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激情小說

2015-3-29 激情小說

 

***********************************

第一章

又是一個周末,下午我照常去家里附近的健身房鍛煉。

本來是媽媽的會員卡,后來少去了就被我拿來用,結果現在倒是習慣性地去
健身,不去總覺得少了些什么。一般周末我都是進行力量訓練,極限深蹲加上硬
拉弄得我筋疲力盡,于是就想去洗一下澡,誰知今天不知道為什么健身房洗澡間
的供水系統壞了,正在搶修,修理人員讓我等下,大概20分鐘后才能用。我本
想在大廳的上網消磨時間,但轉念一想,家就在附近,干脆直接回家了。

⊥是這個決定,改變了我很多東西,或許我那天不回家而在健身房等的話就
不會出現后來那么多的事。

我回到家,大廳里空蕩蕩的,樓上也沒有聲音,估計媽媽出去了,于是就往
洗澡房的浴缸放水去了,準備好好地泡一泡。我脫下衣褲,舒舒服服地躺進浴缸
中,隨手把浴缸上面的浴簾拉上,腦袋愜意地靠在浴缸邊上閉目養神。本來無比
疲倦被這熱水一泡卻覺得疲勞在這一刻被沖干凈了。

突然一陣手機鈴聲在我耳旁響起,把我嚇了一跳。「怎么回事?我記得沒帶
手機進來啊。」撐起身子一看,原來是媽媽的手機,估計媽媽不知道什么時候泡
澡又忘記拿出去了,而這手機剛好被沐浴露遮住,難怪剛才沒發覺。待我擦干手
拿起手機準備接聽的時候,電話卻斷了,顯示一個未接來電。「算了,待會告訴
媽媽算了。」我拿起媽媽的手機一邊泡澡一邊玩起來。按開手機里的照片庫,翻
看圖片,里面基本都是媽媽的照片。

我的媽媽叫孫茜,曾經是部隊的文藝團歌手,后來結婚了就退出文藝團在家
里相夫教子,今年雖然38歲了,由于注重保養,有空就去做下有氧運動,身材
皮膚仍像20出頭的女生,歲月只是讓媽媽看起來更添嫵媚成熟,說起媽媽就想
到她那修長的美腿跟那雙巨乳,一直以來部隊文藝團的團員都以端莊周正為要,
媽媽雖然五官的確端莊秀美,但是那對巨乳卻有點打破部隊的傳統了,當然這個
我也不好意思問媽媽。

我一張張翻著媽媽的照片,忽然我呆住了,看到一副讓人血脈噴脹的圖片,
一個女人躺在床上,雙腿張開呈M型,微微抬起小腿,露出其嬌嫩的下體,上面
竟光滑如鏡,沒有烏黑的陰毛遮蓋,蜜穴正被一根粗大的肉棒撐開,龜頭已經進
去那水流潺潺的仙人洞,更讓我震驚的是那個女人就是我媽媽,照片視角從上往
下,顯得媽媽更是嬌羞艷麗,雖然是自己的媽媽,但是我的肉棒已經不受控制,
自己抬起了頭。我繼續往下翻,一連十幾副圖片,全是媽媽的淫穢照片。「難道
是媽媽跟爸爸的房事照片?」

我有點奇怪,「不對,這床單是白色的,家里可沒有,這一般都是賓館的床
才會如此。難道媽媽真的出軌了?」我查看了一下照片日期,上兩個星期的,我
頓時被嚇得差點松開了拿住手機的手,爸爸是承包建筑工程的,就是大家所說的
包工頭,一般在其他市開工。一般一年就回來個10趟左右,上兩個星期到現在
爸爸可還沒回來過啊。此刻我還真是呆住了。「媽媽真的出軌了。」

這照片在camera文件夾,應該是當場照的,不會是在電腦或者其他地
方拉過來的。此刻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媽媽會出軌。雖然媽媽異常漂亮,但是家
里都是過得去,媽媽跟爸爸關系也沒大礙,一切雖是普通但也正常啊,媽媽為什
么會出軌?

我翻看一下媽媽的短信,竟然也在里面找到了不少淫言糜語,而且多是去市
里的明珠酒店7樓淫亂,剛才那個未接電話就是這些短信的接收號碼。這個時候
我不知道是憤怒還是悲哀,一直以來在自己心中地位崇高的媽媽卻行這種淫亂之
事,一下子我似乎失去了意識。

忽然我聽到腳步聲正往浴室這邊傳來,「吱吾。」浴室的門被推開了,我剛
才以為家里沒人就順手帶上門,卻沒鎖上,僅僅虛掩著,難道是媽媽回來?

