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少婦的困境

2015-4-14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小依在暈沉中隱約聽見自己的喘息,兩片臉頰又燒又燙,全身都是黏黏的汗

汁,而且兩腿間的柔軟部位好像被相當粗糙的東西壓迫著,想動又沒力氣。

“還在睡!讓你清醒一點!”

JACK用手指沾了一些清涼的水甩在她臉上,“嗯……”小依迷迷糊糊的

打了個冷顫,矇矓的視線這才慢慢集中,回過神後她發覺自己孤伶伶的站在屋子

中央的強光燈底下,美麗的胴體依舊赤裸,一對對發亮的眼睛分佈在四周燈光較

弱的地方,正貪婪的注視著她誘人的肉體。而在她一絲不掛的兩腿間,竟緊緊的

陷入一條粗麻繩,繩子兩端各捆在相隔至少有二十公尺的柱子上,發麻的肉縫不

知被壓迫了多久了,大腿內側早已流得濕漉一片。

她本能的想擺脫這種窘境,但是發現身體根本動彈不得,兩道粗繩繞過乳房

上下方,把手臂牢牢的捆在背後綁起一個大結,一根從屋頂垂下的鐵勾勾起這個

繩結,鐵勾末端是一個可在天花板的軌道上移動的輪子。

“唔……為什麼……”這種樣子讓她感到很害臊,不安的感覺愈來愈強烈,

尤其壓著肉縫的麻繩更讓她不舒服的輕扭屁股。

“這個樣子很美啊!嘿嘿……”沈總輕輕舔著小依胸前危危顫動的乳尖,看

著她忍耐的樣子道。

“唔……不要這樣……放我下來……”小依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才好,身體明

明很辛苦的支撐著,但是乳頭又有麻癢的快感。

“只要你走完這一條繩子,我自然會放你下來!”沈總自顧自的捏著觸感滑

嫩而有彈性的乳房。

“嗯哼……嗯……討厭……不要……哼……”

小依被他搓揉的一直喘息,被粗繩壓迫得有點紅的股縫不停在扭動,汗汁一

點一滴的落在地上。

“這樣……很難走……放開人家……”

“不行!就是要你這樣走!”沈總的大手鬆開她的乳房,從JACK手中接

過一根鞭子。

“你們……要做什麼……”小依一對大眼睛盈著淚光,膽怯的看著站在兩側

手持鞭子的男人。

“沒幹什麼!只想看看鞭子打在你這身細皮嫩肉上會怎樣,嘿嘿……”

