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 樂威壯

少婦的同床異夢

2015-3-13 激情小說

高潮過后,兩個人都疲憊的躺在床上,沒有說話,沒有溫存,麻木的不知道
說什么,心桐有種高潮后的失落,張小峰有種苦澀的滋味。都閉上眼睛,想著心
事,好陌生的感覺,雖然肉體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可心里卻是那樣不平靜。

第二天,夫妻倆都好像恢復了以前的生活,但那只是表面現象,笑容背后多
了些許困惑和迷茫。心桐有點后悔和那個人交往了,不斷告誡自己,不能繼續下
去了,自己這樣做是不對的,都四十的人了,再過幾年該哄孫子了。張小峰則有
種沖動,不知道靜能否回答自己的疑惑,不知道為什么,對這個人充滿信任。

又到了難捱的晚上,空調發出的聲音好像比以前大了很多,張小峰坐在電腦
前,緊張激動,偷看心桐是否在注意自己,打開QQ,現實漂流瓶有留言,莫名
的興奮起來。心桐若有所失的忙活完家務,看老公已經坐在電腦前,心里有點酸
酸的,沒說什么,回到臥室,打開電視,看著韓劇,不自覺的擺弄手機,心里在
抗衡某種誘惑。

確定妻子在臥室看電視以后,張小峰點開漂流瓶,靜有很長一段回覆:「弟
弟,你的事我想了幾乎一夜,大姐真誠的希望你們夫妻幸福。我要告訴你,現在
已經是網路時代了,有些事是無法抗拒的,你老婆會有這種行為,本身也說明你
們夫妻存在很多問題,尤其是性愛。別看我快五十了,我對這種事是理解的,不
客氣的說,男人在不滿足的時候,可以找小姐發泄,女人呢?尤其普通的女性,
就像你老婆那樣的,她怎么解決生理需求呢?要是在過去,可能不會有事,平平
淡淡的也就過來了,可現在人的資訊獲取渠道很多,所以這是必然了。你應該提
高自己的性技巧,我看得出,你不是性能力有問題,是思想觀念有問題,畢竟你
妻子還沒有真的走出那一步,如果到了那種地步,你就很難控制了。如果你信任
我,有什么困難和疑惑可以問我,我每天都在。」

〈到這些,張小峰很感動,發自心里的感動,激動的回覆:「謝謝姐,你在
嗎?」沒過幾秒,對方回覆:「在,弟弟。」張小峰馬上回覆:「姐,看了你的
留言,我很感動。說良心話,我老婆對我很好,可我就是不理解,她怎么會和一
個陌生人說這些,我認為這和出軌沒什么區別。當然,我在性方面可能有某種問
題,我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

〔回覆:「弟弟但說無妨,你是怎么想的,什么感覺,盡管直說,姐是過來
人。」張小峰回覆:「我不能想像她會和人視頻做愛,而且說得那么淫蕩,讓一
個陌生人操,摸屄給人看。昨夜我和她做了,姐,第一次有操她的感覺,不是做
愛,我會想像是別人在操她,心里說不出什么滋味。」

〔回覆:「你那是在報復和單純發泄性欲,這樣下去會影響你們感情的,你
難道會離婚嗎?弟弟,現實點吧!」張小峰:「沒想過離婚,我不知道該怎么處
理,姐,我好難過。」

〔:「弟弟,姐真的感覺到你的無奈和糾結,我們真的心有靈犀嗎?弟弟,
不要意氣用事。」

張小峰沉默了一會回覆:「姐,我聽你的,不過,我不知道該怎么做。問你
一個問題可以嗎?可能觸及姐的隱私,不方便就不問了。」靜回覆:「弟弟盡管
問,說好了,我們說好隨意的。」

張小峰猶豫一會回覆:「姐,你有過外遇或者情人嗎?」過了幾分鐘,靜回
覆:「有過,在我快到四十的時候,那也是我最黑暗的時候。弟弟,姐從沒和任
何人說過,今天姐和你說了,因為我對你有信任和親切感。」

