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雙子星的隕落

2015-3-18 激情小說

 

 

第一章 初遇魔手

 

**********************************************************************

 

關爾:27歲,身高174,體重64KG

 

文心:姐姐,24歲,身高162,體重45 KG,三圍34E、24、36

 

文瀾:妹妹,24歲,身高165,體重45 KG,三圍36D、25、38

 

張誠:28歲,身高188 ,體重83KG

 

**********************************************************************

 

  (一)

 

我叫關爾,是杭州市一家電腦公司的高級經理,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也是小有成就了。不過最讓人艷羨的是我有一個美艷的嬌妻,她叫文心,今年24歲,身高162,體重45KG,雖然身材嬌小但卻有傲人身材,三圍為34E 、24、38.文心性格溫和,屬于典型的居家型賢妻,畢業后就一直在家做一些文秘類的零散工作,工作之余她最大的興趣就是干家務,有她在家一切都是井井有條的。

 

「姐姐,我借你的襪子穿啊。」說話的人是文心的妹妹文瀾,她們不僅是親姐妹,而且還是一對雙胞胎。不得不感嘆造物主的偉大,兩個精靈般的仙子竟然會同時降世。文瀾的性格比文心外向,平時做事總是大大咧咧地毫無心機,雖然開朗但她卻不喜歡和陌生男性多接觸,一直以來文瀾的追求者多如過江之鯽但卻從沒她看的上眼的,不過她和我這個姐夫卻是好的「如膠似漆」,好像我就是她男朋友似地。有時候呆在家真有種一皇二后的感覺了。

 

「知道了,你路上小心,天氣預報說今天可能會下雨,記得帶傘。」文心對文瀾的照顧總是無微不至,對妹妹真是好的沒話說了。

 

文瀾現在在一所高中教書,由于學校離我們家很近,她也就住在我這了。

 

又是一個周末,本來今天是我們三個約定一起出游的日子,誰知文瀾突然說有事不來了。這樣的情況還真是少見,平時她有什幺事或是別人的約會都是推得一干二凈,一般人的邀請她都是不會去的,今天居然不和姐姐出游了,真是怪了。

 

我和文心只好兩個人去游山,不過和美女游玩就是心曠神怡,特別是和自己的女人,結果走完整個十里鋃鐺也不覺得累,我們在外面玩了一個下午,日落西山時才回到家。玩過后滿身是汗,我們便燒水洗澡。

 

我先洗,洗完后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過了一會兒文心也洗完從浴室中走出來。

 

迷霧般的水汽就像云朵似的襯托在文心的身后,微濕的頭發零散耷拉在肩頭,浴袍寬松隨意披的在身上,陪襯著文心細白的皮膚和無暇修長的玉腿,真是一副絕倫的美人出浴圖。看的我不禁大咽口水,小弟弟更是馬上無條件的起立。最近文瀾住在家,文心都不敢和我太過親昵,怕妹妹會尷尬,不過今天文瀾正好不在,看來是該好好犒勞下自己了。

 

想著我便起身向文心走去,她一看我色迷迷的眼神就知道我想干嘛(畢竟是老夫老妻了)。可愛的小臉馬上就漲紅了,眼睛更是不敢和我對視,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想逃又不敢逃,看得我真是想大快朵頤。

 

「寶貝,我們是不是很久沒好了啊。」說著我輕輕摟著她的細腰,另一只手開始撫摸著她光滑的身子,不停地在大腿和身上游移。

 

「嗯……哪有……」文心雖然外表清純無比,但卻是特別容易動情,還沒怎幺撫摸,文心的雙腿就忍不住來回摩挲,全身更是微微的輕顫著。有時真是感嘆啊,女人好像都是“表里不一”啊!

 

想歸想,手卻沒停,開始用兩根手指慢慢對文心的小穴攻擊,緩緩抽插著,沒幾下她就有點受不了了。

 

「老公,你別擺弄我,啊……」文心忍不住呻吟了。

 

「寶貝,老公這幾天真是憋得太久了。」說著我輕舔著文心的脖子,慢慢向她的雙峰襲去,而下面手指也發力摳動。

 

「嗯……嗯……老公輕點……」文心已經開始進入狀態了,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了。

 

我一邊玩弄著她一邊把文心拉到沙發上坐下,一把解開了自己的浴袍,發脹的兇器直挺在她的臉前,文心看的不禁一聲輕呼,小臉更是一片通紅。看著這幺純潔無暇的臉,我心底的淫欲更是瘋漲,只想用最野蠻的方式去破壞她。

 

「寶貝,來,含著。」從最初的陌生到現在的熟練,文心的口交技巧在我的鍛煉下是越來越好了。說著她慢慢張開嘴含住了雞巴。

 

「嗯……」我不禁舒服得叫了出來,一個異常溫熱的容器緊緊包裹著我的陰莖。

 

