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情趣吧

雙人沙發上的歡愉

2015-4-16 激情小說

我覺得我真是一個很好的男人,如果心腸好可以集點,我應該可以得到好寶寶卡一百張。

我在勃起、箭在弦上就要發出的狀況下踩穩了煞車,給了女孩一條毛巾,然後自己擦乾身體。

我現在就穿著一條四角褲和T卹,女孩沒有穿內衣,勉強套上我的四角褲遮蔽一下光溜溜的鮑魚,穿著我前年去參加晨跑馬拉鬆時發的白色T卹,在她身上很寬鬆。

女孩坐在我的雙人沙發上,我在旁邊替她用碘酒消毒傷口,然後拿起紗布想替她包紮。

“可以包緊一點嗎?”她很認真地凝視著傷口,沒有看我,“我怕一不小心會鬆開。”

“你如果不要亂動,就不會鬆開。”我沒好氣地說。

她笑著抓了我的下體一把,我這回已經不會訝異了,反正它本來就是站著的了,隔著我的四角褲非常明顯。

“就怕待會亂動。”她嘻皮笑臉地說。

“包紮完我幹死你。”我想要裝出硬漢的樣子,說出了露骨而強硬的語言,像是強暴犯一樣,這讓我有點不習慣。

“好啊。”她欣然接收戰帖。

我替她的手覆上紗布,用網狀紗布一圈一圈地纏著,力道些微拉緊。可能是我還暗暗期待著待會真的會來一場激烈如戰爭般的滾床吧?只見她沒有受傷的那隻手不斷地搓揉著我的陰莖。

“你別逼我把繃帶纏得讓你發疼。”我寒聲道,其實我已經蠢蠢欲動,但是該做的還是得做完,她的大腿傷處還沒有包紮,我一方面一直被性挑逗,另一方面還在思考到底是要用人工皮還是普通紗布去包紮她的大腿。

“我、最、喜、歡、疼、痛、了。”像是強調什麽一般,她這一句話每個字都加重了語句。

“喔,喜歡玩SM嗎?”我譏笑地看著她。

“現在嗎?也是可以啊,全身纏滿繃帶可以玩。”她似乎很興奮。

我不置可否地沉默著,將她的彈性網狀紗布用金屬扣環扣住,確認已經固定好傷口後,我無意識地命令道:“腿過來。”

她將修長的腿伸過來,抵住我的發熱陰莖,我微微皺眉,有​​點生氣地說:“這種時候還在開玩笑。”

“你是迫不及待想幫我包紮好之後干我嗎?”她將嘴巴湊到我的耳邊,輕輕地舔舐著我的耳殼,“喔,是你的敏感帶啊。”在聽到我大吸一口氣時,她開心地說道。

“知道就快點把大腿伸過來。”我不客氣地說。不知道為什麽,她剛進門的時候我明明就是客氣又禮貌的傢伙。然而她這樣子把我的小套房當作自己家,又調皮又任性的模樣,讓我口氣漸漸不好起來,然而我的動作還是溫柔的。

她慢吞吞地將大腿伸過來,手仍然從褲頭伸到我的內褲裡,握住陰莖開始上下搓動,偶爾去輕捏睾丸。

我當下直接決定用人工皮貼一貼就了事了。於是拿起碘酒隨便幫她消毒,貼上人工皮時,換她“嘶”地抽了一口氣。

“會痛嗎?”我連忙問道,當下有點後悔。

“不會,超舒服的!”她明快地答道,“不是告訴你我超愛疼痛的嗎?”

但是我覺得她根本就是隨口胡謅。

她跨坐在我的身上,開始用舌頭一點一滴地舔舐著我的耳朵,一面脫掉我的上衣,我也將她身上的四角褲一​​併脫掉。

兩個人都把對方扒得一乾二淨的時候,我看到她的肌膚很白很粉,手上纏著跟她膚色相去不遠的白色繃帶,腳上的人工皮更是跟她的肌膚融為一體。

她騎著做在雙人沙發上的我,問:“要在沙發上做嗎?”

