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2h2d 奇摩女孩 情趣吧

幻想鬼畜日記[完結]

2015-5-25 校園春色小說

第一章小夜的宣誓

放課回家,里子怱怱地撥了電話給她的同班同學真弓。

里子:“真弓,那個我已準備好了,其他的就由你來負責吧。”

沒多說幾句話,里子掛了電話,急忙地跑了上房間。

里子的全名是木之內里子,是一名國中二年生。有一頭到肩,染上暗紅的秀發,一對像是會說話的大眼睛,樣貌標致而可愛。性格方面活潑好動,無論體育或成績都很好,在校內是品學兼優生,在校外則是個朝氣十足,人見人愛的陽光少女。

換好了衣服,就開始為打後的約會做準備功夫。

半小時後,她的兩名同學也一起來到她的家里。

一位是立川小夜,和里子差不多高度,烏黑秀發紮成馬尾,生就一副小天使的美麗清純臉孔。外表非常斯文端莊至乎有點兒靦腆怕羞,是個典型的鄰家小美人。校內成績和里子也差不多,體育方面卻是個白癡,但家政倒是一流。

另一位是天堂真弓,個子較里子和小夜矮上一點,乃是一名千金小姐,雖是掛上金絲眼鏡,但無礙其美貌之余,也更添上一分書卷味,配上烏黑而沒有染完的長發,以及兩邊留海精心紮成的辮子連幾顆彩完小珠,確有點豪門大戶千金小姐的氣質。雖然是三人中最聰明的,但不知何解,成績則只是一般而已。

她們三人由小二開始結識,而且也非常地投緣。時至今日,已經無所不談,形影不離,變成是三位為一體的姊妹。故此,她們在校內也被同學稱為三朵小花。

兩人到步後,里子就帶了她們上她的房間一同做功課。基於有兩個高材生在場,功課用不到一小時就已完成。此時,里子和真弓不時用眼互望,也不時一同瞄著小夜。

小夜招牌式的低著頭,默不作聲。氣氛一時沉默得有點尷尬,但也充斥著一種非常古怪的張力。

里子真弓忽然笑嘻嘻地移近了小夜,不約而同地握上了小夜的一對纖手,一人吻上了她的耳朵,一人吻上了她的臉珠。面對這種奇怪的舉動,小夜并沒有阻止,反而一動不動任由倆人索吻,原本垂低的頭慢慢昂起,朱唇輕顫,星眼微閉,露出享受的神情。

其實在五個月前,當時還是暑假中。三人在真弓家的別墅渡假時,她們傾談至半夜,一時興起,就玩起了同性戀的游戲來。由那個時候開始,這種特殊關系就斷斷續續地維持著。至一個月前,真弓大膽地提出玩SM,而她也身先士卒地擔當M的角完。之後三人輪流地嘗試,最後發現真弓和里子都很喜歡做S,而小夜卻是M的材料。

而今日,里子家里剛巧沒有人,所就約了她們一起到來玩玩。

真弓:“今日是否照舊?”

里子:“當然了,小夜有異議嗎?”

小夜沒有作聲,算是來了個默忍。

真弓:“里子,小夜,其實你們不覺得沒有必要每次都提議嗎?我以為既然我們都知道自已的趣向,倒不如今日一次過決定以後所擔當的角完還更好了。”

里子:“其實我也是這樣認為的,只是怕小夜不好思意而已。”

小夜:“…其實…我…我沒有所謂…”

小夜其實真是有點不好思意。

真弓:“好,好,那我們就定決,由今日開始,我和里子當主人,小夜當奴隸好了。”

里子拍手贊成,小夜仍是那個模樣。

里子興奮地走向了桌子,在柜中取出一張字條給了真弓。

真弓看完了就露出了笑容,然後把字條交給小夜。

當小夜看完了後,臉上即時像火燒一樣通紅,默然不語。

里子:“好了,那個就是奴隸給主人的宣誓詞,小夜你要用它向我們好好宣誓效忠。”

小夜:“但…但…是,我…我還未有…心理準備…”

真弓突然用手指半力地捏著小夜的臉蛋,看來滿不高興。

真弓:“你是我們的奴隸,要什麼心理準備,快給我大聲地讀出來。”

隱藏在千金小姐那大方高貴下的真面目一下子展露了出來。

小夜:“對…對不起…”完全沒有反抗,小夜也像真弓一樣,表露出自已的真本性。

在里子的指示下,小夜跪在倆人面前,羞澀地開始了她的奴隸宣言。

小夜:“我…立川小夜…於此立紙為誓,從今日開始,將成為里子主人和真弓主人的性奴隸,并且從今以後都會服從主人們的一切命令,以及盡心盡力取悅主人。若果惹怒主人們就必須要接受處罰。”

小夜用不強不弱的聲音說完後,紅潮已經延到粉頸,眼睛也抺上一層薄薄的淚光。

里子:“好,那麼現在簽上自己署名罷。”里子即時下達了命令。

小夜愕視一下她們,無奈地在紙尾簽上名。里子還找來了一枝大頭水筆,涂黑了小夜的姆指,然後在紙上寫押。

里子:“好了,從今日開始,可愛的小夜就是我和真弓的專屬玩具了。”

真弓:“里子,這張宣誓紙你要收藏好啊。”

里子也小心地放到書棹柜內。

其實三人心里都知這張所謂宣誓紙根本是毫無約束力的,只是鬧著玩而已。

真弓:“那麼,小夜,我命令你,立即把身上所有的衣服,一件不剩的脫下來。”

小夜沈吟了一下,乖乖的站起身,慢慢地脫下衣服,然後全身赤裸地站在倆人眼前。

小夜:“…好難過……”

里子和真弓一起坐在床邊欣賞小夜的裸體。

小夜的皮膚白晢幼嫩,乳房的發育比同齡的女孩子大,已成吊鐘的雛形,配合兩顆焉紅的小菩堤,實在頗為引人。年紀雖小,但身段曲線也見得細致了,高脹的臀部,纖幼的蠻腰,修長的美腿,微隆的小腹,希疏的體毛。雖仍是處於發育的階段,但無可否認已有一定的魅力。

一絲不掛站在兩個同性面前,任由她們監賞觀看自己的胴體,下體竟然產生一股酸麻的感覺,小夜不期然為自已的本性感到悲哀。

里子:“那個買了沒有。”

真弓在書包中拿出了一條帶子。小夜是注意到了,卻不知是什麼東西。

真弓:“小夜,這條狗帶是主人特別買給你的第一份禮物,你就自已戴上吧。”

小夜:(狗帶嗎……我要戴上這條狗只才用的狗帶……那我豈不是……)

小夜被屈辱的感覺喚起了被虐的本性,接過狗帶後順從地戴上脖子,靜靜地站著不動。

真弓:“呵呵呵……這條狗帶和小夜很合襯呢,全完是只母狗了,小夜是不是應該多謝我的禮物?”

小夜:“是的…多謝真弓主人的禮物。”

至此,小夜知道真弓與里子是早有預謀的,但心里卻完全沒有要責怪她們的感覺。

里子:“我也有禮物給小夜呢。”

說畢,在房里找上了一條白完的綿繩子。

里子:“這條可是遠足用的繩子,我也送給你好了。”

里子走到小夜身後,開始把她的雙手從背後縛起來。

真弓也走了過來,用手指捏起小夜的乳頭,發覺起經硬起。

再探手摸往她的懚密秘處摸去,柔軟的陰毛按上去頗為舒服,同時也發現中間有點濕潤。

真弓:“里子,這條母狗原來已經發情呢”

尖酸刻薄,愛用手指捏小夜,正是真弓的特殊喜好。

里子:“怎麼?縛也沒縛好就濕?……真拿你這個變態沒法。”

小夜:“…對不起…嗯…”

在里子縛起小夜的時間,真弓也不斷用手騷擾著小夜。

里子:“好了,縛好了,小夜快躺下來。”

拍了一拍小夜的屁股催促著。

小夜躺下後,里子已急不及待脫下了內褲,跨上了小夜的臉上。

小夜還未來得及出聲,口已給里子的下體封死,突然一陣快感自陰部傳上大腦,原來真弓已開始為小夜口交。

里子:“小夜,快點,給我好好服務一下。”

小夜勉強吸吮里子的陰部,也努力地試著用舌頭舔上它。

里子的喉嚨發出吟呻,把左手伸到自已的乳房輕撫,右手卻伸往背後小夜的乳房搓摸。

真弓的小嘴巴離開了小夜的下體,坐直了身體。一手抓上了她的腳踝,一手伸進自已的內褲里撫摸,一腳撩撥小夜的秘處,嘴巴也在抓來那只可愛滑嫩的小腳上吻著舔著。

登時變得一室春完。

不久,唯一嘴巴空閑的里子發出快樂的呼叫聲,接著身驅向後靠,雙手往後面小夜的雙乳抓上去作為支撐,看來是接近頂點了。真弓也加快了手部活動,同時腳趾也用力往小夜的小洞穴擠壓進去。小夜的身體冒汗,小嘴也自然地配合里子的反應,使勁地舔著里子的秘處。

“噢…”首先是里子長呼一聲,身體突然硬直,雙手也大力地抓著小夜的雙乳,就這樣坐在小夜的臉上泄身。然後真弓和小夜身體也同時震動了一下,呼叫咽哼聲始起彼落,兩個小 女孩都到達了自己的高潮。

真弓:“小夜,記得今晚要把體毛全部剃掉!”

