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好色女博士

2015-3-27 激情小說

簡介

滿足了腦子,空虛了身子。這哪是女人一生該做的事? 鐘淇就偏偏不信邪,她要追求她的性愛學分,讓她豐潤的肉體,得到最忘我的高潮,她喜歡無時無刻都在做最愛做的事,讓男人的手眷戀在她胸前……唉!這性愛學分可真不好拿,她必須找不同的男人、女人來溫習她的功課,直到遇見方子康,她才明白……原來他是唯一可以讓她獲得滿分的男人

男主角:方子康  女主角:鐘淇

序.

鄭佳的聲明:在此,我要強調,這是一本絕對十八禁的書。若你未滿十八 歲,請你自愛,別把它拿起來看。若你已滿十八 歲,請你自重,別把它拿給年紀小的弟妹看。鄭佳的這本書,涵蓋所有的性和愛,不管和男人與女人做愛,你都要抱持著—個觀念,那是—種人性的需求。性,并不骯臟。性,應該很美,就像穿衣、打扮、買車、點餐,選生日禮物,都要精挑細選,不能草草了事。人類的性器官,讓人類擁有一種生理上的快樂,你可以嘗試做愛所帶來的愉悅,但有一前提,你的思想必須成熟、穩重。

就鄭佳的觀念,性是一種取悅彼此身體的最好原動力,女人的曲線美和男人的陽剛美,都應該好好去欣賞,不宜脫了衣服,便找洞就鉆,找棍就玩。男人不要只將目光放在女人胸前兩坨肉乳上,女人也不要將目光放在男人的胸肌上,裙褲下的器官更別急著一探究竟,反正看來看去,每個人都相差無幾,何必一較長短,爭個小小的幾公分?其實,女人的頸部和肩膀也是很美的,尤其我愛看女人的腿和腳,修長的小腿和整齊干凈的腳趾頭也會引起鄭佳的興趣,就像男人的臀部若有形,手臂夠粗壯,照樣是很吸引鄭佳的目光。別以為鄭佳是雙性戀,只要是好看的女人和男人,我一樣興致勃勃,興高采烈。

鄭佳很注重前戲,良好的前戲比拼死拼活的你插我叫還要過癮,不要學豬猴狗貓,一看對眼就撲上去猛戳猛撞,快樂的氣氛或許只是短短三分鐘,如果你要把自己歸為畜牲道,那就別再聽我高談闊論,繼續去做狗該做的事吧!我不反對性行為,但特別是女孩子,要玩就要玩得有品味,就像騎車要戴好安全帽,打球要戴個護膝,走夜路要帶個哨子或電擊棒,做愛時當然也要戴好保險套。

男人是做完讓精子去承擔責任,但女人是做完要讓精卵一起承擔責任,要是你的卵子愛上那些被主人遺棄的精子,你可就要準備奶粉錢、尿布錢,將來的奶媽錢,不過現在的奶媽都會打小孩,你最好還要有能力買臺針孔攝影機,否則你的小孩被打到變白癡,恐怕你還要照顧他一輩子!別想著墮胎了事,那些小生命不會就此罷休,想想你自己,要是你被人家打一巴掌,你一定會想還手,何況你是在殺人,若是沒有因果,臺灣不會有那幺多嬰靈廟,也不會有那幺多傷心的女人,后悔的母親!

總之,想玩就要玩得夠漂亮,鄭佳常常在玩,玩得很過癮又能玩得沒后遺癥,事前的準備絕對有它的必要。這是我聰明的地方,希望這本書給你感官上的快感,再重申一句,你若未滿十八 歲,請把書放下,我不要你碰它。若你已滿十八 歲,想看看鄭佳的筆功,就請你不吝指教,也許有的招術,還需要你來信給我指導,說是切磋也好交流也罷,咱們來過招過招。

廢話不多說,看書吧!

第一章.

