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我與少婦云南的性愛

2015-3-30 亂倫小說 激情小說

【1】回到景洪

滿懷愉快的心情,中午十一點十五,我們的車到了景洪。楊導說,「大家靜一靜,咱們先到飯店用午餐,十人一桌。午餐后,回酒店午休,下午兩點出隊,去橄欖壩。」。這樣的安排并不緊張,挺悠閑的了。

車子是停在了飯店大門口,是一個什么族的民俗飯店。我們的人還沒從車上下完,大門兩邊站著的兩排小姑娘就「叭叭叭」地敲起了竹棍子,打著節奏,口里唱著我們聽不懂的歡迎歌。這些小姑娘們,都穿著黑衣黑裙,肉色絲襪,白色襪子,黑單鞋。不知道是什么民族,個子都很小。

司機說,這些小姑娘有的只穿著裙子,沒穿內褲,游客可以撩開裙子看的。
誰知道他說的話是真是假,誰敢去撩開小姑娘們的裙子看看裙子里的風光啊。
進得餐廳,大家隨便落座。這些搞銷售的男女們,都是吃過喝過的人,應該不像一些企業事業單位的婦女或家庭主婦,吃飯的時候搶席,最讓人看不起。
飯菜上來了,無非也就是什么汽鍋雞、扣肉、鹽水鴨、酸菜魚,等等,吃的好壞沒關系,關鍵是為生,能吃飽。每桌給一瓶白酒,四瓶啤酒,夠了,這場合,誰能多喝。

吃著,喝著,氣氛融洽。飯廳前面的舞臺上演出開始了,先是飯店方的人員跳舞唱歌,演了幾個節目,然后是游客隨意登臺演唱,有點特色的是,無論男女登臺前,飯店方都給化妝一番,打扮成少數民族的樣子。

先是楊導上臺給我們團的人獻上一首《遠方的客人請你留下來》,她唱得挺有味道的,這首歌要標高音,該高的地方,她都高上去了,難轉彎的地方,她也算過度順暢。

又有幾個游客上臺唱了《青藏高原》等歌曲,唱得都不錯,這場合,沒兩把刷子,誰也不會主動登臺的。

我也登臺唱了一首閻維文的《母親》,算是專門唱給少婦的吧。「你入學的新書包有人給你拿,……,你委屈的淚花有人給你擦,……,啊,這個人就是娘,啊,這個人就是媽。啊,不管你走多遠,無論你在干啥,到什么時候也離不開咱的媽。你身在(那)他鄉住,有人在牽掛;你回到(那)家里邊,有人沏熱茶;你躺在(那)病床上,有人(他)掉眼淚;你露出(那)笑容時,有人樂開花。啊,這個人就是娘,啊,這個人就是媽。……,啊,不管你多富有,無論你官多大,到什么時候也不能忘咱的媽。」

我邊唱邊望著少婦,雖然隔著一段距離,看不清楚,但我知道她眼里噙滿了淚花,她想孩子啊,當媽的離開孩子十多天了,能不想嗎,好在后天我們就回去了。

演出結束了,接下來的節目才讓人快心,是喝交杯酒。兩個少數民族的小姑娘,一個負責端酒和倒酒,一個負責喝交杯酒,挨著桌敬。喝交杯酒的那個小姑娘個子比較矮,她還特意拿著個小板凳,每當喝交杯酒時,她就站在板凳上,特別有意思。大家邊吃喝著,邊盼著那兩個小姑娘快點來到自己身邊。

熱情的焦急等待,兩個小姑娘終于來到了我們這桌,女士就免了。輪到我了,高個子小姑娘在托盤里的小酒盅里倒滿兩杯酒。矮個子小姑娘端起一杯遞給我,她放下小凳子,自己站上去,也端起一杯酒。「祝愿大哥哥旅途快樂,身體健康,我們有情有義,小妹妹敬你一杯酒,來,干!」,她用好聽的聲音說著祝酒辭。
說完,我們倆胳膊交叉環繞,喝了杯中的酒。那酒,有點甜,介于白酒和啤酒之間吧,有點度數,難怪大個子的那個姑娘不喝,大概這個小個子姑娘酒量大吧,敬一圈下來,也要不少杯的。

喝了交杯酒,我覺得沒盡興,就和兩個小姑娘說,「好事成雙,再來喝一個大交杯酒吧。」。「大酒杯就怎么喝呀?」,小個子姑娘問。「就是胳膊從脖子后面繞過來喝啊,來吧,再和你喝一杯,保證你越來越漂亮,找個好婆家。」,我連說帶笑地祝福著她。「那就再和大哥哥喝一杯吧。」,小個子姑娘又那一杯酒遞給我,她自己也端起一杯。

這下才有意思了,小個子姑娘胳膊短,從我脖子后環過來后,很難夠到嘴,為了喝到杯子里的酒,她只好身體使勁往我身上靠,我也順勢用另一支手在她后背使勁往我身上壓她的后背。小姑娘往前一伸頭,光滑的小臉就貼在我耳根,兩個乳房很實惠地壓在我胸部,別看她個子小,乳房確實很硬很結實。我慢慢地喝,好把她的臉和乳房多體會一會。

