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畢業論文

2015-3-31 校園春色小說 激情小說

(前情提要)好不容易逃離了港口,車子上到高速公路上,準備一路回家去。

雖然女友雙手還被銬在身後,而手銬的煉子也還固定在脖子上的金鋼圈上,大腿的束縛也還沒去除,詳細觀察了這些材質,都是特殊的合金訂做,尋常的鋸子和油壓剪都沒辦法弄斷撬開,只能依靠楊董的鑰匙這唯一的方法了。在那之前佳祺只能暫時忍耐雙手反銬加上雙腿被束縛的行動不便,但是身心俱疲的女友此時也暫時放下了不安的心,疲憊的沉沉睡去。

至於如何解開女友身上的這些束制,按照智勇雙全的美君的計劃,約定了我先帶佳祺回家去,至於美君則留遊艇上,伺機取回佳祺身上束縛的鑰匙,假如超過一周還沒有訊息,則請我報警處理。

(續上篇)經過了一趟路程,返回了我和的公寓裡。我扶著疲累的女友讓她躺在床上,這時候才能仔細地端詳著佳祺的樣子。

滿臉疲累的佳祺,身上還穿著那套暴露的緊身比基尼,但是臉上、身體上以及頭髮上,到處還殘留著精液乾掉的淡淡白色痕跡。

因為佳祺皮膚天生有股淡淡的幽香,以往我們親熱的時候,總是會令人忍不住想舔弄她柔美白皙如牛奶的肌膚,邊用力地嗅著那股誘人的甜香,而現在鼻子中卻嗅到了那股淡雅的體味,夾雜著刺鼻的眾多男子精液的味道,兩股味道混合在一起,令人忍不住想到眼前這個天仙般的少女前刻還受到眾多人的凌辱。

聞到了這股刺激的氣味,卻讓我忍不住的心酸起來,但是下體竟然無法控制的漸漸挺立起來,再配上那凌亂的頭髮、驚魂未定的樣子,連我也快忍不住想要侵犯眼前的這個女孩了。

我連忙搖搖頭,強忍住慾望,因為我知道這時候不是時機,正是要好好照顧甫脫狼群的女友的時候。

我將佳祺輕輕的放在床上,調整靠枕讓她舒服的躺在床上,拉過被子蓋住佳祺的身體,拉了張椅子坐在旁邊,輕柔的對她說:「寶貝,別擔心,你現在安全了!我們已經回到家裡了,你好好休息吧!」

佳祺淚眼汪汪的看著我,許久之後才低下頭說:「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因為楊老闆……楊董他……他在泰國的時候就夥同導遊阿標和一群人強暴了我……我被拍下了錄影帶……楊董威脅我不聽話的話……就要……就要……

對我不利,所以我才會……「我打斷佳祺的話說:」

沒事了!寶貝。我都查清楚了,我和美君已經把檔案都清除掉了,你就不用擔心了。好嗎?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吧,你安心休息就好了。你餓了嗎?想吃點什麼呢?吃點粥好嗎?我去端來給你。 「佳祺滿懷欣慰的看著我,慢慢地說:「傑,你對我真好,謝謝你!」

我摸了摸佳祺的額頭,輕輕捏著佳祺的耳垂說:「傻瓜!說什麼呢!你現在雙手也不方便,我拿粥過來餵你吃吧!」

佳祺說:「傑!先等等……我想先洗個澡……你幫我好嗎?」

我想想也是,一向愛乾淨的女友,畢竟全身髒兮兮的,實在不適合。於是我就掀開女友的被,準備脫掉她身上的比基尼泳裝,再抱她去浴室洗澡。

我把佳祺脖子後面繞頸比基尼的蝴蝶結鬆開,再把背後的繩結也鬆開,輕輕巧巧地卸下了比基尼的上衣,佳祺那肥美潔白的雙峰就彈了出來,乳頭上還有兩個閃耀的乳環。令人訝異的是,佳祺雙峰上以及脫​​下來的比基尼罩杯裡面裝了滿滿的黏稠的液體!那股腥臊的味道正是男人的精液!我訝異地看著佳祺,滿臉是疑惑。

