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老婆艷韻的媽媽

2015-3-23 亂倫小說

第一章

我人生中的第一個女人是我的岳母,那件事發生在我結婚前五年。

那是1971年,我第一次探家的時候。

1969年,在史無前例的潮流中,我也投身于上山下鄉的急流里。和我一同前往內蒙兵團的有我從小就在一起的朋友--鄰居白樺。

樺與我同歲,幼兒園、小學都同班,每天上下學都是同出同進,只是上中學時我考入男六中她進了女一中而分開了。但因為我們兩家住在一起--一幢兩層的小樓里,小樓的左側是她家,右側是我家,所以一直保持著密切的關系。

我們的父親是一同從槍林彈雨中闖過來的老戰友,后來又在同一個機關工作,屬于雖不算大但也決不算小的干部,所以有當時一般人家難以想象的居住與生活條件。

1966年,兩家的家長幾乎同時被打倒,秘書、警衛員、司機、廚師都消失了,保姆也走了,我們兩家被趕到大院角落里的一排房子里。

她家只有她一個孩子,在上山下鄉的時候黎阿姨(她的媽媽)把她托付給我,同意我們一起去廣闊天地中大有作為。

當我們離開北京的時候,我們都有將近三年的時間沒有見到父親了,后來才知道她的父親在1968年就已經去世了。

兵團里我們在同一個連,我總是盡一切可能關照小樺,黎阿姨來信時總要附一頁給我,感謝我對小樺的照顧并囑咐我們事事要小心,注意保養自己的身體,有時寄來一點為數不多的食品還指定一些讓我吃。

小樺也對我關愛有加,無論是我們誰家寄來的食品幾乎都讓我狼吞虎咽地送進肚子,小樺看著我吃的表情似乎比她自己吃下去還要滿足、欣慰,可惜我那時只知道填滿自己的胃,卻從來沒有顧及小樺那同樣饑渴的胃口。

1971年7月,我第一次享受探親假回到北京。林彪叛逃后不久我父親就被“解放”恢復了原來的職務,家也搬到市區里的一個四合院。黎阿姨家也平反了,但由于白伯伯已經故去,黎阿姨獨自一人遷居到城鄉結合處一套樓房。

小樺在送我登程的時候淚汪汪地反復叮囑我一定要去她家看看,有什么需要幫幫忙。其實她不說我也會去看望黎阿姨,因為我自小就受到黎阿姨的寵愛,幾乎把我當成她的兒子,有時我欺負了小樺她反而護著我,倒是我媽氣不過會打我屁股幾下。我那時已經19歲了,懂得了一些人生道理,覺得黎阿姨孤零零的一個人怪可憐,有什么能幫忙的一定會盡全力的。

回到北京第二天就去黎阿姨家了,媽媽在我出門的時候囑咐我說:“這幾年你黎阿姨過得很苦,我也沒時間去看望她,據說她現在住得還算寬敞,只是太偏僻了。你去了看看有沒有什么需要我們幫助的,如果有力氣活兒你就幫把手,聽說她搬過去半年多了,許多東西還打包放著呢,嗨,一個女人,難吶!如果需要你可以多去幾次,要不--住在她那里也行,反正這幾天保姆沒在,你的房間還沒收拾好,過一兩天再回來沒關系,如果她那里有電話就打一個回來。”

我按照小樺給我的地址找了一個多小時才找到黎阿姨的住處。那是西山坡下的一處樓群,有三棟,房子的外觀看起來不錯,只是顯得十分荒涼,好像沒有住多少人家。

黎阿姨家在西首那棟樓的二層,當我敲開門后,黎阿姨見到我幾乎驚呆了,怔怔地望了我一陣后猛然抱住我,連哭帶笑地說:“兵兵,可見到你了。樺樺好嗎?怎么沒回來?為什么不提前來封信……”

一連串的問題使我不知道先回答那一個,只是自打我記事以來從沒有被女人這樣緊緊地抱過,一時沒有了主張。

我那時已經長得高過黎阿姨了,她的頭頂剛剛到我的鼻子。我鼻孔里充滿了一股迷人的香氣,是一種使我不安、躁動的氣息,后來才知道那是成熟女人身上發出的氣味。當時我楞楞地被她抱著,胯下的小弟弟卻不安分地抬起頭來,我非常尷尬地不敢有任何動作,紅著臉心中暗罵自己怎么這樣沒出息。

黎阿姨大約覺察到小腹上硬邦邦的感覺,急忙松了手后退一步,臉也騰地一下子紅了。

我囁嚅著說:“對不起,黎阿姨,我不是有意的,對不起,我……”

黎阿姨抬頭詫異地看著我,怔了一會兒:“兵兵已經長成大人啦,成了男子漢啦……啊,沒關系,是阿姨不對,不應當那樣……那樣摟著你,只是……見到你就想起樺樺,一下子忘了情,兵兵不會怪阿姨的,是吧!”

