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背兒媳婦過河

2015-3-19 亂倫小說

「咔嚓……」
閃電的光,窗外的樹和遠處的樓跟著亮一下,屋里的墻上,有人的影子。
前面的雷把電劈了。
那影子是我,我的影子壓著床上的水菱。
她睡著。長長的腿看著爹。
***    ***    ***    ***
「爹,吃飯。」
水菱在勾引我。
嫁給兒子前,她是模特,常常就習慣著在家里扭模特才扭的腰。她腿長,腰
胯在桌邊觸手可及。
「揚子什幺時候回來?爹你知道不?」
「不知道。你是他老婆,你問。」
那腰遠了點,桌子擋住的腿露出來。
「保姆家有事,明天也不來了,早上爹吃什幺?我去買。」
「隨便……」
吃飯的聲音。
我雞巴翹著。
***    ***    ***    ***
手淫的時候我都在衛生間。床上每天都有人收拾,為了不讓我再抽煙,每天
垃圾袋也要檢查。
操,我被軟禁了。
從窗戶看出去,外面是一條街,街上每天都熙熙攘攘人來人往,盡頭,是一
家姐妹開的魚丸店。我經常過去吃。
從那里拐進去,是條幽深的巷子,左邊數第六家,有個很破的鐵門,門口放
著一塊燈箱。里面有幾個女人,我都很熟。
但是現在我很少有機會去了。
***    ***    ***    ***
所以最近我愛發脾氣。
***    ***    ***    ***
「爹,吃了藥再看電視吧……」
一股凜冽的香,尖尖的手指掐著水杯擋在我和電視之間。紅的指甲,軟的手
腕,套了串翡翠手鏈。
我盯著這手,燥熱起來。我見過這手擼兒子雞巴,皮管一樣的雞巴從手心里
被擠壓出來,半軟不硬。手上下晃動的時候手鏈也跟著抖,閃著森森的光。
我覺得兒子早晚得帶綠帽了。
「爹……爹……」
「嗯?哦……」
揚起頭的時候,透過玻璃杯,能看到模糊的乳房,一閃即逝,睡衣也恢復到
原來的樣子,搭在乳房上面。乳房很大,撐起來的衣服下面就空著,隱藏了一向
纖細的腰,在髖骨兩邊繞了個弧線,垂下去。
大腿全裸著,隨時從衣擺下面往外涌,像剝皮的柳條。
「我先睡了……你也早點歇著,別太晚了。」
扭動著走了。
她在勾引我。
***    ***    ***    ***
那間房里有個皮膚很白的女人,幾乎像水菱。要價很高。不過只要她有空我
還是會操她。她的屄毛很稠密,像我種過的莊稼,我在她身上能聞到草味兒,和
著紙簍子里嗆鼻的氣味,好像剛割下來的草。
操到最后的時候,她會像魚一樣跳躍,然后叫:「爹唉,我的爹……」
***    ***    ***    ***
「咔嚓……」
雪白的皮膚在黑暗里突然的一亮又消失了。剛才進來的時候門沒反鎖,不知
道是從來不鎖還是湊巧今天沒鎖。黑暗里,我一動不動,床上的水菱,也一動不
動。空氣潮濕而清涼,嘩嘩的雨聲傳進耳朵里變得嘈雜卻遙遠,一下子把人甩進
禽獸的世界。
今天我要上兒媳婦!我是個禽獸。
睡衣的質地很柔軟,像滑嫩的皮膚,手的下面,就是山一樣的乳房,胸前白
色的肉正一點兒一點兒在黑夜里擴大。
扯開腰帶的時候,她動了一下,嘴里呢喃了一聲。
把衣服向兩邊分開,緞子一樣的身體水銀一樣瀉出來,流滿眼睛。
「爹唉……」
我的耳朵里似乎聽到了那樣一聲叫。雞巴被喚醒,硬邦邦地挺起來。
我分開那兩條在裙子下面隱藏了很多年的腿——沒有一點陌生的感覺。手指
撥開內褲邊緣,潤濕的氣味撲面過來。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打開,蓬松的陰毛分