小夜:“…嗯…嗯…是的……主人……”

小夜依然全身赤裸被縛著跪在地上,一邊用舌頭為真弓清潔腳趾,一邊老實地回答著,心里卻暗暗地期待著以後會有更刺激更荒誕的游戲。

第二章 小夜的課余活動

星期日的午後, 里子等約好了在學校附近的快餐店集合。 一起吃過午餐, 三人就回到學校。 此時的學校除她們三人外, 就連一個人影也沒有, 對她們來說, 也實在是太放便。 意料之內, 校門上了鎖。 三人往原定計劃中位在校舍側面一樓的保健室去。 三個女孩子, 好不容易打開了窗閂, 由窗口潛進了學校。

真弓: “小夜, 脫衣服吧。”

剛入保健室, 真弓立即向小夜下達了這項命令。

小夜: “咦?! 不…不是到課室才…脫嗎?”

和原先的計劃不同, 連里子也都愕然, 但她還是沒有出聲, 任由真弓出主意。

真弓: “小夜你是不是要反抗我的命令?”

小夜: “不…對不起, 主人, 我現在就脫吧。”

見到里子也沒有反應, 小夜只有服從真弓的命令, 把原本所穿的白完襯衫, 藍完短裙, 以及小梅花內衣褲全都脫下。

真弓: “那個, 小夜, 奴隸是沒有資格穿鞋的。”

小夜用求助的眼光望了里子一眼, 里子只是搖了搖頭, 小夜只有把身上僅余的一對鞋襪也都脫下。 真弓在她的小背囊里拿出了小夜專用的狗帶并為她戴上, 又拿出了一條繩子縛在帶上。

真弓: “小夜, 趴下。”

小夜依言, 四腳爬爬地趴在地上。

真弓: “呵呵呵…小夜現在很可愛呢, 主人就帶你在學校內散步吧。”

說罷強要把小夜牽出保健室。

小夜: “請…請等一等, 那我的衣服怎麼辦?”

真弓: “嘿嘿……現在還要這些嗎, 里子, 扔出窗外吧。 回來時才讓她撿回, 希望不會有人先拾到好了。”

小夜: “求你…不要…里子主人…不要…”

里子也笑了出來, 無視小夜的求情, 一手把小夜的所有衣物全扔出窗外, 然後重新鎖上窗閂。

真弓: “好了, 衣服沒有了, 小夜你就死心吧。 在回去以前, 你也得要光著身子呢。”

拉了手中的繩子, 三人走出了保健室。

在校舍的走廊中, 三個女孩, 一人行前, 一人行後, 一人則在中間四腳爬行。

被真弓牽著的小夜, 全身赤裸, 在里子的指示下, 膝蓋離地, 臀部撓起。 在四腳爬爬時, 兩邊股肉一左一右地擺動, 煞是有趣。 剃清了體毛的女陰, 也毫無遮掩地暴露在空氣之中, 鮮紅的肉唇, 微脹的小珍珠, 深谷中的菊穴, 濕潤的桃源洞口, 全都任由身在後方的里子盡情地欣賞。

里子: “真弓, 這里的風景很好呢, 小夜的洞穴和屁眼全都可以看過清光。”

真弓聽了里子的說話, 也走到小夜的後方。

真弓: “嘩! 很厲害, 小夜的底部全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真弓和里子的視線和説話尤如一把利刀般, 直插入小夜的自尊心內。

女孩子的自尊心嚴重受損, 她的眼匡開始潮濕。 然而, 除了眼匡, 還有一處也跟著潮濕。

里子: “真弓你看, 那個洞口反光的, 是不是小夜的愛液。”

真弓: “是啊, 應該是愛液, 還有那顆小珍珠, 好像也變得更大了。”

里子: “你看那兩片肥肉, 又紅又脹的, 這是不是書本上說的性興奮?”

真弓: “我這個純純小 女生怎麼會知道, 就問一問她本人好了。 喂, 立川同學, 你現在是不是性興奮呢?”

面對這種完全剝奪尊嚴的問題, 小夜感到難以啟齒。

小夜: “……”

真弓用腳踢了一下小夜的屁股, 使得小夜幾乎向前跌倒。

小夜: “…對不起, 主人…小夜是性興奮……”

里子: “你這麼小聲, 叫我怎麼聽得到。”

小夜: “我…我已經性興奮!……”

小夜大聲地說出屈辱的說話, 里子和真弓聽得一同嘻哈大笑。

真弓: “里子, 光著身體散步會性興奮的家伙, 應叫作什麼呢?”

里子: “我和你一樣也是純純女生, 我當然也不知道。 喂, 優等生, 你知道嗎?”

小夜: “……是露體狂…”

里子: “露體狂? 多嚇人的名詞…, 那些人不是又變態又完穢的嗎? 難道身為優等生的立川同學也是這種人?”

小夜: “是…是的…小夜是…又變態…又完穢的露體狂。”

接著又是一輪無情的嘲笑。

被里子和真弓觀賞了自己的秘處以及回答屈辱的問題後, 小夜的人格也全沒有了, 但身體卻燃起了被虐本性, 清清楚楚地感到有股不泄不快的悶熱感覺藏在體內。

小夜很不容易才由一樓爬至三樓的課室。 當進入課室後, 里子就把小夜給縛起雙手。

真弓: “來, 小夜, 給主人服待一下。”

真弓脫下了內褲, 坐在椅上, 命令著小夜服待自己。

小夜跪到她的跟前, 開始用小舌頭為真弓服務。

里子走到一旁, 倒轉一張椅子, 胸口壓著椅背, 興致勃勃地觀看小夜的口交。

里子: “真弓, 舒服嗎?”

真弓: “嗯…棒極了…, 里子……你也來試試嗎?”

里子: “還是等你享用完才到我好了。”

隨著小夜不斷吸吮真弓的洞口, 以舌頭輕舔小肉荳, 真弓發出甜美的聲音。

真弓: “好…好…小夜你的口技…還真是不頼…”

五, 六分鐘過去, 真弓忽然用力拉著小夜的秀發往自已的秘處擠。

真弓: “到了…要高潮了…啊…啊……”

一股溫暖的液體直噴往小夜的臉上, 真弓也終於失神過去。

里子: “好了, 小夜, 現在好好來服待我。”

一次又一次的, 當待奉完兩位主人每人兩次之後, 三人明顯有點累意。

真弓: “里子, 今日也該差不多了。”

里子: “對啊, 時候也不早了, 回去吧。”

小夜: “咦!! 兩位主人……”

里子: “怎麼了。”

小夜: “…我…還未泄…”

真弓: “什麼? 我聽不清楚, 給我大聲講清楚。”

小夜: “…我… 我還未泄身!”

里子和真弓對望一眼, 發出會心微笑。

由保健室到課室這段路程所受到的羞辱, 已令小夜的身體非常興奮,

在課室以性奴隸的身份為主人服務, 也使她的慾火燃燒至頂峰。 現在她的陰核和陰唇已經因為長時間充血而有點疼痛, 全身細胞都在鼓燥, 腦袋也變得不靈光, 身體的性慾到了不得不泄的地步。

但里子和真弓每人都高潮過兩次了, 卻一次也沒讓小夜泄過。

里子: “是嗎, 那關我們什麼事。”

真弓: “沒錯, 我也累了, 想早點回家休息。”

小夜: “請等等…請主人…讓我泄一次好嗎?”