“不不!不!當然不會怪阿姨了,只是……我不是故意的,請阿姨原諒!”

“這有什么原諒不原諒,兵兵比樺樺大三個月,現在已經19周歲啦,十足一個大男人了嗎,有反應十分正常呀,別想它了,快進屋來。”

說著把我讓進房里,在沙發上坐下。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想喝點兒什么,汽水好嗎?路上順利嗎?樺樺最近怎么樣……”

黎阿姨一邊問著一邊忙碌著。

她穿著一件薄薄的白色確良襯衫,里面隱約露出乳罩的形狀,下邊一條草綠色軍褲,赤腳套一雙塑料拖鞋。黎阿姨以前是前進文工團的舞蹈演員,她身材很好,皮膚白皙,黑色的短發顯得很精神,胸部雖算不上巨大但很豐滿,隨著她急速的動作乳房輕微顫動著。我顧不上回答她的問題而只是呆呆地看著她那極富韻律的動作。

“兵兵,發什么呆呀!阿姨是不是還有些吸引力?”

“啊!我……不是……我……”

“實話實說,阿姨很老了嗎?是不是一點兒魅力都沒有了?”

她問著還優美地轉了個身以展示她那仍然充滿青春活力的身軀。

“不…不,阿姨,你很美,真的,真的很美!噢,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黎阿姨笑著把汽水遞給我說:“兵兵,你嘴好甜,喝吧,今天夠熱的,不夠還有。你說的讓阿姨很高興,我知道自己已經是個老太婆了,但你這樣哄我我很開心。謝謝你,兵兵。”

“我可沒有撒謊,阿姨真的是……”

“好了,說說樺樺吧,她還都好嗎?告訴阿姨。”

我一邊打開提包拿出瓜果之類的土特產一邊說了小樺的情況,黎阿姨聽了顯得放心了。

“兵兵,你有什么急事嗎?沒有?那好,幫阿姨做點兒事。我先準備點兒午飯,只是阿姨飯做得不好,兵兵別抱怨。”

吃過黎阿姨匆匆準備的午飯,她領我參觀了她的領地。這是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滿寬敞的,黎阿姨說這幾棟樓只有十幾家住戶,她住的這個單元只有二樓和四樓住了人,其他的房子根本沒人住。

黎阿姨的房子只有這個廳和一間臥室安排停當了,其他兩個房間雜亂地堆滿大包小箱,仿佛主人準備搬家離去的樣子。

“兵兵,能不能幫阿姨吧這兩間房子收拾一下,平常我一個人既沒有力氣也沒有興趣干這些事。”

“沒問題,放心吧,這點兒事兒沒什么!”

“哦,兵兵了不起啦,可是我看一下午恐怕……”

“沒關系,黎阿姨,來時我媽就說今天可以不回去,命令我只有全部完成黎阿姨的任務才可以回家。”

“是嗎?那太好了,不過我得核實一下,可惜我這里沒有電話,要出去打。這樣吧,兵兵,你先把東西都搬到客廳里,然后咱們再一件一件搬進去就位,好嗎?”

然后她就出門去了。

第二章

幸虧有這幾年鍛煉的基礎,沒費多長時間我就把所有東西都堆到了客廳里。

我喝了一瓶汽水并吸過兩支煙后,黎阿姨才提著兩個脹鼓鼓的大提兜興沖沖地回來,大約外面很熱的緣故,她面頰通紅,臉上布滿汗珠兒。

“這么快就搬好了?兵兵了不起啦!”

我急忙到衛生間擰了一把濕毛巾遞給黎阿姨,她怔了一下,望著我低聲說:“謝謝,謝謝你,兵兵,真是懂事了。”

“別客氣,阿姨,下面該怎么干吶?”

“下面?下面…怎么…怎么干?你怎么……噢,等我休息一會兒,好嗎?”

不知她想到了什么,臉越發紅了:“鬼天氣太熱了,等阿姨去換件衣服再開始吧。”

她從臥室出來時的裝扮令我吃了一驚,上套一件草綠色棉質T恤,下穿一條草綠色短褲,大概是白伯伯在世時穿的吧,肥肥大大的,越發顯得露出的膝蓋、小腿非常苗條。

“好啦,我們開始吧。天氣熱,不用急,你媽說幫我三四天都可以,咱們可以慢慢干,太熱了就休息休息,別把我們的兵兵累壞嘍,那樣我可沒法向你媽交代。”

