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小情人少婦

2015-3-14 激情小說

這一刻,他很自然的想到了孫玉,想到了秦氏三姐妹。

劉老虎也想到了,只是他知道的不夠多。
“你不會是認為那個女人會幫你吧。”
他瞪著眼睛看著虎娃說道。
“我還沒幼稚到那種程度。”
虎娃頓時搖搖頭,嘿嘿一笑道:“有些事情現在還不到說的時候,不過你放心,關系我肯定是能找下的,而且是大關系,很穩妥的大關系。”
他說著,眼睛里帶著一股興奮的光芒。
村里的事情很快就告一段落了。
因為劉大壯在家的緣故,虎娃這段時間很乖,就連劉美麗家里都沒去。
這一天,他正在家里吃飯,忽然外面的大門被人推開了,虎娃頓時抬頭一看,就看到林清麗正拎著一袋雞蛋站在門口。
她今天穿著綠白相間的短袖,黑色褲子,還戴著一個白色的帽子,正好把清秀的面龐給遮住了一半,不過虎娃還是立馬把她給認了出來。
“哎呀,你來了啊。”
虎娃立馬就叫著迎了上去。
“咋啦,我不能來啊,你是不是都忘了,今天要陪我去縣里啊。”
林清麗瞪著他問道。
“沒,哪能忘了啊,我記得呢,我這不,就準備吃了飯去找你啊。”
虎娃立馬說道,心里卻長呼了一口氣。
因為,他的確把這檔子事給忘了,而且給忘得干干凈凈的了。
如果不是看到林清麗,她開口說出來了,他怕是要鬧出笑話了。
⊥在這個時候,劉老虎背著手也從家門口走進來了。
〈到他,虎娃立馬就迎了上去。
“哎呀,劉叔啊,正好你也來了,我今天早上不是給你說了,我今天要陪一個朋友去縣教育局取東西啊,她正好來了,我們正好一起去縣里。”
他說道,沖著劉老虎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劉老虎一愣,然后看向身旁的這個女娃,頓時明白了虎娃的意思。
“喔,我就是來問問你咱啥時候出發的,現在都十一點多了,她來了正好。”
他立馬接過話頭,看著林清麗問道:“你不是我們村的吧,你哪個村的,你爸叫啥啊,我興許認識呢。”
林清麗聽到林老虎問他,立馬說道:“我是旁邊小王村的,我把叫林清源。”
在村子里,碰到長輩問一下家里家長叫啥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她也不介意。
“哎呀,你是清源的女兒啊,都長這么大了啊,還認識我不,我是劉老虎啊,你小時候我還經常到你家去呢,你爸炒瓜子的技術都還是我教他的。”
劉老虎立馬就興奮了起來,看著林清麗說道。
林清麗一愣,這才仔細的打量起了劉老虎,繼而才有一些印象。
“我想起你了,你是那個瓜子大王。”
她指著劉老虎說道:“我當然記得你呢,我爸還一直給我說你的事呢,是了,劉叔,你怎么和虎娃在一起啊。”
聽到這話,劉老虎頓時就笑著搖了搖頭擺擺手說道:“什么瓜子大王啊,都是過去的陳年舊事了,你說我怎么會和虎娃在一起啊,我告訴你啊,虎娃現在不僅是村里的隊長,而且還和我一起弄了個打井隊,你看這舊房子,月底就要拆了,蓋樓房。”
林清麗頓時就愣住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虎娃。
“哎呀媽呀,真的啊,虎娃你這么能耐啊,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這么出息啊。”
她這才看到了虎娃院子里堆著的打井用的鋼支架,指著說道:“這些就是打井用的架子啊。”
虎娃點點頭,燦燦一笑,兩只眼睛死死的盯著林清麗那張秀眉的面龐。
雖然說他這段時間見過的美女也不少,比林清麗漂亮的也有,比林清麗清純的也有,但是,林清麗在他心里的地位卻一點都沒變化,不僅沒有變化,而且變得更加重要了。
〈到她的時候,他的心依舊會不聽使喚的猛跳。
三個人一起到了縣城,到了縣教育局,虎娃和劉老虎在接待室等著,林清麗則是去取東西,只是他們兩個還沒坐一會,虎娃的眼前就發出了一聲脆響,一個洋瓷水杯蹲在了他的面前。
