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2h2d 奇摩女孩 情趣吧

沒有終結的噩夢

2015-4-11 人妻小說 另類變態小說 激情小說

白素潔是女人,而且還是純情美貌的弱女子。這樣的女人常常被視為弱者,尤其在兇殘淫虐的男人面前更是任由宰割的羔羊。但弱女子也並非永遠是柔弱的羔羊,色字頭上一把刀,當她們展開反擊時,男人有時死了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自從在上次的淫獄性宴享用了白素潔的美妙肉體後,X市的地頭蛇黑道大佬陳阿三就把她當成自己情婦留在身邊,這無疑使鬼眼外道十分惱怒。原本他只是把白素潔“借”給陳阿三玩玩而已,現在對方卻奪人所好,實在可恨。

白素潔藉此在鬼眼外道與陳阿三之間周旋,分化他們原本就不牢固的合作關係。陳阿三則在她的煽風點火下對鬼眼外道越發不滿,覺得鬼眼外道分給其的利潤太少了,而且缺乏長期合作的誠意。雙方大吵大鬧了好幾次,矛盾日趨激化。

總的來說,鬼眼外道和陳阿三都不是做大事的料,缺乏在發生利益衝突時協調合作的能力。才一個星期,本來就互不信任的兩人之間已鬧得很僵。而在此時,白素潔已帶著收集到的證據資料悄悄報警。 X市公​​安局接到她的報案和資料後十分震驚,立刻展開警力調查,並對她和她丈夫採取保護措施。

為了不打草驚蛇,白素潔仍然經常陪在陳阿三身邊,也沒向丈夫楊平凡說明原委。 X市警方對他們夫婦實施暗中保護,但這種保護受到很多限制。警方無法在白素潔去見陳阿三或鬼眼外道時派人隨行,只能跟踪守護。對於那個淫巢,警方則安排便衣蹲點監視。只等機會一來,警方便對那兩股犯罪團伙採取逮捕行動。

白素潔這些天度日如年,期盼著歹徒早日落網。她知道此案案發後“女神時尚”雜誌社再也辦不下去了,打算在此事過去後換個淡泊名利的工作,忘記一切與老公安安穩穩地生活,只擔心老公無法接受她被強暴失貞的打擊。

這一日,白素潔再次來到張月仙在X市郊外的別墅小區,今天鬼眼外道要和陳阿三在此淫巢“講數”而今天晚上,X市警方就將採取逮捕行動將他們一網打盡。想到過了今晚,這場噩夢將會結束,白素潔心中既緊張又欣慰。

兩路人馬見面後,鬼眼外道表現得異常和氣,對於陳阿三的種種要求全部答應,還擺下酒席盛情款待。陳阿三以為對方怕了自己,很是得意,帶著白素潔和一幫手下大吃大吹。白素潔強作歡顏地在一旁作陪,卻發現情況有些不對。

首先,鬼眼外道沒理由那麼軟蛋,他讓步讓得太多太順。其次,張月仙這個頗有心計的狐媚妖婦沒有出現,她去幹什麼了?此外,這個別墅小區內的人似乎少了很多,有種空蕩蕩的感覺,那些被誘拐監禁在此地的少女們也沒出現過。

白素潔心中七上八下,不安感越來越強,恨不得馬上離開此地。按照事先安排,為確保她的安全,警方會在她脫身後才行動。可是陳阿三不會這麼快就讓她走,這個流氓頭子喝到興頭,丟下他人不顧抱著白素潔就登上樓梯進了睡房。白素潔默默哀嘆,為了穩住陳阿三,今天她還得讓這流氓頭子玩弄一次。

陳阿三今天也是得意忘形加上酒色迷心,絲毫沒察覺出快要大難臨頭。乘著酒興,這流氓大佬一邊滿嘴酒氣地說著污言穢語,一邊粗暴地把白素潔剝得精光。短髮美少婦雪白的裸身被此惡棍丟到床上撫玩起來,她心中十分緊張不安,但這一個多月來被反复侵犯的肉體卻敏感地產生反應。她的全身肌膚開始潤紅,意識逐漸被肉慾吞沒,小穴花唇迅速濕潤,乳頭和陰核也很快勃起了。

白素潔臉朝下、背朝上地被壓在床上,性感的雙臀不由自主地扭動著,臀溝深處被恥毛裝飾的酒紅色陰唇清晰可見,像一朵綻放的淫花。而她那豔色的菊蕾肛穴也在微微蠕動著,胸前的D罩杯乳房垂在胸前來回晃蕩,乳頭高高挺起不停顫動。望著含羞忍辱地向自己翹起雪臀的美少婦,喝紅了眼的陳阿三頓時獸性大發!

如同一頭髮情的野獸,陳阿三在酒精作用下變得更加兇殘暴淫,他抓住白素潔的頭髮狠狠地強吻她的小嘴,隨即伸出左手抓住她豐滿的乳房大力揉搓、右手則順著她翹起的臀部撫摸起下體的三角地帶。男人粗壯的手指很快找到陰唇肉縫,分開大小陰唇後露出裡面的粉紅色黏膜,挖掘起已經濕淋淋的陰戶肉洞。

“啊!好疼!請不要那麼用力!我那裡會、會壞掉的!”

