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猛龍出水

2015-3-18 激情小說

 

第一章  啟蒙教育

(上)

**********************************************************************
幾點說明:

mkk33 先生:你說那只能說你不知道那時的情況,我那時也下過鄉,和我一
起的就有地委書記的女兒、行署專員的兒子(他們都是和我玩尿泥一起長大的)

whs111大:叫你給說中了,我就是那年代的人,我說的有相當大的地方是真
實的,也是我親身經歷過的。只是作為文章寫就是“來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罷
了。

**********************************************************************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隨著舅舅上了一輛長途汽車。舅舅的手上多了一個大提
包,我問他:“里面裝的是什么?”他叫我不要問,說是吃的和用的東西。

我開始還比較新鮮,東瞧瞧西看看,但后來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等我醒來
已經是中午該吃飯的時間了。

舅舅拿出了幾個饅頭叫我吃,我吃了幾口,因為沒水喝,太干而不想吃。

這時車行駛在山區,一邊是陡峭的山崖,一邊是奔騰的河流,山花到處盛開
著,好一片山區風光。看著看著感覺有點頭暈,就給舅舅說了。

舅舅說可能是沒座過這么長時間的汽車有點暈車,就叫我迷著眼養神。

我迷了一會兒不知不覺的睡著了,等我睡醒那已經是傍晚時分,天已經黑完
了,借著陰陰的月光朦朧的看到房屋和街道。

車已經停了,我隨舅舅下車去吃晚飯。

這時,我感到頭還是暈暈的,好象還在車上一樣,也沒有什么食欲就沒吃什
么東西。

舅舅勸了我幾次,看沒什么用就沒有再勸了,后來又帶我去了一個地方,因
太黑,我也沒看清那是個什么地方,只知道那大概是個旅館類似的地方。

他和那的人好象特別的熟,就聽見他和一個女的說著什么,后來就帶我去了
一間房叫我睡覺了。

我也感到自己特別的累,就隨便洗了洗睡覺了。

半夜,我被尿漲醒了,拉完尿回來一看,舅舅沒在(我們住的是一個四人房
間,但其他床沒人)。感到有點餓就翻開舅舅的提包想找點吃的,看見一個用報
紙包好的包。

打開一看,怎么看見的不是舅舅說的吃的用的東西,而是一包我叫不出名的
東西。這東西還是挺重的,我怕給打壞了就連忙原樣包好放回去了。

找了半天,才找到幾個沒吃完的饅頭,我搖了搖水瓶:“怎么沒水啊!”提
起水瓶就出門準備去打開水。

借著門口那陰陰的月光,我吸著我的鞋子,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亮燈的房間,
沒走幾步一種奇怪的聲音傳進我的耳里。“磯磯嘎嘎”就象誰穿雨鞋采在爛泥中
一樣,我感到十分怪意,“沒下雨啊!怪了!”心里的確有點害怕,不知道這山
區有什么怪物出來了,該不會是舅舅原來給我講過的熊瞎子吧!

我繼續朝前走去,快接近那亮燈的房間,突然看見有間房的窗上趴著一個人
在那看著什么。

遠遠的看去那人沒多高大概比我低半個頭,頭發可比我的長多了,穿了件淺
色的背心和一條長的深色的褲子。

這時的我整一運動員打扮:上穿一件紅色的背心,下穿一條運動短褲。我好
奇的慢慢向他走了過去,他可能也是看什么太專心了,一直沒發覺我的靠近,我
挨著他也就著窗縫向里看去。

啊!我看見了什么?我簡直不相信我的眼睛,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又看進去。

沒錯,我看見里面有兩條白花花的肉體跌在一起。上面是個男的——啊!那
是我的舅舅。下面是個女的——我從來沒見過的。

舅舅正在抱著那女的做著伏地挺身運動,我看見舅舅那大雞巴在那女的雙腿
間的那個神秘的小洞中進出著,那令我奇怪的聲音正是從這里發出的。

而那女的象是高興又象是難過的哼著什么:“嗯……嗯……嗯……嗚……嗚
……嗚……”

舅舅一邊進出著那大雞巴,一邊小聲的說著:“日……日死你……給……給
你爽……的……看你……看你……還要……不要……”

那女的也說到:“啊啊……啊啊……啊……我……我……當……當然……還
要……插……插……狠點……日……日死我……算……算你……本……本事……

快……快……快……使勁……日……日……深點……“

我舅一聽到他說這話就象是受到表揚一樣,大雞巴飛快的進出著那小洞。嘴
巴胡亂的親著那女的嘴、臉、鼻子、眼睛。

那女的頭部亂晃,嘴里不停的亂叫著:“日……日……死我了……啊啊……

啊啊……啊……材……材哥……你日……日的……我……我……好……好…

…爽啊……我要……飛……飛了……啊……啊……啊……我……我要……流
了…

…流了……“

我舅名叫張文材,這女的又不是我的什么姨。她怎么叫我舅材哥呢?這時就
看那女的全身一陣痙攣,雙腳一直向前想蹬住什么一樣。就那及短的時間就全身
軟了下來。

我舅舅也猛的插了幾下,就象打擺子一樣,屁股一陣亂動,全身一抖,也就
軟趴在那女的身上。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倆人做那種事情,在那個年代這是多難的事啊!不由自主
的自己的雞巴慢慢硬了起來。

這是只有早上剛睡醒時才有的現象,而我的口中也感到十分干渴,感到天怎
么一下熱了起來,而在我身邊那人好象很冷樣不由的顫抖著。

我順便就把他環抱在胸前,就感到他的皮膚是特別的細滑,鼻中隱隱地聞到
一種特別好聞的暗香。

他對我的擁抱似乎是掙扎了一下,但又軟軟的象沒骨頭一樣。我為把他抱住
就用手往前一伸,到了他的胸前用力一抱。不好!我的手摸到了一團軟肉。

“啊!是女的啊!”我頭鬧一熱就把那懷中的女的抱住亂親起來。

那女的可能是剛反映過來,就猛的一掙,離開了我。

我連忙去拉她,“嘩啦”一聲巨響,這一不小心,我的腳踢到了我拿來的開
水瓶。

這響聲在平靜的夜里就象是放了一個火炮一樣,驚動了在房內外的四人。

我邊上的那女的“啊!”了一聲就朝旁邊的一間亮燈的房間跑去,而我被這
驚呆了,也沒再動作什么。

而房里的那女的聽到這兩聲響,連忙推開還壓在她身上的我舅起來了。幾下
就穿好了她的短褲和背心,拉開門一看:“啊!是你啊!材哥,是你帶來的那小
子。小琳呢?”

“小琳?小琳是誰?哦!她進那去了。”我看著她指向那女的跑向的那房。

我舅聽到她說的也就穿上了短褲,出門來了。

“你……你……你半夜不睡覺在做什么?我……我打你這娃。”我舅指著我
說道。

“我……我來打開水。”我心虛的回答道。

這時那房里的那女人出來拉我舅:“材哥,你這是做什么啊!這是飛兒吧!

