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黑暗中的調教

2015-4-3 人妻小說 激情小說

聽到身旁的白素潔在醉夢中發出的絕叫聲,還有卡思特低沉的悶吼聲,以及男女肉體結合到高潮時“扑哧!扑哧!”的強烈射精聲,新婚女記者蘇小琳知道——這位自己敬如親姐的純潔少婦被色中老魔佔有了!還被內射了!

一種既憤慨又詫異、羞怒中卻又帶著點莫名其妙羨慕的複雜心情湧上蘇小琳的心頭。雙手被綁、兩眼被蒙的她處於一片黑暗中,但這種黑暗的環境更醞釀出背德快樂的氣氛。聆聽著平時保守文靜的白素潔在酒醉睡夢中被卡思特干得淫聲連連的叫床聲,已使黑暗中的她全身都處於極度的敏感和渴望。

三天前那個夜晚在半逼半就下的不倫出軌、隨後幾日的寂寞難忍、之前偷窺張月仙被乾時的興奮自慰、連同現在聆聽白素潔昏睡中失身的淫叫,這種種充滿背德悅樂的因素融合在一起,像化學作用般產生強烈的漆黑慾火燒得蘇小琳的身體內外都滾燙不己。已被追求背德慾望的另一個自我支配身心的蘇小琳,眼下竟然產生了希望卡思特趕快來侵犯自己、玩弄自己、征服自己的想法!

今晚第二次射精的卡思特,此刻心中卻有些矛盾。與先前玩弄妖豔女強人張月仙不同,他對白素潔這位純潔少婦很是憐愛,想乘今晚好好調教其一番,怎奈一旁還有個他更喜歡的極品嬌娃蘇小琳等著他疼愛。

卡思特知道,無論是個性外向活潑的蘇小琳還是性格內向文靜的白素潔都是難得一見的好女人,才貌氣品皆屬上乘,都有被眼界極高的他寵愛的資格。相比之下,蘇小琳是他的首選獵物,白素潔稍遜一籌。要讓她們成為身心都隸屬於他的忠實愛奴,不是僅僅佔有她們的肉體就可以辦到,要對她們的身心都展開調教。

把別人的愛妻、而且是才貌雙全有著相當道德觀的女人調教成忠實的愛奴,是個既充滿樂趣又要花費不少時間精力的遊戲。這種遊戲的過程與結果同樣刺激,要慢慢享受才能品味出樂趣。卡思特今晚佔有白素潔只是先品嚐一下這個純潔少婦,他不急於馬上就展開對其的調教。畢竟,他最喜歡的還是蘇小琳。

卡思特也想過同時調教蘇小琳和白素潔,但他明白現在還不到時機。要真正調教白素潔必須在其意識清醒的時候進行,可白素潔今晚能如此毫無反抗地失身於他完全因為酒醉昏睡。如果其醒來發現自己失身於丈夫以外的男人,以其性格搞不好會尋短見的。要調教其,不能操之過急,還要等更合適的機會。

至於張月仙則只是一頭淫賤的母狗,只配用來發洩獸慾。對於張月仙之流的女人,卡思特在玩過後就轉手送人或丟棄掉,根本沒有慢慢調教並收為私寵的價值。

“好了,小琳,我的小寶貝,讓你久等了。忍得很難受吧?我現在就來安慰你。”

緩緩把胯下異常粗長的巨根從白素潔令人憐愛的嬌弱玉體內抽出,卡思特挪動身子壓在一旁已慾火焚心的蘇小琳驕軀上,細膩地用舌頭和雙手刺激起她的全身。

此時的蘇小琳渾身肌膚像熟透的水蜜桃般粉紅發熱,胸前一對碩大的F罩杯天然巨乳在情慾下漲得更為飽滿,兩顆乳首更硬硬地挺立起來,白皙的手臂被綁在身後更添受虐美感,修長的大腿不斷交搓在一起摩擦著下身騷熱處。

卡思特以超常的耐心慢慢而細膩地愛撫遍了蘇小琳全身上下幾乎每一寸嬌嫩的肌膚,尤其對於她兩腿之間的神秘三角地帶,色中老魔更是細心地舔了又舔、摸了又摸。嘴裡被勒住布條的蘇小琳發出支吾不清的喘息聲,渾身觸電般一陣陣扭動,雖羞澀無比卻無意識地張開大腿歡迎卡思特向自己女體的深處探索。

在黑暗中,雙眼被蒙的蘇小琳看不清眼前的一切,身體卻清晰地感知到卡思特玩弄自己的每一個細微動作。她突然回想起卡思特那根猶如惡魔凶器般的巨根,現在的她實在太渴望被這巨根深深侵犯的美好感覺!雖然這意味著她將再次身不由己地出軌,但是即將再次背叛丈夫的內疚感反而使她的心頭慾火燒得更厲害!

