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情趣吧

大表姐

2015-4-22 亂倫小說 激情小說

大表姐今年奔四十的人了,大兒子跟著姐夫在城里辦的旅行社很少回家,女兒也在城里上寄宿學校,家里就她一個人。我來的當天姐弟倆就鉆進一被窩里睡了,從那天起我們倆好的比剛結婚的小倆口還甜密,可謂夜夜春宵不斷了。其實用不著我做過多解釋,大表姐孤零零的一個人總摸不著姐夫,這歲數正是最饑渴的時候,我又年輕力壯而且好色,自然一拍既合,睡覺之前哪次不是過足了癮還得摟著摸著才肯閉眼。

暈,暈頭轉向,暈的厲害!睜眼一排人影兒,我知道酒已經到了八分。

雖然手腳不大聽使喚,但我還是晃晃悠悠的挪到了衛生間。還好我知道苦笑,桌上每一道佳肴似乎都有著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他們在狂飲、爆撮,面部神經似乎麻木仍抽搐著,胃里翻騰的十分難受,用不著摳嗓子,馬上就嘔味兒了。

什么時候再一次醒來的不知道,外面太冷,玻璃上凍的冰花就是證明,所以我懶得下炕,炕上永遠暖和。況且大表姐也不讓我出去,她對我好的沒法形容,整天價就知道給我做好吃的,還有……

醒了,終于醒過來了,刺眼的陽光迫使我瞇著眼睛。

蓋在身上的是棉被,純正的棉被。粗糙了些但很暖和,手下意識地摸摸,一絲不掛,噢……我明白了昨晚上又喝多了,喝得不醒人事,準是大表姐伺候我躺下的。

“我這兒可沒有你們城里人喝的茶葉,不過也有好東西,你準喜歡。”

“什么好東西?”

“人奶呀。”

說著一閃身,原來她后面還站著一位呢。

“兄弟,早就聽說你來了,就是一直沒工夫過來,嘻嘻……”

小秋嫂子笑哈哈地搭訕著上了炕,三二下脫下棉褲掀開被子就鉆了進來。

她居然敢光著下邊和我在一個被窩里,哇!這兒的娘兒們真開放啊!我知道農村的大小娘兒們統統是不講究穿褲衩兒的,這習慣給男人們提供了不少方便。

正值哺乳期,她的奶頭黑粗乳暈奇大,奶子更是鼓脹脹的,奶水一定不少。

“你小秋嫂子的奶水呀在我們這兒可是最好的喲。”

“脹死了,兄弟快幫我嘬嘬吧。”

小秋嫂子正年輕,只披了件棉襖,簡直就是赤裸裸了,所以身子光溜溜的很撩人上火,她托乳房喂奶我當仁不讓,肉挨肉用不著解釋,邊吃奶我習慣性地摟著她瞎摸,虛張聲勢摸屁股往前兜、揉肚子往下摳,逗得她咯咯笑不停,就像剛下了蛋的母雞似的。

“喲,兄弟呀,昨晚上喝了多少酒啊,怎么醉得連雞巴都挺不起來了,咯咯。”

小秋嫂子依舊樂呵呵的,伸到下面抓住雞巴的手卻在暗使勁兒捋弄。

他媽的,農村的娘兒們膽大出奇!

“怎么樣,我兄弟的雞巴夠個不,尤其那個肉帽兒,是不是?你要把它鼓搗硬了才過癮呢。”

大表姐的搭訕直言不諱赤裸裸,顯然她們之間關系不一般,我也用不著客氣了,手一下子就插進小秋嫂子大腿中間,動作熟練地抓住了她的外陰。

鼓脹脹的挺肥厚就是陰毛少了點兒,緊接著手指頭扒開肉唇兒也杵了進去,一股子騷味兒立刻從被窩里泛起,靠!味兒真竄!名副其實的騷娘兒們。

“喲,兄弟呀,醉得都醒不過來了,還惦記著下邊那檔子事那,給你摸給你鉆給你摳吧,咯咯……”

