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人妻肛虐記

2015-3-22 人妻小說

第一章 輪操少妻 (1)

江美的心像少女一樣雀躍。

她的丈夫是煉鋼公司的工程師,奉命去協助開發中國家的技術,單身去非洲中部已經整整二年。現在能馬上見到丈夫,想到丈夫,心里就忍不住的高興。

現在有五十多名日本人和丈夫一起在那里工作,現往公司終於答應家人可以前去團聚。

噴射客機非常舒服,一直吵鬧的孩子們也開始睡覺。

原來客滿的機艙自從過曼谷后就看到有空位,有團體旅客在曼谷丁飛機后,上來的旅客只有兩個男人。

半夜里大家都把燈光暗下來,大部分旅客已經睡覺。

江美除飛機里沒有幾名日木人的不安以外,心里充滿能見到丈夫的喜悅,根本無法入睡。

「請問,要去哪里呢?」突然聽見男人的聲音,江美回頭看。

可能是中途上來的兩個男人之一,很胖的身材露出笑容。

「對不起,看到沒有幾個日本人,心里感到不安,不由得想和你打招呼。」

這個男人做出一面笑一面抓頭的動作。

「我要去非洲中部,因為是第一次去外國……也感到不安。」江美露出和藹的笑容。

「我可以坐往你旁邊嗎?我叫石黑。」石黑說完就坐往江美鈴座。

「是一個人嗎?」

「不,孩子和我一起來的,我們是去我丈夫那里。」江美露出興奮的表情。

「哦!那么已經幾年沒見到你先生了吧?嘻嘻嘻,一定無法忍耐。」

江美露出驚訝的表情看石黑。

「我是說,你有這樣的身體和丈夫離開,性欲一定無法解決。我看你有很美的屁股,我來替你解決性欲吧!」石黑的口吻完全改變,眼里露出淫邪的光澤。

江美臉色大變。

「你說什么……唔……」還沒說完,就被不知何時,偷偷來到背后的石黑的同伙用手堵住嘴。江美想拉開時,她的手反而被抓住。

「不要叫她喊出聲音。川邊!你把她抓緊。」

「唔……」

(救命啊……)

江美拚命的叫,可是她的嘴被那個叫川邊的男人壓緊,嘴里只露出輕微的哼聲。

做夢也沒有想到在這種地方會受到暴徒的襲擊,江美感到特別驚慌。

「盡快干了吧。」石黑的身體肥胖,但動作意外敏捷,騎在江美腿上。

「唔……」為推開男人拼命掙扎的大腿,反而使石黑產生性感。

石黑的手里出現銳利的匕首,刀刃壓在江美的脖于上,冰涼的金屬感使江美全身畏縮。

「你若亂動,就要用這個東西了。」石黑充滿威脅的口吻,使江美產生絕望感。

石黑一手拿匕首,一手解開江美上次的鈕扣。

「唔……」江美仰起頭,解開上衣鈕扣就露出乳罩。

匕首進入內個碗罩間,乳罩立刻分成兩半,成熟女人的乳房立刻暴露出來。

在屈辱中顫抖的乳房有說不出的可愛。匕首放在乳頭上控制江美的反抗,石黑又稍許抬起屁股,伸手向上拉裙于。

「唔……」石黑好像聽到江美的哼聲覺得很爽,手上用力,一下把裙于拉到腰上,從透明褲襪看到下面的純白三角褲。

「嘿嘿嘿,這個三角褲真可愛啊!」石黑透出陰笑,刀尖順著三角褲邊緣滑動,把三角褲和褲襪一起拉起來,用匕首割斷,變成一塊布的乳罩和三角褲落在地上。

「唔……唔……」被做愛的恐懼超過羞恥,江美的四肢拼命掙扎。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她的身體真不錯。」石黑的眼盯在豐滿大腿根上有黑毛光澤的陰毛。

「石黑,不要只顧看,快一點干吧!再有三十分鐘空中小姐就要巡視了。」

用雙手控制江美的嘴和頭部的川邊,在后面笑嘻嘻的說。

扭動豐滿肉體拼命猙扎的動作,反而使石黑產生強烈欲望。

「這個女人相當潑辣,難得遇到這樣值得干的女人。」

「唔……唔……」

石黑的手從自己的屁股下拉出江美的一條腿,抱起來抬在肩上時,江美開始豐滿的搖動身體。

(要做愛了……救命啊……)江美的身體前后搖動。

這時石黑又抬起另一條腿,立刻就插進去。沒有前戲,也沒有愛撫。

「唔……啊……」江美發出更大的哼聲,從大腿到屁股開始抽搐。

(啊……老公……原諒我……)江美的腦海里出現丈夫的影子。

這兩年來,每天只想到親愛的丈夫,沒有一點不軌的行為。沒有想到,就在將要見到丈夫的時候……

石黑好像感覺出江美的感受,更殘忍的抽插。用雙臂控制江美的雙腿,石黑的雙手撫摸乳房,粗魯的揉搓。

彎曲的身體還在扭動,被石黑扛起來的雙腿在空中踢,但毫無用處。

「唔……」

(啊……決來救我,不要這樣……)

江美從石黑猛烈的動作中感覺出自己的官能開始騷癢,更增加狼狽的感覺已經有二年時間沒見到丈夫,好像要彌補這二年的空白時間,肉體不顧她的意志,自行反應。

(怎么會這樣……不要……)