好帥的小伙啊!來,進房來啊!“她又來拉我。

我和我舅隨她的拉而進了剛才那女的跑進去的房間。只見剛才跑進來那女的
爬在床上用被子蒙著頭,全身一抖一抖的,象是在哭泣。

拉我進來那女的就說到:“小琳,別哭了!起來見見你飛哥。”說完就去拉
被子。

我這才看到:這女的年歲和我舅舅差不多,漂亮的身材,長著一幅瓜子臉,
是屬于小巧玲瓏型的女人。

(待續)
第一章啟蒙教育(下)第二章初觸密處

通過拉開的被子我才看清楚剛才我抱著的那女孩。只見她臉型也是一副瓜子
臉,就好象是才進來那女的縮小版樣。細膩白嫩的臉上紅紅的,粉粉的,一雙可
以看出才哭過的大眼睛也是紅紅的,兩道彎彎的黑眉配搭在上面,加上那秀氣挺
拔的鼻子,還在抽泣的小嘴,口中整齊而雪白的小牙真是令人愛極。

我連忙走過去向她說道:“是小琳吧!剛才,剛才……”我不知道怎么表達
我的內心的不安和歉意。

“剛才怎么了?”舅舅看我提到剛才,就忙問道。

“他……他……他……”小琳臉紅紅的說道。

“你怎么她了?欺負她了啊!”舅舅向我問道。

“我……我……我……抱……”我不知道該怎么說明白,羞愧難言之際恨不
得找個地縫鉆進去,臉也變成了通紅。

“哈……哈……哈……沒什么,你倆早就認識的啊!小時候還在一起過的,
沒什么的。”拉我進來那女的笑著說道。

“小時候在一起過?我……我怎么不知道啊!”我驚詫的問道。

“你那時才五歲,你又不是神童,怎么記得啊!哈……哈……哈……”在一
旁的舅舅插嘴道。

“五歲?不可能。”

“沒有的事!”

我和那女孩一起叫起來。

拉我進來的女的對我說道:“在你五歲時,我帶她來你家耍過。你媽媽和我
還說好這是你的媳婦的。”

“你……你……你是?”

我舅舅看我叫不出那女的名就對我說道:“快叫劉嬢嬢啊!你小時候她帶過
你的。”

“劉嬢嬢,是不是真的?”我問道。

“什么是不是真的?是我帶過你,還是說小琳是你的媳婦?”劉嬢嬢笑著問
我。

這一問把我問了個大紅臉,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的問話。

這時本來已經起來坐在床上的小琳也羞紅了臉叫喊道:“媽,你……你……

你亂說,我……我不要……不要……“

“你不要什么?不要你飛哥?你不是天天在念叨他嗎?怎么又變了啊!”劉
嬢嬢對小琳說道,她又對我舅舅說道:“材哥,你看這小丫頭還知道害羞了啊!

你沒看她平時那個瘋樣。除了上房揭瓦,什么事都敢做的。“

這時小琳一直叫著:“媽,你就知道亂說,我好久瘋了?”

“好好好,我的琳兒沒瘋,是溫文爾雅的女孩。”劉嬢滿臉譏笑的說道。

“亂說……亂說……亂說……”小琳又叫道。

“說你這樣不好,那樣又不對。那你自己說啊!”

“反正……反正……”小琳說了半天也說不出什么來,急得臉更紅了。

“好了,好了。不管小琳是什么?都是我們的好乖女。別再急她了,看她急
得那樣。”舅舅看小琳急得那樣,就打圓場般說道。

“還是材叔好!我媽就知道急我。”小琳這下可找到了依靠。

“當然是材叔好啊!要不然你怎么成他的侄媳婦了啊!”劉嬢嬢繼續逗著小
琳。

小琳一聽臉更加羞紅,忙說道:“媽!再說我不理你了。”

這一說逗得我們大家一起笑了起來。小琳看大家都在笑她,就把頭趴在被子
上亂搖著,說著什么我們都沒聽清的話語。

這時舅舅問我:“你不睡覺起來做什么?”

我說:“餓了,又沒水喝,來打水。”

劉嬢嬢聽我說餓了就連忙怪舅舅:“你這大人,怎么和小孩子一樣。不知道
給他吃啊!”

我舅辯解道:“剛才吃飯時他自己說不想吃的啊!”

“那你就叫他餓著睡覺啊!你啊!算了,這還有點飯,我給你炒蛋炒飯。”

劉嬢看說我舅沒用就給我說道。

“媽,我也要吃。”小琳聽說有蛋炒飯就一下跳了起來。

“好好好,也給你炒。”劉嬢就進這間房的里面去炒飯了。

我和小琳吃過蛋炒飯,人也熟了起來,我倆互相問對方的學校情況、學習情
況以及其他的東東。聊著聊著,兩人之間也沒了什么拘束。吃完飯后,我倆還繼
續聊著。

劉嬢收拾完吃過的碗筷后就說:“這么晚了快去睡覺。”

我倆正聊得起勁誰也不愿意就此罷休,都一致反對著。

我舅看我倆聊得正起興就說到:“反正現在已經放假了,明天又不用早起,
不管你倆了。一會飛兒就在這睡吧!我們去睡了,趕了一天的路,我也累了。小
影走啊!”

小影是劉嬢的小名,她名叫劉依影。她還有個雙胞胎的姐姐名叫劉依倩(她
的事情在今后的文中會談到的)。她兩姐妹都是我舅舅的同班同學,姐姐劉依倩
才是我舅的妻子。劉嬢的丈夫陳叔是個開車的,因車禍三年前去世了。劉嬢就靠
在這縣城中開個小旅店,一方面維持生計,另一方面好將就女兒陳琳讀書。

劉嬢叮囑了我倆幾句后跟我舅走了。

第二章  初觸密處

我和小琳又閑聊了一會兒,這時我感到有點冷和累,就說:“琳妹,我有點
冷了,也有點累了。我也上床來,好不好?”

坐在床上和我聊著的小琳猶豫了一下就同意了。

上床我感覺是舒服多了,聊著聊著不由自主的我倆都躺在了床上。這時我聞
到了小琳身上的香氣,這使我有了抱住她的沖動,就慢慢的試著向她脖子伸手。

這時我的心情是又想又有點怕,怕她像剛才那樣叫喊起來那就麻煩了。誰知
道一伸手小琳就感覺到了,她就順勢抬了抬頭,讓我的手伸了過去。

這時的我心情是相當的高興:啊!小琳不反對了。我就順勢收緊伸過去的手
臂把她抱著。誰知道一輕輕的用力,我倆的嘴就對在了一起。這時小琳嘴里嘟囔
著什么想掙扎著離開。而我這時心中狂跳起來,什么也不顧了,就對著她的嘴狂
親起來。

親著親著,小琳慢慢的軟了下來,再也不掙扎了,反而主動的親起我來了。

這樣親著親著,我倆彼此都能聽見對方那狂跳的心聲。而她那小小的胸部突
起頂在我胸部也感覺特別的奇異,我心中也慢慢的升起了異樣——這是我從未領
會過的異樣,也是第一次與一個女孩這樣抱在一起親吻(當然讀幼兒園時除外,
看我長大的嬢嬢都說我在讀幼兒園時就喜歡抱著女孩睡覺,要不我會不睡覺而哭
鬧的)。

我頓時感到心中有股熱浪在上涌,我的手也隨著熱浪的上涌在她的背上亂摸
起來。我感覺她的背上細滑非常,不象我們男生那么粗糙的皮膚。摸了一會,我
感到她身上的那件白色帶花邊的背心有點礙事,就想脫掉它。我慢慢的拉著她的
背心,她那件背心伴隨她的配合一下就脫掉了。這時,我看到她那雙挺拔的小椒
乳,上面挺挺的兩個小紅豆實在是逗人喜愛。這令我一下就撲上去親了起來。

