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少婦的乳頭與兩個男人的肉棒

2015-4-14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沈總和JACK扶著小依躺下。

“把腿打開!讓我看看被繩子磨成怎樣了?”

小依順從的在眾人前把腿張成M字形,原本應是女性最私密的部位,在男人

貪婬的注視下完全被看光了,那閃亮著淫汁的唇肉和恥縫,因充血而顯得異常肥

腫,嬌嫩的股溝被磨得泛紅,還好沒有受傷或破皮,倒是菊花蕾上的穿環把小小

的肛蕊勾得有點凸起來。

“真可憐!我幫你消消腫吧!”JACK脫掉褲子,光著屁股蹲在小依的臉

上方,一旁的麥可送來一包碎冰和一瓶軟膏。

“先來點冰的!”JACK拿起一塊冰塊,輕輕的碰觸小依泛紅的恥丘。

“哼!”原本發燙的嫩肉被冰塊觸及,小依忍不住發了一個寒顫,股溝肌膚

和秘縫裡鮮紅的黏膜同時用力縮緊。

“放鬆身體!涼涼的會很舒服呦!”

JACK一邊在肥美的恥丘和毛堆間慢慢移動冰塊、一邊出聲指導,溶下來

的冰水延著恥​​丘周緣往下流染濕了床褥。

“嗯……好冰……哼……討……厭…​​…”小依邊扭著屁股邊呻吟,聽不出她

是討厭還是喜歡。

沈總也拿起一顆冰塊在她腳掌上輕輕劃起來。

“呀……”五根秀氣的腳趾用力的張合,小依忍不住雙手緊緊握住JACK

蹲在她頭兩側的腿踝。

“這裡也放一塊吧!”麥可撿起一顆碎冰輕放在她緊緻的肚臍眼​​兒上。

“……好冰……”

光滑如緞的柳腹激烈的起伏,冰水一下子就被體溫溶出來,沿著迷人的腰身

兩側往下流,這種挑逗方式,讓小依的身體陷入苦悶而忍耐的被虐感中,而JA

CK手中的冰塊已慢慢靠近濡濕的裂縫。

“哼……”

小依全身都在激烈起伏,JACK的動作愈故意放慢、火燙的裂溝期待被碰

觸的矛盾感就愈強烈。

“好好享受一下吧!嘿嘿……”JACK發出讓人討厭的淫笑,手拿的冰塊

終於觸及紅嫩的小陰唇。

“呀……啊……”小依發出顫抖的呻吟。

“怎樣?舒不舒服?”

“……不知……道……好……冰……”

冰塊延著陰唇邊緣來回磨擦,皺嫩的肉片好像會發抖一般。

“把冰塊放進洞洞好嗎?”

“不……不可……以……哼……”小依軟弱的哀求,從她的聲音聽不出有一

點反對的說服力。

JACK用手掌將足足還有桌球大小的冰塊滾到火燙的嫩穴口,“啊!……

不行……”小依沒料到冰塊真正觸及肉洞是那麼冰冷難受,忍不住哀號起來,兩

條腿也想夾住,沈總連忙推高她的腿彎。

“不要掙扎!等一下就習慣了”

JACK將冰塊慢慢的往下壓,小依感到大腿根和陰道都快被凍麻了。

“不……不……行……”

兩腳的趾頭也用力的握緊,雖然她的臉被JACK的屁股擋住看不到現在的

表情,但從顫抖號叫的聲音就可感到有多難受,然而JACK還是把整顆冰塊都

塞入紅紅的小肉洞裡,小依到後來痛苦的幾乎叫不出聲來。

“好了!都進去了!現在用這個塞起來,等冰塊溶掉就可以了,聽說這樣可

以讓陰道更緊,等會兒我們就有福了​​……嘿嘿……”

JACK一手壓住小依的嫩縫,一手取出一條皮製的丁字褲,交給沈總幫小

依穿入兩腿套上去,兩人聯手將腰帶用力往上拉到最高,讓皮褲淫穢的絞入小依

柔軟的三角丘,在她赤裸性感的兩腿間扯成細細一條,如此不論她再怎麼掙扎也

無法將陰道內的冰塊擠出體外。

“嗚……不要……”

