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2h2d 奇摩女孩 情趣吧

女大學生羞恥露出的一天(1~6)

2015-6-16 校園春色小說

(一)

家怡今年二十三歲,大學畢業,由於學業成績優異,故畢業後很快便成功地

考取到一份政府工,在這經濟不境的情況下,實在叫人羨慕不已。

加上她樣子甜美清秀,身材骨肉勻稱,更使許多同期的女同學生起妒忌之心

。但事實歸事實,她的確是一個得天獨厚的美人胚子。

基於部門的要求,每位新入職的同事都要經過身體檢查并有一份合格的驗身

報告方能正式上任,家怡當然也不例外。

星期五的下午,家怡才記起自己還沒有去作身體檢查,但星期一便要上班了

,如何趕及拿到驗身報告呢?忽然她想起amy,amy是她的大學同學,現在

醫院當見習護士。

家怡立即致電給她,希望她有辦法解決。結果令家怡喜出望外,因為amy

說可以為她安排所有檢驗在星期六上午進行,并且下午五時之前便可得到報告,

這不是正合家怡的心意麼?星期六上午9:15家怡遲了15分鐘才到達醫院,

amy正在大堂等她。

家怡:「sorry,要你等我,真不好意思,還趕得上時間吧?」

amy:「不要緊,但行動得快一些,否則錯過了某些檢查項目的服務時間

,你的報告便要延遲至星期二才完成,因為有個別部門是星期一休息的。」

「快跟我來!」邊說邊拖著家怡的手,乘升降機至5樓。

9:25

amy領家怡進了更衣室,說:「快脫掉衣服吧,我現在去拿袍子給你。」

然後急步離開,家怡只好照吩咐脫去衣服,等候amy回來。家怡為了方便

檢驗,故穿著十分輕便,只有一件淺藍完的連身短裙,而白晢的腿上則著了一對

樸素的布料便服鞋。因此,家怡只是把背後的拉鏈一拉,就輕松地脫下了唯一的

外衣,然後穿著內衣褲等待amy。

不久,amy回來了,說:「由於今天本是沒有booking的,所以全

部袍子都運走了去清洗和消毒,我找了又找,才找到一件舊的,將就點吧!」

當amy見她還穿著內衣褲時,說:「為什麼還沒有準備好?檢查時是不能

穿任何衣服的,快些脫光吧!」

家怡接過了袍子,細看一下,不禁叫了出來:「嘩……背後一條帶子也沒有

,怎可能穿?豈不是讓人從背後看光嗎?」

再看真些,發覺袍子的長度也有問題,只能遮掩到大腿根的位置,稍微移動

也會春光乍泄。

家怡:「不可能光著身子穿著這件又破又暴露的東西,請你找真點吧!」

amy語氣加重的說:「你已經遲到了,時間不夠的,還浪費時間去找東找

西嗎?」

家怡自知理虧,一時答不出話來。amy乘勢地說:「還呆著想什麼?趕快

換上袍子吧!你先要量身高、體重,跟著要照X光、超聲波……總之得快點動作

才可。」

家怡終於無奈地接受現實,把胸罩和內褲也脫下來,AMY看見一絲不掛的

家怡,心里生起些微妒意,因為AMY本身亦是美女一名,但多年來在同學的品

評中,無論是樣貌、身材,她都被認為是及不上家怡的,就連學業成績和畢業後

的際遇,也是家怡稍勝一籌。

現在家怡赤裸裸地在她面前,AMY更加感受到自己比不上人,好像家怡的

乳房比自己的豐滿和堅挺;皮膚又比自己更細嫩白晢;腿也修長一些;腰亦比自

己纖幼……一時之間好像處處都不如人家。

而家怡穿上了該件暴露的破袍後,發覺實際出來的效果比想像中更加差。

袍子非常細小,連下體的陰毛也不能完全遮蓋,隱約可見,家怡要刻意將袍

子拉下少許才可蓋過陰部,但由於袍子本已是不合身的,當她將前幅往下拉時,

便令到整個背部裸露出來,然而如果要減少背後的暴露,則會露出下體,加上醫

院的冷氣,家怡的乳頭不其然變硬了,明顯地胸前的位置隆起了兩點,任何人看

到她這個樣子,一定聯想到袍子下的誘人裸體。

家怡也不知如何取舍,但無論她怎樣穿也好,都是極其完蕩誘惑的打扮。

9:35

「首先去量身高和體重。」AMY也不理家怡是何等的尷尬,二話不說的便

拖著她出了更衣室,讓家怡的衣服留在那里。

家怡:「我不能這樣出去的……」但AMY已經將她拖了出更衣室。

一踏出更衣室便是走廊的盡頭,家怡看到走廊沒有其他人才松一口氣,但A

MY又繼續拉著她往走廊的另一方前進。

因為步伐比較急促,家怡身上的袍已失去了遮蓋身體的用途,一來袍往上縮

,下體完全地裸露;二來背後沒有帶子綁上,袍便分向左右地飄揚著,此時若有

人從後看見她,就等於看到一個背部全裸的女人一樣。

這時的家怡就只有正面的上半身是有遮蔽之物的,在走動中,下半身和背部

是完全的裸露。家怡的思想開始放慢了下來,只想著到達下個房間之前別要遇上

其他人等。

家怡問:「要往那一個房間?要行多遠?」

AMY:「在走廊的另一面,最後那一間。」

家怡望望走廊,估計不過是二、三十米距離,心想:「很快便到的,該不會

有人看見吧。」

但行至中途,她才知道原來走廊的中央是升降機等候處,而且剛巧有兩名護

士正在等候,家怡即時停下了腳步,然後用手把袍往下拉,意圖遮住露出的陰部

,但情急之下竟然過份用力,把那件本又破又舊的袍弄至出現兩大道破口。

本來以該件袍的尺碼,還可以遮掩到上半身的正面及兩則,但剛才那一下無

情力,卻將袖口對下腋窩位置的縫合位撕破了,以致身體兩則的布因為失去承受

力而墜下來,從則面也可以看到家怡乳房邊緣的形狀。

這時的家怡,除了有兩只短袖子外,就好像溫泉出浴的女郎般,全身赤裸,

僅以一片小毛巾虛掩著前面的重要部位。

幸虧她還懂得禁口不聲,以免驚動了那兩個護士回頭觀望,否則讓她們見到

自己如此暴露地在公眾場所,她不羞死才怪。

但AMY卻說了出聲:「你干什麼呀?這是唯一的袍子,你今天整日也要穿

著它到處去作檢查,沒有別的可以替換了,小心點好嗎?!」

幸好聲音不大,沒有被聽到,但家怡已經害羞得很。

AMY跟著說笑似的加上一句:「除非你打算脫光光,來個醫院裸體一日游

吧!」

家怡聽見AMY這樣說,不但感到極度的羞恥,更有點恐懼:「不,不,我

會小心點的,但真是要我整天也穿成這樣子吧?」

AMY:「不是說笑的,即使有新的,你也沒時間換。」

AMY看了看手表,說:「現在9:35,你必須在9:50前去到X光室

報到,這是今天唯一的空檔時間,否則要到星期二才有空檔,所以我們現在要盡

快完成量體重和身高,然則趕快去4樓的X光室。」

(二)