性愛究竟是什幺?這事始終困惑著鐘淇。即使她已經拿到心理學的博上學位,還當過業余的模特兒,對于這看似簡單,卻又復雜的生理學分,仍是找不到竅門可人。

有時她在想,為何在大學里沒有特別開性愛學這門課,要是有這門課可以修,想必是門庭若市,座無虛席,而且教授要很高大,很帥氣,最好小寶貝也能夠傲視群倫,這樣才能服眾,說服得了學生。無奈,鐘淇和一般臺灣女人一樣,都受著傳統的束縛在生活著。

從小到大,完全活在家人和朋友的期待中,努力念書,安份守己,從不敢將內在被壓抑的情感抒發出來,怕有違倫理,敗壞家風。她帶著父母親的期望,一路在高等學府中成長,并在念完臺大又出國留學,在她二十五 歲那年,她從馬里蘭大學研究所結業,拿到心理學的學位,完成她回報給父母親的最好獻禮,正式脫離被升學主義壓榨的年代。

鐘淇不僅書念得好,發育更是不落人后,十七 歲時便有二八八的傲人骨干,配合三十六、二十四、三十六的完美比例,使她在學校中就受到師生相當的矚目,但因受到封建的家庭觀念,使得她不敢爆發內在饑渴求欲的因子,只好將全部精力投注在學業上,強忍著渡過青澀的少女時期。

在她內心深處,有個和一般女人同樣的想法,在追求知識爆炸的現代,為何還要讓肉體空虛寂寞,她有時在幻想著,要是每本書都是每個不同典型的男人,她可能已做愛上達干百次,讓腦子和身子同時受到滋潤,成長,這未嘗不是讓身心靈都獲益良多的好事,何必讓道德約束,赤裸裸地讓社會做無情的評價。

尤其是讓一位臉蛋姣美,身材惹火的女人受此限制,更讓鐘淇內在的欲火高漲,特別是在夜深人靜時,她更是強烈需要一具壯碩結實的男體來占有她,搞得她欲仙欲死,銷魂難受。越來越強的念頭告訴她,當她已成為一位智能型的美女后,緊接著,她要讓她的肉體享有跟腦子同等的待遇,不再聽信所謂的狗屁處女論,性愛何等美妙,何苦將自己縛緊束死,她要進行女人的性愛革命,不再讓這項專利僅讓男人獨享。

在大學的最后一年,她已經開始讓這訊息傳遞在周遭朋友身上,她積極加入排球隊,讓全校所有的男人都認識她,而她也不負眾望,在每場出賽時的服裝,都特地壓低圓領胸口,穿上緊身迷你短褲,下擺處特地內折截短,就是要讓肚臍上的肚環顯現出來,讓臺下的男性同胞著迷在那若隱若現中,將她當成晚上性幻想的對象。

這樣的煽情惹火暗示,往往讓球友們對她特別注意,有時在中埸休息時間,還有隊友待地朝她身邊走來道:“鐘淇,有幾個籃球隊和曲棍球隊的隊員剛剛一直盯著你的臀部,好象要一口吞掉你這只小綿羊一樣。”“叫他們有本事來上我,不要光會看,要會做。”她有時這樣的回答會讓隊友大吃一驚,以為她是開玩笑,但這確是她心中的渴望。和年輕健壯的小伙子做愛,是她修性愛學分的第一課,往后她要嘗試成熟的男人、聰明的男人,壞痞子男人,或者是帥氣的偶像明星,在她畢業后,她要掙脫所有的包袱,要打破中國女人給世界所有人的形象,踏出人生最重要的一個階段。

然而在她還沒畢業前,就讓她先上了性愛學分的第一課,充份滿足她體內的那股求知欲。

記得那天,鐘淇練習排球直到晚上九點,香汗淋漓的她獨自走向女性更衣室里沐浴,陰暗的空間內除了嘩啦啦的水聲外,并沒有半點人聲,透過月光的照射,只見到澡簾內投影出鐘淇玲瓏的曲線,飽滿圓潤的酥胸,加上雙手伴隨著沐浴乳在身上游栘,遠遠看活似在自我撫慰,隱約中還傳出鐘淇的輕微吟哦聲,內心深處那股冬眠的欲念,在此則全然復蘇。

她很喜歡在洗澡時撫弄自己曼妙的身軀,特別是在運動完后,更愛掌心滑動在細膩的肌膚上,有時更愛將手指慢慢滑進內溝里,運用手指靈活的撥動,達到全身亢奮的狀態。

她會一邊吸吮自己的手指,一邊讓另一只手在花穴內一進一出,溫熱的水從蓮蓬頭處不停落下,流竄她的身軀,讓她更進入她內心的冥想世界,自慰的感覺或許比真槍實彈來得好,至少可以天馬行空想著自己想要的對象。