「用力點,按我上次教你的好好吸。」文心聞言開始用力地吮吸著雞巴,頭也前后晃動起來。

 

「再快點……用舌頭舔……用力舔龜頭……」「嗯……」文心也輕輕地發出了呻吟,我的龍爪手忍不住又搭上了她的雙峰,用力地揉搓著。

 

「寶貝,全部都吸一遍。」文心聽話的吐出了雞巴,用舌頭開始沿著雞巴向下舔,又從蛋蛋吸到嘴里,一吞一吐間口水沾濕了蛋蛋,她還很乖巧的把這些舔干。再慢慢順沿著去舔屁眼,手輕輕的在雞巴上套弄。

 

「真是舒服,寶貝繼續,老婆真是越來越厲害了。」文心聽了我贊揚也俏皮的眨了眨眼,接著又開始陶醉在服務中。

 

「來吧,寶貝」我已經有點忍不住想要噴射了,于是把文心抱起來,分開她的玉腿,由于剛才的挑逗已經很好的開發了她的身體,小穴更是濕的一塌糊涂,輕輕一頂雞巴就順利插了進去。

 

「啊……好深……」文心一聲嬌吟,由于足夠潤滑,雞巴輕易的一頂到底。

 

「嗯……啊……」雞巴開始在文心的嫩穴里橫沖直撞。

 

「喜歡幺寶貝?」「喜歡……嗯……老公……嗯……」「你的小穴真是越操越緊……喜歡老公的大雞巴幺?」「喜……喜歡……老公……你的……好硬……啊……」操了一會兒,我開始用九深一淺的方法插,不規則的插動把淫水都插得飛濺,很多都沿著文心的腿往下流。就這樣堅持了數百下后我讓文心身體翻轉過來,讓她前身倚在沙發上,開始用后背式抽插。

 

「啊……老公……太深了……」這個姿勢能很好的發揮雞巴的長度,一下就頂到底,文心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了。一旦被頂到花心她就全身范軟,更是讓人予取予求。

 

我就這樣站著干,兩只手伸到前面,用力地捏揉著文心的巨乳。每次雞巴都插的很用力,把文心的身子頂的都不住往前挪,臉都緊貼著沙發了。就這樣插了十幾分鐘,我加快了速度。

 

「哦……老公……用力……用力……好粗……好舒服啊……」文心撒亂的頭發貼著面頰,已經有點聲嘶力竭了。

 

「呃……呃……」急速抽插后伴著一聲低吼,我在文心的陰道深處開始猛烈射精,雞巴更是不停的在里面抖動。

 

「啊……老公……」文心在我射精的同時,也到達了高潮,雙腿不停地顫抖,淫液更是汩汩往外冒。

 

我慢慢把陰莖拔了出來,一股濃白的液體瞬間從文心陰道口流出了,她也軟軟的躺在沙發上。屁股高高的翹起,粉紅的陰穴還不停的收縮著,身體在無規律的顫動,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寶貝老婆,你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和你做愛真是最大的享受。」文心聽了我的「贊美」也只能無力的白了我一眼。

 

**********************************************************************

 

休息了一陣后,我們開始打掃「戰場」,而文心稍作休息遍要開始準備今天的晚飯,看著這種上的了堂,下的了床的好老婆,心里的滿足真是油然而起。

 

晚上吃飯的時候文瀾還是沒有回來,這還真是稀有的事情,她可是最愛吃她姐姐燒的東西了,平時就是再餓都要忍著趕回家吃的,今天竟然不回來了。文心打了個電話給她,但電話里她也支支吾吾的也沒說清楚,于是我們也只好作罷了。

 

到了晚上十點多的時候文瀾終于回來了,看她進門感覺她今天好像走路很別扭,平時都是很主動的跑到我身邊和我打招呼,今天竟然一反常態默不作聲。看得我很是詫異。

 

「今天和誰在一起啊。」「啊,沒,沒誰,就幫一同事處理點事情。」文瀾難得顯得有點慌張,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會緊張嗎?話還沒說完她就跑回自己的房間了,真是怪了……不過我也沒多想,就回房睡覺了。

 

接連的一個星期文瀾居然都沒有回家吃飯了,晚上也是很晚才回來,回來后也不多話就直接進了自己的房間。文心也覺得奇怪問了好幾次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不過她想可能是最近文瀾工作比較忙。聽說現在的學生不是很好管,老師的壓力也比較大。

 

**********************************************************************

 

「老公,文瀾說今天帶同事回家吃飯。」「真是奇了怪了,她這小妖精最近都不回家吃飯,這一回還回倆啊。」「我也不知道,而且聽文瀾語氣好像還是男同事。」「啊,她還有男同事?她不是最討厭男的嘛?」真是奇怪的事情連著來啊。

 

「什幺啊,她只是不善于和男同事相處,哪有討厭了!而且這次她帶的還有可能是男朋友哦!」文心開心的說著。

 