“不!不要……”小依聞言淚珠立即滾下來,沈總看她害怕的樣子心裡更是

亢奮,當下就揚起鞭子朝她雪白的大腿落下。 “啪!”鞭子打在肉上發出清脆的

聲音,小依哀鳴一聲,被打的那條腿忍不住屈起來。

“還不快走!”JACK隨即又朝她的乳房鞭下去,富彈性的肉團被打得波

波顫動。

“不……不要打……我走……”小依激動的哭喊,淚珠大顆大顆的滾下來、

蒼白的嘴唇也不停的在發抖。其實JACK和沈總並沒有很出力、鞭繩也不是用

打了會很痛的材質製成,只是在手腳都被捆綁而無法防禦的情形下,心理上的疼

痛遠大於皮肉的真實感覺。

“快走啊!”沈總大聲的催促,還故意揚起鞭​​子恐嚇她。

“不要打我……我會走……”小依嚇得淚珠直滾,在淫威之下只好痛苦的移

動腳步,只是兩根白細的腳踝也被鐵煉煉在一起,沉重的煉條已讓她兩腿吃力的

發抖,連正常走路都變得很困難,更何況中間還夾著一條討厭的繩子。

“快點!慢慢吞吞的!”沈總又一鞭打在她白嫩的屁股肉上。

小依緊張的哀叫,兩條腿踉蹌的向前墊了一步,“啊!……好痛!……”沒

料到一陣劇痛立即從肛門穿透脊椎,嬌嫩的唇縫也像火燒似的難受,只見她激動

的張著嘴喘氣,淚珠延著下巴成串的掉下來。

原來他們在小依菊花蕾的穿環上接上一條小鐵煉,煉子另一頭是一個較大的

鐵環,而壓迫她下體的那條粗麻繩就通過這個環,只要小依身體向前移動,鐵環

就會拖著繩面磨擦,進而拉扯到菊花蕾。菊花蕾嫩肉上穿洞的傷口雖已止血,但

疼痛的感覺仍相當敏銳,怎堪得這樣的二度摧殘。不僅如此,鐵環的內側還刻意

作一排尖銳的鋸齒來加強磨擦效果,難怪小依一動起屁股就痛得全身發抖。

“少廢話!快走!”

沈總和JACK手中的鞭子此起彼落的落在她誘人的屁股和乳房上,打得豐

嫩的肉團不斷波顫,雪白的肌膚上也出現一條條淡淡的鞭痕。

“嗚……不……不要……”

小依悲慘的扭著性感的身體,她兩條腿都軟了,大腿緊緊的夾著粗麻繩,修

長的小腿呈外八字打開,只剩玉嫩的腳趾頭吃力的踮在地上。

“不走一樣會痛!”沈總的鞭子故意落在菊花蕾附近。

“啊……”小依不小心猛動了一下屁股,馬上又一陣錐心的疼痛。

“我走……不要再打人家……”小依哭著哀求,在害怕被鞭打之下只好咬著

唇,大腿根夾著繩索繼續向前移……但是光只前進一點點,肛門傳來的劇痛就已

無情的穿透全身,嬌嫩的陰唇和果肉也被粗糙的麻繩磨擦得快破皮的感覺,小依

已經完全癱了下去,赤條的胴體濕亮亮的都是汗光,蜜汁延著大腿內側一直流到

膝彎。

“快走!”JACK的鞭子又落在大腿上。

“不……真的不行……”她顫抖的喘著氣。

“好吧!讓你舒服一點!”JACK叫阿宏和麥可提來兩大桶潤滑油,淋在

繩子上厚厚一層。

“現在可以走了吧!”沈總不停揮鞭打著小依雪白的嫩背,小依被逼的​​只好

繼續向前移動。還好麻繩有了潤滑油的滋潤變得比較滑溜,雖然菊花蕾和嫩縫在

上面磨動還是很不舒服,但已不像剛才那麼難以忍受。

“對!就是這樣!”沈總揮動手裡的鞭子輕輕落在她的屁股上,他們享受著

淫虐的樂趣,不管小依兩條玉腿已一直在發抖,每前進一分都顯得十分艱難,而

且還不時發出難過的呻吟。如此痛苦的向前移動一段距離,小依整張俏臉已是蒼

白如紙,而前方的繩子竟然還有許多打結的繩球,顫抖的雙腿在繩結前面停了下

來。

“……不能過了……”她淚汪汪的大眼睛乞憐的看著JACK。

“少廢話!誰說不能過?”他用鞭子的把手捅著小依的屁股,硬是把她往前

推,“不!”小依拼命的搖頭,兩隻腳抵抗的不願向前,但是仍然不敵JACK

和沈總的力量,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粗糙而紮實的繩球慢慢沒柔軟的胯下。

“哼……不……不行……”堅硬的繩結抵入柔嫩的裂縫裡,小依兩條腿根本

使不出一點力氣,腳心也產生抽筋的感覺。

“快點走!”