江美的抵抗迅速減弱。

「好久沒干到日本的女人,還是最好。」石黑看到江美的肉體敏感的反應,心里也感到驚訝。因為女人肉洞里的黏膜好像要把他的陰莖吸入更深的地方。

「好極了。這種女人真少見。」川邊好像在后面忍不住,把嘴壓在江美脖子上。

「因為離開丈夫很久,她的反應真激烈。這也難怪,她有這樣好的身體。」

石黑在江美耳邊這樣說,同時在抽插的動作上更用力。

江美仰起頭發出哼聲,石黑的動作好像田徑選手的最后沖剌。

(啊……被這種男人……羞死了……)

已經被逼到這種樣子的江美發出性感的哼聲,掉入官能泥沼里。

很硬的東西深深進入的感覺,使江美想到兩年前的丈夫。

丈夫在那天夜晚,好像舍不得離開江美,非常激烈的要求,江美只是回想起來,身體里就一陣騷癢,兩年來從來沒有忘記過那一夜的情景。可是現在被兩個暴徒做愛這在里,深處產生的騷癢感卻和那一天晚上相同,甚至於有過之而無不及。

只因為兩年沒有和丈夫性交,身體就會這樣敏感的反應嗎?……江美為自己身體本能感到悲哀。

當男人各侵犯兩次,一切都結束時,江美好像失去神智一樣,用空虛的眼光看著艙頂。

「你的滋味太好了。你好像性欲受到壓抑,剛才非常高興的樣子,但未免也太激烈了。」

「這個不能怪她,因為她的身體這樣成熟。這一次的旅行一定非常美妙。」

石黑和川邊好像很滿足的彼此看一眼,發出笑聲。

「你可以告訴空中小姐或者警察,一定會變成世界性的大新聞,報上會登出「美麗少婦在飛機上被輪操。旅客還有安全嗎?」嘿嘿嘿,不知道你丈夫知道了會做出什產樣的表情?」

「如果送到法院審判,你被做愛還有性感反應的事都會被說出來。就是我們插進去時你還高興的扭動屁股。」

江美緊張的看著石黑,美麗的眼睛快要流出淚水。

「你們簡直是野獸。」雖然這樣說,可是被他們強暴時,自己身體有強烈反應的事實是無法消滅,江美低下頭開始哭泣。

「你是無法從我們手掌逃出去了。」

「我們能遇到這樣好的女人、運氣真不錯。」

聽到江美的啜泣聲,男人們發出愉快的笑聲。

快要能見到丈夫的愛的旅程,一下子變成悲哀羞恥的旅途。

兩個男人已經占據江美后面的座位,只要有機會,就伸手撫摸江美的身體。

假裝和江美說話,坐到江美身邊,伸手進入沒有內褲的裙子里撫摸。

江美感到恐慌,從裙下進來的空氣,使她隨時都想到沒有穿三角褲的下半身要穿上三角褲……雖然這樣想,但要換洗的衣服在行李箱理,行李箱是托運的,因此一直到目的地是沒有辦法穿三角褲。

大概機里沒有其他日本人的關系,江美的兒子正志已經和那兩個男人相處得很好,不知道媽媽已經掉在羞辱的地獄里,高高興興的坐在石黑腿上玩要。

石黑對孩子非常溫柔,使江美好像看到變態者的雙重人格。

「小弟!下面是沙漠,那里都是沙子。」

正志聽到后,立刻從機窗向下看,在朝陽照射下,形成淺紅色的沙漠。

「媽媽,下面都是沙子。」正志第一次看到沙漠,興奮的對坐在后座的江美大叫。

江美雖然對兒子露出笑容點頭,使她根本說不出話來,因為川邊的手,伸進裙子里撫摸大腿。

「不要這樣!」江美從裙子上壓住川邊的手。那種像毛毛蟲的感覺,實在無法忍耐。

「我要大聲叫了!」

「你敢叫嗎,連昨晚被輪操的事都不敢說出來。現在孩子對你說話,你就站起來回答吧!」川邊擰一下江美的大腿,然后露出得意的笑容。

江美知道川邊一直想摸她的屁股,可是只好站起來,彎下上身靠在前面的椅子上,看著孩子說。

「正志,沙漠在哪里?」

「媽媽快看,只有沙子,其他什么也沒有。」

江美撫摸孩子的頭,同時咬緊牙關,拼命忍耐快要喊叫出來的聲音,因為川邊的手在裙子里從大腿摸到豐滿的屁股,手指還順著屁股溝滑動。

「不要這樣……你是野獸!」江美怕別人聽到只好壓低聲音哀求。

男人的手在屁股上撫摸的淫穢感,使江美腰以下的肌肉猛烈縮緊。川邊肥胖的手像水蛭一樣緊貼在屁股上。

屁股的肉受到揉搓時,江美的身體就會顫抖。

「唔……」江美咬緊牙關不要使自己發出聲音,屁股忍不住向左右扭動。

「求求你,不要這樣……」

「嘿嘿嘿,你說不要,但身體在要求。看,這樣的話身體就表示高興了。」

州邊的手指進入屁股溝里向深處淺入。

昨晚受到蹂躪的花園已經濕潤,使川邊更高興。

「啊……那樣……唔……」江美巳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肉體,好像一次就要填補兩年的空白。一旦燃燒起來的肉體,沒有辦法靜下來,只是昨夜被做愛,身體就會有這樣敏感的反應嗎?