這時小琳就雙手推著我的肩膀,想擺脫我的親吻。而我抱住她的雙手也就加
了力量。她推了幾下沒推開后也就沒再推了,這時她的頭部亂擺,嘴里也“咦咦
呀呀”的亂叫起來。

我兩邊輪換著親吻她的雙乳,手也在她背上亂摸著。過了一會,我的手向著
她的下身奔去。

她一下感覺到了我手的移動,馬上用手拉住我的雙手,以阻止我的動作。嘴
里叫道:“別……別……別……不……要……不要……我……我……我怕……我
怕……”

我溫情的對她說道:“琳妹,怕什么啊!我……我是真的喜歡你,是愛……

愛你的。“

她聽見我說后就猶猶豫豫慢慢的放松了她的雙手,慢慢的再次抱住了我。

我感到她的抵抗消失后手就伸向了我一直向往的地方。這是我第一觸摸到女
孩子嚴密保護的領地,我感到十分的新奇,就象是第一次拿到父母給我買的玩具
那種心情一樣,不,還要特別一些,那是難以用言語表達我的感覺,又緊張又小
心翼翼,生怕把它摸壞了一樣,輕輕的,輕輕的撫摸著。

小琳也隨著我的撫摸而亂亂的搖動著她的軀體。嘴里也亂亂的叫著什么我沒
聽清也沒想到聽清的聲音。而隨著我的觸摸我也慢慢的感覺到那地方開始濕滑起
來,這使我感到特別的怪異,就慢慢的脫下她的小內褲。

這時的小琳又象是擺脫又象是在配合我,不斷的扭動她的身體,不一會,我
就將她那小內褲拉離了她的大腿,誰知伴隨她的扭動就整體脫離了她的身體。

我這時就第一次看到了她那具有神秘意味的地方。這是多么美麗的地方啊!

細細的小草環繞著她那根粉紅的小肉線,而孱孱的流水就由那線中慢慢滲出。

那流水帶來一股無法形容的氣味:似花香?似粉香?還是什么別的香?反正
那是一種我從未聞到過的令人心情別樣的香氣。

我這時就象支狗一樣在那神秘的地方嗅著,鼻子也不由自主的觸向那地方。

雙手再次撫摸著她的那條肉線,撫摸之下感到那肉線是兩片肉片合蓋而成的,
慢慢分開那兩片小肉,看見那有個兇,而那孱孱的流水也正是從那里滲出的。

那香氣也是從那里冒出來的。

這時的小琳嘴中發出了令我不知所措的聲音:“不要……要……摸…摸了…

要……要……要……不……要……不……要……啊……啊……啊……“

我不知道究竟是要還是不要,但我也沒管她那么多。而這時我下身的那條平
時只可能是在早上才會翹起的小肉棍也挺得直直的,就象是想沖破內褲的阻擋那
樣頂著,使我也特別的不舒服。我就順便側了側身脫下了我的那條內褲,解放了
那條早就想出來的肉棒。

而小琳看到我的這條小肉棒,也顯得特別的驚奇,想看又不敢看的心情一下
就表現在她那早就通紅的臉上。

這時的我也不知道該怎么樣做,就只知道抱住小琳亂親,手也在她那迷人之
處撫摸著。小琳也隨著我的親吻搖擺著她的身體。扭了一會,她也開始在我身上
亂親起來。慢慢她的小手就抓住了我的小肉棒撫弄起來。

伴隨我倆嘴在對方身上的漫游和撫弄,我和她身上也不斷冒出細細的熱汗,
搞得她和我全身都是水,就連我倆身下的席子也象是浸泡過水一樣滑滑的,我倆
就象是在水里游弋一樣在席子上滑來滑去。

“啊……”突然小琳大叫了一聲,緊接著全身就象是痙攣一樣一下繃緊了。

這種情況僅持續了一秒鐘,她就全身軟了下來,就象沒骨頭了一樣。迷人之
處也隨著她的軟化而冒出了一股乳白色的急流。

而我伴隨她的繃緊和放松也一樣發生了繃緊及放松,我的小肉棒也冒出了一
股濃濃的乳涕。而這乳涕也發出了一種奇異的氣味。這兩種氣味一混合后在房中
產生了一種叫人沒法述說沒法形容又令人特別舒心的氣味。

這時我一種十分疲憊的感覺升起,我和小琳互相繼續親吻了一會就慢慢的睡
著了。

*********************************
**幾點說明:

1 、我前幾天發的第一章(上)自己又仔細讀了一下,感到十分的不滿意。

可能是發表太倉促沒細致看看的原因吧。所以在此請各位原諒,我今后的發
文會慢一點,但我會一直把他寫下去的。

2 、關于回貼的問題,我想說的是:如那些沒什么意思的話語就最好不要回
了,我希望回貼者能給我的文章的進步有所幫助,而不是什么“頂頂”的。

3 、上篇回貼中看到有的說:該文鋪墊太多。但我認為:不管是什么文章,
哪怕是H 文,也不可能全是床上的行為,全是“啊……啊……還……還……”的
篇幅。就我看來,就象是最早的一級片一樣沒什么意思(全是動物行為),什么
故事情節也沒有,初看一兩部還有點新奇感(畢竟才開放才接受這種東西),多
看就沒什么意思了。

而現在我也包括我的許多朋友是不看一級片的,要看也就是看看三級的片,
最多就看看一級的帶有故事情節的。那些沒故事情節的“動物片”我們是決不看
他的。這也是我看H 文的情結所在。

4 、要是哪位讀者不喜歡、不贊同我的看法,可以互相討論提高的。

第三章  世外桃源

“咚咚咚”一陣急切的敲門聲吵醒了正在酣睡的我。我張開朦朧的睡眼望了
一眼,“哎,誰啊!”又瞇眼繼續睡去。這時門外傳來舅舅的叫聲:“還睡啊!

該起來了,太陽都曬到屁股了。“

我又揉了揉雙眼,努力張開它們。說道:“累死我了,再睡一會啊!”

舅舅就說道:“今天還要趕路呢,再不起就不行了。”

我聽到舅舅這樣說就驚詫了:“啊?還要走啊!還有多遠啊?”

舅舅說:“怎么不走啊!還沒到家呢,不過沒多遠了,就十多里。”

我聽舅舅這樣說后就放心地說:“那點遠,我再睡會。一會再走啊!”

“不行l起來!”隨著舅舅的嚴厲的聲音就傳來更大聲的敲門聲。

“咚咚咚……”

我見舅舅這樣只好起床了。

穿好衣褲后一開門,看見舅舅把我們的東西早就拿過來了。除了昨天那些東
西,還多了一包棉布包裹。我就問舅舅:“這是什么?”

“你舅媽的東西。”舅舅回答到。

這時劉嬢嬢給我的包里塞了幾個玉米做的饅頭,說道:“路上吃的。”

我感到有點不解:十多里路不就一會的時間嗎,怎么還帶吃的?

但我沒好意思問什么。就說:“琳妹還在睡覺吧,叫她和我們一起去吧,反
正她也放假了啊?”