沈總的鞭子重重落在白嫩的屁股上,“啪!”一聲清響馬上浮起一條紅痕,

小依濕亮的胴體一陣亂搐,兩腿完全都軟了,繩球陷在嫩穴內動彈不得。

“裝死是吧!把地上弄滑,叫她不動都不行!”於是,麥可在地上潑了許多

油,塑膠地板變得又濕又滑。

“走!”沈總重重的從背後推她一把,小依腳底一個不穩失去重心。

“啊!……”

來自下體的劇烈疼痛馬上穿透神經末稍,繩球硬生生的磨過嬌嫩的肉縫,接

著卡住連接菊花蕾的鐵環,把她向前的力道阻擋下來,此時最難受的末過於被扯

得快斷掉的肛肌。

“哼……”小依只感到眼前一片暈黑,努力的想站直腿,但腳趾頭不用力還

好,一用力又在流滿油的地板上踩滑,硬把鐵環扯過繩結!

“啊……不要……”小依痛苦的哀叫,無法阻止身體向前的衝勢,就這樣一

直到鐵環勾在另一粒繩球上才停下來。

“不……不要……求求你們……”

她幾乎休克的張著嘴哀吟,再也不敢嘗試要站穩,兩條腿吃力的彎屈起來不

敢碰到地板,任由菊花蕾上的銀環把皮肉扯得長長的、痛得直冷顫也不敢亂動。

“我們扶著你走吧!”沈總和JACK一人一邊的抓著她的臂膀拖著她往前

走,小依痛苦的扭動身體不斷哀叫,股溝被繩索磨擦到發紅,菊花蕾隨著銀環的

拉扯而一抖一抖的跳動。

她被沈總和JACK兩人拖到另一個繩球前停下來,“不!”小依一雙黑白

分明的大眼睛又立即湧出了驚恐的淚水,拼命的扭動肩頭想掙脫他們的押制往回

退,原來前面這個繩球上竟有許多活生生的蚯蚓,他們把蚯蚓的一半身體綁入繩

結內,剩下的另一半就露在外面竄動。

“不要怕!很舒服的,你昨天也玩過啊!”

“不!不要……你們打我……我不要走了……求求你們……”小依激動的哭

求,但是沈總和麥可硬是把掙扭的小依拉到繩球上“啊……不要!……”小依歇

斯底里的哀號,麥可和阿宏抓住吊著她身體的鐵勾,小依連想往前逃都動不了,

蚯蚓鑽進她的陰道和肛門裡竄動。

“嗚……不要……”小依拼命的掙扎扭動,卻不覺中掉入了另一個陷阱,繩

結塞在嫩穴內不斷磨擦敏感的果肉,蚯蚓又在裡面鑽動,逐漸產生了無法抗拒的

快感,“不……哼……不要……哼嗯……”原本的哀號和掙扎逐漸變得軟弱,代

之而起的是用力的呻吟、呼吸也濃濁起來。

“可以放開了!”

他們放開吊著小依的鐵勾,小依果然不再想掙脫,反而緊緊的把繩球夾在兩

腿間用力的扭著腰和屁股。

“很爽吧!”沈總抬起小一那張辛苦的俏臉。

“唔……好……癢……哼……”她緊閉著眼睛嬌顫的回答。

山狗和泉仔在兩頭把繩子往上拉,繩球更深緊的壓入陰戶內,小依只剩腳趾

尖能碰到地面。

“ㄠ……”兩條美腿忍不住彎起來踢動。

“扭大力一點!讓它出來”沈總握著她的腰前後搖動。

“嗯……哼……”小依努力的扭著屁股,快感一點一點的在增加。

此時麥可捧來了一大把曬衣夾,“嘿嘿……這個我喜歡。”JACK拿起一

根,壓開夾嘴慢慢的夾住她嬌嫩的乳頭。

“嗚……”小依用力的抽搐。

“我也要來!”沈總也拿了一把加入,他們先是在把夾子夾在兩顆乳頭上,

粉紅的肉蕾被咬得扁扁的,接著又在雪白的腋下和柳腰兩側各夾滿一排,小依張

著嘴快喘不過氣來。

“快丟了吧!讓我來處罰你,早點給你解脫。”JACK揚起手中的鞭子,

“啪!”一聲打在夾住腰邊一排的夾子上。

“呀……”只咬到一點皮的夾子被打落下來,小依激烈的痙攣。

“你扭得真好看!”