家怡繼續狼狽地跟著AMY行,終於進了她今天難忘之旅的第一站,那是一

個敞大的房間,像是間小型診所似的,里頭又間隔了幾個小房間,應該是有個別

用途的,但今天就似乎沒有人使用。

她們關上門後,家怡終於可以呼一口氣,因為這里總算沒走廊那麼公開,她

的丑態也不至於盡現人前,再看真一點,原來只有一名女職員在守候著。

女職員漫不經心地瞟了家怡一眼,然後吩咐家怡:「原來就是你嗎?這房間

在星期六本應是閑著的,今次可是特別為你而服務呢!」

家怡知道她是蠻抱怨的,便道:「實在不好意思,麻煩您了。」

女職員:「那你現在先脫下袍子,然後到後排第二個房間等我吧。」

家怡心里極其不安,暗道:「那豈不是要全裸示人?真有此必要嗎?~~算

了吧,免得人家以為自己是專找麻煩,脫光便脫光吧。」

因為當時只有amy與女職員二人,而且均是女性,於是家怡便說服了自己

脫光,全身赤裸的步往房間等候量體重和身高。

女職員:「袍子就放在那你身旁那張床吧,出來時再穿上。」

然後又取笑說:「其實都破得不成樣,穿與不穿也沒大分別啦,哈哈……」

amy:「別笑人家了,人家身材那麼好,暴露一些也不是壞事呢,你趕快

工作吧!」

家怡此時已脫得光光的,被他們取笑一番後,更是尷尬非常:「請別笑我了

,我也不想這樣子的……這身裝扮實在太暴露了,幸好今天這里不太多人,否則

定羞死我了。」

家怡邊說邊以雙手掩藉乳房及下體,然後低下頭的向著後排其中一個小房間

去了。

家怡的背面全裸原來也是美得很的,均勻的身段加上一對修長的玉腿,即使

隨意走起路來也是阿娜多姿,雖然她沒有模特兒那麼高朓纖瘦,但稍微豐腴的身

材反而更顯得充滿青春和活力,實在連女性也會看得妒忌,何況家怡擁一副清純

的臉孔,在樣身貌身材兼得之下,說她是周迅與吳佩慈的混合體也不為過,難怪

有人抱怨上天之不公,竟然讓她集眾多優點於一身。

amy看著裸體的家怡是如此的完美,心里更不是味兒,過往一幕幕情景也

浮現出來,就如當年校慶司儀一職原本是amy的囊中物,但最終卻因為家怡得

到較多男同學的支持而取代了她;又如她本可代表學校成為某雜志的封面人物,

但學方卻以家怡的形象較有書卷氣為由,采用了她……然而amy表面上仍然很

大方的與家怡相處,沒有任何不和。

但這幾秒的時間,卻足以令amy勾起眾多前塵往事,她深信如果沒有家怡

的存在,她的際遇定會不一樣,所以當她看著美態撩人的家怡,反而更覺得她討

厭。

家怡終於步進了小房間,赤裸裸地等候著女職員來為她量體重和身高,忽然

外面傳來開門聲音,有兩個推著收集車的工作人員來了,問道:「那堆床單是否

可以收回去清潔?」

女職員也懶得回頭看清楚,只是一邊行向家怡的房間,一邊答:「總之你們

見到是用過的便拿走吧。」

於是兩人便將床上那幾張床單及上面的破袍也一并放進收集車,amy看到

家怡唯一可以遮蔽身體的袍子快要被拿走,但她沒有打算阻止,她面上更閃了一

霎得意的笑容,似乎心有所想。

amy大聲的對房中的家怡說:「我要先走,早一步往4樓的X光室打點,

你隨後跟著來吧!」然後便開門出去了。

家怡回答:「我不知懂不懂得去啊,等等我吧。」

可是amy一早已不在房間了,家怡再呼喚amy,但發覺外面沒有聲息,

便知道amy已真的離開了,心里不禁感到擔心及不安,因為當她一想到要獨個

兒穿著那件衣不蔽體的袍子行走在醫院的走廊上,更要由5樓去到4樓,她實在

覺得害怕和羞澀。

但家怡更意想不到的是,實際的情況比她所想的還要差得多,因為那件她不

愿穿上的破爛袍子已經不知所縱了,即使想穿也不能穿。 (三)

9:45AM

終於完成了量身高和體重的程序,站在電子磅上的家怡仍然是赤身露體,她

還是心不在焉地擔心著一會兒後如何在衣衫不整的情況下獨自去到4樓的X光室

,忽然房間的內線電話響起來,原來amy已然到了X光室,於是致電到此催促

家怡快點離開。

amy:「霞姐(女職員),我的朋友量好了嗎?快叫她下來X光室,快1

0時正了,還有4分鐘時間而已!」

霞姐:「剛量好了,我現在便叫她立即來吧。」

轉頭便向家怡說:「是amy來電啊,她說你要10時前到X光室,現在已

是45分了!」

家怡一聽之下,思緒立刻回到現實,鞋也沒穿便從間隔奔出大房,想快快穿

回衣服企圖盡快趕及10時前到達下一層的X光室。

但她卻被眼前的景象嚇得不知所措,因為剛才脫下擺放袍子的床已變得空蕩

蕩,不但一大堆床單不見了,連家怡唯一可以蔽體遮羞的袍子也失蹤了。

家怡急得慌張起來,質問女職員霞姐:「我的衣服去了哪里?怎麼可能不見

了?你不是應該替我看管著的嗎?」

霞姐像是愛理不理似的:「可能是剛才清潔員工連同床單一并拿走了吧,反

正破成那樣子也不能穿的了。」

家怡見著她如此不負責任的態度,生氣的說:「我就是沒有選擇下只有那袍

子可以穿,現在連它也失去了,你教我怎算好!我現在赤身露體,怎樣去X光室

?別呆著坐,快幫我找衣服吧!」

霞姐:「干嗎這麼兇!我的職責是為你量身高體重而已,怎麼把我當作你的

傭人,要我替你看管衣服麼?你沒衣服穿是你的事,可不要算到我的頭上。另外

,我告訴你,這房間沒有任何衣服可以找給你,你也看得見吧,這里現在確實連

一張床單也沒有剩下來的。」

家怡開始亂了:「那你也總得替我想法子,難度要我赤條條的行去4樓嗎?