張小峰困惑的問:「有情人都是開心的事,姐怎么是黑暗的啊,能具體告訴
我嗎?」靜回覆:「因為姐不是自愿的,是被逼的。弟弟,姐心里其實很苦,這
種苦無法和你姐夫說啊,弟弟。」

張小峰心里一緊,難道姐被強奸過嗎?不覺一陣緊張,馬上回覆:「姐,你
受到傷害了嗎?姐,我很憤怒。」

〔回覆:「弟弟,姐今天就和你說說吧,積壓在我心里好多年了,弟弟勾起
了我的回憶。我三歲父親去世了,媽媽把我帶大,為了我和姐姐,媽媽沒有再嫁
人。我從小有個最好的閨蜜,經常在她家里玩,可以說非常要好,她父母對我如
同自己閨女一樣,后來長大了,我們同一年結婚的。

他們夫妻感情一直有問題,經常吵架,后來發展到要離婚的地步,她媽媽找
到我,讓我勸勸她女兒,你說我能不管嗎?我老公也極力讓我勸勸她,就這樣,
那段時間我經常去她家。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她老公對我有點想法。

一次他們又吵架了,我去她家,就她老公自己在家里抽煙。我們談了很多,
后來他告訴我,我那個閨蜜性冷淡,一個月也不做一回,這是他們吵架的真正原
因。弟弟,就是在那種環境和氛圍下,他抱住了我,我根本沒反應過來就被他進
入了。弟弟,我沒有感覺,只有麻木,都不記得是怎么發生的,更沒有什么高潮
和快感。

他射完,跪在地上不停地給我賠禮,搧自己耳光。弟弟,我能怎么樣啊,我
能告發他嗎?敢聲張嗎?從這以后,他每天都到我單位門口接我,我煩他,可我
不能讓別人看出來,我只能疏遠他。弟弟,姐苦啊!「

〈到這,張小峰震驚了,感到無比憤怒,更對姐的處理方式欽佩不已,充滿
關愛的回覆:「姐,你受苦了,他是混蛋。姐呀,我好為你難過。你們的事,姐
夫知道了嗎?」

〔回覆道:「不,我絕不會讓你姐夫知道的,我寧可去死。弟弟,我刻意躲
避,他感覺到了,我們總共發生五次性關系,在我的勸導下,慢慢疏遠了,現在
他還經常給我打電話,我都以各種理由不再見他。弟弟,謝謝你聽姐說這些,說
完感覺輕松許多了。」

彼此的傾訴,不知不覺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兩個人又聊了許多話題,似乎有
說不完的話,不覺已經十一點多了,才有種戀戀不舍的互相說拜拜。

回到臥室,心桐靠在床上還在看著韓劇,看見老公進了,往床里挪了挪。張
小峰躺在床上,聞著心桐身上發出的體香,有種沖動,摟住妻子,愛撫妻子的小
腹,心桐本能的動了動,沒有反對,也沒有回應。過了一會,張小峰也覺得沒意
思,翻過身,迷迷糊糊睡了。

心桐看老公睡著了,歎息一聲,關上電視,滿懷心事的躺在床上,說不出的
失落和寂寞。半年時間,變化太大了,自己怎么會這樣呢?那個人握著又黑又大
的雞巴對著攝像頭的情景,是那樣清晰的深深映在自己腦海里,揮之不去,下體
不覺流出好多淫水,可為什么對老公沒性趣了呢?不覺又感到緊張,折騰了半天
才睡去。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張小峰也開始上網聊天了,對象只有靜,他們開始用Q
Q聊了,彼此又瞭解了很多。心桐每隔幾天就會主動和不再孤獨聊天,每次都會
偷偷手淫,對性愛更加渴望。奇怪的是,他們夫妻卻很長時間沒有做愛,好像都
沒性趣一樣。