散在周圍,簇擁著狹長緊閉的門,熒光罩在屄上面,像一朵藍色的花。
我咽了口唾液,忍住撲上去的沖動。我必須冷靜,因為我年紀大了,力氣不
如以前了,所以沒把握一定可以順利地瓦解兒媳婦的反抗。在她醒來之前,我一
定要把雞巴插進去……
腿肉有些冰涼,像是剛從水里撈出來的豆腐,我把頭埋在兩腿之間,去品嘗
那豐盛的美餐。粉紅色的陰唇被抵開在兩邊,里面細滑粉嫩的肉壁花一樣嬌艷欲
滴。我無比貪婪地用舌頭往里面探索……這是兒媳婦的飽滿身體,如果不是我這
個禽獸的公公,也許永遠不會有第二個男人有機會看到和品嘗她!而我,是這個
世界上最不應該得到這一切的那個人。
大概是感覺到有什幺異樣,她的身子微微動了一下,一條腿曲了起來,同時
一只手伸到小腹抓了幾下。我被嚇了一跳,馬上停止了動作,屏息凝神注意著她
的反應。還好,她只是自然反應而已,并沒有醒過來的跡象,調整了一下姿勢,
又接著睡了。
用手指把兩片陰唇向兩邊大大地分開,露出最頂端的陰蒂,小心翼翼地輕輕
舔了一下,水菱的小腹幾乎同時馬上跟著收縮了一下,可以清楚地看到牽動著會
陰部的微小抽搐。多幺敏感的身體!我幾乎無法自制,有種性發欲狂的激動,心
劇烈地跳動著,好像要從喉嚨里蹦出來似的。
現在整個陰部看上去都是濕漉漉的,分不清是我的口水還是她分泌的汁液,
因為刺激而勃起的陰蒂變得膨脹堅硬,要發芽的豌豆般矗立在空氣中。睡夢中的
水菱身體仍舊忠實,不可抑止地對觸犯產生著反應。
跪在她雙腿之間,用手扶著自己的雞巴湊近了她的下體。我看了一眼她熟睡
的臉龐,美麗而恬靜,絲毫不知道危險正一步一步逼近。我把龜頭抵在了陰唇中
間,用拇指一點一點地往里面按下去,動作很緩慢但沒有絲毫的停頓。內褲還勒
在腿根部,加上正慢慢擠進去的龜頭,讓本來就鼓囊囊的陰阜看上去更加飽滿。
這一步進行得很艱難,里面很緊很窄小崎嶇,有種自然的排斥。如果放開按著龜
頭的手指,龜頭甚至有被擠出去的可能!我激動得全身都在不由自住的輕顫,頭
皮一陣陣地發麻,雞巴酸癢無比,幾乎抑制不住射精的沖動!
深深吸了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豐盛的宴會才剛剛開始,我不能在這幺
關鍵的時候掉鏈子。
「爹……」
我又聽見一聲叫,真切地就在耳邊回響。
我覺得自己的幻覺有些奇異,人老了,總是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
雞巴正一點兒又一點兒地被擠壓進屄里面,如同赤著的腳踩進泥潭。我也正
像自己的雞巴一樣走進泥潭中,很多年前,我也這幺禽獸一樣地走進去一次,后
來我的女兒死了,她把自己掛在了院子里的樹上。死之前還精心地給自己畫了很
漂亮的妝,穿了紅色的棉襖。那天下了雪,她一身紅挺立在雪里,像妖艷的妓女
給冬天賣笑。
她孝順地給我做了最后一頓飯,不過盛在碗里的,是一叢草。
干黃枯萎。
雞巴終于完全插了進去,很舒服。兒媳婦的屄,是和妓女不同,起碼不用帶
套來保證安全!我一點兒一點兒把雞巴抽出來,然后再慢慢慢慢插進去,看著雞
巴上面開始漸漸濕潤,沾滿了兒媳婦的體液。很刺激,操自己不能操的女人,總
是比家里的保姆和街邊的妓女更過癮。
里面的水還不很多,雞巴往外拔的時候,會帶著粉紅色的嫩肉翻出來,肉上
水淋淋油光光的,好像涂抹了一層蠟。這樣子和很多年以前幾乎一樣,唯一不同
的是:我女兒的屄是流了血的,紅得更加鮮艷!我被那抹艷麗征服,從此魂牽夢
繞。后來我讓所有和我操屄的女人都叫我爹,我老婆叫了,王寡婦叫了,陳桂媳
婦也叫了,保姆叫了,鐵門里的女人們都叫了!
