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奇摩女孩

縱欲的后果[全篇]

2015-3-17 激情小說

孫錢豪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兒,孫家就有這個寶貝兒子,既然是寶貝,孫錢豪可以說養尊處優享盡榮華富貴。

高中時代孫錢豪是有名的凱子,再加上他為人爽快,四海之內皆兄弟也。而且他能言善道,英俊瀟灑又有才情,所以頗得女孩子的歡心。他是白馬王子,很多小女生急得想獻身,也有很多受照顧的男生為了感恩圖報,也紛紛向他推薦女孩子,好讓他過皇帝的癮。

孫家既是有錢人什麼也不缺,所以大家盡往女人身上想。所以孫錢豪遠在高三時代,便破了童子身開始行人道了。到了大學時代,孫錢豪依然是風云人物,是女生心目中的偶像。

因此一直到他大學畢業,孫錢豪儼然是個中的好手,雖然年紀輕輕已經對女人這檔事很有經驗了。

畢業典禮那天,暗戀他兩年的學妹邱月華被他破了瓜。那天晚上,邱月華含情脈脈的陪著他數星星、看月亮、說未來。不過孫錢豪告訴她自己的未來在日本,也就是說他打算到日本留學。

想到以後不能常見學長,邱月華傷心的嗚咽起來,并把隱藏在內心的秘密告訴錢豪。

錢豪除了安慰哄她之外,也不知道該多說些什麼?

只好多陪她。

女生要愛上你,幾乎十個有八個都會依你,那怕是上床!

孫錢豪抓住這個原則,決定今晚要和月華共赴巫山。

他把她帶至公園一處較隱密的地方,然後二話不說便把她摟在懷里,而且毛手毛腳。

「啊···唔···不可···以···嗯···」月華畢竟是嬌嫩的小女生,而且還不曾被男人碰過,她本能的抗拒。

但她那能抵抗他孔武有力的身軀。

他強吻著她,手在她的肥臀上一陣撫摸,接著是大腿、然後是那突的雙乳。

「唔···唔···唔···唔···」月華被吻得喘息嬌嗔不已,她的手不再推拒,整個身體逐漸軟化,任由他的撫摸。

月華的雙乳飽滿而有彈性,當他把頭埋在兩個肉球間貪婪的磨廝,他的手已伸進她的裙內···然後更伸進她的小三角褲內。

「啊···唔···哎喲···」月華身體顫抖,牙齒咬著下唇秀目半閉,她的小山丘被他的手一陣撫摸,月華下體的淫水便淌淌如雨沾滿了他的手。「呵···唔···羞···死···人···豪哥···壞···人···唔···好癢···哎喲···輕點···嗯···」她扭腰擺款春情蕩漾,恨不得跟他一起融化。

但這里畢竟是公園,孫錢豪再大膽也不至於就在此干起來。他一直挑逗她,直到她需要男人的雞巴才松手,然後才帶她去賓館。原來他一邊挑逗她、一邊情誘她,弄得月華七暈八素竟然自己開口說她需要他,於是兩人便到賓館去了。

這一趙賓館之行,兩人搞了一個通宵,共戰了三回。

第一回時間較長,因為月華正面臨破瓜之苦。

小睡之後,兩人開戰第二回,月華苦盡甘來。

再休息較久的時間,兩人又開始第三回會戟,這次月華彷佛拋開羞澀,主動和孫錢豪作愛,而且淫蕩至極叫床連連,直樂得孫錢豪大呼過癮。

這以後直到孫錢豪赴日本之前,月華三天兩頭便和孫錢豪暗通款曲,除了功課的時間以外,幾乎泡在一起。

不過人生那有不散的筵席。

不久孫錢豪便背笈赴日,開拓他另一段的人生。

當然,邱月華的影子很快被孫錢豪拋諸腦後。

留學生在日本通常是幾個人合租一所房子,共同雇用一個侍女,這個侍人明為傭人,暗中卻是大家的玩物。

孫錢豪川到日本時就是和幾位同學住在一起的,後來他覺得這樣沒有什麼搞頭,仗著家里有錢就單獨租了一間房子,同時不惜花費地一囗氣雇用了三位容貌俊秀的侍女,自己一個人天天尋歡作樂。

他的作樂方法很特別,每天上關起門來,同三個侍女一齊脫得精光,作作捉迷藏的游戲。

孫錢豪自當捉人的,用手帕上雙眼,讓三個侍女散開圍繞著,他則來沖西撞東地捕捉,那一個侍女被捉到了,他便立刻按倒在地上,呼嚕嗶啦地干將一番,接著又從頭開始,每天都搞得身疲力盡才罷。

