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2h2d 奇摩女孩 情趣吧

同事韓惠惠

2015-8-13 人妻小說

我在公司里有一個喜歡的女孩,她叫韓惠惠。
惠惠大我三歲,并不是很漂亮,但是卻是個性格很溫和,開朗的女孩。在一次公司安排的培訓里我們認識了。
她是老師,我是學生。
我對惠惠的第一印象是,她是一個很直率的人。不像有些綠茶婊那樣喜歡裝腔作勢,她有話直說,愛恨分明,有時候還帶著點爺們氣的性格逐漸打動了我。
惠惠大概1 米6 左右的身高,身材略顯豐滿,但絕不胖。胸部至少在c 以上,但是從身材上看應該不會非常挺。自從我在公司第一次見到她開始,就沒見過她穿裙子。永遠是t 恤仔褲或者運動服運動褲。我們聊天時她自己也調侃自己,說自己活得就像個爺們。但是這樣的她卻散發著一股別的女人沒有的獨特魅力。
相識半年以后,我對惠惠表白了。很遺憾地,她拒絕了我。但是并沒有說為什么。
她也是個在感情方面比較笨拙的女孩,并不會很圓滑地處理這種問題。但我猜想,可能和年齡有關。她現在更需要一個比她成熟,能照顧她的男人。
我并沒有放棄,而是一如既往地對她示好。并且兩個人也繼續保持著好朋友的關系。但是不知不覺中,一種隔閡慢慢在我們之間產生。有些之前可以開的玩笑,現在卻要三思。以前在一起時從不冷場的我們,現在卻總遇到無話的尷尬。
有時候,我回到家,會把一個人關在屋子里,心里默默地流淚。因為我感覺到,我們漸行漸遠了。
而讓人心碎的這件事,發生在今年夏天。
由于工作的原因,公司又開始了一次新的培訓,她仍然是老師。這次培訓的學員一共四個人,分別包括兩個女孩和兩個男的。兩個男的是其他部門派過來學業務的,一個叫梁超,一個叫馮一峰。
l 是個胖子,豬一樣的胖子。說他像豬并不是因為他長得胖,而是因為他不光胖,而且極其懶惰。他會用各種借口拖延工作,把本來應該他完成的事情交給其他人來做。就因為他的緣故,多次造成惠惠的無故加班。
我無數次想要去暴打這胖子一頓,可以礙于公司的環境和我與惠惠的關系,我也不好這么直接干預。只能每天多聽惠惠抱怨一下,為她舒緩一下壓力。
馮一峰是個很有個性的男人。30出頭,很健壯,很有男人味。長得有一點像張涵予,但是比張涵予更粗曠。人很聰明,雖然有時候偷點懶,但是工作完成的都很漂亮。
不得不說,作為男人我很佩服他。
馮一峰已經結婚了,但是還沒有孩子。
培訓開始一段時間后,我除了每天會聽惠惠說一些l 的糗事外,偶爾還會聽到一些關于馮一峰的事。多半都是稱贊。偶爾聽到她說馮一峰欺負她時,也是笑盈盈的,完全看不出她生氣。就好像是情人間的打情罵俏。
說實話,這時候我心里很不舒服,有一種難以抑制的嫉妒。但是我知道馮一峰已婚了,而且結婚并不是很久,所以也沒有太擔心。有一次我故意問她是不是對馮一峰有意思,她自己也說不可能,人家是有家的人。
我以為事情就該這樣平平淡淡波瀾不驚,培訓結束,大家回到各自的崗位,各司其職。但是漸漸地,我發現惠惠與馮一峰的關系似乎越來越近。
我偶爾到他們培訓的會議室去找惠惠的時候,總能看到他們兩人有說有笑。
每當這時候,我都會覺得有一點酸溜溜的,但我會告訴自己,馮一峰本來就是個很能貧的人。平時和其他的女同事也很聊得來,所以沒什么可擔心的。一切我為自己假設的情景,對自己說的謊言,都在這樣一天被打破了。
這是個周一,我本來已經請好了假要去醫院,但是由于沒能掛到號,所以臨時決定回去上班。
當惠惠看到坐在班車上的我的時候,顯出一副極其吃驚的樣子,愣了半天才問我:「你怎么來了?」「我沒掛上號,所以就來了。咱這么熱心的好員工怎么能無故曠工呢,是吧。」我假裝若無其事地開玩笑,但其實這時候吃驚的不光是她。
看到她的打扮我比她自己更加驚訝。
因為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小吊帶,外加一件白色的露肩t 恤,下身穿了一件帶亮片的9 分褲,腳上套了一雙卡其色的高跟鞋。
這是迄今為止我見過她穿著最為女人的一天。不僅如此,她還化了妝!從我們認識以來一直素面朝天的她,今天居然化了妝!
我忍不住內心的驚訝與好奇,最終還是問道:「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怎么打扮的這么女人啊?改風格了?」「沒有,就今天一天,天氣熱而已。」她似乎很隨意地回答道。
但是這理由實在有點太牽強,而且雖然她努力顯得很隨意,可還是能讓人感到語氣有些不自然。我也不好多問,一路無話就這么到了公司。
由于她們培訓的會議室在我們辦公區對面的另一個區域,中間隔著一個電梯間。而衛生間也在電梯間那里,所以我們基本上互相都見不到。
整整一上午,繁重的工作壓得我喘不過氣來。一邊忙著手頭的活兒,心里還隱約地擔心著一些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的事情。到了中午,工作總算可以告一段落,讓自己喘口氣。
中間惠惠在msn 上找過我一次讓我去給她解決一個電腦問題,但是由于手頭的活兒太多離不開,所以一直沒去。
我起身前往惠惠的會議室,打算趁午休的時候幫她看一下。但是到了會議室卻發現,會議室里只有那兩個女學員,惠惠與馮一峰和另一個男的都不在。
我問其中一個女孩知不知道他們去哪了。女孩說馮一峰和另一個男的下樓抽煙了,惠惠去哪了她也不知道。無奈我只好先離開,路過電梯間的時候順便去了下衛生間。
心里還納悶。惠惠從來不吃午飯,中午基本都不離開工位,今天干什么去了?