心桐打開QQ,不再孤獨在線,他馬上發過來一個親吻的圖像,心桐不覺笑
了,回覆了他兩個親吻。對方回話:「干嘛呢?想我沒有?」心桐:「沒事。想
了。」不再孤獨:「哪想了?怎么想的?」心桐:「屄想,想雞巴操我,想高潮
了。操我吧,我喜歡讓你操我。」

不再孤獨:「是嗎?你老公沒操你嗎?屄騷了嗎?」心桐:「他想過,摸過
我,不過我沒起性,就想你操我。野老公,我摸屄了,快操我吧!」不再孤獨:
「嗯,我要吃你屄豆豆,舔你騷屄,讓你流水,喂我吃奶。」

心桐:「啊……舒服……野老公吃屄吧,屄騷了,想吃你的大雞巴。」聊著
淫話,不覺摸屄,一陣陣顫抖高潮,不能控制,對方的羞辱更加刺激她的神經:
「騷老婆,撅起大屁股,像發情的母狗一樣,我好操你的狗屄。」心桐刺激得渾
身哆嗦,她不但不反感,反而異常喜歡這種羞辱和挑逗。

高潮過后心桐回覆:「明天白天你在嗎?我在家。」不再孤獨:「嗯,我等
你,給我看屄。」心桐:「嗯,看我高潮,明天找你。」

張小峰此刻也很激動,和靜聊了很多,越來越激動,靜告訴他:「你姐夫很
會干,每次都能給我高潮。弟弟,你的問題是技巧不夠,建議你看看黃盤,你姐
夫經常看。」張小峰回覆:「姐,我沒看過。姐,和你聊天我會有反應,姐,我
知道這是對你的褻瀆,可我控制不住自己身體,好硬。」

〔:「弟弟,姐能感受到,姐也一樣。弟弟,你姐夫現在早泄,已經一年多
了,我們三個月沒做了。姐生理很好,我……」張小峰激動的回覆:「姐,原諒
我,我……我想操你。」說完后,張小峰好緊張,怕靜不理他。

〔回覆了:「弟弟,不要這樣說好嗎?姐會難受。你姐夫愛說,可我張不開
嘴,只有幾次情不自禁說過。弟弟,我每天這個時候都會不自覺等你出現。」

也許這就是網戀吧,張小峰從沒有過這種感覺,難道自己愛上靜姐了嗎?不
覺問:「姐,我能看看你嗎?」靜回覆:「弟弟,原諒姐沒有攝像頭,給你看看
照片吧!」馬上彈出兩張近距離照片。

一張靜穿著黑色吊帶,外面一件黑色小衫,白皙的頸部一條金項鏈,端莊得
體,大眼睛分外有神,眼角少許的魚尾紋,非但沒有顯示蒼老,反而襯托出高雅
的氣質和成熟女人的韻味。另外一張是穿的居家服,高聳的雙乳,誘人的身段,
沒有一絲贅肉,顯得艷麗脫俗。他不覺看癡迷了,等到靜發過來害羞的圖像,說
想看看他的照片,才驚醒過來。

張小峰慌亂的在電腦里找了幾張照片,發給靜。靜回覆:「弟弟和我想像的
差不多呀!弟弟。」張小峰回覆:「姐好高雅,好有氣質啊!我好慚愧。」靜:
「弟弟不要這樣說,你很帥氣啊!真的,是姐喜歡的類型。弟弟,我的電話是包
月的,每個月都用不完,方便留下你的電話嗎?姐不會打擾你,你方便時候給姐
撥過來,我回打給你,不方便不要勉強。」

張小峰看了臥室一眼,緊張的把電話號碼發給靜,心跳得厲害,也心虛得厲
害。結束聊天,已經半夜了,張小峰回到臥室,心桐已經睡了,他悄悄的躺在老
婆身邊,心桐翻身,背對著張小峰,張小峰也翻身,背對著心桐,這無聲的變化
沒有引起他們的重視。