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情趣吧

美貌前妻

2016-1-29 激情小說

【一】
前一陣子,公司常常須要加班,或許冰咖啡喝得多了,兩天前忽然覺得頭暈得厲害,回到家後,咳嗽愈來愈嚴重了,最後連喉嚨都開始痛了,感冒就是這樣,不舒服的癥狀接連到來,體溫也開始升高了。
印象中在國小以後,就一直都沒有病到要請假在家休養的地步,哪知道現在都已經是快三十歲的人了,突然來了一個意外的重感冒。
好在這兩天,她一直陪在我身邊,在她知道我生病之後,帶了簡單的幾件衣服,便來這里陪著我,跟著我請了兩天的假,我精神比較好時,稍微問了她工作的事情要不要緊,她卻說我的身體比較重要,工作的事她已經先請跟她一起工作的姊姊幫忙了,等我病好了之後,她再替她姊姊代班。
她現在應該算是我的朋友,但在一年前,我們卻是有婚姻生活的夫妻。
我這個老婆得來有些奇怪,當時的她,其實是我女友的妹妹,我第一次見到她時,是在和她姊姊交往時認識的……她姊姊是我大學時的學姊,一個聰明、外向的女生,長得很漂亮,我第一次看到她時,她對我微笑時那可愛的表情,真是讓我看得連心都麻了,後來在同學的慫恿下,也不知打哪來的膽子,鼓起勇氣去向她表白,沒想到她真的接受了。
現在想來,我能交到這么漂亮的女朋友,上天還真待我不薄啊!我們交往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直到大學畢業後,我收到徵兵單,運氣不好,服兵役竟然要去南部,為了避免長距離的戀愛,最終感情會漸漸淡去,無可奈何才忍痛分手了。
那是在和她交往大約一年後,一個周末她突然和我說她妹妹阿甯要畢業典禮,邀我一起參加,那時和她感情正濃,當然一口答應了……那天阿甯穿著高中畢業生的制服,胸前戴著胸花,皮白膚嫩,短短的馬尾,薄薄的櫻唇,相貌相當清秀,阿潤——她姊姊的名字——替我們雙方介紹過後,為了替阿甯慶祝畢業,我和阿潤一起帶她在臺北市區四處逛逛,晚上還看了一場電影,一直玩到十一點多,送她們姊妹回家時已經午夜十二點了……我一直送她們到家門口,阿甯靦腆笑了笑,朝我揮了揮手,輕輕說了聲:「姊夫!謝謝你,今天我玩得很開心……」道別後走進家門,留我和阿潤兩人,阿潤告訴我她有點驚訝我和平日內向的阿甯挺聊得來,謝謝我當天陪她們姊妹,進門前還輕輕和我吻別,她的嘴唇好柔、好軟……「嗯,燒已經退了,看來應該很快就會好起來了。」在身邊替我量體溫的阿甯高興地說著,她取下口罩,看樣子已經有點松了口氣,這兩天來一直坐在我身旁,兩天下來闔眼休息的時間都不多,看起來已經有點倦色。
這時她站起身子,去廚房拿過一杯溫開水和感冒藥,服侍著我吃下,經過了兩天的休息,我的病情已經好很多了,大可以自己下床去拿藥,但她仍是堅持讓我躺著休息,自己去替我拿藥,相當的體貼、溫柔。
算算時間我們離婚已經快一年了,因為我們都還太年輕,才交往三年就急著完成終生大事,婚後的生活,現時的壓力,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像,壓得我們喘不過氣,婚後兩年,我們常為生活的大小事情起爭執,在幾次大規模的爭吵後,雙方協議先暫時多留給彼此一點空間,於是簽定了離婚協議書。
在離婚之後,我們之間少了很多金錢、生活上的壓力,又比較談得開了,我們雖然沒有住在一起,但周末一起晚餐、逛街、看場電影,已漸漸變成了例行公事。
「阿甯!」這時她已經洗過了澡,穿著睡衣坐在我床沿,我還能聞到她身上淡淡的清芳。
「嗯,怎么?」「這兩天真是辛苦你了,多虧有你,我身體已經好很多了。」「傻瓜!我們又不是外人,你跟我客氣什么?」看著她溫柔的笑容,一陣溫暖從心里緩緩升起,她看我一直盯著她瞧,輕輕笑道:「你看什么?有什么好看?」「沒什么!突然覺得你今天特別好看。」她抿嘴笑道:「才有了點精神,又開始貧嘴了,一開口就不正經。」「像你這么漂亮的美女,現在應該很搶手吧!是不是有很多男人想追你?有男朋友了沒有?」「沒有。」隔了一會兒,她才又開口:「有時我桌上會收到一些未婚男同事的鮮花或卡片,有幾個還來邀我出去吃晚餐、看電影,還有的在我下班時,說要送我回去,但都被我婉拒了。」聽到她現在還沒有對象的消息,我的心不自覺一松,問她:「為什么不接受呢?
別人這么用心,你都不會心動嗎?」「我還不確定我想不想這么快就再來一段新的感情……」她淡淡地說,但我想她應該是還沒有放下我們之間的事吧!
「那你呢?你有開始和哪個美女交往了嗎?如果到時要發喜帖時,別忘了算我一份。」她開玩笑地說。
「嗯,我比你快些,已經有女朋友了。」看她原本輕松的表情有了些變化,隱藏不住焦慮之色,急著問道:「你們……她是什么樣的人?長得漂亮嗎?