我輕輕撇開浴簾下沿只看見一截雪白的美腿。穿著一條淺紫色的吊帶睡裙,
下面赤著一雙完美的玉足直接走過浴缸旁邊,正是媽媽。隨即聽到馬桶的蓋子被
掀起,應該是媽媽剛才洗澡就去房間睡覺,現在醒來上廁所罷了,回來的時候那
么靜還以為沒人,原來媽媽是睡覺去了。這個時候已經不能喊停媽媽了,而我卻
有鬼使神差地繼續輕輕掀開浴簾,眼睛一直盯著媽媽。只見媽媽慢慢地講睡裙下
擺拉起來,里面竟然沒穿內褲,難道媽媽真的是一個淫蕩胚子嗎?

只見美麗動人的軀體露出了其光滑的下半身,圓潤細膩的美腿微微彎下,那
蜜穴處卻是一片雪白,果然媽媽是個白虎,那照片上的女人真的是媽媽了。我只
能窺視那豐腴細嫩、令人心顫的美穴一秒鐘,媽媽便坐下了馬桶,而那睡裙剛好
遮住了媽媽那撩人心房的動人春光,隨即傳來水流撞擊馬桶的聲音,讓我面紅耳
赤,雖然得知媽媽跟外人出軌,但是我們確實是母子,而我此刻竟在偷窺自己的
母親如廁撒尿,更盯住媽媽那羞人的神秘地,真是禽獸不如。

隨著尿聲,媽媽彎起了嘴角露出笑意,看來這尿也憋了很久,現在得以釋放
出來,好不舒服。隨著水聲減弱,媽媽扯下紙巾輕輕探手到自己的睡裙下一陣擦
拭,我此時真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一團紙巾,能跟媽媽的美人洞來一番廝磨。

立刻我被自己這個邪惡的念頭震驚了,為什么自己忽然變得這樣,雖然自己
也曾經意淫過媽媽,第一次遺精的時候,夢中就是對著媽媽撅起的肥臀噴射的,
但后來這念頭一直隱忍下去,手淫的時候都不敢想媽媽,現在為什么對媽媽又生
起這種淫穢的心理,難道是因為那些照片的事?我現在潛意識認為媽媽就是個淫
穢的女人?

正在我發呆的時候,媽媽卻往我這邊走過來了,「唰」的一聲,一下子把浴
簾拉開,頓時間我們兩母子呆住了,我驚愕地望著媽媽。

媽媽似乎還沒反應過來,目光直勾勾地看著我,只見自己的兒子赤身裸體躺
在浴缸中,更要命的是,胯下一根粗大堅挺的肉棒露出紫紅發亮的龜頭,媽媽似
乎腦袋一下子模糊了,瞪大那美眸盯著我的大肉棒。

喃喃道,「小華,洗澡呢?」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媽媽,隨口應了句,「是啊。」剛落音,就聽到媽媽不斷
咳嗽,「媽。你怎么了。」我翻起身,不斷拍著媽媽后背,好不容易媽媽才緩下
氣來,咳嗽了一陣,媽媽的臉都紅了,更添嬌美,本來軟下來的陰莖又重新堅挺
地指向媽媽。「唉,也不知道著涼,趕快擦干身子。」媽媽反應過來,看了一下
重新豎起來的肉棒,嬌羞地說了句頭也不回逃出了浴室。

這下子鬧了個大紅臉,我訕訕地躺回浴缸,腦袋卻清醒過來了。一定要查清
楚什么回事。我記下媽媽手機里面那個電話,然后擦干身穿好衣服把手機拿出去
還給媽媽。

媽媽正在大廳看電視,仍是穿著睡裙,蜷著身子在沙發上,露出了白皙的美
腿,嫩白的小腳丫搭在沙發邊上,秀氣的腳趾不斷搖動,讓我有種跪在地上輕撫
媽媽的美足,然后逐一舔媽媽的玉趾的沖動。

媽媽看見我大概又想起浴室那一幕,臉上一紅,接過我遞給她的手機。

「媽,剛才有個人打電話來找你呢。」

媽媽抬起絕美的臉龐,「誰啊?」

「嘿嘿。」我擠眉弄眼,「有人請你去明珠酒店呢,或許請你吃飯哦,這可
是市里最高級的酒店啊。」我故意試探一下媽媽,果然媽媽臉色大變,「什么?
他還說什么?」

果然有問題,「沒有啦,騙你的,我還沒聽他就掛掉了,都不知道是誰。」
媽媽聽此,舒了一口氣,故作輕松道。「我還以為是真的有免費飯吃呢。」說完
按開手機看了看,這一看,媽媽臉色又變了一下,起來走到臥室去了。