就在我剛剛要走出衛生間的時候,我赫然看到惠惠和馮一峰正在電梯間談話。
我本應該直接出去叫住惠惠,可是這時我卻鬼使神差地沒有行動,而是躲在衛生間里面聽他們對話。
「走吧,陪我抽根煙去吧。」馮一峰說道。
「不去,多嗆啊。」「你中午也沒事干,跟屋里待著干嘛啊,走吧。」馮一峰的話里面透著一貫的強勢,似乎有一種讓人無法拒絕的壓力。
「那好吧。去哪啊?」「頂樓吧。」說著他們上了電梯,直奔6 層頂樓。
電梯門關上以后,我迅速沖出衛生間,直接殺進對面的消防通道的樓梯向6樓狂奔。
此時我心里有太多的疑問,自己也梳理不清。同時,隱約地感到自己的某些不好的預感似乎就要應驗了。
我沖到六樓的時候,正好看到他們走進6 樓辦公區的一側。兩個人都是背對著消防通道沒有看到我。
我趁著門還沒有關上的時候捏著腳走到門邊上攔住門。若非如此,等下我要進去就必須要刷卡。而刷卡一定會發出警報聲。而發出警報聲的話,恐怕我就會錯過一些真相。一些我可能并不想相信的真相。
我抓著門等了一會兒,但確定他們已經離開大門附近以后,我才悄悄跟進去。
我們公司的辦公樓一共有六層。但是現在實際在使用的只有1 -4 層。5 層和6 層雖然裝修好了,基礎設施也都完備,但是還沒有任何一個部門進駐。
我進去以后聽到遠處似乎又人說話的聲音,不用問也知道是他們。于是我悄悄地跟了過去。
我沒敢靠太近,遠遠地躲在一個空的工位里面,從工位的格擋上面探出頭去能看到,馮一峰正靠在窗戶邊的墻上抽著煙。而惠惠則雙手撐在窗邊向外望去。
「你看今天外面天氣多好啊~」惠惠似乎很開心地說道。
但這樣的話任誰聽了也知道是在沒話找話。
「是啊。」馮一峰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把還剩小半根的煙掐掉,轉過頭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惠惠,「你今兒怎么穿這么淑女啊?」和我一樣的問題。
「不是你上禮拜五說我穿得太爺們兒,應該多打扮的像點女孩子么?」惠惠嘟起小嘴回答道。
不一樣的答案。
聽了惠惠的回答,馮一峰笑了出來,「呦,你這么聽話吶。」「切。」惠惠白了他一眼,轉頭望向窗外。
就在這時候,馮一峰走到惠惠身后,一把從后面摟住惠惠的腰,整個人貼在惠惠后背上,然后貼著惠惠耳邊說道:「那我別的話你聽不聽啊?」這一刻,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操你媽的馮一峰!你一個有家有老婆的男人,在公司對別的女人動手動腳的,你他媽畜生啊!?我一直覺得惠惠對馮一峰有好感,但恐怕這一下也太越界了。
我等著惠惠轉身一巴掌抽在他臉上,等著她的破口大罵。可是,惠惠的反應卻讓我所有的希望都破滅了。不,應該說是讓我所有的預感都應驗了。
「你干嘛呢!?這萬一來人了怎么辦!?」惠惠扭過頭來說道。
「那沒人的地方就ok了?」惠惠沒回答,只是又把頭扭了回去,朝著窗外。可是在她扭頭的一瞬間,我看到她的臉紅了。
沒回答,那就是答應了……「走。」馮一峰突然拉起惠惠的手向辦公區中間走去。惠惠也沒有抗拒,只是被他牽著,默默地跟著他走。
馮一峰帶著惠惠走進整個辦公區里面最小的一件面積不超過4 平米的小會議室,然后關上了門。
這種小會議室是給臨時開短會,或者需要私密空間談話的人準備的。里面只有一把可升降的辦公椅和一張三面貼墻的狹長臺面。除此之外什么都沒有。而這種小會議室的門上都是有一面細長的玻璃的。透過玻璃,小屋里的情況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說起來這種小會議室并不是什么真正安全的空間。只是他們相信絕不會有別人來這里。
門關上以后,我趕緊沖到小會議室的門外,蹲在地上,然后悄悄滴從玻璃的一角向里望去。讓我絕望的是,房間里的兩個人已經擁吻在一起。
惠惠閉著眼睛,表情十分陶醉,完全沒有一絲抗拒。吻了很長時間,馮一峰才放開惠惠。
惠惠一臉嬌羞地嗔怪道:「討厭吧你,都有媳婦了還跟我這樣。」馮一峰笑道:「那你既然知道我有媳婦了,為什么還跟我這樣呢?」說著他突然一口吻向惠惠的頸部。
「不要,癢……」雖然嘴上拒絕,但是惠惠明顯已經被被吻得動了情,雙手繞過馮一峰的后背,緊緊地抱著他的頭,閉起眼睛任由他親吻。
馮一峰順著惠惠白嫩的頸部,一點一點吻向鎖骨,并伸出舌頭在脖子與胸部之間裸露的部分舔弄著。惠惠似乎十分受用,眉頭隨著馮一峰的動作不時地輕輕皺起,隔著門我都可以聽到她「啊……啊」的輕聲呻吟。
接著馮一峰稍稍將惠惠抱起,讓她坐在臺面上,然后繼續品嘗起惠惠的嘴唇。
這時惠惠竟主動伸出舌頭,與馮一峰糾纏在一起。同時,馮一峰將兩手伸進惠惠的t 恤,在惠惠的胸前輕輕地揉了起來。剛伸進去時,馮一峰的嘴角微微向上翹起,露出邪惡的微笑。此時的惠惠仍然沒有抗拒,而是將馮一峰更用力地拉向自己。