小秋嫂子浪笑著叉開大腿湊近了我。

鼓脹的大奶子懸在面前,想吃哪個吃哪個,手再玩著她陰道和屄幫子,不一會兒的工夫雞巴就讓她揉搓得有了明顯反應。

“哈哈……原來不是不行啊,兄弟你這大肉帽兒可真夠個,借嫂子用用。”

她一邊肆無忌憚犯浪笑著一邊側身騎上來,繼續讓我吃奶手則摸索著把龜頭塞進她的肉唇兒中間。

“兄弟放心,嫂子忘不了你呀,我回去看看就回來,也該給孩子喂奶了,瞧瞧我這倆奶子都讓你吃的沒多少了,嘻嘻……不過還夠孩子吃的,等著我吧,奶一足我準來,嫂子就喜歡你這張嘴,還有它,真正老爺兒們的大雞巴,嘻嘻………“望著她遠去的身影兒,心里感嘆卻不知說什么好,就在這時一只手從背后伸過來,準確無誤插進褲子里抓住了軟綿綿的雞巴。

“我呢,把姐姐我忘了吧?”

是大表姐,我趕緊轉身抱住她,任憑她那調情的手胡亂在褲子里抓弄安慰道:“兄弟我忘了誰也忘不了你呀,謝謝你還謝不過來呢,怎么了你又難受啦?”

“還有寶貝兒精液嗎?”

她仰面盯著我直言不諱地問。

“有!多的是,給你留著呢,要不?”

“嗯……要……”

說笑間我們姐兒倆上了炕,雞巴雖然硬度不夠但還能用,大表姐扒開肉唇兒我就把龜頭塞進鮮紅濕漉漉的陰道口,使勁兒拱了拱就杵進去少許。

“姐姐,還是你的好,她的屄還不如你一半兒的緊呢,太松了肏她的屄感覺一點兒都不過癮,沒看出來我一直努力呀。”

“生過孩子的當然不一樣了,咦,那剛才你不是射精了嗎?”

“嘻嘻……假的,她也以為我射精了,一會射你嘴里就知道了。”

“咯咯……你呀簡直就是個人精了,舍不得給別人是給我留著的嗎?”

“你還少吃啦?”

“嘻嘻……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好丈夫,來,姐姐給你嘬出來然后再肏屄好嗎?”

“兄弟當然聽話啦……”

爬在下面她先叼住龜頭然后搬開我的大腿,邊嘬邊玩弄卵蛋是她的愛好,其作用甭說為的就是把雞巴迅速鼓搗硬了,有過類似經歷的恐怕都有體會,嘬雞巴揉卵蛋雙管齊下一般的人都受不了如此強烈刺激,雞巴不硬就不正常了。

肏屄開始前不一定非得用雞巴,手同樣也能到事半功倍的作用,這天小秋嫂子有工夫又來喂我吃奶,吃奶只不過借口,肯定是下邊又癢癢了找我過過癮,俗話說肥豬拱門,好事啦。正好大表姐趕集去了,她一進屋就讓我按在炕上,一個乳房沒吃扁雞巴就杵了進去,半個鐘頭結束戰斗,正在她穿好棉襖要走時,又有人來了。

隔窗看見來人小秋嫂子立刻靠近我低聲兒道:“她是后坡住的春芳嫂子,嘻嘻……也是騷貨一個,兄弟還不趁此機會勾勾達她?”

“行啊,你幫忙?”