霞姐:「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我實在沒法子嘛,現在已46分了,即使我

找得衣服給你,你也沒時間穿吧,我看你不如先去了X光室再想下一步好了。」

家怡:「先去了X光室再想?別開玩笑了,你當我是傻的麼!X光室在4樓

啊,外面走廊是公眾地方,又要乘升降機,我怎可以赤裸裸的走出去,給人家看

見怎麼辦?」

霞姐:「唏,我倒有個辦法讓你不用行經走廊,也不用乘升降機,便可到達

樓。這房間其實有後門連接走火通道樓梯,你可以直接通往4樓。」

話也未說完就著拖著家怡的手往後門行去。

家怡知道霞姐想帶她從後門離開,心下大驚,喊道:「不,我沒有穿衣服的

,怎可以出去……」

霞姐:「還猶豫什麼,你沒時間的了。放心啊,這樓梯平常是沒有人會使用

,加上今天4樓應該沒有對外開放,你到了4樓後,一出樓梯門口第2個房間便

是X光室,距離很短的,所以你應該不會被發現的。」

一邊說著,已推開了後門,正準備推家怡出去。

這時,原本以為裸露是不可能的家怡已動搖,開始相信霞姐的話,認為這是

可行之法,但仍有疑慮,問:「慢著,走火樓梯的門不是只可以出,不能進的嗎

?我如何開得了門?」

霞姐:「我一會兒立即致電amy,叫她到樓梯開門給你接應便可以啦,快

下去吧!」

說著,把家怡從房間推了出去,心亂如麻的家怡也失了方寸,并沒有反抗,

不知不覺間已整個人離開了房間,形成了一幅梯間裸女露出的奇景。

9:47AM

呯的一聲,房門關上了,家怡驀然醒過來,才意識到自己正全身赤裸地站醫

院的走火樓梯之間,一時之間羞怯得滿面通紅,不知如何是好。

但她仍記得自己要趕快下到4樓的X光室,於是即刻提步起行,可是當她才

一起步,隨即感到腳底傳來冰冷的感覺,此時她又發現自己多了另一重尷尬。

原來剛才情急之下令她分心,她一直沒有為意自己是赤著腳的,現在的家怡

不單只身無寸縷,更是沒穿鞋子,是實實在在全身赤裸了。

家怡全裸地身處醫院這陌生的公共空間,她深深地感受到那份恐懼和羞恥,

她既害怕前面的路程會有人突然出現而看見自己此刻赤身露體的丑態,但又明白

此地不宜久留,因為她知道快要10時正了,於是唯有鼓起勇氣向4樓進發。

家恰實在萬萬想不到自己竟然會一絲不掛地在醫院的樓梯行走,這種近乎暴

露狂的行為令家怡感到極度的羞恥,她也不知道萬一這情況給其他人看見,她會

如果面對。總之,在這一刻她就是不敢去想,希望不會出現令她狼狽的後果。

雖然千萬個不愿意,但家怡知道AMY將會是第一個看見她這丑態的人,可

是她亦知道這是不可能避免的,唯有希望AMY能幫她盡快脫離這情況吧。

不一會,家怡已到了4樓的門口,她嘗試拉動門柄,但結果確實如她之前所

料一般,這種門是不能從外開進內的,因為是為了保安的緣故。

過了差不多半分鐘,家怡仍未見AMY的出現,開始有點心慌了,一時間各

種不同的壞情況都一一浮現腦海:「難度是霞姐沒有通知AMY?」、「難度X

光室不是在4樓?」、「如果AMY不來開門,我如何是好?」、「萬一是其他

人開門的話,我不是被看光光嗎?」、「如果被人看見,而且是個男的,我豈不

要在地上挖個洞躲起來?」、「會不會退回剛才的房間比較安全?」

就在家怡還在思索之際,忽然門動起來了,似乎是有人要往樓梯出去,家怡

正心中暗喜以為是AMY前來開門接應他,但卻聽到門外傳來的是兩個男人的談

笑聲。

這一突變令家怡大吃一驚,她知道若他們看到她的話,便什麼也完了。

一個女子脫光光地在樓梯間出現,連鞋子也沒有穿,這樣子必定被以為是變

態的,是暴露狂,以後還有何面目見人?但家怡也知道要走也來不及了,無論往

上還是往下走都一定快不過他們,被發現是必然的,一向聰明冷靜的她心下一閃

,決定大膽的博一博運氣,她選擇躲在門和墻角之間,希望他們不會回頭,待有

利空間出現便快步閃進走廊,或許還有一線希望。

家怡明知這是個危險的決定,成功不被發現的機會可能連一半也沒有,但卻

實在是當時唯一而且最佳的辦法。

9:48AM

門被打開了,果然不是AMY,是男人,但不是兩個,乃是4個,原來是一

行4人的維修工人,他們在4樓完成了某一些工程正要離去,難怪霞姐說今天4

樓不會對外開放了,原來如此。

赤裸裸的家怡此刻就只可以夾在門和墻壁之間的空隙,不敢有任何聲完舉動

,因她唯恐一有不慎,哪怕只是一丁點的呼吸聲,便有可能便發現,那時她將會

一絲不掛的暴露在4個陌生男人面前,全身上上下下都會被看光,要躲也沒地方

可藏……後果如何,實在不敢想像。

9:48AM

大學時期的風頭躉,曾是迷到臺下眾多男生的校慶司儀,又是代表學校的雜

志封面人物,帶著書卷氣的外貌和氣質,如此的一位美女,現在正脫得一絲不掛

的在醫院內游走,在隨時都有人行經的樓梯間裸露著不曾公開過的少女身體。

家怡可曾想到自己竟會陷入這樣令人羞恥的境況。家怡此刻不但赤裸地站在

一個陌生的公共空間,而且與四名男子更只有一塊木板之隔,她面對隨時被發現

的危險。只要他們其中一個稍一回頭,便會發現原來正有一幕如此香艷刺激的場

面等候著他們揭開。

身無寸縷,匿藏墻角,面對著這困局,家怡實在無計可施,既無路可退,更

不可以突圍而出,唯一可以做的是──等,等待這四名男子離開,還要求神拜佛

叫他們千萬別回頭看……這一切都使家怡惶恐不已,尤其是一想到要當著四個男

人面前赤身露體,她的身軀更不其然的顫抖起來,加上梯間的氣溫較低,令到家

怡震動得更是厲害,連兩顆嬌嫩的乳頭也冷得挺立起來。

但意想不到的是,這種外在生理變化卻竟然令家怡產生出一種由外而內的反

應,乳頭勃起的身體感覺居然使家怡在這不應該的場合生出不該有的興奮。

雖然如此,家怡的恐懼當然仍是揮之不去,那份隨時將要裸體示眾的威脅實

在折磨得她比死還難受。

就是這不足一秒的開門時間,已令家怡腦海里閃出了無數的負而念頭。

她聽著幾個人的腳步聲步出梯間,他們的談笑聲近在咫尺,再看看自己赤裸

裸的身體,即使未被人看見,但已足夠令她羞恥得要死。

四個大男人再行出了一些,到了樓梯級的位置往下層去,家怡已經可以從門

和墻壁之間的縫隙看見他們的背影,而當最後一人放開推門的手後,防火門亦開

始徐徐自動關上,赤裸裸的家怡已變得完全沒有遮擋,她必須把握這短暫的黃金

機會離開梯間進入走廊范圍,否則當他們在轉角之時便有可能發現梯間原來有人

,而且還是個裸女。

幸好他們都是向前行,一個也沒有回頭,否則家怡便得羞死了,家怡也不敢