對你怎么樣?你們在一起多久了?你……你很喜歡她嗎?」聽到她失望、焦急的語氣,突然覺得她好可愛。
「她長得很像你,我們在一起……算一算日子,到現在應該有六年了吧!至於她待我怎樣……我生病的這兩天里,她一直在我身邊照顧我,你說她對我怎么樣?」趁她尚未反應過來,輕輕握住了她的手,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她足足呆了二十秒才反應過來我說的就是她自己,生氣地甩開我的手,瞪眼道:「死相,病還沒好就來偷吃豆腐,虧我這么細心照顧你,你這沒良心的,就只想著要欺負人家。」「對不起,我情不自禁,哈哈……」我哈哈大笑,看她臉上紅得像熟透的蘋果一樣,真的好可愛……「你再胡鬧我就要回家了,反正你病也好得差不多了,留你一個人也死不了。」我調笑地說:「小美人,也不看看現在都幾點了……都快十點了,你這么漂亮的美女,走夜路上,一定危險得很。」她「嗤」的一笑,道:「在哪里都比在你這色鬼的床邊安全,生病了還在想要怎么欺負人。」我輕輕握住她手,笑道:「要不是前些日子沒有人幫我暖被,我也犯不著生這場倒霉病了。」她看我的眼光一直在她身上飄移,笑道:「你看什么?好不好看?」我哈哈大笑:「好看,好看,非常好看。」她白了我一眼,說道:「你慢慢看吧!我要去睡了。」我看她說著便要走出房門,忙一把拉住她,調笑道:「累了就上床來睡啊!你要上哪去?」「你是病昏頭了嗎?我睡沙發上。」「甯!等等……」她轉過身來,微笑望了我一眼,然後回身關燈出房……討了個沒趣,胡思亂想間,昏昏沉沉也不知過了多久,迷迷蒙蒙的似睡似醒,突然聽到一聲輕響,似乎是房門開啟的聲音,我一愣之間,突然眼前一亮——床頭燈被人打開了。
「是誰啊?現在已經是白天了嗎?」瞇起眼睛,偷瞄一眼鬧鐘——十二點半……「沒聽過小偷光顧還來幫忙開燈的,是阿甯嗎?」正想開眼看看,突然耳朵內一陣輕癢,隔不片刻,聽得一聲「嗶」,然後那東西又從耳中離開,我眼瞇一線,看清原來是阿甯拿著耳溫槍坐在床沿。
「37度!嗯,燒全退了,再休息一天應該就可以了。」聽到阿甯自言自語,我心中又升起了一些感動——那么晚了,她還特地起床替我量體溫,對我倒還真關心……偷偷瞇眼再看,眼睛才剛開一點,就發現此時她也正看著我,忙又閉上眼睛,繼續裝睡。
「睡得真熟……想想還真是好久沒這么近看著你了……」「她在干嘛?」我心里想著,臉上仍是盡力裝出熟睡模樣。
「明天,或者後天,我就要回去了,你病既然好了,我也沒理由待在這兒,好好照顧身體,別再生病了……」這些像哄小孩的話,以前年幼時常聽老媽念著,早聽膩了,誰知現在聽來,心里竟然說不出的受用——原來她真在意我。
這時臉頰上一陣溫暖,忙瞇眼偷瞧——原來是她在親吻我的臉頰。之後她就一直呆坐在那兒,不知過了多久,她才回過神來,輕輕說了聲「晚安」,起身又要離開。
「這下子可舍不得你走了……」想著,突然一把摟住了她腰,沒等她反應過來,我的唇已經貼上了她的薄唇,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會突然有這種沖動……我一直吻她吻到吸不上氣,才輕輕離開了她的嘴唇,沒等她喘過第二口氣,我的嘴唇又貼了上去一陣熱吻,這樣一連吻了三次深吻,腦中實在有些蒙了,我才仰起了頭,將她身子摟在懷中,慢慢張開一直閉著的眼睛。
她喘了幾口長氣,才緩緩問出話來:「你……你一直都是醒著的?」我笑了笑,回她:「原本半睡半醒,被你這公主一吻,就全醒了。」這時才看清她的臉,原本白嫩的雙頰上浮起了兩朵紅云,清秀美麗外,又多了幾分可人。
「你……你一直在偷聽我說話?……我說了些什么,你記不記得?」看她著急、羞赧的模樣,我心中又多了一些喜歡。
「我不記得了。」看她像松了一口氣的表情,又忍不住想要逗她一下,「你不是說很久沒那么近看著我了,現在再近一些看。」不等她回話,又是熱唇貼上,將她接下來要出口的話都吞了下去。
「你……你騙人,還說沒記著……」看她嘟著小嘴的可愛表情,剩下的一段話卻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好不好看?」聽到她笑吟吟地問話,我才驚覺我又看她看得癡了。
「你這小狐貍又害我看呆了。」我輕輕笑著,伸手隔著衣服在她小腹上輕捏一把。
「嘻嘻……誰叫你這色鬼總愛色瞇瞇地盯著人家瞧?」「老婆好看不讓老公瞧?難道是向鄰居炫耀的嗎?」說著左手握住了她的小手,右手悄悄解開了她睡衣領口的兩顆扣子。