小依的身體不斷發抖,口鼻噴出的氣體激烈吹襲著JACK的胯股。

“這樣就可以玩別的地方了。”JACK再拿起另一顆冰塊,開始磨擦豐顫

奶肉上軟嫩的乳頭。

“啊……好……冰……”

小依終於忍不住掙扎抵抗起來,麥可和泉仔立即上前一人一邊的抓住她兩條

胳臂。無法反抗的小依只好在床上苦悶的掙動,腿根間已開始流下大量的溶水,

乳頭也慢慢的被冰塊按摩到站立起來,約莫過了幾分鐘,屁股下的床面已濕了一

大片,隨著JACK和沈總不斷用冰塊刺激她的乳頭和腳底,小依慢慢從掙扎變

成認命的扭動,痛苦的叫聲也漸漸轉成辛苦但規律的呻吟。

“應該可以了!換用熱的讓她爽一爽吧!”

沈總脫下她的丁字褲,再命她張好雙腿,原本被繩子磨擦得發腫的肌膚已消

退,肥紅的黏膜也縮回去變得更緊緻,但是陰戶深處殘存的寒氣竟使得迷人的胴

體無法停止的顫抖,JACK從王叔手中接過一條剛從蒸爐取出的熱毛巾,輕輕

的蓋在發抖的恥縫上。

“哼……”小依無意識的喘了一聲,被冰塊凍得發麻的私處遇到熱毛巾溫柔

覆蓋,兩種極端的調和剎時令她整個人都酥了。

JACK進一步用手指隔著熱毛巾輕輕的按摩她肥軟的恥處,一陣陣溫癢的

暖流撫慰著剛受到蹂躪的陰戶,小依整個人在床上舒展開來、嘴裡發出舒服的呻

吟。

“很爽的樣子!”

JACK揭掉毛巾、含了一口熱水,彎下身去抬高小依的屁股,把嘴壓在黏

腥的濕縫上慢慢將口中的熱水注入陰道裡。

“啊……”滾熱的水流進子宮、陰道黏膜產生難以言喻的舒暢感,小依激動

的扭動身體呻吟。

JACK看她反應激烈的樣子,索興將滑燙的舌頭伸入裡面恣意的攪弄,小

依被一波波甜美的刺激衝擊得神智不清,不自禁的把小嘴湊上JACK的肛門,

體貼的舔吮來回報……

“唔!”這會兒換JACK舒服的悶哼起來。

兩個人就這樣在玉彬眼前赤裸裸的呈69姿勢互舔下體。

“唔……真爽……”

香滑的舌片撫舔敏感的肛門,JACK舒服得全身毛孔都敞開來。互舔了一

會兒,JACK的嘴離開小依的恥縫,不過小依仍然雙手抓著他的腳踝,賣力的

幫他濡舔肛門。

“唔……你……真會……舔,看來我……也要好好獎勵你……”

他擠了一大段剛才麥可拿來的軟膏在手掌上,抹勻後開始按摩小依柔嫩的恥

溝和肉丘。

“嗯……”

小依舒服的直動雙腿,這軟膏有滋潤肌膚的效果,不過剛塗抹時會產生溫熱

感,JACK玩女人的技巧相當老練,在按摩時指尖總是有意無意的刺激陰核和

摳挖肉洞,卻又不讓她得到太多的滿足,小依被挑逗得一直扭動,呼吸變得淫蕩

而濃濁,鮮紅的恥洞早以盈滿淫水,沈總看她已完全把持不住,更趁時把嘴湊上

去吸住她的菊花蕾

“唔……”小依像被電流不斷襲殛似的扭顫,兩片香唇和一條嫩舌把JAC

K的肛門吸舔的啾啾發響。

“哦……真……爽……”JACK被她吸得有點蹲不穩的感覺,原本垂在兩

腿間的老二又開始蠢蠢欲動。

“……小賤人……沒想到你這麼淫蕩……喔……連男人的屁眼……你都肯這

麼舔……唔……好! ……我也來……玩死你……”