真弓: “笑話! 主人喜歡讓你泄就泄, 不泄就不泄, 奴隸怎麼可以和主人講條件。”

小夜: “我…沒有…求求你們…大發慈悲…讓小夜高潮, 我已經…已經……”

真弓捏起了小夜已經硬挻的乳頭。

真弓: “你這條母狗還真夠煩, 連發情這種事也來讓我們煩, 算了, 里子你認為怎樣。”

里子: “好吧, 若果你可以答應我一個條件, 我就讓你泄一次吧。”

小夜: “好的, 我…什麼也答應。”

里子: “嘿嘿嘿……, 先別急, 這個條件是不能在這里, 而是在禮堂。”

小夜: “禮…禮堂?”

里子點了點頭, 小夜則進退兩難。

里子: “怎樣, 不喜歡的話就算了, 我們倒沒有所謂。”

小夜: “不…我去…我去”

里子和真弓抬了椅子, 坐在臺下。

小夜站在臺上, 身上僅有狗圈和縛上的一條繩子。 在她旁邊放了一張椅子。

真弓: “小夜, 快點開始吧。”

小夜微一頷首, 把真弓所教的臺詞開始道出來。

小夜: “我, 性奴隸小夜現在開始表現完賤無恥的自慰秀, 請兩位主人細心欣賞。”

說罷, 把一條玉腿跨過椅背放上坐位上, 然後使肉唇緊貼椅背頂。

小夜: “嗯…嗯……”

陰肉與椅背磨擦, 積壓的慾望開始釋放, 口中自然地吐出快美的呻吟。

里子: “小夜, 感得怎樣?”

小夜: “小夜…好舒服…啊”

真弓: “喂喂, 你現在是表現, 要清楚說明給觀眾知道。”

小夜: “…對不起, 小夜…的肉唇正和椅子磨擦…嗯…感覺很舒服。”

里子: “笨蛋, 不要合上眼!”

小夜靦腆羞澀地睜開眼睛。

真弓: “小夜, 你這算不算是和椅子做愛?”

小夜: “是…是的…小夜正和椅子…做愛……啊…”

在這個廣闊的學校禮堂之內, 一位幼嫰的小 女孩站在演出臺上, 一絲不掛, 雙手反綁, 一雙大腿分成八字跨在一張椅背上。 小纖腰柔軟流暢而充滿節奏地前後擺動著, 臉上現出高漲快樂的表情, 通體粉紅, 粉完乳頭怒脹勃起, 潔凈無毛的陰部, 椅背, 以及大腿內側皆染上反光的, 粘粘的完液。 正在人前做著完褻的事情, 回應他人下流的質問, 反使小 女孩的完心更熾熱激昂。

里子: “小夜你看, 這里是不是全校師生都在看你。”

小夜: “……噢…是的……好丟臉…請大家…啊…不要看……”

里子: “這麼精彩的自慰秀怎可以不讓全校所有人看。”

小夜腦中也幻想著所有的人正在觀看自己這可恥完亂的行為。

小夜: “…不…啊…真的……好過份…嗯…”

感受這份刺激, 腰枝也加快擺動。

腦袋越來越混亂, 身體只知追求性的快感。 擺動幅度也越來越大, 幾乎整張椅背也使用到, 身驅不自然地震顫, 小嘴肆無忌憚地大聲呼叫呻吟。

真弓: “要高潮嗎? 望著大家, 好好地說過清楚明白。”

小夜: “…是…的…主人…請…大家…嗯……好好…欣賞…小夜…的高潮!”

小夜: “…噢…泄了…請大家…看…小夜…高潮…要…高潮…噢……!!”

身驅強烈痙攣, 雙眼一反, 唾液自口邊流下, 迷糊之間彷佛聽到無數的口哨掌聲。

第三章 小夜的周日活動

周日的早上, 三個女孩在真弓的房里把玩著那堆積如山的化妝品。

里子: “小夜這麼漂亮可愛, 化了妝一定更加不得了。”

小夜: “…那有…里子…不要取笑人家…”

簡單一句話, 小夜已經害羞起來。

真弓: “才不是呢, 小夜化了妝一定很吸引。”

說罷, 三朵小花嘻嘻哈哈地開始化妝。

真弓: “小夜, 這里有些衣物, 我給你挑件最好的吧。”

真弓打開了那嚇人的大衣柜, 在里面找呀找的, 最後給選了一套出來。

里子和真弓兩人一起把小夜的衣服給扒光, 再為她穿上那套特選出來的精品。

現在的小夜, 身穿一件純白完無袖T裇, 黑完迷你裙, 啡完松糕鞋。 但真弓卻不允許小夜穿上內衣褲。 那身裇衫在若隱若現下, 透露出了兩點迷人的粉紅完。 只遮過了臀部的短裙, 露出誘人的大腿。

原本可愛的馬尾現在梳起到頭上, 套上一個暗藍完的假發。 化上個艶麗的妝後, 使得原本天使般清純的臉孔變成一張艶麗的面貎。 看上去, 非但整個人不同了, 且而也好像突然成熟了好幾年。

里子: “嘩…, 小夜很美麗呢!!”

這句可是里子由衷之言。

真弓在小夜的背後, 為她帶上了狗圈, 而且收得比平常為緊, 不細心觀看的話會以為是潮流飾物而已。

真弓: “好厲害, 完全像另一個人似的, 小夜變了個大美人!”

說完就親了小夜的臉蛋一口, 還用手搓了幾搓小夜的乳房。

小夜: “嗯…主人…”

沒有抵抗, 只是嬌喘著, 還本能地叫出真弓的尊稱。

里子: “好了, 我也餓了, 快出去吧。”

進入了一所餐館, 里子代三人叫了沙津, 薯條和果汁。 不久, 食物送到來。

三人坐在貼墻的卡位, 小夜和真弓坐在最里面, 里子則坐在小夜旁邊, 阻隔了其他人對小夜的視線。

真弓: “小夜, 主人要先吃了, 你在這里先乖乖地坐著。”

里子: “還是先縛著她吧。”

在手袋中, 拿出了條繩子, 很簡單地縛了小夜的手在背後。

女孩子的食量真是小得驚人, 不用五, 六分鐘, 吃了一半左右, 兩人已經吃飽。

真弓: “我們吃飽了, 小夜, 主人吃剩的你就好好吃吧。”

小夜: “好的, 請里子主人解開我的手, 讓我吃好嗎。”

里子: “不用了, 就這樣吃好了。”

小夜: “這樣…不用手吃?”

里子笑著點頭。 小夜偷偷地看了附近一眼, 慶幸沒有人注意她們的一枱。

嘆了一口氣, 小夜地嘴巴貼上了那碟沙津, 用舌頭把食物舔進口內。

吃了幾口, 旁邊的里子開始對小夜毛手毛腳。

真弓: “小夜, 也都吃吃薯條嗎, 很好吃的。”

小夜抬起頭, 里子和真弓都發出小小的笑聲。

小夜的嘴巴四圍都粘上了白白的沙津汁, 在美艶的樣子襯托下非常滑稽。

小夜垂下頭, 開始吃那碟薯條。 薯條因體積較大, 這次吃起來放便得多。

在受辱的情況下, 小夜也沒有了食慾, 胡亂吃上了幾口, 就沒有再吃了。

里子: “嘿嘿…, 怎樣, 小夜你吃飽了嗎?”

小夜頷首。

真弓: “那有這麼快, 讓我再喂你吧。 張開口!”

小夜依言把口開張。 真弓拿了一條薯條, 往小夜的嘴巴中拋進去。

真弓: “主人喂你, 你應該要說什麼?”

小夜: “…多謝真弓主人”

里子: “好有趣! 我也要玩。”

小夜沒法, 只有面對里子把口張開, 但如此一來, 等如面向了外面, 若這時有人往她們的方向望去, 將會看到這滑稽的一幕。

里子把薯條同樣地拋進了小夜的口中, 小夜也同樣地多謝了里子。

真弓: “很好, 這回我會把薯條拋高, 小夜你要看著吃。”

說畢, 抓了薯條, 往上拋高, 小夜趕緊伸頭吃去, 但薯條卻只撞到了臉蛋。

小夜本來就不擅體育, 結果試了十幾次也只是吃到兩次而已。

里子: “沒用的笨蛋, 算了, 讓我來喂你好了。”

把沙津抓了一抺在手, 伸到了小夜的面前, 小夜就像小狗一樣吃上主人手中的食物。

里子: “為了喂你, 我的手也骯臟了, 小夜你給的清潔一下。”

小夜: “是的, 里子主人。”

小夜柔順慬慎地為里子舔去弄骯了的地方。

真弓: “好了, 大家都吃飽, 里子你帶小夜去洗手間清洗, 由我來結賬好了。”

里子把仍被綁著雙手, 面上還是骯臟不堪的小夜硬拉了出來, 此時才有人注意到小夜的異樣。 里子貼著小夜的背後, 故此沒有人發現她的手被反綁。 但一位美麗性感的年輕女子, 面上卻粘了不少沙津醬和薯條碎, 而且大搖大擺地讓人看到自已的洋樣, 那當然會有人指指點點了。

離開了餐館, 真弓帶了二人到一所店舖前。

真弓: “小夜, 這里有張清單和錢, 你就進去買這些好了。”

小夜看了一看面前的成人作品店, 再看看手上那清單。 現出了小許膽怯。

小夜: “…我一個買人嗎?”