舅舅說:“對啊!叫她一起去,他倆還好一起玩呢。再說有空時也好叫飛兒
給小琳補補課啊!”

“好啊!好啊!媽啊!我要去。我要和飛哥一起去啊!”早就醒來在房中聽
我們說話的小琳叫喊起來。

“小琳啊!不行的,過兩天有人來給她看病的啊!”劉嬢接話說道。

“啊!她有什么病啊?”

“怎么一直沒聽你說過?”我和舅舅一起叫了起來。

“也沒什么大問題,前段時間她叫喊小肚子痛,醫了幾次就沒看好。這次醫
院的陳院長說華西醫大的婦科專家要來,我就叫給她看看!”劉嬢解釋道。

“可現在不沒事了嗎?我沒痛了啊!我不干,我要跟飛哥去。不信我跳給你
看。”小琳這下不干了,還就在原地蹦了幾下。

“不就晚三四天嗎?看完我就送你去。”劉嬢勸說道。

“好琳妹,有餐醫嘛!怕什么呢?不就過幾天嗎?”我也幫劉嬢勸道。

“是啊!是啊!小琳,過四天你媽沒送你來,我就來接你去好不好啊!”舅
舅也勸到,并給小琳下了保證。

“那說定了,不許賴啊!”小琳這才放松了那高翹的嘴巴。

“一定,一定。那我們就走了,你不準再鬧了啊!”舅舅連忙保證道。

“再見,材叔!再見,飛哥!”

“再見,劉嬢!再見,琳妹!”

……

經過一陣依依不舍的告別,我和舅舅才離開了她們母女。

我和舅舅上路后我才知道,這路不是什么大道,而全是翻山越嶺。因前幾天
才下過雨,山路上也特別的滑。我小心翼翼走著,但還是摔了幾次,好在舅舅是
走慣了這山路一路拉著我,我才沒摔下山去。才沒走多遠,我就成了個泥猴了,
也累的不行了。

好不容易我們走上了在這算最平坦的大道。這時我看到那滿山遍野的山花,
那許多許多全是我叫不出名的山花。紅的、紫的、藍的、黃的……

最令我感到新奇的一種花那竟然是混色的,這種花是由紅黃綠這三種顏色間
隔構成的。舅舅說這花叫做“色跳花”。我問舅舅為什么叫這種名?他說他也不
知道,只是聽山里的人說叫這名。我剛想采幾束花下來。舅舅就說這花只能看不
能采。我問為什么?他說這花有毒。

“啊!有毒啊!”我看了看這漂亮而又令我不安的花,頓時有種說不出的感
覺涌上心來。好象該是這花和我有什么親近的味道,這花會使我的整個人產生出
什么影響一樣。

我們穿行在花叢中,就象是在花園中漫步一樣。我想:下次我一定帶小琳來
看看走走,那她不知會有多高興啊!我倆就是該在這里住下才不枉過此一生。

我心中暗暗下定決心:今后我有錢了,一定在這里建一棟房子,一定要住在
這世外桃園的地方。這是花園般的山嶺,這是我的地方。我不由叫出來:“這是
我的,這花園是飛兒的!”

舅舅聽我的叫喊,看了看我,說道:“你真是個小孩子!”

我愛不釋手地看著這塊美麗的地方,不是舅舅不斷的催促,那我真的不想離
開這充滿魅力的樂園。

我依依不舍的跟舅舅離開了那地方。在路上舅舅又給我講了許多山區應有的
知識:什么防毒蛇的辦法啊,什么采天麻的方法啊,什么看方向的方法,識天氣
現象啊等等,我想這該是在這生活所必需的。

聽著聽著,問著問著,不知不覺時間過了很久,天也慢慢接近黑暗了。這時
我們來到了一小山坡,這山坡雖然是比較普通的,但在坡前有一條小溪。那山水
順山勢而下,“嘩嘩”的流淌著。

“唏”,這時突然間的一陣尖銳而刺耳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連忙追著聲
音的來源看去:暈,原來是我舅舅用手放在嘴里發出的。我還沒搞明白舅舅這是
怎么了,就看到那山坡中移動了一下就有個門洞大打開來。從里面跑出一個人,
直向我舅舅撲來。

轉眼間這人就和我舅舅擁抱起來,還說著什么我聽不清楚的話語。我仔細一
看:啊!這不是劉嬢嬢嗎?她怎么跑到我們前面來了啊!不,不是劉嬢嬢。這女
的比劉嬢嬢要矮小一點,穿著打扮也和劉嬢嬢不太一樣。

他倆擁抱了一會才想起還有我這人在旁邊。我舅舅就喊我叫人。

我也不知道該叫什么,只得含混的叫了一聲:“劉嬢好!”我感覺這聲音也
就只有我才能聽見。

“飛兒,怎么不叫人啊!”舅舅沒聽見我的說話就喊了起來。

“這是飛兒啊4看多帥的小子啊!”那女的接過話說道。

我想混不過去了,看他倆的關系她可能是我的舅媽吧!不管了亂叫:“舅媽
好!”

那女的一聽我叫她舅媽,連忙把我抱在她的懷里,說道:“哎!我這是第一
次聽見你家里的人叫我啊!這飛兒真乖啊!”

“我還以為你笨得還要我教呢?好在沒給我丟臉。哈哈哈,進去吧!”舅舅
這才笑著說道。

(待續)

第四章  繼續教育

舅媽拉著我的手帶我進了這個山洞里,經過舅媽的介紹,我了解了她們這個
“家”。

這是一個天然的山洞,只不過通過舅舅把他改造了一下,自然的門用滑行的
軌道,在里外均可以輕松的開閉。

這山洞被木材分隔成幾“間”(實際就是幾大塊),舅舅他們住的是一間,
一間是舅舅的工作間(這間“房”舅媽說舅舅是不準人進去看的,那是舅舅怕別
人搞亂了他的東西),給我留了一間,還留了一間算是“客房”,一間算是“客
廳”,一間算是櫥房,山外那條流過的小溪在洞內穿過,櫥房和廁所就緊挨著小
溪,還有一大間喂著豬牛羊。

這山洞挺高的,雖然喂著家畜和在里做飯,但一點沒感覺到有什么難聞的氣
味,而現在是大熱天,在里面也沒有熱的感覺,還挺舒服的,美中不足的是整個
洞中就靠煤油燈照明。

舅媽帶我轉完后問我還缺什么不缺?

我說:“沒什么缺的了,這簡直太好了I惜……”

“可惜什么?”舅媽問我道。

“可惜沒電燈啊!”

“白天有電,晚上節約用油啊!那不好買的。”

“白天有電有什么用啊!”

“你舅做實驗用啊!好了,你今后就知道了,歇息一會,收拾收拾就快吃飯
了啊!我去做飯了。”舅媽說完就出去了。

我打量著我今后居住的地方,床是木板搭建的,還搭建了一個書桌,還有兩
張板凳。床上看得出是新的一套被子、床單及枕頭。我把我的東西整里好后就出
去看舅媽在做什么?

“別亂搞,一會啊!乖啊!”我走近櫥房就聽見舅媽在說話。

“別啊!小心飛兒看見了啊!”又聽道舅媽急切的聲音。

“沒事,他剛才還在收拾他的東西呢,不會很快的。我好想啊!”這時傳來
舅舅的聲音。

“唉,真拿你沒辦法。你就象個小孩子一樣啊!”