怠慢,立即動身往走廊去,總之就是要趕在他們行到樓梯轉角之前離開梯間,脫

離他們的可能視線范圍,時間上其實可能連3秒也沒有。

就在防火門快要關上之際,家怡總算順利入到4樓的走廊,避過了當著四個

男人裸露身體的一劫,但實際上她的處境還是十分危險的,因為她此刻仍然是身

無寸縷,而且身處陌生的公眾環境,又不知該往哪里去,實在旁徨萬分。

9:49AM

家怡站立在走廊冰冷的地板上,絲毫不見AMY的蹤影,更發現自己原來身

處走廊的中間位置,左右兩邊都有不同的房間,實在不知該是左邊第二間還是右

邊第二間才是X光室,忽然左邊響起了開門的聲音,嚇得家怡即時手足無措,心

想這次肯定完了,因為已無處可以藏身了,除非退回防火門之外吧。

家怡放棄了,只好本能地蹲下來卷曲著身子,希望可以盡量減少身體暴露,

她絕望地看著開門的方向,等候那個將要看見她裸體的人出現。

開門的人原來是AMY,家怡終於可以松一大口氣,但要她赤身露體地面對

著穿戴整齊的AMY,始終是有點兒難堪和尷尬。

AMY看見狼狽的家怡,露出驚訝的表情:「噢,你怎會不穿衣服便跑到這

里來,膽子真不小啊!」

家怡站起來,卻羞於在別人面前裸露,下意識地以雙手遮掩重要部位,回應

說:「我不想的,我的袍子不知哪里去了,我還未想好該怎麼辦便給霞姐推了出

樓梯……是啊,她說會通知你來接應我的,為什麼這麼遲呢?我差一點便出意外

了!」

AMY:「我已經盡快的了,但總不能說走便走,總得交待好事情嘛……什

麼意外?」

家怡:「剛才我在防火門等你出來,誰知竟然有四個工人推門出樓梯,我險

些兒給他們碰上啊!」

AMY:「是啊,今天有些修理工程會在這層樓進行,所以不會對外開放,

但卻仍有人在工作的,霞姐怎可以要你光著身子走過來的?被人看見怎麼辦?」

家怡:「霞姐說今天4樓應該沒有人出入,便叫我放心的去,我連鞋也未來

得及穿便被她推了出梯間。

唉……別說了,快給我衣服穿,帶我離開這里吧,萬一有其他人經過便糟了

。」

AMY:「哎呀!那個霞姐真是!她只叫我到防火門開門接應你,卻沒有告

訴我原來你是沒穿衣服的,我什麼也沒有預備啊。」

這時,家怡已經失了方寸:「那怎算好?快幫我想想吧!」

AMY安撫家怡說:「別緊張,要冷靜啊!你聽我說,現已9時50分了,

我先帶你去X光室,然後再打算吧,而且那些工人去了別的樓層工作,應該午飯

過會再來的,所以不會有其他人經過的了,放心些吧。」

家怡變我急燥起來:「你教我如何放心?現在我身上什麼也沒穿,還要在這

里行到X光室,我這樣子怎可以見得人,那里的人看見也一定以為我是變態發姣

,不然便當我是瘋癲!」

AMY:「你聽我說吧!我剛入去替你安排了,X光室現只有一個工作員和

一個病人,都是女的,我代你向她們解釋一下便沒有問題,大家都是女人,他們

也不會對你怎麼樣的,而且你現在一絲不掛的站在這里不是更危險麼?進到房里

總比在公共走廊好些吧。」

家怡看看自己赤裸的身體,又看看周圍的環境,也覺得AMY說的有理,此

地實在不宜久留,還是離開了再算,加上AMY告訴她X光室內只有女性,心想

即使裸露身體也不致太尷尬,於是同意AMY的提議:「好吧,現在就立即進去

。」

AMY:「那麼快來吧,不然過了預約時間便白行一趟了。」

AMY上下打量了家怡的身體,忍不住的笑說:「我今早說說笑而已,想不

到你真的來個醫院裸體一日游,不過你身材這麼棒,應該很自豪呢,露一露也不

錯啊!」

家怡被AMY的說話弄得滿面通紅,低聲的說:「你胡說什麼?好身材也用

不著在大庭廣眾裸露吧,請你待會快快幫我找衣服,我可不想繼續赤裸裸的在醫

院走來走去,任由別人注視!」

害羞的表情配襯著一絲不掛的少女身體,實在令男性看的著迷,女性看得妒

忌。

AMY轉身往剛剛出來的X光室進發,再對家怡說:「別害羞呢,跟著來吧

。」

此時此刻,家怡只好跟住AMY的背後,雙手戰戰兢兢地掩護住乳房和下體

,赤裸裸地一步步行往X光室。

果然如霞姐所說,第二個房間便是X光室,距離防火門只是10米左右,的

確很快便可以到達,但對於一絲不掛的家怡來說,這段路已足以令她心跳加速,

內心承受不少壓力,因為她實在很擔心不知哪一個房間會有人突然走出來,隨時

發現她赤身裸體的丑態。

9:50AM

AMY首先開門,在進入X光室前對家怡說:「你在門口等一等,我先入去

交代一下,免得你這樣赤裸裸的一闖進去會嚇怕人家。」

家怡:「什麼?在這里等……不好吧……」

AMY:「怕什麼?兩三句說話而已,不會太久的。」

跟住AMY便內進并關上了門,家怡又再一次變得孤立無援,呆站於門外,

繼續無奈地在冷冰冰的走廊上展示其一絲不掛的身體。

忽然,家怡又經歷一種由外而內的反應,變硬了的乳頭居然再次使家怡在不

應該的場合產生出不該有的興奮感覺,為對抗這種不該有的感覺,家怡不自覺地

緊緊的合上雙腿,而且站立的腳步亦有些微震動。

這種夾雜著羞恥和不安的身體反應,是家怡未曾嚐試過的,以致她一時之間

也顯得有點混亂。

忽然門打開了,AMY走出來說:「可以了,待那位女病照過X光片後便輪

到你,我已說明了你的情況,她們明白的,你自自然然的進來,當作沒什麼大不

了的樣子便可以。」

家怡隨AMY入到X光室,感覺好不了外面多少,那里不太大,但很空曠,

除了一排等候的座椅便什麼也沒有,另外建有一個房間,放有一些器材,應該照

X光片的地方。

家怡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冷冷的座椅令她臀部有點不舒服,但總好過赤裸

裸的逗留在走廊上。

9:53AM

一位女病人從X光房出來了,她看見家怡全身赤裸的坐著等候,顯得有些詫

異,既好奇又不好意思直視,家怡知道自己裸體在此難免令人覺得怪異,所以也

不敢與對方有眼神交流,只好低頭默不作聲。

女工作員跟住也步出X光房,對女病人說:「你可以走了,45分鐘後可以

到6樓取回底片及報告。」

然後女工作員對家怡說:「HI,你就是AMY的朋友家怡吧,AMY跟我

說過了,我明白的,果然很漂亮呢!我叫小婷,待儀器WARM UP過後便輪

到你了,稍等一會吧。」

小婷的態度非常大方得體,彷佛沒有發現家怡是沒穿衣服的,令到家怡也有

點意外,但她還懂得微笑,禮貌地回答:「麻煩你了。」

AMY:「家怡,小婷本來還有別的工作要做,特別為你才留多一會兒的。

小婷:「舉手之勞而已,我遲些走也應該不成問題的,反正他們未必急著用

那些東西。」