愛撫了一陣新婚女記者的下身,卡思特又轉攻起她上半前的天然巨乳。色中老魔先是把臉埋入她的雙乳之間輕咬乳尖,再挺起胯下的巨根夾在乳溝中握住雙乳搓弄起來。一邊把玩,他一邊低聲說道:“寶貝,用你的嘴好好伺候我的大東西。”

說著,卡思特伸手拉掉勒住蘇小琳小嘴的布條,然後下身向前一挺,被包裹在兩個大奶子裡的粗長肉棒就一下子頂住了蘇小琳的嬌唇小口。稍作遲疑後,無法拒絕的新婚女記者忍住羞辱微張小口,吮住巨大的龜頭開始舔弄。

在三天前的那個瘋狂之夜,卡思特調教過蘇小琳的口技和乳技,之前幹張月仙的時候還讓她在偷窺中“觀摩學習”了女人取悅男人的技巧。此時此刻,下身蜜穴不斷流淌出飢渴愛液的蘇小琳已不能抵抗卡思特巨根的魔力。她的技巧雖仍顯得有些生硬,卻已全神貫注地投入到服侍這根粗大肉棒的工作中。

慢慢享受著、耐心指導著,卡思特調教了蘇小琳一陣口技,感到這冰雪聰明的女孩在學習性技方面也上手很快,而且對他的感情已有了微妙的變化。只要逐步地全面開發,這極品嬌娃從身體到心靈都將從屬於他,當然這個過程急不來。

“好了,現在試試深喉口交。吸進去,放鬆一點,就是這樣,寶貝你做的真好。”

用和對待張月仙那種女人完全不同的態度,卡思特溫柔而細心地教導著他的未來專屬愛奴。意亂情迷的蘇小琳一時分不清東南西北,真的在此刻把卡思特當成身理和心理上都可依靠的強力主宰,張大小嘴吞入巨根用口唇和舌頭竭力舔弄。

才插了一小半,陽具前端已頂入喉嚨深處。蘇小琳緊緊含住巨根,本能地產生嘔吐反應,好在得到卡思特的指導及時放鬆喉部。緩抽慢送了一陣,卡思特略微加快動作,然後突然一停後猛地拔了出來。接著,巨大的龜頭一顫一顫地將大量腥臭的精液噴灑在蘇小琳不住喘息的臉上和高聳起伏的乳房上。

新婚女記者差點斷氣般急促呼吸著,忘情地一邊喘息一邊喃喃呻吟:“好熱、好多的精液……你今晚已射了兩回……竟然還那麼多、那麼濃,實在難以置信……”  男人一老,就是勃起都困難,更別提射精了。可是已年近七十的卡思特的精力充沛得簡直異常,連玩三位各具特色的美女,他沒有一絲疲憊之色反而越乾越起勁!

做完前戲和深喉口交,蘇小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卡思特將她修長的大腿分開架在肩頭,粗長的巨根前端向下頂住她的小穴陰唇,猙獰的龜頭頂開極度潤濕的花唇插了進去,光是這樣便已刺激得蘇小琳渾身猛地一抽搐。

但是,令卡思特甚是吃驚的是,已意亂情迷得任他魚肉的蘇小琳彷彿忽然想到了什麼,猛地夾緊了矯健的雙腿,硬是不讓他繼續插入,還喘息著說道:“等、等一下!你要我……要我今晚陪你做,先答應我一件事!”

卡思特臉微微一沉,挺了挺下身,把整個龜頭挺進蘇小琳的秘穴中,攪動著不斷流出的愛液,笑問道:“哦?你還有條件?你現在能夠反抗我嗎? ”

蘇小琳喉頭頓時發出一陣忍不住的嬌吟。她被蒙住雙眼綁住雙手,而且此刻身心已被背德慾火燒得無法忍受,否則之前不會如此配合地與卡思特前戲。

但即使今晚注定要再次出軌,她都要這色中老魔先答應她一件事,否則她心中實在內疚不安。強忍慾火,蘇小琳咬住下唇輕聲道:“我承認,我現在無法反抗你,但我可以不配合你!你不僅僅只想佔有我的肉體,否則你不必對我那麼溫柔細心!我不知道你在玩什麼遊戲,但想要我配合你的遊戲,你就要先答應我這個條件。”

嘴邊不經然露出一絲既冷酷又欣賞的微笑,卡思特不得不承認他低估了蘇小琳。雖然這極品嬌娃並不知道他是想要把她調教成身心都屬於他一人的私寵愛奴,卻已察覺出他對她的態度與其他女人不同。嘆了口氣,卡思特問道:“好啊,寶貝,你說吧,你想要什麼?寶石、支票、豪宅、還是其它什麼東西?”