我開口說:“我去拿套子,你先到床上去等我。”

但是這句話還沒有說出口,她就整個人坐到我身上,沒有動手,我的陰莖分毫不差地插入她的小穴裡,她直接跪在沙發上扭起腰來。

女孩直接坐在我身上,我的陰莖插在她的陰道裡,她唉叫一聲,嬌聲說道:“天啊,好大,塞得好滿。”然後一邊扭動著。

我扶著她的腰,太久沒有做愛,感覺很奇特。而且我們的性彷彿是天生契合……我自己這樣認為的,她的陰道與我的陰莖口徑完全一致,緊緊密合,我很容易勃起,而且持久,這點不是我在誇耀。相對的,她動不動就濕潤,從她一進門開始,我就知道這個女孩子的私處很敏感。

在我托著她的腰時,她用兩腳蹲起來,像是女人在蹲式馬桶如廁​​的姿勢,上下移動著,我知道這樣子女孩子的腿會很酸,所以就加重了手上力道扶著她的腰。

我非常喜歡這個姿勢。

“大叔,好大喔,天啊,好爽喔……”她一頭濕髮狂亂披垂,叫床的話語跟一般女人好像沒什麽兩樣,然而聽在耳裡很舒服,可能是我太久沒有做愛了吧?

她又像帶著惡意又似無心地朝我耳邊說道:“可以中出我。”

我聽到這句話時簡直就是狂亂了。

中出,對男人而言,多麽美好的字眼。不戴套已經很好了,遑論中出。

但是她懷孕的話我該怎麽辦?對她負責嗎?娶她嗎?想太多了,在那個當下,我根本不會想到那裡去。

我直接在她體內射了。其實這是我第一次中出女人,以往交女朋友的時候做愛都是有戴套的,對於性方面,父母師長們對我的教育非常成功。

她從我身上下來,精液和淫水流得我的陰莖還有沙發上都是,她飛快地抽了幾張衛生紙包住我的陰莖,我皺眉道:“這樣會黏在上面。”

“當然是要沖洗啊,拜託。”她一臉鄙夷地看著我,後面那句“拜託”讓我會心一笑,說起話來真像個老媽子。

她也進了浴室,我們兩個一起淋浴,她只有抬腿洗了私處,避開傷口用濕毛巾擦自己的身體。我出來之後覺得很疲倦,打開冰箱拿出了啤酒,只見她拿著抹布擦著那張假皮的雙人沙發。

這點她還滿細心的嘛。她套著我寬大的T卹還有四角褲,屁股翹得老高在那邊整理著。

“你的衣服今晚洗一洗,明早就可以乾了。”我跟她說。

她愣了一下,抬頭問我:“我可以再住一晚嗎?拜託你。”

我絲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義正嚴詞地說道:“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我讓你再住一晚,你以後就要蹭我的飯了。”

她這時候應該會回答:“我保證!只有一晚!”

但是她沒有,依舊開​​心地聳聳肩,說道:“好吧!洗衣機在哪裡?”

我指指陽台,然後轉過頭去開起電視。

我沒有註意她之後做了什麽,大約看了半小時電視後,她一直沒有進房來,我想我應該不是那種射後不理的大男人,忖度了一下,我便穿上短褲,出門到附近的超商替我們買了一些微波食品,因為剛才做愛太激烈,我根本完全忘記有晚餐這回事。我順手替她挑了一瓶看起來像是少女們會喜歡的葡萄汁,微妙的紫色也跟她很襯,我不禁這麽想著,然後回到了住處。

回來的時候她已經在沙發上成弓形睡著了,我輕輕把她搖醒,小聲說道:“醒醒,晚餐買回來了,先吃完再睡。”

她緩緩睜開眼睛,一臉疲憊,然後露出燦爛的笑容,輕吻了我的臉頰,說:“謝謝你。”