“嗯那。”

徐娘半老,豐韻猶存。這句話形容老娘兒們再準確不過了。

春芳嫂子中等個,濃眉大眼睛人過四十風韻不減當年,掃一眼就能看得出來當年準是個百里挑一的美人兒,至少在我眼里她還具有相當大的誘惑力,農村娘兒們談笑風生口沒遮攔,多葷的話出口臉都不紅,而且小秋嫂子偷偷告訴我她的奶子大奶頭也不小,夸張形容亞賽鈴鐺似的,事后我看見時也承認至少像大紅棗兒,怪不得她養活的仨丫頭嘴叉子也大呢,小時候不使勁兒張嘴就吃不著奶唄。

“喲……你們倆這是干嘛呢,秋兒啊,又跑這偷嘴吃了呀,咯咯……”

她頭一句話就滿不在乎大大咧咧,聽話聽音兒,由此可見也是個爽快之人。

小秋嫂子搖頭晃腦一付十分得意樣兒,她臉皮夠厚的,一村住自然了解底細,旁觀者清我心里明白小秋也是常常偷嘴吃的主兒。

“哎,兄弟你吃虧了沒?”

這話沒法回答,我只好付之一笑。

“哎,兄弟你還不跟她試試,她的奶頭子可是俺們這數第一喲,瞧瞧,瞧瞧啊……”

小秋嫂子不饒人指著胸脯笑嘻嘻忙介紹著揭她的底。

“奶頭子大怎么了,爺兒們喜歡,兄弟是吧?”

哇!這兒的娘兒們一個比一個騷啊!

“得得得,我走,給你們騰地方行了吧。”

滿足了的小秋嫂子嘻嘻哈哈地跑了出去。

“嫂子,她說的是真的嗎?”

只見春芳嫂子笑著點點頭,接著解開棉襖敞開了懷。

“別往下瞎摸,告訴你不怕弄一手紅你就摸吧,咯咯……”

一聽這話我趕緊縮回手,原來她正在歷假期。

“別介,在這兒我可不敢,回頭大表姐回來碰上了不罵我才怪,兄弟你想過癮就上我那兒去,準保讓你嘬夠了,可別嫌沒奶啊。”

約好了,于是乎就有了下一幕。

有小秋嫂子牽線,這檔子好事輕而易舉。

“喲,大兄弟來啦,快請進屋,快請進屋。”

正在忙著做飯的春芳嫂子一見我立馬熱情地招呼,滿面春風笑盈盈的,一身素樸短衣褲打扮,灶邊火旺有蒸氣,按理說這季節也不該夏天打扮呀,來不及細琢磨睜大眼睛仔細觀看,只見她胸脯左右那對飽滿的奶子依然挺蹶蹶,略有些顫動,體態豐韻凹凸明顯,真他媽的撩人起性啊。

男人饞女人差不多都是那身肉,知道她丈夫現在不在家,我有恃無恐走到她身后手從衣襟下伸到胸前,冷不防抓住了那對饞人的尤物。

“昨天不行,今兒可以了吧?”

問著抓住奶子就開始了使勁兒揉搓。

“要死啦你,一會兒孩子們就回來,別別別。”

“哇,大紅棗啊,大哥真有口福,兄弟我也沾沾光,哈哈。”

我夸張地樂著低下頭急匆匆嘬住一個恰似紅棗般大的奶頭,就是狠狠的一口。

繞過老槐樹下坡沒幾步就碰見了秋子,她是來叫我回去吃飯的。

熱騰騰的小米粥噴香、大貼餅子焦脆鮮黃、燉得滑爛爽口的紅燒肉能饞死誰、剛摘的西紅柿黃瓜加大蔥裝了一藍子,全是解饞的好東西。

大表姐來歷假了,她知道我挺忌諱出去一趟回來就笑嘻嘻地告訴我,又給你找了個講究干凈而且特別騷的娘兒們,她就是白云。

果然不一會兒的工夫一個中年婦女走了進來。

“這就是我兄弟,你們倆認識認識。”

大表姐樂呵呵地把我推到她面前。

“嘖嘖,城里人就是不一樣啊,大兄弟呀別嫌棄俺們這農村條件差,你表姐都跟俺說了,俺那還算拾掇得干凈,正巴不得有個人呢,咯咯……”

說著樂著一付什么也不再乎的樣兒,胸前那對奶子隨之顫動起來。

白云已經屬于大老娘兒們級別的人物了,僅憑胸脯左右那對不加任何束縛晃晃悠悠的大奶子就不難看出,這兒的娘兒們誰都不再乎裸露,不過水蛇腰為她增添了幾分嫵媚,換句話說妖嬈,男人見了她十有八九心跳都會加速。