JACK被她的特別服務搞得渾身骨頭都發軟,小依的自甘作賤和完全順從

激起他強烈的征服欲,令他更想淫虐她來得到滿足和刺激,於是當下就把食指和

中指連根插進濕漉漉的嫩穴內盡情摳挖攪動,滾燙的黏膜隨著手指的拌動而發出

清脆的水聲。

“啊……”

小依那禁得起這樣兩根粗長手指在她陰戶內亂攪,整條陰道好像快熔成沸水

一般,雖然已是頭暈目眩,但為了回報JACK賜予的快感,她忍著陣陣酸麻的

衝擊、喘著熱氣的小嘴慢慢從男人的肛門吻到垂在胯下的肉​​袋,火燙的軟唇和灼

嫩的舌尖一口口的為JACK親舔醜陋的卵囊,JACK的手指也更激烈的挖弄

小依的嫩穴獎勵她,兩根在陰戶內進出的手指頭已黏滿稠稠的蜜汁。

“嗯……哼……”

小依被他挖得全身酥顫,索性整張臉埋入JACK的股溝裡,滾熱的小嘴吞

進整團肉袋,用舌頭不停追逐兩粒滑溜的睾丸。

“喔喔……真爽……快受不了了!啊……這女人……這女人真是……太淫蕩

了……”

正在吸小依肛門的沈總也抬起頭來,興奮的道:“是啊!媽的!以前在公司

想上她都想得快瘋了……沒想到現在我們一起享用,她倒變成個浪蹄子了……嘿

嘿……”

任由他們不斷的言語羞辱,小依還是努力的含舔JACK的陽物,含過了肉

袋又仰起臉來舔著肉棒下方,JACK咿咿哦哦的喘著氣,肉棒也開始一抖一抖

的長大,他手指快速的抽插濕淋淋的嫩穴,一邊指導小依:“喔喔……很好……

舔……舔龜頭下面……”

小依也快被他摳穴的手指給弄瘋了,雪白的身子在床上拼命扭動,紅嫩嫩的

舌尖激情的磨擦紫色龜冠下方的接縫。

“受不了……一起上吧!把這小騷貨操翻給她老公看!”

JACK往後退抱起小依,接著自己也躺下去,小依赤裸裸的仰臥在男人的

身體上。

“讓沈總的肉棒先疼你。”JACK在她耳邊輕輕的道。

“嗯……人家……好熱……”

小依不安份​​的在JACK身上扭動著,這樣二條光溜溜的身體疊在一起,剛

好方便在下面的JACK上下其手愛撫她溫香的胴體,事實上他一雙大手也正不

客氣的搓揉著小依胸前兩團滑嫩的乳團,被揉的哼哼嬌喘的小依,兩條腿舉得開

開的等男人肉棒插進來,沈總一隻手已開始在套弄自己的肉棒,而且絲毫不浪費

時間的把臉埋進小她兩腿間舔著黏腥的恥縫。

“呀……好……癢……插我……快點……”小依被舔的一邊扭一邊叫。

沈總把肉棒弄硬後,蹲在小依的下體前,將龜頭頂在紅嫩的肉洞口,慢慢頂

入。

“哼嗯……”小依蹙起眉頭滿足的呻吟起來。

紫亮的肉冠將唇片向兩邊擠開,肥軟的黏膜慢慢吞噬了巨大的肉棒。

“這樣搞好像三明治哦……嘿嘿……真她媽的有夠淫亂……”JACK興奮

的說道,他一雙手激烈的搓揉小依的乳房,身體完全在他們掌握下的小依,全身

流滿興奮的汗汁、用力的呻吟扭動。

“唔……真好……這就是我……一直……朝思暮想的小穴……”

沈總把整條肉棒都送進小依的嫩穴內,緊實的包裹感讓他感動的想哭。

“舒服嗎?舒服的話要謝謝沈總哦,快點說!”JACK邊揉著小依的乳房

邊在她耳邊說。

“啊……舒……服……謝……謝……沈總……”小依無恥的照著他的命令回

應,她可憐的丈夫在一旁臉色已是一陣青一陣白。

“人家繼然謝謝我們搞她,我們不能讓她失望,聯手讓她升天吧!”