旅游的朋友請注意,這樣的小姑娘很多都可以拿下,我有朋友這樣做過。做法就是,事先準備好一百元錢和寫著自己聯系電話的紙條,當然紙條上要寫上一些客氣話,什么四海皆朋友啊,幸會啊,祝你越來越漂亮啊,天天好心情啊,等等,一定要寫上,方便的時候請和我聯系。這哥們曾經在大理就很容易成功了,小姑娘到酒店陪他睡了一晚上。

小姑娘們敬完我們這桌,去了鄰桌。我們也菜過五味,著急回去休息,也沒什么節目了,大家就快速吃完了飯。

我們到酒店后,楊導給分發了房卡。她說馬上就上來取錢,讓我準備好。大家別忘了,我們是楊導在植物園里把我們拉進來替位補缺的,她給我們優惠了旅游費用,我們的錢幾乎都會進入她私人腰包。

我們剛到房間一會,楊導就來了,她讓我們在旅游合同上簽了字,我們給了她錢。看得出,楊導掩飾不住竊喜,她告訴我們休息好,兩點出發,就說再見了。
「弟弟,咱們去衛生間洗洗吧,我屄屄里還全是你的精液,褲頭都濕了一大片了,特別難受。」,可苦了她了,這一上午,她的褲襠里始終濕漉漉的。
「姐,肏完你后,你不是在內褲里貼了塊衛生巾嗎,再說我雞巴從你屄里拔出來后,當時就給你擦干凈了,咋還這么濕呢?」,我納悶了,她屄里咋還有這么多水,難道她后來自己潮噴了不成。

「你還說呢,糊涂弟弟,你知道你射了多少嗎,才流出來一小部分,大部分都留在人家屄里呢,再加上我流的水,可不少呢。你是只知道設完痛快了,人家褲襠里又潮又濕的可難受啊。」,真是這么回事,好多時候,男人不知女人苦,男人,應該多體貼女人。

我們脫光了衣服,一起走進衛生間。打開噴頭,這一通淋浴,沖干凈了身上的汗液和鹽分,頓時清爽起來。

我和少婦都打上沐浴液,身體又滑又嫩,尤其是少婦的大乳房,這時摸一下,揉一揉,手感更加撩人;還有我們的陰毛,都黏黏的粘在了一起,一小撮一小撮的,小屄屄在陰毛粘在一起后,陰唇顯得更加肥大了,特別饞人,我的雞巴也不老實起來。

我們抱摟在一起,相互搓摸著后背和屁股。少婦滑滑的乳房壓著我的胸,只感到乳頭硬硬的扎戳我的肌膚,陣陣癢癢。

我直起的雞巴在她滑溜溜的兩腿之間出溜來出溜去的,少婦也挺著陰部,想用陰唇揉蹭我的大雞吧,但涂抹了浴液的雞巴和屄屄太滑,小屄屄始終停不住雞巴,這小饞屄是越停不住越想停,就愈發使勁用陰部蹭我。

「姐,給弟弟來幾下乳推唄?」,我親了幾下她香艷的小嘴,要求她給我來個波推。

「小冤家崽子,給你來幾下吧,誰讓姐喜歡你呢。」,她親昵地嘟囔著,抱著我,開始扭動上身,大乳房就在我胸部又蹭又揉的,好像用兩個大肉球在刷漆。
她一邊用乳房蹭揉著,一邊一點點蹲身往下逐步蹭,胸部,肚子,最后蹭到我陰部,把我的大雞巴放進她滑滑的乳溝,夾弄起來,夾得我酸麻脹癢。

「姐,換姿勢吧,別給我夾出來啊,下午還得出門呢。」,沒辦法,我有好幾次,關鍵時候踩剎車了。

少婦聽我這么說,就站起身,讓我轉過身。她在我身后站著,貼上身來,用大乳房按摩我的后背、后腰和屁股蛋。

她還兩手握住乳房,把乳頭當做毛筆在我后背和后腰寫我的名字,那種一點點刺激的麻癢真是難以形容難以忍受啊。

太舒服了,花多少錢,到洗浴中心和按摩店都找不到這么優質和貼心的服務,我這不就是幸福么,生活這么享受還有什么奢求什么抱怨呢。

差不多了,我站起身,拿起噴頭,邊摳摸邊沖洗少婦的陰部,要從里到外地給她沖洗得干干凈凈。我甚至連屁眼都親自給她揉搓沖洗了,誰讓人家對我這么好呢,人和人是相互的。

我象清洗一件寶貝似的,把個少婦清洗得一塵不染,她也幫我沖洗得干干凈凈。

洗完擦干后,我們回到房間,用手機定好叫醒時間,美美地睡了一覺。
【2】橄欖壩

中午一點五十,我們起床,兩點整,我們團的車就從賓館出發,去往橄欖壩。
一路上好多路段都是在瀾滄江邊,瀾滄江的溝谷很深,看上去,水流不急,江面也不寬,本以為江水清澈,原來卻也如此渾濁。