黎阿姨放了一桶水,拿來抹布和拖把,我們一起動手把房間里的簡單家具及地面清理干凈。她干起活兒來依然保持著一種韻律感,結實的屁股扭動著,豐滿的乳房顫動著,看得出來她脫去了乳罩,因為T恤上清晰地顯現出乳頭的輪廓,隨著胳膊的揮動而彈跳著,令我的小弟弟時不時的立正敬禮。隨后她開始逐個打開包裹,我則一一把東西放置到她指示的地方……

等我們把一個房間基本收拾停當的時候,天已經開始暗下來了。我倒沒有覺得累,但黎阿姨恐怕已經十分疲勞了,她的汗水把T恤濕透了,短褲也被汗水濕透,緊緊地貼在她身體上。

我發現她似乎也沒有穿內褲,因為緊貼在她臀部及大腿上的短褲絲毫沒有顯示出有內褲存在的痕跡。這個發現使我愈加興奮,而且我越是壓抑而這種感覺反倒更強烈,褲襠處明顯的突起使我不敢面對她,只能盡可能地背對著她。

黎阿姨應當已經發現了我的窘境,但她不僅沒有把衣服整理一下,而是有意把她那掩蓋著然而卻非常誘人的部位對著我,似乎十分欣賞我的尷尬。

“兵兵,今天就到這里了,休息下吧,我燒點兒水咱們洗一洗,然后吃飯。對了,兵兵,你要抽煙的話那個抽屜里有,你拿出來抽吧。”

說罷到廚房去了,曼妙扭動的腰肢使我又是一陣莫名的沖動。

我打開抽屜,發現里邊有七八包大中華,其中一包已經撕開剩了十多支的樣子。‘莫非黎阿姨也抽煙?原來好像不抽煙的呀?’我思忖著點燃了一支,美美地吸了一大口。又抓起一瓶汽水,咬開瓶蓋兒喝了起來。坐在沙發上望著窗外暮色蒼茫的景色,覺得愜意極了。

黎阿姨提著一壺熱水從廚房走出來:“兵兵,呆會兒要做飯,我先洗了,火上還坐著一盆水,你看著點兒,等我洗完了你再洗。”

我應承著,心里卻想黎阿姨怎么了,以前好像不這樣啊。想到剛進門時那一番熱烈的擁抱不禁又沖動起來。

‘真他媽沒出息,這是樺樺的媽媽呀!’我罵自己,同時想到黎阿姨豐滿、柔軟的胸和結實挺翹的臀,真是美妙極了!要知道我以前從沒有和女人這樣親近過,即便是小樺也不過是拉拉手,一次在海子邊散步我摟了樺樺的肩,結果她三天不理我。今天感受到擁抱是這樣的美好,真想和樺樺也……

‘砰’的一聲,衛生間的門打開了,我抬頭一看驚呆了--黎阿姨一絲不掛地走出來,她見到我也突然楞住了,怔了片刻急忙回到衛生間緊緊閉上門。

天吶,多么美妙的胴體呀!黎阿姨的身材簡直是……簡直美極了!比我他媽的操死我媽的老B,你們來不來?不要錢的,快來操我媽的B!還要美!翹聳的乳房,曼妙的腰肢,豐腴的大腿以及小腹下黑漆漆的一叢毛發,無一不使我想入非非……

衛生間里傳出黎阿姨緊張的聲音:“兵兵,對不起!阿姨忘記了家里還有一個人,真對不起!我沒拿替換衣服,請你幫我拿幾件好嗎!”

“好的!不過……在哪兒放著我不知道哇。”

她似乎猶豫了一下說:“在……在臥室那個衣柜里,你拿一件……你隨便拿好了。”

我拉開衣柜門,一側的格子里整齊的疊放著內衣,我猶豫了一陣終于沒有勇氣去動那些內衣褲,雖然我很想去摸甚至想聞一聞是什么味道。

我選了一件半舊的碎花泡泡紗睡袍,放到鼻子邊又聞到了那種令我躁動的氣味,一直挺立的小弟弟猛然脹的幾乎要爆裂了。

我從衛生間打開的一條門縫里把睡袍遞進去:“黎阿姨,我沒…沒…所以…沒有拿……對不起!”

“哦,怎么……嘻嘻!小家伙,還不好意思吶!沒關系,謝謝兵兵啦。”

我急忙回到沙發上,繼續吸煙以穩定自己的情緒。

好久--最起碼對于穿一件睡袍是太久了的時間后,黎阿姨才婷婷裊裊地從衛生間走出來。

睡袍比較短,還遮不住膝蓋,一雙勻稱白皙的小腿邁著富有彈性的步子走過來,對我笑著說:“真難為兵兵了,該你去洗了,阿姨準備晚飯,阿姨今天要好好犒勞犒勞兵兵。”

說著走進廚房。

“哎呦!”

她突然發出一聲驚呼,我不暇多想沖進廚房,撞在黎阿姨身上,眼看她要倒在煤氣灶上,急忙伸手摟住她,黎阿姨又輕輕地‘啊’了一聲。

“怎么了!怎么回事!你傷著了嗎?”