川邊感覺出自己的手指摸到蜜汁,一面觀察江美的臉色一面使手指更深入。

江美突然覺得州邊的手指離開花園后,就進入屁股溝里摸到作夢也想不到的地方,「啊……啊……」江美忍不住發出尖叫聲。

原以為只是排泄的器官受到憮摸,江美感到恐慌,其他乘客一起轉過頭來看江美,可是看到站起來的江美握孩子的手,以為是開玩笑,就恢復原狀。

這時候川邊也嚇一跳,露出苦笑,在心里想,大概刺激得太強烈了。

「媽媽,你怎么了?」孩子好像不放心的回頭看。

「沒有什么,只是看到沙漠感到驚奇。」江美的額頭冒出冷汗,勉強擠出這樣一句話。

川邊只是在江美叫的時候縮回手指,又繼續在江美的肛門上撫摸。江美閉上眼睛拼命忍耐,下半身忍不住顫抖,全身出現雞皮疙瘩。

「嘿嘿嘿,我還以為你要說出被輪操的事。嘿嘿,不過,你的屁眼真好。」

川邊的手指在肛門上撫摸。

「饒了我吧……不要了……」江美用快哭出來的聲音說。

「嘿嘿,相當柔軟了,真受不了,好極了。」川邊得意的想把指尖塞進去。

「啊……不要……」江美無法忍受,坐回到座位上。

全身僵硬,本能的縮緊身體。江美的身體突然坐到川邊的手上,川邊不得不急忙離開。

「你隨便坐下,以后要好好的整你。」不得不停止玩弄肛門,川邊用不高興的口吻說。

「川邊,大白天的不要弄得太兇。」石黑回頭看川邊說。

「小弟,你現在到后面叔叔那里玩。我要和你媽媽談話。」

石黑把正志抱到川邊腿上,然后拉江美的手∶「坐到我旁邊來吧,輪到我疼愛你了。」

到埃及的開羅機場,江美才脫離男人們的手。

要在這里換飛機,晚上九點鐘起飛。這段時間,江美在機場旅館的大廳消磨沒有看到那兩個可怕的男人。

(惡夢巳經結束了,快忘記吧!)江美不斷這樣告訴自己,可是淚珠不斷的流出來。

這時江美突然發現一直坐在身邊的兒子不見了。

「正志!正志!」江美急忙尋我兒子。

「媽媽!媽媽……」

江美看到兒子高興跑過來的樣子才放下心。

「正志,你去哪里了?」

「他給我買這個東西。」正志高興的舉起手里的駱駝布偶。

「是誰買給你的?」江美眼里出現不安的神色。

「就是那個叫石黑的叔叔。」

江美臉上立刻失去血色。

(怎么可能……那些男人應該在開羅下飛機的,不在這里……)

「正志,不可以隨便拿人家的東西。真的是那位叔叔嗎?」

江美露出不相信的表情,聽說是石黑買的,就覺得不高興,想從兒子手里取走布偶。

「難得小弟高興,你怎么可以搶走。」

突然聽到石黑在背后說,江美回頭看到可怕的石黑和川邊。

「你們……怎么會在這里?」強烈的恐懼使江美嘴唇顫 .

「嘿嘿嘿!不會那么簡單放過你的。」

「現在要陪你去非洲中部,我們要去維多利亞湖。」男人也壓低聲音說。

江美雙腿顫抖,幾乎不能站穩。

石黑過來輕輕摟抱江美說∶「也給你準備好禮物了。」

「禮物……?」

「對,完全適合你的體物,一定會高興得很。」石黑露出殘忍的冷笑,從口袋里拿出皮球上有棒狀的東西∶「你知道這是什么東西嗎?」

不用問也能猜想是一種淫邪的器具。

「……」

「嘿嘿嘿!是一種浣腸器。在日本國內是看不到的,但在這里是浣腸的常用品。」

石黑壓下有一百瓦燈泡大小的皮球部分,從長達八公分的管嘴噴出空氣。

江美感到寒冷,可怕的預感使她雙腿顫抖。

(為什么給我浣腸器……難道是……啊……不要……)

「我不要那種浣腸器。」江美臉色已經灰白。

「你看得出來吧!把這個管嘴插入你的屁股洞里,把皮球里的液體擠進去。

這不是完全適合你豐滿屁股的禮物嗎?」石黑一面說,一面從裙子上撫摸江美的屁股。

「你敢那樣……野獸……」江美的嘴唇顫抖。

「我已說過很多次,你隨時可以找警察。因為丟臉的是你自己。嘿嘿嘿!今晚有這個東西,你就會很快樂了。」石黑一面說,一面不停的撫摸江美的屁股。

「你不是人!」

可是女性的本能實在很可悲,一直被撫摸的屁股,和她心理想的完全相反,已經產生火熱的騷癢感。

江美搭乘的飛機從開羅向南非,在夜空中一路向非洲中部飛去。

江美不安的向四周看,有些乘客已經開始睡覺。這時候已經十點,江美在心里祈禱時間就此停止。因為十三點以后,坐在后座的男人就會開始行動。想到這里,江美就感到恐懼。

江美在腦海里出現石黑給她看的可怕浣腸器,不知道多少次想向經過旁邊的空中小姐求救,但每次想到丈夫會傷心,江美沒有采取行動。

(啊……絕對不要浣腸……)江美握緊抱著駱駝布偶睡覺的孩子的手,拼命克服心里的恐懼感。

(老公……快來救我……)江美對自己的敏感身體感到可怕,因為遇到凌辱也會有反應。心里有一千個不愿意,但就像不是自己身體一樣產生強烈性感,江美哭著不停的喊叫丈夫的名字。