沈總雙臂撐在床上開始前後推送起屁股,JACK也配合著他的進出在小依

雪白的肉體上盡情愛撫。

“啊……好舒……服……嗯……”小依被上下夾攻得喘不過氣來。

“把腿張大一點!讓沈總好好乾你!”

JACK抓住小依兩隻腳掌向兩邊拉開,一雙修長雪白的玉腿呈V字形,沈

總開始使出渾身解數扭動屁股、濕滑的怒棒像搗杵般猛幹她緊緊的嫩穴,美麗的

胴體完全失去抗拒的隨著撞擊而起伏。

“唔……啊……親……我……啊……”

她兩條雪白的胳臂往前伸想摟住沈總,沈總那裡受得了這種誘惑,當下壓到

小依身上瘋狂的索求她的雙唇和香舌,二個赤裸的男人中間夾著雪白無暇的女體

在床上玩著淫亂的遊戲,小依一邊和他們親嘴一邊忘情的扭動、吟叫,兩條腿緊

緊的夾住沈總的身體,雙手也在他赤光的屁股和背上亂抓。

“真好……快瘋了!……哦!……”

“好爽!這……騷貨……今天一定玩死你!……”

兩個男人一邊滿足的對話、一邊粗暴的奸淫著小依,沈總整個人壓在小依溫

香的胴身上,汗亮的屁股啪啪的激烈伏動,粗大的肉棒插得小依銷魂的哀叫聲在

室內放肆的迴盪。

“好了沒……換我幹幹看……”

JACK把小依先讓給沈總幹,自己在下面抱著她濕滑滾燙的身軀,早已積

了一肚子的慾火,終於忍不住向沈總提出換手的要求。

“好!……我也該休息一下……換你來上,我負責挑逗她。”

沈總把濕淋紅通的怒棒自嫩穴中拔出,JACK抱著小依坐起來,小依整個

人沒有一點自主力的任他們擺佈,從頭到尾只會發出沒有羞恥的呻吟。

“換哥哥我的肉棒來疼你……”

JACK把小依抱上自己的大腿,手調整了肉棒的角度對準濕滑的嫩洞插進

去。

“唔……好大……哼……好舒……服……嗯……親我……用……力……抱緊

人家……”

隨著火燙怒棒的深入,小依激動的搖著頭、嘴裡還忘情的說著無恥的淫語,

JACK的肉棒並沒有山狗大,但或許是形狀和尺吋都剛好能讓她的身體產生最

興奮和舒服的反應,因此一沒入嫩穴就令她情不自禁的叫了起來,一手還伸到背

後摟著JACK的背、另一條胳臂抬起來勾​​住他的頭,臉轉過去想和他親吻,這

樣的姿勢使得身體呈現美妙的弧形,胸前兩粒挺翹的乳房更顯誘人。

“唔……啾……”

JACK伸出舌頭和小依的嫩舌互舔,還忙著拉開她兩條美腿,讓大家看清

楚交媾在一起的狼藉下體,此時在面前的沈總也沒閒著,一雙大手圍握起她胸前

滑溜的乳房,熱嘴湊上去輕啜粉紅的乳頭。

“哼……哼……”

小依被上下夾攻得無法自抑,激動的喘著氣倒向沈總,沈總索性也坐近,和

JACK兩人一前一後的合摟著她,一個臠著她的穴、一個則不停的吸咬乳房。

“啊……不行……了……用力……插……我……啊……會出來……唔……人

家……快……死……了……”

小依夾在兩個男人間狂浪的上下扭動,咬著唇不住的哀喘呻吟,雙手激動的

抓撫沈總的頭,JACK的肉棒被那又緊又熱的小嫩穴套弄得幾度要噴出來。

“不……不行!換個姿勢……這妞……太浪了”

JACK趕忙將小依向前推倒在床上,這會兒便成沈總躺著,小依採狗爬的

姿勢趴在他上面,而JACK則握著濕淋淋的肉棒準備從背後插入繼續幹她。

“這樣像條母狗一樣被幹最適合你了……嘿嘿……”