佳祺不好意思的說:「那……那是後來帶我回房間的那個胖子大哥,還有他的手下,昨天晚上和我上床之後,就輪流射在我的泳衣裡面,強迫我穿上去。你不要……不要生氣……」

刺鼻的腥味加上女友那獨特的體香,黏稠的精液糊在女友一對豐滿又潔白的酥胸上,這股畫面讓我再也受不了了!直挺挺的肉棒撐得短褲像個帳篷一樣。

女友察覺到了我的異狀,也聽到了我逐漸喘息的呼吸聲,再看到我褲襠裡面的反應,也不自禁的羞紅了雙頰,別過頭去。

這時候我定了定心神,繼續往下,解開了在腰部的比基尼三角褲的綁帶,和上衣一樣,內褲裡面殘留著許多精液,仔細一看,女友那原本專屬於我的、連我都尚未真槍實彈內射過的小穴,緩緩地流出了尚未乾涸的精液,正說明著女友昨晚已經被至少不止一個人內射過了!

這時候,我的內心除了一陣忌妒的酸楚之外,竟然還夾雜著連我也不甚了解的興奮感,看到平常捧在手心呵護的寶貝女友被人家凌辱的情況,這反差竟然讓我異常興奮!

佳祺也察覺到了我的情緒,似乎有點害羞的輕聲說:「你……你幹什麼呀?

又不是……又不是沒看過人家……怎麼今天這麼……這麼興奮……「這時候我再也忍不住了,輕輕的撫摸著佳祺的酥胸,一隻手指不斷地摳弄著佳祺的嫩穴,伴隨著不知道是淫水還是殘留的精液,漸漸地濕潤了我的手,女友被我逗弄得也開始嬌喘起來,雙手雙腿被束制住的女友只能扭動身體閃躲我的攻擊,卻是徒勞無功,這種感覺讓我漸漸地也能體會出這樣侵犯佳祺這種美女是何種的快感!

我吻上了女友的雙唇,用舌頭用力地探進她的嘴裡,佳祺起初還有點羞澀,但是還是微微張開雙唇讓我順利地伸進去,用舌頭和我交纏。嘴裡面除了傳來女友甜美的口水之外,也微微隱含著別的男人精液的味道,果然女友也吃了不少精液,不知道是口交留下來的結果,還是最後才射進去的,此時我也無暇再仔細地研究了。

我除了雙手持續地瘋狂愛撫著女友身上每一處的性感帶,也動手除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當我挺了挺怒漲的肉棒,準備要長驅直入,卻看到佳祺突然一臉驚惶,掙扎了一下雙腿,扭動著腰退縮著身子,低聲的說:「傑……你……你……

可以戴一下嗎?求你……拜託……不要直接進來。 「聽到女友這個要求,我愣了一下,雖然沒有明說,但佳祺似乎已經不是第一次被人內射過了,但是卻在此時拒絕讓我直接進入。雖然說之前我們有過約定,在結婚前不能不戴套子做愛,只是那時候是為了不想要有意外懷孕而打亂了佳祺的課業,但在此時,我卻不知道是因為這約定的關係,還是另有其它原因。

本來我也想不理會佳祺,硬扳開女友的雙腿想要強行進入,但是瞥眼看到女友那害怕擔憂的神色,想到給別人強暴了一晚的女友,心下又覺得不忍,於是默默地嘆了口氣,從抽屜裡面緩緩地拿出了保險套。

戴好之後,佳祺露出了欣慰的眼神,於是,我再度回到床上,輕輕​​的扶著女友的腰,終於如願以償地進入了心愛的佳祺的體內!混雜著心酸、忌妒、征服的慾望以及強烈的獸性的興奮,用力地抽送著、衝刺著,雙手也從所未有的粗暴地搓揉著​​女友那肥美豐滿的酥胸,用著全身力氣般的要把連日來的陰霾和刺激,通通在這陣的抽插中宣洩而出!

假如說以往我是和佳祺在做愛,而這次,明顯的可以覺得我竟然只是單純的在肏她!在用性器官征服眼前這個絕美的女人!我突然有股衝動,想要狠狠地讓佳祺開口求饒般的凌辱她!