真弓: “沒錯, 你一個, 有問題嗎?”

小夜: “我可是未成年……”

里子: “蠢材, 你現在這個模樣, 會有誰懷疑你, 快進去吧。”

實際上, 這個不是給小夜的調教。 只是里子和真弓不好意思進去買, 才用主人的身份, 迫小夜當這個苦差罷了。

折騰一個小時有多, 好不容易才買齊了, 才撥了手提電話給里子她們約在其他地方等。

三十分鐘後在大街中, 小夜步履蹣跚地步行著。 買好了玩具後, 里子真弓已急不及待, 把其中一個搖控震蛋, 二話不說就放入到小夜的小穴肉內。 倆人這樣就跟在小夜背後, 不時地開關, 然後欣賞小夜被震蛋折磨的窘態。 還算里子有點良心, 借了個小手袋給她遮著外露的接收器。 手電響起, 小夜按了一下那藍芽耳筒。

真弓: “小夜, 到那邊天橋去。”

小夜服從地走過去, 但很快才發現不妥。 她穿的迷你裙, 雖不是超短的(可能碰巧是真弓沒有已而…), 但也是夠看頭了。 在路上走已經有夠性感, 可是一旦走上天橋的話, 好有可能給橋下的人看過清光。 而且的她的秘穴內還埋了個玩具, 那連著接收器的電線也露在外面……

就在心臟劇烈跳動下, 小夜看準橋下沒有人後, 一股作氣快步行上天橋。

小夜: “哦!”

就在行至一半時, 體內的玩具又再跳動。 突如其來的刺激, 使小夜的行動停了下來。

真弓: “嘿嘿…, 小夜你暫時站在那里好了。”

小夜: “嗯……”

一身性感打扮, 站在天橋樓梯中間一動不動, 小夜覺得自己像個妓女一樣。

真弓: “好了, 把短裙拉高 一點。”

聽到真弓的命令, 小夜僵住了。 現在她已經很難受, 還要拉高裙子讓人看?

真弓: “這是命令, 快!”

小夜合上眼睛, 慢慢把短裙拉高。 承受著震蛋的刺激以及暴露的快感, 小夜雙腿不住地震抖。

真弓: “小夜好可愛啊, 你站在那里都給人看到屁股了。 嘻嘻, 又多一個人來看你了。”

小夜: (……是不是…真的被看到…好丟臉……但好熱…)

小夜心里想著, 但不敢回頭去看。

真弓: “橋下有個老伯伯看著你呢, 小夜你現在很興奮吧……嘿嘿。”

小夜: (…好丟臉…但是…)

一會兒後, 震蛋終於平靜下來。

真弓: “好了, 上天橋吧。”

小夜腳步浮浮地行上天橋, 此時她才看清情況, 橋上沒有人, 橋下人也不多。 而且除了看到真弓和里子外, 似乎沒有人注意她, 她心里不禁放下心頭大石。

她身處的天橋是有圍鐵板的, 加上女孩子并不怎麼高, 所以下半身也都可以遮到。

真弓: “把腿張開。”

小夜照做。

真弓: “好了, 里子的手袋里還有一個震蛋, 拿出來自慰, 直至高潮為止!”

小夜呆看著遠處的真弓和里子。 居然要她在光天白晝下, 在車來車往的天橋上自慰?

真弓: “忘記了嗎。 你可是個奴隸, 也是個變態的露體狂, 在這里自慰最適合你。”

可憐她不能反駁, 只有屈服好了。

拿出一個粉紅完的連線震蛋, 按在小肉荳上打開開關。 一道電流由肉荳傳入腰間, 再上乳房, 再流入大腦。

小夜: “啊…”

眼睛半開, 看到在自已跨下駛過的車子, 全都看到自己的媚態, 暴露的快感也激增著。

握著震蛋的手, 不自覺地圍在陰蒂打圈。 一邊想要徹底享受, 一邊要留意有沒有人行上天橋, 那種提心吊膽的刺激, 讓小夜享受到更大的樂趣。

但很快她發現了一個大問題, 就是在這種分神的情形下是難以達到高潮的, 最多只是使身體越來越興奮已而。 正當她要冒險合上眼集中精神時, 另一道強烈的刺激涌上來。

原來還有那個受真弓操控的另一震蛋忽然被開動了。

小夜: “…啊…好舒…啊…小夜…好舒服…哦…”

真弓: “呵呵…小夜你的表情還真夠完夠浪。 天橋下面有很多人正在欣賞哩。”

無視於駛過的氣車, 也不理會天橋下的行人, 對真弓的嘲笑也不以為然, 小夜臉上浮現出對性的享受的陶醉表情。

真弓: “喂喂, 白大天之下還可以當街手完, 有你這個朋友的我也真可憐啊…呵呵呵。”

小夜: (…嗯…好舒服…看吧…看過夠吧……)

銀牙緊咬, 雙目緊閉, 身體也開始發抖著。 一股酸酸麻麻的感覺由陰核傳上大腦, 意識到高潮快要來臨, 小夜的手也努力地刺激著。

小夜: “啊…要來了…泄了……小夜……泄了…啊”

正當這千鈞一發之際, 異變突起。

真弓: “小夜, 有人!”

在小夜高潮爆發的一刻, 真弓叫出一句她最不想聽到的說話。 同時還感到有人在自己的肩上拍了一下。

小夜在朦朧中唯一想到的只是驚惶和懊悔, 但下一刻已完全失去所有知覺。

身體的所有肌肉因突如其來的變化而被嚇得全部抽搐痙攣。

本已急速跳動的心臟, 好像突然爆炸一樣, 原本空白的腦海, 現在更是靈魂也被抽離似的。 但最要命的是下陰部的活括肌完全失控, 一道溫流流過了兩腿內側。

眼前一黑, 雙腳一軟, 在天旋地轉中整個人往後跌, 小夜就這樣昏死過去。

里子: “好刺激哩, 小夜。” 里子抱著休克中的小夜, 和真弓對望一看, 會心微笑。

第四章 小夜的課後習作

門鐘響起, 里子打開了門。

里子: “真弓, 怎麼今日這麼遲,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真弓: “我怎會不來呢, 進去吧。”

里子牽著真弓的手, 一同走往里子的房間。

真弓: “今日你的家里有沒有人呢?”

里子: “有是有, 不過是圭一和我。”

兩個女孩呵呵大笑。

圭一是里子的弟弟, 還未足三歲。

里子打開房門, 真弓最先看到的是一個倦伏著的女體。

女體的頭部用紙袋包裹著, 只在鼻孔位置開了兩個洞口。

身體沒有任何的衣服, 兩邊的手腕和腳踝也都綁了一條相連的繩子。

在腹部和肚子的位置由一張短腳椅子承托著身體, 使得整個上半身成了水平。

在女體的背上平放了三本書。

真弓: “哎呀, 里子, 這個是什麼東西?”

里子: “哈哈……這個是我房間的新擺設, 叫小夜機, 怎樣, 有趣嗎?”