機艙里的燈暗下后一段時間了。

「江美……江美……」

江美聽到壓低的男人聲音,回頭時看到川邊一面笑一面向她把手,江美的身體立刻開始緊張。

(啊……救救我……給我勇氣吧……)江美緊閉眼睛,向丈夫求救。

「你不肯聽話嗎?」石黑好像感到不耐煩,用力抓住江美的手臂,然后拉到自己那一排最靠窗邊的座位,讓江美坐下。

「你準備好了嗎?嘿嘿嘿!」

石黑放倒椅背,嚇得江美幾乎要尖叫。

「求求你……饒了我吧……」江美用哀求的眼光看著石黑,希望他不要做出淫邪的事。

江美的這種模樣,使石黑感到震驚。因為那種樣子更惱人,等於是在男人的欲火上加油。

準時出來巡視的空中小姐看一眼江美,露出笑容點頭。在她看來,大概是一對戀愛的情侶。

「你要做什么……」江美無力的搖頭,好像知道有什么命運在等著她。

空中小姐走過去后,兩個男人用熟練的動作開始行動。距離下一次的巡視有四十分鐘,一切要在四十分鍾內完成。

「啊!你要做什么!」

江美的雙手被扭到背后,有金屬的手銬銬在江美手上。

「今晚的事比較辛苦,怕你亂動。」

石黑把江美的上身推倒在自后傾斜的椅背上,立刻拉起江美的裙子。

「唔……不要……」豐滿的大腿在空中踢二、三下,然后彎曲夾緊,好像要隱藏什么東西,不過雙腳被石黑抓緊。

「你想叫就大聲叫,到時所有的乘客都會醒來看你,知道你被輪操后會更驚訝!」川邊從后面伸過頭來說。

江美的聲音立刻變小∶「啊……饒了我吧……」

趁這個機會,石黑用撕破的褲襪分別綁在江美的腳踝上,然后把另一端交給在后座的川邊,川邊開始拉褲襪,同時石黑抓住江美的腳踝向上抬。

「啊……不要這樣……」江美搖頭哀求。現在男人們準備要她采取的姿勢,就是和昨天夜里是一樣的。

隨著向后拉的褲襪,江美的雙腿抬起形成倒八字。

好像知道哭泣只會使兩個男人更高興,江美用含淚的眼睛瞪向石黑∶「你們對待女人這樣……不是人……是野獸!」

「色情是不分國境的。現在你這樣倔強,馬上就會痛快得哭泣了。」

石黑在大腿根上親吻著,在那里慢慢的向下舔。這時候江美的花園已經打開門,「卡」一聲,手電筒亮了。在這剎那,江美的屁股猛烈彈動。

「不要看,不要看那種地方……」江美開始瘋狂的扭動屁股。

「看得真清楚,真新鮮,太美了……」

石黑的眼光盯在大開門戶的花園上。大概江美和強烈的羞恥感拼命抗拒,從喉嚨深處擠出吟聲,烏黑的陰毛隨著顫抖。

石黑用手撥開陰毛,摸到里面的陰唇上。

「啊……嗚……」江美尖叫的同時,屁股又彈動。

石黑用手指享受顫抖的肉感,把花園的門戶向左右分開。

「啊……不要那樣……」

石黑好像是檢查自己操淫過的地方,開始慢慢撫摸。

「原來你已經有性感,淫水都流出來了。」石黑發出笑聲。

「不要說……不要說了……」江美很狼狽,自己的肉體竟然會有這樣敏感的反應,這樣的秘密被對方知道,使江美有點慌張。

「原來你是很喜歡這樣的,嘿嘿嘿!」

用手指在里面的肉壁上摩擦,捏住偷偷露出頭的粉紅色肉芽。

「唔……啊……」蜜汁就像決堤一樣不斷流出。

「真是妙極了,從來沒見過這種樣子。而且無論是顏色或形狀都是上好的,不像生過孩子的樣子」石黑好像著迷似的用手撫摸。

「石黑,快一點,我還在等呢!」聽到川邊催促的擊音,石黑不得不收回手背。

「好吧,那么就開始瞄準這個地方了。」

手里尖碰一下為屈辱而顫抖的可愛菊花蕾上。

「不要那里……不要碰那里……」江美的臉頰火熱通紅。那里被看到……這樣想到時,心里就產生強烈羞恥感∶「不要看……不要看……」

敏感的神經受到火熱視線的刺激,像遇到電流一樣強烈反應。就是親愛的丈夫也沒有這樣從正面看過,也沒有讓他摸過。

「你的屁股真可愛,叫人受不了。」

手指碰一下,肛門就緊縮,江美想起昨天受到川邊玩弄的情形,身上立刻冒出雞皮疙瘩,大腿不停的顫抖。

可是江美還沒有發覺,在這種感情的深底已經有追求男人手指的騷癢感開始萌芽。

「顏色很美,加上屁股的形狀好,真是漂亮極了!」石黑在很像菊花蕾的褐色皺紋上慢慢揉搓。

「啊……羞死了……」江美拚命搖擺通紅的臉,已經沒有辦法張開眼睛,鼻翼不斷的起伏。

石黑這時手指上感到菊花蕾微微隆起,不由得吞下口水。

「已經差不多了。」

石黑伸出手,川邊把浣腸器放在他的手掌上。橡皮球里大概有二百 ,手掌上有重量感。

「現在終於要浣腸了。」石黑故意抬起頭看江美的表情。

「不要!不要那種事。」緊閉眼睛的江芙,聽到石黑的話,立刻回到現實。

慢慢張開眼睛,臉色變成灰白色。

(在這種地方……浣腸……就是死了也不要……)