我猜想媽媽應該是回電話去,便悄悄走到媽媽的臥室,耳朵貼著門,偷聽媽
媽的電話。片刻的安靜之后,傳來媽媽的聲音。

「是我啦,李書記有何貴干呢。」

我從沒聽過媽媽如此嬌嗲的聲音,既是對爸爸都沒如此過。「又有酒會啊,
可人家今晚還有點事呢。」

媽媽半推半拒,就這樣推脫幾句,最后還是答應下來,今晚大概又去明珠酒
店跟奸夫鬼混了吧。我決定今晚尾隨媽媽去一探究竟。

果然傍晚7點鐘的時候,媽媽就說有朋友找她,今晚不回來了,讓我自己在
家,早點睡。我在樓上陽臺看著媽媽駕車開出車庫后,自己就跟著出門,打車到
了明珠酒店。

明珠酒店是市里最大的酒店,實際上也可以說是省里最大的酒店了,秦市是
秦省的省會城市,經濟中心,所以明珠酒店不僅是大富豪的消遣之地還是宴請省
里領導的地方,可謂全省最奢靡最豪華的地方了。

在停車庫里我果然發現媽媽的車停在那里,看來這次猜對了,地點大概也是
酒店7樓吧,我坐上電梯到達7樓,電梯門口右邊就是一扇暗紅的大門,大門緊
閉,門前站著兩位侍應。我直了直身子,故作鎮定向門口邁去,誰知剛準備推開
大門的時候,被侍應攔住,「先生,請出示您的會員卡。」什么?還要會員卡?

我頓了一下,裝著樣子,找了一下衣袋,「不好意思,忘記帶了,這個我都
是熟人了還不能進去?」我裝模作樣,肯不能被瞧出破綻啊,這衣服還特地穿了
老爸的來了。「不好意思,先生,酒店規定沒有會員卡,誰來也不能進去,麻煩
您請人回去取好嗎?」聽到此言,我板起臉。「什么?我都要驗身份?我都不認
得了?」

兩位侍應都點頭哈腰,卻不為所動,「要不我幫您請經理過來,經理認得所
有會員,也只有他才能做主。」經理?這可不行,一來我就穿幫了,「好,好,
你們膽子倒是大了,經理不用請了,哼!」人雖然沒本事,但是總得裝點氣勢出
來,我裝出生氣的樣子揮袖而去。看來今晚是進不去了。

我失望地離開酒店,忽然想起那個電話,于是拿起手機想打個電話過去看看
究竟是誰。「不行,媽媽可認得我的電話。」我擔心媽媽在旁,就到公共電話亭
按照那個電話撥了過去,電話接通就傳來一個頗具威嚴的聲音。「喂,你好,我
是李京。」

李京,李書記,能擔起這兩個稱呼而又有資格出入明珠酒店7樓的,只有省
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李京!天啊,難道是同一個人,媽媽的情夫竟是省委領導?
我一下呆住了。「喂?」電話筒傳來疑惑的一聲,看來李京應該是奇怪誰打他的
電話,應該也是私人電話來的,知道的人沒幾個了。我忽然玩心大作,想嚇一下
李京,便壓低聲音。

「李京啊,我是陳慶隆。」陳慶隆是秦省的省委書記,電話那頭李京果然慌
了下,「啊,陳書記您……啊,你到底是誰?」敗露了?嚇人不成反被嚇,省委
領導一發怒,那氣勢立刻壓了過來,我立刻掛了電話。到底知道了媽媽的情夫是
誰。

但是沒道理啊,媽媽也就一個普通婦人,長得即使漂亮,也沒理由能跟一省
大員搭上關系啊,這到底是什么回事?我一邊想一邊在路上徘徊。

「喂,請問一下,廣源路怎么走啊。」不知什么時候,旁邊駛來一輛豐田霸
道,還掛著軍牌,我轉頭一望,竟是一名看似20歲左右的美女,看來不是超級
富二代就是官二代了,但我仍被她的美貌吸引,柔美的大眼睛,挺翹的瓊鼻,粉
紅的櫻唇,潔白無瑕的玉頰,長長的頭發披在肩上,看起來活潑靈動,卻又不失
嬌美秀麗。「啊……這個你的方向錯了,廣源路離這里比較遠,你要……」

我說了一大堆,估計她也不知道我在說什么,最后不耐煩揮了揮手。「這樣
吧,你上車,你先為我指路,你要去哪我再載你去行了。」

這個美女倒是大大咧咧,不拘小節。「正好,我也是要去廣源路。」美女一
皺眉,隨則一臉欣喜。「怎么不早說,這下可好辦了。」

「就是這里了。」

我終于把她帶到目的地,「你要到哪,我直接送你到吧。」我也不好拒絕,
也干脆讓她送我到家了。「喂,謝謝了。」我正準備關門,倒是那美女雖看起來
脾氣挺大,但人倒是挺不錯。「不用客氣。」我笑著揮揮手,關上鐵門。我當時
當然還不知道,這美女以后卻跟我有很大聯系,在處理媽媽出軌的事情上更是有
很大的影響。

