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2h2d 奇摩女孩 情趣吧

廚師和服務員

2015-9-28 激情小說

寶貝親一個
王澤沒有太大的夢想,只想在這個小鎮子里擁有屬于自己的房子車子,一個彼此相愛的媳婦,如果能生個大胖小子則是更好了。
可就是簡單的一切,對他而言也并非簡單的事情。
高中輟學之后,他便是在離他家村子不太遠的山河鎮子里面,找了一個師傅學了一年之后,便是做起了廚師這一行當。
一個月工資不算多,但起碼充實,而且還有幾個漂亮的服務員每天陪他一起說話聊天搞曖昧,總體來看,卻也是一個不錯的小日子。
王澤所在的飯店是一個叫做秋水的老板娘開的,飯店的名字自然是叫做秋水飯莊了,面積不大,剛剛起步,所以白天用來招待客人的包廂,到了晚上便成了他們的臥室。
幸好,秋水飯莊有三個包廂,不然還真是沒法住,飯店有三個女服務員住一間,王澤獨占一間,老板娘李秋水自己住一間。
說起李秋水就不得不說,王澤暗中總會替他打抱不平,這么漂亮的一個女人,心地還非常善良,怎么就死了老公呢。
現在已經是夜晚十一點多,秋水飯店一片漆黑,顯然大家都已經入睡了,可是王澤卻是偷偷摸摸的摸去了廚房。
坐在廚房的角落里,王澤小心翼翼的點燃了一只煙,吞云吐霧的抽了起來,似乎是在等什么。
不多時候又是一條曼妙的黑影摸了進來,看著星星點點的火光,小聲說道:“王澤,是你么?”
“來寶貝是我!”王澤聽到這個聲音,便是將煙小心的捻滅了,打開窗子從二樓仍了下去,隨后等待女子走了過來,就要撲上去將他吃了一樣的說道:“來親一個!”
“別鬧,讓人看到!”女子輕輕推搡了著他,不敢弄出大動靜。
女子是飯店的一名服務員,叫做徐薇,年紀較小,剛剛滿十八歲,身上還帶著些許奶氣,也是和王澤一樣,都是農村出來的。
現在做飯店服務員基本都是農村出來的孩子。
“奧,那你大半夜的叫我來干什么,這么偷偷摸摸的!”王澤平常也是很喜歡跟他們開玩笑的,肆無忌憚的很,畢竟他自己雖然不是混混,身上多少是有點痞性,說好聽了便是粗狂奔放。
“說會話唄,難道不能找你啊,白天都忙一天了伺候人,晚上想找個人說話而已!”徐薇坐在了王澤身邊,在黑夜之下她那張臉龐顯得格外的引人入勝,參雜著些許朦朧之色。
“那你和王燕,張蕓她們兩人聊唄,非找我干啥,我都忙一天了,腰酸背痛的,完了還得陪你大半夜說話!”王澤故作委屈,扭動了幾下肩膀。
“今天累么?”徐薇咬著嘴唇猶豫了一下,隨后一雙小手,便是放到了王澤的肩膀上,給他揉捏了起來:“既然那么累,看在你陪我聊天的面子上,我就幫你揉揉!”
“對,稍微在用點力…再輕點…好,好保持這個姿勢!”王澤哪里是腰酸背痛,他故意這樣說,此時他很享受的指揮著,徐薇的揉捏力道。
“舒服多了吧?”徐薇手指軟滑,服務員的工作并沒有讓她的小手變得粗糙,她看了看王澤的表情,開口說道。
“如果能親一下就更舒服了!”王澤嘿嘿一笑,無良的表情展現淋漓,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他自己都這樣說自己。
小時候在農村沒少扒人家墻頭,偷看洗澡,半夜,貓人家窗臺下聽那銷魂濁骨的聲音。
“算了,我這樣誰愿意跟我親嘴啊,人丑家窮一米四九的!”見徐薇不言語,王澤瞇著眼睛,假裝可憐兮兮的說道。
“誰說你丑了,你長得挺好看的!”徐薇實事求是的說道。
“你認為我長得帥不?”王澤轉過來,看著徐薇,自戀的說道。
“不錯啊,挺帥的!”徐薇大眼睛眨了眨說道。
“那你喜歡我不?”王澤摸了摸鼻梁,說道。
“我…誰稀罕你啊,自作多情!”徐薇咬著嘴唇,難為情的猶豫了一陣,隨后直接說道。
“你就是稀罕我,不然大半夜的找我,來親一個,不然下次你找我我可不來了!”王澤威脅的說道。
“那,那就親一下,你不許跟別人說!”徐薇想了想,說道。
“嗯,就親一下!”點頭如搗蒜,王澤高興的說道。
“只能親臉!”徐薇的臉此時已經紅彤彤的了,如果不是在晚上,漆黑的廚房里,她還真不好意思說出這樣的話來。
“行,你說的算!”王澤附和著。
可是當徐薇猶豫著閉上了眼睛的之后,王澤哪里去親臉,直接對著她的櫻桃小口而去了,而雙手一下就是將她攬在了懷中。
從新來一次?