中國的旅游景點,絕大多數都是聽著誘人,看著失望。這是我們這個民族的劣根,瞎雞巴忽悠。還什么「若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我去過杭州西湖,一潭臭水而已,還他媽「比西子」「總相宜」呢,太懸殊了。

西雙版納州最大的特點就是遍地的綠色,無論是山崗還是溝谷平原,遍地都流動著綠色,好像這世界的底色就是綠色抹就。

這廣袤的綠色,在我們外人看來,確實是個景致,但也只能讓我們看看,旅旅游而已。總體來說,云南不是生活居住的好地方,尤其是旅游文化沒有興起的時代。

在過去,在古代,云南始終都是作案犯科之人充軍發配之地,也是異己民族被排擠或逃避災禍的避難之所。當今云南是我國少數民族最多的省份,原因就在于此。這自古的荒蠻之地,也是多次離亂年代造反或革命的搖籃。我們馬上就要到達的橄欖壩,就是上世紀知青們的主要下放地。

兩點四十剛過,我們就到了橄欖壩。橄欖壩位于瀾滄江的下游,距離景洪城只有四十公里。橄欖壩是一塊四五十平方公里的壩子,就是小盆地,瀾滄江從壩子中心穿過。橄欖壩,在傣語中叫做勐罕,「罕」意思是卷起來。傳說,佛祖釋迦牟尼到這時講經,教徒們就用棉布鋪在地上,請佛祖從上面走過去,佛祖走過去后,教徒又把布卷起來,勐罕就是這樣得名的。

橄欖壩的海拔只有五百三十米,是西雙版納海拔最低的地方,也是氣候最炎熱的地方,不過,這炎熱的氣候也給橄欖壩帶來了豐富的物產,有椰子、檳榔、香蕉、芒果、荔枝、楊桃、菠蘿蜜、西蕃蓮等等,除鮮果外,橄欖壩還出產大量的果脯。

傣族園位于歷史上被稱為中國橡膠夢工廠的橄欖壩,故人們對西雙版納的記憶很多都是從橄欖壩開始的。傣族園景區有五個保存完好千年古傣寨組成,是西雙版納集中展示傣族歷史、文化、宗教、體育、建筑、生活習俗、服飾、飲食、生產、生活等為一體的民俗生態旅游景區,被譽為「傣族民俗博物館」。

橄欖壩有兩個比較大的寨子,一個是曼松滿,也就是花園寨;另一個是曼聽,也就是花果寨,無論你走進哪一個寨子,都會看到典型的緬寺佛塔和傳統的傣家竹樓。景區內的椰子樹、檳榔樹、芒果樹、菠蘿蜜、繡球果等熱帶植物和花卉布滿整個村寨,樹叢中掩映著座座傣家竹樓,賞心悅目。

我們先觀看的是一個傣家寨子,里面放著勞動工具,和各式展示傣家風俗的物品。少數民族的東西,不是和鬼神有關,就是和搞對象有關。

其中,有個大磨盤,說是如果小伙子想娶主人家的姑娘,要服轉三年大磨的苦力。要是不愿意付出這苦力,有技術也可以的,院子里有棵又細又高的檳榔樹,在那光滑的樹干上抹上油,小伙子要是能徒手爬上去,也能娶到姑娘。

這古老的習俗,肏個屄咋就這么難呢!說是這么說,這些規矩,要是拒絕你的話,這是最好的擋箭牌;要是接受你時,什么事不能通融呢。

傣家的「人」字型尖頂木樓,外觀看上去像個佛殿,一般分三層。一層大多放雜物或住牲畜,二層住人,三層一般放糧食或住著姑娘。

小伙子要是和姑娘偷情,可以半夜時把梯子架到三樓,住在二樓的老奶奶要是不反對,就裝作沒看見;要是她不喜歡小伙子,她就會把梯子推下去,或點起燈火,讓小伙子不能肏到鮮美的小屄。

到了樓門前,一個四十多的男主人熱情地把我們讓進樓,領我們到了二樓。
他殷勤地給每個人獻茶,然后就開始展示他那精美的銀器,銀鐲子,銀簪子,銀墜子,……,什么都有,價錢雖然說不上昂貴,也都不便宜。

有兩個同團的女士禁不住忽悠,還是掏錢買了銀鐲子,說是驅災避難保平安的。

我的少婦也有些心動,我偷偷告訴她,這里銀器的白銀含量百分之十都不到,少婦聽我告之實情,也就打消了購買年頭。

那中年主人見沒有男士購買,就煽情地說,「我家有個剛長成的妹妹啦,誰愿意留下來做女婿啦,我都看好你們啦,最喜歡戴眼鏡的啦。這位哥哥,你留下怎么樣啦?」,他邊夸贊著他家的姑娘,邊用手指著一位三十多歲的男游客。
「留下可以啦,先把妹妹叫出來看看啦。」,男游客學著他的語調,將了他一軍。