“不……啊……”小依浪叫著哀求,繩球和蚯蚓已經快把她帶上高潮,皮肉

上的疼痛,​​反而變成一種催化的刺激。 JACK打完咬在她柳腰兩側嫩皮上的夾

子,小依一張俏臉已幾近失去神智。

“接下來是這裡!”沈總接下去鞭打夾在腋下的部份。

“啊……呀​​……”小依汗亮的誘人胴體已經繃成激烈的弧度,兩條鞭子殘忍

的把夾在她腋下嫩肉的夾子打落到地上。

“嘿嘿……接下來是最爽的”JACK揚高鞭子“啪!”一聲,準確的擊在

緊咬住嫩乳的夾子上。

“哼……”小依騎在繩子上抽搐,但是乳頭上的夾子只是歪了一點,並沒有

掉下來。

“慢慢來,愈痛就會愈爽!”

“啊……打……我……快點……嗚唔……人家……快……丟了……”小依意

識不清的扭動身體,哀求JACK給予她更痛的處罰。

“嘿嘿……知道舒服了吧!我就成全你這個小踐人。”

“啪!”JACK略加重力道的落下鞭子。

“ㄠ!”

這一次夾子仍沒掉下來,不過只剩咬住乳頭前端的一點點嫩皮,搖搖欲墜的

在奶尖上晃動,小依痛得淚珠和尿水差點一起流出來。

“不……嗚……”她已快把下唇咬破了,但是乳頭被刺激得愈痛,快感就急

速的升高,原本光溜的屁股縫都已泛紅,卻還不顧一切的在繩子上磨擦。

“被糟蹋成這樣還很舒服的樣子,真不知道你有多賤,以前還以為你很難到

手呢! ”沈總一邊羞辱她一邊撥動咬在奶尖的夾子。

“嗚……求求……你……打我……”小依顫聲辛苦的哀求,汗淋淋的胴體妖

媚的扭動,肉穴磨擦繩球的強烈快感,和乳尖陣陣的劇痛使身體產生前所未有的

興奮反應,不但心頭怦怦的狂跳,肉體無形中也期待接受更疼痛的處罰!

“既然這樣,就成全你這騷貨吧!”

JACK和沈總擺好架勢,高高的揚起鞭子用力落下,咬著紅顫乳尖的夾子

終於硬生生的被打掉。

“啊……”小依同時全身顫抖的發出哀號。修長的小腿肚用力到浮出肌肉,

排山倒海的高潮隨著極端的痛楚一起爆發開,彷彿要將身體都掏空般的猛激,一

直以來只受男人疼愛的小依當然未曾有過被刑打到高潮的體驗,但此刻卻無法克

制的享受著。她激烈的扭轉圓臀和腰肢,讓肌渴的秘縫盡情磨擦粗糙的繩球,淫

水沿著玉腿內側一直流到腳趾頭,痛苦和快感正交織成一個肉慾的大網,將她緊

緊纏繞沉入無底的深淵……

高潮過後,小依全身軟綿綿的任憑鐵勾吊著,淫水還一直流下來,山狗和泉

仔鬆開那條穿過她兩腿間的粗繩,麥可走到她面前,蹲下去摟住她的腿,將她從

勾子上抱下來,雙手被捆在身後的小依被麥可扛在肩上,抱到一張大床上丟著,

JACK和沈總已在床上等著她,他們為她鬆綁雙手,俏臉潮紅的小依喘著氣、

抓著JACK的牛仔褲管勉力的爬起上半身,JACK以為她想逃,沒想到小依

的玉手竟顫抖的要解開他的皮帶。

“你想幹嘛!”JACK不敢相信心怡已久、追了好久都得不到手的美人,

此刻竟然會有這種動作。

“給我……求求你……對人家……溫柔一點。”她紅著臉含羞柔媚的乞求、

說完還輕輕咬著唇,一雙淒蒙的大眼往上看著JACK,那嬌怯的神情像極了完

全臣服在主人腳下的小母狗。

JACK一下子心跳加速,呼吸變得濃濁起來,“你……”一開口聲音竟是

嘶啞,他清了清喉嚨,抑制狂跳的情緒。

“你想被我幹?是不是?”