第二天一早起來,跑到媽媽的臥室看看,媽媽已經回來了,穿著一套粉色的
真絲睡裙,裙子已被壓住一邊,露出了下半段屁股,媽媽還是沒穿內褲,隱隱約
約能夠看到媽媽的陰唇。媽媽只在腹部蓋了一張薄薄的毯子,蜷曲著身子,側著
身子背對著我睡得正甜。

我悄悄地靠過去,把頭湊在媽媽的雙腿中間輕輕聞著來自媽媽臀溝的香味,
看來媽媽應該回來洗過澡了,身上不止有淡淡的體香,也有沐浴露的香味。我忍
不住,伸出舌頭,輕輕地在媽媽的兩塊臀肉之間探進去。

忽然媽媽動了一下小腿,也許癢著媽媽了,嚇得我趕快站了起來,看到媽媽
還在熟睡才松了一口氣,我目光隨著媽媽美腿,落到媽媽的天足上面,把手放在
那小巧玲瓏的玉足上,來回慢慢的摩挲,然后伏下身子,低頭輕輕舔舐著媽媽的
小腳,然后一直向上舔去,經過了媽媽光滑的腳背一直舔向那白皙迷人的小腿,
最后又回到可愛的腳趾上面,含住了媽媽如玉珠般晶瑩的美趾,不斷吮吸著媽媽
的腳趾。

待我離開媽媽的軀體,媽媽的玉足上早已全是我濕漉漉的口水了。我依依不
舍移開目光,走出媽媽的臥室,要去上學了。

坐到座位上百無聊賴,大家都在早讀,我卻一點都提不起勁來,我碰了碰旁
邊的王胖子,王胖子的媽媽是市里的副書記,王胖子學習成績不好,考試基本抄
我的,平時有什么事基本都是互相幫一下,關系挺鐵。「華哥,干嘛。」胖子奇
怪地看著我,「胖子,你知道明珠酒店7樓是做什么的嗎?」

「明珠酒店7樓?」

胖子有點詫異我文藝這個地方,他想了想,「哦,我好像聽我嗎跟我爸聊天
時說起,聽說都是大人物去的地方,好像都是搞些派對讓大家聚一聚,一般那些
派對的內容都好不到哪里去,你問這個干嘛?」我眼前一亮,「胖子,你能不能
進去?」

「好像我媽有一張會員卡,不過我媽也不用,當時扔在家里,到時被我撿起
來了。」

胖子嘿嘿笑道。「下課我去你家,給我那張會員卡。」

我直接跟胖子說。「你要它干嘛,好吧,反正我也沒用。」下課就跟胖子去
他家里權,只見會員卡制作得異常美觀,上面寫著白銀會員,那應該還有黃金
會員什么的了,拿到卡見時候還早,就順便跟胖子在他那玩一下游戲機,然后準
備一起出去吃飯。正要出門時胖子卻突然說肚子疼,讓我先等著,他去趟廁所。
無可奈何我只好坐在廳里一邊等他,一邊看電視。

忽然「咔」的一聲門卻開了,只見一位婦人走了進來,「嗯?你是?」婦人
看見我在廳里,奇怪地問我,婦人一頭短發,微微卷起,臉頰豐腴,額頭較寬,
黛眉鳳眼,顯得十分端莊,極具富態和威勢,看來應該是胖子的媽媽陳曉琳了,
還真想不到胖子的媽媽竟然還挺好看,雖然在官場浸久了,裝扮顯得比較古板,
但是本來樣子就好看端莊,這下子更是顯得大方。

「哦,伯母,我是成佳的同學,正準備和成佳出去吃飯呢。」我連忙應了一
聲,「哦。」陳曉琳久居官場,而且還是高位,養成這個惜字如金的習慣。陳曉
琳走到另外一張沙發前坐下,脫下她的平底皮鞋,露出了一對芊芊玉足,想不到
陳曉琳年紀雖過40,但是保養得還不錯,這一雙美腳看來還特別嫩白,讓我有
種想上去捏一捏的沖動。

「咳!」陳曉琳咳了一聲,我趕緊別開目光低下頭,小心翼翼地用余光注意
著陳曉琳,只見她翹起嘴角,即古怪又似乎很好笑地望著我,然后輕笑一聲,卻
抬起腳放在茶幾上,美艷的腳丫子剛好對著我,我這個角度剛好能看見她那粉紅
色的腳掌,我大吃一驚,胖子他媽不是發騷了吧,好端端怎么會這個樣子,難道
看我長得俊俏想讓我當面首么,我可是胖子同學啊。

「媽,你回來了。」就在這個尷尬的時刻胖子終于出來了。「嗯。」陳曉琳
終于收回雙腿,穿上了沙發旁邊的拖鞋。我趕緊拉著胖子走出去,始終不敢跟他
媽對視一眼,這下丟人可丟大了。