揉了一會,馮一峰撤出手,抓住t 恤的下擺向上掀起。惠惠很配合地舉起雙手,讓他把t 恤脫下。
接著,馮一峰輕輕撥開惠惠里面穿的那件黑色吊帶的肩帶,隨著吊帶輕輕滴滑落到惠惠腰間,一具白嫩豐滿而美麗的身軀展現在馮一峰和躲在門外的我面前。
讓我心痛又意外的是,惠惠沒穿胸罩。
是因為她平時就沒有穿戴胸罩的習慣嗎?還是說她在決定今天這身打扮時,就已經做好了和馮一峰發生關系的準備呢?而且,惠惠的胸部并不像我預想的那樣有點塌,而是既圓潤又堅挺,只是有一點點外擴。這樣美麗的胸型讓人很難相信是沒有經過加工的。
馮一峰可能在剛在撫摸的時候就發現了惠惠沒有穿胸罩,所以才會露出剛才那種笑容。他心里知道,他已經徹底征服眼前這個女孩了。
此時惠惠粉紅色的乳頭已經興奮地尖尖翹起。馮一峰一口含住一邊的乳頭,并握住另一邊輕輕揉搓起來。
「啊……好癢……你別咬……」在馮一峰的攻勢下,惠惠的呻吟聲更加響亮,也更加銷魂,兩條掛在桌邊的腿不停地扭動。
「你奶真白,我還沒見過這么漂亮的胸呢。」馮一峰稱贊道。
「真的嗎……?」惠惠聽到馮一峰稱贊,竟然像個被老師夸獎的小朋友一樣,單純地傻傻地笑了出來。
馮一峰親吻完了惠惠的胸部,又和惠惠吻在一起。而右手卻悄悄地探到惠惠腰間,輕輕一撥,便解開了褲子的扣子。然后,他雙手抓著褲邊輕輕向下拉。
惠惠顯然知道馮一峰要做什么,但是她完全沒有抗拒,反而微微地抬起屁股,讓馮一峰很輕松地就把褲子一下拖到她的小腿上。越過大半擋在我前面的馮一峰,我能看到惠惠穿了一條潔白的蕾絲內褲。而此時,一直大手從上面緩緩探了進去。
「啊!」隨著馮一峰的大手完全伸進蕾絲小內褲中,惠惠發出一聲短促而高亢的叫聲。
惠惠似乎受不了這樣強烈的刺激,雙手緊緊環住馮一峰的脖子,整個人都貼了上去。隨著馮一峰的大手不斷地摳挖,門對面傳來咕嘰咕嘰的水聲,惠惠的內褲幾乎變得透明,大腿兩側濕成一片,汁液橫流。
「啊……一峰……你手指好粗……嗯……好舒服……」馮一峰并不滿足與惠惠的反應,只見他內褲中的手突然起伏得更猛烈,幅度也更大。惠惠剛要大聲叫出來,卻被馮一峰封住了嘴唇。惠惠很自然地和馮一峰激烈地吻起來。盡管如此,還是能聽到惠惠不斷地發出含糊的嗯嗯的呻吟。
終于,馮一峰松開了手,放開惠惠,去解自己的腰帶。而惠惠則自覺地將套在腳裸的褲子踢到地上。當馮一峰脫下褲子是與內褲時,我想我從惠惠的眼神里看到了驚訝,喜悅和火一般的欲望。
那是一條和他身材一樣并不很長,但卻十分粗壯的雞巴。黑亮而巨大的龜頭在兩腿間一跳一跳的,似乎是在挑釁。惠惠伸出手,在上面輕輕地撫摸了一番,好像在摸一件寶貝。
但馮一峰卻沒有心思和她繼續調情,而是一手勾住惠惠內褲的一邊,狠狠一扯,就將內褲從一條腿上撤下,只掛在另一只腳的腳裸上。緊接著他一手扶著惠惠的肩膀,另一手扶著自己的雞巴,對準惠惠兩腿之間,將腰部向前壓了下去。
我看到惠惠緩緩張大,遲遲不能合攏的嘴,看到她微微皺起的眉頭,聽到她無比滿足的一聲長嘆,還聽到我胸口一聲清脆的碎裂聲。
這一刻,我的心徹底死了。
無數次在小說里看到的情節帶來的并不是窒息般的興奮,而是撕裂般的痛苦。
淚水不受控制地涌出,我抑制著哭泣伴隨的急喘,數次險些窒息。這一刻,我體會了有生以來最最強烈的痛苦與悲哀。
惠惠似乎受不了這樣強烈的刺激,雙手按住馮一峰的肩拼命向外推。但馮一峰那健壯的身軀豈是惠惠能推動的?馮一峰兩手死死地攬住惠惠的腰,讓她的下身完全不能脫離自己。然后挺起臀部,緩緩開始抽送。
「啊!不要……好撐啊……你先別動……!」惠惠哀求著。
可是馮一峰完全不顧惠惠的哀求,而是繼續按照自己的節奏,也不加速,就那么慢慢地抽動。一下一下地,抽出到只剩龜頭留在里面,然后在慢慢地頂進去,直到兩人的臀部間一點縫隙都沒有。很快,剛剛還死命向外推的雙手,就變成了無力地搭在馮一峰的肩上。
「峰哥哥……我好舒服……你好大……」「舒服吧,我也特舒服,你里面特緩和,夾得我特別舒服。」似乎是受到了馮一峰的鼓勵,惠惠的雙腿突然死死地鉗住馮一峰的臀部。馮一峰知道惠惠已經完全適應了,也開始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啊……舒服……好燙……好哥哥……太快了……你……慢點……」「啊……停……不行了……天啊……別……不要……啊!」不到10分鐘,惠惠就迎來了第一次高潮。她雙腿夾著馮一峰的腰,臀部不停地顫抖。馮一峰停了一小會兒,然后頂了一下。惠惠只是嗯了一聲,并沒有拒絕。
于是馮一峰便繼續開始慢慢抽插。
「啊……好舒服……你好厲害……還這么硬……」「這才剛到哪啊。」雖然嘴上這么說,但馮一峰動了一會后,開始動一動停一停,又過了一會,可能感覺快射了。他把雞巴拔了出來,吻了惠惠一下,然后把她抱了下來,讓她轉身扶著桌面,然后從后面又插了進去。后入的姿勢明顯活動的空間更大。馮一峰開始更猛烈的大起大落。腰部撞在屁股上的啪啪聲也更加響亮。