“喔……唐沖……我要你……進入我的體內……”鐘淇閉著眼,陶然在自我的想象天地,她口中喊的人名正是籃球隊的隊長唐沖,身高 一八七,手長腳長,體毛濃密,兩道濃眉加上挺直的鼻梁,叫人不多注意也難。特別是他有著老外寬闊的肩膀,胸肌長得平滑結實,兩條腿穩扎有力,她曾經和他握過手,修長的手指與肉實的掌心,確實讓她想到與他來場瘋狂性愛的念頭,只是,那個唐沖顯少給女人機會,是個自恃甚高的家伙。

她的渴求在澡簾外出現一具挺拔的身影后,幾乎可說是同時實現,一只寬大的手拉開簾幕,與春情正盛的鐘淇來個四目相交,讓鐘淇雙手緊張地遮住胸口,手足無措地不知如何是好。

“男更衣室里沒水了,我能在這沖個澡嗎?”唐沖全身的汗滲透背心,隱約露出明顯的胸線。

“你這幺粗魯地打開我的澡簾,算是尊重女生嗎?”“我知道你就是排球隊的鐘淇,想不到你也練球練得這幺晚!”他的眼在她纖細的軀體上打轉,舌尖還抿了一下干唇。

“你還不是一樣。”“為了后天的初賽,我不能出半點差錯。”“那……那你自己隨便找個地方沖澡,洗完澡快點離開,要是被別人看到,可不關我的事。”鐘淇的心正在左右拉扯,眼前的唐沖正是她心儀的對象,她何必假惺惺推辭呢?

唐沖并沒有照她的指示做,反而在她面前將上衣脫了下來。

壁壘分明的胸膛平滑有型,特別是腹部那八塊明顯的肌理,說明他的身材絕不輸給伸展臺上的男模特兒,上頭沾著圓潤的汗珠,黏在他黝黑結實的肌膚上。

“你想做什幺?”鐘淇目不轉睛盯著俊美的男體,有些語無倫次。

“我的手剛才練球受傷,你能替我在背部抹一下肥皂嗎?”這話直接竄進她饑渴的欲求之內,她的心如同坐云霄飛車,險些進出胸口。

“我不隨便幫人的,你要我替你抹背部,那你也要替我抹小腿,我剛練習受傷,脊椎扭到,沒辦法彎腰。”她對他提出相同的要求,心中一直期待著,接受與拒絕全在一念之間,她炯炯的神色中出現自信,必須要讓對方明白,錯過這回,他將會遺憾終生。

“當然可以。”唐沖的話簡潔有力,跟他打球的風格相仿。

一顆心如松掉一塊大石,得以通暢呼吸,唐沖的身子慢慢走入澡簾之內,他反手將簾子拉上,窄小的空間內擠著兩具火燙的身軀,厚實的胸膛如堵高墻朝她迎面而來,在她鼻頭面前散發著男性獨特的麝香氣味。

“你曾跟你朋友說過,要男人有本事就直接來上你,不要光說不練?”他的手反復地撥弄鐘淇的濕發,偶爾還刷動她的臉頰。

“那還要看對方夠不夠格,像你……”她的指尖游走在四方的胸線上。“應該是很有本事才對。”“對我這幺有信心?”深邃的黑眸瞧進她的心窗,探詢出她的渴求。

“你若是沒有信心,也不敢貿然跑到女更衣室,還明目張膽把簾子給拉開,不是嗎?”原來兩人早就在校園內鎖定彼此,今夜的相逢,無疑是讓這對俊男美女早日到達秘密的花園幽會。

鐘淇早就對唐沖的身體感到萬分好奇,在球場上縱橫八方,生龍活虎般的跳起躍下,那兩條腿,那對手臂,甚至于那雄健的胸膛,究竟是長得何等模樣,她早想看個仔細,而今,在她眼前,一絲不掛的唐沖,讓她對于男性的軀體,有了初步的認識與驚喜。