跟胖子來到翠羽樓,翠羽樓是市里比較高檔的地方,一般我只有跟胖子在一
起出來吃飯的時候才來這里,平時可是基本不敢來這個地方消費,一個月也就敢
來3、4次體驗一下腐敗的生活。

剛找到位置坐下。

「胖子,你媽平時不是基本不回來么,怎么今天就回來了。」

想起剛才那一幕,還一陣后怕,「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來了呢?」胖子
最怕他媽,也是一陣郁悶。

「唉,你媽幾歲了,看起來還挺年輕啊。」

「42啦。」

「42歲就正廳?前途無量啊。」陳曉琳才42歲就實權正廳,胖子才是前
途不可限量,忽然聽到旁邊一陣吵鬧聲,「我就要這個位置,識趣就讓開點,興
起我還不跟你計較。」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我計較。」

兩個聲音都囂張無比,我轉頭準備看熱鬧卻想不到這里都能碰到認識的人。

待續

寫的好,希望眷出后來的,文筆流暢,內容有吸引力,希望看到下文第二章

旁邊原來是之前向我問過路的一位美女,只見她跟一個穿著高檔的男人在互
相瞪著,那個男的大概25歲左右,帶著一副黑框粗邊眼睛,上身穿著皮夾克,下
面一條牛仔褲,雖是普通服飾,但是一身衣服款式看起來都是名牌,加上臉上一
副玩世不恭的樣子,看來又是一個二世祖,江淮市作為江南省的省會,經濟發達,
二世祖當然也不少,只不過很少出現在大眾場合而已,今天倒是見了一個。

要說二世祖,王胖子倒也勉強算是一個,陳曉琳作為一個副省級城市的第三
號人物,堂堂正廳干部,王胖子起碼也是個「衙內」了,不過王胖子平時雖是比
一般人奢侈了一點,卻沒有衙內那不可一世、無法無天的行為,估計也是陳曉琳
管得極嚴,不想被政治對手捉住把柄了,這年頭兒子害死老子的可不少,比如上
一年那個風聲鶴唳的時候,四九城那個衙內開著法拉利,硬是把自己老子的前途
給撞了(請勿深究,就當是李剛好了。)不過如果王胖子真有衙內的那些惡習,
估計我也沒機會跟他認識,更不要說像現在這樣平等地坐在一起吃飯了。

「耀哥,怎么有人見您還不讓坐啊?」眼鏡男旁邊的一個女的嗲聲嗲氣說了
一句,那女的穿著吊帶連衣裙,胸前高高的隆起,寬松的吊帶裙反倒被撐起來,
頸下勒出一條深深的乳溝,裙子很短,一雙長腿穿著黑色網襪套在尖頭靴上,這
女的長得倒是不賴,雖是妖里妖氣的,但是性感得要命,我跟王胖子一下子看呆
了眼,「華哥,這女的的胸好像比你的還要大啊。」這王胖子看來精蟲上腦,自
己在說什么都不知道了。

∩能感覺到我們這邊的目光,那個女的看了我們這邊一眼,正好對上我跟王
胖子色迷迷的眼光,頓時變了面色,罵了一句「看什么看,再看把你們的狗眼給
挖了。」婊子!我心里狠狠罵了一句,看來你已經被旁邊的小白臉給操爛了吧,
也不知道這小白臉能不能滿足你。我惡意地想,眼睛卻沒有移開,仍然盯著那個
妖媚女子,反正不能上,看多幾眼也是好的。

不過既然被罵了,想著也不能落了自己的面子,雖然我就一個普通孩子跟他
們斗不過,可我沒必要硬碰硬嘛。我站起來,看了一眼那個坐著的美女,然后對
著那個男的說「兄弟,我看來呢,這美女已經在這里先坐了,先到先得嘛,你也
沒必要跟一個女的爭是么?我看這算了吧,你到旁邊做不是一樣?」想來為那個
美女出頭,到時出事,她應該會拉我一把吧,想來她也不是一般人家。

王胖子在一旁崇拜得看著我,以為他眼中的華哥真的是正氣凜然,其實不知
道我心里打的小算盤,一來不在胖子面前露怯,二來取巧不跟對方硬碰。

「你是誰?」眼鏡男不耐的看了我一眼,卻也不立刻對我大罵出口,估計怕
我有什么來頭。

「我叫活雷鋒,兄弟叫我紅領巾行了。」我擺擺手,胡扯了一句,那美女聽
到這句話,當即笑了出聲,然后饒有興趣地看著我,「看來你是自找麻煩來了。」
眼鏡男這下知道我在忽悠他,這火氣燒得更是旺了。

「你又能怎么著?」坐著的美女含笑看著眼睛男。天啊,劇本不是這樣的!
電影里這個時候不應該都是說「跟他沒關系,有本事沖我來!」么,這下子失策
了!