這時我聽見舅媽“啊啊啊啊”的叫聲傳來,其中還混著“吱吱”的聲音和
“嚗嚗”的聲音。

我感到奇怪,就慢慢的輕輕的躲在櫥房門邊看他們。

這時我看見我舅舅在舅媽背后雙手環抱著舅媽,倆人的褲子都脫掉掛在小腿
彎上。

舅舅的屁股不斷的運動著,那“吱吱”的叫聲就從那里傳出,而舅媽手上還
拿著菜刀,隨著舅舅的運動手上的刀也在菜板上胡亂的剁著也就形成了“嚗嚗”

的聲音。

不一會,舅媽把手上的刀放下了,反手也抱住了舅舅,口中的“啊啊”聲更
加急劇。而舅舅也加快了運動的節奏,“吱吱”聲密集起來。

過了一會,舅舅把舅媽翻轉過來,舅媽的身體就靠在灶板上。舅舅還將她一
只腳提起來,單手分開舅媽那密處的兩片肉皮。

這時我看到舅媽那紅紅的小洞,上面一半密密的蓋著一片黑草,洞中流出了
細細的水流,這時我想起了我看過的一篇手抄本上寫的:

此物看來真稀奇,芳草蓋上半天地;整日不見陽和光,成天水流穿不息。

不見魚兒水中戲,唯有大棒穿進去;抽插進出倆人歡,只聽淫聲不停息。

這正是這小詞的真實寫照。而這時舅舅就把他那比我那小棒粗長均有一倍的
大肉棒向那小洞刺了進去。

“才哥!輕點啊!我小穴被你搞爛了啊!”舅媽叫喊起來。

舅舅也沒管她說什么就一個勁的穿進拉出,直搞得舅媽那小洞象小孩的嘴一
樣,一開一閉的,好看極了。

“啊……啊……啊……日……日……很……很點……快……快點……啊……

再……再……深……深點……啊……我……我……我不……要……要了……

啊!

再……來……啊……要……要……要……啊……“

“啊!”只聽舅媽的一聲大叫,緊接著全身痙孿起來。

舅舅也隨著舅媽的大叫而全身緊蹦起來,而僅僅過了一秒就全身軟化下來,
舅媽也隨舅舅的軟化而全身隨之軟化下來。倆人好象全身的力氣全部都已經用完
一樣,那樣子就象是連呼吸也再沒了力量。

過了一會,舅媽推開舅舅說道:“快穿好衣服,一會飛兒看見了那就麻煩了
啊!”

舅舅也掙扎著穿好了褲子,也幫舅媽穿好了褲子,他也沒忘在穿褲子時順便
用紙給他大棒和舅媽的小穴處擦拭了一下,誰知一擦拭才知道他倆流的水太多了
一會就把一張紙全打濕完了。

擦拭了一會也沒怎么擦干凈,就聽舅媽說:“算了,一會再說吧l點,飛
兒也該餓了啊!”

舅媽幾下就拉好了她的褲子,開始繼續做飯。舅舅也慢慢向門口走來。

我看沒辦法要碰在一起了,就裝著剛才來一樣說:“舅舅也在這啊!我說怎
么沒找見你呢。舅媽在做什么好吃的啊!”

舅舅說:“我也是來看看你舅媽做好飯了沒啊!飛兒你也是餓了才想起來的
吧!”

“是撒,是撒!”我連忙說道。

“我看你們倆全是餓死鬼投胎的啊!這不我正忙著在做嗎。馬上就好,等等
啊!飛兒乖!”舅媽在里面忙說道。

“沒什么,我還不是很餓。舅媽,需要我做什么嗎?!”我連忙表示道。

“這里不用你了,出去給你舅舅說會話就好啊!”舅媽連忙推辭道。

“舅舅,我該怎么辦?每天怎么安排啊?!”和舅舅走出來,我問舅舅道。

“你每天早上起來吃了飯后就去放羊,晚上回來我給你上高中的課。”舅舅
嚴厲的說道。

“放羊啊!我不會的啊!”我沒想到放羊這件事會叫我去做,再說我也做不
來啊!

“不會,我會教你的啊!你該不是說你怕羊吧!”舅舅開始激我起來。

“怕!那小東西我怕什么啊!它又不是老虎,就是老虎我也不怕啊。不會就
是不會啊!你教我就好啊!”我反映極為強烈。

“該不會是課全由你一個人教吧!”我現在開始有點怕舅舅了。

“那我來教你的語文、英語。好不好啊!”端飯出來的舅媽對我說道。

“好好好,最好是全由你教我啊!”我高興的對舅媽說道。

“我數學、物理不行,那是你舅的強項。”舅媽推辭道。

“不行,全由我來。你舅媽的事多呢!你還要不要她歇息了啊!”舅舅急不
可耐的說道。

“啊!我……我……我……”我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才哥,我行的啊!你也不事情挺多的嗎?你那研究……”舅媽幫我給舅舅
說道。

舅舅一聽到舅媽說“研究”二字,立刻說道:“小倩,這次我到S 市找到了
XXX 拿到了‘T ’物質啊!我的研究可以進入實驗了啊!”

“啊!‘T ’物質拿到了啊!那你就可以成了啊!但那XXX 不是要冒險了啊!

他不會有什么吧!“舅媽又高興又為XXX 擔心的說道。

“我想不至于吧!XXX 他們所里管理一片混亂。少點‘T ’物質也不會就追
到XXX 的身上的啊!但我這也是給他好說歹說他才同意給我的。你也知道他是個
膽小怕事的人啊!要其他人也沒這樣麻煩了啊!”舅舅也說道。

“你不要怪他膽小如鼠,誰叫我們是‘右派’呢!”舅媽安慰舅舅道。

“也是啊!”舅舅附和著舅媽的話語說道。

“‘T ’物質?是用來做什么的啊!”我被他倆的對話搞得糊里糊涂的,反
正是搞不明白就問舅舅。

“你還太小,你還不懂得的。今后你學了就知道了。可別對人說啊!時間不
早了,你也該睡覺了。明天還起來放羊呢!”舅舅對我說道。

“那好吧K媽。我去睡了啊!”我懶洋洋回答著。

“早點睡啊!有什么就說啊!”舅媽也回答我道。

我就隨便洗了洗睡覺了。睡到半夜我被自己的尿漲醒了。這時,耳中傳來了
我十分熟悉的聲音。那是我這幾天常常聽到的男女間做那事的聲音。我拉完尿就
順著聲音輕手輕腳的走去。

“啊……啊……啊……死……人……死……流氓……不要……別鬧了……癢
……死……了……好……好……哥……哥……好……老……公……啊……不……

要……不要……玩了……啊……好……難受……“這是舅媽的叫喊聲。

“是你說要試試的嘛,我才剛開始呢,你就受不了了?!”舅舅挑逗著她說
道。

“死鬼,你玩過多少女人了,舌頭比狗舌頭還厲害,啊……別咬嘛,我不說
了還不行嗎?”舅媽又連忙叫道。

“那你幫我吃一下啊!”舅舅說道。

“好……好……好……我給你含啊……”舅媽語不成聲的答道。

“好……好爽啊!比你妹……行……行多了……”舅舅氣斷斷的叫了起來。

“啊……你……又……又……給……她……她……偷……偷吃……了……啊
啊……”舅媽又象生氣又象沒生氣的叫道。

“你……你……別……吃……吃醋……醋……啊……我……我不……不……

天天……給……給你嗎……啊……來……來……來……我給……給你……你
……

好……的……啊……“

“來……來……就來……還……還怕……怕你……啊……啊……”