「啊!……好深……不行……我又來了!」插了沒太多下,惠惠的呻吟就變得更加急促,緊接著伴隨著渾身顫抖,她又一次丟了。
惠惠高潮后渾身無力,趴在桌子上休息。馮一峰很識趣的沒有繼續動。而是低下身,去舔惠惠的耳朵。
馮一峰沒讓惠惠休息很久,便又開始慢慢抽插起來。惠惠的叫聲也比剛才更大了一些。又插了5 分鐘左右,馮一峰終于忍不住了,他開始沖刺,啪啪啪地讓惠惠也跟著興奮地大叫。但是,而兩個人誰也沒有分開的意思。就這樣,伴隨著馮一峰用力的一頂,兩個人都不動了。
我心愛的女孩,就這樣毫無怨言地被一個才剛剛熟識幾天的男人射在了里面,同時臉上還充滿了陶醉。
我擔心被他們發現,沒有繼續看下去,帶著一肚子的嫉妒與痛苦離開了。
下午回到工位上,我一直渾渾噩噩的。好像有幾個人過來和我說話,都都沒有反應。等我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
我看了下電腦桌面右下角的時間,又看了下上午打開后就沒關的和惠惠的對話窗口。感覺什么地方不太對……下午的工作時間已經開始一個多小時了,惠惠的狀態為什么還是離開呢?我立即起身跑到惠惠培訓的會議室門口看了一下,果然兩個人都不在。
我只覺得剛剛才冷靜下來的頭腦又被一股熱血充滿。回到六樓,我小心翼翼地刷了一下門禁,然后迅速閃身進去,找了一個工位躲起來。等了幾分鐘,確定沒人聽到后才躡手躡腳地又溜回到那間會議室門口。
不出所料,惠惠和馮一峰果然還在里面。
這時馮一峰正靠著桌面,而惠惠正跪在地上,嘴里含著馮一峰的大雞巴,像吸棒棒糖那樣反復吞吐著。
「比剛才好多了,多用舌頭舔舔,對。」惠惠聽話地吐出馮一峰黑亮的大龜頭,用手把整根雞巴托起來,順著龜頭的邊沿和馬眼細細地舔弄。
「你以前沒給你男朋友弄過么?」「嗯……」惠惠吐出塞在嘴里的大龜頭,一邊還用手溫柔地上下搓著。
「沒有,我和他一起就最普通那樣……沒你這么多花樣。」「你不給他舔他沒意見么?」「有啊,那我也不舔!多臟啊~」「我的不臟啊?」馮一峰得意地問。
「臟啊!」「那你還舔?」惠惠沒有回答,低下紅撲撲的小臉,一口將馮一峰的雞巴含進去,爽的馮一峰直叫喚。
惠惠繼續給他含了半天,終于堅持不住了。
「你還沒好嗎?我的嘴都酸了……?」「快了,那你起來吧。」馮一峰把惠惠拉起來,自己坐到椅子上,然后讓惠惠跨坐在自己腿上,一邊用嘴吸吮起惠惠的胸部,一邊扶著雞巴在穴口前后摩擦。
「啊~死人,別鬧了,趕緊放進來把~」「呦,這么著急啊,看不出來你胃口還挺大的么。」「你討厭~!你不看看都幾點了,再不回去該被人發現了!」「行吧。」說著馮一峰扶著雞巴向上一挺,啪的一聲就全進去了。爽得惠惠緊咬著下嘴唇才沒有叫出來。接著馮一峰就扶著惠惠的屁股一下一下向上挺著。肉體碰在一起的啪啪聲和升降座椅咯噔咯噔的聲音如同伴奏,與惠惠的呻吟聲一同組成了一支淫靡的樂曲。
惠惠摟著馮一峰的脖子,身體隨著馮一峰挺動的節奏不住地前后搖擺,每次向前傾時,馮一峰都深出舌頭逗弄一下惠惠堅挺的乳頭。插了許久,惠惠已經沒有力氣繼續晃動了,整個人都偎在馮一峰懷里,馮一峰卻沒有一點頹勢。拖著惠惠臀部的手臂和肩膀的肌肉緊繃,在微弱的光線下顯得十分健壯,一次又一次地將惠惠托起又按到他那根堅硬的肉釘子上。
「哼……舒服么?」「嗯……好舒服……」「喜歡么?」「嗯……喜歡……啊……」「那下次還要嗎?」「要……還要……哦……深一點……舒服……我好喜歡你……給我……」「好,給你!」只見馮一峰托著惠惠,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把惠惠放躺在臺面上,然后兩手按住惠惠的膝蓋將她的雙腿大大地分開成m 型,接著開始像機關槍一樣瘋狂地挺動臀部。
「啊……!別!太快了……不要……死了……啊!」惠惠被干得已經完全失去了控制,聲音大的恐怕大門口都能聽到。她為了怕自己的聲音太大,用一遍小臂擋住嘴,另一邊死死地抓住馮一峰的肩膀,甚至抓出四道血印來。
「操!來了……!」馮一峰咬著牙最后瘋狂地沖刺了幾下,然后突然一下大力頂到底。這時候惠惠整個人像樹袋熊一樣,雙手合雙腿都緊緊地纏住馮一峰,幾乎一點縫隙都不留。
看到這我灰著臉,悄悄地再次離開了這個不足4 平米的瘋狂的小屋,躲到了沒有人經過的樓梯間。
我本以為自己對惠惠的感情到這里就結束了,但是當我漸漸冷靜下來后,我發現,我對惠惠似乎不僅沒有絕望,反而更加癡迷了!而且是一種近乎病態的癡迷!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而當自己越想得到的東西被他人奪去時,這種痛苦就越強烈,就越發的癡迷!我看著自己腫脹的褲襠,意識到我自己陷入了一個無法自拔的病態的循環中。