真弓: “呵呵呵……看來頗為有趣。”

真弓放下了手袋, 和里子開始做家課。

里子: “真弓你餓不餓呢? 廚房中好像有曲奇。”

真弓: “好啊, 麻煩你。”

里子在廚房中拿了兩包果汁和一碟曲奇進房。

真弓: “這張木機沒有地方了……”

里子: “嘿嘿……沒有關系, 放到這上面可以了。”

她把果汁放到和那一碟曲奇一起放在小夜的背上。 由背脊傳來冰冷的感覺, 小夜感到怪癢癢的。

真弓: “呵呵……里子你的這張機子還真是好用。”

說罷用力捏了一下小夜那垂向地下的乳頭。

小夜: “嗚…”

真弓: “里子, 這個數學題是怎麼計算呢, 我怎都算不出答案。”

里子: “我算給你看罷。” 她在木機上翻了翻。

里子: “好像沒有多余的廢紙哩。” 她目光掃過小夜一眼, 嘴角現出一個奸笑。

里子: “我真善忘, 這里一大個畫板也忘了。” 說完就拍了兩拍小夜那白白大屁股。

真弓走到里子的身側, 里子開始在小夜的屁股上用鉛子筆寫出數學題的運算公式。

她每寫上一筆, 小夜都發出一聲沉悶的哼聲。 屁股因受不了刺激的輕微擺動, 氣得里子用尺子重重地拍了一下小夜以作懲罰, 她才忍著一動不動。

到計算好了數題以後, 小夜那原本是潔白的屁股, 己有一邊被涂得滿是數字。

真弓: “里子好聰明哩!” 真弓吻了里子一口。

里子: “真弓要多謝小夜這個又大又白又好寫字的屁股才對。” 說完又拍了小夜的屁股兩下, 真弓也同樣吻了小夜的屁股一口, 兩人發出一陣極具譏諷意味的大笑。

身為M的小夜被人如此地侮辱, 下體卻不住地流出愛液。

真弓: “里子, 其實我早想問你, 這個有水流出的小洞有什麼用的。”

真弓說完, 用手指把小夜兩邊的桃肉左右拉開。

小夜: “嗚……”

里子: “我也不知有什麼用, 先讓我們看看這里面是什麼鬼模樣好了。”

真弓: “好啊! 我早就想看看是什麼樣子的。” 拍著手和議著。

小夜: “嗚?! ” 聽得她們說要看自己陰道的內部, 無論如何小夜還是難以接受的, 她的驅體也不由得劇震了一下。

里子找來了一支電筒, 而真弓則負責把兩邊的大小肉唇給打開。

電筒一亮著, 倆人同時發出嘩然。

里子: “里面原來是這樣的嗎。 我是第一次看哩。” 里子不安好心, 把話大聲說出口。

真弓: “那些肉都是一團團的, 還在蠕動著呢, 好丑惡啊里子…” 真弓比里子更壞, 明是在貶低小夜的內體。

里子: “真弓看看, 還有粘液分泌出來, 好嘔心哩……”

真弓: “咦, 最盡頭的那個圓圓的就是小夜的子宮嗎, 真是超級核突…”

聽到倆人對自己最秘密的地方如此指指點點, 包裹在紙袋中的雙眼不由流出了眼淚。

里子: “這個地方如此差勁, 用來插筆已經便宜了她。” 把兩支鉛子筆一插而入。

真弓: “那上邊這個小穴又有什麼用?” 真弓點了一下小夜的肛門。

里子: “這個……不用了, 可能會更嘔心。”

調戲了小夜一番, 倆人又再繼續家課, 而小夜除了背上的幾本書和一碟曲奇兩包果汁, 屁股被畫得花花外, 禁地里又給人多加插了兩支筆……

半小時後, 兩人完成了家課。

真弓: “里子, 我們玩玩吧。”

里子把那些雜物在小夜身上移走, 除下了紙袋, 讓小夜跪在地上。

真弓這時才看到原來塞著小夜嘴巴的是小夜自已的內褲。

里子拉起真弓到床上去, 脫下了衣服, 在小夜的眼前, 用新買回來的雙頭棒開始上演女同性的游戲。

里子的身體發育均衡, 線條比小夜更勝一籌, 尤其是小腹的肌肉, 也現出細致的曲線。 全身充滿活力。 碗形的乳房比小夜細上少許, 淺啡完的乳頭也還是可愛。

真弓的身材給人一種可愛的肥胖感, 可能是較矮的關系吧。 也是碗形的乳房和小夜差不多大, 全身雪白可愛。 意外地, 她是沒有體毛的。 (難怪要小夜剃清了)

兩女開始了愛撫接吻, 前戲完畢進入了狀態後, 就嘗試使用那新玩具。 那是一條直身的雙頭震動器。

里子先把它小心奕奕地插進自己的肉穴去, 然後真弓也慢慢遷就位置。 當兩邊的全都插得穩固後, 倆人開始腳對腳地擺動身驅。

里子: “…啊……真弓…好舒服…”

真弓: “嗯…好爽……”

在小夜的面前兩人忘我地投入同性的世界。

苦於雙手被綁, 小夜被眼前的畫面撩起慾火卻無處渲泄。

里子: “…哦…真弓…我…差不多……啊…”

真弓: “…等…等等…我…也到…噢……”

可能因為小夜在旁看著, 二人不消多久已到達高潮。

倆人休息了一會, 坐起了身體, 看了一眼小夜。

小夜仍是跪在地上, 面紅耳赤, 口里還是給塞著了她的內褲。

真弓把小夜的內褲拿了出來。

真弓: “怎樣, 主人的表演精不精采?”

小夜: “精采……”

真弓即時賞了小夜一記耳光。

真弓: “笨蛋, 你以為主人會做表演給你這個奴隸看嗎?”

小夜: “…對…對不起…”

真弓: “怎麼回事, 你這個奶頭勃起了, 這麼喜歡被人虐待?” 真弓捏著小夜的乳頭。

小夜: “噢!…對不起…主人…真的…對不起……”

真弓把手按上了小夜的下體, 輕輕的挑逗那脹起的小肉荳。

小夜: “…啊…啊……”

里子: “小夜, 你也想要了嗎?”

小夜: “是的…主人…小夜想要…”

里子: “想要什麼?”

小夜: “什麼都可以……只要讓小夜泄身…什麼都可以……”

真弓: “是嗎。 你就躺下, 把腳張開, 好好的求我們吧。”

小夜躺下身體, 把左右兩邊仍是連綁著的手腳大大張開, 少女的陰部全都暴露出來。

沒有體毛的美白身軀, 配合那可恥的姿勢, 就如一個小女嬰般躺在地上。

被虐與暴露的快感同時燃燒起小夜變態的慾火。

小夜: “…請兩位…主人…懲罰…小夜…” 小夜面向倆人以性奴的語氣懇求。

里子: “那你想主人懲罰那個地方呢?”

小夜: “…那里…小夜…濕濕的…完賤的…浪穴……求主人…懲罰…”

真弓: “呵呵呵……虧你說得出口還可以臉也不紅的, 你這條母狗發情得連臉子也不要了。”

聽到侮辱輕蔑的說話, 小夜滿臉通紅, 啞口無言。

里子在床上拿起剛使用完的雙頭棒, 走到小夜的跟前, 二話不說就插了進去。

里子: “這樣輕易就插得進去, 小夜你還算是個純情女生嗎。” 隨手打開了開關。

小夜: “啊……”

在旁邊的真弓, 用腳半力地踏上小夜的小腹。

小夜: “嘩!” 忽然被踏上一腳, 雖算不上是痛, 但真是吃了一驚。

里子確定好震動器後也站起了身, 也用上小半力度踢了小夜的屁股。

真弓: “主人們給小夜用腳來按摩, 小夜你爽不爽, 喜不喜歡?”

說畢又用腳輕踏小夜的乳房上, 還用腳給磨了幾磨。

小夜: “…小夜…好爽…好喜歡…多謝…謝主人…嗚…”

里子輕踼了震動棒幾下, 小夜也隨之震抖呼叫。

小夜: “啊…好舒服…啊……”

里子: “不知羞恥!”

踏了小夜的乳房一下。

真弓: “死母狗!”

踏著臉蛋磨著。

里子: “完賤! 變態!”

踼了一下小腰。

小夜: “…啊……好爽……好爽…多謝…主人……哦”

興奮至胡言亂語。

真弓: “完賣! 賤貨! 我呸…”

腳趾夾了一夾乳頭, 吐了一啖口水在臉上。

里子: “#$%k!”

粗言穢語, 腳趾壓向小夜的陰蒂。

小夜: “…丟了……噢…小夜…要高…啊……”

快要到達高潮。

真弓: “你去死吧!!!”