“嗚…嗚…”徐薇瞪著眼睛看著王澤,嘴唇被堵住了,而且不敢弄出太大的聲音,便也只是嗚嗚了起來,雙手推搡著王澤,叫他停下來。
“王澤你騙人,明明說親臉的!”徐薇掙脫了王澤,羞怒的小聲說道。
王澤嘿嘿一笑,淡淡的說道:“屋里太黑了,我沒找準,不如把燈打開,我們從新來一次,這次保證不會親錯!”
說話王澤就要起身,把屋子里的等點燃。
“別,別開燈!”
徐薇聽了王澤的話,忙是一緊張,拉著王澤坐了下來。打開燈了,肯定會被別人瞧見,那自己多是不好意思啊,而且張蕓姐也是喜歡王澤的,這事要她知道了,自己可怎么辦。
徐薇一拉,王澤故意的向著她身上傾倒了過去,一下將她抱得緊緊的,酥胸緊緊的貼在了他火熱的胸膛上。
王澤也是不言語,直接在此吻了出去,這次徐薇反而沒有反抗,嘴唇最初是不動的,任憑王澤的親昵,不過隨著王澤的手開始不安分的在他的嬌體上游走了起來。
她也是微微張開小嘴回應了起來,王澤撬開了她的牙齒,一根香舌,直接裹到了自己的嘴里,不停的吮吸著。
徐薇身體一僵,這可是她的初吻,沒經歷過這種事情的她,早已經喘著細微的粗氣了。
王澤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把徐薇的睡衣上面的小口子都解開了,映入眼簾的便是無限春光,雖然徐薇年紀還小,但果實顯然是已經到了收獲的季節,兩顆果實飽滿誘人,彈性十足。
王澤順著徐薇的脖頸開始吻了下去,此時的徐薇已經有些許迷離了,直到嘴唇輕輕咬起了那粉嫩的小葡萄,她才是猛的清醒過來,不過瞬間有是敗了下去,畢竟那全身通電麻酥酥的感覺,讓她欲罷不能。
王澤看著徐薇的態度,更是得寸進尺了,一雙游蛇一般的手掌,攀上了高峰,不斷揉捏了,使得徐薇抱住了他的頭發,十指插入了烏黑的短發之中。
王澤手掌一滑,落到了徐薇睡褲的邊緣,找準了時機,便一下伸了進去,直接探到了芬芳之處,此時已然是濕氣縈繞了。
“停!”
徐薇身體突然一僵,雖然本能的反應告訴她不想聽下,但此時理智還是大于了本能,一雙玉手一下抓住了王澤的魔抓,阻止他接下來的動作。
“就在這放一會,不動的!”王澤央求的說道。
兩人彼此僵持的,徐薇見王澤果真手放在了那里就沒有動過,便也是俏臉微紅,頭轉向了另外一面,不好意思去看他,默許了他。
王澤繼續親吻著徐薇,放在下面的大手,漸漸的又開始了蠕動。
徐薇嘴里也是發出了嚶嚀的聲音,在這種不能大聲的情況下,那聲音顯得格外銷魂濁骨。
突然,徐薇感覺到下體似乎是要有什么東西涌出來,難以克制的抱緊了王澤,咬著嘴唇,雙眼迷離了起來,最終在一聲噓弱的吶喊聲中,她的身子軟了下來。
“壞蛋,騙子,大騙子!”