「你不想要,就喊救命。大家知道你這樣被浣腸,一定會很高興。」

石黑伸出舌頭舔浣腸器的管嘴。

「饒了我吧……不要浣腸……嗚……」江美發出低沉的哭聲,把沾滿眼淚的臉頰壓在椅背上。連想到男人性器插入感的東西慢慢侵入,那個是有八公分長的管嘴慢慢的進入。

「不要啦……啊……不要吸……」

石黑的手指開始壓扁橡皮球,比想像更可怕的感覺,使江美的屁股顫抖。

「浣腸的滋味好不好?」

石黑轉動深入的管嘴,同時繼續用力壓迫橡皮球,江美能感覺出甘油液「吱嚕吱嚕」的進來。

(啊……進來了……不要……不要……)

「嗚……啊……」江美發出絕望的啜泣聲∶「不要弄了……饒了我吧……不要了……」

「剛進入一半,剩下的,川邊,就給你弄進去。」

石黑和川邊換位置。

「啊……不要……」

管嘴又深深的插進來。可是,川邊沒有立刻注入浣腸液,他是不斷的用管嘴在肛門里進進出出。

「唔……不要這樣……快一點弄完吧……」

「嘿嘿嘿!看你好像很滿意的樣子,竟然開始催促要快一點。」

江美對折的肉體向上移動∶「不是……羞死人……」

川邊開始在手上用力,江美立刻感到肚子里產生膨脹。

「嘿嘿嘿!你這時候的表情真性感。」石黑看著江美說。

「唔……快一點弄完吧……」

「說來說去,還不是全部都吞下去了!」把浣腸液完全注入后,川邊慢慢拔出管嘴,發出淫笑聲。

「啊……難過死了!快讓我去吧!」

甘油液完全進入直腸里,使江美感到內臟快要爆裂。強烈的便液馬上就要沖破關口。

************

「喂,有人來了。」石黑急忙說,立刻解開捆綁江美腳踝的褲襪和手銬。

「啊……廁所……」江美拱命忍耐快要噴射的便意,彎著腰跑進廁所。

(這樣的地獄也到明天為止,忍耐吧……)江美想到下午就能見到的丈夫,在心里哭泣。

黃昏時刻到達目的地,就能擺脫這兩個男人,現在江美的心里只盼能早點到達目的地。

江美恐懼自己的肉體會順應男人們的玩弄,所以要盡快脫離他們。再忍耐一下……可是命運的齒輪竟然很諷刺的開始倒轉。

飛機遇到猛烈的沙暴,不得不回退開羅。加上飛機引擎的故障,從開羅的出發延后一個小時,再次有可怕的夜晚向江美伸出魔掌。

在飛機上江美就發覺凝視它的視線就非常緊張,不是石黑和川邊的視線。緊張的看過去時,有阿拉伯人笑嘻嘻的看著江美,大概是從開羅上來的。江美一直覺得有人在看她,原來是這個阿拉伯人。

江美又產生就的恐懼感,如果現在石黑等人又強迫要求可恥的事……全身都熱起來。

川邊大概疲倦,在后面的座位上發出聲。可是,石黑好像看透江美的心事,突然說∶「你不要發出聲音,要聽我的話。」

江美的表情立刻緊張,「求求你,今天晚上饒了我吧……」江美用快哭出來的聲音哀求。

「放心吧,今晚是不會的。」

「?」

聽到意外的回答。可是石黑那種人,不可能什么事都沒有。

石黑一面撫摸江美的屁股說∶「但你要做一件事。」

果然不是會平白放過江美的人。

「要我做什么……」

「那里不是有阿拉伯人在看你嗎?好像對你有意思,你就用身體去誘惑他,要給他抱。」

石黑的要求幾乎使江美嚇昏過去。要用身體誘惑陌生的阿拉伯人,而且是像奴隸商人一樣有可怕面貌的男人,還要像妓女一樣的給他操淫。

江美軟弱無力的搖頭∶「求求你,不要我做那種事……我不要……」

「不要也沒有關系,但今晚還要浣腸,就在他的面前。嘿嘿嘿!在誘惑阿拉伯人和浣腸之間,你做還擇吧!」

「那……」江美說不出話來。強烈的恐懼感使她的雙腿顫抖,再三哀求還是會落入羞恥地獄里。

江美的身體已經確實地體會過,絕望感使江美無力的垂下頭。

「你要選哪一種?再拖下去就要浣腸了,今晚要注入昨晚的二倍。」

「不,千萬不能浣腸……」

「嘿嘿嘿!不要浣腸就去誘惑,要照我的話去做。」

「知道了……」江美無法阻止自己身體顫抖,臉色蒼白,臉頰在抽搐。

(只有今晚,忍耐過去……忍耐到明天。在那以前就當自己已經死了吧!)