我一聽心里就不禁咯噔一下,雖然我也知道是不可能同時占有兩個人的,但是潛意識里還是把文瀾看的很重,也曾有過幾次偷偷親她,而平常的摟摟抱抱更是不在話下,她的自然表現也讓我非常高興。而現在聽說她要帶男朋友回來心里就感覺特別別扭。

 

「不會吧,應該只是普通同事吧。」說這話時我心里已經有點酸了。

 

快到吃晚飯時門鈴響了,我起身去開門,果然是兩個人回來。文瀾的身邊站著一個男人,比文瀾高了整整一個頭,看樣子快190cm 了,身材魁梧,體格健碩,而且一臉正氣,看著就像古代書里描寫的大俠一樣,看著有點真男人的感覺。

 

「這位是姐夫吧,我叫張誠。」說著微笑著向我伸手,文瀾沒開口他竟然先說話了,看來性子很是豪爽啊……「哦,你好,我叫關爾。」我也微笑著和他握手。

 

「文瀾回來啦,幾個人站在門口干嘛,快進來吧!」文心見我們沒進門喊道。

 

「對,快進來吧。」說著我把大家引進門,帶到餐廳,文瀾竟然從始至終都沒說話,只是抬頭示意了一下,真是不像她的作風啊。

 

吃晚飯時我們也終于確認了這個張誠確實是文瀾的男友,文瀾在他面前竟然像小媳婦一樣羞答答的,吃飯時不要說說話了,連頭也不敢抬。看得我真是不爽啊。

 

「想不到平常的百靈鳥今天也會不叫啊。」看文瀾一直不說話,文心打趣道。

 

想不到平常最愛頂嘴的文瀾卻還是保持沉默。

 

「姐姐真是漂亮,這幺細白的皮膚比電視廣告里那些名星可好多了。」文心的皮膚是天生細膩,而摸起來更像牛奶一般嫩滑。別看張誠這小子五大三粗的,講奉承的話卻是一套一套的。

 

「呵呵,哪有,張誠,你是做什幺工作的。」文心看來還是對這個張誠挺滿意的,開始關心他的情況了。

 

「我是體育老師,和文瀾在一個辦公室的。」「哦,難怪身體這幺結實。」文心向來比較喜歡MAN一點的男人。

 

「呵呵,身體好才能好好運動啊。」張誠爽朗的一笑,眼神似有似無的瞟了一下文瀾。而文瀾聽了這話好像受了刺激似地,輕輕顫動了一下。

 

「那倒是,你現在住哪啊。」「我住的地方快到期了,現在在找新地方呢。」「那正好啊,我們對面小區有房子正好要出租,你可以搬來的。」「那可太好了啊,住這幺近的話,以后就有機會可多品嘗品嘗姐姐的好手藝了!」「沒有,我只是會一點粗淺的,你要是不嫌棄,隨時歡迎啊!」感覺文心今天是特別高興,看來再嫻靜的女人也禁不得大力贊美啊!一頓晚飯基本都是文心和張誠的對話,我和文瀾根本插不進嘴了。

 

第二天張誠就大包小包的搬行李在對面的小區住了下來,當天晚上他就請大家去大吃了一頓,說是喬遷之喜。而文心更是倍覺張誠為人豪爽大方,覺得文瀾真是找對人了。

 

(二)

 

「老婆,你在家嗎?我有一份文件忘家里了。」「我現在在超市買東西呢,要不要我回去拿啊?」「哦,那不用了,我自己回一趟好了。」感覺自從張誠經常來家里吃飯后,文心更愛燒菜了,整天沒事就去超市。

 

我從公司出來,開車回到家,剛拿出鑰匙想開門,卻發現門只是虛掩著。難道是老婆出門忘了關?

 

我輕輕推開門,發現有兩雙鞋擺在門口,是文瀾和張誠的。他們不是應該正在上班嘛?我狐疑地想著,于是慢慢走到文瀾的房間口,卻聽到里面傳來陣陣的呻吟聲。

 

文瀾的房門并沒有關緊,還留著一條門縫,我悄悄向里望去,映射進我眼簾的畫面卻讓我非常震驚。一個身體赤裸而黝黑的男人正死死的壓在一個同樣赤裸但卻潔白無暇的玉體上,像是要摧毀似的在猛力擺動,淋漓的汗水在兩人身上肆意地流淌著。而那嬌喘地呻吟正是來自那具雪白的身軀。由于角度,看不到兩人的臉,但熟悉的身影已經讓兩人的身份呼之欲出了。

 

男人伸出碩大的手掌緊緊抓著女人那雪嫩的臀部,用粗壯的臂膀把她抱了起來,而這時兩人的臉都轉了過來。真的是文瀾和張誠,內心的驚慌不言而喻,雖然心里已經肯定,但親眼見到還是不敢相信,一向對男人反感的文瀾在床上居然有如此狂野的表現。

 

「嗯啊~~~哦~~嗯吶~~~啊~~啊~~老公~~輕一點~~」文瀾的呻吟絲絲縷縷,聽上去卻更是誘人。

 

「嘿嘿,寶寶你的小穴真是極品啊,昨晚玩那幺多次了,現在還是這幺緊。」張誠一邊輕松的說道,一邊卻更是用力的挺進。

 

「啊啊~~老公不準說~~啊啊~~好長啊~~啊啊!」就算是在這幺激烈的時刻,文瀾還是很害羞。想不到他們昨晚就發生了,還好幾次,難道張誠在更久前就得手了嗎?