腮紅如血,羞臊的不行,徐薇對著王澤的嘴唇狠狠的咬了一下,瞪了他一眼,便是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王澤微微添了添被咬破的嘴唇,看著自己支起的帳篷,苦惱的說道:“這是何苦呢,偷雞不成蝕把米,你到是舒服了,可憐我這小弟弟了!”
王澤知道沒有一口吃成的胖子,萬事都要地點點的來,他點燃了一只煙,準備回去睡覺了,可剛出廚房,就和一人撞了個滿懷。
“這么晚了怎么還不睡覺呢!”李秋水連體的輕紗睡裙,里面空蕩蕩的,一切真實可見。
“哦,姐你怎么還不睡啊!”王澤剛剛下去的火氣,再次攀升了起來,不敢去看李秋水,轉頭看向別處說道。
“我找點吃的,晚上沒吃東西,現在有點餓了!”李秋水倒也是沒有注意自己的衣著問題,顯然是剛剛餓醒,如今還有點迷糊。
“哦,那我給你做點吧,你想吃啥!”王澤抽了一口煙,眼睛偷瞄著李秋水。
“不用,你快睡覺去吧,我自己鼓搗點東西就行,冰箱還有點香腸,我對付一口就行,最近可是在減肥了,可是現在餓的不行了,也沒法子,就吃口對付對付!”
李秋水走進了廚房,打開冰箱,翻找的吃食。
王澤回頭借著冰箱里面映照出來的燈光,將李秋水的身材看的一清二楚,潔白如玉一般的肌膚,吐出來有人的美 臀,使得他不禁口干舌燥,不由自主的想要過去摸上一把。
來啊,漢子!(誘 惑)
“你困不王澤?”李秋水轉過頭來對著王澤說道。
“不困啊!”王澤忙將他貪婪的眼睛掩飾了起來,回應著。
“走,反正沒事,我也睡不著了,到我房間,咱倆喝點!”李秋水拿了點吃食,王澤則是拿著幾瓶啤酒,兩人到了她的房間,閑聊喝酒了。
不多時候王澤就被灌多了,眼睛開始似乎忌憚了起來。
李秋水白嫩的皮膚,睡裙當中那飽滿的果實如今也是沾染了不少酒液,濕噠噠的睡衣貼在身上,格外引人入勝,嬌艷的紅唇如同一枚鮮紅的草莓,讓人想咬上一口,迷離的雙眼之中,隱藏不住的寂寞,脫穎而出。
李秋水也是有些迷迷糊糊了,她盤腿坐在地上,睡裙下擺被拉到了腰間,她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真的喝多了,里面可是真空的什么都沒有穿啊。
見到那精心修理過的濃厚微微卷曲的粗毛發,與其那若隱若現的芬芳,王澤差點噴血,他只感覺到渾身燥熱無比,口干舌燥。
“傻樣,今天姐便宜你了,還不快過來!”
李秋水雙眼秋波蕩漾,按耐不住的寂寞,縈繞而出,她對著王澤莞爾一笑,別有一番傾國傾城。
“姐姐你好美!”
李秋水正兒八百的城鎮人,王澤做夢都沒想到,自己能有這樣的機遇,他做夢都能擁有這樣一具曼妙迷人的身軀,騎在自己的胯下。
不過他也知道,多半原因是李秋水死了老公一年多了,獨守閨房,難免是寂寞饑渴。
王澤迷迷糊糊爬了過去,粗魯的抱住了她,聞著她的體香,不由得一陣心跳,直接提到了嗓子眼兒上,全身血液在這一刻都是沸騰了起來。
“輕點別讓他們聽到!”李秋水俏臉緋紅,呢喃在王澤耳邊,吐氣如蘭,頓時就使得王澤渾身一個激靈,腫脹起來的下體依然是不有自主的跳動了起來。
王澤沒有言語,直接用嘴唇狠狠的親吻上了李秋水嬌艷的紅唇,而作為少婦而言的她,自然是要比徐薇技術熟練的多得多。
一條香舌不斷的游走躲閃著王澤的舌頭,挑撥著他的欲 望。
不過隨著王澤將手伸入到了李秋水的芬芳下體,她便是一陣顫抖,兩條小舌頭乖乖的纏繞在了一起。
李秋水此時已經迷離了,他早就對王澤有意思,今晚偶然遇見,先前也是準備喝點酒聊聊天,可此時卻是春心蕩漾,承受不住,青春氣息散發出來的王澤的魅力了。
李秋水不斷的撕扯著王澤的衣物,在他結實的胸膛不停的親吻著,隨著解開了他的皮帶,嘴唇順勢游走,片刻就將那根不斷跳動的火熱一下含到了嘴里,頂到了嗓子眼兒。
王澤銷魂濁骨,他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的刺激,不多時候,他便是忍不住就要噴發出來。
“來啊,漢子!”