「嗯?」她似乎是發現了我的手開始不規矩,出手制止了我。
我翻掌握住了她的小手,在她臉頰上又親了一下,摟住她身子的手臂又緊了些。
「你……你別玩了,我要睡了……嗯……」話還沒說完,我又吻上了她薄薄的櫻唇。
過了不知多久,直吻到她整個身子軟在我懷中,我才不舍地離開了她的雙唇,輕輕親吻她的耳朵,右手放下了她手,隔著睡衣在她腰上、背上搔癢著。
兩年的夫妻畢竟不是假的,她身上哪些地方敏感,我比她自己更清楚,很快就感覺到她唿吸愈來愈急,身子也愈來愈軟,整個人都快貼在了我前胸。
沿著臉頰、粉頸一直親下來,探手上來又解開了她兩顆扣子,嘴上不停,在她香肩、胸前淺吻,右手伸進了她睡衣內輕輕撫摸。
看到她淡紅色的雙唇,微微開闔,我的手在她雙峰上輕輕揉捏摸撫,低下了頭,又吻上了她嘴唇,左手緩緩按在她小腹上輕撫。
「不……不要了……我該睡了……」聽到她輕聲喘息著,我在她臉頰上再親了一下,在她耳邊低聲笑道:「你既然有意讓我一親芳澤,我做老公的也舍不得拒絕啊!」不待她回話,又是一陣深吻,左手緩緩拉下她的睡褲……「嗯……嗯……」左手漸漸下滑,隔著內褲輕輕愛撫她乾澀的下身,逗得輕哼了幾聲,我雙唇再次貼上了她可愛的臉頰,右臂一緊,將她摟進懷里,左手慢慢加速……直到左手手指感到陣陣溫潤,我才拿開了手指,伸手拉下褲子,牽著她的手輕輕握上那話兒……「原來這大家伙還記得我……」她頑皮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響起。
「它怎么可能忘記它的老朋友呢?」我輕聲調笑著她,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你準備好了嗎?」看到她白嫩的臉上朵朵紅云,一直紅到了耳根子,她別過了頭,輕輕回了聲:「只有今晚爾已喔!」聲音小到要貼在她頰邊才聽得見。
「嗯……輕一點……」「小妹妹那么緊,多久沒做了?」「這些時候沒和你一起,怎么會有……嗯……不要……不要太深……我……我會很痛……」看她臉色蒼白,好像不太舒服,我將她緊緊抱進懷中,四片嘴唇又再接在一起……親吻著她的耳朵,左手輕柔地撫弄著她的下身,隔了一下子,她才小聲地說:「你……你可以動了……可是……輕一些……」實在是好久沒做了,自從和她離婚後,枕邊從沒別人,現在溫香在抱,軟玉在懷,陣陣馨香不絕傳來,她溫軟的身子柔順地依著我,合著我的動作,即使很長一段時間沒這般親近了,她溫柔的身子比以前緊窄得多,但默契仍是沒有減少,溫柔許久,我見時機將到,忍著沖動,在她耳邊輕問:「今天是安全期嗎?」她嬌吟著點了點頭:「前陣子才來過……」我雙臂一緊,將她緊緊抱進懷中,隔了一陣,感覺她身子像沒了骨頭般,軟軟地貼在我身上……相依休息片刻,才聽她開口道:「你還是在乎我的。」我溫柔地摟著她道:「嗯,我怎么會不在乎你了?」「你還會關心我,還記得問我今天可不可以那個……」聽到她輕柔嬌羞的聲音中,似乎帶著些感動。
我開玩笑地說:「你爸爸不是一直很想快點抱孫子嗎?早點讓他有個孫子抱抱,也好盡一份孝道,我這做女婿的也該努力些才是。」「那……那怎么成!我們已經不是夫妻了!這……這小孩子是不能有的!」聽到她緊張的口吻,我心里一熱:「傻瓜,到時你怕我丟下你不理嗎?」「可是……我們已經……」「我們不過是暫時分開爾已,到時我們一定會有一場更盛大的婚禮。」「呵呵!貧嘴!誰答應嫁給你了?」聽到她清脆的笑聲,看著她可愛的表情,一陣激動傳來,不由自主地翻身將她壓在身下……「你!不是說好一次爾已嗎?」「沒有啊!你說是今晚,今晚還長著,大概還可以來個十幾次吧!」「你怎么那么好精神,我要吃不消啦!」「這一年下來,要多少有多少,你還想要幾次?」「不……嗯……」話沒說完,剩下的話又被我堵住了……
【二】
不知過了多久,我才又張開眼睛,轉頭看向身旁,枕頭上已經沒了人,再望向床頭鬧鐘——十一點四十分。
哇!這一覺還睡得真久,已經快十二點了,從床頭拿起衣服穿上,兩天沒有雙腳踩在地板上了,只覺膝蓋有點麻了,站了老半天才勉強能開始走路。
在房中四處走走,活動活動筋骨,跟著書桌上一張紙條吸引了我的注意:
dear羅:
雖然燒已經退了今天你還是請假在家好好養病我先去上班了晚點會再來看你替你煮了些清粥放在電鍋里多留意一下身體別再生病了有什么狀況的話記得一定要馬上打給我手機我給你放在床頭柜上了一切平安很擔心你的甯原來她已經先去上班了,那我在家里要做什么?