在那條古銅色的肉影下,水波嘩啦啦沖得釉亮,順著毛茸茸的肚臍眼往下看,一條肉鞭精神抖擻筆挺著,暗紅色的色澤,微露青筋在外,顯得意氣風發,虎虎生威,她曾在室友的一本花花女郎雜志中看過一些男模特兒,跟唐沖的陽物相比,可說是旗鼓相當,一點也不丟臺灣人的臉。

鐘淇的貪婪目光,馬上讓唐沖引以自豪起來,他一把將鐘淇往墻邊一推,整個身子覆蓋在她身上,水流從兩人相頂的鼻尖中央滑落,并順著兩具蜿蜒相貼的軀體落下,落入濃密雜黑的穴溝之中。

他沒有直接親吻鐘淇的唇,而是先含住她高挺的雙乳,想必他對女人的遐思,來自于對小時候的吸吮之樂,久久不能忘懷。

“天啊,這是我見過最美也是最甜的一對胸脯,”唐沖吸得嘖嘖有聲,舌尖在乳頭邊緣撥弄撩動,吸得乳暈如同一朵漸綻的花蕊,慢慢擴張起來。

唐沖的贊美,更撩起鐘淇體內的春潮,她雙手緊緊抓著他的后腦勺,將指頭刷進他的發叢間,不讓他的嘴短暫離開她灼熱的漲乳。

她作夢也想不到,平常在校園中不茍言笑,只會打球和開快車的唐沖,在取悅女性的身體上,也能有如此精湛的技巧,他時而撥弄,時而輕咬,在她尚未回魂之際,又一口含住不放,酥麻的感覺快讓她融得不成人形。

“思……唐沖,你……你好棒!”她不由自主發起贊頌的言詞,讓唐沖像是領到獎狀的學生,更是努力不懈地鼓起全身活力而沖刺。

他先扭緊水龍頭,讓水聲不再干擾彼此,繼而他下蹲在她面前,如同古代男仆卑躬屈膝于她腳前,甘心成為她的愛奴,永志不悔。靈動的舌在她身上尋尋覓覓,最后在春草滋生的叢林間,找到人間最甜美的泉漿,這是女人最為門禁森嚴之所,平時不見天日,就算每天例行的清潔工作上,也很少讓它坦蕩蕩地裸露出戶,而現在,卻在唐沖的雙手扳挪下,讓它有見天日的一天。

鐘淇搖著頭,心想道,憑唐沖這般老道干練的小伙子,要是真讓他把嘴里那條靈活的小東西放進去,她鐵定會丑態百出,強力的高潮感接踵而至,恐怕不是她所能承擔得起,但要是拒絕了他,豈不是會遺憾至死,到頭來懊惱不已?心慌意亂的她,為了探求性愛的最高指標,她愿意做一嘗試。好奇心不僅會殺死貓,還會殺死初嘗禁果的女人。

唐沖先把兩根最長的手指放在花心口,將入未入,他抬起眼,對她循循善誘道:“放輕松,去想象你正躺在白凈的海灘上,吹著涼爽的海風,椰子樹傳來的沙沙聲音,會讓你的神經全然松弛下來……”鐘淇閉起眼,想象唐沖給予的情境,但在腦海中的畫面,卻有著唐沖的身影,碩大的背影將她的身子整個罩住,腹下的硬挺整根擠進她窄小的幽穴,一寸寸慢慢挺進,她感受到體內一股漲腫,壓迫感充斥在她的腹腔,她只有在內心做無聲的喊叫:快,再挺進來些,沖進我內心最幽深的一片綠谷吧……

“對,就是這樣,再張開些,我的寶貝,好好享受我的手指頭,等會還有更好吃的東西等著你呢!”唐沖的手指在她蜜穴處進進出出,逗弄著小花肉不停肥大,紅潤。

鐘淇隨著唐沖的言語挑逗,喘淫聲更加此起彼落,她知道在她體內正有兩三根唐沖的手指,那緊握籃球,吃對方火鍋的強力手掌,如今生龍活虎地在她內壁里鉆進鉆出,活似放進生猛泥鰍,攪得她七葷八素,腦波出現著紊亂的迷思。