我看到一盆水滾開著,生怕燙著黎阿姨。

但她沒有回應!我收回目光一下子僵住了--我雙手恰恰捂住她的雙乳,下意識地用力按了按,軟軟的彈性十足,手心感覺乳頭好像硬硬的。她倚靠在我身上,頭后仰在我肩上,眼睛緊閉著,鼻孔急速地翕動著。

我那時并不知道這是女人非常動情的表現,只道她受了傷,右手小心地摟緊她肩膀,左手抄起她的大腿把她抱起來。

黎阿姨猛然睜開眼睛:“不……別……兵兵,快放開我……”

我不管這些,向臥室走去:“別動,乖乖的,把你放到床上再看看到底傷在哪兒了,別動!”

她面孔通紅地又閉上眼睛低聲說:“傻瓜,兵兵,快放下我,我沒有受傷,快放下我。”

我又怔住了,呆呆地站在客廳里。

低頭只見她緋紅的臉非常細嫩,吹彈可破,胸部劇烈地起伏著,緊閉的眼睛上長長的睫毛急速顫動,我不禁喃喃道:“你好美!美極了!”

“還不快把我放下!”

一語驚醒夢中人,我急忙把她慢慢地放躺到沙發上表白道:“黎阿姨,對不起,我以為你傷著了哪兒,我不是有意要……要……”

我發現她躺在沙發上,腿擔在扶手上,睡袍由于我的摟抱已經褪了上去,兩腿間隱約可見黑忽忽的一片,頓時語塞。

黎阿姨見我神色不對,順著我的目光看去發現自己已經春光外泄,不但沒有發火而且也全然不做遮掩,輕輕嘆了口氣說:“傻孩子呀!好了,別看了,時間還長著呢,快去洗洗吧,我還要做晚飯呦。”

我急忙收回目光沖進衛生間。

“回來,你還沒端熱水呢!剛才我是看見那盆水都開了才叫起來的,倒把你嚇壞了。不過你那種關切的意思讓我很感動,很多年沒有人這么關心我了,謝謝你嘍,男子漢!”

我端著那盆開水又進了衛生間,黎阿姨似乎很開心地看著我尷尬的樣子,但她的話令我很傷感,她的行動也讓我很困惑。

黎阿姨這幾年獨自生活,孤獨是免不了的,加上對獨生女小樺的思念以及對白伯伯的追思,想來日子過得也很苦。

見到我時突然的驚喜使之忘情可以理解,干活時穿得那樣曝露也還可以說得過去,洗完澡赤裸走出來說是忘記了有我這么個大活人也勉強能夠接受,但讓我這么個小伙子去拿她的內衣就有點兒那個了,不過沒有其它的選擇也湊合了。

后來在廚房里我摟住并抱起她時她似乎很享受的樣子,再后來她躺在沙發上幾乎完全曝露出她的…那個地方時對我的窺探并不惱火反而……似乎有些得意,后來還說什么時間長著呢!什么時間長著呢,難道……

想到這里我的小弟弟又脹得要爆裂開來了,我拼命揉搓著這堅挺的肉棒,不一會兒脊背一麻,精液噴涌出來,有幾點竟然噴撒到對面的墻上。

等我收拾妥當后,發現自己沒有替換的衣服,正在傷腦筋的時候黎阿姨在外面說:“兵兵,把這些衣服換上,飯已經準備好了,可以開飯嘍。”

我接過衣服發現是一套半新的軍裝和一件老頭衫及一條草綠色內褲,都是部隊發的那種,看來是白伯伯留下來的。衣服長短合適但太肥,想到白伯伯那胖胖的身材不禁啞然失笑,知道自己穿這套衣服肯定很好笑,大概和田里的稻草人差不多。

出了衛生間,黎阿姨見到我的樣子也笑了。說:“你穿這身太不合適了,不過沒有更適合你穿的了,湊合著穿吧,呆會兒我把你的衣服洗了,明天就干了。天兒熱,要不你把外衣脫了,就我們倆,沒關系的,快來吃飯吧,我都餓壞了,很久沒有感到這么餓了。”

我也覺得很熱,于是脫掉外衣,感到涼爽多了。

飯菜非常豐盛,居然還有一瓶紅葡萄酒。黎阿姨說:“三年多了,沒有這么正規地吃頓飯,兵兵,你來了我很高興,別說你幫我做了那么多事,就憑你能坐在這里陪阿姨吃這頓飯,阿姨就非常感謝你,來,兵兵,我們干了這一杯!”