他抬頭一看,頓時就看到一張秀氣的臉正在死死的盯著他,眼神里帶著十足的火氣。
“啊,你,陳詠梅。”
〈到這張臉,虎娃立馬就一臉驚訝的站了起來,他發現自己這段時間特別容易忘事,如果不是她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話,他早就忘了自己還認識這么一號人。
“喲,你還記得我啊,哼,你不是說好的要來看我嗎,怎么現在才來。”
她也不管劉老虎在身邊,就逼問著虎娃說道。
〈到劉老虎古怪的看著他,虎娃頓時燦燦一笑,這才看著陳詠梅低聲說道:“我不是給你說過了,我要半個月后才能來嘛,現在正好半個月,我沒食言。”
他說著,眼睛不斷的看著門口的方向,就擔心林清麗忽然回來了。
“怎么,怕你的女人看到啊,哼,你放心,我不會纏你的,老娘我對你沒那么大的興趣。”
她說著,就一擺身子,扭著屁股往門外走去。
她的屁股很大,穿著黑色的工作服褲子緊緊的貼在腿上,走路的時候,看著性感極了,不光是虎娃,劉老虎的眼睛也緊緊的盯著她的屁股不放。
“追上去啊,追啊,你不追我追了啊。”
劉老虎小聲的沖著虎娃喊道。
對這個女人,他的確是動心了。
“那你去,你只要能追上,算你有本事。”
虎娃沖他沒好氣的說道。
他原本以為劉老虎就開個玩笑,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劉老虎還真的撥了下自己的頭發,跟著陳詠梅追了出去。
“我擦,老牛吃嫩草。”
〈著他的背影,虎娃不由一愣,氣沖沖的說道。
“算了,劉老虎今年才三十多,比陳詠梅也大不了多少,就讓他們折騰去吧。”
他這樣安慰自己,心里頓時就舒服的多了。
虎娃一個人無聊的等著,過了有十幾分鐘,林清麗就回來了,只是這個時候依舊不見劉老虎回來。
“哎,怎么就你一個人啊,劉叔呢,哪里去了啊。”
林清麗見到只有虎娃一個人在,頓時就奇怪的問道。
“沒事,他出去辦事了。”
虎娃打了個慌說道:“現在才一點多,要不,我們出去逛逛吧。”
好不容易能找個機會和林清麗一起出來,他也想好好表現一下。
只是林清麗并不買賬。
“不行的,我要趕緊回學校去。”
她搖搖頭說道:“下次吧,現在學校的事情好多,按說我今天都不能出來的,只是沒辦法了,明天學生就開學了,我的教案都還沒寫呢。”
“可今天是星期天啊。”
虎娃爭執了一句。
林清麗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他笑了笑,說道:“下次吧,下次我一定陪你逛逛,今天真不行,我剛工作沒多久,如果不認真做教案的話,萬一誤人子弟了,我豈不是成了千古罪人了啊。”
她把這話都說出來了,虎娃頓時就無語了。
“好吧。”
他無奈的點了點頭。那你想要個啥,我買個你,我弄打井隊也賺了點錢,要不,我給你買身衣服吧,你總是穿這么一身衣服,都洗白了。“
他有些心疼的看著林清麗身上已經有些發白的衣服說道。
“這有啥啊,村里的好多娃都是弟弟穿姐姐的衣服,比我窮的人多著呢,你掙錢也不容易,好好攢著以后娶媳婦用。”
林清麗豁達的一笑,說道。
聽到她這么善解人意,虎娃幾乎是情不自禁的就說道:“你又不嫁,我娶誰啊。”
說完,饒是他這么厚的臉皮,也感覺臉上發燒,不由低下了頭不敢看林清麗的臉。
不知道為何,他在其他女人面前的超級厚臉皮在林清麗面前就是不中用。
“噗嗤···”看到他的樣子,林清麗頓時就笑了。
“你呀,沒出息。”
她說道,然后臉色就變得認真了起來,看著虎娃說道:“虎娃,我知道你喜歡我,只是,我現在心思不在這里,我現在一心就想把學生給教好,做一個好老師,不過我答應你,給你一個機會。”
她說著,臉上帶著小女兒的嬌羞。
虎娃頓時就抬起了頭,正好看到了她的這個臉色,興奮的一把就把她給抱了起來。
“太好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爭取早日通過你的考驗的。”
他興奮的說道。
“你先把我給放下,讓人看到就不好了。”