“要……要……搞死……我……我……了……啊……啊……搞……搞得……

好……好啊……加……加油……好哥……哥……用力……用力……啊……“

隨著舅媽的叫喊聲,我也聽見了舅舅的“嘿嘿”出氣聲以及那晚我聽到過的
破鞋走爛泥的“吱吱”聲。

我看到我舅把舅媽的雙腳抗在肩上,下身快速的運動著,大棒子不斷的進出
著舅媽那迷人的小洞。

而這時舅媽只有“哼哼”的出氣聲了,她的雙手緊緊抱著我舅生怕自己掉了
似的。配合著舅舅的運動。

“快……快……快……點……啊……搞……搞深……點……爽……爽啊……

我……我……我……啊……“突然間舅媽大叫了一聲,叫嚷道:”我……我
……

完……完了……死……死了……“人再也不動彈了,全身好象是被抽去了力
氣一樣,整個人灘成一團爛泥了。

舅舅連忙加速運動了幾下,全身一陣痙孿,象打擺子一樣抖動了幾下,也如
舅媽一樣灘了下來。

(待續)

第五章  初露鋒芒

我看到了舅舅和舅媽的表演后,回到我睡的地方,但怎么也沒法入睡,心情
格外不一樣,就象是有什么東西在陣陣上涌一樣。

有了與頭天看到舅舅和劉嬢的表演后也不一樣的感覺。我想這是因為我和小
琳在一起后會有所不同吧!

我感到我那小棒特別特別的挺特別特別的硬,就想找個什么樣的小洞放進去
插一下才好。

臉也漲得飛紅,感覺特別特別的燙,我全身都冒出了汗,但小琳也沒在我該
怎么辦呢?無意識的我用手撫摸了一下我的小棒感覺是特別的舒服,這時心中想
象的是小琳在撫摸著我那紅硬的小棒。

一會,我的小棒尖頭上怒射出一股白色的液體。隨著那液體的噴射,隨之而
來的是全身的疲憊,舒爽。不一會,我就入睡了。

“飛哥,插進來啊!進啊!”小琳叫喊道。

我緊抱住小琳,在她身上搖動著。我把我的小棒插進了小琳的小洞,我也沒
感覺有什么不一樣,就象我平時撒尿一樣射出了白尿。

而這時小琳卻不高興起來,我問她怎么了?突然間她就向遠處跑去了。我怎
么追也追不上,一會她就不見了。

“琳妹,小琳。等等我啊!你怎么跑了啊!”我一陣叫喊,她再也沒出現。

“醒醒,醒醒。”一陣叫喊聲及推動,使我從睡夢中醒來。

“琳妹,琳妹呢?”我張口就叫。

“哈哈哈,怎么夢見小琳了啊!”

“啊K媽啊!小……琳……小琳她沒來啊!”我不知道該怎么說話了。

“她啊!還有幾天才來呢。怎么你該不是想你老婆了吧!”舅媽滿臉的嘻笑
回答我道。

“才沒呢?舅媽你亂說。”我羞怯的辯解著。

“是嗎?你看你那小弟弟翹多高啊!還說沒呢?這被單上是什么?該把會你
這么大了還懶尿吧!哈哈哈!”舅媽猛的拉開我的被蓋,指著我的滑精說道。

“這……這……這是怎么回事啊!懶尿也不象這樣啊!”我故意裝不知道問
到。

“舅媽,你做什么啊!啊……啊……啊……啊……”突然,舅媽抓住我的小
肉棒撫玩起來。我頓時感到一種從未有的感覺涌上心來,什么也不管了,什么也
不想了,只是感到爽極了。

“小子,人不大鬼不小啊!哈哈哈!”不知道什么時候舅舅進來了。

“才哥,他不愧是你的外侄,這雞巴跟你的一樣啊!”舅媽嘻笑道。

“去去去,就知道亂說,這怎么一樣呢?他才那點點粗,沒法比啊!”舅居
連忙說道。

“他才多大啊!你原來呀也不就這點大嗎?還不是后來才慢慢長大的啊!”

舅媽說道。

“難說,也許他的就這點大了呢?”舅舅戲道。

“那才怪!他長大了一定比你的大,不信我倆打個賭。”舅媽還是堅持道。

“算了。算了。我才不和你賭呢。你沒那次賭輸認過的。就算認輸我還是輸
啊!反正我輸是輸贏還是輸啊!”舅舅臉色怪怪的說道。

“那有啊!啊……你……你……你說……你……又說那去了啊!你…你……

你……“舅媽開始還認真的說著,突然之間,臉一紅象是想起什么了就沒說
下去了。

后來,我才知道舅舅他倆賭過幾次,凡是舅媽輸了就要在床上找回來,常言
到:“床上的戰爭最終勝利者是女人,失敗者是男人。”

我一直在仔細聽著他倆的對話,實在是忍不住了就叫了起來:“啊…啊……

啊……啊……舅……舅媽……你……你……你再重……重點……使……使勁
……

好……好……好爽……啊……啊……啊……啊……啊……“

一股濃白色的射流從我那小雞巴的尖端噴發出來,而這時舅媽正扶摸著我的
小雞巴,臉側面傾向我的下身。這股射流一下就射了出來,還有一小部分射到她
的臉上。

我看著我的射流噴到了她的臉上,一下被驚呆了,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喲喲喲!挺有勁的啊!射的這么遠啊!比你舅行多了。哈哈……”舅媽一
邊擦著臉一邊說道。

“你該不會是想吃這童子吧?”舅舅問道。

“嗯……你……你……你在說……什么……”舅媽一下臉上變得通紅。

“好了,好了,要也不是現在啊!該叫他起來了,天氣不早了啊!”舅舅催
促到。

我聽了舅舅的話就想起床,但怎知我全身軟軟的沒什么力量,我也不知道這
是怎么搞的。

“飛兒,再躺會。一會再起來吃飯啊!”舅媽連忙說道。

“那就一會啊!別再睡著了啊!一會還去放羊呢。”舅舅也就順口說道。

“放羊……我……我……不會啊!”我一聽到放羊就急急的說到,人也挺了
起來。

“年輕是不一樣啊!這樣快就行了啊!一會吃完飯我帶你去放羊啊!”舅媽
笑嘻嘻的說道。

吃過早飯,我在舅媽的帶領下把羊趕到了離住地有一兩公里的地方,這里是
一條山谷地帶。

平平的有一片草地,旁邊還有一條山溪緩緩流淌,一邊是一片原始森林順山
而上,而另一邊則是陡峭的山崖。這里真是山清水秀的地方啊!

