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2h2d 奇摩女孩 情趣吧

民國乳婦

2015-4-23 激情小說

湘西自古就山清水秀,優美的環境美育的眾多美麗的湘女。

湘西有一個偏僻的小山村,這個小山村里自古就是出美女的地方,當地的女人都是些豐乳的尤物。

小村里有一個名叫小珍的少女,今年剛滿十六歲,長得花容月貌,被當地的小伙子背后稱為當地的村花,她雖然只有十六歲,但胸部卻像哺乳少婦一樣的碩大,顫巍巍的高聳在胸前,經常遭到村里不三不四的男人調戲。

時值夏日,小珍閑著沒事,到村后偏僻的小河邊去洗了把澡,然后躺在一處幽靜的樹蔭下乘涼。

突然看見村里一個叫小叢的女人急急忙忙得正在往這邊走來,小叢是村里貨郎小成的媳婦,小成為人特別老實,在村中經常被那些壞男人欺負。

小叢是一個哺乳期少婦,孩子剛三個多月,她的乳房很大,奶水很多,長得也挺標致,但是為人特別風騷,胸前的衣服從來都是潮濕的,兩只大棗似的奶頭不停在胸部聳動。

小珍曾經聽說過小叢的奶水雖然很多但從來不喂小孩,而是把自己的奶水都喂給村里的男人吃的傳聞,她還聽過村里幾個男人在一起旁若無人地談論著小叢雙乳的綿軟和她奶水甜蜜,甚至當著小成的面也毫不在意,但她一直都不相信,她一直認為奶水是給娃娃吃的,哪有大男人吃女人奶的?她剛想從樹蔭下出來和小叢說話,發現小叢急匆匆地,便決定先看看她在干什么,然后再和她開玩笑。

這時她看見村里的惡霸李二正在往這邊走來,李二是軍閥劉三的興子,仗著劉三的權勢平日里無惡不作,村里標致的姑娘、少婦大都被他調戲過,有幾個長得漂亮女人還被迫做他的性奴隸,晚上輪流去他家里陪床讓他奸污。

他一直對小珍虎視眈眈,有幾次剩她不注意時還曾抓過她的乳房,只因小珍反抗特別強烈,所以那一直沒有上手。

小珍看見李二來了,嚇得躲在了樹后面,又想要叫小叢,讓她也趕緊躲起來,免得被李二欺負。

剛想要出聲提醒,卻發現小叢看見李二過來不但沒有躲避,反而向他迎了過去,胸部那對飽脹奶水的大乳房隨著步伐夸張的抖動。

她走到了李二的身邊一把便抱住了李二,李二一邊用自己的大嘴親吻著小叢的櫻唇,一邊把她的衣服掀起來,將那對豐滿的乳房完全袒露出來,便伸手捏摸起來,隨著他雙手的擠壓,小叢的奶水被他一股一股的捏了出來,摸了一會后,他把小叢摁在草地上,一口便叼住了她的奶頭,大口吮吸起來,「天啊,」小珍心想,「小叢真的給男人喂奶。] 而被壓在地上的小叢,似乎被李二吃奶吃很舒服,呻吟著抱著他的頭,雙手在李二的襠部摸索,李二被她摸得性起,一把扯開了她的褲子,挺著自己長矛般的陰莖便一下子插入了她的陰道,搗了幾下便把小叢搗得淫叫連連。小珍看著看著,不和不覺下體已經潮濕,她解開自己的衣服,一只手用力抓住自己乳房,另一只手在自己處女的陰蒂上撫摸,并不知不覺得發出了呻呤。

正自慰得爽快,突然胸前一陣劇痛,猛地睜開眼,原來是李二蹲在自己旁邊,雙手正握著自己的乳房捏弄,而他的嘴里仍然叼著小叢的奶頭。小珍掙扎著想坐起來,但是突然覺得李二的手摸得自己的乳房特別的舒服,自己嬌柔的粉紅色的奶頭已經勃起,李二俯下頭去不失時機地一只叼住便吮吸起來,小叢把手伸到小珍的陰部,輕輕地摸弄她的陰蒂,刺激地她渾身發抖,接著小叢又趴到她的身上,把自己飽含乳汁的乳房低垂到她的嘴角,把奶頭塞進她的嘴里,奶頭剛一入嘴,一大股洶涌的炙熱的略帶甜味的奶水便射了小珍滿口,小珍大口吮吸著,品味著奶水的滋味(小珍的媽媽也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雙乳也十分飽滿,但小珍還依稀記得媽媽的奶水也很多,但她好像很少給自己喂奶。)突然,下體一陣劇痛,原來趁她品味乳汁的滋味時,李二挺著自己的陰莖插入了自己陰道,雖然很痛,但也伴隨著陣陣快感使她不忍停止,她便下意識地咬緊了小叢的奶頭,更加大口地吮吸。

小叢的乳房被她咬得好疼,為了平衡,她咬看牙忍受著,并把那只空閑的乳頭塞進了李二的嘴里,李二由於下身在用勁,所以咬得更重了。

終於,李二身體猛烈地抽動了一陣,在小珍的體射出了濃濃的精液,三個人都精疲力竭地倒在地上,李二渾身大汗,小珍下體紅腫并不斷滲出處女血,而小叢的乳房上滿是牙印,青一塊紫一塊的,只得自己在那里揉。

李二休息了不到五分鐘便又來了精神,他一邊抓著小珍的乳房一邊又趴到了小珍的身上,挺著陰莖便又插了進去,如果說第一次性交小珍還是快感和疼痛各半的話,這一次則剩下的全是快感了,她緊緊地抱著李二,惟恐他會停下來,小叢只得托著自己的乳房又塞給李二,并央求他搗自己幾下,李二含著奶頭答應了,他在小珍窄小的陰道里抽插得快要射精才拔出來塞進小叢的陰道,插了沒有幾下便又射了。

從此后,小珍便也成了李二的性奴隸,經常被李二叫去陪睡,一對本已十分豐滿的乳房被李二越摸越大,雖還不曾有奶,但尺寸卻早已超過了小叢,有了小珍后,李二也很少和小叢性交,只是每天若干次吸乾她的奶水并含著她的奶頭睡覺。二個月以后,小珍便有了身孕,豐滿的雙峰比從前又大了近一倍,原先嬌小粉紅的乳頭也便成了暗紅色的大奶頭,并且開始分泌起了乳汁,李二十分高興,每天都要數次吸乾小珍尚不算太多的奶水。