JACK羞辱著小依還故意看著玉彬淫笑,玉彬氣憤得臉色發綠,這樣姦淫

著人家妻子給她丈夫看,令JACK更變態的亢奮起來,他調整好姿勢後,重新

將龜頭抵在小依兩腿腿根間那道主動翹起來等著被插的黏縫口,然後雙手扶著她

圓潤的臀丘向前慢慢送入肉棒。

“唔……”

小依揚起臉舒服的喘息,性感的秀發凌亂的披散在她雪白的香肩和裸背上。

充滿淫水的陰道讓JACK的巨根沒遭受絲毫阻力就整條沒入最深處,但滾燙的

黏膜仍舊將肉棒吃的緊緊的,而且還會一縮一縮的吸吮,含得JACK都快使不

出力來。

“小騷貨……你真……是太好了……我來給你滿足……等一下爽的話就叫我

老公……叫愈大聲我就讓你愈爽……”

JACK大手扶著她的屁股,慢慢將肉棒往外抽,小依嗯嗯的哀喘,玉手緊

揪著床褥,鮮紅的黏膜纏在盤著血管的陰莖上被拉出來,一直到只剩龜頭還裹在

陰道裡,JACK又猛然將整條怒棒重重送進去,雪白的臀肉登時被毛茸茸的男

性下體撞擊得波波顫動,小依也甩亂了長發哀叫出來。緊接著就是一輪猛攻了,

JACK狂肆的扭動豹腰一下接著一下的抽送。

“啊……好……舒服……啊……啊……老公……快一點……人家……要……

來了……”

小依像A片中的蕩女般無恥而大聲的叫著床,JACK聽到小依甜美的聲音

不停叫他老公,尤其又在她丈夫玉彬面前叫,心中更感亢奮,當下雙手抓著她的

柳腰更賣力的猛幹起來,血紅的濕棒像失控的活塞噗啾噗啾的進出嫩穴,充血的

黏膜和唇蒂快速的捲入卷出,肉洞周圍已浮出白白的細沫。

“嗚……咿……唔……呀……”

小依被插到無法出聲,整個上半身伏在沈總身上扭動,豐滿的乳房和火燙的

臉頰貼在沈總赤裸的胸膛和肚子上來回揉動,摩得沈總好不舒服,一會兒小依又

忘情的舔起他黑色的乳暈和乳頭,沈總只感到骨頭真的要酥了。

“來!……一邊讓我幹!一邊……幫沈總……吹肉棒。”

JACK粗暴的將小往後拉,沈總毛茸茸的下體和濕燙的怒棒貼近了她的嘴

邊。

“啊……哼……啊……”

被插的眼睛快無法睜開的小依,努力的抬起臉,張開小嘴想吞進肉棒,都被

JACK一波波的頂入給弄得氣力潰散、癱倒在沈總下腹。

“用手握好再吞……真他媽的賤……這還要我教嗎?”沈總扯起她的頭髮喝

道。

“嗯……呀……”

小依一臉辛苦的咬著唇皺眉,忍著巨棒頂擊在花心上的強烈酸麻,好不容易

握住沈總兩腿間那條濕黏的肉棒,顫抖的張大嘴慢慢吞進去。

“唔……很好……吞進去後……知道要動吧!”沈總舒服的皺起眉頭,輕輕

撫摸小依光滑的頭髮獎勵她。

“唔……咕……”

小依像得到主人獎勵的小母貓般,邊配合著JACK從後面的撞擊而扭動腰

臀,一邊顫抖而吃力的上下吞吮起沈總的肉棒。

“哦……好爽……”

他們一前一後的佔據她​​身體兩處入口,JACK原本抓著她的腰幹穴,後來

改成扣住她的手腕往後拉,使她跪在床​​上,上半身卻彎起來成一個誘人的弧度,

如此一來更不會邊幹邊往前移,JACK於是更盡興的振動著結實濕亮的屁股,

“啪啪啪……”毛茸茸的鼠蹊部猛烈撞擊小依的圓臀,而沈總也挺高下體讓小依

方便吞含他的肉棒。

“唔……咕……啾”

就這樣三個人配合的相當好,小依隨著JACK撞擊的力道自然的吞吐沈總

肉棒。而JACK愈幹愈猛,一陣陣酥麻的快感已在他下體膨脹開來!