下午三點多,大概是我離開6 摟回到辦公區一個小時以后,我看到電腦屏幕上惠惠的msn 閃爍著,我點開窗口,看到惠惠讓我過去幫她修理電腦。
我不知道我是帶著什么樣的表情過去的,但是似乎我掩飾的還不錯,當惠惠和馮一峰如平日里那樣正常地坐在電腦前面看著我的時候,他們并沒有發現我有什么不正常。當然,他們兩個掩飾的比我更好,完全就像以前一樣,根本看不出兩個人之間有什么。
我到了以后,惠惠被馮一峰叫過去幫他看一些業務上的東西,我就坐到惠惠電腦前幫她鼓搗。其實也不是什么大問題,顯示器分辨率不正常而已,幾下就弄好了。
但是我在調整設置的時候發現下面的任務欄里面有一個沒有關閉的qq窗口,我看了一眼惠惠和馮一峰,兩個人講的很投入,根本沒有注意我。
我點開窗口,是惠惠和一個id叫做「峰哥」的人的對話。
屏幕上顯示著:
惠寶貝(********)15:12:50那好吧……我等下去給家里打個電話峰哥(*********)15:12:57行,趕緊去吧惠寶貝(********)15:13:30等會,我先叫t 過來幫我修一下電腦峰哥(*********)15:13:40先打電話惠寶貝(********)15:14:12不行,電腦不修好等下加班怎么辦?
峰哥(*********)15:15:00行吧,那你快點。
我又將滾動條向上拖了一點,峰哥(*********)14:50:02今兒下班別回家了惠寶貝(********)14:52:11啊?
峰哥(*********)14:52:34晚上跟我去開房惠寶貝(********)14:54:10你瘋啦!?你不回家你老婆怎么辦?
峰哥(*********)14:54:35沒事,我經常不回家。
惠寶貝(********)14:55:20不回家?你老婆不管你么?
峰哥(*********)14:56:13我經常住哥們兒家里,她習慣了。家里有我媽陪她,沒事。
惠寶貝(********)14:58:15……你是不是還有別的女人啊?
峰哥(*********)14:58:25沒有惠寶貝(********)14:59:11你別騙我峰哥(*********)15:01:40真沒有,騙你干什么。我除了我老婆以外沒碰過別的女人,直到今天。
惠寶貝(********)15:01:52真的?
峰哥(*********)15:02:00真的惠寶貝(********)15:03:20……你喜歡我么?
峰哥(*********)15:04:02當然了,不喜歡你能跟你干這事么?
惠寶貝(********)15:05:12那你老婆呢?
峰哥(*********)15:06:48說不喜歡我老婆那是騙人,但是我是真喜歡你,我覺得挺對不起她的惠寶貝(********)15:08:20……好吧,我明白了。
峰哥(*********)15:08:30那你同意了?
惠寶貝(********)15:09:10……下午都那么多次了,你還行么……?
峰哥(*********)15:09:30廢話,當然行,再來十次也沒問題。
惠寶貝(********)15:10:12……你真討厭……為什么非要今天啊?以后不行么?
峰哥(*********)15:10:44不行,我等不及,我現在就想再干你一次,忍到晚上已經很不容易了。
惠寶貝(********)15:10:58說什么呢!變態!
峰哥(*********)15:11:15干你啊,干得你嗲嗲地叫我老公惠寶貝(********)15:11:36……你討厭吧你!
峰哥(********)15:12:10行了,趕緊說,答應還是不答應「弄好了。」我把qq窗口最小化,轉頭告訴惠惠電腦已經ok了。
「真噠~?我看看。」惠惠給我一個特特別燦爛的微笑,我瞬間竟然看呆了。我想我最初就是被這天使般的微笑吸引了。
惠惠坐到我身邊,擺弄了幾下電腦,顯得十分高興。
「小t 你真棒!」如果在以前,我聽到她這樣夸我,肯定美得屁顛屁顛的。可是現在這話聽起來卻好像一只腳踩在我胸口一樣讓我覺得堵得慌。
我忍不住去想這個對我面帶微笑,甚至讓我誤會她對我有好感的女孩,剛剛才和坐在旁邊的有婦之夫共赴巫山之巔。并且還同意今晚繼續將身體交給這個男人,任其擺布。想到這,我的下體騰的一下又立了起來,我只好擠出一個非常僵硬的微笑,緩緩站起來離開了會議室。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心里一直在糾結,今晚要不要也留下跟蹤他們。但是想來想去,這根本不現實。
首先跟蹤就不太可能,我又不是專業的,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去哪,怎么跟?
