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2h2d 奇摩女孩 情趣吧

同事麗人

2015-4-20 激情小說

佳人回頭對著我出聲道:“還不趕快上馬!”我這才匆匆脫去身上所有的衣服,佳人和素燕每人捧著金花的一條又粗又肥的大腿努力的向兩旁撕開,讓金花毛茸茸的陰戶暴露無餘。我挺著大陰莖上前,對著金花胯下那個肥肉洞一下子戳進去。一時間覺得里邊是溫軟而濕潤。我把整個身體壓到金花肥胖的肉體上,然後扭動著腰肢讓陰莖在她的體內活動。這時金蘭她們已經放開了金花,而金花也主動地用手臂摟住我。毫不掙扎的接受我對她的X淫。那時候我彷佛置身於一床柔軟的棉被上,我舒服地在這肉床上顛波著,一面又用手大力地摸捏金花的巨大乳房。大約過了半個鐘頭,才將一股精液暢射入她的陰戶裡。

我懶洋洋地躺在金花肥胖地肉體上,過了好一會兒才爬起身子。佳人為我抹乾淨濕糊糊的下體,素燕也遞過一條熱毛巾來為我擦拭陰莖和陰毛。金蘭也湊了過來,叁個女人不顧赤條條躺在一旁的金花,圍在我身邊撫弄我的身體。我叫她們也將衣服脫去。於是她們紛紛脫清光身上的衣服,用性感的裸體依著我的肉軀。金蘭先把頭埋在我胯間用朱唇吮吸著我的陰莖,佳人也轉身湊過去,伸出舌頭兒舔我的裝著一對卵的袋袋。我也不甘清閒,一手摸捏素燕的乳房,一手去挖弄佳人的陰戶。而剛才軟下來的陰莖也在金蘭那溫暖的小嘴裡靜靜地硬了起來。金蘭將它吐了出來,用舌尖兒輕輕舔弄著我的龜頭和春袋。搞得我支肉棍兒一跳一跳的,心裡頭也泛起一陣子衝動。

金蘭向著佳人和素燕笑著說:“兩位姐姐,我先來了!”

接著就徑自跨到我身上,手執著我那硬硬的肉棒對著了她的私處。腰兒一扭,臀而一沉,已經把我的陰莖整條地吃進她的陰戶裡去了。繼而就將身子上下活動著,讓她的肉洞兒套弄著我的陰莖。金蘭玩了一會兒,陰戶里分泌出大量的愛液。陰水順著我的陰莖流下來,濕透了我的陰毛。

接著她停止了動作,向著佳人和素燕說道:“我不行了,你們誰來接著玩呢?”

佳人站起來把金蘭扶著離開我的身軀,然後向著素燕說:“阿燕,你先來吧!”

素燕指著佳人濕濕的陰戶說答道:“阿玲,你都急得要出水了,即管玩著先啦!”

佳人也不再客氣了立刻讓我的肉棍兒填滿了她的小肉洞。可是佳人亦沒有多大能耐了,​​玩一陣子便讓位給素燕。還是素燕體格好,不單止兩條腿像鐵做般結實有勁,陰道的收縮力也很強。素燕孜孜不倦地讓她的陰戶吞吐吸咬我的龜頭,一直將我的陰莖再次搞到精液射滿了她的肉洞兒。

一個禮拜之後,秀媚行過婚禮回來返工了。幾個女工圍住她問長問短,我也擠了過去,將秀媚摟進懷裡親了親,跟著一手從她的衣領伸進她的酥胸玩摸奶子,一手從她的褲腰伸到她的私處玩弄陰戶。

金蘭大聲說道:“好啊!你們來一場真人表演讓我們欣賞欣賞吧!”