盥洗過後,吃了清粥,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隨便轉些平常常看的節目,唉,沒什么好看的……懶洋洋地躺回床上,想再睡個回籠覺,但好像真的睡太久了,翻來覆去地老睡不著,忽然臉上一癢,伸手摸了摸,卻摸到了一根長發,原來剛剛翻身時,翻到雙人床的另一邊來了。
啊!好香!聞著阿甯留在枕頭上的余香,心中一陣飄飄然,回想著昨晚和她的一番溫柔,啊!有了!一個念頭快速在腦海中閃過,很快擬定了今天一天的行程……「已經十二點了,他也應該醒了!」盡管知道他病已經好了,我還是放心不下,幾次想過要打通電話問個明白,又怕吵到他休息……「云甯!」「嗯?昭偉!是你啊!」「云甯!我朋友又送來了幾張電影票,下班後要不要一起去看?」「抱歉,昭偉。今天我有點事,一個朋友生病了,我得去探望他。」「喔!這樣啊!那就下次吧!」「嗯!謝謝你!」生產部門的昭偉,最近好像愈來愈積極了,之前只有鮮花和卡片,最近常常來邀我一起出去,總不能每次拒絕他,明白拒絕他的話,又怕會傷他自尊。
離婚的消息傳開以後,不少同事又開始追求我,但是我實在不想這么快就有一段新的感情,爾且和羅的初戀,也還沒有完全放下……「甯,羅的身體好些了嗎?」「嗯,燒已經退了,昨天晚上精神還不錯。」想得入神,沒發現阿潤什么時候來到了我身邊。
「那就好了,這兩天來關心你的人可不少呢!你兩天沒來上班,昭偉和世煌那些人還問我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想來家里探望你。」「那你怎么說?」「呵呵,只好說你是去探望一個生病的朋友。如果說是你前夫的話,恐怕公司里要多一股酸意了。」「潤,今晚我還得再去看他一次,你要不要一起來?」「哈哈,別傻了,我跟去作電燈泡嗎?還是改天吧!差不多要開始上班了。」……下班後,還是和潤一起出公司,心里盤算著等會兒吃完晚飯後,再去看他……「咦?甯!看看是誰來了?」「嗯?」我抬起頭,順著潤的眼光看去,啊!他怎么來了?不是要他好好照顧身體,別亂跑的嗎?
「羅,好久不見了,身體好點了嗎?」「已經好多了。潤,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啊!」一旁他們倒是先聊了起來。
隔了一會兒,才聽潤的聲音說道:「你們慢慢聊,先走一步了。小甯,今晚不回來吃飯了吧?」我還沒說話,羅已經替我回答了:「路上小心點。」看著潤對他溫柔一笑,緩緩轉身離去,我才想起他們也曾是一對愛侶……忽然手上一暖,羅的手掌已經握住了我的手……「這不是回家的路吧?羅?」「時間還早,也不急著回家,先去逛逛如何?好久沒這樣和你一起走走了。」他溫熱的手掌輕輕握著我的手,心里有種甜絲絲的滋味,我們以前交往時,也是讓他這么握著的,這般隨意走著,看他有意無意地帶著我來到一家雅致的西餐廳門口。
門口的服務生殷勤地招唿我們,領著我們到了一個兩人的空位,這間餐廳布置得相當優雅,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廳中一位看起來很有氣質的男士正端著小提琴,演奏著優美的古典曲子,更加深了一種和諧安祥的氣氛。
服務生禮貌的替我們倒了香檳,問過了我們的餐點後,彎腰鞠了個躬,下去傳話準備我們的餐點。
等服務生走遠後,我小聲問道:「羅,你怎么選這里吃晚餐啊?這里要花不少錢啊!」他哈哈笑道:「哈哈,你什么時候變得那么沒情調了?吃飯時講到錢的話題是禁忌啊!不記得啦?」「可是今天又不是什么特別的日子,吃頓飯這么豪華,不太好吧!」他慷慨地笑道:「看你擔心的……盡管吃,吃開心些,我請客!」我推辭說:「不要啦!我也不是沒錢,怎么讓你請?」他品了一下香檳,笑道:「你這兩天沒去上班,留著照料我,還是要好好謝謝你。」我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微笑著說:「你還當我是外人嗎?你生病了,我怎么能不管你?還說什么謝禮?當我為了謝禮才照顧你的啊?」看他古怪的笑了笑,緩緩靠近我的耳邊,耳語道:「那就當作是謝謝你昨晚獻身給了我吧?」聽了他不正經的調笑,我只覺臉上一陣發燒,連耳根子都熱了起來,輕聲啐他:「現在別講這事啦!給人聽到要羞死人了。」這時他用叉子從前菜的沙拉里叉起了一顆小蕃茄,笑著拿到面前晃了晃,似乎再笑我的臉上正紅得像那顆蕃茄一樣……晚上,在羅的家里,他說他今天有點累了,先去洗澡了,於是我坐在沙發上,隨便挑些日劇、韓劇看看。忽然,不知打哪升起的一股沖動,我從皮包里拿出手機,撥了電話,幾聲等待的嘟嘟聲後,另一頭接通了電話。
「怎么了?小甯?」另一頭傳來了潤熟悉的聲音。