“嗯……”小依羞得低下頭微應一聲。

“臉抬起來!看著我!”

JACK拉住她的頭髮強迫她仰起脖子,長長的睫毛和微啟的朱唇微微的在

發抖,雙頰紅得像蘋果一樣可愛,隔著厚厚的牛仔布,JACK仍然能感覺到從

她鼻孔和小嘴噴出來的溫燙熱氣。

“可是你丈夫呢!你丈夫要怎麼辦?他在看著你呢!”

“不知道……你……疼我好嗎?……我身體好熱。”小依突然緊緊的抱住了

JACK的腿,臉頰不停在他已經隆起的鼠蹊部磨擦。

JACK被她摩挲得差點站不穩“咕……好!我會好好疼你,可是還有沈總

呢!他也很喜歡你,要不要一起來疼你?讓我們一起來疼你好嗎? ”

沈總也靠過來撫摸著小依的頭,“嗯……”她看了沈總一眼,羞顫的低下頭

點了點,在一旁的男人看了都快噴出鼻血來。

“真是淫蕩!竟然……想要被兩個男人一起上!”

“你老婆真大膽啊!平常也是跟好幾個男人一起搞嗎?”

“幹!我也想上,反正一次都上兩個了,又不差我一個人……”

玉彬聽在耳裡宛如刀割,他不相信小依竟然會這麼不知廉恥。被塞住的嘴嗚

嗚嗚的想罵出“賤人!”兩個字,身體也拼命的想掙脫捆綁去把小依拉回自己身

邊,但是根本無濟於事。

“來吧!想被疼就要乖一點”,JACK扯著小依的頭髮將她拉近,小依柔

順的靠過去跪在JACK和沈總面前,渾圓的屁股落在光潔的腳後跟上。

“你知道該怎麼作吧?要我們疼你你得先服侍我們!”

“嗯”小依兩隻玉手輕輕的撫著JACK和沈總隆起的鼠蹊部,隔著厚厚的

布料仍能感覺到那兩根精壯巨物的血管跳動,不覺中嘴巴已變得乾燥、一顆芳心

宛如鹿撞。

“你可以把裡面的肉棒拿出來!這本來就是要給你的。”

小依顫抖的解開JACK的皮帶、鈕扣,然後溫柔的咬著拉煉頭往下拉,露

出被肉棒高高頂起的白色內褲,一股男性下體的汗酸和尿味撲鼻而來,但是小依

一點也不以為意,還吐出粉紅的舌尖輕輕的舔著包裹住龜頭的白色內褲。

“唔……好舒服……”JACK倒抽了一口氣。

“餵!還有我呢!”沈總看得心癢難耐,忍不住抓著她柔軟的玉手按在隆起

的下體,小依一邊舔著JACK的下體,一手溫柔的幫沈總解下褲頭和拉煉,手

從開口伸進去,隔著薄薄的內褲輕輕揉著另一根肉棒。

“哦……”沈總也舒服的呻吟起來。

小依香滑的嫩舌靈巧的撫著JACK的龜頭,一下子肉冠就變得又硬又大,

被唾液浸濕的內褲也變得完全透明,龜頭的形狀和紫紅顏色都清楚的拓出來。

“換我!”沈總抓著她的頭髮把她的臉壓到他兩腿間,小依柔順的換舔起他

的雞巴,而改用手掌撫揉著JACK隆起的內褲,一根玉指還輕輕的撥弄硬硬的

龜頭前端。

“哦……快受不了!”