家怡:「阻礙了你的工作實在不好意思,改天一定要請你吃飯多謝你!」

小婷:「服務你也是我的工作,別客氣,要請我吃飯也不用改天,就今天吧

,我們三人在醫院CANTEEN吃就可以了。」

健談的小婷令氣氛輕松了,家怡也顯得比之前自然,好像忘記了自己仍是光

著身子,回答說:「好吧,我們一起吃午飯,我請客,反正今天的檢查應該要到

下午才完成。」

AMY笑說:「你身上什麼也沒有,如何請客呢?」

此言一出,頓時令放松了的家怡再次尷尬起來,醒悟到自己依然是一絲不掛

,實在不知可以往哪里去,更遑論要到CANTEEN請人家吃飯了。

小婷也笑了:「是啊,是啊,不過如果家怡愿意裸體去CANTEEN光顧

的話,老板肯定樂意免費招待我們!」

家怡被她們的說話調戲得非常羞怯:「請你們別再笑我好了!」

AMY和小婷也見好便停,小婷打圓場說:「好了,儀器應該已經WARM

UP,可以進來照X光片了,家怡,你跟我過來吧。」

AMY對家怡說:「我也有事要辦,我先出去一會,稍後回來接你。」

跟著便開門走了,家怡想提提她記得找衣服也來不及。

10:00AM

家怡按照小婷的指示平躺在床上,等候正式拍攝X光片,小婷則忙著調校各

樣儀器按鈕,忽然內線電話響起來,小婷接聽了,跟對方說:「那東西我已經預

備好了,你可不可以多等5分鐘?我一會兒便親自拿到你那里去,好嗎?」接著

便掛了線。

家怡知道小婷是為自己才誤了時間,連忙道歉:「真是對不起,令你這樣麻

煩。」

小婷:「別放在心,小事而已,也不知他們急什麼?不必理會,繼續吧。」

10:05AM

一輪的操作程序過後,小婷說:「完成了,可以起來,你先出去外面坐坐吧

,AMY應該差不多時候回來了。」

家怡於是如言在外面坐著等待AMY回來,才坐下不到一分鐘,有人開門進

來,家怡以為是AMY,但一望之下原來是兩名年約20歲的小伙子,家怡立時

大驚失完,「」

的一聲叫了出來,兩名小伙子被尖叫聲所嚇,往叫聲方向一看,發現了全身

赤裸的家怡。

在X光室之內竟然出現一位脫得光光的美麗少女,實在令人覺得不可思擬,

二人被眼前情所吸引,看得入了神,緊盯著家怡的裸體,完全沒有回避之意,令

家怡羞得要死。

家怡身無寸縷,周圍又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遮羞,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用雙手

盡量遮掩乳房和下體,雙腿亦緊緊的合在一起,務求身體的重要部份要要被人看

到,可是任由她如何左遮右掩,她一身雪白幼滑的肌膚仍然有9成以上是暴露著

,而且是再兩個陌生的男人面前暴露著。

小婷出來看看發生什麼事,赫然發現兩個男人闖了進來,而且目不轉睛地注

視著全裸的家怡,便大聲喝令:「你們還不快出去!要看多久啊!」

二男原來是別的部門派來的雜役,他們也知道看得過份了,急忙轉身背向家

怡,面向小婷連聲道歉:「莫小姐(小婷),非常對不起,我們不知道還有病人

在此的,因為上頭說你還沒有過去,便直接派我們來取那東西,所以……」

小婷怒不可遏的教訓他們:「你們看見人家女孩子沒穿衣服,不是應該回避

一下嗎?怎可以定睛看過不停,太沒禮貌了!快道歉!」

二男向家怡道歉過後便推著一車子東西離開了,家怡則赤裸地看著他們搬東

西和離去,門關上後,家怡才驚覺自己剛才竟然全身赤裸地與兩個男人共處一室

,而且看著他們在自己面前工作,雖然他們沒有或是不敢再向她看過一眼,但始

終是當著人前裸露身體。

10:10AM

家怡此刻既後悔又疑惑,反問自己剛才為什麼不提出反對,應該要求他們立

即離開房間才是,怎可能讓他們繼續逗留在此,隨時有可能再看到自己裸體的丑

態。

小婷的發問喚醒了沉思的家怡:「想不到你這麼大方啊!竟然沒有趕他們走

?還讓他們搬完東西才離去,你忘了嗎?你可是一絲不掛的啊!」

家怡回過神來:「可能是我羞得不知如反應吧,我的思緒也很混亂呢,根本

不知道剛才自己想怎樣做,便由得他們繼續工作吧,反正我這個姿勢,他們應該

看不到什麼的。」

小婷笑道:「我正在愁這里沒有東西可以給你穿,不知你如果離開,看來你

的膽子比我想像的大,應該可以裸體的離開這里吧!」

家怡:「別說笑了,我沒這種勇氣,我不想再在醫院裸奔了,遲早會出事的

,我等AMY找衣服回來我才會離開的。」

小婷以認真的口吻說:「可是你不能在這里等得太久,因為10時15分會

有清潔工和技術人員到來進行例行清潔及保養檢查,那時就算你不介意給他們看

也必須要離開這房間的!」

家怡看一看墻壁的大鐘,大驚:「已經10時12分了,怎麼AMY還不回

來?教我如何找她呀?」

小婷:「你別自亂陣腳,一般的驗身程序是X光之後會去照超聲波,你可以

先往那兒去,我想辦法通知AMY到時再去接應你吧……啊!或者她正在超聲波

室為你安排中呢?我接內線過去試試吧。」

家怡已沒有主意,只好任由小婷為她安排。

小婷:「是DAVID嗎?AMY在不在你那里?……是……是……好,我

明白了……馬上就來!」

小婷收了線對家怡說:「AMY不在超聲波室,不過她已經幫你預約了,你

要現在立即過去,因為其實已經過時了,那里的主管DAVID很好人的,他會

幫助你。」

家怡:「怎麼可以啊?這豈不是等於要我出去當眾裸奔?」

小婷:「冷靜一些,沒這麼嚴重的,超聲波室雖然在6樓,但今天這幢大樓

的人流不多,你應該也留意到的,加上你由防火樓梯上去應該可以沿途都沒有人

發覺的……」

聽著聽著一句又一句的鼓吹說話,家怡開始動搖了。

(五)罪咎中的興奮

10:13AM

一小時前,家怡還是個衣著整齊、外表清純的女大學生,但不經不覺已經脫

光光的在醫院游蕩了差不多一小時,一向守身如玉的她,連稍為性感的衣著也鮮

有嘗試,想不到今天竟然要在陌生的環境長時間裸露身體,而且還要被一個又一

個素未謀面的人看見,這一次狼狽而尷尬的經歷肯定令她永志難忘。

先是Amy和霞姐,跟著是小婷,原來已經在三個人面前徹底地裸露過,幸

好都是同性的,還不至於太過難堪,但後來竟然連兩名醫院的男雜役也看見她的

裸體,雖然是三點不露,但已足教家怡羞得滿面通紅,甚至不知所措,以致不滿

和反抗的意思也不能表達,白白讓兩個陌生男人飽了眼福。

現在小婷又向家怡提出了一個更大膽的建議:裸體由4樓走到6樓,而且將

要面對一個叫David的男人,但這還沒有計算途中可能會遇到其他人,試問

這樣的建議怎樣能令家怡接受得來呢?