王澤翻身而起,欲要將自己的火熱放入李秋水的芬芳當中,不過她顯然是一個調 情老手一般,身體一滑竟然躲過了王澤莽撞的餓虎撲食,半跪在地上,媚眼十足的看著王澤,一只玉手不斷在她的嘴里吮吸著。
王澤簡直是獸 性 大 發了,雖然包廂并不大,但顯然要他把那根東西放在那小洞里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王澤一下抓到了李秋水,開始在他身上不斷的吮吸了起來,兩顆小葡萄,昂首挺胸,李秋水嬌 哼連連,下體一股股的濕潤便是泛濫了起來。
“給我,我要!”
李秋水原本還想挑逗王澤,這樣一來求饒的倒是她了,她雙手盤在王澤身上,身體不安分的亂動了起來。
“來吧,騷 姐姐!”
王澤將李秋水推到在地,隨后將她的一雙玉腿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用那根火熱試探的摩擦起來那片芬芳,泛濫成災的男人的天堂。
“快,好弟弟別在逗姐姐了!”李秋水弓起身子,一手環抱住王澤的脖子,一手抓著那跟火熱,向著自己的濕潤泛濫的芬芳而去。
“姐,我來了!”王澤此時也是受不了了,悶聲一吼,便是挺送而出。
哎喲!李秋水瞬間身體一緊,隨后便是一陣銷 魂的悶哼,隨著王澤的動作,也是腰跨向上盯著。
不多時候兩人便是在同一聲吶喊當中,到達了頂點,李秋水額頭冒出了細微的汗珠,一張俏臉如花如玉,一雙眼睛之中顯露著意猶未盡。
她沒有言語,直接起身,將王澤那根火熱再次的吞入了口中,舔的干干凈凈。
隨著李秋水的動作,王澤那根原本已經要休息了的小兄弟,再次的斗志昂揚了起來。
沒等王澤反應過來,李秋水便是將他一下推到在了床上,整個人騎在了他的身上,抓著那個堅挺的火熱,再次放到了她那空虛寂寞的濕潤芬芳當中。
做什么壞事去了?
“知道姐姐祖籍是哪里的么?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姐姐很小就開始騎馬了!”
李秋水含情脈脈,騎在王澤身上涌動著,那兩顆飽滿也隨之不停的晃動起來,王澤弓起身子,不斷的舔舐著兩顆小粉嫩的葡萄。
李秋水一直要了王澤四次,才是善罷甘休,如果不是天亮了,怕被其他人發現,想必今天一天王澤都別想出她這個門了。
王澤回到自己房間小睡了一會,到了十點才起身去廚房忙活著,砧板阿姨便是熱情的跟他打了招呼,隨后繼續切菜備料。
王澤對著個阿姨始終是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在心中蕩漾,這位砧板阿姨叫做趙倩云,三十多歲不到四十,身材保持是不算太好,但也是風韻猶存,女人味十足的,他是一個寡婦領著一個女兒過日子,在山河鎮西頭的一個小地方住。
這個廚房總共有三個人,除了王澤,就是砧板趙阿姨,然后就是打雜的老吳了,老吳平日不念聲不念語,到是個老好人。
“王澤你來一下!”徐薇走了進來,看大伙都在忙,悄悄的對著說了一聲,便是轉頭就走。
王澤出來,兩人到了一個包廂內,徐薇咬著嘴唇,面若桃花的說道:“那個,昨晚咱倆的事,千萬不要跟任何人說!”
“為什么不能說!”王澤故意逗徐薇說道。
“你,你要說了,我以后再也不找你了!”徐薇不知道拿什么威脅他。
“找我干啥啊?”王澤一臉色瞇瞇的笑說著。
“哼,就知道欺負人家,你別跟別人說奧!”徐薇雙手捏著衣襟,扭捏的說道。
“嗯,不說就不說,那今晚你還來找我,不如今天別去廚房了,昨晚我在廚房碰見秋水姐了,今晚你直接來我房間,咱們不做別的就說說話!”