那三位侍女看在錢的份上,個個服務得十分周到。

有一天孫錢豪閑極無聊,正在半樓上瀏覽街景的當兒,忽然看見一位女郎從門前經過,這個女郎生得俏麗不凡體態輕盈,走起路來搖曳生姿。

孫錢豪看得口乾唇躁,恨不得出手抓來泄欲一番,於是他喚來侍女詢問道。

「奶們那一位認識那個漂亮的女郎?」「我認識,那是住在城西很出名的一位模特兒,叫做花尤子。」有一位侍女接口回答。

孫錢豪一聽是個模特兒,立刻勇氣十足綺念百生。

他回過頭來說道:「奶既然認識她,可以將她找來嗎?」「找來干什麼?」「還說干什麼,找來和大家捉迷藏呀!」孫錢豪笑著說。

「好啦,明天我過去試看看!」「為什麼要等明天呢?現在就去不好嘛!」孫錢豪一面說著,一面掏出一張大鈔對那侍女說:「好人兒奶快去吧,這錢給奶坐車子。」那侍女接過錢立刻出門,直至傍晚才回來道:「我和那模特兒商量好了,她說兩個鐘頭要五萬元。」「錢沒有關系,什麼時候能來呢?」「她說星期三下午,或是星期四晚上都有時間。」「那就星期三下午好了,錢奶這就拿去吧,叫她午飯後快點來,星期三我得向學校請半天假。」孫錢豪交待妥當,忙著到外面購買書架、涂料,將家里布置得蠻像一回事地。

星期三午後,那位叫花尤子的模特兒果真盛裝而來,孫錢豪身著一件長衫,很像畫家。

孫錢豪看她那種嘻笑神態,心知她不是拘束的女人,心里暗自歡喜,交談了片刻便將侍女遣出,關上房門站在畫架側說道:「我們可以開始工作了。」花尤子站起來環視四周,便詢問道:「換衣間呢?」「對不起,我沒有另外設備換衣間,就在這兒卸換好了,大家是同行那些俗態可免了。」孫錢豪正經八百地回答。

花尤子笑了笑,便自行將衣服一件件地脫下,悉悉索索聲中,她一下子就脫得赤條條了,肌膚白細、頰映花紅、腿長腰纖細,真是難得一見的標準美人胚子,她帶著職業性的自然聲調,問道:「畫什麼姿式呢?」「奶就坐在躺椅上,身微向後倚好了。」孫錢豪解釋著。

花尤子如法坐好,孫錢豪走過去,假裝沈思了片刻又說:「腿分開一些。」一般給人體畫像是沒有露出私處的,孫錢豪要她擺這種姿式,是想好好欣賞她的陰戶而已,花尤子好像已覺察他的企圖,面孔緋紅地啐道:「這是什麼姿式呢?」「這是最引人的一幕實景,奶怎麼···?」「我感覺這樣不太習慣!」孫錢孓退兩、三步,仔細凝視了一陣子,才又假裝要改換姿式,伸手便要去扶持。

花尤子合攏雙腿笑拒著。

「你盡管說就行了,我自己會修正的。」「我是想要奶擺成···。」孫錢豪說著,也不管她的拒絕就動手將她那雙粉臂圈到後頸,接著又扶起她的右腿來,假作不知擺放在那里的樣子。

其實他那雙充滿欲火的眼睛,正色瞇瞇地釘在花尤子的肉縫部位。

花尤子看他的這種神情,忍不住噗哧笑出聲來,她猛然站起來,嬌聲嬌氣地說:「人家不要這樣,你這個人不老實!」孫錢豪假裝不懂地說:「怎麼說我不老實呢?」「你自己明白,你那雙眼睛死瞪著什麼?」「哎···我可不是馬馬虎虎的人,我正在仔細觀察那一部份最美,先仔細觀察然後才好下筆呀!」花尤子側轉身說道:「你還是想一個別的姿式吧!」「那就畫背面好了。」孫錢豪攤開雙手道:「奶改成面朝里頭身體向前彎,兩手按在椅子的扶手,對了!再把左腿跪下來···是···就這樣子!」花尤子照他的吩咐擺好了姿式,孫錢豪站在一旁看著她那細白而發亮的背部,豐腴的玉臂和美腿,一時情不自禁伸出那雙祿山之爪,往她的乳房包抄過去。

花尤子一時驚覺想閃開,孫錢豪卻因來勢過猛,身子前撲和她一起翻倒在躺椅上,花尤子掙扎著說:「不要胡鬧了!你再這樣,我就馬上回去。」孫錢豪看她并不像真怒的樣子,而且口氣也不怎麼嚴厲,仗著室內沒有別人,於是益發大膽地將她緊抱著說。

「奶回那兒去?既然來了,我又怎麼舍得奶去呢?」「你說好是來作畫的,卻這麼摟住我做什麼?」花尤子略作推拒地說。

孫錢豪將她的乳房靠在自己的胸膛,伸出一手摸著她的陰戶,嘻皮笑臉地說:「摟住奶這身細皮嫩肉比作畫更有意思!」花尤子粉臉通紅,似怒非怒地說:「你這樣亂摸不行啦!」「說不行的是奶,乾著急的卻是我呀!奶實在太漂亮,奶叫我沈不住氣···」他說,湊上嘴去吻她的香腮,花尤子本來就不是端莊的女人,今天遇見的對手又是長得如此俊彥的孫錢豪,芳心已經半許,於是嬌慵慵地輕聲說:「快起來吧,別人進來看見了成何體統?」「不要緊!門早就鎖好了,再說她們都是我雇用的侍女,怕什麼?」花尤子被他糾纏不得脫身,片刻之後終於在他有力的雙臂底下屈服了。