我問秀媚同意不同意,秀媚點了點頭。於是,佳人她們七手八腳地為我和秀媚脫光了身上的衣服,我坐在椅子上,秀媚分開兩條粉腿讓我的陰莖刺入她的陰道裡,然後跨坐在我懷中。玩了一會兒,秀媚轉過身,伏在地上拱著雪白的臀部讓我從後面插入。在旁邊觀戰的眾女人們清楚地看到我的陰莖在秀媚艷紅的陰道口出出入入,個個面紅耳赤的。看得出她們都很需要我陰莖插入。於是我著身邊的四位嬌娘們剝除清光所有的衣服鞋襪,包圍著我而伏在地上,將一個個雪白渾圓的臀部昂起。然後我就拔出插在秀媚下體的肉棍兒,換插入貓在右邊的佳人那兩片白屁股之間的陰戶裡急抽猛送,直把佳人X得嬌喘連連。

跟著又深深刺入金蘭粉紅色的肉洞中,俏金蘭此時也吃不消我對她的X淫,陰道裡很快地洋溢著大量的淫水。 X過金蘭之後,輪到金花了。金花的臀部非常巨大,肥白的臀肉在我的撞擊下泛起陣陣波浪。我發現金花的臀眼和陰道生得很近,於是趁抽出時頑皮地把陰莖插進她的屁股眼裡,金花哇哇怪叫,卻不敢掙扎。任我的肉棍兒在她直腸裡出出入入。玩過金花,接著玩素燕。素燕在眾女人之中,乃最健美之一,性交方面也最受得,我玩了她的私處好一會兒。她回頭對我笑道:“秀媚妹和你小別重逢,你還是陪她玩多些吧!”

我心裡本來也是這麽想, 是不忍心讓眾女友在旁邊看得心癢難煞。才和她們每人草草地做了一次。既然素燕這樣善解人意,我也欣然地從她的陰道裡拔出濕淋淋的肉棍兒。望望秀媚,她仍貓在地上昂著白屁股。我把她抱了起來放到柔軟的布料堆上,先揉了揉她的奶子,再捉住一對小腳,把秀媚兩條粉白的腿兒舉高分開。素燕見勢,則熟手地把我的陰莖扶進秀媚那光潔無毛的肉洞中,秀媚哼了一聲,再度享用了我的肉棍兒帶給她性交的快樂。我有時低頭欣賞著自己的陰莖逼開了​​秀媚的陰唇而鑽入她的肉洞裡,以及抽出時把她陰道裡的嫩肉也帶出來姿態。有時就注視著秀媚被我抽弄陰戶時陶醉地表情。佳人和金蘭也起身,每人幫我扶著秀媚的一條粉腿,讓我騰出雙手去玩摸秀媚的乳房。我努力地讓陰莖摩擦秀媚的陰道壁,使得秀媚忍不住高聲叫喚不已。後來我終於在秀媚的陰道裡射精了。

在第二天收工眾人回去後,秀媚因為忘了帶東西又折回來。我曾經悄悄地問過秀媚婚姻的狀況。

秀媚嘆了口氣說:“我這次嫁人,心裡是十分不願意的。 不過是不想讓長輩不開心,才勉強地和表哥成親了。我那表哥雖然傻呼呼的,卻也懂得男女之間的事。不​​過是笨手笨腳。新婚那一夜,我上床先睡下了。可能是有人事先教了他,所以他也脫光了衣服鑽進被窩裡,開頭他並沒有動我。而我生怕他把洞房的事講出去,也不肯採取主動了。因為婚禮辛苦了一整天,我也實在太累了,便迷迷胡胡睡著了。半夜裡我夢見和你再做愛,興奮中乍醒過來,正在玩我的卻是我的新婚丈夫。原來他已經不知在什麽時候脫去我的內褲,且將他的陰莖插入我身體裡。那時候我乘著興頭也十分配合他對我的抽送。可惜他很快就射精了,搞得我湯不湯水不水的。不過我還是盡了我的德行,為他揩抹乾淨下體,服侍他睡下了。過後的幾天晚上,他陸續都有鋤我。可是他和我沒有共同興趣的語言,又不夠持久。玩完我倒頭便睡。所以我都沒甚麽好心情對著他。就連他的陰莖插在我底下抽送時,我都當成是你的在弄我。”

說到這裡,秀媚欣然一笑。拿起剛才忘記帶的東西就準備走了。我把她摟住雙手伸入她衣服裡面撫摸她的乳房和陰戶。

秀媚回頭媚笑著問我:“是不是剛才聽了她所講的話兒有些衝動了?”