我哀怨地看了一眼美女,千言萬語都說不出我此時那迷離痛苦懊悔可憐的眼
神了,美女看見我的表情,又是「撲哧」一笑,但也沒說什么。

「很好!希望你們不要后悔。」眼鏡男怒極反笑,然后轉頭就走。

「喂!」美女忽然叫住了眼鏡男。

眼鏡男轉過頭,以為美女服軟了,便說「現在也勉強可以原諒你。」

美女大笑,「不好意思,我想說的是我這輩子還沒后悔過。」說完一臉無辜
看著眼鏡男「好了,你可以跪安了」。

眼鏡男此時雙眼幾乎可以噴出火來,轉身就走,這下得罪人可得罪到家了。

我有點心虛地看了胖子一下,說「胖子,我們走吧,這里這么吵,咱去個安
靜的地方吃。」這是非之地還是遠離為妙。

「怎么?剛才不是挺大膽的么。現在怕別人報復啊?」美女聽到,好笑地應
了我一句。

「這……我怕什么?想安靜一點而已。」雖說自己什么情況自己還是知道的,
但到底也不能沒面子是不是,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被打一頓,到底還是好漢一
條!

說完,我在美女面前坐下,「要不,咱拼個坐?省的美女你那么寂寞。」我
嬉皮笑臉地在美女面前坐下,環顧四周,旁邊就有個小噴泉,然后前面點著熏香,
這環境倒是店里最好的了,怪不得眼鏡男硬要這個座位。

「上次還未問你什么名字呢,我叫周開華,大家都是熟人,你叫我一聲華哥
行了。」

美女啐了一聲,「還華哥,看起來你還是個高中生吧。」

「華哥,你們認識?」胖子見我似乎認識這個美女很是好奇。

「看,一般人都是叫我華哥。」我對著美女指了指胖子。

「就是他們偷了我的錢。」我轉頭一看,原來是剛才的眼鏡男,仔細一想,
不僅莞爾,原來眼鏡男的招數就只是會陷害別人么,正想恥笑一番,突然覺得不
對勁,原來眼鏡男旁邊還站著幾個警察,照理說國家公職人員除了執行公務是不
能穿工作服出入娛樂等場所的,想來是眼鏡男的幫手來了,這平時還從未見警察
有這么高效率,這么快就趕來現場。

「李少,就是他們了?」一個警察點頭哈腰,指著我們諂笑地問眼鏡男,見
這個情景,我的臉一沉,對方看起來來頭很大啊,我悄悄看一下美女,只見她還
是一臉平靜,我心里卻打起鼓來,今天還真的是倒霉。

「麻煩你們跟我到公安局一趟。」一個警察看向我們立刻換了面孔。

「這很明顯是誣陷,你們怎么當警察的?」我這時也被嚇糊涂了,我一個正
經人家的好孩子,見到這種情況可害怕得很。(哈哈寫到此處想起我第一次被「
焚化」局請去喝茶的事,當時還真的被嚇壞了。)

店里見出現這個情況,大堂經理也過來了,「請問發生了什么事?有什么需
要幫助的嗎?」經理倒是很客氣,估計也發現了什么不妥了。

「我們接到舉報,這里有小偷偷了這位先生的東西。」

「請問偷了什么東西呢?」大堂經理大概也不會相信這里會有小偷。

「這個……」警察遲疑了一下,想來他們也還沒串好供。

「我勸你還是不要管了,就算萬世流在這里也不敢攔我。」萬世流就是這里
的老板,市里有名的富豪及慈善家,這年頭,有錢的都是慈善家,反正羊毛出自
羊身上嘛。

「這……」經理似乎猶豫了一下。

「好!我倒要看看你們想干什么。」一直不出聲的美女站了起來,「我跟你
們走,他們這兩個跟這件事無關的。」

聽到這句話我眼淚都流了出來,厚道啊!什么叫義氣!這就是義氣兒女!不
等我說話,那警察卻蠻橫地說「有沒有關不是你說了算,真沒關我們也不會冤了
你。」這正是睜眼說瞎話,這架勢我可肯定被冤了。說罷,把我們架了起來。

「這樣子,你是不會放手了?」美女冷冷地看著眼鏡男。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犯了事就得想有今天。」也不知道他口中所謂的犯事
是否就指冒犯了他。

「跟他走,你們不要擔心。」美女轉頭跟我們說了一句。

可我跟胖子哪里能放心,我悄悄地跟胖子說「要不打個電話給你媽?」

胖子唯唯諾諾,「打給我媽還不要罵死我?」這胖子的腦袋不知道怎么長的,
不打電話更是死啊。

「打電話?好,我就讓你們打,你們還能翻出天來?」眼鏡男鄙夷地看著我
們。

「就是,這江淮市誰敢得罪耀哥啊,誰不知道耀哥的爸爸可是李京書記呢?」
眼鏡男旁邊那個妖嬈女子說了一句,然后用胸部不斷蹭著眼鏡男的手臂,眼鏡男
瞪了一眼她,似乎怪她多嘴,但是腦袋卻微微抬了起來,對這個很是受用。