王澤故意嚇著徐薇說道。
“那個,今晚再說吧,我去忙了!”徐薇想了想,對著王澤嬌羞的一笑,開門走了出去。
王澤呵呵一笑,也是出了包廂,走進了廚房,準備幫忙找阿姨切點東西,畢竟他是廚師,基本上現在這個點還沒菜可炒。
王澤有一句沒一句的跟著趙阿姨說著話:“趙阿姨你要不說,你有閨女,我都得幫你當成二十多歲!”
趙阿姨撲哧一笑,說道:“你小子可真會埋汰人,你這是夸你阿姨我呢,還是罵你阿姨我呢,我都老成什么樣子了,不比當年了!”
“現在阿姨還很年輕漂亮啊,當年想必更是好看招人稀罕!”王澤偷偷瞄著趙阿姨,因為切東西而微微動蕩起來的胸脯,不禁咽了口吐沫。
“哎,不行了,不行了老了啊!”趙阿姨笑了笑,隨后想起了什么突然說道:“對了,王澤啊,今晚你有沒有時間,我閨女想吃糖醋里脊,可是我做了幾次他都不滿意,這不就想把你這大廚師請家里去么!”
“這樣啊,絲絲想吃這個啊,好辦,那晚上我跟你去你家做就是了,但是下班太晚,我估計絲絲都睡覺了吧!”
王澤當然想去找阿姨家了,不但趙阿姨漂亮,那個比自己小上一兩歲的絲絲也是一個美人胚子啊,聽說在學校不少人都追求呢。
“到是我怕打擾了你休息,現在我家絲絲每天晚上都很用功的讀書呢,這不還有一年就高考了嘛!”趙阿姨放下手中的活,挽了挽頭發說道。
“嗯,那就這說定了,晚上去你家做!”王澤點了點頭,笑說道。
“行,一會我給我家絲絲大個電話,她平時就念道你,說要來飯店看你呢,她是想你這個哥了!”趙阿姨淡淡一笑,說道。
“是想她哥我做的飯菜了吧!”王澤附和著一笑,繼續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當然眼睛也始終沒有離開那傲人的胸脯。
中午飯口忙完了,大伙一起吃了中飯,王澤便是準備小睡一會,畢竟昨天晚上可是給他忙乎壞了。
久旱逢甘露,得到滋潤的李秋水今天格外的高興,粉撲撲的面龐,如桃花盛開,看的人心中癢癢無比,她含情脈脈的給王澤丟了個媚眼,便也是微微打著哈欠,去包廂睡覺了。
徐薇,張蕓,王燕三人出去逛街去了,趙阿姨忙著去外面買食材,晚上請王澤回家做飯,老吳不太言語,就躲在廚房犯迷
糊了。
王澤搭了幾個凳子當做床,便是睡了一大覺,等醒來的時候,張蕓走了進來:“王澤你昨晚做什么壞事去了,今天困成這樣?”
“去偷看你睡覺去了!”王澤嘿嘿一笑,心頭暗道不好,是不是她發現了自己和李秋水的事情。
張蕓年紀比他大上兩歲,長得不算好看,但一雙眼睛卻特別的勾人,屬于那種天生媚眼。
我要奶
“是去偷腥去了吧,雖然我不知道昨晚你睡沒睡覺,可是我知道徐薇是大半夜是偷偷跑了出去,老半天才回來!”
張蕓坐了下來,義正言辭的說道:“難道不是你?是到外面和別人約會去了?這個徐薇也不講究了點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蕓姐,要不你今晚便宜便宜我,咱們來個肥水不流外人田!”聽著張蕓的話,王澤知道他和李秋水的事情沒有暴漏,便是懶洋洋的坐了起來,點燃一支煙,說道。
“姐姐我正有此意啊,不如大戰三百回合?”張蕓淡淡一笑,不忌諱任何的說道:“不過今晚太晚,不如現在!”
王澤嘿嘿一笑,走到張蕓面前,輕輕聞了聞她秀發之間散發出來,淡淡的香氣,伏在她耳邊說道:“你不怕被人看到?”