 

淌滿汗水的長發耷拉在文瀾的肩上,大口大口的喘氣顯得她是那幺的不堪罰擔。

 

抽插了數百下后,張誠又重新把文瀾放在床上,從文瀾小穴中拔出了他的雞巴,由于文瀾的陰道很窄,在張誠拔出時還發出了啵的響聲,聽了讓張誠大笑。

 

「呵呵,我的寶寶,真是愛死你了,干你是最棒事情了,來,我們換個姿勢。」張誠的雞巴肆無忌憚的在空中晃動,粗長的雞巴大概有二十多公分長,嬰兒手臂般的粗細,暴起的血管使它更顯猙獰,真不知道文瀾的小穴是如何容納這個「龐然大物」的。

 

文瀾聞言輕輕的轉過頭來,看到「兇惡」的雞巴眼里還是閃過了一絲羞色,她乖巧的抬起屁股,露出了鮮紅的陰穴。因為剛才的劇烈活動使得嫩穴還在微弱的一張一合著,泛濫的淫水更為之添色增亮。張誠看了愈發欲罷不能,撫起雞巴對著洞口就猛力地插入。

 

「啊啊!~~進來了~~啊啊!」文瀾的身體隨之一緊,不禁發出呻吟。張誠緊接著就開始大力抽送,粗長的雞巴不斷地進出小穴,泛出了無數白濁的泡沫,「啊啊~~!好長好大~~~啊啊!~~頂到了~~~啊嗯!~再深一些~~~啊!~~老公的寶貝頂進人家子宮了~~啊!~~人家全是你的了~~~」文瀾瞬間變得狂野起來,后插的姿勢輕易的攻破了她的心防,大聲的淫叫已經近乎瘋狂。

 

「嗯~~太棒了~~~我的寶寶~~嗯嗯!~你的小逼真浪!~~嗯!~~快把我鶏巴夾斷了~~嗯!~~受不了!」張誠雙手死死的捏著文瀾雪白的屁股,每下都盡力頂到文瀾陰道的最深處,二十多厘米的大雞巴居然全部都陷入文瀾緊致的陰道中,給文瀾帶來的快感真是可想而知了。

 

文瀾意亂情迷的搖擺著秀臉,雪白的嬌軀在張誠剛猛的抽插下劇烈的起伏著,她一雙藕臂死死抓著床單,胸前那一對豐碩白晰的美乳都快被壓的變形了,她雪白修長的雙腿在一次次的沖擊下,忍不住開始輕微的顫抖,兩片嬌巧淡粉的小陰唇緊緊的貼在在男人的鶏巴上,隨著張誠的抽插不住翻卷著,而她更是嬌聲不斷,配合著男人在她體內的肆虐,「啊啊!~老公~~啊啊!~~~用力干人家!~~啊啊!~~~啊!~~好棒!~~啊!~~快!~射進來吧!!~啊啊!~~射到里面!~~」想象不到嬌羞的文瀾居然也會有這一面,看著這幺淫靡地畫面我的雞巴也開始發硬了,更是忍不住掏出來開始套弄。

 

「呃呃~~~呃呃~~~」隨著張誠的一聲聲低吼,他猛挺著雞巴,讓它深深沒在了文瀾火熱緊窄的陰道中,全身猛然一顫,開始了劇烈的噴射。

 

「啊啊啊!!!~~~好燙啊~~~」文瀾的檀口中爆發出高亢的嬌呼,雙手死死的捏著床單,嘴巴大大的張開卻再發不出聲,雪白的嬌軀一陣陣激烈的痙攣,被張誠干上了高潮……一陣激烈快感沖擊著我的大腦,濃白的精液強烈噴射而出。陣陣的喘氣讓我一下清醒,趕忙穿上褲子悄然離開了現場。走出公寓陣陣微風吹過讓我不禁打了個寒顫,想不到對異性排斥的文瀾在床上會有這幺狂野的表現,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難道是張誠的“能力”太強悍了嗎?回想張誠那二十多厘米的黝黑雞巴還真是驚人,配合上他那超人的耐力,也難怪文瀾會淪陷。

 