“哦……我快來了……”

JACK兩眼翻白、像發癲似的全身猛顫浮出肌肉,一雙大手又回去握緊小

依的腰,下體撞擊的速度快到像在抽筋。

“咿……啊……啊……呀……”小依被他一輪猛幹搞得身體和靈魂都快分離

了,吐出沈總的怒棒哀號出來。

“出來了!出來……了……”JACK急速的冷顫,趁著射出前幾秒再狠狠

的拔出頂入好幾下。

“嗚……”小依整個上半身禁不住往上仰,JACK一雙骨嶙嶙的大手趁勢

抓住她胸前那對飽滿的奶子。

“咿……呀……”她不禁更激烈的哀吟起來。

JACK一邊用力揉那兩團柔軟的肉球,同時一振一振的抖動、在她體內射

出熱熱的濃精。

“啊……”小依的身子隨著脹滿陰道的肉棒抖跳而抽搐,JACK足足射了

幾十秒,才將精液全數射入她身體深處。

“真爽……我整個人都軟,換你來吧……”他看起來很虛似的慢慢拔出黏滿

白濁精液的肉腸。

沈總爬起身將小依拖過來,抓著她的腳踝分開兩條腿。

“幹!你的精液還在流出來呢!這麼臟,叫我怎麼上?!”沈總指著小依兩

腿間那道翻出紅肉、還吐著濁精的恥縫對JACK說。

“啊!不好意思!剛才實在太爽了,想都來不及想就射在裡面,不如叫她老

公幫她吸乾淨在讓你上吧! ”

“好主意!把那個沒用的男人抓過來!”

於是玉彬被山狗和麥可押到床上,他們拉出塞在他口中的破布。

“我要殺死你們!……你們這些豬!放開小依!聽到沒有!……”玉彬瘋了

似的臉冒青筋狂吼。

“吵死人了!”山狗狠狠在他肚子上給他一拳。

“嗚……”玉彬整個人剎時蜷了起來,痛苦的臉色發青再也叫不出聲,沈總

自小依身後抓著她兩隻腳踝向兩邊拉開,兩條修長雪白的玉腿張成V字型,黏紅

的恥縫自然也一覽無遺。

“過來!把你老婆的肉洞吸乾淨!”山狗抓著玉彬的頭髮硬將他拉到小依兩

腿間。

“住……手……你們休想……”玉彬痛苦的咬著牙,怒火在充滿血絲的眼中

燃燒。

“是嗎!我自然有辦法讓你吸。”

JACK拿了一條濕布蒙在玉彬的鼻子上,布條兩頭繞到後腦勺綁死。

“唔……”無力掙扎的玉彬被迫只能用嘴巴吸氣和吐氣,山狗和JACK用

力的把他頭壓到小依兩腿間。

“唔!……噗……”玉彬唯一可呼吸的嘴被緊緊壓在他妻子腥滑的肉縫上,

而那裡正不斷流出別的男人的精液。

“嗚……”他漲紅臉拼命的抵抗,無耐山狗和麥可兩人實在太強壯,被他們

押著身體想要自主根本辦不到,缺氧的痛苦使得他的神誌一點一點的流失,臉色

也由紅轉紫,太陽穴上浮起跳動的青筋。

“唔啾……”他終於忍不住張開嘴用力的吸起來。

原本是想得到一點空氣,然而吸進口的都是黏腥的濃精,小依也被他吸得一

直哀喘,就在玉彬直翻白眼快要窒息剎那,山狗和麥可才把他的頭提上來,滿臉

滿嘴都是精水的玉彬貪婪的吸著空氣,然後又被拖回椅子上捆綁起來。

“好了!我可以上了!”