跟遠了肯定跟丟,跟近了被發現了又沒法解釋。
最終,我只好放棄。
晚上下班,我沒能見到馮一峰和惠惠。坐在班車上,看著惠惠經常坐的位置空空的,心里別提多不是滋味。就在班車馬上就要開動的時候,我突然看到惠惠和馮一峰從公司大樓的側門走了出來。他們步伐很快,可惜我還沒看清他們行進的方向,班車就開動了。
這天晚上我失眠了。
我腦子里幻想著惠惠和馮一峰在旅館里,被馮一峰壓在身下婉轉承歡的畫面手淫了好幾次。而且在前幾次射精以后竟然興奮地不會軟下去。直到天快亮時,我才疲倦地睡去,直到被鬧鐘吵醒。
醒來的我感覺就像宿醉一樣,頭疼得厲害。我本來想請假,可是我卻忍不住想見惠惠。所以我還是硬忍著頭疼坐上了去公司的班車。讓我大失所望的是,我來到公司事,發現惠惠的座位是空的。
直到九點半,惠惠仍然沒有現身。我假裝找惠惠,去了一下她們培訓的會議室,果然馮一峰也沒有來。我像只喪家犬一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呆呆的望著屏幕。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來電顯示,是惠惠!
「喂?」我盡量抑制著緊張,接通了電話。
「喂,是小t 嗎?我是惠惠。」「惠惠啊,怎么了?你今兒病了么,怎么沒來上班啊。」「對不起啊,我今天身體有點不舒服,你幫我跟經理請個假吧。」我腦子里忍不住浮現出惠惠和馮一峰整晚交歡,累的爬不起來的畫面。
「……行,你放心吧。好好休息啊。」「嗯,謝謝啊。拜拜。」「拜拜……」我攥著電話,心里納悶。
你為什么要打給我呢?請假的話直接打給經理不就好了,難道她對我還是有好感的么?想到這我直想給自己一個大嘴巴。我是傻逼么?她都跟別的男人去開房了心里還能有我么?我撐死了也就是個藍顏或者一個比較老實的同事而已。
「啊……!」聽筒里傳來的一聲模糊的叫聲把我從沉思中拉了出來。我還沒反應過來,聽筒里就又陸續傳來了聲音。
「啊……啊……好……啊……嗯……親親我……親我……滋……」怎么回事?惠惠沒掛電話?而且這聲音……他們還在一起!?我四周看了一下,發現沒人注意我,立刻起身,捂住聽筒快步跑到一個單人會議室里面把門鎖上,再次把手機放到耳邊。
「啊……啊……愛你……我愛你……天啊……不行了……啊……瘋了……我還要……啊……哈……好舒服……哦……說你愛我……說……」「嗯……我愛你!」「我也愛你……滋滋……你再說……」「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啊啊啊……!要丟了……啊啊……給我……啊!」隨著惠惠一聲尖叫,聽筒里突然安靜了。只剩下兩個人粗重的喘息聲。良久,聽筒里再次傳來了對話的聲音。
「怎么樣?」這是馮一峰的聲音。
「嗯……討厭,你別問。」「說啊,怎么樣。」「……好厲害……」「跟你以前男朋友比怎么樣?」「比他厲害多了……他通常就一次,最多兩次就不行了,不像你……一晚上都不讓人休息,早上還要……」「哼……誰讓你這么誘人呢。其實我跟我媳婦都沒做過這么多次,可是一看見你我就忍不住了。」「……大色狼……」「嘿,大色狼你還喜歡呢……你好了么?我動了啊。」「別!……你再讓我歇會兒……你……啊……你真是……你也注意點身體啊,就算吃了藥男人也不能這樣啊……而且我下午還想去一下公司呢」「你不都請假了么,還去公司干什么?」「我有東西要帶回家,得回去拿一下。」「那等下班以后你再去就行了,從這走過去還不到5 分鐘呢。」不到五分鐘……?聽到這我腦子里一驚,他們在公司邊上的7 日酒店!沒想到兩個人昨天居然都沒有走遠,就在公司附近開的房。
「好吧……不過你慢一點啊……一整晚被你弄得我都累死了……現在都幾點了……呀!手機!!」惠惠突然尖叫起來,接著通話就斷了。肯定是惠惠想看時間的時候發現了通話還沒結束。
通話雖然斷了,但我心卻仍然狂跳不止,想到惠惠被馮一峰從昨晚一直干到今天早上,而且現在就在離我不到500 米的地方光著身子和馮一峰躺在一起,我就激動得喘不上氣來。
不行!我必須要過去!就算看不到也要過去。
我離開會議室,跟經理打了個幌子說要去見一個客戶,就匆匆離開了公司,徑直向公司后面的7 日酒店跑去。我一邊跑,一邊盤算怎么才能窺探到她們,但是一直沒有想到什么好辦法,直到我來到酒店樓下。
我發現,這家7 日酒店的客房是有陽臺的。兩間客房其實公用一個大陽臺。
可能是為了防止互相窺視和防盜,中間修了一堵墻把整個陽臺給隔成了兩段。但是,只要別太笨,想從一邊跨到另一邊根本沒有難度。只要我能進到她們隔壁的客房,我就有辦法爬到她們的陽臺上。但直到我走到酒店門口,我才突然意識到,我還不知道她們的房間號是多少。
就在這時候,我的手機又響了,我一看,是惠惠,猶豫了一下就接起來了。
「喂,小t 嗎?我是惠惠,剛才真對不起啊。」「對不起什么?」我故意裝傻。
「你不知道?」「知道什么?」「哦,沒事、其實剛才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沒有掛斷,保持通話了很長時間,浪費你電話費了。」我能明顯的聽出惠惠松了一口氣。
突然,我發現酒店三層的一個陽臺上走出一個人來。我仔細一看,居然是馮一峰!只見他望了望天,掏出一根煙來點上,慢條斯理地扶著陽臺的護欄抽了起來。