林清麗被他抱了起來,急忙說道,兩個臉蛋紅的簡直像是熟透了的蘋果,紅撲撲的,可愛極了。
虎娃這才感覺自己有些失態了,趕緊把林清麗給放下,燦燦的笑著看著她。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就是,就是,太高興了,真的。”
他看著林清麗興奮的說道,因為太開心了,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一直到走出教育局的門,虎娃都沒看到劉老虎的人,心里基本能猜出來他應該是去錢來麻將館了,那里已經成了虎娃和劉老虎在大龍縣城的一個聯絡點了。
頓時就不再管他,送林清麗回家的時候,虎娃特意買了一箱牛奶,還買了好多香蕉,橘子等水果,大包小包的拎著。
“你這是做什么啊,難不成還想道我家去提親啊。”
〈著他大包小包的,林清麗頓時就啐了他一口,只是也很快就感到了自己的口誤,急忙跺了下腳說道:“我可還沒同意讓你做我男朋友呢,你還在考驗期,不要打壞主意啊。”
“沒,沒,我沒其他意思,可是我去你家總不能空手去吧,太不禮貌了,再說,這些也都不是值錢的東西。”
他笑著說道,心里卻在想著怎么在林清麗的父母面前表現一番。
伸手不打笑臉人,特別是虎娃還拎著大包小包的禮物來了,又腆著一副誰見了都沒脾氣的笑臉,加上他又吹的天花亂墜,很快就把林清麗的父母給折服了。
“哎呀,你爸劉虎我也認識啊,我們還算得上是鐵哥們了,劉虎那個狗脾氣啊,哎呀,沒法說,你這個脾氣好,圓滑,在外面混不會吃虧。”
林清麗的爸對虎娃簡直是百般夸獎,幾乎是已經把他當做了自己家的女婿了。
她媽也對虎娃是十分看好,特別是聽到他現在已經是村里的隊長的時候,眼睛不知道有多亮。
雖然虎娃沒讀多少書,可是林清麗已經選擇回村里教書了,能找到虎娃這樣會做事,人長的也排場,還有錢,又是官,簡直完美的男人做女婿,也是個大好事。
林清麗自己都沒發現,不知不覺中,她看向虎娃的眼神已經開始變得迷離了起來。

從林清麗的家里出來,虎娃簡直感覺自己渾身都是力氣。
那舒服的感覺,比睡了一百個女人都要爽的多的多。
“別得意,我爸媽喜歡你,可不代表我喜歡你。”
林清麗看著他得瑟的樣子,頓時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說道。
虎娃頓時嘿嘿一笑,說道:“我知道,我知道分寸,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表現,好好努力,爭取早日通過你的審核。”
他保證一樣的說道,心里卻在想:“你爸媽都已經被我給搞定了,攻克你只是時間問題了而已。”
“貧嘴。”
林清麗哪里知道他有這么多的心思,又白了他一眼。
小王村距離劉家溝并沒有多遠,林清麗要送他回去,被他拒絕了,正好坐上順路的一個小四輪往家里走去,到了半路,就碰上了去縣城的車,他立馬就跳下車上了去縣城的車。
到了縣城,已經下午五點多了,主要是在林清麗家里消耗的時間比較長。
這會已經不是很熱了,縣城路上的人也慢慢多了起來,虎娃剛剛拐到錢來麻將館所在的路上,就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正坐在路邊吃飯,頓時就一愣,然后跑了過去。
“呀,你們兩個還真在一起了啊。”
他驚訝的看著劉老虎和陳詠梅,他們親密的樣子讓虎娃都不覺有些吃味不已。
“咋啦,不行啊,你也太寫你劉叔了,想當年,你劉叔也是打遍花叢無敵手。”
劉老虎感覺在剛泡到的女人面前被虎娃給寫了,頓時就意氣風發的說道。
虎娃卻只是無語的撇了撇嘴,在心里說道:“如果你真那么厲害的話,就不會找我睡過的女人了。”
只是這話他當然不會說。
一方面是因為怕影響他和劉老虎之間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任關系,一方面是因為他并不想要干涉劉老虎的任何決定。