我坦白地承認了。秀媚一邊解開著自己的褲帶,一邊對我說:“今天我們草草地來一次吧,因為家裡等著我買東西回去呢。”

說話間,秀媚的褲子已經跌下去了。我伸手把她的底褲也推下去。秀媚也拉下我的褲鏈,幫我把硬直的陰莖放出來。跟著又提起一條腿,將陰戶湊過來。我們就站著的姿勢性交著,秀媚比以前更主動更熱情了,我每一下向她體內插入時,她都向我迎過來。而且豪放地含著笑容望著我。到後來,秀媚俏臉飛紅,媚眼如絲。陰道裡液汁浸淫著我的陰莖。借助著秀媚分泌出的滋潤,我那挺直的肉棍兒更加流暢地在她溫軟的陰戶裡橫衝直撞。終於,我一股精液從龜頭迸出,灌滿了秀媚的小肉洞。秀媚在手袋裡抽出一些紙巾,摀住了她的陰戶,彎下腰把內褲拉上來,接著為我整理濕淋淋的下體。把我軟下來的陰莖放入褲子裡邊,還幫我拉上褲鏈。我也幫秀媚套上褲子,秀媚對鏡子理了理頭髮和衣服。一聲“拜拜”,輕盈的身影便飄然而去了。

由於和幾個女工結下不解之緣,我一直在那裡做了叁年多。而廠裡的女工也沒有變化過。直到那間廠仔合併大廠了,我們才失去那性愛樂園。秀媚因為怕遺傳,不敢為她老公傳宗接代。卻特意讓我在她腹中播下種,結果生了個兒子。金蘭也告訴我,她的小女兒是和我的紀念品。

我到新廠上班後,做的還是那原來的工種。是不再睡在廠房裡,而是自己租床位了。跟我有過肉緣的幾個女工因為地點不適合而轉廠了,可是在新廠裡我很快地又認識了一對姐妹花,她們就是上海妹李寶珠和蘇州妹林麗芬。她們兩個也是車位女工,因為我懂國語,她們經常一齊和我打牙交,所以大家很快就混得很熟了。麗芬二十叁歲,是離過婚的青春少婦。寶珠二十一,兩年前拍過拖,可是已經和男朋友分手了,目前倆人住在一起。她們雖然算不上是什麽絕色美女,但身材勻稱,模樣甜美,也算討人喜歡。

好幾次從寶珠和麗芬手裡接過衣料,我故意捏住她柔嫩手兒,她們都沒有發怒,是白了我一眼,才媚​​笑著掙脫走開。所以我覺得有和她們一親芳澤的可能。

一個星期六下午,其他女工們都回去了。寶珠和麗芬因為要趕一些急貨而留下來加班,我是做計件工的,時間由自己支配,見她們還未走,也特意留下來,想和她們單獨接近,看會不會有什麽男女關係方面的發展。

寶珠和麗芬做完手上的工夫,果然走到我身邊,寶珠笑道:“怎麽還不收工,是不是在等我們呀!”

我笑道:“是呀!今天我發工資,請你們吃飯好嗎?”

“你請我們吃飯?是不是有什麽目的呢?還是先說出來吧!”麗芬挨得我很近,尖挺的乳房觸到我的手臂。

“沒有什麽特別目的嘛!我們這麽熟了,一齊去吃一餐並沒什麽不對呀!”

寶珠道:“小芬,理得他有沒有目的,有得吃就吃嘛!”

我帶她們到一家上海飯店,叫了幾碟精美的小菜。吃飽後,我笑問:“兩位小姐住在什麽地方呢?我送你們回去好嗎?”

麗芬道:“送我們回去?是不是想上我們住的地方?哼!我早知你有目的啦!”

寶珠道:“不吃也吃了,時候好早,就讓他到我們住的地方去聊聊吧!”

我笑道:“是呀! 要你們那裡方便,聊聊天有什麽關係呢?你們兩個女人,還怕我一個男人嗎?”