后來,小珍的母親發現了小珍懷孕,便責問她是誰干的,小珍見瞞不過去,只得如實說了,這一說,使母親悲痛萬分。

二十年前,小珍的母親—小芳,正是花一般的年紀,她生活在河南,迫於生計,被自已的父母典賣給了村里的大地主—王一。

雖然從型家境貧困,但小芳仍長得花容月貌,不僅皮膚白嫩,胸前還長了一對小山似的乳房。

王一是一個色鬼,有七八個老婆,他從小到大從來沒有斷過人奶,家中還給自己養了四五個奶媽專供自己吸奶。

小芳一進他家便被他盯上了,尤其是那對飽滿的雙乳更令他神往,於是把她留在自己身邊作貼身丫環,時常跟她動手動腳,并經常當著她的面和老婆、情婦、奶媽性交、吃奶。

∶而久之,小芳一切都已習慣了,并聽信了王一要娶自己作妾的謊言,終於將自己處女的身體和飽滿的乳房奉獻給了王一。

臨村有一個地主名叫張五,與王一交好,也是一個離不開人奶的男人,他有一個美女奶媽,名叫笑,人靚乳大奶水足,王一早已對其垂涎三尺。

她以前是一個大戶人家的侍妾,被老爺玩弄并產下一個孩子,孩子出生沒多久,老爺便死了,孩子被送給了別人,而她則挺著一對正哺育孩子的巨乳被大太太賣到了妓院,妓院的妓女雖多,但乳房中能分泌奶水的卻一個也沒有,很快她便成為了妓院的紅牌,每天登門索求吃奶的客人絡繹不絕,從早到晚,她的乳?

傆腥嗽諼埼迨羌嗽旱某?停惶燜麃淼郊嗽海蚶哮d詢問有什么新貨,老鴇就將張五帶進小晴的房間,掀開了笑的衣服便出了那一對正流溢著濃濃的奶水的大木瓜般的雙乳給張五看,張五雖吃過很多女人的奶水,但還從未看過哺乳的妓女,因為妓女是不會停止接客而生孩子的,他讓老鴇出去,一把便抓住那對綿軟巨大的雙乳,并叼住奶頭使勁吮吸起來,一夜快活后,第二天便給她贖了身,帶回家做自己的專職奶媽。

他和張五常在一起鬼混,并時常打一些下作的賭。

他們兩個因為都愛人奶,所以便以自己奶媽的奶水作為賭博的工具。

他們兩人每半個月進行一次射乳比賽,所謂射乳比賽,就是每人派出一名奶媽,雙手擠奶,滋得遠的為勝方,勝方可擁有對方該奶媽三天的所有權。

原本雙方均各有勝負,二個月前張五有了笑后,王一便從沒贏過。笑的奶水極足,每次都可毫不費力地輕輕一擠,奶水便滋出去一米開外。

每次王一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奶媽被張五摟著上了轎子,張五有時候還故意在他面前摸著他奶媽的乳房吸吮奶頭。三天后,當這名可憐的奶媽回來時,肯定是被張五摸得乳房紅腫,奶水干干的回來。

王一并不是心痛自己的奶媽,在他的眼中,這些女人和畜生沒什么區別,當這個奶媽的乳房再次脹鼓起來的時候,他仍會像餓狗一樣撲上去叼住她的乳頭暴吸一通,他所遺憾的只是自己總也吃不到笑的奶水。

為此他不斷的令自己的手下四處為自己尋找奶媽,當時兵荒馬亂的找一個哺乳少婦作奶媽很容易,但總也找不到可以贏笑的女人。

占有了小芳后,他對小芳豐滿的乳房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他覺得這個女人沒準能夠贏笑,他便使她懷了身孕,并專門派一個奶媽給她喂奶以使她產后能大量分泌乳汁,終於十個月后,小芳分娩了,生下了一個孩子。

小芳一分娩,奶水就多得像泉涌一樣,整天淌個不停,他不讓小芳給孩子喂奶,把小孩交給別的奶媽帶,自己每天就叼著小芳的奶頭不松口,就連晚上睡覺時都得含著小芳的奶頭。有幾次晚上,小芳奶漲了,想給孩子喂幾口奶,剛把孩子抱過來,輕輕地把自己的奶頭從王一嘴里撥出來想塞進小珍的嘴里,王一便醒了,他一把便搶過孩子放在一邊,將小芳摁在床上,又將她的乳頭含在自己嘴里,大口大口地吞咽她的乳汁。

這樣過了半個月,這一天又到了射乳比賽的日期,小芳的乳頭經他一刻不停地吮吸變得極為豐盈,乳房脹得極大,奶水也極為豐足,只要一刻不吸奶水便會從奶頭里淌出來,手握乳房輕輕一擠,奶水毫不費力便會滋出去一米多遠。天剛一亮,張五便帶著笑來了,一年多來,由於笑的原因,張五已經陸續吃王一幾十個奶媽的奶水,以為今天自己仍然必勝;笑則極其驕傲的挺著巨乳,故意半敞著懷,兩顆被張五吮吸了一年多而變得極大的乳頭有一寸多長勃起在乳峰頂端,流淌的乳汁浸濕了胸衣。

王一帶著小芳出來了,小芳穿了一件寬松的小褂,但胸前仍繃得緊緊地,一對巨乳隨著乳汁的噴涌不停地顫抖,胸前已經完全濕透了。

王一來到張五面前,一把掀起小芳的小褂,張五看得待了,他一直認為笑的雙乳是人間無雙的尤物,但現在這對乳房顯然比笑的雙乳還要大一號。

他告訴笑,一定要贏得今天的比賽,他很想嘗試一下捏著這一對乳房吃奶的感覺。笑妒忌得看著眼前這個女人的乳房,第一次感覺到了壓力。

張五扯開她的上衣,輕輕地揉了兩下她的乳房,她便手捧雙乳,走到了射乳線上,雙手握緊乳房,使勁一擠,兩條乳線從乳頭中激射出來,足有一米五遠,然后揉著自己的乳房驕傲地走了回去。

笑射完乳后,小芳手托著自己的乳房,也走到的射乳線上,她捏住雙乳使勁一擠,兩股噴泉似的奶水直射了有兩米開外,她贏了。

張五鐵青著臉,貪婪地看著小芳仍在流淌奶水的大奶,咽了口唾沫便轉身走了。

王一大喜,獎勵般的揉了幾下小芳的乳房,就來到笑身邊,一把便捏住了自己夢寐以求了一年的滑膩柔軟的大奶,捏了幾下后,一口便叼住了笑碩大的奶頭吮吸起來,他吸得無比激動,畢竟這是自己用了二十多個女人才贏來的。