一旁,陳詠梅見他并沒有說出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頓時就長呼了一口氣,放松了許多。
三個人吃完飯,在劉老虎的提一下,三個人就往下街走去,準備找一家卡拉ok好好唱一會歌。
“皇朝卡拉ok”門口,虎娃正和劉老虎有說有笑的,虎娃,他愣住了,表情瞬間變得死灰一樣的難看,死死的盯著眼前一個正一臉親密的靠在一個四十多歲男人身邊往卡拉ok里走的女人。
那個女人穿著一身貴氣的紫色連衣裙,卻穿著平底鞋,個頭正好和她身旁的男人持平,顯然,她是為了個子不超過男人才沒穿高跟鞋。
女人一張精致的面龐在卡拉ok五彩斑斕的燈光照耀下顯得格外的誘人和魅惑。
這個女人赫然就是虎娃一直想要再次看到的孫玉。
孫玉正一臉甜蜜的靠在自己男人的身旁準備進去好好放縱一番,一股莫名的感覺讓她總是感覺有人在盯著自己,不由就回過頭看了過去,正好看到了虎娃那張呆滯的臉,不由,她也愣住了,只是身形只是微微一頓,就回過了頭,好像沒有看到虎娃一樣。
“我就是個悲劇。”
虎娃在心中說道,一池的苦水在他的心里緩緩發酵,然后淹沒了心肝脾胃。
“怎么了。”
劉老虎看到他的表情不對,看著他問道。
“沒啥。”
虎娃搖搖頭,然后就大步的往卡拉ok里走去,劉老虎一愣,連忙拉著陳詠梅緊緊跟上。
到了卡拉ok里,開了一個包房,虎娃剛剛拿著話筒死命的胡亂吼了一會,就看到幾個長的還算標志,身材也不錯,只穿著三點式的年輕女孩走了進來。
“你們干什么的,出去,都給老子滾出去。”
虎娃心情正煩躁,立馬就拿著話筒沖著她們喊道。
只是幾個女孩正準備出去,他又把她們喊了回來。
“你們幾個,都回來,過來陪我唱歌,大爺我今天開心,我開心了,一人賞你們兩百塊錢。”
他有些癲狂的喊道。
他現在的樣子,和白天在林清麗面前的那幅溫文爾雅的樣子完全是判若兩人。
如果說他白天時候還是個紳士,那么現在的他,完全就是個流氓頭子。
幾個女人本來想走,但是聽到他說一人兩百塊之后,立馬眼睛就亮了,毫不猶豫的朝他身邊走了過來。
“他沒事吧。”
陳詠梅皺著眉頭看著劉老虎問道,眼睛卻不經意的瞄向虎娃。
一夜夫妻百日恩,她只是有些騷,又不是婊子,對虎娃并不能瞬間徹底忘記,還是有些擔心他。
“他沒事,只是有什么把他給刺激了。”
劉老虎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讓他瘋吧,他心里難受。”
他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和虎娃在一起這么長時間了,虎娃的性格他還是理解一些的。
〈到他這個樣子,他立馬就想到了剛進門時候他一直盯著那個女人看的那幅樣子,頓時心里明白了一些,只是有些話,他是不能說出來的,特別是不能對身旁這個剛剛認識沒多久的女人說。
虎娃此刻幾乎已經完全瘋了,幾個女孩剛剛靠近他,就被他一把把一個拉進了懷里,然后又伸手把另一個給拉進了懷里。
“你們,對著話筒喊,我是婊子,誰喊的聲音大,我就給她五十塊錢,立馬給。”
他對著話筒吼道,就從口袋里拿出五十塊錢在手上擺著。
錢和臉之間哪個更加重要,這個話題幾千年了一直在人類的文明中被爭執不休。
但是最后的結果都證明了一點,錢贏了。
“我是婊子,我是大婊子。”
“我才是大婊子,超級大婊子。”
“你們都算個屁,我才算是大婊子,我一天和十幾個男人睡過覺,你們誰能做到,誰能做到,誰有我騷啊。”
幾個女孩竟然爭相的對著話筒大吼,而目的,只是為了拿走那五十塊錢。
這個年頭,五十塊錢還是個不小的數目,能買半扇豬肉,夠城里一家人生活一個月,是城里人均月工資的一半,即便這些陪酒的女孩,她們出賣肉體一晚上的收入也不過就是五十塊左右。
當然,如果她們在大城市的話,可能一天能賺一百多兩百,但是這里是大龍縣,一個三流小城下的三流小縣城。
五十塊,足夠買走她們本就已經揮霍殆盡的人格。
〈著她們在瘋狂的大吼,虎娃則是在一旁得意的笑,笑的很狂妄,也很開心。