「阿潤嗎?我現在在羅這里,我想……我今晚不回家了,你不必等我。」聽著電話另一頭潤的輕笑聲,我臉上一熱,忽然覺得這樣等於是在預告晚點要發生的事,急忙解釋:「我怕羅病情有變,還是留著照顧他安心些。」那邊阿潤的笑聲中說道:「我知道了,小甯,我有送了你一件小禮物,在你皮包打開第一層拉鏈的那個口袋里,小心收著,晚安!」「嗯!晚安啰!」潤送了我什么東西?什么時候放進去的?好奇心使然,還是打開了那個口袋,拿出了里面的一小袋物事。
這么小的袋子,裝著些什么?打開了貼著袋口的膠帶,啊!這個不是……?看著這件意外的小禮物,臉頰又不禁紅了……洗過澡後,從浴室出來,卻看她正坐在沙發上發愣,放慢了腳步走到她身邊,看她仍是直直盯著前方,也沒在看電視螢幕,輕輕坐下來,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小美人,在想情人啊?有沒想到我啊?」她呆了一下才回過神來:「洗好啦!那換我要去洗了。」看她起身要去拿前兩天她住這時準備的換洗衣服,我輕輕拉住了她,轉身從床上拿過了一個紙袋,交到她手上,「我已經替你準備好了。」「嗯?謝謝啰!」說罷,轉身走進浴室,我在心里暗笑。
她走進浴室後,我關掉電視,打開了電腦,漫不經心的瀏覽一些拍賣網站,等待她洗完澡要出來前的反應……果然,在二十分鐘後,我聽到她關掉蓮蓬頭的聲音,很快關了電腦,來到浴室門口,將耳朵貼著門上,聽到紙袋被拉開的聲音,果然,跟著就聽到一聲驚唿,我心中偷笑著退了幾步等在門口。
這時,她將浴室的門打開了一點縫隙,探頭出來斥道:「羅!你買這什么衣服?
快!快拿我自己的衣服過來!」我哈哈大笑:「你沒穿過,怎么知道好不好看?來!穿出來給我瞧瞧。」「這么羞人的衣服,我才不穿呢!快拿我的睡衣過來!」「不穿?不穿那就更美了!我非要好好欣賞欣賞不可!」說著伸手就要去把門扳開。
她好像被我的話嚇了一跳,馬上又把門甩上,隔了一會兒,門把扭動,門又輕輕開了,哇!這實在太性感了……細細肩帶的半罩胸罩,紫色的透明薄紗,包裹著豐滿的乳房,薄紗里兩顆粉紅色的小小突起,淡紫色的半透明丁字褲,根本遮掩不住內在美。
她雙頰暈紅,別過了頭,嬌羞地說:「好看嗎?」身體的自然反應已經代替我回答了,她發現我睡褲褲檔不自然的高高隆起,忍住了笑,雙手護在胸前,小聲說道:「看夠了就快拿我的衣服來,穿這樣冷死人了。」我走近身去,將她打橫抱起,走到床前,將她輕輕平放床上,跟著上床將她嬌軀摟在懷中。
從枕頭下拿出今天剛買,剛剛趁她洗澡時才裝上電池的跳蛋,先將震動頻率調到最低,按在她臉頰上輕輕搔癢,她輕笑說:「好癢啊!這……這是什么呀?」我傻眼了一下,笑問:「你不知道這是什么?真是的,你這小妮子到底看過幾部a 片啊?」她輕笑著躲開我按在她臉上的跳蛋,問道:「那個究竟有什么好看?讓你們男人愛得要命……嗯,好癢啊!這小東西是干什么用的?」我想了想,心說:「你不知道那更好,等會兒再讓你知道。」輕輕將跳蛋放在枕邊,將她摟進懷里,親吻她的臉頰,右手隔著那完全沒有遮掩效果的情趣睡衣輕揉她白嫩的雙峰。
見她雙頰紅暈、櫻唇微開、眼睛水汪汪的可愛模樣,我輕輕離開了貼在她臉頰上的雙唇,扶住了她頭,轉而印在她薄薄的嘴唇上,她的嘴唇好軟、好香,抱住她的手臂愈來愈緊,吻得也愈來愈熱。
我輕輕撫摸她光滑的肌膚,左手卻悄悄拿過了一旁的跳蛋,慢慢按到了她乳尖上,我感到她身子震了一震,我忙按住她頭,又再吻上,跳蛋卻又點在了她另一邊乳尖。
她輕輕掙開了我的吻,紅著臉,嬌喘著問:「被這小家伙碰到時,感覺好癢、好麻,這到底是什么東西?」我在她耳邊調情地親了一下,笑著問:「你真想知道?」她天真地點了點頭。
我心中暗笑,先在跳蛋上親了一下,伸臂將她摟緊了,左頰貼著她的右頰,拿著跳蛋的左手緩緩下移,摸清位置後,冷不防地將跳蛋按在了她那小蒂豆上,我感覺懷中嬌軀震了兩下,轉頭看了看她,見她滿臉紅云,喘息著道:「羅……好……好癢……別……別玩了……嗯……」我嘿嘿一笑,右手拿起遙控器,將頻率調高了一些,她「啊」的一聲驚叫,掙扎著說:「不……不要了啦……羅……好……好癢啊……」我哈哈笑道:「你說你想知道這是什么東西,我不是正在告訴你嗎?」「好……好癢啦……拿……拿開啦……癢……癢啦……」我親了親她的臉頰,右手搖控器忽然將頻率調到最高,懷中她的動作愈來愈大,喘息愈來愈急,過沒多久,手上忽然傳來一股熱流,她身子震了幾下後,便伏在了我身上,口中仍自嬌喘。
我將跳蛋電源關了,拿起濕淋淋的跳蛋,在她臉前晃了晃,在她耳邊低聲笑道:「現在懂了嗎?這小玩意叫『跳蛋』,看你樂得這樣,效用還真不錯。」她紅潮滿臉,別過了頭,輕輕喘息,我見時機成熟,將跳蛋在床單上擦了擦,放在一邊床頭柜上,回過身來輕輕握著她手,又要去親吻她臉頰。
她抽出被我握著的小手,輕輕按在我唇上,輕輕笑道:「等一等。」轉過身去,不知做些什么?