吸著吸著,他覺得自己的陰莖已高高地勃起了,便摟著笑便往自己的臥室走,一邊走著一邊還是舍不得離開她的乳房,仍是吃著一只捏著一只。進了臥室后,他將笑扒得精光,手一摸,發現笑的陰道已經濕透了,於是挺著自己的長矛便插了進去,下面抽送著,嘴和手仍然一刻也不閑著,仍在她的雙峰上使勁。

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淫婦,她的性交技巧極高,全身配合著他的動作不停地運動,令他欲仙欲死,最后他一邊吮吸著笑的乳汁一邊在她的體內射出了精液。

再說小芳,眼看著王一吮著笑的奶進了房間,而自己的乳房也因脹滿了奶水而非常的脹痛,王一怕小芳給小珍喂奶把小珍藏了起來,自己的奶水無法發泄,無奈只得回到自己的房間,拿過一個盆便把自己的乳汁往盆里擠。她一邊擠著自己的奶水,一邊想念小珍,自己的奶水脹得要擠掉,而自己的孩子說不定正在什么地方嗷嗷待哺。

突然從背后伸出一雙手來,一把便將自己的雙乳抓住,她猛然回頭,發現抓住自己雙乳的原來是王一的獨生子—王二。

這王二是一個花花公子,今年還不滿二十歲,仗著自己老子有錢,整日在外眠娼宿柳,同時他也是一個離不開人奶的家伙,王一所有的奶媽除了小芳以外,其他人的奶水經常被他吮吸,就連他自己前些日子剛剛生育的姐姐都要每天幾次把奶頭塞進他嘴里讓他飽餐幾頓奶水。

府里的女人除了王一的奶媽,還有幾個丫環被他強奸后生育并做了他的奶牛。

他早已對小芳乳汁極為豐富的巨乳垂涎三尺,但王一整日都和小芳在一起,使他一直沒有接近小芳的機會,如今天賜良機,他怎能錯過?小芳說:「少爺,你放了我吧,給老爺看見了不好。] 王二一邊手上毫不停頓地搓揉著她的雙乳,一邊淫笑著說:「寶貝,不用怕,我爹今天剛得到笑,三天之內他是絕對不會離開房間的,你放心,我會讓你舒服的。」說完話,低下頭來,一口便將她的乳頭叼在嘴里,輕輕一裹,一大股激流般的瓊漿便直射喉嚨,使小芳的乳房頓覺放松。

小芳本想推開他,但那種隨著乳汁的流淌而帶來的輕快、酥癢的感受又令她欲罷不能,她呻吟著,把王二的頭緊緊抱在懷里。「舒服嗎?寶貝。」王二含著她的奶頭問。

「舒服多了,來,吃吃這個。] 小芳說完,把他嘴里的奶頭輕輕撥出來,又把另一只奶頭塞進了他的嘴里。吃著吃著,王二的陰莖已翹翹得老高,他一把抱起小芳,扒光了她全部的衣服,把她丟到床上,一邊繼續吮吸著她的奶水,一邊把陰莖慢慢插入她早已洪水泛濫的陰道。

王二陰莖在用力,吸吮乳頭的嘴所用的力量也逐漸加大,小芳上下同時受到攻擊,使得她興奮異常,奶頭雖然被他吸得有一點痛,但這種滋味是她從未有過的,畢竟,王一雖然依* 女人乳汁的滋補而不顯老態,但畢竟不能和王二這二十歲的小伙子比,小芳直到此才真正體會到了性交的樂趣,和這種享受比起來,奶頭的疼痛實在已不算什么了。

王二在她體內足足抽插了半個多小時才射精,灼熱的激流一下一下射在她的子宮壁上,使她抽搐了半天。

射完精以后,他趴在她的身止,陰莖仍然停留在她體內,小芳從興奮中逐漸蘇醒過來,抱著他,托著自己的雙乳送到他的嘴邊,說「少爺,你累了,再吃一點奶水吧!」王二也不客氣,雙手接過她送來的雙乳,推到一起,張嘴同時叼住了她兩只乳頭,他輕輕吸吮著,并讓兩只乳頭相互糾纏在一起,用舌尖輪流舔著她兩只乳頭上的乳孔,一口一口吞咽著她的奶水。

吃了一陣后,停留在小芳體內的陰莖又一次勃起,他又再次抽插,再次射精。

射完這次以后,他把陰莖從她體內撥了出來,起來穿上衣服便要離開,小芳此時已經離不開他了,問他什么時候再來,王二穿好衣服后,又坐在床邊玩弄了一陣她豐滿、柔軟又不失彈性的大乳房,說晚上過來,然后便離開了。

王二出了小芳的屋子,逕直來到了自己的姐姐—小芝的房間。小芝是一個被王一強奸了的丫環所生,這個丫環長得很漂亮,又長著一對碩大的乳房,被王一看中想拿來作奶媽,便強奸了她,生下小芝后,這個丫環果然成了一個乳汁充足的大奶牛,從早到晚,奶頭幾乎都被王一叼在嘴里,這樣持續了近半年,半年后,王一由於又有了別的奶媽,所以不是每天都叼著她的奶頭不放了。

她有了自由后,因為正值青春年少,不久便和王府中一個管事先生勾搭上了,那個管事先生垂涎她豐滿的身體和那對分泌乳汁的乳房,每當王一外出或在別的女人屋里尋歡時,他們倆便廝混在一起,而那個男人每次都要吸乾她的乳房,所以有時當王一吃她的奶時,總是已經吸不出什么東西,覺得很是納悶。

有一天,王一偷偷盯著她,看見她進了管事先生的房間,便帶人闖了進去,進去一看,只見那個管事先生舒服地躺在床上,這個女人趴在他身上,雙乳懸掛著,正好掛在他的嘴邊,那男人雙手捏著一對大白奶,正叼著奶頭吃得起勁。

王一命人抓起二人,看見那女人的一對白生生的大奶兀自向外不停地流淌著奶水,大怒,將管事先生沉了塘,又把那個女人賞給了自己的手下。

他手下的這幫人跟隨了王一多年,整天總見著王一吃女人的奶,但自己卻從未吃過,突見王一賞給了一個哺乳的女人,均大喜,十幾個人擁著她便進了屋,一擁而上,十幾個人便搶著叼她的奶頭,搶不到奶頭就在她的身上亂啃亂咬,吃著奶頭的也咬著奶頭不松口,結果硬是把她的兩只奶頭給咬掉了,當天晚上便一命嗚呼。

