不住了,忍不住尖叫了出來。除 了劉杰自己,夫妻雙方的老人臉色刷得成了全場最難看的人。嘴里嘀咕著,「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因為,更嗅 的是在屏幕上,那個裸胸赤臀一副悻然打著手機的女人身后的沙發上,還坐著有兩個正抽著雪茄,下身全裸的外國男人,各自的 陽具雖然已經彎彎地耷拉在那里,可那長度看上卻都不少于15公分,似乎還在冒著煙,加上沙發上濕得一塌糊涂樣子,明眼人 都知道,一場火爆的床事剛剛結束。
音響開得很大,女人的說話聲有點失真,卻明顯就是俞莉那口地道的上海話。
「哈尼!剛才我在忙呀,沒辦法接你電話。……知道了!人家真的忙到現在還沒停過來,第一天上班沒辦法的啦,我馬上就 要出來了。……他啊,我等下和他一起過來,很快就到了,老公,你先替我招呼一下大家哦……」說最后一句話時,她疲憊地眼 神故意看著拍攝的方向,還做了一個叫拿手機的人不要再拍的手勢,劉杰的耳根已經紅得發紫了,他根本無法法接受第一次在屏 幕上看到和自己打電話的太太,居然那種樣子。而一旁他的父母,神情開始恍惚。
看來約翰這次對于俞莉,完全是有備而來的,沒等人們徹底反應過來,一個新的畫面緊接著切了過來,這次完全是a片的角 度拍攝的,真是不堪的可以,屏幕上只有肥碩雪白的大屁股和兩根男人的生殖器,且荒唐的是,那兩根都筋脈暴突、正狠狠地把 這只橫溢淫肉還滿是掌印的肥腚包夾得動也動不了的「大香蕉」,竟然是同時進出在她屄里的。從長度和白皙的程度來看,正在 和劉杰的太太發生關系的顯然就是那兩個抽雪茄的老外。
「i may be come……may be come……」,雖然俞莉那時正用一口美腔很濃的英語在叫床,但激 烈的頻率和越來越急促的口吻已經告訴在場的成年人,再這樣下去,這女人的高潮隨時會來,弄不好還是個大的。
劉杰的父親不像那些年輕人,從來沒見識過雙插的場面,但這次,他是看得懂的,自己兒媳的聲音又怎么會聽不出來呢,一 屁股往椅子上一坐,老人頭當場暈了。
一時間,全場馬上混亂起來,無法控制的樣子,很多人開始吆喝,還有很多人,特別是男人們,他們不顧和劉杰夫婦的關系 ,為了看得更清楚直接往屏幕沖了過去,也有幾個女人帶著孩子就要離開的樣子。
看到女婿劉杰已經人若木雞,岳父大人連忙搶過麥克風,沖到了臺上。
「大家別誤會,別誤會!這完全是個誤會……你們酒店經理在哪,在哪啊?
誰提供的片子,誰?!!!……」他上來就是額頭暴筋,歇斯底里,可不管怎么喊,酒店那邊就是沒人回應,就連開始在那 控制電腦的工作人員也不知道在哪里,筆記本電腦還是被那幾個西裝革履卻也看得下面凸起的約翰下手包圍著。
怎么會這樣,岳母當場氣得滿臉冷汗,嘴里不停嘀咕著:「要我的老臉往哪擱啊?啊?……往哪去擱啊?!」就在音箱里女 人床叫聲促短得越來越明顯急,鏡頭一下子移到了她的正面,這是俞莉第一次那么近又正面對著大家,當時,這個一頭咖啡色披 肩卷發女人表情極為浪蕩而痛苦的韻臉,正被一前一后面對著面,表情亦很痛苦的「俊男臉」夾在中間,很明顯他們正在發力猛 干中,其實光是這樣一幕就能讓人看了受不了了。可憐的劉杰啊,幾年的夫妻生活了,對于太太這樣銷魂的床上表情居然是在這 種情況下才見識到的,到底是誰失敗呢!
也難怪,畢竟后面還塞著那樣兩根的雞巴!女人已經語無倫次了。
「ah!……ah!ah!ah!……i love you……myhusband can/ t give me the feeling!……ah! ……i may be come!……ah!」,高潮的醞釀迫使她話都是被擠出來的,即使發現 手機正拍自己的臉時,那皺眉而銷魂的眼神里只是露出幾絲尷尬。
「做啥啦?啊……不要拍呀!啊!……啊啊啊……怎么老喜歡在人家快要到的時候來個特寫啦,難堪伐啦?……我警告你哦 !……啊啊啊!……啊!……不……不要怕我高潮的樣子!……因……因為要到了,好像馬上就要到了呀!……」
待續
13877字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