不慌不忙地試探詢問,卡思特淡淡地冷笑了一下。很多女人對男人要求的無非是金錢名利,有些女人為了錢甚至可以和豬上床。但,蘇小琳一聽他的話,便立刻從英語改用不太熟練的意大利語怒罵道:“住口!鑽在錢眼裡的西西里土包子(卡思特出生於意大利西西里島)留著你的臭錢當棺材費吧!”

卡思特被罵得哭笑不得,只好問道:“我的寶貝,你真比西西里島的女人還潑辣。不過你的意大利語可沒英語流利,好了,你的條件是什麼?”

“不許你再對我二姐出手!不准你再碰她一個指頭!”

蘇小琳的情緒有些激動地說道:“我大姐……張月仙那種女人被你玩弄算是咎由自取,但我二姐可是正經的良家女子,她要是醒過來發現被丈夫以外的男人侵犯了,非自殺不可!為了她好,我不會和她說你今晚對她所做的事,但我要你以天主教徒的名義向聖母瑪利亞起誓,今後不再騷擾我二姐白素潔!”

卡思特楞了好幾分鐘,他心中苦笑,卻也挺欽佩。考慮了一下,他允諾道:“好吧,我向聖母瑪利亞起誓,今後不會再騷擾白素潔小姐。不過,小琳,你最好提醒你這位二姐離開張月仙的身邊,她太單純,被那種女人賣了也不知道。”

聽到卡思特的允諾,蘇小琳才稍稍安心下來。可是無論她還是卡思特,都沒想到在不久之後,純潔少婦白素潔居然真的因為張月仙的出賣而成為一夥卑鄙骯髒的男人的玩物,飽受凌辱磨難還差點喪命。當然,這是後話,現在暫且不表。

眼下,見卡思特答應了自己的條件,蘇小琳不再壓抑已無法忍受的背德慾火,背過臉舒張開緊閉的玉腿,等待雄性的侵略。卡思特卻不急於進攻了,他淺插淺送始終都只把龜頭塞進小穴洞口,就是不再深入。玩弄了好一陣,才在蘇小琳忍不住的一再嬌喘請求下,低聲說道:“被綁著做很刺激吧?讓我們來場強姦遊戲。”

說著,卡思特抱起蘇小琳被反綁著的嬌軀翻轉過來,故意像強姦般粗暴地用狗趴式的後背位抱緊她的小蠻腰、胯下巨根猶如雄猛的戰矛般一下從後面深深扎入新婚女記者的小穴內裡!這一插,他那根異常粗長的肉棒頓時進去了一大截,比三天前初次插入時順利得多。卡思特心中暗喜,蘇小琳的身體已開始變得適應他。

為了醞釀出更強烈的“強姦”氣氛,卡思特把蘇小琳的嘴又用布條勒上,使她只能支吾不清地發出哀鳴。雙手被綁、雙眼被蒙、嘴也被堵上的蘇小琳感到自己真的像是正在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強姦,天生名器的小穴內壁激烈蠕動著,全身顫抖瘋狂扭動腰肢和雪臀,胸前的天然巨乳更是劇烈地拋出一波波乳浪!

狠插了半個鐘頭,蘇小琳保持著這種被強姦般的姿勢連續高潮了數次!雖仍無法盡根插入,但卡思特的巨根在每次抽插時已大部分衝擊進了她的花穴、每一下都重重地撞在花心上,把她下體插得又漲又滿、肉體與精神都進入痴迷忘我的境界。

幹得也興奮起來的卡思特猛地把身子向後一倒,改成後背座位的姿勢讓蘇小琳坐在他的腰上,從下往上挺起巨根直頂她小穴最深處的子宮口。再矜持的女人也難以承受這般刺激,蘇小琳被幹得趕高潮連連,被布條勒住的嘴裡發出模糊不清的告饒聲。這種被綁起來蒙住眼睛強奸的背德快感,實在令她前所未有的興奮!

突然間,蘇小琳感到卡思特深深插入她小穴的巨根猛顫著跳動起來,她知道他又要射了!不想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內射,蘇小琳拼命晃著頭支吾不清地抗議,但卡思特卻反而加緊了動作。新婚女記者只感到插在自己體內的巨根最前端龜頭部分像是擠進了子宮,爆發般噴出一陣陣濃燙的精液澆淋在子宮壁上!

雖然心中有所抵觸,可是蘇小琳卻不由自主地享受著被卡思特的巨根以高超性技深插花心內射的極上快感。看起來像是被強奸的她竟不知不覺地扭起腰收縮起抽搐不己的陰道,像要把每一滴精液都吸入子宮!

之後,卡思特像三天前的那個夜晚般調教開發著蘇小琳的背德性慾,兩人足足乾了大半夜。要不是擔心酒醉昏睡的白素潔醒來,這場強姦遊戲會狂歡到次日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