隔了一下,她又轉身回來,淡紅色的雙唇間卻夾了一樣東西,我看清那東西後,笑道:「原來你早就知道我們今晚會一起……」她臉上一紅,輕聲說:「這……這是別人送的,來,我幫你戴。」只見她咬住了袋口,手指輕拉撕開封袋,拿出了里面的保險套,掏住了我那硬得發燙家伙,纖細的手指輕輕擠壓掉前端的空氣,溫柔地替我套上——還是有顆粒的那種哩!手指套弄幾下確定不會滑出後,又抬起頭來,紅著臉看著我,那樣子看起來說不出的嬌美可愛。
我迫不及待地吻上了她雙唇,扶住大家伙隔著紫色半透明丁字褲找到了位置,她驚道:「我還穿著內褲啊!這樣……會弄臟的……」「你剛那陣春潮泛濫,早濕滑一片了,還擔心個什么?」說罷,腰間用力一頂,聽到她輕唿一聲。
1頰,見她現在比昨天更放得開了,我心中大喜,熱烈地回應她,抱她的手臂又抱得更緊了……「嗯……已經天亮了,今天終於能去上班了。」這幾天病下來,不免懶散了點,但仍是撐起身子,見身旁阿甯仍睡得很香,低下頭在她臉頰上輕吻一下,說道:「睡美人,醒醒了。」她輕輕「嗯」了一聲,慢慢坐起身子,伸了個懶腰,睡眼惺忪的她看起來還是很漂亮。
梳洗準備過後,因為我們上班的地方離我家都很近,就順道送她過去,兩人坐十一路公車來到了她公司附近,在大概離那里五十步的地方,她停下來跟我說不用送了。
我輕輕拉住了她手,她疑惑地望了我一眼,我動了動嘴唇,做了個吻別的嘴形,她紅著臉說:「不要啦!被看到了多不好意思。」但還是在我臉頰上輕輕親了一下。
我搖了搖頭,笑著看她,她紅了臉,低聲道:「只能輕輕一下喔!」說著微微抬頭,讓我輕輕親吻她紅唇,我在她耳邊輕聲笑道:「好香啊!」,輕輕放開了她手,她可愛的臉頰仍有些紅暈,輕輕向我揮了揮手,獨自走向公司門口。
她走了十幾步後,遇上了阿潤,阿潤轉過來給了我一個微笑,表示她看到我了,便跟她妹妹一齊走進門里看著她的微笑,我腦中靈光一閃——那顆粒保險套會不會就是她送的?
【三】
因為今天是星期六,只有早上的半天班,工作量并不如何重,想著要怎么和羅提起這事,也不知他有沒記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其實我們離婚夫妻還慶祝這樣的一天,旁人看來一定很怪吧!
一旁阿潤說道:「小甯,你還記著明天的事吧?」我奇怪地道:「咦?你怎么知道明天是……」她笑道:「呵呵,不知怎地我就是沒法忘記,雖然那是只屬於你們的大日子。那……你打算要怎樣做?想好要怎樣慶祝了嗎?他有沒向你說過這事?」「他倒沒說起過這些……嗯……潤,你等會兒下班後有沒有事?陪我去一下賣場好嗎?」「嗯,你先和羅說一聲,別讓他等下見不著你。」「嗯。」說著從包包里拿出手機,查到了號碼,按下了通話鍵。
隔一會兒,羅的聲音在電話那頭響起:「怎么了?小甯。」「羅,等等我有點事,要和阿潤一起出去,等會兒不必來接我了。」「嗯,我知道了。你要做些什么事?說說看吧!」「呵呵,現在還不能告訴你,晚上五點時,你方便到我家里來嗎?到時你就會知道是什么事了。」「嗯,晚上五點嗎?我記著了,那到時再見了,掰掰。」「掰。」……晚上五點,我準時來到了她和她姊姊合租的公寓,按了門鈴,門內傳來了幾下腳步聲,來應門的卻是阿潤。
她招唿道:「快進來吧!」我跟著她走到了客廳,一邊阿甯走出廚房,笑道:「你先坐坐,一會兒便好了。」看著她身前穿著烹飪用的圍裙,廚房內傳來陣陣香味,心想:「這回可有口福了!」一旁阿潤說道:「我也來幫你吧!」便要走進廚房,卻被阿甯攔下了。
「不用了,我想自己來就行了。潤,羅,你們先聊聊,再等一下就可以了。」說罷進了廚房,關上了門,留下一旁不知所措的我們。
我們就這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發覺我好像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這樣和潤單獨相處了,一時不知該聊些什么……隔了一會兒,我主動打破僵局,隨便挑了些生活上的瑣事和她說說,漸漸聊開了之後,說著說著,我提到了一些關於阿甯高中畢業典禮的事,話題就這樣愈往回延伸,竟然說到了當年和她認識時的經過,這些好多年沒細想過的往事,現在又慢慢浮現在我們兩人的腦海中……聊著聊著,阿潤忽然問道:「你那年當完兵後,後來怎么又會和小甯在一起了?」當年我在過了一年半的時間,當完兵後,沒多久就回到了臺北,那時心里還時時惦記著阿潤,畢竟那時分手也是迫於無奈,我在和她分手後,總覺得有些依戀、不舍,幾次走到她家門口,想按電鈴叫她出來見見,但心里又想像她這么漂亮的女人,現在恐怕已經被人追走了,如果到時她和我說她現在已經有了新的男朋友時,我不知道能不能就這樣接受事實……我在這樣的矛盾下掙扎了好幾次,想見她,卻又怕見到了她後,又再次失去她,躊躇間偶然想到了以前曾見過她一個剛從高中畢業的妹妹,要說能常在阿潤身邊的人里,找她應該沒錯,查了查手機號碼,撥了通電話——也幸虧這三年來她都沒有更換手機號碼。