“我那清靜,走啊,瞧瞧去,保你滿意。”

她竟迫不及待了,天那,這兒的娘兒們個頂個都是那么饑腸轆轆,大表姐說的好:見了爺兒們就邁不開步走不動道。

路不遠,說說笑笑不寂寞,拐兩彎兒就到了,三間房的院子不大果然干凈。

讓我進屋她把院門插上了,我裝沒看見,大表姐告訴我她的情況,當家的跟人去了南方做買賣掙錢養了個小的不回來,心里有數自然有恃無恐,可是她還是讓我吃了一驚。

“來來來,坐下坐下。”

她親熱地牽著我手坐在炕頭上,那雙眼睛上上下下打量我,一時不適應這種逼視我不由得臉頰陣陣發燙。

“喲,這么大歲數了還不好意思啊,沒關系呀你甭客氣,跟我說說你表姐是不是用過了?”

問著她挪挪大屁股相貼之近,就差坐我腿上了。

“什么用過了?”

我裝傻地反問。

“用這個呀,哈哈哈哈……”

沒想到她一把就隔著褲子抓住了我的雞巴,娘兒們就是膽子大,可也沒有這么膽兒大的呀,三言兩語就直奔主題而且動手了。

“別別……別招我犯錯誤啊。”

“這算什么呀,不算犯錯誤啊,誰難受誰知道,誰痛快誰知道,哈,哎喲喲,家伙事不小呢,快讓我看看。”

解開褲子一下子就扒了下去,入鄉隨俗我也學著當地人不穿褲衩兒,為的就是方便,這么一來真方便了,勃起的雞巴立竿兒似的豎起,白云一把就握住了。

“嘿嘿,你們城里人的雞巴跟俺們這兒的都不一樣啊,咋這么老粗,咯咯………“一陣毫無拘束的浪笑讓我輕松地吁了口氣,騷娘兒們還挺識貨。

城里人在她們眼中什么都好,就連雞巴也是好的,偏見吧?

白云的乳房已明顯下垂,跟姑娘沒法比,當然成熟之豐韻另有一番滋味兒。

第三炮砸完了累得我渾身出汗,白云光著身子趕緊端來一盆水幫我擦洗,稍稍彎腰那對奶子越發顯得鼓脹,欲猶未盡我伸手抓住一個玩弄。

“我呀,長了一身癢癢肉兒,說實話就喜歡讓人摸,怎么摸都行不帶煩的,哎,你真夠棒的,這么多年我沒這么痛痛快快的過癮了,一會兒緩過來我還讓你接著肏,啊……”

白云的女兒小秀就像一陣風似的跑了進來,剛要說什么一看見我在這兒立刻換了付笑模樣兒,很有禮貌地叫了聲叔叔好之后,頑皮地吐吐舌頭把書包扔在了炕上。

紅撲撲的臉蛋兒水凌凌的大眼睛,體態豐韻,哪像十四歲呀,十七八的大姑娘也不過如此,高梁米加粗糧居然也能養育出這么好的丫頭,我不禁暗暗稱奇,迅速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忍不卒獎道:“喲,你姑娘都這么大啦,長得還挺水靈呢。”

“叔叔,俺認識你,宋嬸兒家的客人,北京來的是吧?”

姑娘的口氣大方天真。

“是啊,來來,讓我好好的看看你。”

我向她伸手沒想到小丫頭居然比我還大方,挺著那高挑的胸脯走過來背手站在我面前。

“哇,好一對奶子呀,都這么大啦,比你媽媽的不小喲,讓叔叔摸摸,喜歡喜歡?”

“嗯,摸吧。”

她滿不在乎地答應,天那,這是大方么?