於是我們一起用晚餐。

我突然有點後悔不讓她再住一晚。

她在喝葡萄汁的時候,我將微波食品的炒飯打開來,隨便從水槽裡拿了兩支鐵湯匙,用水胡亂衝了衝,遞給她。

“啊,是蝦仁炒飯!”她驚喜地說,“我超愛吃的。”

“是嗎?那你就吃蝦仁的吧,火腿蛋的給我。”我隨意說道,我這個人超不挑食,非常好養,每次回老家時,爸媽問我有沒有特別想吃的食物,我都說隨便。但是媽媽還是會像通靈人一般,總是端出我特別愛吃的幾道菜。

“我們才剛炒完飯,你就買了炒飯。”她笑著端起裝著炒飯的免洗塑膠方碗,一邊拿著鐵湯匙,像好幾天沒吃飯似地,大口大口吃著,絲毫不在意形象。

也是,這又不是約會,幹嘛要在意形象。

“你很愛開黃腔。”我說,一邊覺得這家超商的店員微波的火腿蛋炒飯也太燙了吧,那碗蝦仁炒飯這個女孩怎麽咽得下口啊,到底是有多餓啊。

“那我應該換個詞嗎?你才剛幹完我,就買了炒飯。”她像是挑釁般地對我說話,我已經絲毫不在乎了。

“這兩者更沒有關聯了。我比較喜歡剛才那一個超冷的笑話。”我大口喝了啤酒,只覺得熱食配上啤酒真是絕搭。

“我沒有在說笑話啊。”她的聲音突然冷下來,喝了一口葡萄汁。

我正想回些什麽,只見她拉下我的褲頭,將含著葡萄汁的嘴直接含住我的陰莖。

一陣冰涼透過男根直沖我腦門。

“幹!!!”我哭笑不得,這種滋味真的很複雜。

她笑得渾身顫抖,含著我的陰莖把葡萄汁當漱口水這樣漱著,隨後嚥下,之後一直含住我的陰莖不放。

我拍拍她的頭,說:“起來了,我今天射了兩次,你口交不出來的。”

她呼哈一聲抬起頭來,笑著繼續吃著她的蝦仁炒飯,滿嘴都是食物說:“那吃完睡前再去床上乾?”

“你好像很喜歡性愛?”我轉頭看著她,一臉狐疑。一般女人不都是三十歲之後才如豺狼虎豹嗎?這麽色的女孩也太少見。

她嘆了口氣,彷彿有煩惱,說:“算是吧。搞不好我還有性愛成癮症。”

我說:“哈,你讓我想到“性愛成癮的男人”這部電影。”

她很驚喜地轉頭拉著我的手問道:“大叔,你看過?”

我聳聳肩,很誠實地說:“是唉,一開始還以為會是腥羶色的電影,沒想到看起來這麽沉重。”

她開心得笑起來,這是她來到我家之後,笑得最真誠最燦爛的一次:“對啊,那部片真是好好看!!!沒想到大叔誤打誤撞也看到好片。 ”

我很不以為然地說:“喂喂,我這個人也是會看藝術片的好嗎?”

她斜睨著我,問:“A片算是藝術片嗎?”

我說:“才不是。”

她問道:“那你要怎麽去劃分色情與藝術?”

我喝了啤酒,全身只想放鬆,很不想去動腦筋。這可能也是我覺得自己逐漸在變笨的緣故。

她見我沒有回答,接口說道:“AV女優真是這世界上最偉大的職業之一了,”說著她低下頭來舔著我的老二,“面對家人的心痛、社會的輿論, ”然後她吮著它,“還要演戲裝高潮,”我當下感覺的確是可以來第三砲,“連身體細微到陰道都要跟著演。”

“你剛才在沙發上也是假裝很舒服嗎?我看你沒有到達高潮。”我說。

她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胡亂地把炒飯扒光了,問說:“有沒有多出來的牙刷?我們待會睡前再來一發,如果你擔心我剛才全是裝出來的話,就彌補我啊,把我幹到潮吹。”

我從抽屜裡翻出一包量販包牙刷,抽出一支遞給她,她開心地說:“想不到你還有歐巴桑性格,會買量販包。”說著拆開了那支牙刷。

我半開玩笑地把牙刷抽回去,說道:“那不要刷牙啊,臟鬼。”

她嘻嘻一笑,握住我拿著牙刷的那隻手,笑說:“你知道牙刷除了刷牙還可以乾嘛嗎?”