我們把羊趕到這里(與其說是趕還不如說是羊帶著我們,我想這是它們早就
熟悉的地方了吧),太陽慢慢爬上頂了。

我和舅媽把羊放出后,就坐在林邊,舅媽叫我拿出我舅給我買的高中語文書
給我講起課來。

(待續)

第六章  生活過程

舅媽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教師,在她深入淺出的教誨下,我很快學會了她預
定的課程。

這時已到了中午時分,太陽直射烤得人混身冒煙,我倆都感覺十分的熱。

我把我的上衣全部脫掉了,看見舅媽時我頓時呆了。

這時舅媽的汗水已經把她的上衣打濕了,整個上衣就緊貼在她的身上,她胸
前那挺拔的雙峰雖然還被二層布蓋住,但那似現似隱更是令我感到有一種十分怪
異的感覺,口干舌燥的難受極了。

我猛的起身跑到小溪邊,大口大口的喝著溪水和洗著發熱的頭腦。

這時舅媽也跟了過來看我這樣就對我說道:“飛兒,你怎么了?”

“我熱,我渴啊!”

“那你也不該這樣子喝冷水啊!這樣會搞壞自己身體的。來~~在這蔭處坐
下。”舅媽忙著拉我來到樹蔭下坐著。

她也是熱得受不了了吧,就解開了上衣的兩顆鈕扣。

這時,我看到她那挺立的雙峰,想起昨晚她和舅舅做的那事,頭腦發熱,什
么也顧不上管了,一下撲在她身上對準那挺立的乳峰親了起來。

“啊……別……別……別……我……我……我是、我是……你……舅媽……

啊……“舅媽驚叫著連忙推開我的頭。

我頓時被驚出一身汗來,是啊!她是我的舅媽,我這是在干什么啊!“啪啪
啪”我不禁自責的打起自己來。

“啊!別、別……飛兒……你別!”舅媽看我打自己,馬上過來抱住我。

我混身發抖,在舅媽的懷抱中好一會才平靜下來。

一會,舅媽就帶我上山去采野果吃。吃著玩著,不知不覺的到了下午,我倆
趕著羊群回到了住的“家”。

舅媽忙碌的做飯,我對自己今天的過錯還是感到十分的自責。就到舅舅那去
向舅舅坦白了今天發生的一切。

舅舅思慮了一會兒對我說:“飛兒,今天你雖然是有錯,但你能及時的認識
到,并能及時的給我說,這是好的。這也不能怪你,我這幾天也做的不好,算是
害了你吧!好在過幾天琳兒就要來了。”

后來舅舅又教我對一個女人特別是處女的一些做法。這些話使我茅塞頓開,
對女人再也沒什么神秘和好奇感了。

吃過晚飯,舅舅開始給我上課。舅舅同舅媽一樣,講課全是深入淺出。特別
是舅舅,講課時風趣和嚴謹并存,這樣使我很快的學到了他要求的內容,同時他
對我的聰明才智也給予了充分的肯定。

就這樣許多天不知不覺的過去了。白天,我獨自一人趕羊上山,舅舅搞他的
研究,而舅媽則去種地什么的。到了晚上,要不是舅舅,就是舅媽就教我讀書。

小琳還是沒來,而我白天黑夜安排的滿滿的,的確也比較累,晚上學完做完
作業就睡覺,也沒想也沒聽到舅舅他們的做什么了,只是有時做夢時會夢到和小
琳做什么,早上起來會看到床單上有留下的痕跡。

有一天,我去放羊,一不小心被蛇咬了,好在不是什么太毒的蛇,我把小腿
扎緊忙回家后叫舅舅給我治療。

這事把舅舅舅媽嚇壞了,治療好后,舅媽就把她做好的蛇藥放在我懷里,還
專門給我講了放毒蛇的辦法和治療方法。

(待續)

第七章  治踩人

這樣過了一天又一天,對放羊我也算得上是輕車熟路了。小琳也還是沒有來
山上,這不知道是她的病有什么變化,還是劉嬢沒空閑。總之,對她現在的情況
我是一無所知。慢慢的我也就淡忘了。

一天早上,我照例將羊趕到山上。前段時間與舅媽去的那地方因草地快被吃
光,我為羊快快長大,就換了一個草木茂盛的地方,新的地方離原來那地方也不
是很遠。

我把羊趕到這后,就由它們自己吃草,我就拿出書來看頭天舅舅給我講的功
課,手也不斷的在土地上劃著功課的內容。

“救命啊!”突然間,一個陌生的聲音在遠出響起。

“什么人在叫救命啊!”我想起舅舅給我講的:山里人聽到救命聲就該立即
行動。我忙順著叫喊聲尋去。

爬過一座小山,看見有個黑影躺在樹蔭下叫喊著:“救命,救命啊!”

我連忙跑過去,看見那黑影是一個我自己也無法猜測出年齡的老人。他雙手
卡在自己右腳小腿部位,手卡的下部已經變成了烏黑色,一看就知道那是被名叫
“三角星”的毒蛇咬傷了。

我連忙將舅媽給我備好的蛇藥拿出,一顆給他喂下。用嘴對準他那被咬傷的
地方猛吸(我舅舅給我將過:“三角星”蛇咬過的,必須先喂他吃一顆藥,再用
嘴吸出他的蛇毒,直到吸出蛇毒,再敷藥才能治好被咬的人)。這時,我也不知
道是不是可以了,就又吸了幾口。

這時老人感到了自己被蛇咬過的地方很痛就叫了起來:“唉喲!唉喲!”

我看到他叫了,而老人被蛇咬的地方慢慢開始流出了紅色的血,我知道蛇毒
被我吸的差不多了,就拿出蛇藥敷在他那地方。而在此時,我感到自己頭一暈就
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了過來。舅舅、舅媽,還有剛才那老人全在我身邊。

舅媽問我:“飛兒,你感覺怎么樣了。”

我還是感到頭是昏昏沉沉的:“沒什么,就是頭有點暈!我怎么了啊?”

“你啊!嚇死我們了。你暈了半天了!好在你沒事了啊!”舅媽摸著自己的
心口說道。

“半天?不就一會嗎?”我感到疑惑不解。

“要不是這位老人,你就沒命了啊!你還不感謝他啊!”舅舅在邊上說道。

“哈哈,說到感謝,我該謝謝他啊!要不是他我就沒命了啊!”那老人在邊
上忙說道。

“你這話說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舅媽疑惑的說道。

“怪我不小心,被‘三角星’咬傷了。多虧飛兒義救啊!為給我吸毒還把自
己給毒了啊!唉!我是老了啊!”老人忙解釋道。

第八章  拜師學藝

我這一躺就是四天,而老人每天一早就到我住的地方來看我,還給我帶來了
不知名的野果吃。這使我及我舅舅、舅媽一直是很不好意思。但又象是沒法給他
說什么,只好這樣慢慢過去了。

這位老人一般吃飯是很少的,而吃菜也沒吃什么葷的。最先舅媽以為他是客
氣,但后來老人告訴我們:他基本可以不吃飯了,每天就喝點水就可以生活了。

四天后,我終于從床上爬了起來。這四天的睡覺好象是把我一輩子的覺全睡
完了一樣,我興奮極了,在山里跑了一大圈。在我跑時我感覺全身有使不完的力
氣,和平時完全不一樣了。

跑著,跑著,我感到我身邊有人看,就慢下來,只見這老人也在我旁邊跑,
啊!不,他不是在跑,他那是在行走,他那健步如飛的步伐跟住我跑的速度也是
輕松自然。

不由自主的我停了下來對老人說:“你……你怎么在跟我啊?快別跟了,別
累著你老啊!”