「哈哈,不可以的啦,不買銀器怎么可以見到妹妹啦。」,呵呵,目的暴露得如此露骨,我們覺得再逗留就實在沒有意思了,就起身告別了他家。

出了這個傣家民居,我們到了比較大的曼春滿寺。橄欖壩寺廟較多,一座座壯觀、精美、古老的佛寺、佛塔昭示著佛家的久遠,也昭示著它們在傣家人心目中非同尋常的地位。曼春滿佛寺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積淀了豐富、厚重的南傳上座部佛教文化,佛寺中保存有著名壁畫《如爹米轉世》和《釋迦牟尼的故事》。
從寺廟出來,覺得也沒什么好看的。整個橄欖壩規劃得并不好,要不是到處都是綠樹作為基礎,這里是很亂的地方。看了傣家民居和寺廟,也就用了四十幾分鐘時間,實在沒有過多好看的。

出了寺廟,楊導說,有兩場潑水活動,第一場是兩點半,沒趕上,第二場是四點半,大家有興趣的可以參加。現在自由活動了,可以觀光市場,可以到江邊走走,五點半到停車場上車回景洪。

時間太充足了,可以隨便逛逛了。我們先來到集市,有兩個坦胸露乳且穿著緊身裝的姑娘,肩上扛著一條金色大蟒蛇,在招攬游客照相。

和金色蟒蛇合個影,是寓意很深的,「金蟒纏身」,吉兆啊,何況還有美女相伴。我還客氣什么啊,「嗨!美女,照一次多少錢啊?」,我湊上去問到。
「五塊錢啦,帥哥來一張吧。」,小姑娘伸出邀請的手勢。

我走上前,站在兩個姑娘中間,大蟒中間段從我的脖子上繞過去,冰涼涼的;
大蟒的兩頭分別被兩個小姑娘扛著,我的兩手分別摟著兩個美女的柔嫩腰身。
「咔!咔!咔!」,隨著我擺不同的姿勢,少婦給我照了好幾張。

下得場來,我和少婦說,「姐,來,你也照幾張,多富貴喜慶的大蟒啊。」,我勸著少婦。

「弟弟,我不敢啊,看著大蛇都害怕。」,少婦膽怯地說。

「沒事的,你看人家那兩個小姑娘天天扛著都沒事,再說有那兩個美女抓著呢,你怕啥,快去吧,弟弟給你照。」,我推著少婦,接過她手中的相機,她也就勇敢地走了過去。

「咔!咔!咔!」,我給三位美女照了好幾張,我真羨慕那條大蟒蛇,能同時盤著三個大美女。

付了照相錢,我和少婦開始品嘗吃的,燒烤很有特色,有烤豬鞭,我們沒吃,這里的烤魚特別好,鮮魚,烤得還好吃。

不大的小菠蘿,就像削蘋果皮一樣削掉皮可以直接吃,沒有孔,特別甜。真便宜,才一元錢一個。

大大的木瓜,沒講價錢才八毛一斤,當然得吃一個了。還有那種小芭蕉,很小,紫色的,特別甜,水分還不多,我和少婦整整吃了兩扇,并打算上車前帶回去點到賓館吃。

又是燒烤又是水果的,我們的肚子被填滿了。看見又粗又長的大甘蔗,才兩元錢一根,買了一根,讓老板給削好,裝進塑料袋里。

我們一邊嚼著甘蔗,一邊往江邊走去,想看看瀾滄江邊是個什么樣子。
到了江邊,沒有見到曾經在課本上《瀾滄江邊的蝴蝶會》那樣秀美。江水并不湍急,混著黃紅色的泥沙,兩岸樹木蔥蘢茂盛,一片片的甘蔗林,一片片的波羅地,范圍都不大,這里并沒有多少土地。

要不是開發了旅游和林業,這里不是個富庶的地方。難怪當年城里的知識青年要下放到這里來,據說這里曾經建了好幾個橄欖壩農場,我不知道我們在的地方是哪個分場。

橄欖壩,現在有點名氣,主要是因為上世紀九十年代,在這里拍了一部有名的反應知青生活的電視劇《孽債》。

《孽債》的主要故事情節是,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上海知青被下放到橄欖壩。二十左右歲的青年男女,正值青春年華,他們(她們)滿懷激情,在橄欖壩生活,付出艱辛的勞動,品嘗人生的苦辣酸甜。

他們(她們)的青春在這里燃燒,他們(她們)和當地傣族青年男女融為一體,戀愛了,結婚了,生子了,在稀里糊涂的激情中,他們(她們)完成了人生的一個重要階段。

讓歷史退回到公元一千九百七十七年,鄧小平復出了,云南爆發了著名的「橄欖壩」事件,全國恢復高考,知青返城。

橄欖壩的上海知青們如同日落燕歸巢,紛紛與當地傣家男女離婚,拋棄了孩子,返回了上海。這些返回上海的男女們,又各自在上海成立了新的家庭,生了新的孩子。

成年的男女,戀愛了,結婚了,肏屄了,痛快了,過癮了,肏出來的孩子呢?
孩子是無辜的,怎么說扔下就扔下了呢?這真是一筆孽債啊!小的時候,我就聽說南方人無情,從這段故事看來,真是這樣啊。

更加不幸的是,后來,這些留在橄欖壩的孩子們,在他們(她們)長到十幾歲的時候,聽說自己的另一半父母們在大城市上海,他們(她們)組團到了上海,去找自己的另一半親生父母們。

孩子們找自己的父母,本沒有錯,也是天經地義。可當他們(她們)到了上海,找到自己的另一半親生父母時,卻面對著自己父母們的新的另一半和新的孩子。那種尷尬,那種無奈,那份凄苦,你可以去想象。

當初,聽著那凄楚的童聲,我是落了淚的。

美麗的西雙版納,

留不住我的爸爸 .