想不到農村的丫頭也早熟啊,堅挺飽滿的乳房還有那對渾園的奶頭不帶半點兒顫動,硬硬的乳核兒隱在里面手感極佳,這都說明她已經進入了青春期,后來白云告訴我女兒九歲就來歷假了,月經正常無疑就是個嗷嗷待入的熱窩子,我這一炮打進去弄不好就得正中十環,有了,把她肚子弄大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才十四歲,準落個強奸罪名。

白云笑著卻用眼神兒制止了我進一步的侵犯,她要不管我手就往下溜達了。

和樂于此道的娘兒們在一被窩里,我懶得起來,在大表姐那兒我也是如此,不熬到該做飯不下炕,大表姐就喜歡我膩咕她,白云也不例外。小秀上學走了之后我和白云又痛痛快快的過了一次黎明炮癮,欲猶未盡仍摟在一塊兒互相挑逗著。

奶頭軟了又硬硬了又軟,陰道里濕了又干干了又濕,雞巴沒離開過她的手、嘴、屄。娘兒們貪婪的本性表現得真可謂淋漓盡致!

“哎,你是不是惦記上俺們家小秀了?”

“那當然了,誰見了發育這么好的丫頭不動心啊。”

“壞蛋,娘兒倆你都惦記,你不怕累著我還擔心她受不了呢,雞巴頭子這么大,肏我還差不多,肏她那個小屄兒還不讓你杵豁了呀?”

“杵豁不了,你說的多大的雞巴娘兒們的屄也裝得下嗎?”

“頭一回又是姑娘,那哪兒有譜兒,我可知道你肏人的本事,玩命似的往里杵,到時候忍不住了肯定跟肏我一樣,我可害怕……”

“到時候再說,會有辦法的。”

“這樣兒吧,我知道你不上了她不死心,今兒把精都射給我,正好她剛完了歷假,雙保險,別把她肚子弄大了,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

“不行了,我又不行了,又想挨肏了,不讓你的大雞巴在外邊,軟了也沒關系,我知道你的本事一杵進去就硬,快呀接著肏我,啊……”

和平時寒冷孤單的感覺不同,被窩里熱烘烘的,我一鉆進去,就感覺到白云光滑溫暖的身體貼了過來。豐滿的乳房擠在我的胸前,我探手摟住她的背,將她整個身體和我貼在一起。這一刻,我才深深體會到了什么叫做軟玉溫香抱滿懷。

那種酥軟舒服的滋味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盡管她已經是娘兒們。

躺在旁邊的她女兒小秀發出陣陣輕笑,也許我和她媽太親熱了她又是頭一次看見,顧不上我們的身子在被子里糾纏在一起,我的雞巴不受控制的在她的兩條大腿間亂頂,她小腹下的陰毛則在我的小肚子上劃來劃去,讓我感覺到撩人上火的癢癢。

昨晚上我和白云等小秀睡了之后才開始性交,肏了半宿,今兒不一樣了。

我的手從她豐滿的臀部一路摸了上來,掠過她纖細的腰肢,最后在她的乳房上停了下來。我曾聽說結了婚的女子乳房會變得松軟而沒有彈力。但她的乳房卻是堅挺結實的,撫摸起來手感很好,從昨天下午來就有了體會。在我的愛撫下乳頭也變得堅硬了。

“快睡吧,明兒還上學去呢。”

白云又在催促小秀,被窩里她側身屁股已經蹶了過來,龜頭抵入軟軟濕漉漉的陰道口,悄悄地一使勁兒就杵了進去,白云掩了掩被子沒吭聲,靜靜地任憑粗壯的雞巴深深插入她的體內。

一陣銷魂般的快感立即涌遍全身,已經肏了她一下午,感覺怎么還這么好。

“媽,人家不困呢讓我跟叔叔一塊兒再聊會兒好嗎?”