心里一直浮現著剛剛孫玉一臉笑意靠在那個中年男人懷里的樣子,他的心,好像有一堆螞蟻在瘋狂的咬一樣,讓他難受的連呼吸都感覺難受。
“虎娃啊,那孫玉不過是人家的情婦,和人家在一起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倒是難受個屁啊。”
他心里安慰著自己,只是越安慰就越是感覺難受。
⊥在這個時候,他看到進來的五個女孩中,有一個女孩一直低著頭不說話,并沒有跟著幾個女孩大喊,頓時就放開身旁的女人,一把把她給拽到了懷里,對著話筒喊道:“你為啥不喊,你難道不想要錢嗎。”
他的眼睛已經開始發紅了。
“我想要錢,但是,我也有尊嚴。”
女孩有些厭惡的看著虎娃。你不就是有點錢嗎,我見過的有錢人比你多的多了。“
聽到她的話,虎娃頓時就笑了,笑的很癲狂,然后一把把女孩的腦袋給壓倒在自己的胯下,一把就把自己已經昂揚的擎天柱給掏了出來放在她眼前。
“你很高傲啊,好啊,五百塊,我買你的高傲,快點,讓我舒服舒服,別他媽的告訴我你不知道怎么弄。”
虎娃沖著她吼道,臉上的表情幾乎已經扭曲了。
剛剛被孫玉漠視的那股難受勁再次沖上了心頭,讓他感覺是心如刀絞,難受的快要死過去,腦袋完全失去了理智。
“哇,五百塊啊,小夢,快點啊,你不是缺錢嗎,五百塊啊,趕緊啊,我不是都教你要怎么弄了嗎,趕緊啊。”
旁邊的一個女人急切的看著女孩喊道,她是恨不得現在在虎娃胯下的人是她。
五百塊啊,哪怕今天晚上讓這個男人弄一宿她都愿意,雖然,這個男人的家伙的確是太大了,簡直比驢的家伙都長,都大,但是五百塊的誘惑也實在是太大了。
女孩還是不出聲,閉著眼睛,兩行清淚不由就落了下來。
⊥在虎娃都不準備為難她的時候,她忽然兩只手抓著虎娃的大家伙,低下頭狠狠的允吸了下去。
“喔···”虎娃頓時就舒服的低吼了起來。
她的動作很青澀,不時的牙齒就碰到了他的肉,但是也充滿了誘惑力,很快就把虎娃心里的火氣完全提了起來。
不過他卻還保持著一份清醒,沒有對身下的女孩再做什么,而是直接把她的腦袋給挪開,沖她吼道:“過去,到沙發上等我,等我舒服了,五百塊給你。”
說完,直接就拉過身旁的一個女人,順著她的脖子就親了過去,兩只手很霸道的就深入了她的衣服里摸索了起來。
這些女人說來是陪酒的,其實就是只要客人愿意掏錢,她們就不管做什么都可以。
虎娃這一動,女人本能的就想反抗,只是想起她們剛進門的時候虎娃說的只要讓他舒服了就一個人發兩百塊的事情,頓時就放松了下來。
只要拿到這兩百塊,今天晚上她便不用再做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了。
按照卡拉ok的規則,客人給的小費是不用上交的。

叫小夢的女孩被他推開,厭惡的看了一眼他,就想離開,但是想到他剛剛說的給自己五百塊,她還是咬咬牙往沙發上邊上走去,走過去,先是看了一眼劉老虎和陳詠梅,然后一個人沉默的坐在沙發邊上。
劉老虎這個時候也愣住了,愣愣的看著虎娃就當著自己的面和幾個女人胡天海地的,一臉的無語。
“啊,疼,慢點,你那個太大了。”
“輕點,輕點,快被你捏破了”·····靡靡之音整整傳了有將近兩個小時,虎娃終于才感覺到自己舒服到了極限,只是這個時候,身邊的四個女人都已經癱軟的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你,起來,張嘴。”
虎娃直接把其中的一個女人給拎了起來,一把就把大家伙給塞進了她的嘴里。
“用力給我吸,讓我舒服了,等會多給你五十塊。”
說著,他的臉上忽然露出了興奮的表情說道:“如果你能把我的東西給吞到肚子里,我等會再多給你五十。”
女人本來還想掙扎一番的,但是聽到這句話,頓時就不動了。
虎娃頓時哈哈一笑,立馬抱著她的腦袋運動了起來,不一會,一股精華就噴了出去,全部進入了女人的嘴里。
習慣性的女人就想吐出來,但是虎娃這個時候很無恥的提醒了她一下。
“五十塊。”
女人明顯愣了一下,然后苦著臉一口把他的精華咽進了肚子里。