兒媳婦經常叫,卻都不在床上。
我很希望她能在我操她的時候叫我一聲爹,那樣,就很滿足了。因為我女兒
在被我操了以后就沒再叫過我一聲,這是個遺憾,這樣的遺憾我希望能在兒媳婦
身上找回來。我已經老了,雞巴也遠不如以前堅硬有力,再拖下去,我該操不動
女人了!一個男人到了操不動屄的時候,就離死不遠了。
屄里面開始順滑,抽插開始順利了,兒媳婦的身體正被我一點兒一點兒地喚
醒,屄也開始像花朵一樣綻放。女人的屄就是花,美麗而誘惑,這世界上所有的
花都是生殖器,所有的花都是屄。
牡丹是妓女,百合是怨婦,海棠是貞潔,玫瑰是處子。
兒媳婦是女兒。
唯一不同的是,女兒有過撒嬌,有過賭氣。兒媳婦總是彬彬有禮,親近里帶
著敬畏,女兒的屄,是準備給外人操的,兒媳婦的屄,是準備給兒子操的。現在
兒子已經很少操屬于他的屄了,于是兒媳婦的屄開始荒廢,好像花瓣滿地的花園
里狼藉一地,連老鼠也不愿意爬過。
如果你愛花,就一定要去操它,不要讓它們孤零零地凋謝。
如果你愛花,操的時候就一定要滿懷感激,因為這花現在只為了被你操而開
放,容納了你的雞巴以后,快樂就會從嘴里長出來,那樣她就能為你口交了。
很多年前,我因為愛花,殺死了我的女兒,就好像給花澆水太多了,花就因
此而枯萎……今天,我又開始澆花了,澆完花,我也就因此而枯萎了。
腿彎曲著,淫蕩而熱情地張開,像隨時等待風雪歸來的人。屄上的草,旺盛
的像秋天的荊棘,我在荊棘叢中跋涉,看這花園滿目瘡痍,零落得讓人心碎。我
不小心碰了那腿一下,也許我老了,做這種事沒有以前的從容了吧!
***    ***    ***    ***
水菱就醒了。
她睜開眼的樣子很慵懶,惺忪地看,然后喊了我一聲爹。聲音好聽得像林間
的黃鸝,甜得化不開聽不夠。
「我在操你呢……你看,這里,我的雞巴正在你的屄里戳著呢。」
「那爹該是畜生!」
「人都是畜生……爹不當畜生,爹就不是人了。」
兒媳婦幽怨地看我,她挺起腰,讓白白的奶晃了一下,一身白色的肉也跟著
晃動,雪白的身子就像那年的雪花。
這雪白的屁股,這雪白的胸脯,怎幺能有人忍心拋棄?
「爹這個老畜生。爹你怎幺配做公公?你這畜生的雞巴,早該陽痿了。」
「別說話,乖女兒,讓爹慢慢操,再操幾下,水就都出來了。」
「你早晚被雷劈了……」水菱把褪纏在我腰上,像藤。干凈美麗的臉幻化著
變成女兒。
「兒媳婦,你動動,你動動。」我用手分開吞吃了雞巴的屄,看著它夾裹了
雞巴貪婪地吞咽。
「你動吧,你自己動吧!動完了,我們一起等雷來劈……」
「唉!」
「咔嚓!」
一聲驚雷,照亮了房間,照亮了女兒的臉,雪白光滑的身子扭動如蛇。
臉上,帶著眼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