我干掉這杯酒說:“黎阿姨,您太客氣了,您是看著我長大的,為您做點兒事是應當應分的,這樣我都不好意思了。”

“你呀,已經這么大了,不能動不動就不好意思,再說……有些事……有時候是不能不好意思的。”

說罷黎阿姨意味深長地看著我,我局促地垂下眼皮。

“哈哈!只是長得像個男子漢,心里還是個孩子呀。”

黎阿姨揶揄道。

我不服氣地抬起頭:“不,我已經長大了,不再是孩子了。”

“好好好,男子漢,干杯!你和樺樺……的關系怎么樣了?”

“很好啊,我們的關系一直很好。”

“再干一杯,吃菜,嘗嘗阿姨的手藝怎么樣!你和樺樺的關系好到什么程度了?終究你們已經老大不小的了,你喜歡樺樺嗎?”

“喜歡,我非常喜歡樺樺,其實不僅僅是喜歡,我是……是……”

“是愛上樺樺了吧?又不好意思了,樺樺也愛你嗎?”

“不知道,有時覺得她也愛我,有時又好像不太像,我真是不知道。”

“傻小子,干!吃菜。其實樺樺也愛你,從她的信里可以看出來的。”

“可她…她為什么那樣呢?”

我終于有了一個可以傾訴的對象,把對小樺的感情及心中的困惑一股腦倒了出來。黎阿姨很有興趣地聽著,并不時勸酒勸菜,不多時我們就把酒、菜一掃而光。

我幫助黎阿姨收拾了飯桌后坐到沙發上點燃一支煙美美地吸著,喝過酒的頭有些飄飄然,剛才喝酒時我就發現黎阿姨雖然和我干杯,但她每次都剩下一半,照此計算我喝了多半瓶。

黎阿姨沏好一壺茶端給我,在廚房里忙碌了一陣又在衛生間里好長時間,然后拎著洗好的衣服晾到涼臺上。

終于她舒服地坐到我對面的沙發上說:“兵兵,給我一支煙。你知道阿姨以前不抽煙的,從知道你白伯伯不在了才抽起來,這幾年又不給我分配工作,感到太孤獨了。”

好像沒必要對我解釋吧?我思忖著拿了煙遞給她并給她點上。點煙時發現她睡袍的三個扣子只系了一個,從敞開的領口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深深的乳溝和大半乳房,瞬時我的小弟弟就行了立正禮,僅穿一條內褲根本不能掩飾,我趕緊縮回到沙發上蜷腿坐下。

但這一切已經被黎阿姨看了個清清楚楚,她臉上又浮現出那種有些曖昧的笑容:“兵兵,別費勁遮掩啦,你一個大小伙子有這種反應完全正常,阿姨也不會怪你,人嗎,就是那么一層紙,只要把握好時間場合就不會有問題。你以前看見過女人的身體嗎?沒有?撒謊!今天你已經見到阿姨的身體了,是不是。你看,阿姨因為已經被你見到了裸體,所以連內褲什么的都懶得再去穿了。”

說著迅速地撩起睡袍的下擺,閃電般地展示了一下她赤裸的下體。

我感到口干舌燥,堅挺的肉棒差一點兒噴出來,腦子里只想撲過去摟住她。

“兵兵,別發愣啦,給阿姨倒杯茶,再給阿姨一支煙。”

我好容易才弄明白她叫我做什么,先倒好一杯茶端過去,又抽出支煙遞到她面前。這次她沒有接過去,卻動了動嘴唇示意我把煙直接放到她嘴上,我正在把煙插到她嘴唇邊的時候,她不經意似的解開睡袍上僅僅系著的一顆紐扣說:“這天兒太熱了!”

這下她的胸部幾乎全部袒露出來,我目瞪口呆地盯著那豐滿的乳房……

“傻小子!看什么,給我點上。”

第三章

我顫抖著劃著火柴又顫抖著點著了煙,眼光被吸住了一樣不能從那隨著呼吸起伏的胸部移開。這期間她一直似笑非笑地仰臉盯著我,“怎么,沒看夠!”

說著把領口一直拉到肩膀,左側的乳房完全裸露在我面前!

脹鼓鼓的乳房!白皙的皮膚!褐色乳頭和乳暈!我長大后從沒有見到過女性的乳房!而現在就如此清晰地顯現在離我不到50公分的地方。

我摒住呼吸,生怕它消失了似的呆呆看著,機械地、做夢般地回答著她的問話。

“怎么?沒見過女人的乳房?”

“沒……沒有過。”

“樺樺的也沒見過?”

“樺樺?沒……沒見過。”

“你覺得它美嗎?”

“美!美極了!”

“樺樺和我誰的胸大?”

“您!您的大。”

“喜歡嗎?”

“喜歡!喜歡!”

“想不想看另一個?”