“刷皮鞋嗎?”我毫不猶豫就脫口而出這個千年老梗笑話,果然引得她一陣訕笑。

“哈哈哈哈哈……大叔,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果然夠老梗,哈哈哈。”她笑得很誇張,一邊拭著眼角,另一隻手還是握著我的手,賊兮兮地說:“我有時候會用它來做壞事。”

我這回更加篤定說:“多半是拿來自慰吧。”

她也沒有讓我失望,也沒有出乎我的意料,直直坐在沙發上,把四角褲俐落地脫下,大腿張開的弧度讓我懷疑她練過瑜珈。

那粉嫩的鮑魚就在我眼前一覽無遺,比在浴室時更清楚。

“好聰明喔,插進來吧。”她漫不經心地說。

我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拿牙刷的刷頭端往她的陰道裡插去,果不出我所料,她大驚失色說:“不是那一頭啊!!!啊嗯……”

我一邊刷著她的小穴,一邊說:“這樣替你清潔陰道,不好嗎?還有我買的是量販包,你待會再拿另一支新的去刷牙。”

她嬌喘呻吟著,一邊忘我地喊道:“好爽喔,大叔,這樣子好乾淨喔,我的陰道裡好乾淨噢!”

我不敢刷得太過用力,將牙刷抽出,換尾端插入,剛才插入她的那前端,整把握起來全部都是淫水,讓我又再度勃起。

這女人真厲害,能讓我一直有性慾。

但是她明天就要離開了。

雖然這一瞬間的不捨有讓我閃過想要留下她的念頭,但是我畢竟是一個理智的男人,這個女孩子是哪里人、做什麽的、是不是仙人跳我全部都不清楚,這樣子讓她住一晚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就算是仙人跳好了,那我也要幹死她,然後被仙人跳,這樣才划算。

想到這裡,我加重了插穴的力道,她舒服地陰唇顫動著,咬著嘴唇,雙手緊抓著我的肩膀,我知道她高潮了。

“馬的,剛才被我幹的時候不知道有沒有高潮,現在竟然被牙刷幹到高潮。”我裝作不滿地說道,“淫蕩的女人。”

她聽到後面那一句,彷彿眼睛一亮,說道:“對啊,我好淫蕩喔,大叔,你不要停,這感覺好好喔……我的小穴快被幹死了……”

我惡意地將牙刷抽出,又將前端塞進她的小穴裡,緩緩地抽出來。

她一臉疑惑地看著我,我也不知道我當下為什麽會這麽做,我把那端沾滿了淫水的牙刷,湊到了我的口中,含住,然後做出刷牙的動作。

她呆愣到說不出話來,我當下也覺得自己好愚蠢,這種笨拙的性愛調情方式,大概還是頭一次碰到,用女人刷陰道的牙刷來刷牙。

我們面面相覷,我的手還在那邊左刷右刷。

“好糗。”

正當我這麽想著的時候,她突然一把將我的牙刷抽出來,害我的牙齦被牙刷一碰,有點發疼。

她跳下沙發,跪在地上,吻上了我的嘴,狠狠地吻著,舌頭靈活潛入,舔著我的牙齒,一邊含糊說著:“我的淫水好咸喔。”

然後她離開了我的唇,在我發楞的當下,她說:“我幫你刷牙,你記得也幫我刷。”說著又堵上我的嘴。

我們用舌頭幫對方舔著牙齒,乾乾淨淨,毫不遺漏。

我們激烈地吻著對方,我很感激她用熱吻來化解我笨拙調情的尷尬。

後來一起刷牙的時候,我們相視著不禁笑了出來,她滿嘴的泡泡冒得到處都是。

刷完牙後,她先走出浴室,直走到我的床上,對我說:“我要睡裡面!!!”