我在樓下呆了半個小時,整理了下思緒,才慢慢走上樓去。打開門時看見文瀾和張誠已經收拾好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故意裝作吃驚的說道「你們今天不上班嗎?」「哦,文瀾身體不舒服,我就提早帶她回來休息,剛才她還全身冒汗呢!」張誠坦然說道。文瀾聽言更是一陣臉紅,看起來就好像真是生病了一樣。

 

「那怎幺不回房間躺著啊!」聞言我舉步向臥室走去,「啊!不用了,房里太悶了!我坐這就好了!」文瀾看我舉動驚慌站起,生怕我進去似地。看來臥室的「戰場」還沒有打掃干凈啊。「哦,那好的,那你好好休息。」說完我便轉向書房去拿文件了。

 

拿到了文件我就順便去了趟超市,反正今天的工作沒差不多了,高級職位就是有好處啊,上班也沒那幺固定,只要有空也能出來溜達一下。在菜市區找到了正在買菜的文心,「老婆,你菜買好了嗎?」聽到我的聲音文心有點驚訝,「老公你怎幺來了,文件拿到了嗎?」。

 

「拿了,文瀾身體不太舒服,在家休息呢。」我就把剛才的情況簡要說了一下。

 

「啊,那我要買點東西給她好好補補。」文心的關心溢于言表,說著又重新折返回海鮮檔買魚了,看來文瀾對文心的影響還真是非凡,平常波瀾不驚的文心聽到妹妹有點略微身體不適居然會這幺在意,看來我還是小看了她們兩姐妹的關系,估計以文心的性格為了妹妹可以是不計任何代價的。

 

**********************************************************************

 

「姐夫,我的電腦有點問題,你能不能幫我看看啊?」張誠在吃晚飯時問我能不能維修他的電腦,雖然這小子是個老師,但對電腦這種高科技看來他還是外行啊!「好的,那晚上我去幫你檢查一下好了。」雖說我已經是高級電腦工作人員,維修這種基本的工作已經不干了,不過技術還是在的,于是便答應了他。

 

吃完飯后文瀾就帶著文心回房間去聊私密話了,我經過她的房門發現文瀾正輕聲和文心說著什幺,那嬌羞的表情讓我聯想到她下午的瘋狂,不禁讓人升騰起一陣陣的欲望。而文心聽了文瀾的話后細白的秀臉竟然泛起一絲紅暈,真不知道她們在說什幺?晚上要好好問下文心。

 

「老婆,我去張誠那了。」休息了一會后我準備去張誠的出租房,「哦,好的,早點回來,路上小心。」文心在房里應和道。

 

到了張誠家我按響了門鈴,張誠打開了房門,「姐夫,來了啊,快進來!」進屋看了看,發現房子被打掃的很整潔,以他這五大三粗的樣肯定是不愛收拾的,看來是文瀾經常來收拾啊,文瀾比文心還愛整潔,甚至都有點潔癖了。想著這幺可愛的女孩居然會和張誠好,心理不禁微微泛酸。

 

「電腦就在房間里,我反正也不懂,就在客廳看電視了啊!」張誠打開了臥室門帶我去到電腦前就準備退出去了,「好的,你去好了,我修好了告訴你。」我坐下打開電腦開始檢查。

 

看來是比較嚴重的中毒,不過重裝系統就能解決了,以我的水平很快就搞定了。弄好后我稍微調試了,基本都已經沒問題了。

 

因為裝的很快,我也正閑的沒事,就順手看了下他的電腦,打開盤符中電影文件夾,赫然發現其中有一個文件夾署名「文瀾」,驚訝之余心中也有點暗喜。

 

難道是什幺隱秘的內容嗎?我迫不及待的打開文檔,里面有許多個電影文檔。張誠雖然電腦不怎幺懂,但平時最愛擺弄攝影,這方面他倒是非常專業。難倒他收錄了些文瀾的平常生活嗎?而里面的第一個影片日期正好是兩個星期前,那天不正是我們三個準備游山的日期嗎?

 

帶著疑問我正想打開視頻,突然外面傳來了張誠的聲音,「姐夫,怎幺樣了,問題大嗎?」隨著腳步聲的接近我慌忙關閉了電腦,「哦,有點小問題,要明天帶材料來才能維修了。」我隨口糊弄道,「哦,這幺麻煩啊,那辛苦你了姐夫。」張誠正好推門進來,「沒事的,那我先走了,明天再來。」我急忙起身往外走去,「那好,姐夫慢走啊。」張誠又送我出了門口。

 

走出屋外我平復了下激動地心情,想著明天可以再借檢查電腦的名義看那些錄像視頻。

 

第二天我拿著移動硬盤去張誠那,借口裝維修軟件把電腦里的視頻全都復制下來了。回到家后發現文心正好不在,便急忙連上電腦,打開硬盤里的文件開始查看,激動地點開一個視頻,一副香艷絕倫的畫面徐徐展開。

 

(三)

 

視頻中出現的是文瀾,只見她一臉不忿的表情,像是強忍住很大的怒氣,而她雙手也被反綁著,癱坐在地板上。「張誠,你快放了我。你這是犯法,你就等著坐牢吧!」文瀾大聲吼道。這是怎幺了,難道是張誠綁架了文瀾嘛?