所以小芝雖是小姐,但在家中卻沒有什么地位,只是繼承了自己母親的優良傳統,長大后一對乳房長得極為豐滿,王一常會在沒人的時候抓摸她的乳房。

又過了幾年,小芝突然懷孕了,大家都知道這個種是小芝的親爹—王一下的,生育后,王一給她的孩子另找了一個奶媽,自己則每天都要叼著自己親生女兒的奶頭叼吮幾遍。

這時,小芝正揉著乳房在房里急躁不安地走來走去,一看見王二,罵道:「小冤家,跑到哪里瘋去了,是不是又在哪個騷女人的懷里討奶吃了,老娘的奶都脹死了,可又不敢喂孩子,怕你又和上次一樣,吃不出奶就使勁咬。」小芝是王二的親姐姐,但兩人卻一直有著不正常的性關系,從小到大,兩個人經常睡在一起,王二每天都要捏著小芝的雙乳才睡得好覺。小芝這年22歲了,長得也很美,乳峰鼓脹。

小芝知道弟弟也愛吃女人的奶水,當王一不吃自己的奶時,便經常把自己的奶水留給弟弟吸吮,可是有一次,小芝剛給王一哺完乳,雙乳被吸乾了,王二又來了,吸不出奶來他便在小芝奶頭上使勁咬,最后把小芝的血都給吸了出來。

王二一把便抱住小芝,雙手直接伸到她高聳的胸部,輕輕撫摸,剛摸了沒兩下,奶水便從渾圓的乳峰中流淌了出來浸濕了胸前的衣服,王二扯開她的上衣,露出了小芝那對大木爪似的飽滿的大乳房,繼續揉著她的乳房,看著一股一股奶水順著奶頭向下滴。

小芝被脹得實在受不了了,笑罵道:「冤家,快點把我的奶頭含到嘴里去吧,我脹死了,你愛怎么咬都行,只求你快點吃。] 王二笑著說:「我想躺在床上吃。

「你還真會享受,算了算了,今天你想怎么樣我都依著你。] 於是,兩人上了床,王二躺在床上,小芝趴在他上面,兩只雪白的大木爪垂下來掛在他的嘴邊,小芝托起一只正滴著奶汁的乳房,把鮮紅乳頭連著乳暈整個的塞進了他嘴里,還唯恐不夠,又把乳房往他嘴里塞進去一部分,因為王二吸奶不喜歡只吸奶頭,而最喜歡含著乳房上的軟肉,輕咬著把奶水往外嘬。

王二含著小芝乳房上的嫩肉,并用手捏住掛在自己臉上的兩只低垂著充滿液體的大奶,他很喜歡女人趴在自己上面把乳房掛在自己臉上的感覺,因為這時女人的乳房完全自由垂掛,是最柔軟的時候,一雙手可以完全抓住它們捏玩,更不用說是哺乳期少婦本來便已綿柔無比的大奶了。

王二在她的乳房上使勁嘬了一口,一股瓊漿立刻注入嘴里,暖暖的、腥腥的、甜甜的,咕嚕下肚,小芝隨著抽了一口涼氣。

「太舒服了,再用力點。」小芝說。王二於是加大了嘴和手的力度,吸得小芝嬌喘陣陣。

小芝又把另一只尖尖的乳頭遞到他嘴邊,「來吸兩口這只,這只已經脹得不行了。] 王二吐出了嘴里的那只乳房,一口便把小芝送到自己嘴邊的那只乳房吞了一大半含在嘴里,嘴里咬著一只乳房,一只手在她光滑的背上撫摸,眼睛緊盯另一只被緊攥在手里的大乳房,他的手深深陷入她的乳房,軟綿綿的乳房從指縫里綻出肌肉,尖尖的奶頭被揉得堅硬而聳立起來,雪白的奶汁從他的手指縫里浸出來,滴到他的臉上,他用小指輕輕捏住那只乳頭,忽輕忽重,不忍釋手。

進而他又把那只乳房也塞進嘴里,把整個嘴里塞得滿滿的,他進一步加大了吸奶和捏乳房的力度,牙齒在乳峰上輕咬,雙手把乳房里的奶水往嘴里擠,一時間,奶如泉涌,使小芝極為暢快。

她把手伸到他的襠部,發現他早已是一柱擎天了,便解開了他的褲子,又脫掉自己的短褲,在他的陰莖上坐下來。

她雖已生子,且經常被王一的陰莖在體內抽插,但令人銷魂的陰道仍像處女一樣緊繃,試了幾次方才把他的粗壯的陰莖完全容納在自己的陰道里。她坐在上面插動著,陰莖的暢快更加強了王二吸吮乳房的力量,他差不多已是在咬乳房了,小芝此時不僅不覺得痛,反而覺得特別舒服,陰道里的淫水往下不停地流淌,滴到他的身上,此時她體內全部的水份都已變成了他的。

隨著小芝一陣猛烈的抽動,王二的陰莖在她體內爆炸了,濃濃的精液留在她的體內,就在此時,小芝的雙乳也剛好被他吸乾,精液換取了奶水,王二仍意猶未盡,仍含著她的乳峰輕咬,雙手也不放棄地擠捏著的乳房,希望還能有一點剩余,發現乳房里已確實沒有一滴奶水后,他放棄了努力,吐出了兩顆奶頭。小芝的乳房上已滿是牙印和手指的捏痕,小芝這才覺得有點痛,她心痛地輕揉自己的玉乳,說:「冤家,看來我的奶頭非得給你咬掉你才安心。] 「但是你剛才舒服嗎?」王二問她。

小芝嬌媚地含著笑點點頭。兩人摟抱著躺在一起,王二的雙手仍不舍地在小芝的豐乳上輕輕撫摸,摸著摸著,突然覺得一股炙熱的液體滴在手上,推開手一看,是一堆奶白色的液體,并散發著陣陣奶香,原來是小芝又開始泌乳了,怎么會這么快呢?王二正在奇怪。

「冤家,我看你每次吃奶都是意猶未盡的樣子,每次都是吸乾了還叼著不肯松口,我就每天喝一大碗無鹽豬油湯,這樣可以加大奶水的分泌量,并能縮短奶水分泌周期,讓我的小讒鬼能夠吃吃飽。] 「寶貝,你真是太好了。] 王二又翻下來,讓小芝躺到自己上面,這一次直接將兩只乳房推到一起,塞進嘴里,大口吸吮起來。

晚上,王二果然如約來到了小芳的房間,小芳早已等不及了,鼓脹的乳房已經要被里面所充滿的奶水擠爆了,但她舍不得把它們擠出來,她堅信王二晚上會來,她要讓王二含著自己的乳頭把脹得自己疼痛的奶水吸乾。