然而小婷再一次的鼓勵她:「你想一想,剛才不是由5樓來到這里嗎?而且

你又那麼聰明機警,連一班維修工人也能給你避過了,相信去6樓超聲波室絕對

難不到你的,說不定Amy已經在那里為你準備了衣服,你快些上到去便可以不

用赤身露體了。」

家怡:「先前逃過被維修工人發現是僥幸而已,下一次未必這麼好運的,我

怕在樓梯會再遇到其他人,那時我全身赤裸,又無路可逃,必定羞死了。」

小婷:「別想得太壞吧,剛才的情況未必會重演的,我也經常走後樓梯當作

捷徑,省了等升降機的時間,實在很少人會使用的,我這一年來在後樓梯碰見的

人算起來連三個也沒有,彷佛是我的私人通道似的,你應該不會那麼好彩數,一

天內兩次都碰見人吧,哈哈!」

家怡開始有點兒激動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我不會再赤身露體的四處

走,我寧愿放棄余下的檢查了。你幫我找Amy吧,叫她把我的衣服拿來給我,

我不想再出丑了,要我脫光衣服在醫院走來走去,像個瘋婦似的,我真是接受不

到啊!」

小婷:「你先冷靜點,我要告訴你,即使你現在不去6樓檢查,也不可能在

這里等Amy的,我先前已經說過,10時15分,即是兩分鐘後會有清潔工和

技術人員來進行例行清潔及保養檢查,那時就算你不介意給他們看,他們也必要

求你離開這房間的!他們隨時會到的,我勸你還是快些離開這里,否則他們全都

入來了,那時你便真的會當眾出丑。」

家怡亂了:「怎麼辦呀?我這樣子怎可能走到6樓那麼遠?我真的很怕!」

小婷:「別怕!我陪你吧,現在時間無多,先到後樓梯再說吧,一會兒清潔

工和技術人員來到走廊的話,我們便出不了去。」

小婷一邊說一邊拖著家怡的手打算離開房間,而家怡聽到小婷說會陪著她,

彷佛感到多一點的保護,加上當下的她確實是六神無主,於是便由得小婷擺布,

被她的手拖著步出X光室,再一次赤裸裸地回到醫院的走廊之上,而公開地方裸

露的羞恥感覺亦再一次侵襲身無寸縷的家怡。

這一刻,赤裸而無助的家怡唯一可以倚靠的就是眼前的小婷,一位相識不到

二十分鐘的陌生人,所以她不其然地緊緊捉著小婷的手,害怕小婷會離她而去,

把她丟棄在冰冷的走廊上。

小婷領著家怡步出了X光室,然後右轉向著樓梯門的方向走去,才走了兩三

步,前面的第五個房間忽然有人開門出來,原來正是三名清潔工人,他們似乎已

經完成了該房間的清潔工作,正準備前往X光室。

走廊上突然多了三個人,而且正向自己的方向走過來,家怡害怕得想即時逃

回X光室,但小婷卻捉緊家怡的手,沒有讓她走開,而且繼續向前行,速度亦加

快了,好像完全沒有考慮到身後的家怡是全身赤裸似的。

家怡掙扎著低聲說:「別再走了,會被他們看見的。」

小婷壓低聲音對家怡說:「我們走快一點,只要比他們早些到樓梯門口便可

以,我擋在你前面,他們距離又這麼遠,不會發現你沒穿衣服的。」

家怡:「怎麼可能啊?不如回去吧?」

小婷不耐煩說:「不信我的話,我現在就走,你自己解決吧!」

家怡一聽到小婷要離棄她,立即態度軟化,哀求道:「一切都聽你的,別拋

下我。」

小婷:「信我吧,就到了。」

剛剛安撫好了家怡,從遠處迎面而來的三名清潔工人隱約認出小婷,其中一

名上了年紀的男工便禮貌地打了個招呼:「早晨,莫小姐,今天要上班嗎?」

小婷簡單回應:「早晨,發叔,我有事,先走了。」於是便小心翼翼地拖著

家怡加快速度的走到樓梯門口。

小婷對家怡說:「你先走,我在這里守著。」

家怡還來不及反對,便被小婷推了出梯間,赤身露體地重游舊地。後樓梯的

低溫及冷冰冰的地板又再一次的提醒了家怡,她的處境極其危險,因為上層和下

層都可能隨時有人出現,看見她的裸體。

成功讓家怡推門入了梯間,小婷卻沒有跟隨入內,但也沒有離開,她似乎真

的是想守住門口,希望確保沒有其他人能夠進入後樓梯。

家怡全裸站在梯間,不知如何是好,慌忙之下便拍打梯門,希望小婷能陪她

一起。小婷見家怡失了理性,恐防她驚動其他人被發現,便開門進入梯間,對她

說:「你傻了嗎?這麼大力拍門豈不是叫其他人都來看你沒穿衣服的樣子嗎?」

家恰:「我真的很害怕啊,我什麼地方也不去了,你隨便找件衣服給我穿上

吧!我不要赤裸裸的被人看見……不如你脫一件衣服給我吧,一件便足夠了。」

小婷:「你先冷靜下來,這里沒有人,別怕。你看看我吧,我身上哪有多余

的衣服可以給你,難道要我只穿內衣褲出去嗎?」

其實小婷的確是愛莫能助,因為今天是周末,所以她的衣著也是非常簡單,

只是一條及膝長度的連身裙,相信裙下就只有乳罩及內褲,實在沒有可能脫下任

何一件給家怡。

小婷:「留在這里也不是辦法,不如到了6樓再說,Amy應該已經安排好

的。」

家怡沉默了片刻,忽然響起了清澈的電話鈴聲,劃破了一瞬間的死寂,原來

是小婷的手機響了,兩人都被嚇了一跳。小婷稍為回過神來,看了看來電顯示,

說:「是David啊,我先聽聽。」并示意家怡不要作聲騷擾。

小婷:「我是小婷,有什麼事找我呢?」

David:「Amy對我說,她有位朋友趕著做超聲波掃描,我等著見時

間都過了她還未到,便打個電話給你,看看她的朋友是否已經離開了你那兒。」

小婷:「我們快到了,正在後樓梯上來,你開門給我吧,見面再說。」

小婷對家恰說:「我們現在就上去吧,David是個好人,一定會幫到你

的。」

家恰:「我現在這個樣子怎麼可以讓人看見?而且還是個男人,我才不會去

呢!」

小婷:「我們在醫院工作的,有什麼沒見過呢?裸男裸女實在見不少了,哪

會少見多怪,你放松一些,大方一些,可能大家到時反而沒有那麼尷尬。跟著來

吧!」

家怡沒有說話,似乎認同了小婷的講法,於是小婷便拖著家怡往6樓進發。

10:17AM

全身赤裸的家怡由4樓步行到6樓,這種在公眾地方裸露的滋味令她極不好

受,心理上不但要承受著隨時被人發現和看光的壓力,身理上的變化也令她感受

到前所未有的屈辱,因為剛才在走廊等候入X光室時的感覺又再次出現,因低溫

而變硬了的乳頭,就像兩粒長長的粉紅完葡萄,在經歷後樓梯冷風的吹掃下,令

仍是處女的家怡貿忽然產生出一種不應該且帶有罪惡感的興奮感覺。

越是往上走,這種帶有罪惡感的興奮感覺便愈發強烈,不單來自乳頭,連經

過涼風挑逗的下體也開始生出另一股不亞於前者的興奮。家怡已是大學畢業生,

當然明白是什麼一回事,只是她不明白為何會發生在此時此地。

家怡雙腳開始發軟,走得越來越慢,她實在不敢相信,在醫院的公眾地方赤

身露體竟然會令她的身體有這種發情的反應,她一直認為這是變態的露出狂才會

有的,所以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也是如此,此刻她的內心只好拚命地否認。

小婷見家怡越走越慢,覺得有點不對勁,便回頭問一問家怡:「你沒事吧?