“好,就是這樣,我現在就要正式進入你的體內,會有點漲,不過你必須慢慢放松,調勻氣息,逐漸去習慣它,我不會把我們學校的美麗校花弄疼的!”唐沖的腰往鐘淇腹間貼緊,只見他站好姿勢,兩手將她的大腿慢慢拱高,一個快動作,巨蟒便竄進黑穴當中。

“你……你的東西好大,別一下子全部進去!”在她神智算是清醒時,她必須鄭重提出警告。

“我才進三分之一,你別太緊張,若是你想征服更多的男人,你要習慣這種尺寸,否則,你找不到你心目中的英雄的!”唐沖的話有些奚落,但多少也有些安慰的作用。

鐘淇這一刻才正式認識唐沖,原來在迷人的風采下,是這副賊賤賤的樣子,莫非條件好的男人,都有著另一種不為人知的黑暗面,超越傳統性愛的界限。

“我剛剛只是在增加你的自信心,說真的,你的尺寸也只是……還好!”她反唇相譏,看不慣他老是勝券在握,萬夫莫敵的死樣子。

這話激起唐沖的怒火,隆隆的擂鼓頻密,讓底下的戰馬蓄勢待發,準備單槍匹馬闖入羊腸曲徑,戰得她昏天暗地,欲罷不能。

“死唐沖,你……你懂不懂得憐香惜玉。”她的指甲深深崁進他的厚背,刷出一條斑紅的印痕。

“本來是想憐香惜玉,但你卻讓我控制不了自己,特別是我喜歡征服嘴硬的女人,我要讓她們對我刻骨銘心,永生難忘。”他雙手緊扣住她,并吐了口唾液在掌心,朝自己的巨陽抹去,重新抽送頂撞。

“喔……嗯哼……哦哦……求你……”她不得不屈服在唐沖的威武之下,這事讓她體會出,凡事都鐵齒不得。

鐘淇的求饒聲更激起唐沖的快感,整個更衣室傳來的盡是肉墊拍送的聲音,空氣中溫度節節高升,蒸發著巫山云雨的澎湃氛圍。

鐘淇覺得這樣的感覺讓她很不好受,全然是男方在享受的份,到最后緊要關頭,男人都是自私得可以,只顧著自己的高潮快意,一點也不在意女人的感受,她不愿成為性奴的禁臠,只想脫逃而去。

“我……我不要了,你……你快走開!”這話讓他聽在耳里,野獸的天性渾然爆發,他一把將鐘淇攔腰抱起,來到外頭的長板凳上,背部整個貼在凳面,兩腿將她高高抬起,掌心用力抓牢她的后腳跟,不停朝她肉穴兒頂送,一次接一次猛烈進擊,如同古代攻城時,幾個人抬著大木樁撞城門,誓死才可方休。

唐沖的巨棒在最后一次撞擊后,迅速抽出緊穴,像個干壞事的小孩,達到目的便急欲逃離現場,那怒氣沖沖的莖棍,灑開一大片濃稠的汁液,濺得鐘淇身上滿是腥濃的黏汁。反觀唐沖則是痙攣抽筋,連番低吟喘氣,兩腿筆直撐在地面上,整個人宛如靈魂出竅,魂飛魄散。

“你實在太棒了,要是早曉得你這幺好,我老早要你當我的馬子了。”唐沖欣喜地低吻鐘淇,卻不見她有任何禮貌性的回應。

“你快點滾去洗澡,要不然我馬上告你強暴,聽見沒有!”鐘淇的一百八十度轉變,讓唐沖嚇了一跳,常說女人捉摸不定,這回總算是活生生印證在他身上。

“喂!你怎幺說翻臉就翻臉,剛才的感覺不是很好嗎?”唐沖不解看著她,她剛剛不是也爽得天翻地覆,尖叫不斷?

“好個頭,你最好趕緊消失在我面前,否則我讓你畢不了業!”鐘淇隨手抓塊肥皂丟向唐沖,嚇得他邊退邊穿衣褲,和平常在籃球場上的英姿煥發差距甚遠。

這是她在大學期間唯一的一次性愛經驗,不過這回的感覺讓她覺得很差,這樣倉促的性事,充其量只不過說是發泄,一點也沒愛的滋潤,對女人來說,特別是對自己,她給她自己這回的考試,打了個……不及格的五十九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