佳祺也被我這奮力的衝刺弄得嬌喘連連,嘴裡開始發出令人害羞得嬌喘聲:「啊……啊……好粗呀……幹……幹死我了……怎麼會那麼硬……頂到我最裡面了……不要……不要……輕一點……我要死了……傑……你……你今天好粗……

好大唷……我快不行了……「似乎佳祺也察覺到了我今天異樣的興奮,這讓我更加奮力地衝刺,有別以往的溫柔和和緩的做愛節奏,似乎也變成一頭眼中只有征服和慾望的淫獸,在不斷地蹂躪這個絕美但又淫蕩的少女。

看著女友皺著眉搖頭的表情,不知道是爽還是痛​​苦,我緊緊箍著女友的腰讓她身體不能亂動,不斷地加快加大力道沖撞著女友的肉穴,只是唯一遺憾的還是不能夠赤裸裸地插入佳祺的肉穴,隔著一層薄薄的保險套,還是可以感受到女友蜜穴內不斷地收縮吸吮的力道。

衝撞了百來下之後,房間裡面只剩女友狂亂的喊叫聲,還有我們肉體「啪啪啪」的拍打聲,身上的汗水不斷地滑落在女友的身上。這時候我不禁幻想起和佳祺直接接觸的感覺,應該有多麼爽,於是忍不住邊抽插邊問她說:「佳祺寶貝,你說……你​​在泰國……那天晚上被楊董強暴過……那他……他那個大不大?有沒有我幹你這麼爽?」

佳祺很訝異我竟然問她這問題,羞澀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看著我認真的眼神,只好吞吞吐吐地說:「楊董……楊董他……他比較細長一些……沒有你粗,但是比較長一點……會頂到很深……頂到很裡面……頂到底還有一節在外面……

而且龜頭很大……會……會一直刮到肉壁口……很刺激……「」那他最後有沒有射進去你裡面呀? 」

我越來越興奮,忍不住加快力道。

佳祺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去,咬著牙忍耐著我的抽送。我看到佳祺的反應就知道答案了,這時候我雙手用力地搓揉著佳祺的酥胸,下體仍然持續​​地抽插著,繼續追問:「那……那被射進去的感覺是怎樣?你有什麼感覺嗎?老實和我說吧!

快點! 「佳祺突然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後下定決心似的賭氣說:」

好吧,你真的想知道的話,我就什麼都和你說吧! 「接著她吞了吞口水說:」

那時候,楊董……楊董射精前會脹得很大……然後我很有感覺……他射精量很多、很裡面……然後我好像被燙到一樣……一波波滾燙的精液噴灑在最裡面……我腦袋就一片空白……接著​​我就會到了……很瘋狂……很爽……然後就忍不住洩身了好幾次……「聽到女友露骨的告白,我再也忍不住了,感覺下體快要受不了了,強忍著再問說:」

那……那次旅行……還有……還有誰幹過你? 」

「那次……連導遊阿標也來搞我……他很粗魯……弄得我很痛……但是也很爽……他搞我的時候總是要我喊他的名字……他就會很爽……射在我裡面……射得很多……還不讓我清理掉……還有很多……很多人……我都不知道是誰……誰幹過我最多次……我都忘記了……」

我接著問:「那昨天……船上最後和你在一起的那個胖子……他也……」

佳祺知道我也快不行了,就說:「他也射了好多好多給我……他睾丸很大,精液很多、很腥臭……我被他灌精了一個晚上……大概三、四次……嘴巴里面也有他的精液……最後他還把我的腿吊起來……讓……讓精液留在我的體內一整個晚上……」

我聽到了女友鉅細靡遺的描述和其他人的性愛過程,再也受不了了,濃濃的精液激射而出,緊緊地脹滿了整個保險套。我射了足足有一分鐘左右,才力盡趴在女友的身上喘息,女友也被我這波攻勢帶到了一波高潮。

事後我們喘息著,佳祺說:「傑,可以幫我拿櫃子裡的避孕藥嗎?還有幫我倒杯水,我想吃下最後一顆。」

我知道女友一直都有吃避孕藥的習慣,這陣子也因為這樣才免於受孕,只是吃這藥會傷身體,我一直勸佳祺不要再吃了,她也答應我,今天這將會是最後一顆,吃完之後就不再使用這類藥物了。

我突然有股衝動,拔下了保險套,將裝滿精液的套子拿在手中,對著女友的頭說:「寶貝……我……我好想看你吃我的精液……可以滿足我嗎?就配著避孕藥一起吞好嗎?」

女友訝異地看著我,過了一會眼神露出冷然的表情,然後緩緩地閉上眼張開嘴,讓我把藥丸放進她的舌頭上,將套子裡面的精液倒在她的嘴裡,並且用手指擠壓到一滴不剩。女友順從地將精液混著藥丸吞下去,之後舔了舔嘴唇。

當我滿足的喘著氣摟住佳祺赤裸裸的身軀時,輕聲的問佳祺說:「等會我幫你洗澡吧!好嗎?」

佳祺冷冷的回應說:「不用了,明天再洗吧!先休息吧,我累了。」

我正想表達意見時,想不到佳祺竟然說:「等美君回來之後,我解決了這事情,我想搬離這裡。傑,我看我們還是分手吧!」

這晴天霹靂的消息讓我驚訝得目瞪口呆,久久不能作反應:「這是為什麼?