聽到妖嬈女這句話,我死的心都有了,我操你媽啊,這怎么辦,不過轉頭一
想,自己沒操他媽,卻倒是自己的媽媽被這禽獸的父親給操了,現在自己還深陷
重圍,看來上輩子我一定是操了李京老婆,這輩子報應來了。

「你說讓我們打電話?」美女好像聽了個笑話一樣。

「我說能就能。」眼鏡男翻了翻白眼。

美女也不多話,掏出手機反倒真打了個電話,「張叔叔啊,我是小涵呢。」
美女也不知道打給誰,我心里只能希望這個電話能拯救我。

「唉,哪里玩得開心,現在跟李京書記的公子有點誤會,反被別人說我偷東
西要拉我去公安局呢。」美女嘆氣埋怨道。「嗯嗯,謝謝伯伯,我現在就在江淮
的翠羽樓。」

美女蓋上手機,看著眼鏡男,「你說,你爸爸等一下會不會過來呢?」

眼鏡男也不露懼色,「裝腔作勢很有意思么。」估計他以為美女是裝裝樣子
的了。

「哈哈,是不是假的,你等會就知道,我們就在這里等著。」美女又坐下來,
眼鏡男估計也不信我們能逃掉,也坐下來,也許是想看我們被戳穿底牌的樣子。

大概兩分鐘,眼鏡男的手機卻響起來,眼鏡男疑惑地接了電話,「爸,什么
事?」

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么,眼鏡男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然后好不情愿地遞過電
話說,「對不起,這個之前是我的錯,那個,我爸想請您聽一下電話,麻煩您
……」

美女這個時候卻擺擺手,「有事情還是當面說清楚好。」言下之意,倒是要
李京親自過來了。

這個時候我倒是放松了,看來美女來頭更大啊,得救了!

「小姐,求求您老人家聽一下電話,之前是我不對,我有眼無珠,您老不跟
我一般見識,倒是高抬貴手放過我吧。」眼鏡男差點哭出聲,不斷哀求美女,美
女似乎不耐煩,接過電話,哼哈了兩句,就給掛了,然后手一松,手機倒是摔了,
「哎呀,不好意思,手滑手滑。」美女裝模作樣。

「沒事沒事,都是我的手機殼,怎么就不穩呢。」眼鏡男點頭哈腰,這個時
候倒是不敢大聲說話了,我看到此時的情景,不禁大笑,這美女真逗。

美女白了我一眼,「信了吧,說了沒事。」

「是是,謝女英雄搭救。」

我頓時發現這美女可真漂亮,差點看掉了眼睛。

這事就這樣過去了,后來還是跟美女一桌,硬是要拉著胖子埋單,說是感謝
美女救命之恩,一時間倒是笑意盈溢。

⊥這樣跟美女聊了一下午,雖不知道她究竟什么來頭,反倒是知道了她叫方
若涵,結果忘記了時間,下午的課倒是遲到了,我跟胖子也干脆不去上課了,下
午反正沒班主任的課,想來也不會通知家長。然后下午就在外面逛了很久,最后
不知道干什么了才去胖子家玩游戲,結果一開門就看見陳曉琳在家,這個還真邪
門,今天來兩次,兩次都看見陳曉琳。

陳曉琳穿著一條居家連衣裙,裙子剛好過膝,露出兩條光滑的小腿,一雙小
腳穿著拖鞋,看到陳曉琳的小腳丫,我又想起今天中午的尷尬,不禁臉上一紅,
輕輕向陳曉琳打招呼,「阿姨好。」

陳曉琳似乎還記得我,笑著說「原來是成佳同學啊,來坐坐。」陳曉琳換下
正裝倒是顯得不那么嚴肅了,反倒是有種親切感。

王胖子一下子坐在沙發上,我也在旁邊的單人沙發坐下,陳曉琳剛好跟我相
對,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胖子奇怪地問「媽,今天怎么有空在家?」

陳曉琳笑著「剛好今天輕松點,就推掉應酬回家了,這不還煮飯了呢。」

「哎,小同學,要不今天晚上就在我們家吃飯吧。」陳曉琳看著我說了一句,
而此時我卻盯著陳曉琳的雙腿間的秘處,原來陳曉琳坐下的時候,裙子卻拉起了
一點,剛好坐在我對面,她雙腿一分開,從我這個角度剛好能看見陳曉琳的內褲,
粉紅色的內褲微微鼓起,想來是陳曉琳的陰阜了,我正意淫著陳曉琳,卻沒留意
她在問我話。