怎麼走得這麼慢呀?」

其實家怡已開始控制不了自己體內那股強烈的興奮,酸軟的雙腿更連站也站

不穩,在小婷一問之下意志更突然松懈,令原本吃力地緊合著陰唇的一雙大腿宣

布失守,在小婷的面前,家怡的下體竟然滴下了兩滴完水在地上,看得小婷一時

之間說不出話來。

小婷指著地上的水點,又指著家怡:「你……是什麼一回事?」

家怡雖然極其尷尬,但一點急才仍在,她當然不好意說出實話,便胡扯說:

「我很急啊,我想小便。」

小婷開始生氣了:「你早不來,遲不來,現在說要小便!我到哪里找廁所給

你?」

其實家怡根本就不是尿急,所以說:「不打緊,我還可以忍的,到了6樓才

去廁所也可以。」

小婷:「6樓的廁所仍未維修完,所以全都封閉了,要上廁所的話,只可以

使用5樓的。」

家怡即時想起自己的衣服都在5樓的更衣室,如果可以回去取回衣服,豈不

是無需再繼續裸體示人嗎?她隨即問小婷:「那麼我想先去一去5樓的廁所,然

後才去超聲波室,可以嗎?」

小婷:「不可能的,後樓梯的門必須有人從走廊外才可以開得到,所以才要

David幫手開門,沒有人幫助的話,我們在梯間是不能進去的。」

小婷續說:「如果真的要去5樓廁所,必須先上到6樓,出到走廊,再乘升

降機到5樓才可以,你這樣光著身子,還可以乘升降機嗎?」

一瞬間,家怡的腦海里幻想著自己一絲不掛地走過6樓的走廊,再步入升降

機,然後……那股伴隨著羞恥的興奮感覺又再侵襲家怡,完水亦再一次滴在靜寂

的梯間地上。

(六)

10:19AM

小婷看見家怡又流出「尿液」,以為她真的非常尿急,緊張起來:「Oh

no!看來你快忍不住了,怎麼辦呀?你不可以在這里小便的,我還是帶你去廁

所先解決吧!」

家怡:「你不是說過要乘升降機到5樓才有廁所嗎?我全身赤裸,怎可能呢

?萬一升降機內有人我便完了,不可以的。」

小婷:「難道你在這里小便嗎,你都急得滴出來了,還在裝什麼強?」

家怡:「也總不能赤條條的在外面到處走,我寧愿在這里忍到失禁也不會如

此羞家地走出去。」

小婷:「反正你不是已經預算了赤裸地到六樓檢查的嗎?只不過再多乘一程

升降機而已。」

家怡:「你說得倒簡單,現在沒衣服穿的是我,你會明白我有多尷尬嗎?你

試試全身赤裸的站在這里,我看你一分鐘也支持不住。」

小婷有點生氣了:「我是來幫你的,怎麼變了來受你的氣!我見你急得如此

辛苦才好心替你想個法子,你不想去廁所便不要去吧,別說到我像在害你似的。

家怡:「你叫我赤裸裸地去乘升降機,跟害我還有什麼分別?若真的有心幫

我,便借你的衣服給我吧。」

小婷:「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沒有多出的衣服可以借你了,難道要我在這

里脫光嗎?」

家怡:「你不是說今天很少人出入,這梯間很安全的嗎?你可以借衣服讓我

穿上先去廁所解決了,然後便可順道往更衣室取回衣服,到時我再回來這里把衣

服還你。」

小婷:「要我脫光了在梯間等你回來?太荒謬了!我接受不到。」

家怡:「你用不著脫光的,只需要把連身裙借給我便行了,你還有胸圍和內

褲,比起現在我一絲不掛好得多了。何況你不是說這梯間很安全,應該沒有人會

發現的嗎?」

小婷:「話雖如此,若給我的同事看見我只穿著內衣褲的話,那還有面目在

醫院里繼續工作!」

家怡:「你看你多麼自私,自己讓別人看到穿內衣褲的樣子便不得了,但就

口口聲聲說沒有所謂的叫我赤身露體地到處走!」

小婷:「你*.....在這里沒有人認識嘛,我卻是這里的員工,人人都

認得我,怎麼可以相提并論?」

家怡:「原來在沒人認識的地方就可以赤裸裸讓人家看,那麼你為何不到蘭

桂坊裸跑試試看?那里應該也沒有人認識你。你就是口講天下無敵,做起來卻有

心無力!」

小婷說不過家怡,但真的生氣了:「總之我不會借你衣服,你脫光光給多少

人看全相是你的事,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就是乖乖地跟我到六樓繼續你的

檢查。二:我立即走,你自己一個上去!」

家怡心知惹怒了小婷絕對沒有好處,若她真的棄下自己不顧,便不堪設想了

,於是態度也軟化下來:「對不起,我一時情急才說了斗氣話,你一直在幫我,

我應該感激你才是。」

小婷還未下了剛才那口氣:「不用那麼賣口乖了,我可是個非常自私,口講

無敵,做就無力的人,說不定我一會兒便把你拖到醫院大堂赤裸示眾,再叫保安

員把你送到警署。」

家怡心里一寒,彷佛感覺到小婷隨時會將剛才的說話付諸實行,連忙再賠個

不是:「小婷,對不起啊!你那麼好人,又幫忙我,我實在不應該如此說你的,

原諒我吧。」

小婷終於開懷了一些:「怎麼了?現在還需不需要去廁所?David應該

已經在梯門口等我們,快些上去吧!」

家怡經過剛才一嚇之下,下體的「滴水」現象自然已經不再,而且也不敢再

提去廁所的問題:「還支持得住,不用去了。好吧,現在只好見步行步啦。」

此時,家怡低頭看看自己渾身赤裸的軀體,又再一次意識到梯間的冰冷感覺

,一股寒意亦由赤著的雙腳和聳立的乳頭侵襲她的身體。而當她想到不久便要全

裸面對一個陌生男人,讓他看光自己的身體,她更加感到沒比的羞恥,不知如何

應對。

一步一步的往上行,心情變得越發緊張,出於少女的本能,家怡的手開始尋

找著適合的擺放位置,希望可以將自己裸露的身體部份減至最少,可惜家怡也自

知無論如何設法遮掩都是自欺欺人,赤裸裸就是赤裸裸,在別人眼中亦只是一名

身無寸縷的裸女。

家怡嚐試以以雙手遮掩重要部位,可惜還是於事無補,雖然右手在胸前掩著

一雙乳頭,左手則遮擋在兩腿之間,勉強地不至於三點盡露,但仍有為數不少的

陰毛露了出來,無論家怡的手怎樣左移右放,仍然是擋不住下體的春光,家怡此

刻有點恨自己為何不早早趁著夏天便修剪一下體毛。

終於到達六樓的梯門了,短短十多級樓梯身的路程,足以令家怡精神上受到

難以言喻的折磨,面對著通往醫院走廊的門口,知道自己即將要走出去這條任何

人都可能隨時經過的通道,自己身上卻連一件衣服也沒有,而且還將要赤裸著身

子跟一個陌生的男人行到不知多遠的房間,途中會發生什麼事呢?會有更多未知

的人出現嗎?這一切都使家怡緊張得想打退堂鼓。

小婷:「到了,我先打電話給David,看他是否已經在門外守候。」

家怡開始加倍的緊張,整個人不自覺地瑟縮在小婷的背後,希望她可以幫忙

擋著自己赤條條的丑態。

電話接通了,小婷拍拍家怡的肩頭示意她放松下來:「是David嗎?我

是小婷,我們已經到六樓了,現在樓梯門外,你在哪?」

David:「我快到了,稍等一會,十秒內到!」

小婷:「現在走廊有沒有人?」

David:「有!」

小婷:「有多少人?」

David:「有一個!」

小婷知道走廊還有其他人,大為緊張,急問:「誰?是男還是女?在做什麼

?」

David:「一個男人!就是我,正在跑。」

小婷:「衰仔!老是在耍我,欠揍。說認真的,除你之外,應該沒有其他人

吧?」

David:「沒有了,整層樓就只有我一個人,可以放心。我到門口,是

否現在就開門?」

小婷:「還用說嗎?兩位美女正在等你,其中一個更是裸體的,你走運喇!