“我看是你怕!”張蕓咯咯一笑,笑得花枝亂顫,隨后一把將王澤推到在了地面上,一下就是騎在了他身上,俯下身來,小聲說道:“徐薇能做的,我能做,李秋水能做的我一樣能做!”
不得不承認,王澤是一個經受不住誘惑的人,他根本就相信什么坐懷不亂這個說法,在張蕓說完話,便是一手攬過她白玉一般的脖頸,對著她涂了透明唇膏的嘴上便是一口的親了下去。
“嗚!”
張蕓本能的嚶嚀了一聲,雙手輕輕推著王澤,她本來只是想這樣挑逗一番,沒想到,對方竟然來真格的。
她喜歡王澤不假,但真要做起肌膚相親的事來,難免還是有些難為情,如果不是她昨晚發現了,徐薇,發現了王澤和李秋水的事情,也不會吃醋,然后做出這羊入虎口的事情來。
現在一切都晚了,自己的身體開始有了反應,她自己明顯能夠感受到,自己下體已經濕潤了起來。
“蕓姐你的好大喲!”
王澤一雙手隔著衣服,摸著張蕓傲人的胸脯,壞笑的說道:“不過比起徐薇,秋水姐到是差了那么一點點!”
“誰說的,徐薇,李秋水的我都看過,沒我的大!”出于爭強好勝,爭風吃醋的心里,張蕓脫口而出,隨后看著壞笑的王澤,不由得知道自己掉入了圈套當中,王澤是故意這樣說的。
張蕓瞬間便是面若桃花,嬌羞的不敢去看王澤了。
“那要我看看,到底有沒有她們的大!”王澤說話之間,一只手已經劃入到了張蕓的衣服里面,直接抓到了那飽滿的胸脯,有些驚訝,一只手竟然握不住,平時看似一般平平的草原,竟然是一座雄偉的高山。
“別這樣,叫人看到!”張蕓有些怕了,接下來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了,這可是大白天的,如果是晚上她有可能就順從了王澤。
“沒事的,我們小聲點,難道張蕓姐姐你不想么?”王澤誘 惑著她說道,另外一只手已經將她的上衣解開了扣子。
“想不想?”王澤再次問道。
“嗯!”張蕓身體本來就是跟敏感的,此時被王澤一個挑逗,已然是承受不住了,微微閉起了美眸,咬著嘴唇,點了點頭,任由王澤擺布。
王澤也是擔心被人發現,畢竟是白天,所以解開張蕓的上衣扣子之后,將里面的短袖體恤直接向上一推,雙手從她背后,靈巧的解開了她的胸罩,兩個碩大的雙 峰便是映入眼簾。
王澤哪里見過這樣傲人的雙峰,聞著張蕓身上淡淡的體香,一頭便是扎到了雙峰之間,貪婪的如同饑惡的嬰孩一樣,吮吸著了起來。
“別憋壞了!”張蕓身體已經有了強烈性的反應,不斷扭捏著身體,抱著王澤的頭,感覺到他粗聲的喘息,不免擔心的說道。
“姐姐,我要吃奶!”
王澤露出頭來,一臉委屈的說道。
“臭流氓!”張蕓咯咯一笑,向著王澤的嘴唇直接咬了下去,不過力度卻是很輕,而她另外一只手也是解著王澤的皮帶,顯然是有些承受不足了。
張蕓并沒有直接將王澤的褲子全部褪去,而之是把那跟已經堅挺起來的火熱拿出來為止。
王澤感受懂啊張蕓小手帶來的溫潤,小手都握不滿的火熱便是不斷的微微跳動著。
“好大!”張蕓看了看那根火熱,伏在王澤耳邊,輕柔的說道。這一句話瞬間使得王澤獸 性 大 發雙手猛的將張蕓緊口的短裙向著一掀,便直接到達了腰間,里面一件乳白色的蕾絲,中央位置凸凸的隆起,若隱若現的黑色毛發,調皮的在蕾絲邊緣顯露了出來幾根。
王澤小心臟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張蕓也是嬌喘吁吁,不時的向著房門處觀看,顯然她也是怕被他人看到,額頭上冒出了緊張細密的汗珠。

色情小說部落格:http://www.seshuo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