江美做了悲哀的決定。

「你先把腿露出來,把裙子自然撩起。嘿……那個阿拉伯人看到你的腿會很高興。」

江美緊緊閉上眼睛,深深嘆一口氣,像認命似的照石黑的話做。

翹起二郎腿,然后好像裙子自然向上移動的把裙擺拉到大腿根附近,立刻露出沒有穿褲機的光滑大腿。雖然閉上眼睛也能感覺到阿拉伯人的火熱視線射在腿上,江美全身火熱。

「很好,就是這個樣子。現在要假裝照顧睡覺的孩子,把屁股轉向他那邊。

然后,就像自然撩起裙子一樣的露出屁股。」石黑的話毫不留情的剌在江美的心上。

「饒了我吧……我做不到那種事。」

「不要廢話,你是想浣腸了嗎?」石黑從椅縫之間露出浣腸器的管嘴,壓下橡皮球,讓風噴射在江美的臉上。

「啊……」江美發出悲哀的呻吟聲,扭動屁股的同時,拉起裙子。

江美知道石黑也在看露出一半的豐滿屁股,這樣子顯得非常淫糜。

「那個阿拉伯人把脖子伸得很長,還露出快要流口水的表情。也不能怪他,因為看到的屁股是這樣豐滿漂亮。」

江美知道被看到,就覺得屁股的雙球開始火燒般的熱起來,花園里也開始濕潤。

(怎么會這樣……)江美對自己的身體過份敏感覺得害怕。

現在要轉向那個家伙。」石黑用命令的口吻說。

江美的肉體慢慢轉向阿拉伯人的方向,暴露出來的大腿還在顧抖。

「看著他,要笑,要色情的笑。然后慢慢分開雙腿,這樣他就以為你在誘惑他,會立刻跑過來,你就乖乖的讓他操淫,大腿要盡量分開。」

「不要……不要……我快要羞死了。」

「你不聽話,就用這個浣腸器讓你嘗一嘗更羞恥的事。」

石黑的話使江美放棄抵抗。

江美抬起快哭泣的臉,只好做出尷尬的笑容,大腿也慢慢向左右分開,大膽的程度讓江美自己都感到驚訝,就好像不是自己的身體。

看到阿拉伯人貪婪的視線,就從花園溢出蜜汁,同時涌出火熱的騷癢感。拼命地想克制自己的性欲,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這是成熟女人悲哀的本能。

(我怎么會這樣……不要……不要……)心里拼命否認,可是身體火熱的感覺愈來愈強。

阿拉伯人知道江美沒有穿三角褲,剎那間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然后看江美的臉,當發覺江美尷尬的笑容和癡癡的眼神,就先東張西望,當確定那個笑容是對自己,就站起來向江美走過來。

阿拉伯人把江美抱起,讓她背對著自己騎在大腿上坐下,然后立刻把手伸入裙子里,在江美耳邊悄悄說話。現在的江美當然不可能聽懂他在說什塵。

「啊……啊……」江美能感覺出自己的肉壁好像迫不及待的纏繞在阿拉伯人身上。

阿拉伯人的手指插入后,在江美的肉洞里慢慢活動。江美的腦海里不再有屈辱或羞恥感,只是任由自己的肉體漂浮在情欲的波滔里。

幾分鐘后,江美第一次在外國人的手指玩弄上,瘋狂的扭動身體哭泣。

走出飛機,立刻有熱風迎面而來。

從飛機走下去,看到在海關的窗邊站著親愛的丈夫時,江美抱起孩子不顧一切的奔跑過去。緊緊抱住丈夫,立刻大聲哭起來。

「江美,你怎么了?」

「沒有什么……只是看到你太高興了。」江美一面哭,一面好像要確定似的又抱緊丈夫。

「不要傻了,我就站在這里啊!不會再離開你的。」丈夫戶張拿出手帕擦拭江美臉上的淚珠,露出溫柔的笑容。

江美在丈夫的背后看到露出淫邪笑容的石黑和那個阿拉伯人,又開始緊張。

(如果,石黑向丈夫這邊走過來……)江美產生強烈恐懼。

可是石黑和來迎接的十幾個黑人在一起,沒有走過來的動靜。不久后,對著江美露出好像有特別意義的笑容,和那些黑人坐車走了。

那樣糾纏不放的石黑,一句話也沒有說就坐車走掉了,反而使得江美感到疑慮。

(石黑怎么可能就這樣放過江美?還有,那阿拉伯人為什么會和石黑一起行動?)江美把臉緊緊靠在丈夫的懷里,好像這樣就能消除心里面的不安。

(一切都結束了……只要我忍耐……只要我……)這樣,就不會讓心愛的丈夫傷心,能維持幸福的家庭……江美不斷這樣告訴自己。

丈夫開車到達的地方,是在維多利亞湖畔有白色圍墻的原亮西洋式的獨立家庭,好像在外國電影里看到有寬大的綠色庭院。

「我想你會喜歡,一家三口加上女傭,不是正好嗎?」

江美抱住用得意口吻說明的丈夫∶「親愛的,我太高興了。」

江美回想起剛才的那種情境,淋浴時好像要把石黑的污辱洗去一樣地仔細洗擦身體。

(我不能讓這樣愛我的丈夫傷心……)補償被操淫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要比過去更愛丈夫。江美下決心后,為丈夫把自己的身體洗乾凈。