“想!當然想。”

“那么……要交換!你肯不肯。”

“肯!當然肯。”

“那么……過來點兒。”

我向前挪動了半步,站立在她兩膝之間。她抬手飛快地把我的短褲褪到膝蓋處,那條挺立多時的肉棒抖動著出現在她眼前20多公分的地方。

因為我的陰莖硬挺起來以后有18、9公分長,所以現在龜頭幾乎挨著她的鼻子了。

“噢,乖乖,真大呀!”

她說著用手揉搓起我的肉棒來。

那感覺!簡直無法形容,一種興奮急速攀升,我感到要噴出來了。

“阿姨!別……我要……要……”

她似乎知道我要堅持不住了,便松開手說:“你太年輕了,現在還不到時候嘛,來,抱我到床上去。”

我彎腰抱起她,覺得她渾身軟綿綿的,雙手環著我的脖子閉著眼睛說:“兵兵,傻孩子!你不會接吻嗎?吻我!”

我只有一次吻了樺樺,那是我們到渠邊洗衣服,小樺睡了,我借機吻了她的臉。于是我向黎阿姨臉上吻去,但她卻嘻嘻的笑了,說:“你呀,真是……笨的可愛。”

說罷便抬頭吻住我的嘴唇。

感覺真是妙,她軟潤的嘴唇貼住我的嘴唇,那種令人躁動氣息直接沖進我的鼻子里,使我的血液都要沸騰了。而且更妙的是不僅僅四片嘴唇貼緊就完了,她還吸吮起來,這感覺可更好了。我試著吸吮她的嘴唇,她鼓勵般地將舌頭送進我嘴里,吮著這滑滑軟軟的香舌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興奮。

由于短褲還掛在膝頭,不能快走,當我磨蹭著走進臥室把她平放在床上的時候,已經領悟了接吻的奧妙。

她雙臂依然環住我的脖子,我彎腰和她熱烈的吻著,兩條舌頭進出彼此的口腔探索著,滑滑的相互糾纏著,呼吸越來越急促,最終因為喘不過氣來而分開。

她弓起身子說:“兵兵,把我脫光,我要讓你好好見識見識女人。”

聽了她的話肉棒又有了爆脹的感覺。待我剝掉她的睡袍后她又讓我也脫光,同時伸出手緩緩地揉搓我的肉棒。

“上來……不……上這邊來,對……對,不!要這樣,對……對了!”

她指導著我俯身在她兩腿之間,并導引我的肉棒對準了她的陰門,龜頭感到涼涼的滑溜溜一片。

“兵兵,對了,就這樣,進來,進來吧,用力!啊!對了,噢…舒服死了,好硬,好燙,真解氣!別動啦,讓阿姨好好享受享受。”

說著抬起雙腿交叉壓住我的屁股。

肉棒深深地埋進一個奇妙的洞穴,溫暖、濕潤的洞壁蠕動著,有節律地收縮著,整個肉棒被緊緊地包裹著,龜頭似乎頂在一個滑溜溜、圓滾滾、硬硬的在不時顫抖的什么東西上,舒服的感覺令人眩暈。

她的雙腿緊緊夾住我的腰,小腹聳動著,腳跟不時碰在我的屁股上,雙手摟在我背上,緊閉雙眼,頭斷續地左右擺動,喉嚨里一直發出‘嗯嗯哦哦啊啊呀’的聲音。

我面對著她的臉,看到她的鼻翼在急促地扇動,感覺到她急促呼出的氣息,這氣味使我亢奮,渾身一振,肉棒似乎又脹大了一些頂在那怪怪的地方。

黎阿姨的肉洞猛然劇烈的收縮起來,似乎把整條肉棒都緊緊的箍住了,那個圓圓硬硬的東西好像突然變成了一張嘴,咬著龜頭吸吮起來。

一種莫名的感覺襲來:背脊有一股麻酥酥的感覺,從尾骨處迅速地蔓延到脖頸,擴散到全身,腦子里一片空白。丹田好像起了火,熱騰騰的一團急速向下,隨即,大股的濃精不可抑制的噴射出去,噴進那溫暖肉洞的深處。

她全身一抖,身子僵直了,嘴里‘哦’的一聲,聲音大得足以使樓外的人聽見。突然,她身子弓起,我感到膣腔里一股股滾燙的液體澆在龜頭上,隨后她軟綿綿地不再動彈了,只有肉洞里的那張嘴還在時不時的咬幾口。

我感覺好似騰云駕霧,身子軟軟地趴在她身上,渾身舒坦極了。

好像過了許久,黎阿姨忽然把我推開翻身下床,嘴里咕噥著‘壞了壞了’的沖出臥室,接著衛生間里響起嘩啦啦的水聲。

當我還沉浸在愜意、滿足和不安的情緒里,費力地思索著怎么‘壞了’的時候,她如同去時般迅速地回到床上,緊緊地摟著我說:“剛才嚇壞我了,生怕懷了孕……”

我的頭嗡的一下大了,對呀,要是懷了孕可怎么辦,算是怎么回事啊!只好緊張地聽她說下去。

“我算了算幸好還在安全期,否則可真沒臉活了。”

說著在我臉頰上狠狠的親了一口道:“你個害人的東西!”