“哈哈哈!這點就累我了啊!你這哪是在跑啊,這樣慢的,那簡直就是在爬
啊!”老人大笑著說道。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了,我本來就是在跑,而老人
卻說我是在爬。

“好了,我看你也差不多了,來坐下來我倆說說。”老人指著旁邊的一塊板
石說道。

“你多大了啊!”老人問道。

“我今年十六。”

“哦!哈哈!才十六啊!我還以為你有十八、九了呢!”

我身材魁梧,看上去比我實際年齡要大些。

“你怎么在這啊?原來也沒見你啊!”

我就把我家里的情況和怎么到這山里的說給老人聽了。

“啊!原來那是你舅舅啊!我還以為是你爸媽呢!那這樣就好辦了。”老人
聽了我的述說,大出了口氣說道。

“什么好辦啊?”

“你看我有多大年齡?”老人考問我道。

我這才仔細的打量了老人:啊!說他是老人,但面容卻象個壯年人,比我舅
舅還顯年輕;說他年歲不大吧,他又有滿頭的白發和飄舞的白胡。他看起來說是
三四十也可,一兩百也沒錯。我真是沒法猜測出他的年齡,這搞得我滿臉通紅,
只好亂猜了說:“我……我猜不出來。五十歲吧!”

“哈哈哈,這也難怪你。我現在快一百八了。”老人笑著說道。

“一百八,不是吧!你這是在逗我啊!”我吃驚地搖搖頭說道。

“我沒逗你!算了,現在給你也說不清楚。我只問你,想不想跟我學?”老
人正色地說道。

“跟你學?啊!師傅,你老人家好!”邊叫我邊爬起來給老人磕頭。我在讀
書時就看過幾本我媽看過的武俠小說,我反應過來是老人是在收我為徒了。

“好好好,夠了,夠了,快起來吧!徒弟!”老人喜笑顏開說道。看他那表
情就象是撿到什么寶了一樣。

接著師傅給我講了他的來歷:我師傅是“鳳麟派”的二十一代掌門人。其他
門人死的死散的散現在在國內僅存他一人了。“鳳麟派”的分支在海外華人中叫
“金龍會”,但因為種種原因,“金龍會”沒有學到師祖的內功,而學成者現在
僅僅我師傅一人而已。他與現在“金龍會”的掌門老大的師祖算是同輩人物。

“金龍會”在海外華人雖然不是什么大派,但沒有什么派別可以忽視他的存
在。這是因為我師傅不定期的去到海外“金龍會”,他雖然僅僅是作客,但他不
時給“金龍會”的老大講點功課,有時也順便幫幫“金龍會”。所以,現在他去
“金龍會”是大受尊敬,而且他在“金龍會”中的說話也是很有份量的。

后來,我師傅經過我舅舅的同意,帶我到他住的地方與他同住幾個月。師傅
住在離我舅住地不遠的山洞里,只不過他住的地方顯得特別簡陋,床就是幾塊石
頭支了一張大石板,沒凳子就坐在石頭上。

我就在師傅這里住下了,師傅叫我每天用我見過的“色跳花”水泡洗全身。

本身“色跳花”是有毒的,但經過我師傅給我配的藥水對了后,“色跳花”

的毒性象是沒有了。而吃飯就吃師傅給我采的野山果。

這野山果又大又甜還散發一股青香特別的好吃,那是我從沒吃過的野山果,
(我上山后舅媽也采過許多野山果給我吃,也拿他們做菜吃)而這山果一吃我也
不感覺需要再吃飯什么的了。

師傅還教我練“鳳麟功”:他先叫我看一本書,那書上的字都象是特別的難
讀難懂,對我來說就象是在讀天書一樣,看了半天什么也沒搞明白,但師傅規定
我全部背下來記熟。師傅還不斷的用書中的內容來考我:如從中間一句話開始叫
我說出后面的等等。我歷距難終于能背到滾瓜爛熟。這時師傅才開始給我講書
中的意思也叫我照書中說的去做。

就這樣我開始練功了,有時一做起來就象是忘了時間一樣,一看就是幾個小
時,慢慢到一整天,最后居然做了三天,但我自己感覺就象是一會兒時間一樣,
過了幾天,我感覺我的雞巴慢慢地大了起來。我驚奇的問師傅這是怎么回事?

師傅笑著答道:“了不起,才幾天就有了變化。這說明你正該練此功,這也
是你與此功有緣吧!這功正是要將你的雞巴練成燒過的石頭一樣,既硬梆梆又熱
呼呼的。這樣的好處你以后就知道了。不僅如此,今后你練成后身體按自己的想
法會發出一種香氣,而這香氣女人聞到后會自然起性反應的。”

然后師傅又給我將了許多本門的條律:什么不得用“鳳麟功”對付一般的女
人啊,什么不得亂搞女人等等等等。

我一方面給師傅作下了保證一方面更加刻苦的練功了。通過練功,我的身上
也感到有用不完的力氣。一次,師傅叫我跟他上山去。我跟在他身后一步不落地
“走”了一整天,這一“走”就是圍繞我們住的那片山巒走了整整一圈。后來我
才知道,這一“走”就是幾百公里的路。但我也沒感到有什么特別的累。

時間在我在不斷的練功和泡“色跳花”水的過程中不斷地逝去,兩個月的時
間轉眼就過去了,師傅也給我講完了他的那本書。

一天,我做完功后師傅對我說:“我接到‘金龍會’掌門的信,請我去幫助
他們主持重要事議,但你這練功還沒完成,還差最后一道關了。我考慮來考慮去
還是決定去,以你的智慧練好這‘鳳麟功’是沒什么問題的。以防不測我決定:
你成為我派的第二十二代掌門人。”

“我……我……我……怎么可以?”猛聽師傅的這番話,我驚呆了。

師傅說完后拿出一本書和一塊玉給我說道:“有什么不可以的,我說可以就
可以。這是我派的派宗表,里面是‘鳳麟功’的真本和歷代各掌門人的姓名以及
他們練功心得。這本書和這塊玉是掌門人的信物,也是我派的不傳之寶,我希望
你好好的保管他們,不要辜負我對你的希望,將本門發揚光大。”接著師傅又給
我講了許多方面的東西,然后就叫我回舅舅那去住,他就飄然而去。

我回到了舅舅住的地方,舅舅和舅媽問了我許許多多的問題,除了我現在是
“鳳麟派”的掌門人和練成了“鳳麟功”外,我什么都告訴了他們。他們看我身
體也沒什么問題也平安的回來了就沒再說什么了。

我回來后又和往常一樣開始上山放羊和跟舅舅、舅媽讀書了。只不過在放羊
的時候我可以練一小會功,晚上讀完書后,再練一晚的功罷了。

又過了十多天,我練完功后,感覺全身特別興奮,一種從未有過的舒爽傳遍
全身,全身也散發出了一種特別的氣味,我只感這氣味有什么特別特別的感覺,
好象就是與在我和小琳在一起達到高潮的那種氣味相似一樣。而我一想到小琳,
全身發出的氣味更為濃郁,使之充滿整個房屋。

這時我又聽到舅舅和舅媽辦那事的動靜(我現在的聽力大增,只要我愿意連
房中老鼠的走路聲也能聽見)。只是這次好象更強烈罷了。

(待續)

PS:因為序的內容中包含一些敏感詞句,所以做刪節處理了。剛開始弄半天發布出內容,還PM了版主。把序的內容刪除了就發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