“我也是……會不會在內褲裡面就射出來?”

兩人強忍著爆發的快感不停的浪叫,兩根肉棒在她體貼的服侍下已快把內褲

頂破,而舔觸著精壯男根的小依也難忍非份的慾念,情不自禁的雙手抓著沈總的

褲頭慢慢往下拉。

“唔……”沈總知道接下來的服務會更直接而過癮,亢奮得連呼吸都有點困

難。小依將他的長褲和內褲一併拉到膝蓋,一根膚色明顯較黑的肉棒彈了出來,

矗立在濃密的毛堆中,一看就知道是長年浸淫在女性穴水中的淫棒。她接著又把

JACK的褲子也褪下來。

“我們的肉棒大不大?”JACK捧起她紅燙的臉問道。

“嗯……”小依有點害臊似的應了一聲,那兩條昂揚的巨根著實讓她臉紅心

跳,JACK故意挺出下體,把龜頭碰在她的臉上磨擦,肉冠前端分泌出來的腥

液在她臉留下濕痕。

“哼……”小依沉醉的閉上眼睛,顫抖的接受JACK的挑逗,沈總見狀不

甘示弱,也挺向前用龜頭去磨擦那兩片柔嫩的朱唇。

“嗯……嗯……”小依呼吸愈來愈急促,鼻子和嘴巴噴出來的盡是滾燙的熱

氣,想到這兩條巨棒會撫慰她空虛的肉洞,一顆心就愈跳愈快,像有一團東西哽

在喉嚨似的。

“好大……”她全然忘了丈夫就在旁邊,竟一手拉著一根肉棒,用嬌嫩的臉

頰不斷的磨擦。

“真主動……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

“是啊!早上還裝得像聖女一樣!現在…哦!現在竟然……變得這麼賤。”

JACK和沈總兩人一邊舒服的呻吟一邊交談,小依似乎已忘記稍早還因為

被以前的同事在丈夫面前姦辱,而感到難以忍受的羞恥。身體和靈魂都被征服的

她,只想努力的讓站在面前的兩個男人得到最滿意的服務。

“唔……”兩條巨棒被她揉挲得上面血管直跳動,小依慢慢的把它們移近唇

邊,吐出滑嫩的舌片,像舔冰淇淋似的輪流的撫舔紫脹的龜冠。

“哦……受不了!她真會舔!”

“是……是啊……一定常……被別的男人訓練。”

“以前……在辦公室……我就懷疑她……常和別的男人亂搞。”

“一定是這樣……哦……”

JACK和沈總兩人一邊享受一邊還口出穢語,玉彬在一旁看得咬牙切齒,

恨不得能讓自己死去。

不久兩粒大龜頭已濡滿唾液而顯得濕濕亮亮,“吞進去……好好的幫我舔,

你終於是我的人了……嘿嘿! ”沈總壓著小依的後腦,小依張開雙唇含著龜頭,

抬起臉用無辜的眼神看著他,然後慢慢的把粗大的肉棒往嘴里送。

“哦……”沈總舒服的長嘆一口氣,滾熱滑嫩的黏膜包圍住肉棒的感覺真是

太美妙了,那條甜美的小舌片還在裡面滑動,尤其她那迷人的表情……沈總幾乎

不敢再看下去,深怕就這樣射出來。

“嗯……”小依把肉棒吞入直到龜頭抵住食道,接著像吸冰棒一樣用力的吸

吮,還前後的吞吐起來。

“哦……”沈總兩腿幾乎快站不穩,忍耐的繃緊肌肉直翻白眼,那嬌嫩的舌

尖還會隨著嘴巴的前後套動,順勢舔逗龜冠下的接縫,每一次都快讓他有失守的

危險。

“還有我,不要忘記。”JACK抓撫著她的秀發。

“咕……啾……唔……啾……”小依的小嘴不時發出吸吮沈總肉棒的聲音,

一隻手還握著JACK的肉棒輕輕的套弄。

“哦……真好!兩根一起舔吧!”