上海那么大,

沒有我的家 .

爸爸一個家,

媽媽一個家,

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 .

爸爸呀!媽媽呀!

能不能告訴我,

這到底是為什么?

瀾滄江水「嘩啦啦」地向東南流去,卻把我的思緒帶回了遙遠東北的松花江邊,當年,那里也是一樣接受了很多來自城里的知識青年。可他們(她們)在北大荒的黑土地上留下的是思索,扛起的是責任。

他們(她們)很少有拋棄妻子兒女的令人不齒的行為,在單調寂寞的北大荒,他們(她們)留下的是真情和真愛,是互助和友愛。關于北大荒知青的生活,同樣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也拍過一部電視劇,叫《年輪》,那里反應的是抗爭和思索,而不是無奈和尷尬。

曾經深愛過,

曾經無奈過,

曾經流著淚舍不得。

曾經擁有過,

曾經失去過,

曾經艱難地選擇。

多少甜蜜和苦澀,

變成多少悲歡離合。

曾經失眠過,

曾經心酸過,

曾經為了你魂不守舍。

曾經年青過,

曾經沖動過,

曾經為了你喝醉過。

魂斷夢牽的歲月,

留在回憶里永不褪色。

誰能告訴我,

什么是對什么是錯?

誰能誰能告訴我,

什么是什么?

不論在何種艱苦的境地,北方的知青們沒有低頭。正是這種不屈的精神,在他們(她們)中間成就了不少著名的人物,馬季到北大荒演出帶走了姜昆,姜昆又回到北大荒帶走了殷秀梅。北大荒的知青們返城后,還仍然懷戀著那美好的青春歲月。

問爹問娘問夕陽,

天上有沒有北大荒。

喊兒喊孫喊月亮,

天上有沒有北大荒。

咋不見著了火的紅高粱;

咋不見平坦坦盤腿的炕;

咋不見風雪里酒飄香;

咋不見草垛里的煙鍋點太陽?

美麗的松花江,

波連波,向前方。

川流不息流淌,

夜夜進夢鄉。

別讓我回頭望,

讓我走一趟;

別讓我回頭望,

讓我走一趟;

高高的白樺林里,

有我的青春在流浪。

憑江遠眺,撫今思昔,悼古傷情。也許你會笑話我不寫怎么打炮,怎么寫這么多用不著的。我這是性愛旅游記敘啊,我當時的旅游情節就是這樣,我只是如實記敘下來而已。

愛美人,也愛江山;光肏美人,不賞美景,不能稱為性愛旅游。

按理應該和少婦在這瀾滄江邊戰上一場,可這里是居民區,說不定什么時候從哪里冒出個人來,不太安全。再說昨天到今天干三次了,今天下午也想養一養,有精力回景洪賓館里床上戰斗一場去,不能總野戰。

四點半,我和少婦從江邊返回傣族園。潑水活動快開始了,門票要三十五元,租服裝和盆要四十元,還要留押金。我日你祖宗,這個價位都能去一次洗浴中心了,再說就是游客間胡亂潑水,能有什么意思呢?還要換衣服洗澡的,麻煩。
「姐,咱們去潑嗎?」,我得征求一下少婦的意見。

「不潑!」,少婦喊道,不潑正好,那就看熱鬧好了。

稀拉拉幾個游客參加,都是十幾歲的少年,還有幾個園區的男女,青年們在里面你潑我一盆我潑你一盆地相互潑著,氣氛不足,熱烈度也不夠。早先在頭腦中勾畫的那幅畫面,身材勻稱的傣族少女,穿著筒裙,飄到屁股的秀發,在水霧中潑來潑去,這樣的場景,蹤跡皆無。倒是有一個游客姑娘,腿很粗,屁股很大,穿的衣服顯得緊,濕了后就更貼身,把個屁股溝和小屄屄繃緊得輪廓鮮明,尤其她那陰部,好大的一個包,中間一條細縫,男游客的目光都不約而同地射向了她。
不看了,沒什么勁。我和少婦又到了那個集市,買了大香蕉、小芭蕉、菠蘿和木瓜,順便還買了些干果品,這里的干果品品相不錯,我買了不少,一部分給少婦帶給她孩子,一部分我自己留著。

返回停車場,楊導正在收隊,不到五點二十,人回來齊了,我們提前往回返。
【3】景洪之夜

回到景洪的賓館,楊導告訴大家,「大家先把東西放進賓館,然后下去吃飯。明早七點出發去緬甸,貴重物品隨身攜帶,其它的物品放在賓館就可以。」。
飯菜雖然不算好,但也夠吃,對于不挑食的我們,是足夠了。