終於,她等來了王二,當他插上房門來到她床前時,她如同瘋狂般地扒光了王二身上所有的衣服,把王二摁在床上,自己則趴在他的身上,正是王二所喜歡的姿勢。

他用焦灼的嘴唇拱動著她的前胸。

她毫不猶豫地急切地撩起衣服,把那兩只灌滿漿汁的、像金黃色的哈密瓜一樣的乳房一起低垂到他的臉上。

他的嘴在尋找乳頭,乳頭也在尋找他的嘴。

當他顫栗地含住她,她顫栗地進入他的嘴巴時,兩個人都像被開水燙了一樣,發出迷狂的呻吟。

他感到有十幾股細細的、但卻強勁有力的乳汁的細流射擊著口腔,在咽喉處匯合成一股甜蜜的熱流,灌注進他的胃。

三天很快便過去了,在這三天里,王一幾乎沒有離開過房間,笑的雙乳、下陰、奶水以及那出色的性愛技術使他極為沉醉。

這時候,天已經亮了,王一剛吸完一次奶,正躺在笑酥軟的乳谷中,雙手象捏著一團大綿花似的捏著她的巨乳,不停在抓、捏、推、蕩,然后將雙乳高高的推在一塊,使得豐盈的奶頭更顯突出,見乳頭逐漸潮濕,幾滴晶瑩的乳汁從乳頭上泌出,香氣襲人。

他忍不住了,一口又叼住著奶頭嘬了起來,一只乳房還沒吃完,門口便有一個丫環來報,說張五來了。

王一已經完全被笑的雙乳給吸引住了,他實在舍不得離開笑的乳房,又使勁嘬了幾口奶頭,他才依依不舍地把笑的奶頭從嘴里吐出來,摟著笑便進了客廳。

張五在客廳里早已等得不耐煩了,總算看見笑出來了,但還被王一抱著,并且王一的雙手還一邊一只地抓著笑的雙乳捏玩。

張五于是想走,王一卻舍不得這一對自己玩弄了三天的玉乳從此離自己而去,便提出是否可以用別的女人再交換幾天。

張五自從在擠乳大會上目睹了小芳的肥奶之后,心里就一直戀戀不忘她醉人的豐乳,幻想能有一天可以叼著她的乳頭吮吸她能噴射出兩米開外的乳汁。

張五一時沒有表態,王一急了,立刻讓人叫來了小芳。

小芳昨天晚上又給王二哺了一夜乳,但今天,她知道笑要走了,她怕笑一走后,王一立刻就要來向自己討奶吃,所以王二雖然索奶,也沒有給他,最后王二無法,只得去了小芝的房中去吃小芝的奶。

當小芳出現在房中的時候,張五的眼睛都一下子直了,小芳身上僅穿著一件薄薄的單褂,小褂幾乎兜不住那對豐滿的乳房而被撐得老高,胸前的衣服被激涌的乳汁浸濕了一大塊貼在胸前,一對褐色的奶頭清晰可見。

王一把小芳叫到自己身邊,把手從笑的乳房上抽出來,一把掀開了小芳的衣服,露出了那對大肥奶用雙手托住便揉摸起來,很快,雙手便滿是小芳溢出的奶水。

王一騰出了一只手,又伸進了笑的懷里捏住了笑的一只乳房。

他的雙手同時捏著二女的雙乳,暗自比較,小芳的乳房無論從大小、彈性、柔軟度以及奶水的數量和質量來說都比笑強,笑的乳房由于長期被男人玩弄,乳房變得極為柔軟,但彈性已經不太明顯了,只是笑蕩婦般的床上功夫實在讓他迷戀。

王一于是便對張五說,愿意用小芳和笑交換一個月。

張五心里雖極為愿意,但表面上卻堅決不同意,他說笑的床上功夫很好,自己不換,除非,另外再給自己一個乳婦。

王一想了半天,家里的奶媽,除了小芝外,張五肯定都不會同意,此時他已不再顧及是自己的女兒了,又讓人把小芝叫了出來。

張五看見這個美貌的女人,來到她身邊,一把扯開她的衣服掏出那對豐滿的雪白的乳房,用手捏了幾下,很軟很有彈性,又用嘴叼住奶頭吸了一口,甜甜的且奶水很充足,便答應了。

王一大喜,立刻便送走了張五,擁著笑便進了房間,扯開她的上衣,雙手把乳房往中間一推將兩只奶頭擠在一起,嘴一張,同時叼住兩只奶頭便大口大口吸起奶來。

再說張五,擁著兩女上了轎子,兩女一起坐一個,他一把便抓住了小芳的巨乳,這是他盼望了多天的寶物,他使勁地捏著,充分地體會著它們的巨大和柔軟,并看著一股股奶水從奶頭上溢出,終于他忍不住了,顫抖著一口含住了她的乳頭吃起她甘美的奶水,此時,騰出來的一只手就又爬上了小芝的乳峰。

小芳見當著小芝的面被男人吸奶覺得很是難堪,她不知道為什么男人們都那么喜歡女人的奶水,但她看見小芝被捏住雙乳并無什么反應,便也就不再抵抗了。

吃了一會小芳的奶頭后,握著小芝乳房的雙手被她流淌的奶水給浸濕了,他舍不得浪費小芝的奶,便轉過來了叼住了小芝的奶頭,一樣的味美,一樣的甘甜,一樣的洶涌。

⊥這樣,一路上,張五都沒有停止吸吮兩女的奶頭,往往剛吸了幾口小芳的奶頭,發現小芝的奶水正在往下滴,便又吃小芝的奶,可剛吃了幾口,卻發現小芳的奶水又在往外流淌,只得回過來再吃小芳,最后,他索性讓二女* 在一起,同時含住了二女的各一只乳頭,雙手則分別抓住二女空閑的乳房,比較著二乳的大小和彈性,二女雖都長著一對傲人的大奶,但相比之下,小芳的更大卻更有彈性,而小芝的奶頭則比較大,硬硬的捏在手中也無比愜意。

到了張府的大門口,那幾名轎夫停下轎來敲敲門,門開了,出來幾名仆婦,把轎子抬了進去,又到了一扇門,抬轎的換成了幾名年輕女子,這才進了張府的內院。

停下轎,當張五摟著小芳和小芝下轎時,發現有一大群女人迎了過來。

這群女子足有二三十人,全都赤裸著身體,一絲不掛,胸前無不掛著兩只巨大的奶子,隨著走路的步伐,高聳的乳房晃晃悠悠地胸前抖動,小芳和小芝一看便知道,這群女子竟然都是乳房中有奶的哺乳期少婦。