她說:「你先起來嘛···壓得人家腰快折了。」「我起來可以,但是奶不可以回去。」孫錢豪說。

「好答應你。」孫錢豪站起身來,趁著花尤子伸懶腰的當兒,他急匆匆地將長衫脫掉,原來他里頭什麼都沒有穿,一下子就成了伊甸園里的亞當。

孫錢豪挨著她坐下來,開始又揉又摸地,同時又拉她的手握住自己的陽物。

花尤子他愛撫得身酥軟春心蕩漾,淫水泌泌而出,早已濡濕了整個大腿邊緣,她動情地送出香舌和孫錢豪熱吻著。

孫錢豪的陽物在她手中脹大得又粗又硬,滾燙燙地,急於想找個肉洞來塞塞。

於是他站在地上,將她的雙腿抬高到胸部的高度,扶住陽物一舉就塞進她的肉縫里。

那張躺椅變成了臨時戰場,開始一番肉搏。

肉棒套著肉套子,在一抽一送之中發出了「滋!滋!」的美妙聲音。

「我看我們現在的姿式最美不過的了,若找個畫家畫下來,那才真有意思哩!」孫錢豪說。

「有什麼鬼意思,你這個人真會欺騙,還想說是作畫的。」花尤子又故作姿態地說:「虧你想得出這種詭計。」「侍女的話部是我教她說的,不這麼說奶肯來麼?」孫錢豪在急促的抽送之中,氣喘喘地說。

花尤子因為嘗到了身痛快的美妙滋味,她一點也不害臊地回道。

「會的,以後我肯來的。」「下次還要我先送錢去定約嗎?」「不必了!你的本領不小,我一有時間就會自己過來的。」兩個人各逞其能,戰得天翻地覆滿室生春。

事之後,互擁著休息了片刻,孫錢豪再度提槍上陣,只見花尤子滿足地拒道:「時間不早了我還有事要辦,以後日子長得很,不必急在一時。」「奶真有事我就不攔奶,可是奶這一回去,多久再來呢?我這根肉棒子已經深深迷上了奶的小肉縫了。」「哈···」花尤子開懷大笑說:「我一有空就會來的,下次看你還玩什麼把戲。」「我會想死奶的,奶總該給我確定的時間呀。」花尤子被他糾纏不已,同時方才的那一番風云也確實太叫她歡喜,所以她嬌聲地答應道:「如果沒有特殊事情,我每天晚上都有空的。」孫錢豪接住她的嬌軀又是一陣長吻,這才雙雙起來穿好衣服。

從隔天起,花尤子果真加入了孫錢豪的游戲,每天晚上一男戲四女,滿室生春、肉香橫溢,極盡聲色之娛。

天高皇帝遠,離家千里的孫錢豪縱情聲色。

有一回,他跟幾個同學到一家中國餐廳吃宵夜,無意間撞見以前在臺灣的學妹邱月華,原來邱月華已畢業,此次是叁加旅行團到日本觀光。

邱月華一眼便認出是孫錢豪,氣沖沖的執問孫為何棄她於不顧,埋怨他玩弄感情,連封信也不寫。

孫錢豪當然又是一番解釋,由於他有一張能把死馬說成活馬的嘴,月華很快的便信以為真,立刻轉氣憤為溫柔。

於是兩人又相約去幽會了。

這是一家高級的賓館,月華似乎比以前更成熟更迷人,當孫錢豪的大難巴塞進她的肉穴時,她的淚水如雨下。

「啊···嗚···可知···這兩年···華妹···想死你···嗚···真沒···良心···哎喲···」「噗滋···噗滋···」又是一場男歡女愛的狂風暴雨。

五天的行程匆匆而過,月華依依不舍的返臺,她希望孫錢豪能好好求學,僅剩半年的留學生涯她可以等,希望他不要負她。

孫錢豪說:「一定!一定!」不過半年後孫錢豪是回臺灣了,卻也因為過於縱情女色而住進醫院,當然月華不知情。

一個多月後孫錢豪就稍有起色了,不過大夫仍不許他出院,大夫的意思是,這種衰弱虧損癥還得再下一番工夫的調養才,。

唯恐處理不當病情翻轉過來,那就束手無策了。

醫院里的設備和伙食都很高級,服務又親切,孫錢豪聽從了大夫的建議,不過他這時精神好多了難免舊態復萌,再加上天天和看護婦朝夕相處,於是又開始興起不良的念頭了。

這個看護婦名叫小美、二十歲,長得楚楚動人,且心性溫柔和氣親切,孫錢豪時常在言談之間對她挑逗,她總是微笑不答態度十分曖。

白天她伺候他的飲食、打掃,晚間則住在病房的外屋,以便隨時聽候差遣。

不過她每晚都在病房的門上加鎖,使孫錢豪心急得難過。

有一晚孫錢豪假裝口渴,招呼小美進來萚全篇]磽壓馓稍誆〈采希朧蘊剿姆從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