正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我趕緊記下陽臺的位置,三層從右邊起的4 個陽臺。
「哦,沒事,我的手機是免接聽費的。」電話這邊我有一搭沒一搭的回復著。
「那就好……你看我讓你幫我請假還浪費你電話費,多不合適啊。」「沒事,你想多了。好好休息吧」「嗯,好的。拜拜啊。」「拜拜。」這邊掛了電話,就看到馮一峰將頭轉向房間的方向,似乎有人叫他。接著就掐了手中的煙,回到了房間里,還把陽臺的門和紗簾都關上了。
我進了酒店,先假裝是已經checkin 的客人,很自然地直接走上三層,然后數了一下房間號。猜測他們的房間應該是304.想到現在這些酒店的樓道里都有監控,我沒敢貼在門上聽聲音。接著我回到1 樓前臺。用身份證登記并拿到了303的鑰匙,幸好303 當時并沒有住人。
走進客房,我關好門,立刻來到陽臺,探著腦袋看了一下,果然這就是我在樓下看到的惠惠和馮一峰房間的隔壁一間。而跨過我旁邊的這堵墻,我或許就能夠看到惠惠……但是我得小心,如果我翻窗戶被樓下或者對面樓上的人看到,肯定會惹出麻煩的。所以盡管我想現在就飛到旁邊去,也只能先趴在陽臺上觀望。
大概等了十多分鐘,我終于等來一個機會。樓下一個人都沒有,至于旁邊的樓上有沒有人,這時候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先扶著墻,整個人站上陽臺的護欄,然后輕輕一轉身,人就閃到了隔壁的陽臺上。整個過程不超過10秒。到了惠惠房間的陽臺后我立刻悄聲走下護欄,然后蹲下身去躲到窗戶底下。
說實話我當時的行動實在是欠考慮。
太多的危險因素我都沒有顧慮到。
比如如果他們兩個人來到陽臺上怎么辦?他們拉開紗簾怎么辦?任何一種情況我都沒有時間也沒有辦法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逃走。
但事情就是這么巧,又或許上天就是想要這樣玩我,他給了我所有偷窺的便利條件,但卻唯獨不會讓惠惠愛上我。惠惠和馮一峰一直到退房都沒有再上過陽臺,透明的陽臺門下面有一個因為紗簾沒有拉好所留下的縫隙。我說不清當我發現門下面的那條縫隙時是一種什么心情。
我只知道當時我絲毫沒有猶豫地就像狗一樣爬到地上去窺視那縫隙里面的情景。并且,讓我慶幸的是,陽臺門的隔音效果并不好,從我的位置能夠很清楚地聽到房間里的聲音。
在小縫的那一邊,簡潔干凈的房間中央擺著一張大床。而在我眼前的地面上散落著各種衣物,包括那件白色的t 恤,黑色吊帶,和卡其色的七分褲。而在雪白的床單中間,惠惠正翹著臀,像小狗一樣乖巧地趴在上面,像舔骨頭一樣仔細地舔舐著一根黑色的肉棍。馮一峰靠在床頭,享受著惠惠小嘴細致的服務,手掌在惠惠光滑的背脊和屁股上輕輕地撫摸著。
「這下放心了吧?」馮一峰說。
「嗯……你說小t 會不會是假裝不知道啊?」「不會的,他能裝的那么淡定么?你以為他誰啊。」「可能吧……可我還是有點擔心。」「擔心什么?擔心他說出去?這種事他跟誰說啊。再說了,他跟你關系不錯,就算他知道他也不會往外說的。」「可是……這樣對他多不好啊……」「怎么的?你對他還有感情了?當時是你拒絕他的啊,這會兒怎么又反悔了?」沒想到惠惠居然把我的事情都告訴馮一峰了……「不是……只是他一直對我挺好的,就算不能在一起也不需要傷害他啊……」「其實你這樣不清不楚地更傷人,懂不懂?而且跟我在一塊兒的時候別想著別的男人。」「但是……啊!……」沒等惠惠話說完,馮一峰就用手指扣進惠惠還略顯腫脹的小穴里。
「行了,再來吧。」馮一峰坐起身來,挪到惠惠背后。
「等一下,再歇一會兒啦,啊……」馮一峰雙手抓著惠惠的腰,已經插了進去并且毫不憐惜地抽送起來。終于,我看到了無數次出現在我幻想中的場景,我最最心愛的女人惠惠,正一絲不掛地趴在床上呻吟不斷,唯一和幻想中不同的是,男主角不是我。
馮一峰每一次抽送都用力到底。可能是由于累,惠惠沒有撐起自己的上半身,而是保持著趴在床上的姿勢。
「啊……啊……嗯……又頂到了……好深……啊……」「還想不想他了?」馮一峰一邊大力抽送一邊問道。
「啊……不……不想……啊…啊……」「不想誰了?」「不……啊……不……不知道……舒服……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啊……啊……我……老公……我不行了……噢……」這時馮一峰彎下身去抓住惠惠的兩只手腕,然后向后一拉,把惠惠的上半身拉了起來,使得惠惠的一對傲人的雙峰一下露了出來。而且由于每一次抽送,馮一峰都將惠惠拉向自己,所以每次他都干得更深,干得更重。惠惠被干得近乎瘋狂。
「啊啊……不……啊……瘋了……老公……舒服……啊……愛我愛我……再多愛我一點……啊……」「操……要出來了!……啊!」只見馮一峰用力拉著惠惠緊緊地貼著自己,臀部的肌肉有節奏地收縮著。每一次收縮,惠惠的身體都會像痙攣一樣抖動一下。
「啊……好燙……好舒服……老公的都進來了……啊……」射過以后,兩人一起倒在床上。馮一峰右手指輕撫著惠惠耳際的頭發。