這群女子圍住張五,也不管小芳和小芝在場,一個個鶯聲燕語,“爺,怎么這么久才回來,人家的奶已經脹得受不了了。”然后,一個個爭先恐后地托著乳房便要往張五嘴里塞,張五吃了一路小芳和小芝的奶,那里還吃得下這些個女人的奶,他避開這些送到嘴邊的乳房,伸手在這些雪白的豐乳上安慰性的撫摸了一圈,說“爺現在不吃你們,爺要先去洗澡,你們一起來侍候吧。”

這些女人仍不依不饒,說:“爺最壞了,又要讓人家把奶都擠掉,人家可不愿意,人家要爺叼著人家的奶頭,把奶吃到肚子里去。”見張五還是沒有吃奶的意思,便只得跟著他一起進了浴室,小芳和小芝也跟了進去。

進了浴室后,這些女人便圍住浴盆,雙手擠奶,頓時數十條奶線齊發,射入浴盆,有幾個女人還在跟他撒嬌,說:“爺,人家擠不動了,你來幫人家擠吧。”

原來,張五為了保養,便每天用人奶洗一次澡。

張五見這些女人不聽指揮,說:“你們擠得好的,爺今天就讓她來給爺擦澡,還吃誰的奶,擠得不好的,爺便停吃她奶三天。”

這些女人一聽,都不再胡鬧了,紛紛認認真真地擠起自己的奶來。

不一會兒,浴盆里竟然被擠了大半盆人奶,這時,張五由幾個女人脫去了衣服,躺在了這盛滿人奶的浴盆里,并叫了幾個女人命令她們給自己洗澡。

這幾個女人非常高興,立刻跨進了盆里,托起自己雪白的乳房,在他身上擦拭起來,其中給他擦臉的女人,故意將兩只堅挺的乳頭來回在他的嘴邊掠過,希望他能一口叼住自己的奶頭,還故意將乳房中尚存的奶水擠在他的嘴角;而給他洗下身的女人更是用雙乳夾住他粗壯的陰莖來回套動,玩起了三明治;剩下沒有被點到給自己洗澡的女人則都跪在一邊,托著雙乳放在浴盆邊緣上,渴望他能在自己的乳房上抓一把,甚至吸一口自己的奶頭。

張五被這些女人等候得異常舒服,路上所的小芳和小芝的奶水也消化得差不多了,特別是那個女人擠在自己嘴角的奶汁散發出陣陣奶香,那不停磨擦自己嘴邊的棗紅色的大奶頭把他的性子一下子又給激發了起來,他一口便裹住那女人的奶頭使勁吸吮起來,一股極度的舒暢立刻傳遍了女人全身,使她不住呻吟起來。

其他女人一見別人的奶頭被老爺寵幸,紛紛托著自己的乳房便奉獻上去,霎那間,一對對豐滿雪白、乳汁橫溢的乳房湊到了他的嘴角,壓到了他的臉上,一股股灼熱的出自不同奶頭的奶水在他的臉上流淌,模糊了他的眼眶,流進了他的眼里,叼在嘴里的奶頭不斷地被別的女人拉出而換上自己的,那每一只奶頭僅吸了一兩口,便會被別的奶頭換掉,張五吃奶的欲望卻始終得不到滿足。

他于是吐出了嘴里的奶頭,命令眾女全部到臥室里去,并組成肉床,給他享用。

他讓小芳和小芝洗一下澡,等他一會兒吃奶,就被那一大幫女人簇擁著進了臥室。

進入臥室后,那些女人全部平躺在地上,組成一張肉床,只見到一對對高聳的乳房,他爬了上去,輪流吸吮那一只只被奶水脹得鼓鼓的奶頭,雙手在一對對軟綿綿的乳房上摸捏。

吸了一陣奶以后,他又將自己挺立了半天的陰莖插入了身下女人的陰道,女人在他身下扭動著,陰戶緊緊吸住他的陰莖,隨著身下女人扭動的頻率,他吃奶的力度和速度也不斷增快,陰莖在一個女人的陰道里插了一陣后,換了一個女人繼續抽插,這樣插了十幾個女人后,他終于射出了濃濃的精液,他把陰莖從女人體內抽出,任憑精液隨著身體的抽動而潑散,女人們一擁而上,爭先恐后地搶奪他射出的精液,離得近的,含住他的陰莖使勁吸吮將龜頭上殘留精液舔得干干凈凈,離得遠的,就趴在地下,舔食射出的那一點殘余。

張五射完精后,平躺在地上不動了,那些女人搶食完精液后,又蜂擁過來,向他獻上了自己飽滿的雙乳中的瓊漿玉液,他輪流地吃著一只只奶頭,不一會兒,陰莖又豎了起來,一個女人立刻便坐上去,一下子便將他的肉棒完全容納在體內,她跳動著,滿脹的乳汁隨著她的跳動不斷向外噴射,她跳了一會就被別的女人趕了下去,女人們輪流騎在他身上,用自己的陰戶吸取他陰莖的養份,最后一個女人在他身上運動時,發現他的呼吸突然急促,被他吸奶的女人微微露出痛苦的神情,知道他吸奶的力量在加重,而被他的抓在手中的那幾個女人的乳房則已完全變了形狀,他的手深陷在乳肉里,知道他又要射精了,便從他身上下來,用嘴叼住他的陰莖加快速度,終于使精液在自己嘴里完全噴發,等到別人發現時,精液已被她一滴不剩地吃進了肚子里,別的女人無可奈何,只得又托著自己的大奶送到他的嘴里,給他補充營養。

而有幾個奶水已被吸干的女人,則在一旁輕揉自己紅腫的乳頭、青紫的乳房,并盼望自己的奶水快點脹滿,從而繼續加入這一爭寵的行列。

小芳和小芝于是也成為這些女人中的一份子,每日里托著雙乳、張開大腿等待他的恩寵,張五也的確對這二女恩寵較多,畢竟這兩個女人是別人的奶媽,用一些日子后是要歸還的,他整天抱著她們二人的乳房吸吮不停,使其他的奶媽又妒又恨。

民國乳婦2民國初年,曹錕在北京執政時期,山東臨沂一帶吃人乳之風盛行,當地官員、惡霸、富戶家中無不有一兩個供喂奶的奶媽,少數人家中竟有五六個甚至十幾個奶媽。

縣里還特設了一個奶媽房,一些姿色平常的哺乳女人便在那里向普通男人奉獻自己的乳汁。

當地男人吃奶并不象有些地方由女人將乳汁擠在容器里,而是由男人們直接從女人的乳房中吸取,一時間,當地男人無不以日吸人奶為榮。還有些男人們為了滿足自己的淫欲,也不惜讓自己的家人,也不管是妻子、媳婦還是女兒,一旦生育產奶后便強迫她們去奶媽房去做奶媽,而用她們在奶媽房給別的男人喂奶掙來的錢給自己去奶媽房吸吮別的女人的乳汁。