看準機會, 一腳重踢震動棒。

小夜: “噢!……” 弓背痙攣, 手腳指緊握, 雙眼反白, 昂首長呼。

高潮過後, 小夜就這樣軟倒地上, 還出現間歇性的痙攣, 非常完靡。

各人穿好了衣服, 真弓和小夜也準備離開。

里子: “…唔……小夜, 你把家課留下吧。”

小夜: “ * ”

里子: “你還有時間做家課嗎, 讓我來好了, 傻瓜。” 嘟起了可愛的小嘴, 輕輕敲了小夜的頭殼一下。 小夜笑著伸一伸那小小的舌頭, 親了一口里子的臉蛋後, 就和真弓手牽著手, 扭著小裙子回家去了。

第五章 小夜的生日派對

結束了周六的上午課後, 真弓和里子趕著回家。

下午一時, 兩人帶備了禮物前赴小夜的生日派對。

其實小夜的生日是在星期五的, 只是當日小夜的父母在放課後就接走了她。

一家人在外吃了豐富的夜餐後, 回家已經八時了, 小夜也不好意思叫同學和自已慶祝。

所以她的同學們就決定在周六下午為小夜後補一個生日派對。

當真弓和里子到步後, 才知已有倆人比她們早到一步。

一位名叫矢紅 葵, 荼完曲發, 高挻鼻子, 幼眉鳯目。 臉孔有著和實際年紀不附的美貎和成熟。 她是小夜等三人的好朋友, 在小五時和她們認識的, 雖然并不及三人如此關系親密 (……), 但也是要好得很的‘死黨老友’。 在半個月前, 和小夜發生了一點小 女生的口角, 所以本來是不打算來的。 但由於里子和另一位客人從中干旋, 才半自愿半被迫地參加了小夜的派對。

另外一位名叫松島 好子, 烏黑長發, 美麗文靜而端莊, 極有小夜的影子, 只是略為瘦削了點。 和葵一樣, 在小五認識里子等人, 一直到現在也是知心好友。

葵: “好遲啊! 你們倆人往那里去了。”

真弓: “對不起啦, 我們已經趕快的了。”

好子: “算了吧, 反正時候還早。”

里子: “是哩! 時候還早, 我們還有很多時間玩。” 里子和真弓對望了一眼, 會心微笑。

葵和好子不以為然, 也沒有察覺小夜的臉上閃過一剎那的焉紅。

好子: “小夜, 世伯和伯母在那?”

小夜: “他們知道她們會來, 所以出門去了, 今晚九時以後才會回來。”

(她的父母那會知道即使是幾個小 女生也都不可以小看…)

接著當然就是慣例的生日歌, 許愿望, 吹蠟燭, 切蛋糕。

之後眾人把已準備好的禮物送給小夜, 再一起吃蛋糕。

吃過蛋糕, 五個可愛小 女生開始了她們娘兒們的話題, 一時大家都說到眉飛完舞。

沒多久, 真弓突然把話題轉了一轉。

小夜: (來了!) 心臟緊張地抽搐了一下。

真弓: “你們有聽過催眠術嗎?”

好子: “有啊, 我以前還真的有見過呢。 我爸爸帶我去看魔術表演時, 那個魔術師的催眠術厲害得很。”

里子: “是嗎? 到底有多厲害。”

好子: “魔術師把一位漂亮姐姐施了催眠術後, 那姐姐好像什麼也不知道的, 像條木柱般站著。 魔術師還可以把她水平地浮在半空, 然後用布一遮, 拉開時姐姐就不見了。”

里子: “好厲害!”

葵: “好子啊, 那只是魔術, 是掩眼法罷了。”

好子: “是嗎? 但看來是很真的…”

真弓: “那個真不真的, 我不知道, 但我卻試過一次把人成功催眠哩。”

葵和好子瞪大了眼睛, 露出不可思意的眼神。

葵: “真…真的嗎? 你把那個催眠了?”

真弓笑笑口, 用眼瞄了一眼小夜, 這時小夜臉蛋紅紅了。

里子: “是真的, 其實那次我也在場。 真弓看了一本催眠的書後, 和我們一起研究, 及後我們也輪流嘗試了多次, 結果最後成功了絕無僅有, 但肯定是真的一次。”

好子: “好厲害哩!!”

葵: “真的?…那真是太厲害,…那個…今日這麼人齊, 真弓可不可以和小夜表演哩。”

好子: “好啊, 贊成!” 里子拍手鼓掌, 小夜也臉紅地點頭。

真弓用了個小鉈表, 向小夜施展催眠, 但經過了兩分多鐘也沒有反應。

葵和好子似乎是失望透了。

里子: “是不是太多人, 使得小夜太緊張。”

真弓: “有可能哩。”

里子等三人一起走到小夜背後站得老遠的。

真弓向小夜打了個眼完, 小夜頷首, 她就再次施術。

真弓: “你的眼睛很累…很累……我數一,二,三以後, 你將會進入深眠…”

真弓: “…一……二……三”

小夜就躺著不動, 真弓招了她們過來。

葵: “成功了嗎?” 真弓點頭。

真弓: “小夜, 你現在站起身來” 小夜緊閉雙眼慢慢站起身。

好子: “好厲害!!”

葵: “沒錯, 很厲害, ……接下來要表演什麼?”

里子: “那個…真弓…我們說不說給她們知呢?”

葵和好子互望一眼, 不知是什麼事。

真弓: “其實, 在上次催眠了小夜之後, 因為覺得沉睡的小夜太過可愛, 所以我和里子忍不住親了小夜…”

葵和好子: “ *! ”

里子: “因為我們大家都是女孩子又是好朋友, 而且我們不說也沒有人會知, 所以也覺得無所謂了。 怎樣…你們要不要也試試, 這種機會很難得。”

葵和好子不好意思答應, 但也覺得里子說的有道理, 而且小夜也真是討人喜愛的女孩子。 最重要是這時倆人心里也被好奇和刺激壓服了道德。

真弓: “你們可要保守!” 沒等她們回答以經幫她們決定了。

真弓: “小夜…你現在仍然沉睡…但卻可以慢慢張開眼睛…” 小夜慢慢張開眼睛。

里子等人已經非常緊張地坐好, 等待欣賞好戲。

真弓: “小夜…我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們的奴隸……你要服從我們……”

小夜: “小夜…是主人們…的奴隸…會服從主人們…”

葵和好子心里泛起從未有過的古怪感覺, 應該是特別的占有慾。

真弓: “好…那你就把所有衣服…全部脫下來……”

小夜慢慢地把所有衣服脫下來。

葵和好子雖然有心理準備, 但還是緊張得冒汗, 大氣也不敢喘。

小夜脫得精光後, 全祼地站在眾人面前。

好子: “小夜的下體…” 發現小夜下體沒有陰毛, 好子和葵都嚇了一跳。

真弓: “…轉身…” 小夜這就轉身讓她們欣賞自己的玉背和可愛屁股。

真弓覺得讓她們看得夠了, 才再命令小夜轉身。

真弓: “小夜…你的下體沒有陰毛…是天生的嗎?”

小夜: “…是小夜剃的…”

真弓: “為什麼?”

小夜: “…自慰會更舒服…” 小夜依真弓所教的讀著, 心里感到丟臉得很。

好子和葵目定口呆, 外表如此清純可愛的小夜竟會自己剃掉陰毛。

真弓: “有什麼分別?”

小夜: “…可以幻想…給人看得…光光…”

真弓: “那你其實是露體狂嗎?”

小夜: “……是的……小夜是露體狂……” 在好子和葵跟前承認自己是露體狂, 小夜羞得幾乎想死了算。 而好子和葵己經嚇得不能言語, 在她們心中小夜是只小天使, 從沒有想過她會有這種癖好。

里子: “這也是我們上次發現的秘密, 請你們為小夜保密好嗎?” 好子和葵堅定地點頭。

真弓: “小夜…在椅子上…好好地坐下來。” 小夜服從地照做。

真弓: “把雙腿放上坐位, 盡量地張開。 用手把那兩片陰肉也盡量分開。”

面對這個指令, 小夜也要猶豫片刻。 但當想到如果穿崩了, 那她該如何向好子和葵解釋? 已經開始了, 就沒法可以回頭, 只有繼續扮演下去好了。

小夜整個人坐在椅上, 大腿緊貼小腿, 盡情地張開了。 手指按在那禿禿的大陰唇上, 用力地分開。

真弓: “睜開雙眼…望向我們…” 小夜被迫張開了眼睛, 看到四人同時間觀賞自己的秘穴處, 強大得使她暈眩的感覺襲上腦門。

小夜: (…好羞恥…求你們……不要看小夜……好丟臉……)

大廳之中一片沉默, 沒有人敢出半句聲。 在極度完靡的氣氛下, 時間和空氣像是凝固了似的。 四個人八只眼睛, 全部都緊盯在小夜那潔白半熟, 而又充滿奇異吸引力的赤祼胴體之上。 年青堅挻的乳房, 粉紅可愛的乳頭, 嬌小的肚臍, 平滑的恥丘, 凸出有如珍珠的陰蒂, 深藏彷佛菊花的肛門, 因分開而在人前展露的紛紅肉壁, 正一伸一縮地反映著其主人的生理狀態, 這一切一切都盡收各人眼底之下。 四人全皆陶醉於監賞這美麗女體, 混然不知時間的流走。

也不知看了多久, 真弓首先回過神來。

真弓: “小夜…我們觀看你的身體……你舒服嗎?”