我隨便找了個藉口說很久沒見了,想約個時間出來聊一聊,看她方便不方便,她聽到我的聲音,好像很高興,小聲地問說她姊姊現在在她身邊,問我要不要請她聽電話,我想了想,還是不要了,一方面也請她暫時別告訴她姊姊我約她的事。
於是就講定了那個周末,為了避免見到她姊姊時尷尬,還特地將地點選在離她家有一段距離的一家咖啡廳。
那天我從一早就眼皮跳個不住,心中不禁有些好笑:「怎么啦!又不是要見她,只不過是要和她妹妹喝杯咖啡,閑聊一下,哪有什么好緊張的?」到了約定的時間,我準時來到了那家咖啡廳,卻發現一名年輕的女性早已等在門口,我看清她的面目,竟然有些呆了,雖然這一年半來她的相貌也不會有什么改變--可愛的瓜子臉、淡淡的眉毛、長長的睫毛、小巧勻稱的鼻子、薄薄的紅唇,但這時看她薄薄的白色無袖上衣、淺藍色的七分裙、白色的低跟涼鞋,手上提著淡藍色的小手提包,比起當年那個清秀學生妹,又多了些成熟的氣質。
雖然一年半不見了,她仍是很快就認出了我,笑著走到我面前,我帶她走進了咖啡廳,那間咖啡廳是我一個高中同學的媽媽開的,因為那時和她感情還不錯,算是比較好的女性朋友,後來畢業後和阿潤交往時,就常常到她店里光顧。
正好那天是她在顧店,見到我們進來,喊了聲「歡迎光臨」,我主動上前打招唿:「慧苓,好久不見。」她呆了一下,隨即認出了我,笑道:「紹羅,看看你多久沒來啦!你當完兵啦?」看到站在我身邊的阿甯,又笑著說:
「這么好服氣啊!才剛回來就交了個這么漂亮的女朋友,怎不介紹一下?」我尷尬地笑了笑說:「她……她是云潤的妹妹——云甯。」轉頭向阿甯道:「她是我的高中同學兼朋友——慧苓,我和你姊姊以前常來這里喝咖啡,對了,你想喝些什么?」她點了點頭,說道:「嗯,慧苓姊,麻煩給我來一杯熱的卡布奇諾。」我隨便點了杯拿鐵,帶她來到以前我和阿潤常坐的靠窗位置。
先問了問她最近的情況,她說她現在讀大三,現在和姊姊住在一起,也問了我最近怎樣,我告訴她我剛回臺北不久,還在找工作,再講了些近來情形……隔了一會兒,慧苓送來了咖啡,我才有意無意地問起阿潤最近的生活,阿甯很聰明,很快就知道了我約她出來的目的,也不瞞我,把她知道的事都說了。
從她口中,我大概知道了阿潤已經有了穩定的工作,曾經接受過一些男同事的邀約,但好像還沒有男朋友,聽到阿潤還沒有男朋友的消息,我總算松下了一口氣,等她說完後,也過了些時間了,咖啡也喝完了,臨走前我拿出了兩百塊要去付帳,阿甯說不好意思讓我請,堅持要各付各的,慧苓笑著說不用了,這兩杯算她請的,她才不再堅持自己付。
過了一星期,我想著要怎么和阿潤見面,總不成直接走到她家門口找她出來,告訴她我想和她交往吧?想了想,決定再約阿甯出來一次,打手機問她這個星期天有沒有空,要不要一起去淡水,她也答應了我的邀約。
後來幾個星期,我在周末都邀她一起出去走走,起初幾次還是想藉機想辦法和阿潤重圓,但到後來——也不知是過了幾個周末後,我才發現我對她的看法,好像已經不像是對待前女友的妹妹那么簡單了,我漸漸開始關心她的生活,和她比較熟後,她也會和我分享些心事,和她的對話中,我才慢慢想起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沒見過世面的高中女生了……終於在那一年的七夕情人節,我邀她來上次帶她去的那間咖啡廳,向她提出交往,她好像已經注意到我在邀她出來時,早已不單單是為了打聽阿潤的事情了,也沒怎么震驚,紅著臉點了點頭,在送她回家的路上,趁著四下無人,她才輕輕側過了臉,讓我親吻她的臉頰。
和她開始交往後,在她沒課時便邀她出來,有時她要讀書或趕論文時,也陪著她一起去圖書館,我們交往了三年後,等我們雙方都有了穩定的工作,才開始談婚姻的事……阿潤靜靜地聽我說完,幽幽地道:「其實我早該發現了,平時我們姊妹無所不談,那時她常常不在家,我也關心了一下,她只說是和朋友出去,後來頻率愈來愈高,我追問下,她才說是交了男朋友。」紙包不住火,阿潤最後還是知道了我們在交往的事,那時距離我和她分手已經快兩年了,她除了驚訝之外,也沒怎么反彈,只說了些祝福我們的話。
