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情趣吧

少婦閃著亮光的愛液

2015-4-15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眼前的這個人分明的就是'玫',看著她閃著亮光的沾滿愛液的手指,我更

加的確信了我的判斷,怎麼會是……怎麼可能是她……雖然在來之前我就想到過

這裡會是一個淫亂的場所,可怎麼也不會想到居然會淫亂到如此的程度,'同性

戀'這幾個字我怎麼也無法和'玫'聯繫到一起,我認識她已經有十幾年了,沒

有一絲一毫的跡象顯示著她會是個……

我隨手抄起了一件衣服披在了身上,抓住了'玫'的手跳下了床就向外跑,

根本就沒有心思去理會tony臉上的那不亞於我的驚疑的表情和那硬挺著的陽

具。我拉著赤身裸體的'玫'一路的小跑,好容易才在二樓找到了一間沒有人的

房間,不容分說的把她推了進去。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劈頭蓋臉的就是一句。

“你生氣了?也沒多久,也就是三四次以後開始的。”'玫'紅著臉,小心

翼翼的回答著,就像個做錯了事的孩子在等著大人的責罰。

我知道她所說的三四次,是指在這里活動的次數。看著她滿臉愧疚的表情和

那惹人憐愛的目光,還有那瑟瑟發抖著的裸體,也覺得自己的語氣是有些過於嚴

厲了。不由得靠在了她身旁,打開了睡衣把她包了進來,感覺著她還有些抖動著

的軀體。這還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和同性赤身裸體的接觸,想到了剛才那令

我終生難忘的美妙異常的感覺和此時還略有些跳動著的陰道,不由得放低的語調

小聲的問道“以前你怎麼沒告訴過我呀?”語氣中分明的已經少了些責怪的成分。

“你,你讓我怎麼說啊。”'玫'小心翼翼的回答著。

“那你也應該告訴我啊,這弄得我多突然啊?”

“不是我不和你說,你也知道,這裡…………哎!”

“那你第一次是怎麼開始的呢?”

'玫'抬頭看著我,有些調皮的說“你先別問我是怎麼開始的,先告訴我你

剛才的感覺怎麼樣。 ”

伴隨著她這突然的一問,回想起了就在剛剛的幾分鐘之前的令現在還心有餘

悸的心醉般的感受,不盡感嘆起了'玫'的那些純熟的“舌技與指法”,真的是

再沒有比女人更了解女人的感受的了,一個男人無論他再怎麼了解女人,再怎麼

善解人意,也終究比不上女人對女人的感受來得那麼直接與細緻,體貼與周到…

…況且,還真的沒有一個男人,也沒有任何的一次做愛曾帶給過我那種欲令

我死亡般高潮的感覺。

'玫'看著我的表情,語氣變得有些活躍了起來“其實我第一次也和你差不

多了,我當時瘋狂得都快忘了我自己是誰了,哪還有心思顧得上弄我的是誰呀。

再說了,管他是誰呢,只要自己快活不就得了。 ”

“哦哦,那也不能……”我的語氣明顯的有些不能自圓其說了。

“你也不想想,咱們到這裡來幹什麼來了?”

“哦,幹什麼來了?”

“放縱,發洩唄!別告訴我你從沒有想過,說了我也不信那。”

“那你也不能……。”我說話的語氣是越來越軟,她的聲調卻越來越高了。

“得了吧你,進了這個門,你就別當自己還是個女人,就當,就當……”

“就當什麼?”

“發了情的,母——狗。”最後的兩個字她說得有如蚊嚶。

儘管如此,我還是聽的真真切切。

我舉手欲打,卻被她靈巧的躲開了,還晃動著那兩個乳房。

'玫'繼續說道“說真的,其實不就是那麼回事兒嗎。在這兒別太當真了,

好好的享受一下,等你出了這個門再做回你自己吧。我以前總聽他們男人一說話

就是什麼什麼我把誰誰誰給辦了,要不就是我又上了誰誰誰,其實還不知道是誰

上誰,誰辦誰呢?你說呢? ”

沒等我的回答,她就繼續自顧自的說道“再說了你又管他是誰上的誰呢,自

己舒服了不就行了? ”

“話是這麼說,可……”

'玫'壓低了聲音小聲的說“我告訴你件事,你可別說出去啊。有一次我們

老闆讓我陪著他去見一個客戶,一見了面,你猜怎麼著?居然是david,也

是咱們這裡的,就是,就是那個……哎呀,你也甭管是誰了,等一下我指給你看

。 ”

“後來怎麼著了?”'玫'的話一下子就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呵呵,當時我一看到他很紳士的那樣子就想笑,要不是老闆在邊上我一定

會笑出來的,握手的時候他也認出了我,臉上卻一點表情都沒有,又遞名片又說

什麼第一次見面的之類的話,弄得我還真的以為我認錯人了呢。你知道麼,就在

那天以前也就是一兩天的樣子吧,我們還活動了一次呢,他也參加了,你要是看

到了他那天在我屁股底下的那樣子,絕對不會和眼前的這個人聯繫到一起的。

呵呵,想起來我就想笑,嘻嘻。 “

“說呀,別說一半啊,你怎麼回事呀。”她徹底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都忘

了到這屋里幹什麼來了。

“哦,那次啊,那次他正在我的屁股底下舔我的時候,突然說讓我在他臉上

放個屁,他告訴我他喜歡聞。真的是什麼樣的人都有,你說是不是啊。要不是當

時我真的是沒有,實在是放不出來,要不然的話我到一定要看看他怎麼個喜歡法

兒……”

“呵呵,呵呵……”想像著當時的樣子,逗得我也是前仰後合的。

“寶貝兒,其實我和你說這些,也不過是想讓你知道這兒的人都是什麼樣的,

別太拘著自己了,反正人都已經來了,還不如徹底的放開了的好呢,你說呢? ”

“哦。”

“要不然,你可是白費了我的一翻苦心了啊,你知道我多不容易才讓'黃部

長’答應你參加的麼? ”

“多不容易啊?”我問道。

“你知道麼,我以前和他講了好幾次了,他都沒答應,總說等等看吧,等等

看吧。要不是那次,他還不會答應呢,”

“哪次啊?”

“說了你可不許笑我啊,我可都是為了你啊。”

“說吧,說吧,我不會笑你的。”我在一旁慫恿著說。

“那你可真的不許笑我啊,就那次,我特意把'黃部長'拉到了樓下的大廳

裡,就在那個轉角的沙發上和他做,我等到他快射出來的那一刻,突然的向他提

了出來了,要不我就……”說到這兒'玫'略微的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門口兒,

然後就繼續說著“當時旁邊就我們倆人,大家都在二樓或三樓呢,除了我沒別的

女人能…………呵呵,所以他就答應了,事後他還說我來著呢? ”

“哦,說你什麼來的?”

“嗨!管他說什麼呢,誰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呢,目的達到了不就行了,

你可別讓我的苦心白費了啊。 ”

“哦。”

……………………

難道我真的像'玫'說的那樣放不開麼,可我覺得自己已經很……

難道所謂的放得開就是一定要接受同性的……

不過,剛才'玫'弄得我真的是……

也只有在那一刻,我才真的體會了什麼是欲仙欲死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