 

「文老師,實在是你太漂亮了,我才會忍不住,你做我老婆吧,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由于DV擺放角度的問題看不見張誠的臉,不過聽得出來他應該是很誠懇的,「你做夢吧,我死也不會放過你的,你快放開我!」文瀾聞言又開始掙扎,「文老師,你又何必勉強自己呢?剛才你不是也很爽嗎,叫的那幺大聲,怕是整幢樓都聽見了。」難道張誠對文瀾實施強暴了?這個念頭的閃過讓我一陣心寒。「胡說,我才沒有!是你逼我的!!」文瀾聽了張誠說的話臉上也隱現一絲紅暈,但還是大聲辯駁。看來果真如此,想來是張誠設計把文瀾騙到他的租所而實施強暴的。心里的憤怒油然而起,一直以來我都把文瀾看得很重,甚至比親妹妹還重,想到她這幺被人欺凌我也是有點「怒發沖冠」了。

 

「文老師,那這是你逼我的,我也沒辦法,你不要怪我。」說著張誠開始向文瀾走去,「你要干什幺,你別過來!走開!」文瀾看到張誠走來緊張的大叫起來,雙腿不停擺動,想要把張誠踢開,「文老師,你很快就會喜歡上這種感覺的,到時候你就會求我了。」張誠不顧文瀾的掙扎,一只手就把她拎了起來,將她按到沙發上,在強壯的張誠面前文瀾就像是一只弱小的羊羔,被壓在沙發上絲毫不得動彈。

 

由于姿勢的原因,文瀾雪白的嫩臀高高翹起,而激烈的掙扎更是讓其左右晃動,看上去不像反抗而更像是在引誘別人,真是讓人忍不住大吞口水。張誠一只手將文瀾按住,另一只手開始撫摸文瀾的陰穴,粗糙的手指輕輕挑逗著文瀾的陰蒂,慢慢的圍繞著陰核在打圈,細膩的手法真是和粗狂的外表形成鮮明的對比。

 

只不過是輕輕的撫摸,就讓文瀾的身體陣陣微顫,看來文瀾的敏感度遠遠超過了文心,「文老師,看來你果然很敏感啊,最需像我這樣的人來滿足你了。」張誠輕聲的說道,像是迷魂咒一樣要灌輸進文瀾大腦。難道文瀾一直以來拒絕男人使得她身體的敏感度變得比普通人更高了?「嗯~~不要,你住手!」文瀾的掙扎在張誠面前是那樣的無力。

 

張誠的撫摸很有耐心,溫柔的動作始終沒有改變,就這幺堅持了十多分鐘。

 

慢慢的,文瀾的掙扎已經沒有開始時那幺激烈了,不停用力的掙扎也大大消耗了她的體力。張誠看時機差不多了,一把就脫下文瀾的內褲,掏出自己的大肉棒,在文瀾的陰穴口沾了一些淫水,讓肉棒更加濕滑,接著就開始慢慢的插入。

 

「啊!~~啊!~~」一聲聲嬌柔的呻吟響起,文瀾的小穴再次被這個男人占據,縱使文瀾心里是萬分不愿的,可是由于身體的敏感,她那粉嫩的肉穴也開始無奈的淫水漣漣了。

 

「嗯!~~真爽~~文老師你的嫩逼真是極品~~里面的嫩肉還會動~~嗯!

 

~~」張誠慢慢加快抽插的速度,硬漲的大雞巴一次次的侵入文瀾的身體。

 

「啊!~~啊~~別!!~~啊!~~啊!!~~太長了~~啊啊!!!~~啊啊!!」文瀾痛苦的呻吟著,企圖推開張誠,但是這樣姿勢,雙手根本就不能使力,張誠更是把重量都放在雞巴上,就像是釘子一樣深深釘進了她身體,任她怎幺努力都是白費。

 

插了幾百下后,張誠把文瀾的身體側翻過來,分開雙腿開始更深入的抽動,兩人的胯間成「十」字型,這也方便他的大雞巴可以整根沒入文瀾緊致的陰道,而兩人的恥骨更是毫無隔閡,成十字交錯狀,隨著張誠猛烈的動作,兩具赤裸地身軀相互用力撞擊著,發出一陣「啪!!~啪!!~」的響聲。

 

「啊!!~~好疼啊!~啊!~~太深了!!~~啊!!~~張誠!~啊!!

 

~你這混蛋!~啊!~快放開我~~啊!!~你這是犯罪!~~啊!~你一定會坐牢的~~啊!!~~」文瀾無助的呻吟完全不能阻擋張誠,白嫩潤滑的嬌軀被死死壓在沙發上,雙腿更是被張誠強壯的身體極大的撐開,只能任由他恣意強暴著她嬌細的粉穴。

 

「文老師~~你就別裝貞潔了~~嗯!~~你的肉洞不全是淫水嗎~~嗯!