你……寶貝你……「佳祺翻過身去背對著我,沉默的不發一語,過了許久之後才緩緩地說:」

或許我已經不是你心目中的那個人了……或許……或許在我心中,你也不是那個我想像的人,我們給彼此一點時間冷靜點思考吧!等美君回來,我搬回學校去,一切等我畢業之後再說好嗎? 」

平靜的夜晚,伴隨著我不平靜的內心。

***    ***    ***    ***

佳祺在學校的研究大樓旁的會議室裡面,正對著四、五名學者教授的面前簡報著。隨著投影機一張一張的閃過,原本緊張的口氣,隨著口試委員們專注但是透露出滿意的神情當中,佳祺逐漸顯露出自信的神色。

自從上次那件事情之後,將近一周的時間,美君終於回到了我們的住處,順利地解脫了佳祺的束縛,而佳祺也真的暫時離開了我,回到學校去了。

我煩亂的心隨即投入更多的工作來擺脫失去佳祺的痛苦和煩惱,而佳祺正好趕著要畢業,於是我們兩人相隔兩地,從事不同的繁忙,將時間塞得滿滿的,讓彼此這段時間有著冷靜的餘地。

時間過得很快,當我終於攻下了許多人嘗試失敗的海外市場的訂單之後,我也順利地從副理升上了經理之位子。雖然我在公司裡面算是最菜的經理級職員,年紀也是最小,但是能夠拿到這樣子的報酬,大家都沒有任何意見,當然,除了那個自以為和我很熟但是卻很討人厭的王老鼠經理以外。

這段時間佳祺也沒有閒著,一個月的不眠不休的努力,將上次國科會研討會的資料在做完整的論述收尾,並且搭配上博士蔡頭學長的幫忙之下,很快地,佳祺就達到了指導老師的標準,同意安排她進行畢業論文的口試。

佳祺特地為了這一天去買了一套白色的無袖祺袍套裝,荷葉滾邊的立領搭配上緊身仿旗袍式的斜鈕扣,再配上黑色的短裙、肉色的絲襪加上黑色的高跟鞋,頭髮梳了一個髮髻,臉上畫了淡妝,讓整個人看起來高雅而不失大方,端莊又顯得專業的樣子。

只是佳祺傲人的身材,不論穿著什麼樣的衣物還是容易成為眾人的焦點,而且這副打扮也正好容易引起有心人士的非份之想,特別是在口試會隔壁試聽室裡面、被佳祺拜託請來幫忙錄影紀錄的蔡頭了。

就在佳祺四十分鐘的演講即將結束,口試委員交頭接耳在討論,順便提出些問題請演講者回答的時候,菜頭獨自在會場隔壁的試聽室裡面忍不住偷偷的把攝影完的DV拿出來倒帶,欣賞著俏佳人專注而又高雅的身影,搭配專業的口吻,簡直就像是女神一樣充滿知性美!但是菜頭心裡又竊喜,這麼棒的女人脫光了衣服卻又是那麼的風情萬種,菜頭忍不住開始對著畫面搓弄自己腫脹的下體。

好不容易口試結束,指導教授和口試委員歡歡喜喜有說有笑的簽了同意通過口試的文件,互相談笑著話家常的恭喜即將畢業的這位可人又用功的新科碩士。

佳祺這時候終於獲​​得了兩年來辛勞所帶來的報酬,開心的和委員們又鞠躬又握手的說感謝。

這時候指導教授拍了拍佳祺的肩膀說:「做得很好呀!恭喜你通過了。那我和委員等一下要去餐廳裡面吃吃飯順便敘舊,你就把這會議室收一收,先放假去吧,一個月後再回來慢慢把委員的意見修改一下,就可以準備畢業了,看要去哪裡玩都可以。」