飯后,我和少婦到了街上隨便走,隨便逛,想著后天晚上就能到家,就走在家鄉的街道上了,心中充滿了向往和興奮。

出來近半個月,已是歸心似箭。人在異鄉,格外親近,少婦柔柔地依偎著我,挽著我,好像我們是一對濃情蜜意的戀人。

不到九點,我們回到了賓館。吃了點水果,脫衣,洗漱,光溜溜躺在床上,相互抱著,看著電視,說著悄悄話,還有比這更牛逼的享受嗎。

這樣放松的環境,兩個赤身裸體的男女,最容易惹起性欲了。我們抱著,相互摸摸索索的,也不著急,很放松地相互把玩著小屄屄和大雞巴。

少婦就是少婦,性欲強而敏感,我還沒刺激她的屄屄,剛一摸到她的屄時,她的陰道口附近已經就濕滑成一大片了。

「姐,你真浪,我還沒摸你的小屄,你的屄就自己濕了。」,你說我們爽不爽,可以隨意交流這樣的話。

「肏,你的手是沒摸我的屄,但你那熱火火的大雞巴在人家屄這戳了多少下了,你知道嗎?」,少婦一邊掐我的雞巴,一邊嗔怒道。

「騷姐姐,這個我可沒注意,我也沒讓它戳你的小屄啊。」,我真沒想動用雞巴,只是在上面舔著她乳房玩,聞她的體香了。

「啪!」,她朝我屁股上打了一巴掌,「還說你,你那雞巴鬼精鬼精的,好像自己能找到屄似地,它一跳一跳地,哪一下都沒離開過人家屄口。」,少婦這樣說,我也理解,大概我的雞巴和她的屄肏了這么多次了,熟悉了,相互也有默契了。

我扶正她的小嘴,親了上去,她吐出了舌頭,伸進往我嘴里,使勁往里伸,好像堵住我的喉嚨。我就卷起舌頭使勁往出推她的舌頭,「嗚嗚嗚!」,我們兩個舌頭在嘴里打起舌仗來,特別有趣。

等到我們的舌頭戰斗得都脹硬發麻了,我們都吐出舌頭,撲哧一笑。

我的大雞巴還在少婦的陰部漫無目的地亂頂著,一會扎進了亂糟糟的陰毛,一會點著了還比較干澀的陰蒂,一會又滑到了濕漉漉的陰道口,有兩次差點插進去,少婦一顫動,就又離開的陰道口。

就這樣,大雞巴在她陰道口戳來戳去,漸漸地,少婦的整個陰部都被雞巴給戳弄濕滑了。

她的陰部越濕滑,我越有興趣挺動屁股用雞巴戳點,哈哈,一個不小心,感覺龜頭被包圍了,而且還熱燙、箍緊,感覺奇妙無比。爽哉,大雞巴自主插進小屄屄了。

「姐姐,你看她自己找到家了。」,我咬了一口少婦的乳房,以示親昵。
「哼!騷弟弟,回到家了,美不?」,她扭扭屁股,自己把屄屄往雞巴里又套進去一寸多,「溫柔的故鄉,是不?」,少婦那語氣和聲調之溫婉,讓我至今想起都興奮得要死。

「好姐姐,好騷姐姐,那就讓它徹底回家吧。」,說著,我屁股往她陰部一使勁,整根雞巴都肏進了她的小屄。

全插進去了,被她多褶皺的陰道緊夾著,又緊又熱,全身心都敞開了,這是極樂世界的感覺。

我們側著身子抽插了幾十下,然后,我翻身上馬,壓著肥肥的大乳房,抽插著緊實的滑滑的小屄,我倆上下一起顫動。壓著少婦的玉體,即柔軟,又有彈性,好像我趴在一條肉船上,我張開雙臂,做飛翔狀,「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狂風一樣舞蹈……」,我一邊輕唱著,一邊晃動身軀,特別是屁股一上一下地使勁,大雞巴在滑溜溜的屄里「噗嗤!噗嗤!」地發出快樂的聲音,這才叫個過癮。
「支著床,要壓死我啊。」,我雙臂凌空飛翔,少婦受不了重壓了。

「好好,只顧著肏著舒服了,忘了這樣會壓著姐姐,來,讓弟弟雙手支床,坐著俯臥撐肏你的小屄!」,我兩手在她體側的床邊支著床,「吱嘎!吱嘎!」
地坐起俯臥撐來,一邊支撐著,一邊大雞巴在她小屄里進進出出抽插,抽插得白漿泛出,我們倆的陰部都被潤濕一大片。

「哎呀!哎呀!肏得真好,弟弟你今天怎么這么會肏啊,把姐姐肏得真舒服啊,屄里被你塞得滿滿的,大雞巴摩擦得太止癢了,太止癢癢了,哎呀嗎呀,舒服,就是舒服!使勁肏,肏我!」,少婦肆意忘情地輕輕叫喚著,她抓撓著我的后背,使勁登揣著腿,我的后背被她抓撓處好幾道紅色的痕跡。好幾次沒在床上肏她了,她感到了久違了的在床上被肏的快感和親切。