麗芬說:“那地方是出租的房子,包租婆每逢星期六返大陸。倒是不怕人閒話。”

“那就好啦!我們現在就去吧!”我埋了單,便和她們去搭車。

寶珠和麗芬住在叁樓的一個房間中。這房間雖然不十分大可是睡房的後面卻有衛生設備和浴室。我們一走進去,麗芬開了電燈。就看見房間裡有一張大床,兩張小沙發和一個茶几。陳設雖然簡單,環境卻非常整潔舒適。

我問寶珠住在哪兒?寶珠對床上指一下說:“我也是睡在這張床上。”

我打趣道:“原來你們兩個還是做豆腐的。”麗芬笑道:“去你的,你想吃我們豆腐是真的。”

寶珠也笑道:“男人真懷,老是想欺侮女人。”

我說:“沒有那回事,我是想你們晚上睡在一起,夜裡一定會胡來!”

麗芬道:“不會的,我和寶珠都是最老實的,不要把我們想歪了。好了,不跟你說了,你先坐一下。我到浴室去換衣服。”

我笑道:“就在這裡換好了,也讓我開開眼界。”

麗芬笑道:“你這個人也真厚臉皮,小姐換衣服有什麽好看的?”

我說:“沒有看過嘛!我真的好想看哦!”

麗芬笑道:“你老實一點啦!專門說些帶刺激的話。”說完,拿了一件半透明的睡衣,就走進浴室把門關上了。

我一把抱住身邊的寶珠​​笑道:“你怎麽不去換衣服,讓我摸摸你的奶子好嗎?”

寶珠也不掙扎,笑著說:“你這個人一點也不老實,要是小芬看了會笑呀。”

我說:“不要緊的,快點吧!等一會兒小芬會出來了。”

寶珠道:“ 能摸一下,也不能捏痛我”

我催她說:“好啦,快給我摸啦!”

寶珠才把上衣往上一拉,拉了上去,兩個奶子挺得好高。圓圓白白的,前面是尖尖的兩顆嫣紅的乳頭。

我稱讚了一聲:“哇!好漂亮的奶子。”

接著伸出舌頭,對著寶珠的奶頭上輕輕地舔了兩下,寶珠大概覺得好爽,就將奶子向我挺了一挺。我嘴裡吃著一個奶頭,手中又摸捏另一個乳房,在她的奶頭上輕揉慢撚著,弄得寶珠嘴裡“哦!哦!”的叫著。

麗芬換好了睡衣從浴室走出來,一看見寶珠的奶子送到我的面前讓我又吸又摸。連忙走過來拉了一下我的耳朵說道:“好呀,你們倒不錯!趁我換衣服就偷吃起來了,好快呀!”

寶珠道:“哎喲!小芬,你就等一下再出來嘛!”說著就推開我,也拿了一件睡衣到浴室去了。

我拉著麗芬的手兒說道:“小芬,你過來讓我也吃吃你的好嗎?”

麗芬依到我懷裡說道:“死不要臉,趁我不在就把小珠調上,又來勾引人家。”

我把麗芬摟住,她披了一件長睡衣,裡面甚麽都沒有穿,加上那睡衣是半透明,麗芬酥胸上兩點紅色和小肚子下面那一片黑色都隱約可以見到。我就把麗芬按在床上,對著她的嘴上吻了下去。一手就伸到她睡衣裡邊摸到了她的妙處,那裡卻早已水汪汪。

麗芬像一頭綿羊般柔順地任我擺佈。

寶珠也換好了衣服輕手輕腳的從浴室走了出來。她走了過來,伸手在我的底下摸了一把,正好摸到我的陰莖把褲子前面頂得好高。就把我的褲鏈拉開,想把我的陽具放出來摸摸,但我裡邊還有內褲。寶珠就索性解開我的腰帶,把我的褲子脫了下來。

我的褲子一跌下,那跟粗大的陽具已經雄糾糾地挺立著。寶珠伸手一捏,叫了起來道:​​“哎喲!小芬,你快點起來看看,她的東西太大了。”

麗芬正睡在床上讓我玩摸,根本沒看到我的褲子脫下來了。聽她一叫就由床上坐起來,一眼看見我那根硬梆梆的大陽具,也伸了一下舌頭笑道:“哎喲!你怎麽把褲子脫下來了,不要臉。”

我分辨道:“不是我脫的,是寶珠脫下了的。”

寶珠笑道:“死人,那東西硬成這樣,好嚇人。”

麗芬也笑道:“小芬,這是我們看見最大的一個。”

我說:“你們兩個也把衣服脫了,我們一齊玩好嗎?”