佳祺感動得講不出話來,眼淚在眶子裡打轉,指導老師慈愛地摸了摸佳祺的頭,開玩笑的說:「別開心得太早呀!你未來還有好多事情要做呢!況且你學弟學妹們還得延續你的論文繼續努力,到時候我還得要你回來指導後面的人呢!要是你畢業後暫時不找工作的話,要不要來當老師的研究助理呀?薪水還不錯唷!願意嗎?」

佳祺開心的連忙點頭說:「謝謝老師!謝謝老師!我非常高興老師給我這機會!我會繼續努力的!」

委員和佳祺的老師閒話幾聲就相偕離開了學校去聚餐了,佳祺這時候滿心歡喜的,獨自一個人留在收拾筆記電腦和投影機等設備器材,這時候沒注意到口試會場的門被悄悄的打開了,閃進來一個躡手躡腳的人,正是蔡頭。

菜頭偷偷溜進來之後,反手把會場的門給鎖上,趁佳祺還在整理滿桌​​子的資料,一不注意的時候,用力地從背後把佳祺攔腰狠狠地抱住,將佳祺緊緊地壓制在桌子上!

佳祺嚇了一跳,掙扎不脫那股強壯的熊抱,反身看竟然是學長蔡頭!不由得滿面通紅的掙扎說:「放開我!學長……你這是乾什麼呀?快放開我啦!」

菜頭不管佳祺的抗議,從身後伸手隔著衣服,非常用力地抓揉著佳祺的那對酥胸,一邊親吻著佳祺的脖子、耳垂,還一邊喘著氣,非常猴急的說:「學妹,你……我好想要你唷!你剛剛的樣子好美……實在是太騷了……我想要你……現在就要……」

佳祺奮力地掙扎著嬌嗔說:「不要啦!學長……停手……這裡是會議室呀!

隔壁還有研究生在,學弟們也在……不要在這邊亂搞啦! 「菜頭賊嘻嘻的說:」

學妹別怕!學弟們都走光了,老師都下班去了,整層樓就剩下我們兩個了。

現在我愛怎麼搞就怎麼搞,會議室裡面有隔音,你也可以放心的叫出聲音來。

不要裝了,我們來一炮吧!我的小寶貝。 「「真的不要啦……討厭……我的衣服都被你……被你弄皺了……停手啦……小心桌上的東西……停手……「菜頭性緻上來了,奮力地把桌上的東西大力一揮,全掃落在地上,然後用力地把佳祺扳過身來,抱著她坐在桌子上,和自己面對面的擁抱著,並且將佳祺兩腿拉開,環繞圈在自己的腰間。佳祺羞恥的別過頭去,為了不讓自己仰躺在桌面上,雙手向後伸直撐在桌面上,但如此一來,完美的酥胸就再也沒有防備地落入了菜頭的掌握之中!

菜頭一邊欣賞著學妹緊咬著嘴唇的羞澀表情,一邊肆意地玩弄著佳祺全身的肉體,而不知不覺中,佳祺上衣的鈕扣一個一個的就被鬆開了。

「學妹不要抵抗了,我們又不是第一次了。我想要……就在這裡……你剛剛的樣子讓我受不了呢!我現在就想要搞你!」

菜頭順勢把佳祺的上衣脫個精光,露出了穿在裡面的黑色內衣,深深的事業線被性感的內衣襯托得更是雄偉,脖子上還是掛著一個金屬的頸環,整個上半身有如待宰的羔羊一般。

「學長……不要呀……不要在這裡……」

佳祺還在掙扎。

「學妹,你忘記了我對你的照顧嗎?你這論文可以通過,我對你的幫助應該也不少吧?這就是你報答我的好時機。」

蔡頭竟然無恥地想要用這個來邀功。

果不其然,佳祺一聽到學長這樣講,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於是也不再掙扎了,閉著眼睛讓蔡頭慢慢動手把自己剝得赤條條的一絲不掛。

菜頭再也忍不住了,順勢也動手把自己的衣服脫光,讓佳祺翻過身趴在剛剛簡報的講台上,慢慢扶著佳祺的腰,用力把肉棒的直貫進去! 「啊……好……好粗……慢一點……學長……不要……輕一點……我很有感覺……」