江美在裸體上圍上一條浴巾,想早一點得到丈夫的愛,消滅可怕的回憶。可是,走出浴室的剎那,江美幾乎嚇死。

年老的女傭滿臉鮮血的倒在走廊的地毯上。

「哇……快來啊……親愛的!」江美不顧一切的沖進臥室,可是臥室里有更可怕的情況等著她。

「啊……」江美發出尖銳的哭叫聲。

看到石黑和川邊笑嘻嘻的站在那里,江美向后退,雙腿在顫抖。

「原來你去洗澡了,難怪沒有看到你。」

在石黑的四周有七、八個黑人手拿來福槍站在那里。有一個槍托上有鮮血,可能是剛才的女傭流下的血。

「你這是做什么……」江美順著墻向后退。

「看你的這種樣子,大概想和丈夫痛快一番。嘿嘿嘿!」川邊發出淫笑聲。

丈夫被繩子捆綁,倒在川邊的腳下。

「啊……他們對你怎么樣了?」

江美忘記自己身上只有一條浴巾,想跑過去時,一下就被石黑攔腰抱住。

「他只是被打昏而已,很快就會醒過來的。」

丈夫的額頭有血。

「親愛的……」江美拼命的呼叫丈夫。

(你快來救我,不然我就……我就……)果然,他們不是輕易肯放棄江美的人,(一定還會受到凌辱……)想到這里,就忍不住大聲喊叫丈夫。

「你放心吧,在你肯聽話的時候,你丈夫是安全的。當你不聽話時,她就要和那個女傭排列在一起了。」

那是驚人的話。

「還有,在樓上睡覺的你兒子,也要和老爸相好的睡在一起了,但永遠不會醒過來。」川邊用來福槍瞄準戶江的頭說。

「啊……不要……不要!」江美絕望的號啕大哭。

「我們在飛機上是真痛快。還忘不了你高興哭泣的模樣。尤其浣腸時那種陶醉的表情。嘿嘿嘿!現在是不是想浣腸想的屁股都熱了?不過,你也真好色,和阿拉伯人做出像妓女一樣的事,然后還要像沒事似的要和丈夫睡覺。」

「好像做過浣腸的關系,她的屁股更性感了。」

兩個男人口口聲聲的用淫邪的話語取笑江美。那些黑人們也瞪大眼睛,好像很稀奇的看江美。

江美的臉頰立刻通紅,從她的身后,能看到充滿肉感的豐滿屁股。

「你的身體真剌激啊!」川邊抱住江美的屁股前后搖動。

「不要……不要說那種話。」江美拼命大叫,在飛機里發生的事,好像惡夢一樣又出現在眼前。

「你們對我又要做什么?」

「不用裝傻了,男人要求女人的只有一件事。」

雖然知道,但這樣清楚的說出來,還是會使江美緊張。

(果然是如此……)

「要錢的話……給你……所以不要再糾纏我了。」

江美雖知沒有用,但還是這樣哀求。

「我們有錢,想要的是你的身體。」

「……」江美說不出話來。

可是猛烈搖頭后立刻開始掙扎反抗,現在只有先逃走,如果再受到凌辱,就沒有臉見丈夫了。

江美更害怕自己的性本能,在飛機上是那樣敏感的反應,如果再受到玩弄,會在不知不覺中肉體開始反應,還會要求石黑等人。絕不能發生那種事。

「剛開始是想打發時間。但你的身體太好了,讓我們迷上了,要恨就恨你自己的身體吧!」石黑冷笑一聲,一拳打在江美的肚子上,江美的身體立刻倒下。

石黑把昏迷的江美輕輕地抱起丟在床上,川邊用手抓住包圍江美肉體的浴巾時,興奮的手指在顫抖。已經干過一次的女人,但像第一次一樣的興奮,圍繞在四周的黑人們也興奮得目瞪口呆。