小夜: “…小夜…好舒服…”

真弓: “小夜…這里已沒有人…潻黑一片…你的身體已經很興奮很需要了…你就開始慢慢手完吧…”

小夜的身體其實真的已有需要, 聽到真弓的話, 感覺好像真是被催眠了似的, 一手往下體, 一手往上方乳房摸去。

小夜臉上浮起一種包含成熟和性的魅力, 真的旁若無人地自慰起來。

小夜: “啊……好舒服……嗯……”

手指熟練地挑弄小巧的肉芽和乳頭。 腳趾緊扣椅邊, 雙腿和腰有節奏地擺動。

全身有如染上了淡淡的粉紅完一般, 下體開始大量流出愛液, 臉上流露似是痛苦也似是快樂的表情。

悶哼聲轉沉, 小夜輕輕把中指插入了肉壼之內, 開始了挖掘行動。 另一只手也搓著硬起的乳頭。

好子和葵自出娘胎以來首次如此徹底地看到另一女性的身體, 也是第一次看到其他人的手完情況, 眼前的小夜和她們所認識的小夜可以話是判若兩人。 那份震撼使得她倆全完僵著, 而她們也都給看得熱騰騰, 下身好像還有點粘粘似的, 但視線卻似終無法可以離開小夜的身體。

突然傳來一下呼叫, 小夜的身體猛烈地震動。

小夜: “到了…啊…到了…小夜…要泄了…啊…泄了……”

在眾人環視之下, 小夜充分享受到激烈的性高潮。

小夜完事後, 真弓又命令了小夜以奴隸的身份為在場的女孩提供服務。

經討論後, 由真弓第一, 葵第二, 里子第三, 好子第四。

小夜: “奴隸小夜現在為真弓主人作口交服務。” 說完後在真弓坐前跪下, 向她下拜了一下, 然後誠心地為真弓服務。

看過當才的一幕, 現在在其他人眼前享用小夜的待奉, 真弓感到非常的滿足和快感。 在小夜已漸趨熟練的口技上, 只用四分鐘已泄身了。

真弓完事後, 小夜爬到葵的坐前。

小夜: “奴隸小夜現在為葵主人作口交服務。” 說完也是向葵下拜一下, 正當小夜要爬近葵時, 葵眼珠一轉, 阻止了小夜。

葵: “小夜, 你記得半個月前, 你惹腦了我嗎? 現在你要在所有人的面前, 鄭重地向主人跪拜道歉。”

小夜愕然地看了葵一眼, 騎虎難下, 嘆了一口氣。

小夜: “對不起…葵主人…是小夜不對…小夜現在向葵主人道歉…請葵主人原諒…”

說完就跪伏地下不動。 在眾人面前, 對葵下拜忍錯, 小夜感到侮辱之余, 剛泄過的慾火好像有再度重燃的跡象。

葵: “哈哈哈……好吧, 概然小夜也當眾道歉, 我就大方一點原諒你吧。 過來服待我!”

小夜: “多謝主人…奴隸小夜現在服待葵主人……” 小夜爬了過去為葵口交。

對著沒有經驗的葵, 小夜不用兩分鐘已經使她反了眼……

接著也待奉了里子。 到最後的好子時, 因為怕羞, 所以帶了小夜進洗手間才享用。

小夜穿回了衣服, 雙眼緊閉, 安然坐在原先的椅子上。

里子: “今日的事, 你們要保守密秘, 否則小夜可能會和我們絕交的”

好子和葵信誓坦坦地說一定會保守這個密秘。

真弓: “除了守秘外, 你們也要好好待小夜哩。 尤其是你, 葵, 不要再和小夜吵嘴。”

葵: “知道了, 葵以後只會疼小夜, 不再和小夜吵嘴。” 然後做出發誓的手勢。

經過這個畢生難忘的生日派對, 五人的交情跨進了一大步。

第六章 里子的告白煩腦

午膳時, 小夜和真弓二人坐在班房中一起吃著便當。

小夜: “真弓, 你知道里子她到底怎麼了?”

真弓望了小夜一眼, 嘆了一口氣, 卻沒有回答。

小夜: “這兩天她都沒有和我們吃午飯, 我說一起做家課她也不想……我好擔心呢。”

真弓: “那個……唉”

小夜: “真弓! 你知道什麼嗎, 快說給我知吧。”

真弓: “其實……也只是好子說的……像是看到有男生交了什麼給里子, 之後她就變得怪怪的。”

小夜: “哦!!” 小夜的驚呼大叫引來其他同學的眼光, 小夜作了個道歉的手勢。

小夜: “那個…會不會是告白信之類的……”壓低聲音說著。

真弓: “十有九成是了。”

小夜: “里子有男朋友了嗎? 那我們怎樣……我不要……”

真弓: “傻瓜, 里子有男朋友是好事, 我們應該……唉…算了。”

倆人再也沒有食慾, 就坐在一起嘆氣。

放學的鈴聲響起。

真弓: “里子, 一起回家好嗎?”

里子: “……”

小夜: “里子!”

里子: “什…什麼?”

小夜: “真弓問你要不要一起回家?”

里子: “不…不了, 那…我今天有事要辦, 明天吧。”

說完就半行帶跑到走了。

真弓和小夜對望一眼, 同時點了點頭, 跟著里子的方向走上去。

在學校的後山, 真弓和小夜躲藏一角, 隔遠看著里子和一個男孩在說話。

那個男孩比里子高上半個頭, 看來也很強壯, 面貌就看不清楚。

小夜: “啊! 是他!”

真弓: “咦?! 你知他是誰嗎?”

小夜: “好像叫……和田, 是高 一插班新生……好像是頗受女生歡迎的。”

真弓: “高 一? 高 一生怎會和我們國二的扯上關系?”

小夜: “…這個…小夜不知道……”

對話結束, 倆人繼續偷窺。

過了十分鐘, 里子和那個和田似乎打算離開。 小夜和真弓嚇得急急縮下了頭。

翌日, 里子回到學校打開了儲物箱, 看到了一封信。

木之內 小姐:

請原諒我的唐突, 一直以來我都留意著你。 你那豐姿每日都在我的心頭顯現。 今日, 我再也不能克制自己了。 如蒙 不棄, 請在五時正到體育倉庫見一見面好嗎?

無論你會來與否, 我也會一直的等你。

戀慕的人

看畢, 里子的面完要幾難看就有幾難看。 想了一想, 收起了信, 返回了課室。

好不容易等到五時, 里子走進了體育倉庫內, 但里面似乎是空無一人。

里子: (告白也都可以遲到? 算了……)

正想要離開之際, 突然有人從背後伸了一塊手帕掩向了她的口和鼻。 一陣刺激的異味傳入鼻內, 腦海一白, 眼前一黑, 整個人都失去了知覺。

當里子慢慢恢復知覺時, 太陽還未在下山, 看來只昏了一陣。

里子: (咦…這里好像是……保健室?!)

正想爬起身時, 發覺自己的四肢被綁在床的四角。

里子: (什麼事……到底是誰……)

心里還在擔心是誰給捉了自己時, 兩道人影從白完圍布閃了進來。

里子: “真弓, 小夜? 是你們綁起了我的嗎?”

真弓笑著點頭, 里子也如釋重負。

里子: “不要胡鬧了, 小夜, 快把我解下來。”

小夜笑了一笑, 搖了搖頭。

里子: “你們倆個今日是干什麼?”