“不許,閉眼睡覺,這么大了還不聽話。”

我想樂沒敢出聲兒,小秀要是看見我正在肏她媽的屄,不樂死也得羞死,在農村肏屄這種見不得人的事似乎都在被窩里發生進行。不過這丫頭人小鬼大身體也發育成熟了,說不準也跟她媽媽一樣樂于此道,那得等她嘗到了滋味兒以后了。

白云的陰道內外又出現了明顯的收縮,整整一下午沒讓我閑著,她性勁之大超出了想象,我出去尿尿她也跟著,扶著雞巴亂甩,最后嫌肏屄不過癮了,一邊貪婪地嘬雞巴一邊讓我用手摳屄,差一點兒一只手插進去呢。

我向后緩緩退出,然后再次用力將雞巴全部插了進去。她的腔道像是一個強力的肉箍將我的雞巴箍的緊緊的。我反復抽插了幾次之后,開始快速的運動起來,當然局限于短距離之內。快感也如潮水般在我的身體里一浪一浪沖刷著。

∩能是男人的天性吧,第一次做愛時的我就有種強烈的征服欲和破壞欲,想要讓她在我的攻擊下徹底崩潰。我抱著她的肩,陰莖更加猛烈的深入她的身體。

兩人小腹撞擊發出陣陣肉的聲音蓋住了我的喘息。

那動靜小秀肯定聽見了。

她的腔道又是一陣陣的緊縮,從她的身體深處涌出一股股滾熱的液體,讓我的抽插更加方便,每一次的深入都浸泡在她溫暖的愛液中,而她腔道的肉壁每一次的緊縮也帶給我更加刺激的快感。讓享受男女間快樂的我似乎漫步在快樂的海洋中。

她的呻吟聲纏綿悱惻借咳嗽掩飾,顯然怕女兒聽出來我們倆在干什么,這樣真刺激著我的神經,我喜歡甚至迷醉這種聲音,它給我心理的滿足是如此強烈,而她身子的顫動也象是受驚的小鹿,隨著我的撞擊如同正在受刑一般。但她臉上迷醉快樂的神情卻顯示出她也正在享受肉體結合的快樂。

過了很久,也許只是幾分鐘。她突然反手抱緊我的屁股,小腹也用力收縮的向后聳動,配合著我的抽插,腔道的緊縮一陣緊接一陣。咳嗽聲也大了起來,緊接著,一股股滾燙的熱流從她的腔道深處噴出,將我的龜頭燙的暖洋洋的。接著她長長的嘆了口氣,臉蛋上一片極度歡愉的表情。

有了下午的體會我知道她并沒有過足挨肏的癮,還得玩命肏她,直到軟成一灘泥為止,其實目地只有一個,旁邊的小秀可是個嗷嗷待哺的姑娘,她忒饞人了,由不得你不想,今兒說什么也得把她開了苞兒,肏處女肯定更過癮啊,開發了小秀我這幾天就可以痛痛快快的享受她們娘兒倆了,肏完她媽再肏她,想想就讓我亢奮,不僅僅激動了。

翻身將白云壓在下面抱起她大腿,也顧不上扯被子掩飾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沖擊。

心里有了感應,欲望自然騰升,何況少女思春,什么力量也擋不住。

摟著小秀我們倆開始了啟發誘導式的親吻,騰出一手輕輕撫摸堅挺的乳房,用膝蓋骨頂住外陰拱動磨蹭那敏感的陰蒂,又讓她握住我的雞巴以示挑逗。

管小秀只有十四歲,但她的生理和心態業已發育成熟,被窩里這檔子事本就無師自通,再加上我這個稱得上調情高手的老爺兒們技法嫻熟,不一會兒她就受不了了。

“叔叔,我難受死了……怎么辦呀……”

“用這個解決問題呀。”

此時此刻我已經把她壓在下面,龜頭也頂進陰道口做著短距離的緩沖,少女的陰道口就是緊錮,杵了幾次都沒如愿以償插進去,沒辦法我只好停下來摟著她重新開始親吻,但龜頭仍偎在陰道口外。

“哎,你那個太干了吧,插我這里頭滋潤滋潤等滑溜了再試吧,唉,你呀你,非得肏她干嘛,肏我你還嫌不過癮啊。”

白云埋怨著掀開被子召喚。

沒想到她居然有此高招,既為我也為女兒,慈母心懷,真真不假!