一年,從陜西米脂搬來一家人家,丈夫叫大剛,妻子叫小全,他們還帶著一個出生剛兩三個月的嬰兒。

俗話說“米脂婆娘個個美”,小全的確是個極其出色的美人,她全身肌膚雪白,白得幾乎能掐出水來,她的身材苗條,而那對正在哺育嬰兒的乳房極為高聳堅挺,但由於實在太大,也幾乎一直掛到臍部,她的一只乳房大蓋有二十幾斤重,那充足的乳汁不用掐也整日流淌不停。

雖正時值盛夏,小全卻不敢只穿單褂,一來自己的乳房實在太大,太招人;二來自己的奶水太多,每天必須用手巾護在胸前吸取溢出的奶水,就是這樣,也幾乎每個時辰都得換一塊。大剛夫妻倆到了臨沂后,用自己的積蓄租了一間房,開了一家豆腐店。

很快,小全的到來便引起了當地一些“貴人”的注意,他們便開始打起了小全的主意。

當地有一個惡霸,叫大多,他是曹錕的侄子,連山東省長都得畏他三分,他在當地欺男霸女,無惡不作,誰家嫁女娶妻,新娘子必須先由他開苞;誰家的媳婦生了孩子,第一個月的奶水必須由他享用。

他手下有幾十個打手,在當地氣勢熏天。

他家中有二十個老婆,更有二十幾個奶媽,這些奶媽的奶水除了供他吸吮外,每天還得供他洗浴,他躺在大盆里,幾十個奶媽圍在周圍,一起手捧雙乳往盆里滋,一股一股熾熱的乳汁流過他的嘴角,流進盆里,最后這些奶媽還需要手托自己肥碩的乳峰為他洗凈全身,他舒適地躺在大盆里,享受著一對對柔軟的乳房按摩自己全身的快感,嘴里還時不時地叼住一只低垂在自己面前的乳頭吸吮,雙手也不停地在那一對對豐滿的乳房上輪流抓捏。

他聽說了小全的事后,便命自己手下的一個奶媽—小雙去說服小全,他這次想讓這個巨乳女人自己臣服在自己腳下。

那天縣城正逢集,大剛一大早就出去了。

小全挺著一對脹鼓的巨乳進了磨房,不一會兒,小雙來了,這幾天兩人已經很熟悉,正說著閑話,孩子忽然哭起來。

小雙就忙停了手,撩起衣襟手托著一只乳房便給孩子喂奶,她怕嗆著孩子,只能很費力地一只手抱著孩子,一只手托著乳房,只能讓孩子吸住乳頭,因為否則的話,她的巨乳完全能把孩子給悶死。

而另一只空閑的巨乳鼓脹,一滴滴晶瑩的乳汁從粉嫩的勃起了一寸多高的乳頭涌出,后來竟變成了一條線流淌在地上。

孩子喂過了,兩個乳房卻仍然憋脹得不行,小全就又撩起衣襟,捋著乳頭一下一下地擠奶水。

奶水很旺,水槍一樣射出去,地下很快就弄濕了一片。

擠了半天,小全的雙乳還是脹得跟球似的,一點沒有癟下去的意思,小雙瞪著她的雙乳,妒忌地咽了一口唾沫,她知道自己的乳房經過這么長時間的排泄一定早已空癟了。

小雙心里一動,立刻就笑了,說是村里的大老爺—大多得了一種古怪病,大夫說要用奶水做藥引才行,末了就問小全能不能幫幫忙。

“人家老爺說了,要多少錢都行。”小雙說。“那你干嘛不給他擠一點呢?”

小全知道小雙也是一個哺乳的女人,但她不知道小雙和大多的關系以及當地吃人奶的情況。“這還用說,我早就擠過了,但后來大夫說,因為我的奶不是頭胎奶,所以不行,現在不知有多少喂奶的女人盯著這個差事呢!”

“還要啥錢呀?”小全說,“只要給他擠一點就是了,反正妮子也吃不了……”

“咦,不要錢可不行。”小雙說,“人家大老爺有的是錢……再說他也不是用一次兩次,他見天都得用奶水哩。”

小全笑笑沒再吭,沒再吭就算應允了。

第二天小雙就拿著碗來擠了一次奶水。

隔了一天,小雙又來了。

小全見小雙空著手,以為大多的病好了,誰知一打聽,說是病又加重了,大夫說要用熱奶水才行。

“咋了,俺那奶水還不熱嗎?”小全問。

小雙就笑了:“傻妹子,你那奶水熱是熱,可一端到家就不熱了。”“那……放火上熱熱不就行了嗎?”“那咋行?放火上一熱就不鮮了。”事實上這是一個很笨拙的圈套,但是小全絲毫沒有察覺。后來小雙就跟小全商量,說是再加幾個錢,讓小全每天到大多那里去一趟,也好現擠現用,最后問小全行不行。

“你看行不行?”小雙問。

“你是說在他那里擠呀?”“那有啥呀?又不是當著大多的面……”小全仍有些猶豫,后來搖了搖頭。“這怕是不行。”她說,“前天你來擠奶,俺外頭人聽說后就有些不允意,只是看了你的面子,他才沒埋怨我。

如今要是見天往大多那兒跑,俺外頭人怕是不會答應的……“小雙問:”他為啥就不答應?“小全說:”我起初也不知為啥,后來才知道他怕我象有些女人一樣給有錢的男人做奶媽。“小雙說,”我說別憨了吧大妹子,干啥不是圖掙倆錢哩?大多的這病怕是年兒半載也好不了,只要他肯出錢,咱何必死心眼?真是的,莫非你嫌錢扎手呀?“”其實俺也沒啥,只是怕俺外頭人不允意……“小全說。小雙就笑了:”你看妹子你多死心眼!他不允意,你就不會瞞著他嗎?“小全笑笑沒再吭。

應該說這是一個相當嚴重的失誤。因為這個失誤后來不僅導致了一個女人的墮落和沈淪,同時也給一個家族帶來了一場災難性的后果。

但是小全當時絕對不會想到這一點,當時這個女人只是想抓住一個掙錢機會,所以后來她終於很快答應了小雙,第二天一早就匆匆地到大多家去了。

后街有一座很氣派的深宅大院,那便是大多置下的私宅。

今天為了自己的計劃能夠成功,大多讓自己的老婆們和奶媽們全部呆在自己的屋里不許出來。

小雙領著小全進去見過大多以后,她推說有事就先出來了。

不過小雙并沒有走遠,后來她一直在門口等候著小全。

事實上小全在里面也沒有停留太久,僅僅過了一會兒工夫,小雙就看見小全急匆匆地跑了出來。

小全跑出來的時候氣色很難看,眼里好像還汪著淚水。

小雙很吃驚。“大妹子,你這是咋了?”她跑上前去問。

小全又窘又氣:“他,他不要臉!”“不要臉?他咋不要臉了?”小全紅著臉直罵:“日他祖奶奶的,我正在解著懷擠奶哩,他從背后抱住了我,說是想抱住我的奶子吃,吃鮮奶水……”小雙一聽卻笑了。

“你沒讓他吃不是?”