白素潔被這粗暴的動作弄得拼命扭臀,乳房激裂搖動,陰戶裡的肉壁卻痛苦而悅樂地蠕動,像是在渴望男人的粗大肉棒。被這般虐玩居然會產生如此快感,白素潔羞憤得默默流淚。

瘋狂的雄性征服慾望使本來就不識溫柔的陳阿三根本不理白素潔的請求,他抱起美少婦雪白的臀部,從她背後把黑粗的肉棒對準陰唇,極其粗暴地惡狠狠插入花穴!他愛死了白素潔天生名器的“鱉型”小穴,每次插入都那麼緊、那麼有吸力。

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而且還是個兇殘野蠻的流氓頭子用野獸性交般的狗趴姿勢插入體內,純情美少婦發出一聲哀哀的吟叫。她心中充滿罪惡感和愧疚,淫蕩的肉體卻像燃燒起來般血液沸騰,回應著粗暴的抽插不斷激顫!

鐵棍般堅硬的肉棒在每次深入小穴時都盡根插入,龜頭冠部和女體體內最敏感的花心激烈摩擦!天生名器的小穴夾緊大肉棒的快感,使強壯凶悍的流氓大佬興奮到了極點,一把提住白素潔的短髮把她趴在床上的身體改為靠在自己懷中,雙手抱起她的白嫩大腿,以背面座位的姿勢由下往上狠狠抽插起來!

“啊啊啊!不、不行了!已經不行了!我要死了!”

白素潔被幹得狂扭腰臀,嘴角口水亂濺,完全沒了平時文靜賢惠的才女人妻形象。屋內除了激烈性交的肉體撞擊聲就是男人的嘶吼和女人的吟叫,陳阿三一下接一下地把黑粗的肉棒插進美少婦體內最深處,兩手抱住她的大腿將她身子不停拋上拋下,龜頭頂端猛烈撞擊著子宮口!白素潔已眼冒金星快要脫力,噴濺出陰精連連洩身。

突然,隨著“啪噗!啪噗!啪噗!”

的幾下噴濺聲,白素潔感到子宮口被陳阿三的龜頭頂住後噴射進大量的滾燙精液,子宮內壁火辣辣般灼熱!

白素潔渾身軟癱下來倒在床上,她還沒來得及喘過口氣,陳阿三又像野獸般撲了上來。色字頭上一把刀,這個盡情發洩獸慾的流氓老大還不知道他已將大難臨頭。

酒精作用下,兇殘暴虐的流氓頭子陳阿三像野獸般在白素潔身上發洩著獸慾,把純情文雅的美少婦幹得死去活來。白素潔想到過了今晚噩夢就會終結,只好含羞忍辱地迎合這個野獸的玩弄,任由其向她盡情洩慾。

所幸這個流氓畢竟喝多了,耐力比平時差得多,才射了兩回精後便如同一頭死豬般呼呼大睡起來。白素潔連忙起身,先竭力保持冷靜地在浴室沖洗了一下身子,然後穿上衣服悄悄離開房間。門外有陳阿三的手下,他們知道這位短髮美少婦深得頭兒寵愛,以為她像往日那樣在滿足了頭兒後離去,所以都未阻攔。而在大廳中的“瘋狗幫”成員喝酒賭博喧鬧成一片,白素潔乘機脫身。

白素潔不敢在是非之地多加停留,迅速離開別墅小區,隱蔽在周圍蹲點的警方人員馬上護送她回家。根據她的陳述,警方判斷裡面的情況發生了變化,於是提前採取逮捕行動,荷槍實彈的武警官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了進去。行動進行的很順利,幾聲槍響後,少數想要頑抗的歹徒被當場擊斃,餘下的全部落網。

但是,在此次行動中沒有發現那些被誘拐監禁的少女,也沒有抓到鬼眼外道和張月仙。被擊斃或逮捕的主要都是“瘋狗幫”成員,別墅中除了他們就只剩下一些打雜幫傭的小工,連張月仙的打手護院都不見了很多。警方在徹底搜查整個別墅小區後,在地下室發現了一條通往外界的地道,線索就此截斷。

陳阿三在警方殺進來時被驚醒,持槍頑抗時給打穿了腦袋,總算惡貫滿盈。

這個流氓頭子的死算是警方此次行動的最大收穫,然而X市警方意識到真正的大魚已經溜走了。鬼眼外道和張月仙一定是不知怎麼察覺到警方要對他們採取行動,因此故意將陳阿三等人引來當替死鬼,他們則押著那些少女逃之夭夭。

警方隨即想到這群漏網之魚有可能向白素潔展開報復,卻想不到這夥邪教狂徒會報復得那麼快、那麼狠、那麼囂張!否則,警方決不會只派數名便衣送她回家。

而此時的白素潔卻以為噩夢終於結束,想到小家庭的幸福,她決心隱瞞這段不幸。可是,她在警察的護送下回到家中時,一進門就發出一聲慘叫!