感覺太美妙了,照這樣抽插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就會射精,這么長的夜,射完干什么去啊,慢慢玩唄,云南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得充分啊。

我心里這么想著,就抽出了雞巴,下了床,走到茶幾旁,坐到沙發上,倒了杯茶水,喝起來。

少婦正被我插得過癮,突然被我停止了抽插,那肯罷休。她緊跟著追了過來。
「你這壞蛋弟弟,人家正在興頭上,怎么就給人家撤火了呢,故意折磨我啊,我讓你跑,看你哪里走!」,說著,她就一屁股坐在我油光錚亮的大雞巴上,開始又扭又蹲地套弄。

「姐,弟弟的大雞巴交給你了,你自己玩吧,我喝茶水,看電視嘍。」,我顯得一副不管不顧的樣子。

少婦自己套弄了一陣子,也就累了,她停下來,后背往我胸部一靠,就不動了。「弟弟,你還別說,肏屄還真是個力氣活啊,我算理解你們男人問啥說肏屄最累了,女的躺在那不動,只是你們男人運動著肏,真挺累的啊。」,少婦自己肏累了,得出了體會。

「就是啊,你沒聽過四大累嗎,『打槍,脫坯,生孩子,肏屄。』,干這四種活最累不過了。」,我摟著她的乳房,邊慢慢揉搓,邊告訴他。

我們就那么雞巴插在屄里,她倒坐金蓮。我環抱著她,吻你著她的粉嫩香肩和耳垂,又抓又揉著她的乳房。

少婦收不住這吻和揉搓,她屄屄用勁夾著我的雞巴,頭往后仰,并側轉過來,伸出舌頭,示意我舌吻,我當然默契地含住香舌,纏繞起來。

這種『靜功』,也更是刺激,一陣子下來,她的屄屄咬得雞巴更緊,我的雞巴也一浪高過一浪地酸麻。

我扶她站在地板上,讓她撅著屁股,我也站起身,從后面呈『丁字』型抽插她,大屁股上早已流滿了汗液,混合著陰液的味道,誘人無比。

抽插了七八十下,我感覺有點堅持不住要射,我還想多玩一會。一斜眼看見了桌上的香蕉,我來了靈感,用香蕉給她做做,都會很刺激,不知道她會不會同意,可以先試探著問一問。

「姐姐,你平時自慰過吧。」,我放慢了抽插速度。

「這還用問,誰沒自摸過呀。」,少婦不屑地答道。

「那你除了用手自慰,還用過別的東西嗎?比如像雞巴一樣的東西。」,我進一步追問著。

「你這壞弟弟,啥都問,實話告訴你的,我試過小的茄子和胡蘿卜。」,妥了,有門了,既然她用過了這些,肯定不會拒絕香蕉。

「姐,弟弟用香蕉幫你自慰一下,你看怎么樣啊?」,我直接說明了我的想法。

「你這壞弟弟,總想歪點子,你有這大雞巴,還用香蕉干什么呀。」,她倒以為我的大雞巴長盛不衰呢。

「姐,大雞巴有大雞巴的風味,香蕉有香蕉的風味,另類的刺激,保證你的小屄更爽更舒服,要不咱姐倆試試吧,一定會讓你更滿意的。」,我使勁抽插了幾下,勸著她。

「行,那就試試吧,不過你可用香蕉輕點捅啊,別把姐姐屄捅出血了。」,她擔心我會用香蕉把她屄屄捅破了。

「不會的,把姐姐的屄捅破了,我還舍不得的,弟弟會憐花惜玉的。」,我安慰著她,以便讓她精神放松下來,女人緊張時,陰道容易被弄破的。

「好的,姐姐躺在床上吧,弟弟準備一下」,我抽出雞巴,讓她仰躺在床上。
我拿了兩根小芭蕉和兩根大香蕉,到衛生間去洗洗干凈,并把香蕉前頭處清理圓滑。

回到床邊,我顛著四根香蕉讓少婦看,「姐姐,你看多好啊,都讓我弄得光溜溜了,你想先用大的還是小的啊?」,我征求她的想法。

「傻瓜,先用小的唄,這還用問。」,其實,我也是這么想的,先用大的捅松了,再用小的就感覺不強烈了。

那種小芭蕉,短粗短粗的,兩頭細,中部粗,我必須捏住了,因為這個香蕉短,要是掉到陰道里,弄不出來,那不就麻煩大了嗎,那可真誠了國家級的大笑柄了。

「來了!姐。」我告訴她要用了,就拿起小芭蕉,緊緊捏住后邊,香蕉頭部在陰道口,輕輕蹭磨兩下,好讓少婦的屄屄適應一下,就慢慢地慢慢地一點點往里扎,一厘米,又一厘米,逐漸往屄里塞,少婦的陰道口也就跟著一點點被撐開得變粗。等到香蕉大部分都插進到屄里,我就停止了往屄里插送。