沈總一翻身將小依壓在下面,勃起的肉棒在滑嫩的洞口磨擦幾下就往前送插

到底。

“啊……”小依抱著他的屁股大聲的呻吟出來。

“好熱好緊……真是太爽了”沈總一邊暢快的叫一邊順暢的抽送肉棒,小依

在他身下一起一伏的扭動。

“把腿放……放上來……”

沈總抬起小依修長的兩條腿擱在他肩膀上,整個人霸在小依上方前後推送起

來。

“啊……插……好……深……嗯……啊……”

小依玉手扯著床褥,被一波波深頂花心的撞擊搞得無法思考,只是一直左右

擺著頭激烈呻吟,那兩隻擱在沈總肩頭上的腳ㄚ十根腳趾都屈握起來。這種體位

玩了一會兒,沈總又放下她的腿。

“來!自己抓著腿,讓我好好乾!”

沈總喘噓噓汗流頰背的命令她,小依果真挽住自己的腿彎將兩條玉腿張得開

開,沈總高高翹起屁股展開猛烈的推送攻勢,只見他毛茸茸的鼠蹊部劈劈啪啪的

和小依雪白的胯股撞擊在一起,濕紅的怒棒塞拔得滾燙的穴水翻飛。

“嗚……阿……快……嗯……不行……啊……快……來了……啊……”美麗

的胴體在床上激烈的扭動。

“幹死你這騷貨……看著我……叫老公……求我幹……你的爛穴……”沈總

揮汗如雨的狂抽猛插。

“嗚……老公……啊……用力……插……人家……求求……你……”小依被

一陣陣甘甜的撞擊頂得腦袋根本無法思考,身體只想要更刺激的快感,因此無論

男人要她作什麼無恥的姿勢或說無恥的話她都完全服從,沈總感到會陰部開始膨

脹酸麻。

“快射了……”

他緊緊的抱起小依香滑的胴體,小依也緊緊摟住他的背,雪白的指尖在他油

亮的背肌上抓出紅痕。

“嗯哼!嗯哼!……”

沈總的屁股動的不快,但總是一次又一次紮實而用力的頂入陰道深處,撞得

花心都快破了,小依被插得連自己名字都想不起來,只能隨著肉棒的拔出、頂入

而重重的哀吟。

又這樣重插了五、六十下,沈總終於吼叫著暴射出來!

“哦……來了……”他放開小依改抓高她的腰,滾熱的濃精一骨腦灌進她體

內,但是小依早已半昏厥過去,軟綿綿的躺在床上發出無力的呻吟。

“真爽啊!”

“是啊!終於上了她……嘿嘿……以前在公司沒機會,沒想到今天在她丈夫

面前幹她,感覺更懹人興奮! ”

“等會還有更精彩的要上演!先帶她去洗乾淨換上那套……特別為她準備的

衣服……嘻嘻……想到就更讓人興奮……”

於是小依被泉仔和王叔抱去洗澡,洗完澡後她也清醒多了,他們將她抱到床

上丟著,小依此時也感到玉體一絲不掛的羞赧,本能的抱緊胸,屈起兩條美腿縮

在床角,頭髮還半濕的黏在雪白的粉頸上。經潤澤後更加晶瑩剔透的少婦身體,

更能散發嫵媚性感的味道。

“起來!把這穿起起來!”沈總拿了一件透明塑膠質料的淡黃色“衣服”丟

在她面前。

說是衣服,其實只是一件薄塑膠袋作的小比基尼,而且小的相當誇張,兩片

“胸罩”的範圍大概只能遮住乳頭和乳暈,下身那件小丁字褲褲邊細的恐怕連恥

縫都遮不住吧,不過這件小丁字褲是和一條同色的薄絲襪連成一套。

“這……怎麼穿……”小依暈紅著臉羞赧的回應,光看這件特製小比基尼的

樣子,就能想像穿在身上會有多淫穢,還不如都不穿來得好!