〈得出來白云是豁出去了,要知道一個母親當著女兒性交恐怕難得一見而且屈指可數,尤其叉開大腿擺好姿勢,這種事簡直匪夷所思,若非親身體驗我也不信。

粗壯的大雞巴終于長驅直入插進小秀嬌嫩的陰道深處,直抵子宮!

“寶貝兒,疼也忍著點兒,一會就不疼了。”

白云在旁邊柔聲安慰。

少女的身體驟然出現劇烈顫抖,這丫頭的性反應在我猛肏之下終于淋漓盡致地發作了。

“噢……媽……媽……啊……”

她在呻吟她在吶喊,第一次領略了銷魂忘我般的滋味兒她失去了控制,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求助于母親,她媽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不敢有片刻的耽誤,為小秀蓋好被子我迅速回到白云的被窩里,摟著她就是一陣令人幾乎窒息的吻,下面也不閑著,強行頂開她的大腿,趁著雞巴硬挺一下子就杵了進去。

從少女陰道里拔出雞巴立刻又插進白云的陰道里,一種十分清晰的鑒別感覺,她的陰道明顯不如女兒的緊錮,還好,這略略松些的陰道讓我緩了口氣,至少一時半會不會產生射精的欲望,盡管白云在努力迎合,把她摟在上面,該我享受享受了。

“趁我沒魂兒你上了她,壞蛋你可嘗鮮兒了,我不干,啊……”

木已成舟,生米煮成了熟飯,再不答應為時已晚,不過為了安慰她我還是笑瞇瞇地抓住乳房使勁兒揪扯揉搓著,下面迎合更是強悍。

這一次可以說比剛才那次更厲害,因為射了精因為肏了她女兒,雞巴得到了進一步的鍛練,心里沒了后顧之憂,狀態極佳。

為了伺候我吃喝白云一早起來去趕集,見我睡的沉就悄悄地走了。

聽到撞門動靜只見小秀掀開被子就鉆了過來,投懷送抱臉貼臉之后咯略地樂了。

“干嘛,小屄兒又癢癢了?”

“嗯!是……我特想挨著您,摸這個大雞巴,嘻嘻……”

“是不是又想體會體會過癮的感覺呀?”

“那當然了,咦,它怎么不硬了?是不是又給我媽用了呀?”

“肏你媽又接著肏了你的小嫩屄,能不累呀,你好好的幫我揉揉,一會兒就行了。”

“叔叔,我跟您說實話,聽么?”

“說吧。”

“我知道我媽也特想我爸,可是我爸他不回來也沒辦法,起先我發現她被窩里和枕頭下面有老玉米棒子,當時不知道后來有一次我早起尿尿回來,我媽她晾著我就想把被子拉過來,這時候我才發現老玉米棒子就插在她的屄里露出少半截兒,我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嘻嘻……我后來也偷偷摸摸的試過,不行,插不進去太疼,真奇怪,您這個大雞巴插進去不但不疼還挺好玩的,可是一聽見我媽她做夢哼哼那聲兒我也受不了,所以也特想試試讓你們男的肏屄,就想知道肏屄是什么樣的感覺,沒想到您讓我的愿望實現了,而且還特別特別的過癮,您一插進屄里我就不想拔出來,老插著多好啊,好叔叔了求求您,多在我們家住幾天吧,我讓您天天肏屄,肏我媽的屄肏我的屄都行,啊……”

簡直不敢相信這番話出自一個姑娘之口,但又千真萬確。

女孩子嘗到了性交的滋味兒,原來也這么容易上癮啊!

怪不得大表姐說這地方別的不缺,缺的是男人呢,這兒的大小女人生來就想擁有雞巴,說句不好聽的話:這地方專產騷屄浪貨呀!

在大表姐家住了一個月,我就得出這么一個結論:靠山屯這地方,娘兒們通用,爺兒們公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