佳祺再也忍不住了,被滾燙的肉棒充實的感覺,讓佳祺開口叫了起來。

「好學妹……你真的好緊……好舒服唷……我要一直搞你……給我……馬上給我……把你整個人都給我……」

菜頭一邊奮力地以後背的姿勢頂肏著佳祺,一邊用力搓揉著那對晃蕩的巨大酥胸,整間會議室散發出「啪啪啪」肉體碰撞的聲音。

「學長……人家……人家已經被你……被你玩遍……你還想要什麼?我……

我沒有可以給你了……「佳祺喘著氣嬌哼著說。

「還沒……嘿嘿……還沒有吧?我還沒有搞大你的肚子……我要讓你懷孕,我要快點搞大你的肚子,免得你畢業後就跑離我了……這不行……我要你……」

菜頭興奮地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佳祺緊咬著牙忍受著菜頭的衝刺,一頭烏黑的頭髮已經被插得散開來,佳祺幽怨的回頭看了蔡頭一眼,終於忍不住低聲的說:「學長… …人家……我……我已經從……從上個月開始就停止吃……吃避孕藥了……」

菜頭一聽更興奮了,喘著氣說:「那……那你還有……還有和阿傑做嗎?」

「沒有……我……我們已經分……暫時分開了……」

「嘿嘿……這麼說,這整個月都只有我曾經搞過你囉!你怎麼不早點說?那我就天天找你做愛就好了!現在你要畢業了,我要弄大你的肚子,我要你當我的女人!看我幹死你……」

蔡頭說完,奮力地把佳祺抱起來,讓她趴在地上,然後從身後用更大的力氣奮力地肏弄著佳祺,彷彿要把這個美麗的學妹給貫穿一般的抽送。

這時候的佳祺早就被粗大的肉棒帶上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忍不住趴在地上嘶吼著:「噢……搞死我了……學長……學長……不要呀… …很……你頂得太裡面了……我被你插破了……喔……要去了……要去了……不行了……」

佳祺這時全身像是抽搐般的抽動,伴隨著一聲聲的大叫,終於在蔡頭的攻勢下達到高潮了!

這時候的蔡頭也虎吼一聲,把濃濃的精液全部射進去了佳祺的陰道裡面了,不知道是否積得太久了,滿溢而出的精液沿著大腿緩緩地流下來,充斥著濃濃的腥味。

事後兩人相擁躺在會議室的地板上,菜頭擁抱著赤裸的佳祺,看著高潮過後滿臉通紅的學妹,忍不住吻了上去,佳祺也順從地閉上雙眼讓蔡頭把舌頭伸進來交纏。

菜頭撫摸著佳祺釘了乳環的兩個酥胸,一邊說:「學妹,你現在和你男友處得怎麼樣了?」

佳祺思考了一下,輕聲說:「我覺得我們……我們發生了一點事情,讓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我想我需要點時間彼此思考一下。」

「學妹,那你還愛他嗎?」

菜頭似乎有點吃醋的問。

「不知道……我可能……可能要再想一下……」

佳祺低著頭說。

菜頭輕輕捧起佳祺的左手,把玩著佳祺還套在左手無名指上、自己給她的求婚戒指說:「學妹,我們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你……你可以回答我嗎?你願意嫁給我嗎?你現在已經差不多畢業了,馬上嫁給我好嗎?」

佳祺咬著嘴唇,似乎還是很為難的樣子。菜頭這時候又再苦苦的哀求,一下子拿出學長架勢,一下子又擺出小男人的樣子哀求,又是利誘,又是懇求,甚至又是脅迫,反覆的勸說佳祺接受自己。

最後,熬不過蔡頭的「盧功」,佳祺勉強說出個答覆說:「學長,不然……

不然這樣吧……讓我再考慮看看,要是這段時間……我真的……真的懷孕了,真的有了你的孩子,我就考慮嫁給你……「菜頭一聽,興奮得抱著佳祺又親又吻,感覺下體又再度腫脹起來。佳祺察覺到學長的反應,吃驚的想要推開他,但是敵不過蔡頭的力氣,不多久,佳祺又發出了長長的」啊……「一聲,再度被男人的肉棒進入了自己的體內……兩人離開了學校,已經是傍晚時分了,菜頭依依不捨的送佳祺回到了女生宿舍,竟然就像對情侶一般的擁吻道別。

菜頭捧著佳祺的臉說:「我實在太捨不得你那性感的肉體,我希望可以天天抱你。」

佳祺俏皮地說:「可是我還沒分手呢!我還有男友,那他怎麼辦?我也要陪他。」

菜頭語重心長的說:「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當著他的面上你,我保證。」

佳祺聽到了菜頭這樣說,突然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