“少廢話!叫你穿就穿!”JACK拿起衣服狠狠扔在她臉上。

“嗯……”小依有點要哭的咬著唇發抖,默默的撿起掉在床上的小淫衣順從

的穿到身上。

這件薄塑膠比基尼不但故意作成剛好只能遮住重點部位,而且還特別緊,小

依胸前兩粒肉團被托得緊緊的,中央擠出深緊的乳溝,而那兩片透明的塑膠“胸

罩”貼在乳尖一小小塊區域,乳暈和乳頭的顏色都還看得見。

小依羞得不敢抬起臉來,雙臂一直遮掩著前胸。

“把小褲褲也穿起來!我們要帶你去見幾個人。”沈總又再催促著。

小依只好再撿起那條連著絲襪的小丁字褲,小心的屈起腳掌,將腳趾伸進去

拉上絲襪,然後再穿起那件淫穢的小褲褲,這原本只是女性穿絲襪的動作,但小

依這樣美麗的少婦作起來卻有一種讓人偋息的性感,只看得這群男人血壓不斷升

高,然而小依卻還不自覺的伸直美腿整理皺掉的絲襪,五根精緻的腳趾頭包在薄

薄的絲網內,腿的曲線也更顯勻長。

“穿好就站起來!還要穿上這個!”

JACK拎著一雙細邊黑色的高跟涼鞋放在地上要她著上,小依羞顫的爬到

床沿,兩條美麗的小腿伸下來,玉足踩進高跟鞋裡再用手調整好細細的鞋邊。

“穿好了嗎!站起來讓大家看看!”

JACK冷酷的聲音透露著不准她反抗的威力,讓小依不敢違背他的命令,

有點發抖的抱著誘人的酥胸、夾緊大腿站起來。

“真正點……”

“這件比基尼還真適合她……太淫蕩了。”

“我的鼻血都快流出來……”

……

小依站起來後,這些男人們簡直快要無法呼吸。

“手拿開!”JACK大聲對小依斥喝。

小依一雙大眼噙著晶瑩的淚光、充滿乞憐的看著JACK,但JACK的表

情宛如冰霜般的冷酷,目光射出讓小依心裡發寒的兇淫,她只好認命的放下抱在

胸前的雙臂,兩隻手緊張的捏著下身那條小淫褲的邊邊。

“真是太美了……好煽情的樣子……”

緊緊的兩小片塑膠布托住小依胸前那兩團豐滿而有份量的肉球,被壓擠出來

的深緊乳溝,讓人看了產生亢奮的窒息感。

而勻稱的雙腿穿上高跟鞋後,兩條腿更加修直勻稱,美麗的身體展現出傲人

的線條。那小丁字褲細細的褲底連遮住恥縫都很勉強,飽滿的三角丘從褲底兩邊

擠出來,恥毛壓在絲襪內顯得凌亂。

這樣的穿著和赤裸有什麼差別?小依還寧願全身脫光光的讓人看,也不想作

這麼淫蕩的穿著。

“現在要先把眼睛蒙起來!帶你去見幾個人……嘿嘿……”

JACK拿一條黑布綁起她的雙眼。

“不!……要見誰?……讓人家穿這樣……好難為情……”小依一顆心怦怦

的跳,穿這種淫蕩的衣服去見人讓她感到無比的害臊。

“到了你就知道!反正你早就被看光了,有什麼好怕!”

JACK一邊又用手煉鎖住她雙手,接著就要強拉著她走。

“不……我不要見人……讓我穿衣服……”

小依本能的掙扎不願前進,但還是被一群人連拉帶推的向前走。她只知道走

了約有五十公尺,好像來到另一個廠房內,原本擁著她的男人都離開了,只剩下

JACK還抓著她的手煉。

“我……在那裡?……”她不安的問著JACK,JACK嘿嘿的笑著並沒

有回答。

這是一間更大的廠房,在寬敞的室內中央豎立著三根大木樁,三個男人直挺

挺的被捆在木樁上,他們連嘴巴都被繩子綁起來。

“看看是誰來了……嘿嘿……”

JACK拉下蒙著她雙眼的黑布,小依剛開始無法適應屋內強烈的燈光,努

力的想集中焦距,當她看清楚被捆在木樁上的三個人剎那,一陣令她窒息暈眩的

驚恐和羞恥沖向腦門!

那三個綁在那裡的男人,竟是……玉彬的爸爸、大哥和弟弟,也就是她的公

公、大伯和小叔,他們也一臉無法置信的睜大眼睛盯著她看,而她美麗的身體正

作著任何為人妻子不可能作出的淫穢打扮。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