麗芬道:“我才不要呢,一脫了你就會弄。”

我故意問道:“會弄什麽嗎?”寶珠笑道:“小芬,這人不要臉,明明知道還要問我們弄什麽。”

麗芬道:“都是你,要把他的褲子脫下來,現在看了又害怕。”

寶珠道:“我怎麽知道這死鬼的東西這麽大?要是知道我就不脫了。”

這時我坐到床上,左邊攬著寶珠細腰,右邊抱住麗芬。我把手伸進她們的衣裡面,一手摸捏著麗芬的奶子,一手就探索寶珠的私處。我發現寶珠的陰戶並沒有陰毛,光脫脫的滑不溜手。心裡暗暗歡喜,嘴裡就問道:“我的陽具都算大嗎?”

麗芬伸手握住我那肉棍兒笑道:“死鬼,這麽大還嫌不夠?你這人真是一點兒也不知足。”

寶珠任我玩弄著她的陰戶,卻用小手在我龜頭上輕輕拎了一記笑道:“死男人就是這麽壞,恨不得這條東西有一尺長。把我們女人弄壞才開心。 ”

我打趣道:“你們跟一尺長的大陽具插過呀?”

寶珠道:“才沒有呢,我以前的男朋友是小小的,沒有你這麽大。”

麗芬也說道:“我和小珠都是第一次看到你這種又粗又大的東西。”

林麗芬看著硬梆梆的陽具又愛又怕,小手兒握著套弄了幾下。寶珠也在我卵泡上摸了一摸道:“小芬,硬得好利害是嗎?”

麗芬道:“好硬,像木棍子一樣,這麽粗嚇壞人。”

寶珠道:“小芬你放開來,讓我摸摸好嗎​​?”

我對她們倆說:“讓我睡下來好了,你們不給我弄,就讓你們去摸好了。”

麗芬笑道:“你把衣服脫光了嘛。”

我脫去上衣,麗芬把我的內衣也除去了。寶珠就下床來,把我的褲子鞋子襪子統統扯下來。我赤條條地往大床中央一躺,大陽具連翹了幾下,一柱擎天地豎在兩條毛腿之間。搖頭晃腦的,好不威風。

寶珠睡到我身邊笑著對麗芬說:“我先摸摸再給你好嗎?”

麗芬笑道:“小珠你先玩好了。”說完也坐到我身旁。

我對她說:“小芬,你把睡衣脫下,我吃你的奶子好嗎?”

麗芬道:“好是很好,就是怕你會咬我。”

寶珠說:“他很會吃,吃得很舒服哩!”

麗芬把睡衣一脫,全身都露出來了。麗芬的皮膚白白淨淨,腰細細乳房卻很大。我讓麗芬依在懷裡,就在她的奶頭上用唇舌舔吮起來。麗芬 著眼睛,乖乖地讓我戲弄。

寶珠在我底下先把陽具捏了一把,然後又握住套了套。跟著就伏在我的肚子上伸出舌尖,對著龜頭舔起來。我的龜頭被寶珠一舔,全身都酥麻了。寶珠舔了一會兒,卻張開了小嘴,一下子把龜頭含入口中,像小孩吃奶一樣吮吸著。這時我也伸手到麗芬毛茸茸的陰戶去掏弄。

麗芬看見我的陰莖漲滿寶珠的小嘴,就笑道:“小珠你真行,吸到嘴裡去了。”

寶珠此時不能說話,把小嘴在我龜頭上套弄著,頭向前後擺動著。麗芬此時被我吮吸著奶頭又用手指撥弄她的陰蒂。還看見寶珠在吮陽具,心裡癢得受不了。便叫著:“小珠,讓我玩玩啦,你到上面來讓他玩好嗎?”

寶珠將陰莖吐了出來,笑道:“好吧,輪到你了,小芬”說著寶珠站起來,去拿毛巾擦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