我又緊張起來,這是小樺的媽媽呀!我怎么…今后怎么辦?怎么面對樺樺?

真該死,怎么就這么沒出息!我怔怔地望著黎阿姨那張美麗而越發嬌艷的臉龐。

“兵兵,你在想什么?你真了不起!我從來沒有這樣興奮,從來沒有這樣滿足過!你一下沒動就把我……把我……真是舒服死了!謝謝你,我的兵兵。”

說罷連連在我臉頰、脖頸、肩膀、胸膛上親吻著,刺激得我又興奮起來,小弟弟抬頭指向天花板。

她用手抓住我堅挺的肉棒套動著說:“這么快就又硬了?年輕就是行!”

“阿姨,我……”

“都這樣了還叫我阿姨?”

“阿……那叫您什么呢?”

“叫我名字,知道我叫黎靜吧,叫我黎靜或…小靜都行,也別您您的了。”

說著話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頓。

“那……叫您靜靜行嗎?”

“咳,不許帶您,只要你愿意,叫我什么都行。”

“那好,靜靜,我還想……還想要。”

她撲哧一聲笑了:“不光你想要,我也想要呢!不過這次咱們慢慢來,看得出來你是頭一次……和女人……在一起,靜靜要教給你怎樣做我們兩個都能享受到最大的快樂,好嗎?”

當然好,只要能把脹得難受的肉棒插進那奇妙的洞里怎么都好。

“來,趴到我身上,對,男女……做愛有很多姿勢,但這樣是最基本的,你摸摸我下邊,是不是還干著呢?”

我伸手摸去,毛烘烘的一片。

“來,吻我。”

我們摟抱著親吻,肌膚貼合,肢體交錯,吻得天昏地暗。

“再摸摸看,是不是……和剛才不一樣了。”

果然,在一團毛烘烘的中間有滑溜溜黏糊糊的東西,手指順勢一探找到了源泉。我發現只要在那里摳弄一下靜靜就是一陣顫抖,于是我開始在那洞口肆意地探索著,她也就不停地抖動著身體。看到她咬牙堅持的樣子,我停止了動作問:“靜靜,這樣不舒服嗎?”

她卻說:“舒服!不要停,快,再用點兒力!再快點兒!噢……呀!”

一股熱流沖到我手上,黏糊糊的滿手都是。她見我抽回手奇怪地觀察這到底是什么,忙閉上眼睛說:“這是女人高潮流出來的,說明……說明她已經被……被弄得舒服極了。”

“那么……女人經常會這樣啦。”

“不,女人們不一定能經常這樣。”

她睜開眼睛望著我:“有的女人一生都可能不會達到高潮,我和你白伯伯結婚19年,只有過兩次高潮。可是……今天你已經讓我高潮兩次了,這對于女人來說是最大的享受,所以我謝謝你。”

“現在插進來吧,如果不是這樣濕了就……插的話,女孩子可能會受傷的,當然不是說先要有高潮,我是說必須有所準備。輕一點兒,哎……對了!哦……好硬!呀……慢一點兒!啊…啊……噢呀……再慢一點兒…啊…噢呀…現在……啊……可…可以快……快一些……啊…啊…用力……喔…喔…噢呀……”

在她的循循誘導下,很快我就明白了做愛的要點,也知道了女性性器官的特點,如那個圓圓硬硬的東西叫‘花心’,陰莖頂住它就會牽動女人的子宮以至內臟產生顫動,進而產生高潮。靜靜的這一堂性愛示范教育課使我初步體驗到性愛的奇妙與酣暢,受益菲淺。

由于每次當我將要射精的時候靜靜都提示我停止動作,這一次性交持續了大約60分鐘。其間她四次噴出滾燙的淫液,不過一次比一次噴出的稀薄,在她最后一次用花心咬住龜頭的時候,我在她忘乎所以的浪叫聲中把精液噴進她體內,她汗津津的身體再次僵直了,指甲狠狠地摳破了我的后背。我渾身冒汗急促喘息著,趴在她身上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后半夜習習的涼風吹醒了我,發現依然趴在靜靜身上,肉棒已經軟縮,但龜頭還在她那美妙的洞口里滋潤著。我翻身躺在她身旁,摸過一支煙點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可能是我的動作驚醒了她,她倏地睜開眼睛,驚恐地‘啊’了一聲,隨即松弛下來,側身溫柔地摟住了我說:“兵兵,怎么還不睡呀,你看,差一刻4點了呀,抱著我睡吧。”