白素潔和丈夫住在一幢市中心高層公寓的三室一廳中,房門鎖得好好的、窗戶也關得很嚴實、屋內也很整潔,但地板上卻橫躺著一個沒了四肢的中年男子!

此人痛苦萬分卻還求死不能地活著,冒著血泡的嘴裡模糊不清地發出呻吟,全身一抖一抖地顫動著!在其身邊,圍著一群貌似地獄小鬼般的漆黑侏儒,正用鋒利的牙啃著這個男子的手腳,咀嚼人肉啃咬人骨的聲音令護送白素潔的警察都毛骨悚然!

此人正是白素潔的丈夫楊平凡。楊平凡為人師表老實溫厚,一輩子沒得罪過什麼人,根本不知道怎麼會招來如此血光之災。而在屋內的沙發上,則端坐著一個陰陽怪氣的日本青年,見到白素潔等人後便邪笑著問候道:“白小姐,各位警官,怎麼現在才回來?你們錯過了精彩的節目呢。”

“鬼眼外道!”

護送白素潔的那幾名便衣警察認出這日本青年,知道他是此次少女集體拐賣案件的主犯、還是隱藏於時尚界的邪教集團“極樂會”的重要幹部,紛紛掏出手搶指向這傢伙。可還沒等他們有更多的動作,在地上啃咬楊平凡四肢的那群侏儒怪人便以驚人的彈跳力和速度蹦起來撲向他們。

這些警察都不是剛入行的菜鳥,皆曾面對過兇殘的暴徒,但從沒遇到過這般異常恐怖的對手。還來不及開槍或躲閃,他們的腦袋就被撲到頭上的侏儒怪人咬破,鮮血和腦漿頓時飛濺出來!白素潔哪裡見過這般可怖的場面,頓時嚇得昏倒在地。

等到朦朦朧朧地甦醒過來時,白素潔發覺自己已身處於一個陌生的封閉空間內,這裡看起來像是一艘貨輪的某個船艙。除了她,那一批被誘拐的少女也在,不過都昏睡不醒。白素潔心中一震無比的恐慌,不由驚慌失措地大聲哭喊起來。

“嘿嘿,白小姐,不用叫了。你在我的船上,周圍是大海,船上除了這些'商品'就全是我的人,沒人會救你。我們很快就會抵達日本,一路上你陪大家樂樂吧。”

陰陽怪氣的聲音再次響起,一臉歪笑的鬼眼外道走進船艙,他身後跟著幾個赤條條的大漢,都用充滿淫邪的目光盯住渾身發抖的短髮美少婦。其中一人背著四肢全無、截斷處包裹著紗布的楊平凡,將其卸下放在白素潔身邊。接著,幾個大漢淫笑著走向白素潔,當著她丈夫的面將她按在一塊鋪在地上的白布上。

楊平凡此時臉色蒼白如紙,神智卻很清醒,所以其只能清醒地看著愛妻慘遭凌辱的情景。一雙雙淫獸的魔爪玩弄起白素潔的乳房、大腿和臉蛋,外套和襯衣被撩起,裙褲被剝下,胸罩也被撕落。兩隻被束縛在胸罩內的D罩杯乳房一下子蹦了出來,襯著酒紅色乳頭的雪白乳峰在​​男人們的手中被捏成各種形狀。

“不!不要!住手,不要在我老公面前做這樣的事!求求你們!”

白素潔悲鳴著扭動身體拼命掙扎,大奶子一上一下地搖晃著,卻更加刺激起男人們的淫欲。兩個男人一左一右地握住乳房根部,如同擠牛奶那樣由下向上用力搓擠,還用嘴含住乳頭粗暴地吮吸起來。一股股電流般的快感衝擊著美少婦的身體,使她忍不住嬌吟起來,另一個男人乘機強吻住她的櫻桃小口,把舌頭纏住她的香舌,迫使她在丈夫面前像淫亂的妓女接客那樣與陌生男子熱吻。

“嘶啦!”

一聲,白素潔的三角內褲也被無情地扯掉,此刻除了腳上的女式套靴,她渾身上下一絲不掛,像一頭赤裸羔羊般被一群赤條條的色狼擠在當中,一根根勃起的粗長肉棒在她身邊圍成個圈。鬼眼外道在一旁賞心悅目地看著,還提起楊平凡的脖子強迫其睜大眼睛“觀賞”妻子被輪暴的場面。

“啊!求、求求你們……不要再弄了……我丈夫在看著啊……”

純情高雅的美少婦哀吟連連,心中極力反抗,但幾個小時前剛被陳阿三玩弄過的肉體卻敏感地做出淫蕩反應。奶子漲得又大又圓,乳頭高高腫起,陰戶也流出淫水。男人們的手指撥開了人妻少婦的大陰唇,摩擦起小陰唇和陰蒂,還輪流插進陰道深處攪動。

沒有終結的噩夢再次開始了,悲哀的美少婦在丈夫面前絕望地被一群淫獸蹂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