“這才乖嘛。”
虎娃哈哈大笑著,提起褲子,從口袋里拿出三百塊往女人面前一甩,然后往每個女人面前甩了兩百塊,這才緩緩的回到了沙發邊上坐下。
這個時候,他好像再次變成了那個紳士的虎娃,臉上那股戾氣已經消失無蹤,變成了平和。
“你,沒事了吧。”
劉老虎發現自己給他說話的時候都有些結巴,好像是被他剛剛的樣子給嚇住了。
“沒事啊,我像是有事的樣子嗎。”
虎娃沖他輕輕一笑,然后沖著眼前地上趴著的幾個女人喊道:“你們都穿好衣服走吧。”
幾個女人不由苦笑了一下,雖然身上還感覺很疲憊,但是看到地上的錢,頓時又感覺今天晚上還是很值的,都一言未發,轉身走了。
“給我錢,我也要走。”
叫小夢的女孩也站了起來看著虎娃說道。
這個時候,她已經完全沒有了剛開始時候的傲氣。
因為她怕了。
她看出來了,這個男人真的是什么都能干出來的主。
他都能當著自己朋友和人家女人的面和一群女人發生關系,還有什么能做不出來啊,她現在一分鐘都不想在這里繼續待下去了。
“給你錢,什么錢,我不記得拿了你的錢啊。”
虎娃看著她一愣,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說道:“喔,我想起了,我說過了,你陪我的話,就給你五百塊,可你不是還沒陪我啊。”
聽到他的話,小夢有心立馬就走,但是想到他說的五百塊錢,還是忍住了,瞪著眼睛看著他說道:“那你說,怎么才能給我錢,我真的很缺錢。”
她說出這話,就說明她的確是出道時間太短,還太嫩了。
虎娃頓時就笑了。
“你缺錢關我屁事啊,你又不是我的女人,甚至不是我的情人。”
他笑著,眼睛不斷的打量著小夢玲瓏有致的身材,不由看的有些入迷。
他剛剛只是看到這個小夢長的很清秀,卻沒有注意到,這個長的很清秀的女孩身材也非常的棒,穿著三點式,身上所有能看到的都全部看的清清楚楚,小腹上一點贅肉都沒有,光滑平潭,就是胸前的兩個饅頭有些顯小了。
當然,虎娃心里的小是按照孫玉和秦氏三姐妹在對比的,相比陳詠梅的雙峰來說,小夢的資本還是不小的。
“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可不是做那個的。”
小夢頓時就被他看的有些發慌。
虎娃頓時就笑了,說道:“你不是做那個的,你說的那個是哪個啊,我有些不明白,說清楚啊。”
“我只是陪酒的,不跟人上床。”
她雖然知道虎娃是在故意刁難她,但還是咬著牙紅著臉說了出來。你趕緊給我錢,我要走了。“
聽到這話,虎娃原本平靜的心再次變得暴躁了起來。
立馬就站了起來,沖著她吼道:“我TM憑什么給你錢,想要錢是吧,好啊,做我的情人吧,我一個月給你兩千塊錢,干不干。”
他說著,兩只眼睛直直的盯著小夢的臉。
不由的,他忽然想起了黃雯,他記得,自從上次離開縣城之后,他還從來沒再見過黃雯。
“我,我··”王曉夢很想很干脆的沖著虎娃大聲喊一句:“滾,流氓。”
然后毫不猶豫的跑步離開。
但是最終她還是向現實屈服了,猶豫,遲疑了一會,看著虎娃說道:“你給我五千塊,我陪你一年,我真的需要錢,這,這是我第一次做陪酒,我的身子,還,還沒讓人,碰過。”
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虎娃如果不是距離她太近的話,幾乎都聽不到她的聲音了。
牙齒咬著嘴唇,已經把嘴唇咬的出血了,可是她卻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低著頭,眼睛里含滿了淚水。
似乎是因為屈辱,也似乎是因為絕望。
每個走上絕路的人都有一個讓人沉默的理由,她當然也有。
她的父親已經在醫院里躺了三天了,高位癱瘓,必須要截肢,只是,截肢所需要的五千塊手術費,她沒有。
按說,他們家在城里的房子最少也能賣五千塊錢,但是,房子的所有權寫在她媽媽的名下,而她媽媽,不愿意為了她爸把房子給賣了,不僅如此,甚至還在這個時候選擇了和他爸離婚。
甚至還想把她也帶走。