“我讓他吃屁!日他先人我扇了他兔孫一耳光……”

原來,大多把小全帶進了一間屋子,假意給了她一個盆,讓她把奶擠在盆里,便關上門出去了,小全看看周圍沒有什么異常,把門拴好了,便解了衣服,掏出那對脹滿的巨乳對著盆擠起奶來。

但這間屋子是有暗道的,正在小全專心擠奶的時候,大多從暗道鉆了出來,貪婪地看著小全雪白、豐滿的大乳房,如果用現在的標準的話,小全的胸圍能達到將近七十寸,如果她戴上胸罩的話,那一定得是H罩杯。

他注視著從小全一寸多長但卻依然粉嫩的乳頭中射出的激流,終於忍不住了,他從背后一把便抱住小全,雙手一邊一只抓住她的雙乳,她的乳房實在太大了,自己的手僅僅能夠罩住乳暈的一周,她的乳房極為柔軟,捏在手上就象一對大面團。捏了幾下后,激涌的乳汁早已將他的雙手浸濕,他俯下頭去,一口便叼住了小全一只硬挺的乳頭使勁嘬起來。

一時間,脹痛的雙乳隨著乳汁的快速排泄頓覺輕松,再加上從未經過如此場面,她的奶水雖多,但大剛卻舍不得吸吮,大剛總感得乳汁是女人的精血,只有在小全的乳房實在脹痛難忍時,才會叼著乳頭吸吮一番,就是吃奶也是非常輕柔,唯恐吮痛了小全的乳頭,絕不會象大多這樣使勁地吮,但大多吮得她很興奮,一時間使她感到眩暈。

等她驚醒過來的時候已是幾分鐘以后了,大多的肚子里已經灌滿了自己的奶水,仍在不停地嘬著自己的奶頭吸著,而另一只乳房被大多的手使勁抓捏著,不停地變幻著形狀,使她感到羞愧和憤怒,她一把掙脫了,劈手打了大多一記耳光,掩上懷便沖了出去。

因為羞愧,她沒有向小雙說自己已被大多吃了“鮮奶”一事。

小雙又笑起來,笑過了又摟住小全勸個沒完:“哎呀妹子你可真不會事兒!

都已經是領過娃子的人了,還有啥好在乎的?不就是抱住奶子吃幾口嗎?日他媽他硬是沒來抱我,要是抱了我呀,吃就讓他吃去!只要他肯出錢,別說是吃幾口,就是讓他摟住干一回又咋了?”“你算了吧嫂子!俺可不是那號女人……”小全一扭身子走了。

不過回到磨坊以后,小全什么也沒說,照樣起早貪黑地開他們的磨坊。

但是沒過幾天磨坊就開不下去了,因為所有的店鋪很快就跟他們斷了來往。

隔了一天,學校、絲綢廠和幾家商號老板也都來打了招呼,說是他們也不要磨坊的豆腐了。

這樣生意一下子冷落起來。

冷落也就罷了,后來民團又來人號了磨坊的房子,說是有公事急用,限他們三天內騰房。

事情鬧到這種地步,小全心里自然有數,大剛卻納悶得不行。

后來想想不挪不行,就又賃了一處房子。

誰知剛剛開張沒幾天,就又來了幾個團丁,又把房子號下了。

“挪走挪走,這房子我們號下了!”團丁們說。期限仍是三天,大剛發愁了。

“日他媽這磨坊算是開不成了……”他說。他說著直嘆氣,后來就問小全怎么辦。小全一直沒湊腔。

后來看看生意再做不下去,大剛就決定關門回老家。

那天正在收拾家具,小全卻忽然來了氣,她忽地站起來說:“算了,咱不收攤子了!”大剛說:“不收攤子咋辦?你看看這生意還咋做?”小全沒好氣地說:“你可真枉披了張男人皮!活人總不能叫尿憋死,日他媽我找小雙去!”“你找小雙干啥?她又幫不了忙……”“她咋幫不了忙?她幫不了忙我找她干啥!”

小雙還真能幫上忙。

小全找了小雙以后,號房子的團丁再也沒有來找麻煩,磨坊的生意很快就又恢復了老樣子。

民團伙房、學校、絲綢廠以及那幾家商號,很快又都找上了門。后來就連縣黨部、鏢局和貨棧的伙房也都紛紛找上門來,磨坊的生意一下子紅火起來。

生意紅火了,小全的心思卻不在磨坊了。

那段日子她差不多三天兩頭往街上跑。

先是白天跑,后來晚上也往外跑,跑著跑著就讓大剛起了疑心。

大剛所以起疑心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后來他發覺小全越來越注意打扮了。

從前小全一直不講究穿戴,可是那陣子她卻連著置了幾身衣服,后來居然又穿上了耳環,戴上了手鐲,清早梳洗時竟然還要搽柏油、撲白粉,身上一天到晚都弄得香噴噴的,很撩人。

她還時常帶回來一些小戶人家不常見的稀罕玩藝兒,比如絲手絹、牙粉、鬧鐘和八音盒等。

有一次看完夜戲回來,還帶回一兜豬蹄和燒雞。豬蹄和燒雞算不上山珍海味,卻也不是小戶人家享用得起的,於是就讓大剛疑惑得不行。

“你從哪兒弄來的?”他問。

“拿回來你就吃,打聽恁多干啥?”小全顯得很不耐煩。

小全不耐煩,大剛就不敢再多問。

不敢多問心里又直犯嘀咕,后來大剛就開始注意小全的行蹤了。

大剛真正發覺小全的秘密是半月后的一個晚上。

那個晚上小全聲稱又要去看夜戲,結果后來大剛發覺她根本沒去戲院,而是直接拐進了后街一座深宅大院。

起初大剛弄不清那家主人是誰,后來才知道是大多的私宅。

原來,那天晚上,小全約了小雙出來跟她說了這事后,小雙說肯定是小全不給大多喂奶,還打了他一個耳光,把大多惹惱了,才會如此。

要想一切和從前一樣,只需滿足了大多的要求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