家怡聽到小婷拿她的丑態來開玩笑,令她羞得滿面通紅,雙手更加用力地企

圖力保三點。

David:「裸女!你認為我還見得少嗎?除非裸體的是你,那就值得驚

喜了!」

小婷:「你想得美!別廢話了,快點開門吧!」說罷已即時終止通話。

同一時間,樓梯門動了,家怡顯得非常緊張,繼續瑟縮在小婷的背後,門繼

續徐徐地被打開,門隙之間出現一位架著眼鏡的年輕男子,應該就是David

,他個子不高,長相也不太帥,但卻有著親切的笑容。

David看見小婷和家怡,首先開腔打個招呼:「Hi,小婷。」

然後再望向小婷身後的家怡,又是一個親切的笑容:「這位應是周小姐了,

Hello,你好。」

David很有禮貌,完全不像是電話中說話輕佻的小子,他由開門至今,

從沒打量過家怡的身體,一直都只望著家怡的眼睛說話,彷佛沒有發覺眼前的美

女是全身赤裸。

David這樣的態度令家怡有點錯愕,因為她以為自己的裸體一定會引起

別人的好奇和注目,尤其是男人,但David如此從容大方而有禮的態度實在

大出家怡所能意料,所以亦令她沉重而恐懼的心情大大緩和。

家怡雖然一下子放松了少許,但始終仍然意識到自己是一絲不掛,所以家怡

本能上仍是極力保持住三點不露的姿勢,但這樣的裸露姿態配合其羞澀的表情,

實在比任何三點盡露的AV女優更見得性感、誘惑和刺激。

家怡長大至今,可曾試過赤裸裸地站在另一個男人面前,她此刻的羞恥感覺

已經透過通紅的臉頰完全反映出來,但她尚未至於呆到說不出話來,仍可禮貌地

回應:「你好,叫我家怡好了,不用周小姐那麼客氣。」

小婷:「是啊,我們也是今天才認識的,我也喚她家怡,她是Amy的朋友

。」

家怡:「是啊,本是Amy替我安排今天檢查,但現在找不到她了,幸好有

小婷在。」

David:「Amy被上司召往處理一些急事,不過她已經向我交待了你

余下的檢查項目,她辦妥了手頭上的工作便會找你,別太擔心。」

小婷:「別說那麼多了,她已經比原定時間遲了,快點去你那部門吧,不是

十五分鐘後便要關閉進行清潔嗎?到時人多了便麻煩。」

David:「沒錯,你們快點跟我來吧。」

David話剛說罷便推門出去,小婷也緊隨其後,但家怡卻有點猶豫,裹

足不前,不好意思地問:「就這樣子出去嗎?會不會突然有其他人?要行多遠才

到?」

David停下步來,回望家怡:「正常情況下,外面應該沒有人,至於行

多遠呢?其實距離這門口第四個房間就是了,而且有我和小婷在照顧你,不會有

事的。」

由於小婷已經行前了數步,全裸的家怡變得完全沒有遮擋,雪白的身軀正式

坦露在David面前,一直極力保持目不斜視的他也不禁由上而下快速地掃瞄

了家怡的身材一眼,家怡一下子在人前徹底地裸露,當然又驚又羞,即時尖叫了

一聲:「不!」

驚叫的同時,害羞得蹲下來卷曲了身子,希望減少身體的暴露位置。

David也知道這舉動實在并不太好,所以急忙道歉:「對不起*...

..但你真的太美了,我才忍不住偷望。」

此時小婷也回過頭來,看見家怡既無助又懼怕的樣子,同情之心油然而生:

「不用怕啊,David是好人來的,他不是有心令你難堪的,試想想,你這麼

漂亮,又沒有穿衣服,正常男生怎可能視若無睹?」

家怡有點激動的說:「我知道你們都好,但好真的很害怕,我不能接受自己

脫光光的樣子讓人看見,我面對不來!我什麼地方都不想去,我不要這樣子行來

行去丟人現眼,就讓我留在這里好了。」

小婷上前安慰:「裸體并不是什麼羞恥的事,何況你樣子又美,身材又好,

別人看見都只會贊嘆和欣賞而已,你應該為自己的身體感到自豪,而不是羞恥。

David:「小婷說得不錯,人生出來不是赤裸裸的麼?人體的美是最自

然的,有些人一看見裸女便完迷迷,是他們的思想有問題,裸體不等於完情,裸

露亦不等於完蕩。」

家怡聽到他們的說話,覺得頗有道理,激動的情緒稍為平伏下來,一面疑惑

地望著David。

David見自己的偉論竟然收到意料之外的效果,於是繼續發揮:「正如

我剛才看見你的身體,我完全是被你的美態所吸引,絕對沒有非份之想,也聯想

不到任何完穢的意念,更加沒有因此而認為你是個完娃或變態暴露狂,我只是在

贊嘆你的身體是百分百的上天杰作,是一件活生生的藝術品,就好比外國的人體

雕塑,真實地表現出人體的線條美,只有無知的人才會認為那些是不雅的!你擁

有美好的樣貌和身材,根本就是上天給你的恩賜,應該為此而自豪,不應該埋沒

它。」

家怡被David這番言論哄得心里由害怕變為歡喜,因為她一直也知道自

己是個美人胚子,但得到的贊賞卻并不多,多年來別人大多是著眼於她的成績和

才干,少有贊賞她的外在美,加上一向端莊樸素的裝束,被人當面地贊美自己的

身材更是絕無僅有。

但今天的一次意外裸露,家怡雖然不情愿地被幾個人看見自己的身體,然而

卻不約而同地得到他們的欣賞,她內心對裸露的恐懼亦大大減低了,相反地,裸

露還帶給她一些從未試過的滿足感,也可能是虛榮感。

小婷見微知著,看見家怡的神態有所改變,知道David的話管用了,立

即打蛇隨棍上,一邊上前攙扶家怡站起身,一邊鼓勵她說:「來吧,站起來,鼓

起勇氣大大方方地行出去,即使有人見到也不用怕。」

家怡重拾精神的站起身,雖然仍是赤身露體,但已經比之前一刻自然得多,

但赤裸裸地站在兩個今天才相識的人面前,而且人家則穿著整齊,自己卻身無寸

縷,始終是難以克服的心理關口,所以家怡的姿勢仍然是有點保留,雙手繼續抱

在胸前,遮掩住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

小婷:「現在David先行在前頭,你跟著他,我則在你後面,這樣應該

安全多了,有什麼事也有我們擋著?」

家怡深呼吸了一口氣:「好吧!」

David再次推開樓梯門,走廊的光線令家怡感到將要曝光於全世界似的

,心跳也急促起來,原已走了的緊張心情又再一次回來,但家怡努力迫自己硬著

頭皮往走廊踏出勇敢的一步。

成功了,家怡正式踏上她的裸體旅程的另一階段。

在醫院大樓的六樓走廊之上,一個全身赤裸的年輕美女正一步一步地行向西

翼的房間,這香艷刺激的一幕實在是令人難以想像得到,但現在確確實實地出現

了,而且是出現在保安室的閉路電視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