JACK也把龜頭送到她嘴邊,她雙手各握起一條肉棒,兩粒紅通濕亮的龜

頭幾乎碰在一起。

“唔……”紅嫩可愛的香舌就在兩粒肉冠間靈巧的舔舐起來。

“啊……真爽……”

“是啊……好舒服……”JACK和沈總的聲音變得顫抖起來。

“試看看……看兩根肉棒……可不可以一起吞進去?”

兩個人各伸出一隻手抓著小依的後腦,強迫她吞進兩根怒棒,小依也沒有抵

抗,盡可能的張開嘴將兩粒龜頭往嘴裡塞,然而繃緊的雙唇雖然勉強含住兩團大

肉冠,但要想將兩根肉棒同時吞進口中就不是那麼容易了,她努力的撐大小嘴,

肉棒仍然擠在入口進不去。

“用力塞看看!”沈總和JACK兩的人抓著小依的頭,硬是要將肉棒抵進

去。

“唔!……”小依辛苦的皺起眉頭,口水從唇角滴下來,兩根巨棒竟被他們

慢慢的塞入小小的嘴巴里,但最多只能進入一半不到的長度。

“好緊!沒想到……我們的老二……會在一起擠在這小妞的嘴裡……呵……

呵呵……”

“是啊!裡面又滑又燙,真舒服……餵!快用舌頭舔啊!”

小依覺得唇角都快被撐裂了,仍必需努力的翻動舌片摩擦口中的兩團肉冠,

黏稠的唾液從下巴一直垂下來。

“唔……真好……舔快一點!我想就直接射在你嘴裡先熱熱身好了。”

小依聽從他們的指揮激烈的翻轉舌瓣,兩個人立時暢快的叫起來:

“啊……好舒服!……真得快射了……”

“哦……我也是……”

肉棒擠在窄緊的口腔內膨脹的快爆掉、加上滑嫩的肉片撫舔,龜頭內已經充

滿興奮的血液。

“手來……好好的疼我們的蛋蛋。”JACK拉著小依的手去抓他垂在兩腿

間縐巴巴的卵袋,小依一面含舔他們的肉棒、一面溫柔的搓撫他們的睾丸。

“哦……要出來了!”沈總用力的壓住她的頭,把肉棒更往裡面塞。

小依見被她服侍的男人快高潮的樣子,也不自禁的興奮起來,不僅舌頭努力

的舔,纖柔玉手還激烈的幫他們搓撫睾丸和胯下。

“哦!”一股酸麻從會陰部膨脹到砲口,沈總挺直身體用力的冷顫,滾燙的

濃精猛然灌入小小的口中。

“嗚……咕……”小依喉嚨發出痛苦的聲音。

JACK此時也產生相同的反應,兩個人像小便一樣下體一振一振的抽搐,

被灌入精液的雪白粉頸清楚看到咽喉在激烈蠕動的樣子,雖然努力的吞下濃精,

但是兩條大肉棒同時在她口中輪流的射出,小小的口腔還是難以負荷,兩邊嘴角

流下黃稠的黏液,而JACK和沈總兩人似乎存了好久的量想發洩在小依身上,

滾燙濃精像射不完似的猛噴。

“嗚唔……噗……”小依吞不完又吐不出來,一個岔氣就激烈的悶咳起來,

頓時眼淚直湧、還從鼻孔噴出精液。

JACK和沈總怕把她搞到窒息死掉,才忙將裹得黏糊糊的肉棒拔出來,隨

著肉棒出來,小依的小嘴也跟著湧出一大沱濃精,流得下巴、脖子和胸前一片黏

呼呼的好不狼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