他爸同意了,只是她沒走。
“我已經成年了,我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去留。”
這是她的原話,她并沒有和自己媽媽吵翻,她知道那沒有什么用。
“抬頭,給我好好看看,你究竟憑什么能給我要五千塊錢。”
虎娃雖然也感覺她可憐,但是同時,他的心里也生出了一股奇怪的興奮感,讓他就想好好的調戲一下這個女孩。
對于窮人的心理,他最能理解,因為他就在一個月前,也是一個窮人,窮的叮當響的窮人。
但是,并不是只要是窮人就值得幫助。
咬著牙抬起頭,王曉夢的眼睛緊緊的閉著,她似乎是在接受審判長的最后宣判一樣,在她的心里,她自己的命運已經沒有任何光彩了。
⊥在她心中抱著一絲慶幸眼前的人會放過她的時候,她感覺一雙有力的大手把她的身子攬到了懷里,她本能的想反抗,但是理智卻告訴她,她需要乖乖的聽話,這樣才能拿到錢。
于是,她服從了。
“真乖啊,如果你一直這么乖的話該多好啊。”
虎娃看著坐在自己腿上的小夢一臉欣賞的說道,一只大手在她光潔嫩滑的大腿上不斷的游走著。
“真舒服,綢緞一樣的軟,就沖你這皮膚,五千塊,我出了,而且,我還額外再給你一萬塊錢,只是,這一萬塊雖然是給你花,但是卻是由我支配,你有意見嗎。”
他看著懷里的人兒說道,還沒等她說什么就又說道:“你有意見也沒用,我又不會聽,不過你可以說出來,讓我參考參考。”
王曉夢頓時無語,她有種想要把眼前這個無恥之徒給捏死的沖動。
⊥連一旁正在低著頭和陳詠梅調情的劉老虎都無語了,陳詠梅也無語了。
他們都沒想到,這個家伙竟然能無恥到這種程度。
陳詠梅正要說什么,就被劉老虎給阻止了。
“他的事情,自己做主,咱們沒權利干涉,放心吧,他有分寸的。”
他說著,看著虎娃的眼神神采奕奕,就好像在看一個了不起的大人物一樣。
〈著小夢不說話,虎娃頓時一笑,說道:“有意見你就說嘛,我還是很人道的,你的意見如果合理的話,我還是會聽的,你放心,我不會無聊的把這一萬塊全部買成冰塊堆到你家院子里的,說實話,我其實也不是啥有錢人,我也是個窮人,我知道窮人的感覺。”
他終于把心里最想說的話給說出來了,頓時感覺心里都舒服的多了。
只是,他如果不是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一只手已經跑到了自己的屁股上不斷的揉捏著,一只手已經慢慢的爬到了自己的大腿根處在輕輕的撫摸著,王曉夢或許還會相信他的話。
“我,如果可以的話,我想,你把給我爸找個好病房。”
她還是說了,強忍著身上酥麻的感覺,帶著輕喘把身子完全靠在了虎娃的懷里,說道:“我現在就想我爸能好起來。”
聽到她這話,虎娃頓時就聽出來了,她怕是八成和黃雯的情況一樣。
“說說你的情況吧。”
他看著她說道,在她大腿根處不斷摸索的手緩緩的離開,放到了她的背上輕輕的撫摸著。
或許是因為他溫言細語的話,也或許是因為他的撫摸,王曉夢竟然感覺到一股可恥的安全感。
不過她還是款款的把自己家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我擦,這世界還有這么無恥的女人,我他媽如果碰到這么一個女人,拼了不要命都要把她弄死,賤貨,婊子,王八蛋。”
聽完了她的話,虎娃立馬就大罵了起來。
“這種女人,真是,哎。”
劉老虎也說道,不過沒說全,只是嘆了口氣,對于別人的家事,他不想做過多的評價,說出來都是傷心。
陳詠梅則是直接沉默,她是女人,而且還是離異的女人,對于被背叛的感覺,最清楚不過了。
王曉夢也沉默,她的母親,她不能罵,但是她不能阻止別人罵,聽著別人罵她,她心里竟然舒服了許多。
“你放心,你現在是我的女人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這個女人,交給我對付了。”
虎娃頓時很豪爽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