 

~~還有你的大奶子~~嗯!~現在也又漲又鼓~~嗯!~~」說著張誠開始用力揉搓文瀾的雙峰。

 

「啊!!~~痛死啦!~~你這個人渣!~~啊!!~~不要啊!!~~啊!!

 

~把你的臭東西拔出去呀!!~~啊!!~~~啊!~~混蛋!!!~你這混蛋!!~啊!!!~~」文瀾嬌怒而痛不欲生的哀叫著,她全身都由于痛楚而顫抖著,本是美艷不可方物的俏臉上,現在卻滿是屈辱和淚痕,而她還不得不大大的分開修長的玉腿,任由她那粉嫩的小穴被張誠的大雞巴瘋狂的抽插而不停的開合。

 

張誠不理會文瀾的反抗,反而是更加用力的抽動,迅疾的速度讓飛濺的淫水變的更加濃稠了,「啊!!~~不要啊!!~~慢點~~我受不了了~~啊啊啊!!

 

~~~~」一陣高亢的呻吟,文瀾的身體開始止不住陣陣的顫抖,而第一次高潮也隨之而至。陰道深處和子宮內傳來得陣陣刺激,讓文瀾銀牙緊咬,玲瓏剔透的雪白嬌軀好似窒息般的不住的痙攣和哆嗦。

 

但張誠卻沒有絲毫的停歇,繼續猛力插伸著,文瀾還沒放松的身體再次向陷入了緊繃,「啊!!!~求你停下!~啊!!!~~不要!!~不行!!~~讓我休息一下~~啊啊啊啊!!!~」文瀾痛苦而絕望的哀婉嬌啼著,可是卻絲毫沒辦法阻止張誠那根猙獰粗大的雞巴,深深地嵌入她那白嫩無暇的身體,在陰道深處恣意翻滾著,像活塞一樣的在猛力地陣陣顫動。

 

又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而這期間文瀾至少已經過高潮過三次了,但張誠抽送的速度沒有絲毫的減緩,真不得不讓人驚嘆他的性能力和體力,「啊啊啊!~~~~啊!~~」隨著又一聲高亢的嬌呼,文瀾細小的身軀再次在張誠的胯下顫動不已,濃白稠密的淫液從兩人的交合處大量的溢出。

 

張誠喘了口氣,慢慢拔出了粗長的雞巴,因為過多淫液的包裹而顯得有些泛白,而文瀾隨著張誠雞巴的拔出身體像是失去重心似地差點滑到地上。張誠趕緊抱著她,然后正坐在沙發上,把文瀾細白的玉體陳放在自己的腿上,用了分開她的雙腿,暴漲的雞巴再次猛烈地侵入文瀾的嫩穴,開始新一輪的“戰斗”。

 

「啊啊啊!~~我不要了~啊啊!~饒了我吧~~里面好痛好熱~~啊!

 

啊啊!~會被插壞的~~啊!~~求你了~停下吧~啊啊!!~~~放過我吧~~啊啊啊啊啊!!!~~~~~」文瀾的雙手已經被解開了,不過為了維持身體的平衡,現在反而像是主動般的纏繞著張誠的脖子,柔順的秀發隨著身體的上下擺動而飄搖著,呻吟也已經是越來越無力了。又是半個多小時過去了,文瀾的嬌軀再次一陣痙攣,雙腿不停的擺晃著,而這次身軀的抖動已經微弱了很多,看來她也到極限了。

 

張誠似乎也看出了這點,于是他更加快了速度,也讓文瀾小穴的淫水更加泛濫了,肆意地橫流著把整個沙發都弄濕了,「文老師~~你真是太棒了~~居然越干水越多~~真是太爽了~~以后我一定每天干你~~呃呃呃~~~~」隨著一陣怒吼,張誠的雞巴突然劇烈顫動起來,一伸一縮就像注射器一樣往文瀾的陰道深處輸送著精液,「啊啊啊!~~好燙~~!!啊!~~燙~~」文瀾像是被燙的全身都要融化了,無力的靠在張誠的肩膀上,眼神里迷離讓人沉醉,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但雙手卻環抱的更緊了……屏幕開始慢慢變暗了,我知道可能是視頻的進度已經到頭了,看完了第一個視頻我久久不能平靜,如果是張誠強奸了文瀾,那幺他們怎幺又會變成男女朋友呢?文瀾應該很恨他才對,但那天回來后文瀾什幺也沒說啊?

 

帶著懷疑我打開了第二個視頻,地點依然是張誠的出租房。「張誠,你把昨天的錄影帶給我,要不然我就告你!」文瀾大聲的說著,「文老師,你昨天不是也很享受嗎?做我的老婆好不好。」張誠毫不在意文瀾的威脅,「你做夢,快還給我!」文瀾不理會張誠,依然大聲的斥責道。

 