我用左臂松松地攬著她:“我已經睡過一覺了,現在不困了。”

“那你在想什么?兵兵,阿姨…啊不,是我。我并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我18歲結婚,當年就生下了樺樺,19年了,你是我的第二個男人。”

“從小我就喜歡你,你們去兵團后,我一個人孤零零的生活,經常想樺樺,可后來不知為什么更多的想到你,我覺得是因為要托付你照顧樺樺的緣故。今天你突然回來了,我不由自主的摟住了你,本來沒有……可是,我感覺到你的……你的……硬邦邦的頂在我小肚子上,那股熱騰騰的勁兒更一下子燙進我心里,當時我就……我下面就流了很多水兒,內褲都濕透了。”

“我極力抑制自己,但做不到。我只想有個男人愛我、體貼我、安慰我,明明知道你是個孩子,不應當和你……可是,好像有一個聲音在說這有什么關系,只要他能接受你就可以呀,于是我就……勾引了你,不怪我嗎?好兵兵,謝謝。我也想過再結婚,但又怕他對樺樺不好,本想這輩子就這么忍下去了,沒想到碰上了兵兵……你對我這么好,我這后半輩子就交給你了。”

她說話時依偎在我懷里,手指在我身上劃來劃去,說到末了抬起滿含淚水的眼睛望著我,似乎等待我的回答。

看著靜靜楚楚可憐的樣子,我下定了決心:“啊……靜靜,你放心好了,等我能回北京一定娶你……”

她突然坐了起來,像看著陌生人一樣地看著我,半晌才說:“不,兵兵,我不是這個意思,那樣真成了大笑話啦,我比你大19歲吶,這根本不可能。我是說……你以后和樺樺結婚后不要不理睬我了,最好我們能住在一起,我可以為你們打理家務,照看孩子。可能的話……你……兵兵,能不能偶爾給我一點點……安慰…實在不行…我…我也不會怪你們的。”

她又無力的倒在我懷里囁嚅著。

我完全怔住了,靜靜真是一個好媽媽,為了樺樺,她寧可放棄追尋她本可以找到的幸福!我怎么可以傷她的心呢。

“靜靜,如果你……真是這么想的話,我保證不會讓你失望!一定讓你得到足夠的安慰!”

說著騰身把脹挺的肉棒準確利落地插進靜靜的肉洞,一插到底,頂住她的花心研磨起來。

靜靜因為沒有準備驚叫了一聲,隨即眉開眼笑地張開四肢摟住我:“噢呀!別……噢……啊…呀……壞…哦……死了你……兵兵……啊……啊啊…噢…噢…噢呀……用…力……啊…啊…啊啊……啊呀…舒…服……哦…哦…啊!啊!啊!噢!噢呀……肏死我啦呀……”

我不再一味橫沖直撞,而是時疾時緩,時輕時重。哪知反倒令她興奮非常,全身不住地扭動著,使得那豐滿的雙乳也顫巍巍左右擺蕩,我好奇地伸手捏住一個奶頭,她竟然就噴出了滾燙的騷水兒。

我知道這是高潮的表現,于是越發馳騁起來,一只手揉搓著她的奶頭,一只手在她身上各處撫摩,想再找出另她興奮的地方。

我見她雙腿高舉太累,就握住她的腳踝。發現把她的大腿壓向她胸前更可以深深插入,于是便壓緊她狠狠地抽插,忽然感到龜頭似乎突入了花心,她渾身顫栗,花心緊緊咬住龜頭吸吮起來,同時一股股熱液打在龜頭上,就在她喊出那句不雅的話時,我把陽精一股腦灌進她的體內。靜靜僵直的身子弓起來片刻后癱軟了下去,只有膣腔和花心仍然律動著、吸吮著。

我俯在靜靜綿軟的身體上,體味著美好的余韻,汗水滴到她身上,但她沒有反應。只見她面色蒼白,呼吸遲緩,我不禁慌了神,急忙翻身摟起她,不停地搖晃、親吻。

她終于醒來,嘴里喃喃道:“肏死我了……”

定睛看清是我抱著她時,面色已經變成姹紅,埋頭在我懷里,粉拳無力地在我后背上捶著說:“你要死啦!怎么這么狠,把人家……弄得都昏過去了,你壞!壞……壞死了……”

“靜靜,你真的沒事兒嗎?”

她抬頭嬌羞地看了一眼又埋下頭去:“你就這么安慰人吶!都讓你……弄死了呀。”

我見她沒事就放了心,又逗她說:“不對,不是弄死了的,你剛才不是這么說的。”

“剛才…你真壞!”

小拳頭密集地落在我后背上:“我沒有說別的,沒有!沒有……”說笑間我們緊摟著進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