阿潤淡淡地說:「她好像在畢業典禮,我介紹你們認識那天,就開始喜歡你了。」我呆了一下,哈哈笑道:「你想太多了,她那時不過是個孩子,哪懂這么多?」阿潤說道:「在那天之後,她就變得常常關心我們的事,她早就知道我有男朋友了,但之前從沒那樣在意。」我笑著說:「她之前忙著準備聯考,哪有空關心姊姊和她男朋友怎么樣了?」她搖了搖頭說:「不是這樣,你記不記得有時中午我會帶便當給你吃,那些便當其實都是她親手做的,有幾次我說不必麻煩她,我來做就行了,她卻總說她閑著沒事,不會麻煩,順便多做兩份爾已。」原本對她的推論不以為然,但這時也漸漸懷疑起來,想著之前和阿甯交往的三年來發生的事情,我們感情一直很穩定,在結婚前,別說吵架,幾乎連爭執也沒有幾次,她對我一直很體貼,有空時就親手做便當帶來和我一起吃,只是她個性內向了些,也不太會主動表明自己想去哪里玩,常常依著我的意見,對我的邀約,也總是盡量答應。
爾且我們感情漸深,卻沒動搖她保守的風格,交往了三年的男女朋友,卻連二壘壘包也沒踏上,在現在的開放社會恐怕也不多見了,幾次情人節時氣氛好的時候,她也只肯讓我親她臉頰,從來不讓我再越界。
「羅!」「嗯?」「你現在是真心想和小甯重新開始嗎?」聽她問得認真,我不禁愣了一愣。
「那時你們離婚後,你讓小甯傷心了很久,那一個月里,她每天回家洗澡、吃飯過後就直接睡了,我關心了她好幾次,她卻又說她沒事,這兩天她好像特別開心,我想應該和你有關,你有打算要再和她交往,甚至結婚嗎?」那時我沒想到她這句話竟然是在測試我,還老實地和她說:「這些日子下來,我好像也放不下她,如果她肯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能好好照顧她的話,我一定二話不說就向她求婚。」阿潤淡淡地笑了笑,也不知是真笑還是苦笑,她的手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握住了我的手,現在又放了開來,微笑著說:「那么我先祝福你了。」我點了點頭,正想說聲「謝謝」,哪知這時她臉頰忽然貼將上來,我尚未反應過來,只覺唇上一陣溫軟,四片嘴唇已經貼在一起,我覺得腦中一陣迷茫,左手已不自覺地摟住了她後頸,右手扶住了她腰,沉靜在這久久不見的溫柔滋味中……不知多久,她才緩緩低下了頭,我鼻中聞著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心中仍是在想剛剛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看她嘴唇緩緩顫動,好像要想說什么話……這時,忽然聽得開門聲響,阿甯端著三個酒杯走出廚房,放在餐桌上擺好位置,一旁阿潤也反應了過來,也跟著走進廚房幫忙張羅,隔一會兒,桌上已擺滿了豐盛的菜肴——凱薩沙拉、南瓜酥皮濃湯、奶酪焗花菜、松子墨魚醬義大利面,烹調手段非常高明,味道簡直不輸一流西餐廳,一邊吃著她做的西餐,一邊品味著薄酒萊,真是好久沒享受到她的手藝了,這溫馨的感覺真讓人舒服!
「羅,你真好服氣!小甯這回可下了真功夫,手段真是高明,把我這姊姊也給比下去了。」阿潤一旁贊道。
阿甯喝了一口紅酒,嬌美的臉蛋給酒色一蒸,不必說有多迷人了,輕聲笑道:「阿潤,要不你明天也來做頓大餐請我們試試。」「小甯,你廚藝比以前更進步了,害得我吃外頭的便當老沒胃口,今後恐怕三餐都得你來調理了。」我和她結婚後,晚餐也都是她親自料理,手藝真的很好,也更顯現出她賢慧的一面,現在不禁懷念起來。
阿甯笑道:「總不成真要我每個中午請假回來給你做便當吧?」享用完豐盛的晚餐後,我們三人坐在桌前閑聊,為了避免尷尬,還很小心地避開提及我和阿甯之間的事,直到真沒什么新鮮事了,我才準備離開她們家,阿甯起來送我出門。
「小甯,怎么不和羅一起過去?」阿潤笑問。
阿甯臉上一紅,害羞地說:「我……他現在病也已經好了,我還過去做什么?」「羅,夫妻倆不住一起嗎?」說著輕輕將小甯推到我身邊。
阿甯著急地說:「阿潤,我沒有……」
本樓字節數:28859字節[ 此帖被楓椛樰枂在2015-12-24 19:39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