用力拉下浴巾,有夫之婦特有的豐滿肉體立刻出現在面前。

形狀美好的乳房,在頂點有粉紅色的乳頭。從豐滿屁股到大腿的美麗曲線,只是看在眼里就會興奮的射精。

石黑翻轉江美的肉體使她俯臥,然后拉起雙手分開綁在床欄桿上。川邊把化妝臺的小椅子拿來放在江美的肚子下,江美發出低沉的哼聲。

江美這時候形成高高抬起屁股的姿勢,「唔……唔……」壓在椅子上的痛苦使江美回復意識,微微張開眼睛,想活動身體才發覺自己已經被捆綁,緊張地張大眼睛。

「啊……這是干什么……」江美發現自己赤裸的被捆綁,發出悲叫聲。

「她的身體就是很美,尤其是屁股,簡直無法形容。」

石黑用手掌打江美的肉丘,立刻出現紅色手印。江美的雙腿猛踢,黑人們笑嘻嘻的壓住。

「不要這樣……放開我……」

「可以放開你,可是你知道我們要做什么……還是綁起來的好。」

石黑在屁股上撫摸,黑人們好像也要享受似的在雪白的大腿上撫摸。

「真是美麗的屁股,像法國的女人。看到這樣的屁股,怎么不浣腸呢?」

「什么!浣腸……」屁股被石黑揉搓,江美文發出哭叫聲,心上出現恐懼和羞恥。

「不要……不要浣腸!」江美搖頭哭叫。想起在飛機里被浣腸時的樣子,江美就快要昏過去。

管嘴深深進入肛門時的那里令人快要瘋狂的感覺,浣腸液「吱嚕吱嚕」注入時的會冒出雞皮疙瘩的感覺,都記憶猶新。

「你只聽到要浣腸,屁股就熱起來了。嘿嘿嘿!好像你的體質適合浣腸。放心,有足夠的時間給你浣腸,就在你丈夫面前。」

「不要……不要……」江美聽到后立刻大聲哭泣。

「嘿嘿嘿,聽說要浣腸就高興得哭了嗎?用這個浣腸器,你會哭得更痛快,今天要把你的身體調教成忘不了浣腸的身體。」石黑一面準備浣腸,一面愉快的大笑。

「尤其你浣腸時的表清實在好性感,我都快要射精了。」川邊一面說一面和黑人一起把江美的大腿向左右分開。

「饒了我吧!不要啦!不要浣腸……」江美扭動著趴在椅子上的雪白肉體哭泣,有如散發出芳香的惱人雙丘隨著她的哭聲左右搖擺。

「她的屁股實在叫人受不了。」石黑把兩個肉丘慢慢向左右分開。

「啊……不要……太過份了……」

露出菊花蕾。

「不要看……不能看……」江美的哭聲愈來愈激烈。

「嘿嘿嘿!你的屁股眼真漂亮。這樣縮緊是怕難為情嗎?可是馬上就要張開了。」

「有這樣美妙肛門的女人,真是很少見。」川邊一面看一面說∶「你知道這是什么吧?這是毛筆,要用這個給你摩擦。」川邊拿著一枝很粗的毛筆在江美面前搖動。

「啊……不要……饒了我吧……」江美咬牙切齒,臉頰在床上搖動,就好像有蛇在身上爬,全身好像被電流擊中。

毛筆尖在屁股溝里活動,江美皺起眉頭,嘴唇在顫抖,「唔……」江美發出從喉嚨里擠出來的聲音。

「這樣好不好?」

川邊手里的毛筆在肛門上摩擦,江美的哭聲從哀號變成抽搐的啜泣聲∶「啊……饒了我吧……」像夢囈般的哼著扭動屁股。

「啊……」

(千萬不能夠有性感……親愛的……來救我吧……)想起在飛機上的那種感覺,整個下體開始火熱騷癢,不由已的扭動下半身。

就在這時候丈夫醒過來,「住手!你們要對江美做什么!」突然大聲怒吼,瞪大憤怒的眼睛。

「還要問做什么嗎?現在要特別疼愛你太太的屁股,嘿嘿嘿……」

「住手!不準動江美!」拼命搖動被捆綁的身體。

「啊……親愛的……哎呀……」聽到丈夫的聲音,江美瘋狂的掙扎。可是,川邊手里的毛筆沒有停止活動。

「你們快住手……千萬不能這樣對待江美!」

「啊……親愛的……」丈夫的聲音使江美回到現實里,發出嘔血般的聲音,可是那種痛苦也快要被毛筆帶來的強烈官能掩蓋。

被毛筆尖摩擦的菊花蕾,就像火燒一樣的炎熱,「啊……」江美發出分不出是喜悅還是痛苦的哭聲。

「敏感的肛門就有這個好處,很快就會有反應。嘿嘿嘿……」

「住手!我要殺了你們!」丈夫的臉為憤怒的痙攣。

「你不用這樣叫,不久以后,你太太就會主動的說要死了,或殺了我吧!」

川邊笑著說,同時筆尖在菊花蕾上繼續摩擦,目的是消除括約肌的抵抗。

「你們不是人!我一定要殺了你。」

石黑一拳打昏戶張,用布把嘴塞住。

「嘿嘿嘿,你老婆是我們的了。現在要浣腸,調教成離不開我們的身體,現在讓你仔細參觀自己老婆浣腸的樣子。」

「唔……」戶張的臉露出憤怒的表情,只能從鼻孔發出哼聲,江美緊閉眼睛啜泣。

石黑把戶張拖到最能看清楚江美屁股的位置,然后在眼皮上貼上膠布,讓他沒辦法閉上眼睛。眼前看到兩年沒見的江美的屁股和大腿,那是他真心愛過的肉體。

川邊看一眼戶張,露出得意的笑容,用一只手在江美的括約肌的四周推出,想把毛筆尖塞進去。

「啊……唔……快來救我……」江美發出痛苦的聲音。在熟悉女人身體弱點的川邊玩弄下,江美只好不斷的扭動全身,散發出性感。

「啊……啊……」

「好像有性感了,肛門也松了,可以開始浣腸。」

川邊用手指尖在微微隆起的肛門上摩擦。

「啊……不要……求求你。」江美一面叫,一面扭動屁股。

石黑拿來巨大的玻璃制浣腸器,在江美的耳邊說了幾句話,江美搖頭表示不愿意。

「你老公的生命完全看你了。」

聽石黑這樣說,江美哭起來∶「拜托你……給我……」

「你要用更大的聲音說。」石黑抓住江美的頭發用力搖動。

「求求你……給我浣腸吧……」江美費很大力量才說出來,可是石黑把江美的臉拉起來說∶「你不要小看我,要說正確。」

「求求你……我江美想要浣腸,想得身體騷癢……所以今晚給我浣腸……快一點……」江美說完就大聲哭泣,可是她的哭聲讓人聯想到有性的喜悅。

江美的丈夫戶張不忍看下去,把臉轉開,可是有一個黑人又把他的臉轉向江美。

這時候,浣腸器的管嘴插入江美的屁股里。

「啊……唔……」江美發出尖叫聲,也是江美向石黑表示投降的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