「親愛的你太美了。」「哼……討厭啦……親親。」惠惠扭過頭向馮一峰索吻。馮一峰當然不會拒絕,邊伸出舌頭和惠惠舌吻在一起。
「你也太厲害了……我從來沒這么舒服過。從昨天晚到現在你幾乎就沒怎么停過……我真快不行了,再做下去的話我感覺我快要瘋掉了……」「哼哼……」馮一峰不答話,只是伸出舌頭舔弄起惠惠的耳朵。
「啊……別……求你消停一會兒吧……我真的要不行了,你怎么這么瘋狂啊……」「你不知道么,男人對一個女人越有感覺,他在床上就越厲害。」「騙人……」「騙你干什么,不信你回頭去網上查查。」「我才不呢……誰像你這么變態啊,上網查這些東西。」「我這不叫變態,我這是真愛啊,你看,又起來了。」馮一峰說著跪起來,然后用手指著胯下那個才剛剛射過現在已經又傲然挺立著的黝黑肉棍。
「天啊……你……你不會又想要了吧……?」「那還用說么。」馮一峰將惠惠翻過來,讓惠惠仰面躺著。然后分開惠惠的大腿,分別抱在手里把惠惠拉到自己身下,惠惠的小穴一下就抵在了肉棍前面。
「啊!別……求你了,再歇會兒吧……我真不行了……」「行,那好吧。」馮一峰說著,果真沒有插進去。但是卻用手扶著龜頭在惠惠的穴口反覆地摩擦著。
「你……你討厭啦……」「我怎么了?你說別弄我就沒插進去啊。」「你……啊……別弄了……好癢……」「怎么弄的,這樣嗎?」馮一峰又用另一只去都弄惠惠的陰帝。惠惠伸手去擋卻被馮一峰輕松地撥開了。
「討厭……啊……別……啊……癢……」「哪癢啊?」惠惠沒回話,可是臉卻羞得通紅。
「真服了你了……給我吧……弄得我也想要了……」馮一峰笑了笑,腰一挺就進去了。他先試探性地慢慢插了兩下,然后便又開始有節奏地快速抽送。
一開始,惠惠還咬著下嘴唇,小手抓著頭后的枕頭,想要忍著不叫出來。馮一峰卻故意使壞,干著干著突然抽出只剩龜頭,然后用力啪的一下插到底。惠惠因此下意識地用手去推馮一峰,結果剛好被馮一峰抓住手腕。沒有了發泄渠道,惠惠終于忍不住叫了出來。
「啊……嗯……瘋了……你又使壞……啊……好漲……你輕點……頂到那了……啊……」馮一峰插了一會兒,將惠惠的小腿掛到肩膀上,略微傾下身子,壓得惠惠的臀部跟著翹了起來,這樣馮一峰就插得更深了。不得不說馮一峰在床上確實很厲害,雖然不知道這是他第幾次,但是這一次已經又做了二十多分鐘了。
「來了啊!」馮一峰說著又加快了速度,啪啪啪的聲音好似機關槍一樣。
這次,馮一峰沒有射在里面,而是在最后一刻抽了出來。當他的陰莖抽離的那一瞬間,一股濃稠的白色液體像滋水槍一樣噴了出來,射得惠惠臉上,胸部和腹部都是。
讓我驚訝的是,馮一峰的射精不光有力,而且量還很大。同樣作為男人,一晚上射過很多次以后,居然還能有這樣的量讓我很不理解。
失神過后的惠惠休息了一會兒,才緩緩睜開眼睛。她看看馮一峰,又低頭看看自己的身上,伸出一只手指在小腹上的一灘精液上劃了一下。然后,她舉起占著精液的手指伸到馮一峰面前,直勾勾地看著他的眼睛,然后……然后……她緩緩地將手指放到嘴里,用極具誘惑的表情吮吸著。
我想都沒有想過惠惠會有這樣的一面。如此的嫵媚,風騷。
當看到惠惠將手指放到嘴里的時候,我突然感覺腰間一陣酸麻,接著一股濕熱的感覺就在兩腿間蔓延開了……然而受到刺激的不光是我,馮一峰才剛剛射過的雞巴一下子又立了起來!他拉起惠惠的一條腿,讓惠惠側著身,然后又將雞巴狠狠地捅了進去。
「操!你個小妖精!」馮一峰像瘋了一樣玩命地干著。每一下都抽到只剩龜頭然后又頂到底,使得床都劇烈地搖擺起來,和墻撞得咚咚直響。
「啊……好舒服……瘋了……愛你……啊……死了……舒服死了……啊……」「啊啊啊啊!」這次終于換馮一峰撐不住了,不到5 分鐘,馮一峰已經是強弩之末,他整個人壓到惠惠身上開始瘋狂地沖刺。半分鐘后,便抽搐著趴在惠惠身上一動不動了。
=================================這段房間里的瘋狂我沒有看完,射過之后的我稍微找回了些理智,我退回自己的房間,處理了一下內褲。
那之后,他們安靜了好長時間。可能終于累的睡著了。我在房間里等著內褲晾干,也沒法離開。只能悻悻地看看電視。
下午三點左右,隔壁斷斷續續又傳來惠惠的呻吟聲和床鋪咚咚的聲音。我幻想著墻對面的畫面又自慰了兩次。
直到7 點多,我才聽到隔壁的房門開了。我趴在陽臺上等了一會兒,果然看到他們兩人出現在樓下,向公司走去了。
這就是故事的結尾了。很遺憾的,這個故事沒有什么精彩的結局。因為它就是這樣。
我也沒有奪回惠惠,馮一峰也沒有為了惠惠而離婚。
據我觀察,惠惠和馮一峰的關系大概維持了半個月左右。從那之后我就再也沒有窺見過他們兩個人發生關系。可能這次就是最后一次,又或許他們隱藏的很好。培訓結束以后她們的接觸就少了。惠惠后來很少從座位上消失,消失也是很快就回來了。后來偶爾能看到,他們兩個人在走廊里遇到時會互相裝作沒看見。
三個月之后,我看到了馮一峰離職的告別郵件。郵件內容很簡單,說是要去尋找更好的機會。那天下午,惠惠又消失了一段時間。我后來在樓梯間找到了她,她那是正在一個人坐在樓梯上哭。
我和惠惠這以后就像普通同事一樣。我不是沒想過再追惠惠,但是我清楚我忘不掉之前看到的事情。就算我和惠惠在一起了,我們的關系也會是病態的。
好了,故事到這里就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