「姐姐,香蕉的滋味怎么樣啊?是不是很特別?」,我好奇地問她。

「感覺嘛,冰冰涼的,不像雞巴那樣熱乎乎的。還比較硬,不像雞巴那樣硬中帶軟。」,少婦說著插香蕉的感覺。

「那好受嗎,好受的話,弟弟就給你動一動。」,我繼續問她。

「嗯,嗯嗯,好受,插吧,抽插,姐姐感覺感覺,看怎么樣。」,她也要求我抽插香蕉。

我捏住小芭蕉,開始在她小屄里慢慢地抽插,抽插了幾下,整個香蕉就被淫水沾濕了,也就滑溜起來,我開始加快了抽插速度。

「姐,怎么樣?止癢不?」,我邊插邊挑逗著問。

「舒服啊,舒服,特別止癢,又涼又硬,感覺好著哪,插吧,使勁插姐姐!」,她對此開始感到享受了。

我加快了抽插速度,另一只手伸向她前胸揉著乳房,同時,低下頭去,去舔她的陰蒂和陰核。

這一通上下其手,把她整得騷難耐,「好弟弟,這樣插得真過癮啊,和雞巴肏得差不多舒服了,啊啊,哎呀!真過癮,好好插,好好插姐姐!」。

好家伙,既然你舒服,我就再來點厲害的,我就捏住小芭蕉開始在她屄屄里轉動。由于芭蕉有棱角,在轉動過程中,那棱角把個騷屄陰道壁刮擦得更加奇癢又止癢,你說她能受得了嗎?

「弟弟,我的天呀!癢癢死了!過癮死了!被你肏死了!哎呀,祖宗,肏死我了!整吧,整死我得了,上天了,不行了,上天了!」,她痛快地呻吟淫叫。
順時針轉五圈,反時針轉五圈,在配合著揉捏乳頭和舔吃陰核,那個正常女人禁得住這樣的折騰。

她使勁蹬腿,挺起陰部,兩手緊抓床單,把個床單都抓得皺巴巴了。

男人的興奮點,不僅僅在于把雞巴肏入女人屄里抽插,也在于眼看著女人被弄得興奮和高潮,我現在的興奮點就集中在這方面。看她以走向高潮的上坡路,我決定再加把勁送她一程。

「姐姐,換武器了,重炮出擊了,有你好受的了。」,我向她耀武揚威。
「好!好好!好弟弟!有大炮,開過來,向姐姐開炮!向姐的小屄開炮!」,快高潮的女人屄是無所畏懼的。

我從屄里抽出小芭蕉,換上了一根又粗又長的大香蕉,在屄口抹了幾下,把頭部蘸滑溜了,就慢慢插進屄里。第二次的冰涼和更粗的堅硬,讓少婦更加興奮難忍。

「唉!寶貝,寶貝!好涼啊!好粗啊!好脹啊!啊呀呀!快把屄漲破了!」,隨著我的抽動,她快樂地叫著。

這時,她已經出了好多汗,胸脯和臉色也都紅撲撲的了,喘氣聲音也比較大,這些都是高潮的前兆,那我就再加把勁,把她送入巔峰吧。

我開始轉動大香蕉,大香蕉不同于小芭蕉,小芭蕉是直的,大香蕉呈弓形,轉動時,對屄屄摩擦力更大更強,更止癢更解渴。

我一邊轉動一邊抽插,這一下可了不得了。少婦嗷嗷大叫,「哎呀!媽呀!整死了!肏死了,我要死了!上天了,上天了!」,她喊著叫,屁股使勁往上抬,抬得整個腰部都離開了床單。我眼看著她的屄屄往回收縮,一股股水柱從屄里噴涌而出,一秒,兩秒,……,共持續了五六秒鐘吧,潮噴之水吧床單濕了好大一片,我的頭部和胸部也被潮水打濕了。

少婦噴過就不動了,閉上了眼睛。我輕輕抽出她屄里的香蕉,看著那屄口由一個大黑洞逐漸合攏成一扇肉門。

過來好一陣,我看她汗消了,呼吸也勻稱了,是緩過了高潮的疲乏。

我也該發泄發泄了,不客氣了。我站在床下,把她一雙美腿扛起,老漢吹車,雞巴「噗!」的一下就肏進濕漉漉的小騷屄,這下不用控制了,好一頓抽插,估計抽插一百多下,在她配合的喊叫聲中,我屁股一沉,滾滾熱流射進了她肥嫩的小騷屄里,這下,我也心滿意足了。

在她身上趴了十多分鐘,我恢復了精神。我們到了衛生間,這一通洗,陰部,屁股,小腹,屄屄,雞巴,全是粘粘的,洗完后,真叫個干爽宜人。

洗完,躺在床上,十點半已過,我們這一場玩的時間不短啊。

把燈光關到最小,摟著我的美婦,合上眼,向那個叫夢鄉的地方出發。
不到十一點,賓館的房間里叫床聲和啪啪的抽插聲開始陸續響起,『叫聲響起來,我心更明白……,你的愛將與我同在!』。

淫淫之聲催我入眠,靡靡之音伴我入夢。多情的人啊,迷人的夜,我們真的愛你!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