我點點頭,見她跪趴在床緣,便捏了一下她的渾圓的臀部,她哀聲一叫,轉頭似笑非笑地瞪我,問說:“要做嗎?第三次。 ”

我默不作聲。

她便聳聳肩說:“算了,我也不是索求無度的人啊,你當我什麽,榨乾男人的淫蕩女孩啊?”

我心裡拍案叫絕,我剛才正有這樣的感覺,但是其實我是​​想要的,現在的我,是勃起的。

只是我動搖了,對於她用吻化解我拿沾過淫水的牙刷貼心舉動感到了困惑。

“好想留她下來。”我心裡這麽想著,這個念頭短短幾分鐘內在我心裡掙扎了好幾百回。

我從她背後有點強硬地扒下她的內褲,說道:“誰說我不要。你明天就要走了,我當然非要不可!!!”

她突然轉過頭來問我說:“你就不怕我有性病嗎?你就不怕我會仙人跳嗎?你就不怕我懷孕嗎?”

我被她問倒,但是很快地就反應過來:“你會這樣問的話就代表你不是。但是懷孕的部分,我應該要戴套才對。”

她看起來有點楚楚可憐,說:“可是你剛才已經射了一發在裡面了,現在戴套要幹嘛?”

我聳肩說道:“也是。明天早上你離開前我給你錢,你可以搭計程車回家,順便買藥。”

她脫掉上衣,露出形狀好看的乳房,乳頭是很好看的粉色,淡淡說道:“不用了,什麽時候是危險期我很清楚啊,現在是安全期。如果你是怕我以後真的懷孕纏上你,那我願意吃事後藥,你給我事後藥的錢就好了,大概300元吧。”

我默然不​​語,她緊貼上來,脫下我的衣服,問說:“為什麽要穿穿脫脫的呢?莫名其妙。”

接著她銜著我的乳頭,舌頭靈活地動了起來,然後柔軟的手在我的老二上不斷地套弄著。

我不再說話,也不想說話,關燈之後,伸出手指頭來插進她的陰道,她已經完全濕潤了,她真的有夠敏感。

我這回溫柔了許多,將她平放在床上,她也很乖巧地順勢躺下,我趴在她的身上,這次也一樣,完全沒有動手,我的陰莖很自然地滑進她的陰道裡,緊密結合,絲毫沒有空隙。

她抓住我的手,我們十指相扣,彷彿真的相愛似的,我不知道為什麽這一次的性愛感覺很像真的不只有性,更是有愛。

我在她的體內不斷地推送,她呻吟著,然而這回什麽都沒有說,只是不住地嬌吟,在我的耳邊,她的聲音十分有誘惑力,我吸著她的乳頭,她的乳頭挺立,她的雙手緊抓我的,我的腰越動越快,這回因為是第三次,我們兩個都大汗淋漓而我還沒有射。

她這回好像是真的有達到高潮,下身不斷顫抖,我在這時候堵住她的嘴唇,我們的舌頭交纏著,她輕聲說:“吐口水給我。”

我照辦,她將我的唾液吞下,我們繼續吻著,我也越動越快。

最後我在她體內射了,這回第三次射精,量沒有這麽多,我打開抽屜,拿出一包不知道多久以前買的10入濕紙巾,說:“好累,我不想沖洗了,可以嗎?”

她的聲音聽不出喜怒:“好啊。”然後從我手中接過濕紙巾,幫我擦拭乾淨。我累得再也無法說話,拿起手機撥好了鬧鐘,明天還要上班。

黑暗中,她的手攀上了我的脖子,我用手握住她的手,兩人便這樣沉沉睡去。

睡前的最後一刻,我腦中反覆那個留不留的念頭,最後決定留下她。但是她已經睡著的樣子,我想,明天早上再告訴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