「小同學?」陳曉琳叫了一聲,我反應過來又是一番尷尬,怎么每次見她都
是這個樣子,「想什么呢?」陳曉琳意味深長地看著我。

「哦……沒事呢,阿姨叫我小華行了,今晚我還是不打擾您了。」

實際上我還是想留下來的,不知怎么回事,總想繼續看著陳曉琳的騷樣,然
后看了一眼王胖子,總覺得對不起王胖子,好兄弟!不該意淫你媽啊(其實我有
幾個同學朋友的母親都是高干,這個陳曉琳倒是她們的結合體了,寫這篇文章,
我總覺得對不起我的同學,這個希望你們原諒我啊,現實中我真沒跟你們的媽媽
有什么關系的。)

「華哥,你就在這里吃吧。」胖子估計想我陪他玩游戲,我干脆就順水推舟
留了下來。

吃飯的時候,陳曉琳有一句沒一句地跟我扯家常,倒是冷落了王胖子,胖子
就一邊在那里扒飯一邊應了幾句,自覺沒趣之后,很快吃飽了,「你們慢吃,華
哥吃飽趕快來玩一局。」

「還玩?就不用學習了?」陳曉琳說了胖子一句,胖子縮了縮腦袋,不敢說
話,馬上躲回房間里了。

「成佳也是偶爾玩一下而已嘛。」我怎樣都要為王胖子開脫幾句。

忽然感覺到褲襠好像有東西在爬,低下頭一看,頓時嚇得一跳,只見一只赤
裸的玉足在自己的褲襠上摩擦,五只可愛的小腳趾不斷蠕動,我的雞巴立刻漲了
起來。

「阿姨……」我喘著氣叫了一聲,

「怎么了?」陳曉琳挑了一下眉毛,微瞇著眼睛,表情甚是誘人,陳曉琳輕
巧地用靈活的玉趾拉開了我褲襠的拉鏈,然后另一只美腳也伸了過來。

「坐過來一點。」陳曉琳咬著筷子對我說,雖然平時樣子嚴肅,現在可是嬌
滴滴的妖精啊,我腦袋昏昏的,挪了椅子,坐近了一點,陳曉琳拉了我的內褲,
一條又粗又長的肉棒彈了出來,早已經被撩得按捺不住了。

「壞家伙,不知道整天在想什么?」陳曉琳拋了個媚眼,我心想要不是你在
挑逗我我會這樣?當即放下筷子握住了陳曉琳的玉足,夾住自己的雞巴,慢慢地
擼動。

「別動,放手讓我來。」我疑惑地放開陳曉琳的美足,然后靠在椅子上,陳
曉琳的左腳不斷摩擦著我的肉棒,右腳的腳趾輕輕踩著我的龜頭,幾個腳趾緩緩
刮過馬眼,讓我差點就射了出來,這個時候我已經完全忘記了胖子還在房間,只
顧著跟陳曉琳玩足交了,陳曉琳兩只潔白的腳丫夾住我的雞巴,時快時慢地上下
磨動,想到對面是同學的母親,又是市里的大人物,不禁更感刺激,很快就射出
來了,一股濃濃的精液灑在陳曉琳的玉腳上面,陳曉琳收回雙足,抽出一張紙巾,
把腳上的精液輕輕擦掉,然后又若無其事地吃飯。裝得可真像,我心里想,然后
又回味在剛才那激情的足交上面。

吃完飯后,我說「阿姨,我幫你洗碗吧。」

陳曉琳笑著看我,「好啊。」然后一起收拾碗筷到廚房。

看著陳曉琳的美臀,我的雞巴又漲了起來,真的好像狠狠地插進她的屁眼,
問問她問什么這么騷,連自己兒子的同學都要勾引。

當時我也是極為大膽,想著反正都這樣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陳曉
琳給上了,我繞到她的身后,輕輕地撫摸著她的玉臀,把手探進裙內,拉下了她
的內褲,陳曉琳嚶嚀一聲「不要,在洗碗呢。」手上卻沒行動。

我更加大膽了,雙手捏著她的大屁股,然后扳開兩邊的臀肉,露出了可愛的
菊門,下面是陳曉琳的小穴,已經濕漉漉的,不斷滲出淫水來了,我兩只手指插
進她的小穴,輕輕地摳著,「阿姨,舒不舒服?」

「啊……不要……快放手……」我掏出大肉棒輕輕地在她的陰阜上摩擦,對
著小縫正要擦進去,陳曉琳反倒伸手捉住了我的雞巴,轉過頭,紅著臉說「不要
……成佳還在里面呢。今晚你留下,來我房間。」聽到這句話,我開心得直點頭,
幫她拉起內褲后就老老實實洗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