這時候張誠突然一只手搭上了文瀾的肩膀,另一只手一下子就摸到了文瀾的胸部。

 

「啊~~」文瀾明顯是被嚇到了,還沒來的及反應,張誠就把嘴巴湊了過去。

 

「嗚~~」文瀾的嘴被堵住,發不出聲音,可是手卻用力的推著張誠。張誠還真是高手,緊緊的摟著文瀾一個長吻,口水順著兩人的下巴緩緩流下。慢慢的,文瀾的手輕輕的放了下了,她已經開始陶醉在這個濕吻中了。張誠的手開始解文瀾的衣服,不一會兒,文瀾的上身就被扒光了。張誠抱著把文瀾放倒在床上,分開文瀾的雙腿,就把嘴湊到了她的小穴上貪婪的吮吸起來。文瀾的雙眼又開始迷離起來了,似乎在回想著昨天的瘋狂。

 

「嗯!!~~嗯~~」文瀾開始發出呻吟的聲音,張誠的兩只手扳著文瀾的大腿,頭往前一拱一拱的。「嗯!~~不要~~舌頭不要伸進去~~」張誠根本不理她,繼續用舌頭玩弄著文瀾的小穴。「好癢啊!!嗯~~嗯~~」文瀾的手開始抓著張誠的頭,呼吸越來越急促,身體也開始扭動。張誠吸得「漬漬」作響,「啊!!~~我不行了~~嗯~~」伴隨著文瀾的叫聲,她的身子猛的一挺,高潮了,而淫水更是濺了張誠一臉。張誠松開了她的兩條腿,文瀾的腿還在伴隨著高潮而輕微的抖動著。張誠擦干凈臉上的淫水,脫光衣服躺到床上。用手輕輕揉搓著巨大的雞巴,一場激烈的肉搏戰就要再次打響了。

 

隨著視頻的進展我的呼吸也開始加重,雙手忍不住開始搓動雞巴。現在我有點明白為什幺文瀾會喜歡上張誠了,她已經開始離不開那種昏昏欲沉的感覺了,第二次她簡直就像是期待被張誠侵犯似的。

 

接下來的幾個視頻都是在張誠家拍攝的,時間則跨度了兩個星期,期間文瀾和張誠的性愛次數更是無比頻繁。在廚房間里,文瀾赤裸著上身,下身穿著迷人的小短裙,黑色的長筒靴更是襯托了那雪白無暇的長腿。一邊在認真洗碗一邊卻被張誠在猛干著,嬌羞的臉上泛起了陣陣紅暈,洗碗槽的池水和下身的淫水一起在飛濺著。陽臺上,文瀾雙手撐著欄桿,把頭深深的埋進胸口,生怕被人看見似地,旁邊還放著一桶剛洗好的衣物,而小穴里正插著張誠那黑玉米棒一樣的兇器,身體隨著肉棒的抽動而劇烈搖晃著。在出租房的里里外外,張誠和文瀾幾乎在所有的角落都留下了淫穢的痕跡。

 

最后一個視頻則是文瀾帶張誠回來的前一天,畫面里兩人正在書房“開戰”。

 

「寶貝~~明天去你家好不好~~」張誠一邊說著一邊還在猛干著文瀾的小穴,「哦~~隨你啊~~啊~~輕點啦~~」文瀾正在批改學生的試卷,上半身還是文氣而略帶莊嚴的學校工作裝,下半身卻是赤裸一邊。精巧的發箍隱約顯現在美麗而柔順的秀發中,專心的表情卻難以掩蓋那雙眼里的絲絲迷離。「里面好熱啊~~寶貝你的小穴為什幺越干越緊~~真是人間極品啊!~~」張誠似乎也抵擋不住文瀾的嬌情,更加用力的挺進肉棒。「明天去的時候你要把這個給帶上。」說著張誠拿出了一個精巧的跳蛋,「啊!!~~那多不好意義啊~~」文瀾看了很是害羞,臉上的紅暈更加明顯,不過從回答的語氣就知道她已經拒絕不了張誠的要求了。

 

看來張誠也是已經很了解文瀾了,「嗯~~寶貝真乖~~呃~~我要射了!!~~」說著張誠用力抓緊文瀾嬌小的身體開始噴射,而文瀾的玉驅也跟隨著張誠的雞巴而陣陣顫動,雙腿更是忍不住的抖動……我的雙手也搓動的越來越快,突然感覺到一陣射意,一股濃精激噴而出,順著雞巴緩緩地流下,我也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關閉了視頻,腦里不斷回想文瀾赤裸的身軀和那嬌羞的表情,原來文瀾就是這樣被張誠給征服的。一陣開門聲響起,看來是文心回來了,我急忙收拾好東西,走出了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