真弓: “我們今日是為你準備這個祝福派對。”

正在想著什麼是祝福派對, 小夜一手把里子身上的薄被給拉開。

里子: “嘩!” 發現自己除了手腳被縛外, 原來身上的衣服也被脫下。

里子: “你…你們要做……嗯” 小夜的小嘴己封上里子嘴巴, 手指還輕按在她的乳上。

真弓也不閑著, 己經把口貼上了里子下體。

里子: “嗯…嗯……” 里子在未搞清情況前還想要反抗, 但忽然感到真弓好像在自己的下體涂上了什麼似的。

小夜離開了里子的嘴巴, 坐在里子身邊, 繼續愛撫著她的乳房。

里子: “你…你們…等一等, 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真弓也坐到了小夜的另一邊, 把一張大膠布貼上了里子的嘴巴。

真弓: “里子, 我最好的朋友, 你不用說話, 只是聽我們說話就可以了, 我和小夜也都明白的……” 話未說完已經眼眶濕濕的。

小夜: “里子與和田前輩的事我們已經知道了, 我們不會煩你的, 但小夜舍不得里子。”

這次輪到小夜伏在里子柔軟的胸部哭了出來。

里子: “嗚…嗚……” 里子猛地搖頭, 但很快一股極度的痕癢由下陰傳來。

里子: (春藥?! 你……你……你倆個蠢材……)

這次是真弓第一次用春藥, 效力有多強她并不清楚, 但份量則是用多了。

真弓: “我和小夜……不會要里子…為難的…所以今日……是最的後一次……”

真弓開始吻向里子的粉頸, 手也輕掃在她的小肚子上。 小夜也收起淚水, 一口含著里子的小菩堤子, 另分一只手出來在里子癢得要命的下體不癢不痛地撫摸。

里子全身抖震, 對這時的里子來說, 小夜的愛撫只會使她更癢而已。

春藥隨愛液由陰戶流至肛門, 里子的身體以遠超過真弓計算的速度興奮發情。

當倆人還在輕輕愛撫時, 里子已經著火一樣, 雙眼凸出, 陷進半瘋狂狀態。

里子: (……白癡……啊……救……救命……救命……啊)

這時連肛門也開始痕癢起來了, 兩個小穴同時好像變了兩個螞蟻巢穴一樣。

苦於手腳被綁死, 嘴巴又被封, 里子只有不停搖頭。 (她們只當里子呻吟而已……)

奇癢攻心, 里子開始流下了眼淚。

小夜: “里子…不要哭好嗎…小夜…也會哭呢……” 小夜溫柔地為里子抺去眼淚。

里子: (…啊……死…死了……要……死……) 已經失去了意識。

真弓: “蠢材小夜, 哭什麼哭……今日是祝福里子的…嗚……”

連真弓也停下了手在哭, 可憐里子卻活在人間煉獄……

里子: “……”

小夜: “咦? 真弓……里子傷心到暈了……”

里子坐在床上, 手還用毛布在下體抺過不停。 真弓和小夜向著里子低著頭, 只是真弓是站著, 小夜則是跪著。 里子怒氣沖沖地看著兩人。

里子: “笨蛋……我有說過和男生交往嗎?”

真弓: “…沒有…我們以為……”

里子: “以為什麼, 有人告白就要交往, 我豈非每星期要和好幾個男生交往嗎?” (我倒)

小夜: “我們只是……” 里子用腳把小夜的頭踩了下去。

里子: “住口, 你什麼身份, 主人說話要你駁嘴。”

里子: “那個和田, 向人告白還一派自鳴得以的模樣, 第一次約會就要求和我上床。 還似是施舍給我似的, 想起我都作嘔……”

真弓: “那……那你和他上了床嗎?”

里子: “你…你…白癡……當然沒有。” 氣得幾乎再次暈倒。

里子: “而且, 就算我們有了男朋友又如何, 我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

想起真弓和小夜為了自己哭了出來, 心中的怒氣不由減少一點。

小夜: “里子……” 感動地抬頭, 但給里子再次用腳踩下去。

里子: “蠢材, 是里子主人。” 怒火還未完全平熄。

真弓: “里子熄怒……太惱怒會弄懷身子的……最多在小夜身上發泄一下好了。”

小夜: “ *! ” 大吃一驚地抬起頭。

里子: “垂低頭!!” 又再用腳踩低, 還在她的頭上磨了兩磨。

里子: “嗯……也是個好主意……,真弓……那個……春藥在那?”

小夜已經嚇得暈了過去。

和里子剛才一模一樣的姿勢綁在床上, 只是現在換成是小夜。

里子在小夜面前晃了幾晃那鑵春藥。

小夜: “求下你…里子主人……小夜知錯…小夜向主人道歉…求你……放過我……”

真弓: “不要放過她, 是她把你綁起來的。” 真弓這時怎還不把矛頭轉向小夜。

小夜: “這個……對不起…里子主人……請放過小夜…不要用那個…求求你……”

看到里子暈倒的一幕, 小夜對那鑵春藥已充滿了恐懼。

真弓: “里子不要聽她, 這個幾乎把你弄死的春藥就是她提議的。”

小夜: “ 咦?! 不…不…不是我……那個其實是…嗯!!”

真弓及時在垃圾桶撿回那塊大繆布貼上了小夜的嘴巴。

真弓: “里子, 其實今日的計劃, 也是這條母狗一手策劃的, 所謂怨有頭, 債有主, 你就有仇報仇好了。”

小夜: “……嗚!!”

里子: “是她的杰作嗎? 那好, 就讓里子主人來多謝小夜吧。 真弓, 今次你不要插手!”

真弓聞言走到小夜的耳旁。

真弓: “可憐的小夜, 你就做代罪羔羊給里子盡情地泄一泄憤吧, 永別了。”

真弓給了小夜一個吻別, 呵呵大笑地走回里子身旁觀看。

小夜: “嗚……” 猛地搖頭。

里子打開了蓋子, 只用了少許分別涂上小夜的乳頭, 大陰肉和肛門口。

真弓: “這麼小? 有用嗎?”

里子: “嘿嘿…用多了她會很快癢得暈過去, 用少少就會延長時間, 讓她受多點折磨。”

里子: “放心吧小夜, 你沒有這麼容易死的, 我會慢慢地將你玩殘!”

眼中閃出史無前例的兇殘眼光。

果然, 幾分鐘後小夜最敏感的部位全都癢起來。

小夜: “嗚……嗚……”

里子: “讓主人幫你搔癢吧。” 不知那里找來的毛筆, 里子在小夜的乳頭上輕掃。

癢上加癢, 但手腳彈動不得, 連哭叫也辨不到, 只有任由痕癢蔓延折騰著全身。

小夜: (…我……我……誰都好……那里…啊……好……癢)

看到小夜不斷掙扎, 里子有很大的快感。

毛筆開始在肉縫中輕輕地打掃, 小夜的下半腰也跟著毛筆的動作大大地震蕩。

里子又用手指在小夜已經勃起的陰核上, 不徐不疾地輕撫著。

小夜: (……會死……救…命……好癢……) 淚水泊泊流下。

里子: “小母狗, 好痕癢是不是, 主人就做好心, 給你搔一下好了。”

里子由真弓那里拿了震蛋, 開啟後沿垂在空中, 慢慢吊下和乳頭接觸著。

小夜: “嗚!!” 一點丁的快感也使得小夜身體起了很大反應。

這次震蛋吊到小夜的陰核。 一經接觸, 綁成X形的女體即時肌肉緊搐, 弓背彈起。

里子以為小夜要高潮, 急忙把震蛋吊起。 女體又回復平躺了。

震蛋再吊下, 小夜的腰部又再次彈起, 以陰核迎合震蛋。 震蛋拉高, 小夜又回復原狀。

里子大樂, 多次吊下又拉上, 小夜的身體也反覆地作機械性的彈動。

里子還惡作劇地把震蛋觸著陰核, 慢慢去引小夜把腰挻高。

小夜: “……完…了…我……爸……媽……” 意識迷糊, 只有呼吸和抖顫。

身體奇癢無比, 熱切期待性的滿足, 但里子只是把她逗玩著而已

最後還把春藥給涂進小夜的陰道內去, 之後才繼續玩弄著小夜。

小夜的四肢已沒有反應掙扎, 乳頭陰核等仍有痕癢的感覺, 但已漸趨麻木。 眼睛空洞洞的, 只有本能地流下眼淚。 震蛋接觸陰核的確使她的身體有一點點快感, 但根本不可能使她泄身。 那個弓背的動作就和流淚一樣只不過是本能反應而已。

此刻的小夜已進入無意識狀態, 和拿來做實驗的蜻蛙一模一樣。

小夜: “……” 完全失神中。

其後還是真弓拉住了里子, 她才停了手, 否則小夜真有可能給變成廢人。 可憐小夜到最後仍沒有得到高潮呢。

真弓: “那個和田好像已經退了學。”

里子: “ *! 他才轉到這里沒多久……”

真弓: “ 好像是因為有傳聞說他在校內勾撘女生, 結果連老師也知道了。”

里子望著小夜。

小夜: “……那個, 我只是對好子和葵說他欺負里子和我罷了, 誰叫他把我累慘…”

小夜也回望了里子。

里子只笑而不語, 大家繼續吃便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